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异界之英雄杀!第十七章!! || 6027字

第十七章 一卷《血神经》,不死不灭基!!

万象盟,就在十万大山的核心,姜家又是这片区域绝对的霸主,哪怕仅仅只是招婿可也是一件大事,因此十万大山范围的各家各族,大小门派纷纷登门可谓人声鼎沸,直至后半夜才消停下来。
一些消息灵通的,隐隐听说姜家主受伤之人,即便心中揣测,但是也不敢表现出来,没看到同级别的几个霸主级势力的代表,都不敢此刻造次嘛?野心勃勃的宗门,武者这时均不敢妄动。
“病虎余威在,姜家主还没表现出油尽灯枯之态我们这段时间只有收敛一些,唉!”附庸者皆道。
而姜家其他支脉,不少人担心,可是也有怀着别样心思的,一间大殿,有青年神采飞扬,对一个老者道:“爷爷!你乃大长老,除家主一脉,整个姜家,我们最大!姜雨彤没有服从乾坤帝国,哼,都什么时候了还自命清高?可笑!实在愚蠢!”
“无缺,你有何看法?”老者沉吟淡声问。
这年轻公子,乃姜家大长老一脉的杰出者,叫做姜无缺,听问马上道:“爷爷!孙儿认为,这正好符合我们的利益,姜雨彤拒绝了所有霸主势力的联姻结盟,他们一定会退而求其次,联系我们的,毕竟在姜家,在万象盟内部,爷爷您的威望仅次于家主的,有爷爷支持,他们做什么都可以事半功倍,加上爷爷的实力必能够位高权重!!”
“你是想让老夫背叛姜家?”大长老问。
“爷爷!家主快不行了,我们还有其他选择吗?”姜无缺见老者面色阴沉,似乎并未下定决心,顿时着急劝说:“若对抗到底,所有人全完了,那…”
老者目光一闪,叹声道:“好了,这件事非同小可,我必须好好想一想,你,先下去吧,明日混乱古迹将开,你进入其中自己小心,或有机缘!”
“是!爷爷!!”姜无缺只好无奈的离开。
“咳咳~~~”刚走,咳嗽声就响了起来,如果姜无缺还留在这,一定会大吃一惊,居然是…家主。
“无缺这小子,天赋尚可,但心浮气躁!”咳嗽男子居然是姜家主,显然他早就在这房间听到了爷孙二人的对话,并没什么怒火:“姜连山!我没办法坚持很久,接下来姜家的生死存亡,就看你了~~”
“大哥!”大长老的声音有些激动,沉声道:“你放心,我已经安排家族里部分族人离开,分别进入不同的小位面,只要留下血脉传承,就有希望。”
“最后时刻,我会拼死冲杀,争取能够为你创造机会,如果可能,你一定要逃出。”姜家主说道。
“难!我虽然是涅槃境大圆满,但是卡在瓶颈多年,潜力早就没了,几乎不可能有所突破,而且我的寿元已经不多,逃出去,又如何?”大长老脸上皱纹更加明显,对自己孙子的提议他根本没考虑,其深刻明白各大霸主,一定会斩草除根的。
他活了太久,知人心叵测,晓世间险恶!
姜无缺所言,以及一些其他支脉卑躬屈膝的想法在这位大长老这里看来,实在幼稚的可怜。
姜家主神色阴郁,沉声道:“你若逃了,隐藏时至少可以让我们姜家血脉后人过的好一点,只要不让乾坤帝国他们发现,凭你实力足够庇护后人很久的,咳咳,或许,雨桐丫头能成长起来。”
“这丫头居然炼化了血脉中老祖意志,老祖的血脉之力在她体内越发觉醒,武道突飞猛进,这次若能借着混乱古迹内部变化逃走,将来~~~”
“那几位天王境已在关注这,我也没办法送丫头离开,所以,混乱古迹是唯一希望。”姜家主道。
“这倒是,为了保护传承者,混乱古迹最后关闭时会展开传送,把各位传承者随机送走,里面大大小小,各种武道传承不少,不指望最好的,随便得一个传承也有希望活下去了。”大长老点头。
不过姜家主却仍然严峻,摇头道:“可是,进入的天骄很多,他们一定会想到这一点从而全力阻止我们姜家之人获取传承,借助传送逃跑的!!”
“这也没办法,只能搏一搏!”大长老这般说,然后神色一动,就问:“听说那个郑雄,也准备去?”
“的确!”姜家主想了一下,笑道:“真不知雨桐丫头怎么看上这小子了,不过如今情势所迫,家族存亡一线祸福难料,我这父亲,只能由得她了!”
“那小子,还没凝聚法相吧?”姜连山如此问。
姜家主道:“仍是跃凡大圆满!不过应该快了!”
“…………”大长老姜连山无语,显得有点失望。
说起来那个郑雄小子,如此年纪,修炼成为跃凡大圆满已经不错了,可是,什么事就怕比较,必起普通武者很不错的郑雄,与那些绝世天才相比就差远了,顶尖的俊杰,多已晋升法相很久。
甚至有几个厉害的,更是到了法相大圆满!
不说别人,便是姜雨彤,也都法相中期,如果郑雄实力更高的话,进入混乱古迹或许能帮上忙但是现在看来,进入古迹不添乱,那就不错了。
“唉!!!”姜家主显然同样看法深深一叹。
﹌﹌﹌
一个闺房内,轻纱遮盖,两个绝世美人在对话。
“雨桐!你就真的嫁给郑雄了?我真替你不值,他有人么好的,现在还是跃凡,甚至没有一点的特殊血脉,宝体,道体的!”左手边女子直言道。
“没有什么值不值,我喜欢就行了!”姜雨彤一身红装,脸颊微红,然后道:“再说,难道我还要给太子极,轩浩然那些人做妾不成??他对我很好!”
“对你好但是郑雄配不上你!”高晞月说道。
“不!”姜雨彤却瞪圆了眼睛,气哼哼倔犟道:“他是我心中的盖世英雄,怎么配不上,不许说~”
“盖世英雄?就他?没救了你!”高晞月无语。
不过见这样子她也没劝,两人是闺蜜,好姐妹自己的选择,她也没办法阻止,且也形势所迫。
虽然高晞月始终认为郑雄配不上自家姐妹,但事已至此,她也是没有任何办法去阻止了。
‘轰~~~~~~~~’正说远处卧房一声炸响。
斗气的波动巨大,元气动荡,血光隐现。
“突破了?法相!!”姜雨彤顿时惊喜,马上飞也样去了出去,就往那个位置冲,显得十分开心。
高晞月注视好姐妹的身影,撇撇嘴:“突破了,也才法相初期而已,比那天之骄子,又算什么??”
房间之中,郑雄的状态有一点点诡异,盘膝而坐五心向天在修炼,无尽斗气仿若自毛孔散出在他的身后凝聚,变幻无穷,一会是金甲战神,一会又似一座小山,甚至某一瞬变作一柄大刀呢。
‘轰轰轰~~’强大的劲气不断产生突破在即。
武者跃凡之上,凝聚法相,每个人的法相有所不同,如今郑雄恰好处于这个阶段,可以说全神贯注催动斗气,企图让法相彻底成型可是难。
“吼吼……”郑雄也不知自己到底最终会凝聚成什么样法相,但是为了这一步,他付出太多努力,苦练身躯一次次锤炼斗气,全都为了今日呢。
“武道法相,彻底凝聚!!”他也感觉到自己的法相可能不一般,不容易成功,但是开弓没有回头箭这次不成功就再无机会,所以他拼了一般。
忽然睁开眼,目中竟然射出鲜血一样光芒摄人心魄,体内冒出来的斗气,好似染了血脉变化红色妖魔一般,这一刻的郑雄极其诡异如走火入魔。
‘一卷《血神经》,不死不灭基,命幻无常,玄之又玄,众妙之门~~’忽然,就在郑雄即将走火入魔死亡时,他的灵魂与身体交融,血脉沸腾,在他的灵魂深处,一股晦涩的经文流淌出来。
《血神经》,古老的神秘,诡异若妖魔,郑雄却福至心灵,毫不犹豫,快速按照经文修炼。
‘轰!!!!!’顿时身后斗气有了规律,可是居然没有成为任何形态,只不过越来越红,血腥的气息弥漫,有什么在酝酿,扩散是落于郑雄脚下。
仿佛一摊血水抽取血脉和灵魂,变得更多了,血水沸腾是,使得郑雄这一刻吸收的元气更快呢。
“好一个《血神经》,我的法相,居然是一小片血海!!!”一刻钟后,郑雄张开了双眼,眸光暗红就像妖魔,他低头看到‘血海法相’映出的自己,和之前有了明显变化,甚至目中竟然有点凶狞了。
而这时他突破后也忽然感觉胸腔里一股戾气产生它来自神魂,一时之间有一点无处发泄。
“郑雄!你突破了?”这时姜雨彤高兴的走了进来,她看着郑雄为之高兴,忽而又红了脸,想起了什么一般,少女羞涩的下定决心,上前轻轻跪下自空间戒指取出一块碧色寒玉制的板子,然后她柔声道:“夫为妻纲,请夫君行家法,严厉训诫!”
“姜雨彤!你似乎搞错了,我听说,在这里入赘的规则,成婚时赘婿必须给夫人洗脚,跪门槛,甚至还要挨鞭子的。。”郑雄古怪的看着姜雨彤。
“不…”姜雨彤一听还以为郑雄生自己气,说来也是,入赘毕竟是很没面子,有辱尊严,一般的男儿不到绝境也不愿意,更别提骄傲的郑雄了,但是因为自己家族的境遇和自己的选择,姜家直接决定并对外宣布郑雄入赘,可以说颜面扫地,想到这姜雨彤急了,赶紧解释道:“夫君!是我不好我的错,因为姜家的状况,父亲又重伤,实在没有借口可以拒绝那些人的联姻请求,才不得已出此下策了,我的本意是成亲谁知父亲和大长老他们自作主张对外宣布成了入赘,夫君,别生气!”
“原来是这样!”郑雄这才点头,近几天他为了突破法相在闭关,并不知晓发生了什么,只是一突破醒来就发现凭借超强的感知力和耳力听到了此时姜家内部许多人的讨论,入赘?自己成了赘婿?
甚至她还听到几个姜家婢女讨论说自己走了狗屎运,入赘给姜雨彤,十辈子的福分云云,还有在谈论这个时候,可能自己在给姜雨彤洗脚,跪门槛,挨鞭子什么的,郑雄是一头黑线有点怒。
但是听姜雨彤一解释才明白过来,姜家主出事他闭关之前就听说了,没想到自己闭关时这个消息居然泄露,别的霸主势力为了姜家的万象盟势力居然纷纷派来年轻俊杰求亲,显然图谋不轨。
老实讲和姜雨彤成亲他没什么抗拒,完全欣然接受,而且他这个人心足够大,完全可以做到不在意别人说什么,且姜家对自己不错,这事能理解而且作为拥有现代记忆穿越人士也并没觉得入赘就有多么的屈辱,若是自己稀罕的美女,两情相悦,便是入赘,却又如何呢?郑雄心里想。
但是他刚刚突破,之前走火入魔时神魂内心产生的戾气凝聚,无处发泄,没来得及释放,虽然不至于让他失去理智和判断能力,可也不好受。
“原来是这样!”明白了前因后果,郑雄眼神一丝丝邪意的看着姜雨彤,认真问:“你这又为何?”
“夫君!”见郑雄似乎消了些气,姜雨彤下定决心,马上道:“无论父亲和大长老他们,怎样对外宣称的,在雨桐心中,你不是赘婿,而是我的夫君,我的天!正是夫为妻纲,成亲当日,请夫君立家法,天经地义!除了入赘,每对新人均是如此!”
“哦?你我之间也有必要这样?”郑雄笑问。
“当然,夫妻之礼,古来如此!!”姜雨彤肯定道:“况且,因为父亲他们自作主张,让夫君在外人面前很没面子,此错在我!今晚,立家法后,夫君还应当对我施以重罚,严厉惩治才对。”
“嗯!”郑雄看着她,不得不说此女很美,也足够聪明,很会揣测自己的心思,实在让人升不起拒绝讨厌之感,这段时间郑雄对她也是越来越有好感的两人就如同谈恋爱一般,她,对郑雄来说有些不同,甚至悄然在郑雄心里占据了一个位置。按理说即便成亲郑雄也不至于理会什么立家法的打嫁规矩,但是见她认真,一副理所当然讨打样加上内心一股戾气作祟,郑雄竟忽然问:“不后悔?”
她若后悔,自己就另想办法,发泄戾气算了。
“请夫君‘立家法’,从严责罚!”姜雨彤说道。
郑雄点点头,听她确认,如此才不客气:“趴下!”
“是!”姜雨彤一点点紧张,听话的伏上矮桌。
“既然是让我‘立家法’,第一条,凡受罚,一律裸臀,娘子,你自己动手,还是为夫帮你吖!”
“我……我自己来!”姜雨彤脸色爆红的嗫嚅道。
然后她把心一横闭着眼褪去衣裙亵裤,如此少女十五月圆般,丰满白嫩的光屁股裸在空气中,当真又圆又大往上朝天撅撅着,给了郑雄一个完美的曲线,实在美景,足够诱惑力,让人迷醉。
‘啪!’到了此时,郑雄哪里还有客气的,大手狠狠的抽了下去,当时就疼得姜雨彤一皱眉,嘴里痛哼,她的白屁股让这一下抽的一抖臀波掀动。
一个鲜红的掌印,特别清晰的出现在姜雨彤的屁股瓣上面,还没等她反应过来,又一下来了。
‘啪!’边打,郑雄还严肃道:“家法的第二条,以后犯了错,自己请罚,如果隐瞒的,加倍责打!”
“听明白了没?”郑雄巴掌狠狠的落下来。
“听到了!”姜雨彤羞声道,虽然她并不是没挨过母亲的家法板子,但那都是以前了,而现在撅着自己雪白圆臀,被一个男人责打,还真乃第一次。
不由得心乱如麻,小鹿乱撞,脸红到无地自容。
“第三条,既然夫为妻纲,以后肯定要听为夫的话,要尊敬我!庇护我!照顾我!不可以说我坏话,不可以让本夫君没面子!~~~~”
‘啪啪啪!!!’郑雄竟然长篇大论手下也不停。
“啊啊!夫君,我知道了,啊,疼!”姜雨彤真的忍不住了,惨声叫了起来,想不到巴掌也这么疼。
“第四条,不许对夫君说谎!”郑雄兴致勃勃。
这就苦了美丽了新娘呢,就这么翘着浑圆光屁股,迎着巴掌,不多时竟然嫣红,无数掌印仿佛男人的印记,疼得紧了扭来扭去特别诱人。
“好了,‘家法’立了,你自己说说犯了什么错,本夫君要怎样罚你?”郑雄打了顿巴掌,这才提问。
“嘶!”姜雨彤正疼呢,闻言暗暗叫苦,但是并不反驳,心道左右没旁的人看见,对自己夫君有什么不好意思的,给自己打气几番,付诸行动。
她起身面向郑雄跪好,缓缓拜下,手肘撑地头低下,掌心却摊开向上双手托着碧色寒玉板子,将自己布满红色巴掌印记的圆臀,规矩的撅高,然后柔声道:“妾身犯下家规,害夫君在面前丢尽了颜面,沦为笑柄,实在大错特错!请夫君动家法!”
“哦??!”郑雄淡声,看着她的臀没说什么。
姜雨彤见此,咬了咬牙,只好羞声补充:“妾身取来家法板子,撅裸臀,请夫君严厉责打……狠狠抽妾身的光屁股,打到红!揍到肿!唯有如此疼到痛哭流涕,方会牢记教训,这样必会少犯错!”
这话是羞耻的,对姜雨彤来说,就更加艰难,若不是爱惨了一个男人,她绝不会如此。。
“这一套一套的,跟哪学来的?”郑雄古怪道。
姜雨彤羞得脸蛋和屁股一样颜色,嗫嚅道:“小时候,偷偷经常看到娘亲在闺房被爹爹…打!”
“哦!那撅好了!”郑雄笑道,然后捡起板子来。
‘啪啪!!’他当然没有手下留情,但也不特别狠厉毕竟郑雨桐,不是后宫那些嫔妃们可肆意而为。
“啊!疼哇,轻点!”姜雨彤惨叫很可怜。
‘啪啪!!’ “别打,我错了,啊,妾身错了!”
‘啪啪!!’ “饶了我吧,再,,再也不敢了!!”
‘啪啪!!’ “啊,夫君,妾身受不住了,求求夫君饶这一次吧!!”姜雨彤一迭声发出了祈求。
这会儿并不觉得羞耻了,光屁股早就开始扭动,像是想躲,可是哪里能逃过板子的责打呢。
纤细的小腰扭动着,带起嫣红大屁股左右摇摆,上下起伏,时而撅到最高,时而扭至一边。
‘啪啪!!!!’而郑雄的板子却精准非常,声音特别响亮呢,从臀尖开始,板痕均匀的覆盖在她的臀上,火红一片,肿痛难忍,很快肿起一圈。
“念你初犯,第一次挨家法,就这么算了,以后犯错前,想想自己的屁股!”郑雄扔下板子训斥。
“是!夫君!”姜雨彤也只有忍着痛回应。
接着郑雄把她抱上榻,涂了药膏,就去亲热。
“夫君,你,要轻一点!!”姜雨彤柔声。
‘吼~~~~~~’郑雄低吼来了个一发入魂。
翻云覆雨,一夜风流,郑雄的戾气迅速消散呢。
“嘤~~”醒来时发现屁股不太疼了,而自己和郑雄还连在一起,姜雨彤脸色血红,偷偷看着男人。
忍不住趁男人熟睡在他脸上亲了一口,做贼心虚似的缩了头,马上又躺好,假装睡着了。
‘SP值!!’已经积攒不少,该抽取英雄卡。
郑雄闭眼,好像沉睡。实际上调取了系统来。。
‘叮!’‘恭喜宿主,晋升法相,系统全面升级完成,目前宿主抽取获得武将卡,武侠卡,均可长久存在!!!’忽然,一个机械声音出现在脑海里。
郑雄一愣,眼睛就亮了,心想:“看来自己猜测果然没错,之前我是跃凡武者,抽取的最低级武将卡,如庞涓。张仪等人,可以长久存在!现在晋升法相,系统升级了,武侠卡也可以存活!”
“好,那就试试手气!!!”郑雄下定决心。
先从武侠卡开始抽取,反正SP值还有不少呢。
‘叮!’‘恭喜宿主,并未抽中,再接再厉!’
郑雄脸黑了,玛德,没中你恭喜个屁?啊?系统升级之后,更人性化了,同时竟然学会气人了?
‘叮!’‘恭喜宿主,并未抽中,再接再厉!’
一连着抽取十次武侠卡,郑雄收货了一张‘令狐冲’,一张‘岳老三’,直接放在角落里。
他没有立刻使用,事实上这两个武侠人物,对他作用不大,基本上可以当做废牌处理。。。
“接下来,仙侠卡!”郑雄并不气馁。
‘叮!’‘叮!’郑雄连续抽取了五十张仙侠卡,但是居然没有收获,搞得他差点抓狂。。。。
不过,接着他又开始一次次抽取封神卡!
封神卡几率比仙侠卡还小,但是他不会放弃一次次轮空,一次次抽取,几乎是赌输的狂徒一般。
‘叮!’“恭喜宿主,抽取封神人物!”就在自己快要麻木时,忽然一个声音犹如天籁,郑雄精神一震,马上看去,脑海里一张英雄卡翻转过来。
‘闻仲!截教三代弟子,殷商太师!’居然是他。。
郑雄收拾心情,虽然不是特别厉害的人物,但好歹是个仙人,应该至少可以堪比法相。
‘叮!’继续抽取,无有间断,SP值大量消耗。
他准备抽取一百张仙侠卡,前面除了闻仲没出好东西,直到第五十三章,抽取到了黄龙真人,阐教十二金仙之一,实力并非特别强大但是毕竟圣人弟子,郑雄猜测怎么也该堪比参星境巅峰!
继续抽取,地八十九章,郑雄抽取到了妲己,堪比法相武者,美艳无双,可惜使用后只能存在一定时间就会消失,不然郑雄不介意有这么个狐狸精的妖艳美人,跟在身边,伺候着自己。
到第一百章也没有抽取到其他厉害的仙侠人物。
“我目前的SP值,只够抽取十次洪荒卡!”郑雄想着却不犹豫,干脆抽取,哪怕几率不大。。
之前呆在姜家族地苦练武学,没什么危险他就暂时不急,沉下心来苦练,但是。如今姜家将有变故。且混乱古迹将开,自己更不能永远龟缩姜家必须走出去了,所以此时郑雄迫切需要一张厉害的保命牌,最好是如来佛祖那个等级人物。
但是可惜吖,自己此次抽取到的几张封神卡,最厉害的黄龙真人恐怕也就堪比参星大圆满武者,因为在郑雄印象里,黄龙真人和别人比试法力打斗从来没赢过,自然就对他实力没什么信心。
只是黄龙真人当然不足以保命,郑雄苦恼。
这次他闭着眼睛,连续抽取十张洪荒卡!
‘叮! ’‘恭喜宿主,抽取洪荒人物!!’
什么?有人,郑雄死死地看去,一尊庞大的身躯脚踏大地,周身煞气环绕,正在奔跑的图。
‘夸父逐日!!!!’郑雄大吃一惊。
接着就狂喜,顶级的大巫吖!虽然比起如来佛祖实力差远了,但顶级大巫之前也是超越涅槃武者,堪比天王境大圆满的人物,尤其巫族战天斗地,身躯强悍,同等境界的神仙除非有厉害法宝或者逆天神通否则就不会是大巫的对手。
“这下,小命是有点保障了!!”郑雄如是想道。
这时有人摇晃自己手臂:“夫君,我们该起了,去拜见父亲,然后。正午时要进入混乱古迹的!!”
“好!”郑雄回过神来,脸上带着喜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