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一节礼物 《晚霞》 || 6202字

除作者本人外,禁止他人转载!

祝我家妹妹们六一快乐!

“太阳当空照,我去上学校,小鸟说早早早,你为什么背上小书包…”

大清早,一声声欢快的歌声充斥着整个客厅。只见染了一头枫叶红烫着小卷儿,
穿着一身夏季清凉装的女孩坐没坐相的在餐椅上扭来扭去,一边哼着小调一边往嘴里
不停的塞培根,餐桌上的各种时鲜蔬菜,奶制品,蛋类食物都视若无睹,筷子又准又
快地夹着各种肉类,时不时地蘸上点麻辣酱往嘴里送,满嘴的油光,那叫吃得一个不
亦乐呼啊。

“天啊,才八点啊,大小姐,你能安静点不,都吵死啦。”一道带着怨气不满的
声音从楼梯的拐角处传来。只见身穿一套kitty睡衣的女孩抱着枕头,披散着头发,睁
着惺松的眼,皱着可爱的小俏鼻,穿着kitty拖鞋,懒散地走到餐桌前,用委屈不满的
眼神向正在大吃特吃的人进行控诉。

正在用餐的人看着眼前的可爱女孩,突然觉得一身的无力。一百七十三公分的身
高,一个大三的人要不要那么可爱啊,从头到脚一身的kitty,还都是粉色的,多幼稚
啊,这让她会有种穿越回童年的感觉。都是那个变态兰子,自己喜欢kitty也就算了,
还把自己家妹妹也搞成这样,想到这,坐在餐椅上的女孩一阵无语。

“瞧瞧外面的太阳,看看,都已经升的老高了,还睡啊?平时你不都早起晨练的
么,今天怎么了?”

“我最亲爱的锦瑟姐,最近我快被写报告写得折腾死了,昨晚我是半夜三点睡的
,大清早的就被你的歌声给嚎醒了。”还未睡醒的姑娘拿着桌上的一杯白水咕咚咕咚
的喝了下去。“嘿嘿,报告王。”被唤为锦瑟的女孩子乐呵的笑了声后,擦了擦嘴,
拉着妹妹的手走回房间,待小妹洗嗽完毕后随口问了句:“对了丫丫,昨天问你的事
,想过没?”

“哈?什么事啊?”被称为丫丫的女孩不明所以的看着锦瑟,恍然间想起了昨夜
她们的谈话…

前夜

“丫丫,后天就是六一了,你有什么想法没?”穿着一身丝质睡衣的锦瑟,抱着
着一只刚刚做完美容回来的小贵宾斜躺在丫丫的床上闲散地问道。

“六一?喂,我说你都这么大了,还想过六一那?”坐在写字台前正赶着写报告
的姑娘停下笔不解的看着锦瑟。虽然眼前的人平时马大哈点,不靠谱了点,有时还会
幼稚点,【其、他】的都很正常啊,平时逢年过节的也没这样啊,今天是怎么了?虽然只是
一句问话,但丫丫还是从锦瑟的语气里听出了一丝丝的不对,还带着些不安全感。

“唉,我不知道该怎么说。”锦瑟叹了口气,停下对狗狗的逗弄,继续道:“你
记得吗?往年的六一,都是姐主动带着咱们过的,不是吃饭旅游就是看电影,都是姐
陪着咱们的。可是这次…”锦瑟欲言又止。“这次怎么了?可能最近姐她比较忙
,所以忘了呢?这六一过不过都不无所谓啦。”丫丫接过话,她实在不明白这六一有
这么重要吗?

“不是我敏感,只是昨天我和兰兰姐吃饭的时候谈起姐,她说有人给姐介绍了一
男人,虽然还没见面,但好像网聊得还不错,应该有一段时间了,准备就在六一见面
呢。还问我知不知道呢。”锦瑟把贵宾放在地板上,继续逗弄着狗狗的尾巴。“额…
姐有男朋友了?这不是好事吗?怎么了,姐不能有男朋友么,将来她还得结婚生子,
不是么?”丫丫听完更糊涂了。

“我没说不让姐谈恋爱啊,只是,你没发现最近她很少管我们了么?天天早出晚
归的,这不快六一了,前两天还探她口风来着,没想到她居然说这么大人了还过什么
六一啊。我不是瞎想啊,我们毕竟不是她的亲妹妹,你知道的,最初是因为这个爱好
走到一起的,现在她恋爱了,以后还会结婚生子,你说那时她还会要我们么?难道你
没发现最近我屡犯家规,咱们这么得瑟她,依着姐的脾气,她都没有向往常那样揍我
们,难道你一点都没想法么?”锦瑟一连串的质疑直冲丫丫的心头。

丫丫和锦瑟的姐姐叫轻尘,她们都是在圈内认识的,并一前一后相继做了姐妹。
四年的朝夕相处早让她们像一家人那样亲昵了。姐姐带给她们无微不至的关怀,从学
习到生活到工作到个人情感,处处都填满了姐姐对妹妹们的爱,同时妹妹们也给姐姐
带来欢笑与快乐。已经习惯了这样生活的她们,如果真如锦瑟之言那般,那她们又该
何去何从?难道一旦恋爱结婚后,这一切都没有了吗?丫丫也陷入了沉思。

“丫丫,我想进一步试探下咱姐,看看她是怎么想的?可能是我敏感了,但是我
真的很不安。”锦瑟左手拿着杯子,右手不停地在杯得打圈地划着。

“你想怎么试探?”刚问完,就见锦瑟下床走到丫丫的身边,低着头靠着丫丫说
耳语。“什么?为什么非要这么做?我们难道不能和姐谈谈吗?万一…”丫丫的
话还未完就被打断,“不知道怎么和她谈,我也知道这么做的后果。可是,丫丫你想
过没,如果姐真要抛弃咱的话,不论我们做什么,她都不会管的。她的脾气你最知道
了。反之…有了定心丸,就算是挨顿打不是也值了吗?”

丫丫看着锦瑟,听完她的话后沉默了。说实话,锦瑟的一番话,她是听进去了并
在心里掀起了一波不小的涟漪,但是要让她以这种做恶作剧闯祸般的形式去试探,她
多少还是有犹豫的,不是怕打,而是怕姐姐知道后对她这种不信任的失望。

“让我想想吧,明天告诉你。”好一阵后,丫丫开口问道。

回过神的丫丫这才看着锦瑟,犹疑了片刻后,终于决定同意了锦瑟的方案。“嘻
嘻,就知道你会同意的。”边说着边掏出手机,一点一按,一张属于姐姐轻尘的清秀
玉照呈现出来。“给你,去ps下吧。昨晚和兰兰姐沟通过了,她会帮忙给我偷来那个
的e-mail的,嘿嘿。记得,把咱姐P的难看点哈,越难看越好,最好弄个龅牙什么的。
”说着自己就先捂着嘴,捶着床呵呵地笑起来了。丫丫听完后一头的黑线,忍不住地
翻了个白眼。

一上午的时间俩丫头在房间里忙忙叨叨的,一个忙着PS照片,一个忙着和萧兰电
话,好不热闹。“ok,搞定了,兰兰姐真厉害!你呢,P好了没?”锦瑟得意地甩了下
手中的纸条,喝了一口水向坐在电脑桌前认真P图的丫丫走去。“噗,丫丫,你…你
还真给咱姐弄个龅牙啊!”走近写字台,锦瑟看了一眼电脑上的照片,嘴里含着的水
差点全数喷出,再细一看,天啊,原本清秀光洁红润的脸颊被坑坑洼洼的青春痘所取
代;原本灼亮有神的漆黑双眸此时却变成了死鱼眼;原本一头乌黑亮丽的墨发现在变
成了一坨“狮子毛”。神啊,这也太有创意了吧。“丫丫,你真狠!这还是咱姐吗?
”锦瑟咽了下口水,指着被P过的照片捧腹笑道。

“这样不行么?反正这顿揍挨定了,既然是恶作剧就恶到底吧,不然还真对不起
自己的PP啊。”丫丫破罐子破摔道。“行,当然行。换我了。”换下丫丫,锦瑟坐在
电脑前,蹭蹭蹭,速度超快地打开电脑进入邮箱页面,输入一连串的字母,添加完附
件,末了还附上了这么一段话:帅气的先生,您好!我们是轻尘的妹妹,轻尘是谁,
您应该知道吧,就是最近那个和你聊得很好的人,想必您还没见过我们姐吧,告诉你
哦,她可是个大美人哦,长得可清秀呢,附件里有她的玉照,好好欣赏吧!不许辜负
她哦,不然,哼哼,我们不会放过您的。

写完,怕自己会反悔似的飞快地按了‘发送’,一封恶作剧的邮件就这么地被传
送出去了。捣腾完后,两人收拾好屋子出门潇洒去了。在一家川菜馆,俩人点了一锅
鸳鸯火锅,一桌子的配菜,还有各式的饮料,酒足饭饱后,俩人走出了店面。在路经
哈根达斯时,锦瑟拉着丫丫义无返顾地走了进去,反正祸已经闯了,规矩也破了,那
就所性一破到底吧。吃得开心的俩丫头怎么也没想到那封邮件已经传遍了姐姐的整个
公司。

“萧兰!你别和我说这件事和你没关系!这邮件地址怎么回事?!”一脸铁青的
轻尘拿着一张刚出炉的邮件纸丢在桌面上,看着合伙人一字一句问道。

“干什么那么大火气啊,不就是封邮件嘛,你气量也太小了吧。那男的找你了?”
萧兰看了眼纸上的图像,忍着笑回道。“请你睁大眼睛看清这邮件地址!”轻尘咬牙
切齿道。

“怎么了,这邮件地址…咦,怎么这么眼熟啊…”看着越来越熟悉的字
母,萧兰的心咯噔了一下,心底升起一股不好的感觉。

“怎么了?你还问我怎么了?这地址很眼熟吧,这是咱们公司设计部专门与客户
联络的邮件地址,这下明白了么?”轻尘恨恨的说道。“怎么可能?我明明看到…”
萧兰满脸的不相信,不相信自己居然搞了这么大的一个乌龙。

“我说早上怎么那么殷勤呢,又是帮忙递文件又是接电话的,原来要‘偷东西’
啊,萧兰,兰兰,你还真是越活越回去了。你知道吗?这封邮件已经传遍整个公司了
。看你做的好事!等我回去收拾了那俩丫头后,回头再来收拾你。”说完,轻尘踩着
高跟鞋,一脸阴森的走出了办公室。

快到家的时候,放在包包里的手机突然响了,那是属于妹妹的铃声,轻尘气得不
轻,手握着方向盘置之不理。可随着铃声的越来越急,轻尘的心也随之紧张起来,她
知道一般没事的话,妹妹不会这么急着找她,况且还是闯祸之后。打开车载,刚接通
电话,妹妹的着急声立刻传来:“姐姐,你在哪里啊?瑟瑟上吐下泻的,在卫生间好
长时间了,不知道怎么回事,我不知道该怎么办啊?”“等我回来,快到了,还有几
分钟。”说完,轻尘挂断电话,踩下油门,车飞快地向家驶去。

刚进家门,轻尘将车钥匙甩在鞋柜上,急急地跑向二楼。

“你们今天吃什么了?她怎么会这样?”轻尘扶着锦瑟,轻轻地拍着她的背,凌
厉的目光射向丫丫。“额…我们…我们吃了火锅冰淇淋…”对上姐姐的目光,丫丫
身体一抖,结结巴巴的回答姐姐的问题。听完,轻尘又是一气,真是屡教不改!

“你们今天做了什么我全知道了,现在回你的房里,好好反省去,一个个的真不
让人省心,非要挨顿打,折腾够本了才舒心吗?”骂完,看也不看丫丫,抱着已经快
吐地虚脱的人走进浴室,认命地伺候着病人。洗澡,擦身,找药,倒水,按摩,哄着
喝药,煮粥,喂食,哄着睡觉,一阵忙碌下来,轻尘累瘫在沙发上。抬头看了下时钟
,此时已经深夜十点,距离回来的时间已经整整过去六个小时。微微叹了口气,拿起
准备好的藤条向妹妹的房间走去。

打开房门,看着妹妹像小白兔受惊似的站起来,眼睛红红的好像哭过,怯怯的目
光不时地瞟来,两只小手不安的相互绞着。“姐”低低地叫了一声,头又垂了下去。
轻尘看着如此身高的妹妹,一种无力感全身袭来。从萧兰嘴里知道了事情的大概,轻
尘倒不是气妹妹们的恶作剧,而她们对自己的不信任。朝夕相处了四年,难道自己就
这么让她们没安全感吗?望着眼前的女孩,轻尘不知道该说什么。

等着姐姐发火的丫丫,在好长一段时间里都没等到任何声音后,终于决定抬起头
一探究竟。对着姐姐的视线,丫丫崩溃了,她在姐姐的眼里看到了不解和失望。是失
望啊,是丫丫最不愿也最不希望看到的。顿时,忍了半天的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争先
恐后地从眼眶里溢出。“姐姐,对不起,我错了。请不要对我失望…”声音哽咽
了。

看着眼前失声痛哭的妹妹,姐姐的心都碎了,这个妹妹一向乖巧,虽然有时也淘
气调皮捣蛋的,但真真是放在手心里疼的呀。算了,就原谅一次吧,自家妹妹啊。唉
,轻尘在心底叹了口气。

“哭完了?道歉的话留着挨完后再说吧。小姑娘,现在请转身,褪裤,分腿,手
撑着床沿。”调整好情绪后,轻尘下着一道道指令。

丫丫听话的背转身,褪下外裤,手指死攥着内裤边怎么也脱也不下去。

“啪”,随着一道破空声,臀部一股尖锐的疼痛散漫开来。“我有的是时间和你
耗”。姐姐的声音从后方传来,听不出任何情绪。丫丫咬紧牙,心一横地拉下内裤。
“褪到脚踝”,冰冷的声音再度响起。一点面子都不给我留吗?丫丫心里有着一丝丝
的委屈,没胆子反抗,只能按着要求做。

“啪啪啪啪…”轻尘看着刚才留下的那条藤条印,没有一丝心疼,等受罚的
人儿刚做好姿势,连续重而急的十下,从臀峰到臀腿处,自上而下并排着十条从白到
粉再到红的藤印。

“我不需要你解释什么,你们弄的那照片在我公司已经传遍了,当然,这不是我
打你的理由。至于为什么打你,等挨过接下来的十下后再告诉我。”说完,轻尘再次
举起藤条,又加了几分力道,“啪啪啪啪啪…”又是十下,与上一次的印痕完全
重叠,屁股上的十条伤痕瞬间肿起,从没挨过藤条的丫丫被抽得跪倒在地。

“起来,还没结束呢。有胆犯错就要勇于承担。”轻尘用藤条轻轻点了点妹妹的
臀部。

“是信任问题,姐姐罚我是因为我对姐姐不信任,又采取了错误的方法试探方法
。”丫丫深吸一口气,摆好姿势,垂着头,带着哽咽的声音说道。

“很好,你很清楚。其他的我不多说, 只一句话,你给我记着。”轻尘将藤条抵
着其中的一条伤痕上,逐字逐名地说道:“你和锦瑟永远是我轻尘的妹妹,不会因任
何事而改变!”

“听明白了?”“嗯,听明白了。”丫丫点了点头,因屁股上的疼痛颤抖着。

“好,将这句说十遍。”

“我和锦瑟永远是…”当丫丫每说完一句,“啪”的一声,轻尘手里的藤条
就立刻咬上去,斜斜地的抽在臀面,贯穿整个臀部,十下十足的力道,藤条下的屁股
一颤一颤,每一鞭都与之前的痕条印交错,十下过后,臀面已是一片满堂彩。

丢下藤条,轻尘急步上前,从地上捞起妹妹,将她放在床上,细细地为她擦汗, 拿起止疼散疼的特效药膏尽可能轻手地处理伤口。上药对于受伤者无疑于另外种刑
罚,丫丫的小腿还是因为疼得不停的在打颤。处理完伤口后,轻尘给妹妹按摩着让其
放松,等疼痛有些缓解后,抱着妹妹轻声地哄她睡觉。不一会儿,规律的呼吸声传来
,轻尘知道妹妹已进入浅睡眠中,倒了杯水放在床头,关了灯,姐姐轻轻地走出了房
间。

路过另一个妹妹的房间时,轻尘停顿了下,犹豫了片刻还是推开了房门。

“又闹什么,大晚上的不睡觉想干嘛?一天折腾的还不够么?”进入锦瑟的卧室
,本该在床上的人却直直地站在墙根,对于墙自个儿罚站呢。轻尘在心底轻笑了一声
。看着这个敏感的妹妹,晚上刚吐过折腾过,轻尘真的不想现在动手。

“姐,对不起。害你丢脸了。刚才兰兰姐给过我电话了…”看着自家姐姐面
无表情的脸,锦瑟说不下去了。

“睡觉,有什么话明天再说,你不累,我还累呢”说完,轻尘转身准备开门。

“姐,我真知道错了,别不管我行吗?要打要骂我是真心接受,我…”话还
没说完就被轻尘打断了。“我说了,有事明天再说,我累了。”轻尘打断妹妹的话,
透着疲惫说道。

“姐,姐姐,我知道我不该不信任你,我知道不该这么敏感,可是…可是以前一
碰到不顾身体的伤害,你都会训我骂我甚至罚我,可是最近,你都没管我,不是我要
敏感,而是…我已经尝到有姐妹的甜头,已经习惯了姐姐给的温暖,好怕有一天姐姐
会突然离开我,我怕到时承受不了,我…你都已经罚过丫丫了,还没罚我,难道真不
要我了,是我让你失望了,可是,我…”锦瑟奔向姐姐,贴着后背抱着轻尘,语无论
次道。

轻尘感受到背后的轻颤,已经平复的心再次被撩拨起来,心火蹭蹭地燃烧,然后
又感到一阵心疼。深呼吸后,姐姐转身面对着泪眼婆娑的瑟瑟,开口说道:“这是你
自找的,原本今晚想放过你的,可你偏偏不领情,既然这样那就开始还债吧。”说完
,轻尘拽着锦瑟的胳膊,连同内裤一并扯下,挥舞着巴掌,卯足了劲,抽在左臀面,
掌掌重叠,一掌重似一掌,毫无间隙,毫无偏移,无数的巴掌落在臀面,却只有一个
巴掌印。锦瑟开始时还能免强站立,越到后面越是重心不稳,到最后只能靠着姐姐的
身体才能保持不倒。身后的疼痛早就蔓延全身,左臀的火辣与右臀的冰凉形成鲜明的
对比,眼泪汗水早已混合的布满脸上,眼睛被汗水蛰得生疼。身后的痛依旧持续着,
没有尽头。姐姐下手的力道依旧那么狠那么重,锦瑟知道这次姐姐真的是生气了。她
想求饶却又不敢,手也不敢去挡,只能咬牙忍着。满屋子“啪啪”的声,也不知过了
多久,直到轻尘手发麻了才停下。

看着清晰肿起的五指印,轻尘轻叹一声,然后指着床,嘴里蹦出俩字:“趴着”
。锦瑟听话地提起裤子趴到床上,并自觉的拿起靠枕垫在小腹下。轻尘看着也不废话
,从书桌抽屉里拿起一把竹板,“啪啪啪…”连着十下抽在右臀,冰凉的板面贴着肌
肤,锦瑟瑟缩了一下,随后一种难以言说的疼痛涨开,竹板和巴掌所带来的是两种不
同的滋味,十下过后,右臀面火辣一片,其疼痛度已经超过左臀,可见轻尘下手的力
道之狠。

“不想打你,还非要上赶着讨打,这样好玩吗?只有挨了打才会有安全感吗?如
果真是这样,不知道是你的悲哀,还是我这个做姐姐的失败?晚上不想动你是想让你
好好休息,上吐下泻的,你还想折腾啥啊?”嘴上说着,手里的活也没停,一波一波
地十下,相同部位,相同的劲道,拍扁,弹起,再拍扁,再弹起,周而复始,四波后
,右臀早已隆起,像十月的香山落叶般得早已深红一片。

“同样的话,刚才对丫丫说过了。现在再同你说一遍,这也是最后一遍,如果再
有下次就别怪我心狠手辣。你给我记着!”没等锦瑟应承,轻尘再度开口:“你和丫
丫永远是我轻尘的妹妹,不会因任何事而改变!”“记住了!我不要求你重复,一字
一下,最后22下,给我撑着。”说完,轻尘再次执起板子,狠心的抽在两瓣臀峰上,
板板不遗余力,板板重叠,板下的人儿嘶叫着,死命的揪着身下的床单,小腿无力地
踢打着,22下后,臀峰处再次创造了新的高度,臀面的温度估计能将生蛋煮至七分熟
了吧,整个臀部像是落日的晚霞,煞是好看。

行刑完毕便是上药时间,又是一翻折腾,轻尘在心里无奈的感叹,做姐姐真是又
累又难啊!不过想到她们给自己带来的快乐,心中又不禁一暖。上完药,在锦瑟快要
睡着前,轻尘又布置了新任务:“从明天开始,每天十遍家规,没有时限,直到你懂
得照顾自己的身体为止。”看到妹妹撅起的小嘴,轻尘笑了。等锦瑟进入了睡眠,轻
尘轻轻地关上房门后,疲惫了一天的她终于撑不住的一头倒在了床上,呼吸逐渐趋向
平稳,显示着主人已进入深度睡度睡眠。

两天后,轻尘带着两个有伤的妹妹坐在Costa的经典套房里,看着外面幽蓝的大海
,呼吸着独属于海的气息,悠闲地啜着手中的饮料,锦瑟不禁的叹到:“如果早知道
姐姐会带我们来旅游的打算,我和丫丫也不会这么折腾,唉,不划算啊,可怜了我的
屁股。呜,现在还疼着呢。”轻尘看着妹妹的可爱表情,乐呵地笑道:“活该,谁叫
你们讨打的。两个丫头现在且快乐着呢,怎么也不会想到她们的同伙兰兰现在也正受
着煎熬呢,肿着屁股正襟危坐地开着会呢。想到这,轻尘又是一阵轻笑。

“该死的轻尘,自己带着妹妹玩儿去了,丢下一堆的事给我,还把我揍得…哎哟
,还有那俩个小没良心,以后不帮她们了,哼,不帮,不帮…”萧兰在心底对自
己的说道。

全文完

[ 此帖被枫叶在2013-06-01 09:12重新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