🈳18岁的母亲 || 5527字

十八岁的母亲 *`g'*R
17岁的 翔自小就没了母亲,常年和父亲一起生活的他在物质上并不缺乏什么,35岁的父亲很爱他,满足他一切的要求,不打他不骂他,就这样翔还是经常感到一阵空虚,为什么呢?大概是缺少了母亲的爱吧… psaPr E
星期一一大早,就听死党阿飞说班里会有新同学转来,而且还是个女的!看着阿飞一脸的兴奋劲,翔不屑的哼了一声,他对异性没兴趣,正说话间,老师带来一个女生,飘逸的长发,高高的个头,苗条的身材,浑身上下散发出一种脱俗的气质,不知怎么的,翔看到她那一刹那就好象有种被雷激中的感觉!"怎么会事?"翔心想,"这是什么感觉?""大家好,我的名字叫做美美,从今天开始和大家一起学习,请多多指教!""声音也很好听嘛!"阿飞在下面大声嚷嚷着,"安静!"老师维护着秩序:"美美同学就坐在…翔的边上好了!"翔的脸不觉一红,心开始快速跳动!怎么了这是?这难道就是一见钟情?还没想完,美美便已来到身旁:"请多多指教,""恩?是…你也多多…"不只怎么的,自己竟然结巴了起来,还好这时来势已开始上课,才没让大家注意到自己的不对劲… v%2@M
iS]4F_|vd
下课后,大家围着美美开始问东问西,原来美美无父无母,一个人生活了很长时间,是中国舞和空手道的高手…美美是个开朗的人,翔很快便和她形影不离,渐渐的,翔发现,自己越来越离不开美美了…哪天就向她表白吧,翔心想.周末,爸爸很高兴地回到家,一进门就大声嚷到:"儿子,快出来,你的新妈妈来了!""什么?"翔吓了一跳:"爸爸,这么大的事你怎么不和我商量,什么新妈妈,我不同意!""好儿子,你也得看看再说嘛,爸爸也不容易啊,我也是为了你好啊!""…就只见一面…""这才识我的好儿子嘛,你进来吧."一个熟悉的身影走来,这个人是…是美美!"翔,从今天起我就是你的母亲!" uihU)]+@t/
翔觉得生活真是和自己开了个天大的玩笑!好不容易有了喜欢的女孩居然会成为自己的后妈!!!一开始,翔怎么也不愿意接受这个事实,但是,爸爸和美美的态度让自己不得不相信!!因为还没到法定的结婚年龄,所以二人还是交往阶段,但是美美已经住到家里来了…翔还明显地感到不论是在家还是在学校,美美对自己的态度明显不一样了!大家都说,美美一定是在和翔谈了,只有翔自己知道,她已经开始把自己当儿子待了… f2f2&|7
3<%ci&B
星期天,老爸还在公司忙碌,家里只有自己和美美两人,睡了个懒觉,一起来便看见美美只穿着一件单褂子在厨房里忙碌,显现出苗条的身材…看着看着,翔不禁心跳加快起来…美美发现翔已经起来了:翔,你醒啦,肚子饿了吧,吃的马上就好."翔含糊地应着,目光从未离开美美的身体,不知怎么的,竟有一种欲望蔓延开来…他慢慢走近美美,忽然,从背后一把抱住了她!"翔,你这是干什么啊!""美美,美美,为什么啊,为什么你要当我的母亲啊,我…我喜欢你啊!""翔,我已经说过很多次了,你对我的爱只是儿子对母亲的而已啊,来,听话,把手放开…""不,不要,不是这样的,我是爱你的,我…"说着,翔的手开始撕扯美美的衣服…忽然,翔只感到胳膊被猛地一拉,自己便被摔倒在地,哦,对了,美美是空手道高手…"翔,我说过多少次了,我是你的母亲,你的妈妈!你着孩子怎么老听不进去呢?看来我必须让你好好记住这一点!"长久一个人生活的美美说话做事本来就很有大人的样子,再加上此时严厉的语气,让人感觉就是一个愤怒的母亲,翔只感到自己又被猛地一拉,自己便稳稳地趴在了美美的双腿上,只感觉美美一只手托住自己的腰,另一只手开始扯自己的裤子,很快,下半身便被剥了个光,露出白晃晃的屁股…"你…你要干什么…"翔吓坏了,声音也开始颤抖起来,还没等自己反映过来,屁股上便重重地挨了一下"啪!""啊!"屁股猛地一疼,翔不禁叫出了声,美美没有给他喘气的机会,巴掌如雨点般落在了翔白嫩的屁股上:"让你知道,妈妈的厉害!""啪"'啪",从小娇生惯养的翔哪里受过这份罪,随着疼痛的加剧,翔开始哭喊起来:"疼,啊,不要!""啪""啪""啪"!"说,我是你的什么?""是…妈…妈,轻点,饶…"翔挣扎着,但美美从小就开始练空手道,力气大的很,翔的挣扎根本就是徒劳…很快,屁股就红成一片了,翔早已没力气挣扎了,只是大声地哭泣,美美拖起翔,把他扔回床上,"这知识第一次,下次会打的更狠!"翔只觉得屁股火辣辣的疼,耳边回响着美美的话,下次?下次会是怎样的呢

帖子21 精华0 积分310 玫瑰币360 枚 取向 性别男 注册时间2007-2-8 最后登录2010-3-31 2楼 发表于 2010-3-4 00:13 | 只看该作者 真是太没用了!”翔想:“我一个即将成年的男儿居然会被一个女的打的哭天喊地,而且还一点反抗能力都没有,真是丢人丢到家了。。。还好每人知道,连老爸也。。。还好美美手下的不狠。。。”正胡思乱想着,死党阿飞抱个足球从外面进来:“翔!踢球,去不?”一连叫了几声,都没动静,阿飞索性一巴掌重重地打在翔屁股上:“问你话呢!”“啊。。。踢球啊。。。对了,可以锻炼身体,以防下次。。。我就来!”正说着翔准备站起来,忽然觉得哪不对头:“刚才阿飞也是给了我一下,但是我怎么觉得没美美打的疼呢?是因为她练过空手道?还是因为是直接打在屁股上?”翔越想越奇怪,在球场上也念念不忘,结果踢球时心不在焉,一只脚踩球上,另一只没跟上,结果“啪”一声,把胳膊摔脱臼了! 0&UG=q
我怎么这么倒霉啊!翔简直想仰天大喊,挨了顿打,胳膊脱臼又了,还好期末考已考完,可以慢慢在家修养,也可以仔细想想关于美美的事,话说家里忽然多出了一个女孩邻居们肯定会犯疑,但美美说自己是翔的亲戚,死了父母,是来投奔的,美美的口才很好,把这个事说的特感人,当场就有几个老奶奶流泪了。。。大家都嘱咐翔:“可不能欺负人家啊!”我到是想,可我也得敢啊。。。想到这,翔用手摸了摸屁股,算了。。还是先睡觉吧,睡得正迷糊,隐隐约约听到打PG的“啪”,“啪”声以及某人的求饶声。。。我在做梦?翔心想:天!梦里都不放过我。。。 hBjU(}\3
第二天一早,翔就觉得爸爸有点不对劲,行动迟缓,老用手捂着屁股:“爸,你怎么了?”“哦,没事,摔了一交,把屁股摔肿了。。。”“什么?在哪摔的,怎么摔的,严重不?”“没事。。。对了,儿子,我要出差几天,你和妈妈两个人在家哦。”“什么?你都摔这样了还出差?”“恩。。。工作不能耽误的。。。就这样,我得走了,在家好好听话啊。”“等。。”怎么走得那么快!翔心中的疑云越来越浓。。。

帖子21 精华0 积分310 玫瑰币360 枚 取向 性别男 注册时间2007-2-8 最后登录2010-3-31 3楼 发表于 2010-3-4 00:13 | 只看该作者 翔,你爸爸工作忙,就让他去吧。”“美。。不,妈妈。。。”“呵呵,不用害怕,只有坏孩子才会被打PG的,翔马上要洗澡吧,我来帮你吧。”对了,洗澡!现在自己一只胳膊脱臼,连穿衣都困难,更别说洗澡了!难道。。。真的要美美帮自己洗吗。。。“母亲帮孩子洗澡很正常吧,除非。。你又有什么别的想法了?”“没。。没。。”“那现在就去浴室吧。”浴室里,美美帮翔脱去了衣裤,打开了喷头。水,一点一点的,顺着翔的身体向下流,美美的手也顺着翔的身子,一点一点的向下。。。从脖子到胸口,再向下到腰,再向下。。。翔猛地感到一热,身体的某个部位就发生了变化。。。但是,美美的手却没有停下。。。翔感到自己的脸红的发烫,美美却笑了起来:“不用在意的,每个男孩子都是这样的。。。”是吗。。你竟没有责怪我的意思。。。翔觉得自己体内有一种欲望,已经,控制不住了。。。洗好燥后,美美发现自己竟一时疏忽,忘了拿干净的衣服,正准备上楼去拿时,翔忽然开口了:“妈妈。。。抱我上楼吧,你的力气很大的,对吧?”“你。。。”“妈妈抱孩子是很正常的对吧!”“。。。。。。好吧。。。”翔围了条毛巾,被美美抱进了房间,美美准备把翔在床上放下,但的翔的手却没有松开的意思,翔的呼吸很沉重,他猛地用力,二人摔倒在床上,翔想把美美搂在怀里,却被美美抢先一步,把自己搂住了:“傻孩子。。。”美美轻轻爱抚着翔,就像一个母亲爱抚着怀中的婴儿,“你是喜欢我的,对吧?”冷不丁的,翔冒出了这么一句话:“我查过资料了,白羊座的女性会把老公当儿子来爱,你是白羊座的,对不对!”美美还是没有说话,她慢慢地站起,抱起了翔:“你真傻。。。还去查什么资料。。。”翔双脚离地地被美美抱着,他感到,此时此刻抱着他的人,既是母亲,又是最爱的女人。。。翔抬起头,深情地凝视着美美:“我。。喜欢你。。”情不自禁地,翔吻住了美美的双唇,美美也没有拒绝,就保持着那个姿势,二人沉静在欢乐的世界里,好一会,翔才慢慢松开,“你这孩子。。。又对妈妈做了不该做的了。。。难道就不怕被打屁股么?”“只要可以做,我甘愿。。。”“那好吧。。。”美美沿床边坐下,把翔放在双腿上,翔知道,要挨打了。。。虽然有了上次的经验,但是挨了十几下后,翔还是忍不住呻吟起来:“疼啊,不。。不要。。呜。。”渐渐。呻吟变成了哭嚎,待美美停手时,翔的屁股上已经满是手印了,翔趴在床上,低泣着,哽咽着,只感到屁股一阵一阵地疼,忽然,什么软软的东西帖上了自己的屁股,翔回头一看,美美竟伏在自己的屁股上轻轻地吻着,舔着。。。翔只感到体内又有一阵冲动,刹那间疼痛完全消失,所有感觉都集中在屁股上。。。 gM u"2I5
第二天早上,翔起的很早,看见正做早餐的美美,什么也没说,走大她的身后,抱住了她:“打我的屁股吧!”“为什么?”“那样我们就可以做了吧。。。”“你这孩子。。。。”随着“啪”,“趴”的打屁股声,翔接的自己真是爱上了这种疼痛,要是天天能被打PG就好了。。。

帖子21 精华0 积分310 玫瑰币360 枚 取向 性别男 注册时间2007-2-8 最后登录2010-3-31 4楼 发表于 2010-3-4 00:14 | 只看该作者 以后的几天,翔总是想有意无意地干那么点"坏事",然后以此为理由让美美打自己的PG,然后再…而事实上,不用翔特意制造,自己就经常犯错了,以前和爸爸两个人住时,养成了一些坏习惯,而现在,这些习惯毫无保留地全都暴露出来了,每做错什么事,翔的PG总会挨上几巴掌,虽然很疼但也有收获,比如挨打后的安慰,比如改正了多年未改的坏习惯… F_>OpT
渐渐地,就像形成了一种默契,打PG成了二人生活中的一部分,主动和被动的关系也确定下来,翔也了解到S*群体的所在,自己是美美的被吧,翔想,但是他还不怎么明白主被之间的关系,但他喜欢被美美抱在怀中的感觉,喜欢被自己最爱的女人抱着…

X,唯一一个一半天使一半恶魔的字母。 R#5;W^
你知道吗,世界上还有个秘密的国家,X国,X国没有固定的地址,它的子民散布在世界的各个角落里,X国是开放的,有很多奇怪的家族,比如。。。S P家族等,X国的统治者,据说和上古天神是同一族人,这么说你可能不相信,但X国的国民们却深信着,因为,只要不违反X国的规定,加入国籍,确定合法的主被或是什么关系,X国的统治者都能做到,并且,能弄来合法的证件,X国的统治者,喜欢在各地云游,或是在总部照顾他的“孩子”们,几乎没人知道他(她)的性别,名字,长相。。。。 3DB= Xh
今天,这位伟大的统治者,X,又找到了一个等待亲人的“孩子” h^@%g9 S $#W^JWN1 雨,无声的下着,在这漆黑的夜里,寒冷而潮湿的街道后面,有男孩在轻声哭泣,他没有穿任何衣服,身上到处是伤,双股血肉模糊,他饿了,他很冷,他哆嗦着,他在害怕。。。。 wN/v-^2 远处,一个穿斗篷的人走近了,他就这么出现在雨里,街道上没有人,除了他,这个突然出现的神秘的人,他走到哭泣的孩子面前:“宝贝,是你在召唤我吗?”“疼。。。疼。。。。”男孩低诉着,浑身上下都在发抖,神秘人轻轻抱起了他:“被主〖虐.待〗了然后被赶出来了么。。。因为你没找到真正疼爱你的人哦,到我家里去吧,去等待真正疼爱你的人。”说着,神秘人抱走了男孩,男孩没有反抗,在神秘人的怀抱里渐渐睡着了,身上的伤也不那么疼了,神秘人轻轻地笑了,慢慢消失在街道上,仿佛在空气里消失了一般,他要带男孩回家,一个男孩暂时的家。 p|aQ5z!
qNrLM!Rj
/l3Oi@\
“X,老妈你回来了?” US-f<Wq
“。。。。又那样叫。。。。” )"M;7W?R0
“有什么关系吗~我不是你的宝贝吗要不下次我叫老爸??” 4 2-T&7k
“。。。随你。。。” >qO l1]uF
说话的人笑了,他就知道,最疼爱他们的X是不会在这种事上计较的。 XbFo#Pwk
“别傻笑了,替这孩子准备热水和药,他的伤口要赶紧治疗,不然会感染的。” _,UYbD[J}
“你带了新弟弟回来了?他会呆很久吗?” k*F9&-rtN
“应该。。。不会,疼爱他的人很快就会找来的。”说着,X扭头看了看墙上的镜子,镜子里什么都没有,甚至没有X的影子:“那个人就要到你那里去了,加油哦,美美。。”

像所有这么大的孩子一样,翔也有种侥幸心理,虽然有点“两情相悦”虽然有点“情不自禁”在里面,但是,美美在名义上来说,还是自己的母亲。就像偷偷跑去网吧的中学生,一面沉溺于游戏里,一面告戒自己:这是最后一次了。说了N遍最后一次,还是去了N+1次网吧,但是,翔做的并不是游戏,他和美美没有超越那条界限,但他们之间已经很像是恋人了-----通过打PG,一面有点害怕被发现,一面想着没关系,事情还是暴露了。 8e`HXU(A
dWhqu68_
那是一天中午,翔没有按时完成功课,PG便又添新“花”,美美这次用的是一条长长细细的藤条,挥舞起来“飕飕”响,还相当的有韧性,一下打下去,翔的PG上便出现了一条深深的伤口,惨叫是肯定的,翔从没挨过这个,只吃了5下便哀号流涕,浑身都在发抖,不过美美也很会掌握适度,5下过后便停了手。这次,翔是真正体会到什么叫“痛不如死”了,他把头深深埋在美美胸口,呜咽着,哭泣着,久久不愿离开,这时候,门忽然开了,门外站着一个翔此时最不想见,也最不敢见到的人:他的爸爸。

一时间,仿佛时间凝固了,翔的父亲愣愣地看着眼前的一幕,无声地张的口,似乎想要说什么,但又说不出来,“爸。。。。爸爸。。。。”翔声音颤抖着滑落到地下,PG上的疼痛也被忘记了,慢慢的,这位父亲的眼圈红了,他慢慢的抬起头,喉结运动着,他看着美美的眼睛,似乎在问:这不是真的,对吗?但是,回应他的确是毫不紧张,甚至坚定的眼神:这就是现实。翔在发抖,他在害怕,他觉得这种恐惧比自己犯了错而被打的还要可怕,他面对的,是自己最爱的两个人,但是他做出的,却是最能伤害他们的事,此时的翔没有察觉,美美对着爸爸点了点头,脸上的神情变得温柔而无奈,她没有说话,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ZXb{-b?[ G5U?]&amp; I8 时间仿佛过了一个世纪,等翔察觉到时,自己已被美美半抱在怀里,身上只裹了一条薄薄的被子,在心爱之人的怀里,翔似乎镇定了很多,但是,父亲还在旁边啊!意识到这点的翔想要挣扎,但是,美美的双臂一用力,稳稳的固定住他,翔疑惑着,顺着美美的眼神,他发现,父亲已坐在旁边,刚才的惊讶与悲恸已经不见,取代的,是一种无奈的苦笑挂在脸上,翔看看父亲,又看看美美,想问什么,但又不知从哪开口,最后,还是一旁的父亲打破了这死寂:“在很早以前,我就知道,这一天早就会到来的。。。。” GBBr[}y- “翔,你,不是我的儿子。。。。” z-gMk@l “什。。。。什么?”微微愣了下,翔反应过来,什么叫不是?是因为自己做了对不起父亲的事,父亲就不认自己了? u5Z yOZ; “听我把话说完。。。。我才35岁,你今年17岁,你就没发现什么么?”年轻的父亲看着翔恍然的神情,继续苦笑着:“而你身边的这位,是你指腹为婚的。。。。主人。” wMCgrk
“主人?什么意思?你说的什么我一点都不明白。”无法保持沉默,翔的疑问冲口而出,看着着急的翔,苦笑还是挂在脸上,自己的儿子真是单纯啊,“一个和你近乎同龄的女生,却能把你治的如此服帖,为什么呢?因为,她是从小就经过训练的小主,而你。。。。则是和她命运相连的小被。。。。” AzJ;E tR

父亲的话很轻,却如陨石般杂进翔的心里,“主”。。。。“被”。。。。。在心灵的深处,似乎有什么记忆被唤醒了,“X国,我们的故乡,那里,有我们的家族”美美抱紧了怀里的人,在他的耳边低语着:“我们是家族里的一个分支,家族的核心是。。。。女主。。。每个孩子的出生都要经过占卜,以便让他们找到命运相连的人,几乎每家都能找到对应的人,但是。。。。在你我指腹后,你的父亲,不,应该是你同父异母的哥哥---------空,回到了族里,谁才是我的小被?大人们无法定夺,事情的发展,谁都无法预料,最后,族里决定,我,要留下来被培养成最出色的小主,你,在刚刚懂事后,则要被空带出去抚养,如果真是被命运联系在一起的人,在我们的18岁成人仪式前,注定,是要相认的。。。。”说完,美美的手抚上了翔还在疼痛的双股:“你,想起来了吗?” ,|yscp8
双股的伤口猛的一疼,翔忍不住打了一个哆嗦,一个个画面在脑中浮现,似乎来自那遥远的国度的呼唤,翔把头深深地埋进美美的怀中,无声的低泣说明了一切。。。。。。 |LC"1 k
“你要去哪里?”美美叫住了向门口走去的人。 R3og]=uFzm
“我一直在欺骗自己,从我见到你的第一眼起,我就知道。。。。你不是我的人。。。。在被潘的时候,我的心里是痛苦而不甘的,对你的安慰,我也没有任何感觉,我一直在逃避着。。。。一直。。。。”他没有哭,但一个字也说不出了。。。。自己,究竟做错了什么? :tW&amp;z41 “有人在等你疼爱哦,在那遥远的国度。。。。。。”美美微笑着,看着站在门口的人咀嚼着自己的话,“女主是我分支的核心,但是,你的母亲,不是我分支的人哦。。。。。。” Ek bPQ5
似乎明白了什么,站在门口的人猛地抬起头,双目发出炯炯的光芒:“我。。。。。我其实是。。。。。” o>(<:^x9
“他在等你。”说完,美美低下了头,再抬头时门口的人已经不见了,她静静的微笑着,拥抱着自己的幸福。。。。。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