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的传统家庭教育 || 6123字

艾德·柯林斯正在面临他身为新家长以来的第一个真正的挑战。其实在昨晚,当艾德发现她正在搞什么的名堂的时候,他应该采取一个突然袭击的,不过他没有这么作。艾德是那种面对重要问题时,必须要深思熟虑才行动的类型。
艾德,一个失去了爱人两年的鳏夫,将自己那十几岁的侄女叫进厨房来享用甜点。卡琳·柯林斯的父母在六个星期前刚刚被一场可怕的事故夺走了生命,而她则只好搬到了艾德的家里。虽然葬礼之后的一个星期被律师们和法官搞的混乱不堪,不过现在这些官方的手续总算是结束了,而艾德也成为了卡琳的合法监护人。这对艾德来说很重要,也许他需要卡琳就像是卡琳需要他一样。一直以来沉浸在失去弟弟和弟妹的悲痛之中,而突然得到一个需要被照顾的卡琳使他觉得自己的生活有了新的目标。庆幸的是,带着年轻人特有的乐观,卡琳终于开始从自己的悲伤中走了出来,变得比较像是之前的她了。
在桌子上,艾德摆出了一些盘子和勺子,然后放了一品脱他所能找来的最好的手工包装的黄桃冰激凌。其实找出她最喜欢的口味并没有花费艾德多少时间。在把他的新房客叫到桌边之后,艾德说:“看来我们确实是需要进行一个必要的交流,并且这部分可能对咱们两个人都会有一点棘手,不过这不代表咱们无法在这个过程中找点小乐子。”卡琳十分好奇的看着自己的叔叔,直到最后她回应道:“好吧,我没意见。不过你所说的交流是指什么的,艾德叔叔?”
“这样,”艾德慢慢的开始解说,“首先呢,咱们一起把这些冰激凌分了,不过它们要负责扮演一些其他的东西。” “其他的什么?”卡琳好奇的问。 “嗯,它们负责扮演真言果酱,”艾德公布道,“它将使我们必须要说出绝对真实的话来,即使是一些让彼此感到尴尬的问题也一样。” 娇小的女孩兴奋的问,“那是说我也可以问你一些尴尬的问题了?”艾德假装思考了一下,然后说:“当然如果我们彼此都吃了那个真言果酱的话,我想咱们谁都控制不了自己吧。”
, “干脆,”卡琳答应道,“让我们来搞定它!”
卡琳飞快的咬了三口冰激凌,然后一边带着满足的微笑品尝着那漫溢的香料一边期待的看着自己的监护人。“我告诉过你,我对你的所有行为举止所抱有的期望,和你父母是完全一样的,对么?” 她满嘴都是冰激凌,只好通过点头来表示同意。“那么我需要你告诉我,如果你办了什么错事,你的父母会怎么作?” “你不知道的么?”卡琳问道,“你应该知道哪个发刷可以解决这个问题。” “噢,我的确是知道某些我必须要问的问题的答案,”艾德解释的说,“不过我确实需要从你的角度来确认这些,你能保证彻底的诚实么?”
卡琳又吃了一口冰激凌,然后在嘴边抿了一圈卷走了剩余的美味。“你感觉到真言果酱生效了么?” “噢,当然。”卡琳开玩笑的说,不过随后她用更加认真的声线说道:“好吧,只有真相…开始问吧。” “基本上负责教训你屁股的都是你父亲,对吧?”艾德温柔的问道。“大概十岁以后就一直是爸爸了,妈妈甚至会让我等到爸爸回家。” “他打你的时候都是用的什么呢?” 女孩在回答前稍微暂停了一下会,“一直都是发刷。” 艾德点了点头,然后停下来自己吃了一口冰激凌。
“好吧,”他继续道,“假如在你爸爸打你的时候,我是一只墙上的苍蝇,那咱们现在会是在哪个房间?”
“我的卧室。”
“你的裤子会是在什么位置?”
卡琳稍微暂停了一下,不过考虑到“真言果酱”,她把头低了下来,不看艾德然后回答道:“叠成一堆落在地板上。
“那你的内裤呢?”
“艾德叔叔!”她最终还是抗拒了。“我真得需要知道这些,”艾德轻声的说道,“记得,总有一天我们会面临那个时刻。”
“好吧…”她最终小声的说,“我的内裤也在地板上。”
“那个苍蝇看到的是你自己脱掉的他们还是你父亲强行脱掉的?”
“我希望我可以有一个苍蝇拍。”她沉思了一下,不过最后还是回答道:“他叫我脱掉它们,然后我照做了。”
“然后他让你趴到他的大腿(膝盖)上?”
“是的,”女孩说着,这时她的眼里已经闪出了泪花。
“那个苍蝇觉得你挨打挨得重么?”艾德问道。
“信息不够” 卡琳回答道,“我究竟作了什么使我挨打的?”
“我猜你会告诉我的“艾德说道,“如果我需要教训你的时候我希望可以使你得到应得的教训,这些东西都是我确实要了解的。”
最后,终于在这个对话中觉得稍微安慰了一些,卡琳解释道:“嗯,首先你必须要了解的是,爸爸在打我的时候有三种情况,虽然说他们基本都是一样的。”
“继续”艾德说。
“首先第一种情况就是普通的,他会使劲的打在我的屁股上,直到他听到一个明显我无法假装出来的哭声。这种情况,留在我屁股上的红色和疼痛基本会持续几个小时,然后第二天早上就不会有问题了。”
“好吧…”艾德说,“那第二种情况呢?”
“其实和第一种差不多啦,除了他会最后来几下重的,足以留下痕迹的那种。基本上未来两天,每当我坐下的时候我都会感觉的到。”
“那第三种呢?”
“好吧,他几乎是不会那么打我的,除非是我真得作了什么了不得的错事。就是他会一直重重的打直到我整个屁股都肿起来。那样的话,过个两三天都会感觉到疼的。”
“嗯,看来最坏的就到此为止了。”艾德保证道,“现在告诉我,这几种情况中,你最近这几年都是因为什么麻烦挨打的。”
她扬起自己的脸蛋思考着,这种习惯总会让人觉得轻松,并且出奇的可爱。
“这样,”她说道,“我有两次没控制住自己的嘴巴,然后对着我母亲顶嘴。第一次就是第一种情况,而第二次就是第二种情况,之后我想我没有再犯过了。
“继续”
“有一次我回家太晚了以至于吓到了他们,为此我挨了打,是第一种情况。还有两次我在学校惹了麻烦,基本都是第二种情况。
“其他的呢?”
她又吃了一口冰激凌,好在开口前把自己的脸别开,“我偷店里东西被抓到了。”
“呃…第三种?”
“是的,还是长时间的。”卡琳说。“是不是该我问你一些问题了,艾德叔叔?” “当然,”艾德答道,“不过我最后要问一个问题在你问完之后。
“好吧,”她答道,“给我说一下你小时候挨打的情况吧。”艾德松了一口气在他听到那个问题不是关于他的性生活的时候,他答道:“嗯,你知道我是你爸爸的哥哥,所以说所有发生在他身上的事基本都先发生在我身上。” “那爷爷有用发刷打你们咯?”小丫头直接的问道。“发刷,还有皮带…”艾德回答说。“那你也挨了发刷在你的光屁股上?”卡琳天真的问道。“是啊”艾德诚实的回答。“皮带也是?” 艾德感觉到自己的耳根都红了。学着卡琳先前的样子,他失态的吃了一小口冰激凌,“恩,我们挨皮带也是在光…嗯,确实是光的。”他最后承认的说,“不过我绝对不会那么对你的,我觉得你十分聪明,不用靠那种措施也能学到。”他轻微的耸了下肩。着急的想转换话题,他开口问女孩:“我可以问我最后的问题了么?”

“问吧。”她说。
考虑到最后要问的这个问题,艾德的心脏重跳了两下:“你把最后的两口冰激凌吃完吧,这最后的问题比较复杂。”艾德警告道。女孩结果了自己碗里剩下的冰激凌,然后满脸疑问的看着艾德。最后,这个男人说道:“那你说说看,如果你抽烟的话你的父亲会按照哪种情况来教训你呢?” 女孩的双眼在明白的瞬间忽然睁大,然后突然涌出眼泪来。“我从来都没有碰过那个。”她用不自然的语调说着。“一个不抽烟的人可以轻易的在一百英尺外闻到烟味的,你在自己房间里抽烟我是不可能不知道的。此外,我在你的窗户下面发现了你丢出来的烟头。”他在继续强调前,给了卡琳一张纸巾。“看着我的眼睛并诚实的回答。”她好像是真得考虑到了最终问题前的,那令人惊讶的坦白;“我希望会是第二种情况,不过我觉得会演变成第三种情况。”
“有什么其他原因导致咱们今晚无法执行么?”艾德温柔而平静的问道。
女孩把脸蛋藏在了自己的双手后面,不过没能止住那不停涌出的眼泪。“不,我想没有。”她最后这么说。
“既然如此,年轻的小姐。我建议你现在上楼冲个澡,然后换上你睡觉用的衣服,当你准备好的时候,把你的发刷和所有你的香烟都放在床上后再叫我。”
“是的,艾德叔叔。”女孩呜咽的说。女孩站起来得时候,艾德站在她身边,将她搂了起来,给了她一个温柔的,深深的拥抱。然后将女孩转向她的卧室,在她的小屁股上轻轻的拍了一下。上楼到一半,卡琳停了下来然后扭头问:“艾德叔叔?” “嗯?” “今天我可以穿着内裤么?” 这个问题的话他早就有了答案。“一个简单的回答就是‘不行’ ”。他说道,“你抽烟这种事是明知故犯的行为,而且我想你很清楚所谓惩罚应该是个什么样子。” 以一种平和的声音他继续道,“长一点的回答就是,我是一个已经结婚二十五年的男人,而我也有一个成年的女儿。我十分清除女孩子看起来是什么样的,而我也不期待我今晚可以看到什么新鲜的。简而言之,你大可以放心,这里是你的家,你是绝对安全的。“
伴随着更多的眼泪划过她的脸颊,女孩点了点头然后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大概是过了三十分钟之后,艾德终于听到了侄女喊自己上楼的声音。他走进房间的时候,发现她穿着自己的睡衣,发刷和一个打开的烟盒正摆在她的床上。
“首先我希望看到你冲走所有的香烟,然后我想我需要一个承诺,在我照顾你的时间内,这里绝对不会出现更多的。” “是的,先生。”她回答道,“我保证,不会再抽烟了。”然后,女孩认真的将那一盒香烟丢进了卫生间并冲走了它们,它们瞬间被全部浸湿然后旋转的被彻底淹没了。
随后是一个简单的谈话,艾德想要让她牢牢的记住,像是尼古丁这样的化学物品非但无法帮助她适应她的新生活,还会有害于她的健康,并且对于大多数男孩来说,没什么兴趣去吻一个女孩如果她的嘴里的味道像是抽过的烟头一样。
在一个意味深长的沉默之后,艾德最后平静的说:“我想你知道接下来要进行什么。” 卡琳点了点头,在碰到自己那纤细的腰肢以前她就大声的哭了出来,她把睡裤的边缘褪到到了自己的屁股下面,然后它们就顺着女孩的长腿自动的滑落了,随后她向前挪动了一步。既没有盯着女孩那毫无遮掩的迷人之处,也没有挪开自己的视线,艾德紧接着提示了卡琳,她还没有脱去内裤。拿起发刷,艾德将自己调整到了一个传统的姿势上。

艾德知道他正在接受一个考验。在之前的晚上,那个几乎可以使人昏倒的但是绝对不会搞错的烟味,证实了卡琳的错误。而那随后的咳嗽声出卖了她,她根本上还是一个没抽过烟的人。自觉的或是不自觉的,卡琳简单的点燃了那支香烟,而她的新“家长”是不是有能力提供她一个安全而坚固的网,充满爱的而又公平的限制。艾德即将要表达出来。
在这种情况之下,艾德决定不使用所谓的热身运动或者是任何其他的轻拍来进行开场。他决定让自己的侄女永远的记得,她趴在自己新监护人的膝盖上挨的第一顿打。内疚于低头就能秘密欣赏到的女孩子的全部艾德高高的举起了发刷。
当第一下打在自己的屁股上时,卡琳吃惊的猛吸了一口气。她甚至还妄想自己的叔叔会有比较温柔的开始,然后也许会逐渐的调整到一个适合的力度。事实证明她错了,她仅仅挨了三下就尖叫了出来,然后就像是比她还要年幼一半的孩子一般哭嚎着。
艾德确实是忘记了一个适当的力度应该有多大的声响。发刷打在一个十来岁女孩屁股上所发出的清脆的声响充斥了整个卧室,透过房门开始回响在整个屋子里。不过相比于此,卡琳那大声的哀号早就足以淹没发刷的声音了。这算是一个闷热的夏日夜晚,艾德真心的希望他的邻居们可以把她们的空调开得很大以至于使他们忽略掉这些必然要泄露出去的声响。
就卡琳看来似乎已经过了许久,但是事实上这顿打的第一部分其实连三分钟都还不到。在她的哭声开始变得难以形容的混乱,而挣扎也没有那么猛烈的时候,艾德很快的意识到了,现在的卡琳,相比于一个女孩仅仅是因为发刷打在自己的光屁股上而哭泣,她确实是已经接受了自己的惩罚。
4 w T- h7 y! m$ Z4 a6 j# j# z: A% \ 艾德停了下来,试着确认惩罚的结果,虽然说他还紧紧的把卡琳的手按在她的后腰上,不过这终于带来了一个较长的暂停。艾德看到,她的屁股从顶部一直到大腿边都已经变成了亮红色,艾德耐心的等着,直到到卡琳开始认为惩罚已经结束了。最终女孩安静了下来,然后扭过头,有些不解但是恐惧的望着自己的监护人。“好吧,卡琳,”他温柔的问道,“你是否接受这是一个比较标准的‘第一种情况’呢?” “是的。”她急切的回答,“实在是太疼了;我真得已经接受教训了。” “那你告诉我你是为什么挨打的。”艾德要求说。毫无疑问,“为什么”这个词卡琳听的清清楚楚,而她的叔叔还始终按着自己的右手,并将自己的身子牢牢的固定在他的膝盖上。“求你了,爸爸!”她呜咽的说,“别再打了。”74.220.200.1582 H C3 Y# Y/ |4 b
眼泪忽然出现在了艾德的眼睛里,这是卡琳第一次试着请求别再打她了,而远比这重要的是,这是甚至是她第一次叫自己“爸爸”。艾德激动的几乎说不出话来,不过他终于还是把自己拉回到了应有的状态中:“我让你告诉我,为什么你会挨打,现在。”他命令道。“因为……因为我抽烟。”她一边抽涕一边说。“那你以后还会不会再犯了?” “绝不,先生”,“你还会在你的房间里存放香烟么?” “绝不,先生。”暗夜·玫瑰3 ? X( q+ x: h3 F( @
“我喜欢你的态度,并且我觉得你也应该认识到你的错误了,”艾德说着,“让我们完成这次惩罚,然后给我作一个好女孩。” “不!爸…爸…爸爸……!别!!别!!”当卡琳感觉到艾德的手腕忽然使劲的固定住了自己的手腕,她大声的哀号道。1 S; I0 k8 Z" Z- t3 U+ V; R
艾德举起了发刷,然后使劲的打在了卡琳左边的屁股蛋上,这一下远比之前的要重的多。女孩因为疼痛大声的哭了出来,然后蜷起了了自己的腿,挡下了紧接而来的另一下,不过艾德只是耐心的等着。“可以快可以慢,你自己决定。当你把腿放回去的时候咱们继续。”也许过了很长的时间,不过大概在艾德继续狠狠的在左边揍了五下之前,也许只停了不到两分钟而已,紧接着他又在右边的臀峰上重复了刚才的步骤。卡琳的尖叫声,哭嚎声,还有哀求声贯穿始终,不过即使如此,她并没有试着从原来的位置上逃开。! d( Y9 h0 X/ }1 i
艾德又一次停了下来以审视自己的工作,这次确实是相当充分了。她的屁股依旧是大红色,并且在臀峰上多了几个她也许几天后还会有感觉的肿痕。就他看来,这个应该就是卡琳所说的“第二种情况”了。虽然他可以继续下去让它变成“第三种情况”,不过艾德还是明智的选择留一些空间给卡琳的想象力。稍微暂停了一下,故意的让女孩觉得这顿打还要继续,然后艾德突然的释放了她。“好吧,你觉得你是否得到了足够的惩罚?足以让你以后不再去抽烟了么?”他柔和的问。“噢…是的…是的,爸…厄…艾德叔叔…”女孩一边大声的哭着一边回答。“我保证,决不再吸烟…” “那最好是真的”,艾德说,“因为如果再有下次,你大可以期待那个‘第三种情况’。”' X' l! w/ d4 b8 q" |$ Q& d
就在艾德试着扶起女孩的时候( helped the girl to her feet),好像什么开关打开了一般,她发自内心的又哭了起来。她花了一些时间使自己站稳,并且轻轻的拿手指碰了碰自己的屁股。随后令艾德感到惊讶甚至开心的是,她爬回了艾德的大腿,然后用胳膊紧紧的搂住了他的脖子。女孩一刻也没有停止哭泣,她的叔叔则抱着她,并且温柔的安慰着。事实上,艾德感觉十分的不适,卡琳为了保护自己那刺痛的臀部,而将重力全部放在了她的两个膝盖上,其中有一个甚至压在了她叔叔的大腿内侧,并且她的拥抱几乎要把艾德的脖子给折断了。在这种不适的折磨下,艾德安慰着这个被泪水支配的女孩将近半个小时。( B) o, I$ R- i; z h1 J5 ^
男人很清楚这些眼泪绝对不仅仅是因为挨了打。这个女孩自从双亲的葬礼之后甚至没能流过一滴泪,而现在的她正在宣泄着自己心中的,在生离死别的几个星期中所带来的种种痛楚。艾德也许会永远的记得,正是她的这次惩罚和这些余波,使他们结束了“监护人和养女”的关系,而变成了一个真正“父亲和她的女儿”。74.220.200.158% c- z1 f' F' Y
7 }: p8 }7 I+ e: d
最后,女孩似乎恢复的差不多了,随后她问了一个着实让艾德觉得痛苦的问题。“你讨厌我了么?”她似乎不觉得这个问题有什么不妥,“那个…现在我的屁股疼的要死,不过我猜这是我自找的…不,我没有在埋怨您,爸…呃…艾德叔叔。” “你似乎忽然感觉的到我的称呼有什么不对头?”艾德温柔的提示说。“嗯,”她说,“这个还是有一些尴尬…如果我叫你‘爸爸’会不会惹你不高兴呢?” “甜心”,艾德回答的时候多少有些哽咽,“我很清除我永远也不可能取代你真正的父母,而我们一起谈起他们时也不会有的任何问题。但是如果你愿意叫我‘爸爸’的话,我感到很荣幸。 反之,这样子你觉得不舒服的话,继续叫我‘艾德叔叔’也是完全可以的。无论如何,我都会爱着你。”
, “好的,爸爸。”
女孩答应的说,就好像结束了一般,她们成为了父女。
卡琳在她新父亲的大腿上轻轻的哭了一会,随后艾德放开了他的胳膊并试着帮她站稳。突然之间,女孩意识到自己的下身什么都没有穿就站在了艾德面前,她赶紧放下双手想遮挡一下。艾德笑了出来,然后提醒她:“放松,我早就看了不止那么多了。” 他站了起来,然后转身掀开了女孩床上的被子,卡琳什么都没说就飞快的面朝下趴在了自己的床单上,然后把脸深埋进了枕头里。艾德轻拍了她一下,然后仔细的又看了一眼女孩那红肿的臀部。“噢,看来还是伤着了,我们需要做点什么。”他说,“我马上回来。”
5 S: s z$ g+ X$ p6 d7 l 艾德迅速的回到他的洗澡间,然后打开了医药箱,找出了那瓶自从女儿成年后就再也没用过的一小瓶药膏。然后回到了卡琳的卧室,他说,“我涂的时候可能会比较疼,不过我保证我会能多轻有多轻的。” 当冰冷的药膏碰到她那温热的屁股时,卡琳几乎蹦了起来,不过逐渐的随着艾德轻轻的涂着药膏而放松了下来。就在艾德试着去回忆该对着一个才挨过打的女孩说些什么才好的时候,他意识到了卡琳的呼吸变的深沉而有序。
2 B3 X, d% A+ d7 h4 C 新父亲温柔的为这个睡着了的女孩盖好被子,然后在她的脸颊上留下了一个朴实的亲吻,随后关上了灯并离开了她的卧室。卡琳是一个精力充沛的女孩,未来几乎一定会有各种新的挑战;不过今晚,柯林斯的家里一切都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