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屁股挨打 || 7355字

我妈是一个比较大的公司的董事长,工作时忙时不忙,而且她有个死党可以帮她,经常翘班在家,或是陪我出去玩或是在家,我妈很开明,我也经常和她没大没小,她不在意我的学习,但我不想让别人说我是靠我妈,也不想她公司里的人觉得她闺女是个纨绔子弟,所以学习不是特别好但也说得过去。她很漂亮和赵雅芝有一拼,而且她不到20就生了我(这一点在我身边很正常,我朋友他哥都有好几个孩子了,只不过不想要就打了,我有一个同学说他孩子要没打,都5岁了,所以不要怀疑真实性),今年才37,平常对我很好很好,还帮我逃课、对付老师,经常带我去玩,就像朋友,不过她绝不允许我犯原则性的错误,比如撒谎等一些品德问题,被她知道了免不了一顿暴打,那时候她全没有和我玩时的温柔,非常严厉甚至冷酷,因为她的身份所以她做事很理性很有原则,我就举一个我最近一次挨打的例子吧。
事情在4月初,有一天晚上她去公司处理一些紧急事,我以为她晚上不会回来就和朋友去酒吧了,那个时候快高考了,想和朋友多聚聚,酒吧虽然容易出事,但我朋友认识那里的人,就是说有人罩着,不会出事,所以我才敢去,我是带着书包去的,凌晨2、3点去我朋友家睡了会,早晨10点多才去学校,晚上实在不想上二晚了,因为太困了,就回家了。
看见我妈时有点心虚,不过她并没说什么,我总是不上二晚的。吃过晚饭她收拾完后,和我一起看了会电视,在我想上楼时(我家是小别墅)她突然叫住我,问我昨晚附近有没有发生什么事,我当时一愣,不过一瞬间就有了主意,如实说我没在家,不知道,我没有看她,不知道她的表情,就算看了也没用,我妈是不会被轻易看出想法的。她语气有点严厉的问我去哪了,我不敢跟她说去了酒吧,毕竟她就算再放纵我酒吧也是不让去的,她觉得我不太适合那种场合,也不放心。所以心里一横就说去网吧了,通宵去网吧这种事我经常干,她也都知道,我觉得能瞒的住她就那么说了,我看了我妈一眼,她皱了皱眉,我突然觉得气氛不太对,但又说不出来,我都是用平常的语气说话,应该不会发现什么,这时她走过来淡淡的跟我说了句“过来”就回她的房间里,我意识到了“不好”但又无法挽回了,只好跟过去,她坐在电脑椅上我站在她旁边,过了几分钟,她抬起头盯着我,眼神很锐利,里面有严厉、失望、坚决,妈妈很温柔的说:“都直说了吧,我昨晚回来了。”“果然”我想,她继续说:“看你不在,手机也关机,心想不知道你去哪玩了,今天问问你去哪了,毕竟也不能完全不管,也就没在意,刚刚试探了一下,你说不在家,我还很高兴,你没撒谎,可是你说去网吧,是不是撒谎了?”我呆了一下实在不知道哪里被她看出来了,不过我自知此时不能再瞒下去了,只好说“嗯”,妈妈又问我去哪了,我实在不好开口,她温柔地笑了下,拉着我的手,说“既然做了就要承认”我很害怕,眼泪落在了妈妈握着的我的手上,她叹了口气,帮我擦干眼泪,有几分严厉的追问,我只好告诉她我去了酒吧,她又问“你明知道我不想让你去那的,为什么还去?”我把自己的想法告诉她,同时也申明我没有做什么不好的事,只是喝了几杯酒,她点了点头,说她理解我的想法,也明白我不想告诉她的原因,陈了一会,她坐在了椅子上,看我不哭了,又说“但你终究还是撒谎了”我用求饶的眼神看了她一会,但她坚决的眼神没有变,她把我拉到她身前,说“做错了就要受到惩罚,这种错误,我无法饶你。”我心知在劫难逃,只好点了点头,把眼泪憋回去。
她没说什么,双手环住我的腰,把我裤子脱了下去,脱到膝盖,然后站起来,让我趴床上,语气冷酷无情,我趴好后,她给了我一个枕头让我抱着,然后去拿打我的东西,是个鸡毛掸子,然后说“打了?”我点点头,接着就听到了“嗖”的风声,“啪”打在了我屁股上,很重,很疼,我本能地绷紧了屁股,第二下第三下紧跟而来,我妈打我从来不会停下来,都是一下接一下的打着,而且会交叉或打在原来的位置,没有规律,也不说话,等第四下打的时候,我屁股传来一阵阵疼痛,感觉火辣火辣的,再也止不住眼泪,妈妈打着,我就咬着嘴唇,手抓着枕头,希望减轻点疼痛,我不到忍不住时是不会哭出声的,妈妈也是从这来判断我的承受能力,每一下都是一道红红的肿线,过了一会,我实在受不住了,就开始小声哭泣,我知道妈妈此时下手没那么重了,但因为先前的打已经让我伤痕累累了,我的整个屁股都被打过来了,每一下都会落在原先打过的地方,再轻还是会让我觉得很疼,又过了一会,我的小声哭泣已经变得大声哭泣,就像小孩打针那样的嚎啕大哭,妈妈并不制止我这样哭,她还和我说过忍不住就喊,不要憋着,她怕我憋出事。又打了几下,我身上早已大汗淋漓,觉得屁股肿的很厉害,我知道后面肯定有一部分青紫了,甚至半破半不破,我再也受不了了,就用手挡了,妈妈便没有再打,我不敢碰,就在那挡着,我知道妈妈再等我缩回手,可我实在受不了了,就没有缩回。这时妈妈过来,拍拍我的后背,很温柔的说“你把手缩回去,我暂时不打”我照做了,“受不了了?”我一边哭一边点头,她也知道我到了极限,于是说:“我不打那了,打腿行么?”我没有说话,我知道我不同意也没用,妈妈看我没表态便起身,又恢复了冷酷的语气:“继续”,这次比刚才还要狠,她几乎用尽全力打,不过我已经没什么感觉,甚至觉得用大腿缓解屁股上的疼痛能让我好受几分,她又打了20多下,就停手了,放好鸡毛掸子,找来件她的大衣,盖在我身上,不过衣服和我屁股接触的地方实在很疼,忍不住哼了几声,妈妈又拍了拍我的头,然后出去了。
我知道妈妈非常非常心疼,她打我时虽然不说什么,但哪个母亲打孩子不心疼,母女连心,她了解我,我也了解她,我在外面蹭破了点皮她都心疼,更不用说挨那么狠的打,还是她打的。过了一会,她又进来了,看看我的汗没有了,哭声也止住了,就开了空调的暖风,不过温度不是很高,在26度左右,还递给了我一杯水,妈妈知道我无法起身,特地在杯中叉了根吸管,我贪婪的吮吸着,喝光了还要,我不止一次地感到挨打也是件体力活,刚吃完饭挨打后能量已经不剩什么了,喝完水,我问妈妈几点了,妈妈告诉我快八点半了,挨打的过程看似漫长,但只过了半个小时多一点而已,我妈打我很快的。这时我突然想起什么,便让妈妈把手机翻出来,她从我裤子口袋翻出来说:“有什么事啊?”我说问问同学谁盯班,查没查人,她笑了下说:“不用了,我和你们班主任请几天假吧,连今晚一块请了。”我只好答应了。妈妈请完假就拿了快热毛巾捂在我眼睛上,这时我问她把我打成什么样了,她看了看,过一会才说肿得很厉害,都是紫色的点点,还有几块青紫的地方,不过并没有破,我“哦”了一声,两人都没再说话,妈妈一直都用左手抚摸我的后背和脑袋(她很喜欢摸我脑袋和后背,我也很喜欢她这样摸,大概是小时候习惯了吧,这样能给我带来安全感)。捂完后我想起身,但被妈妈拦下了,她让我今晚和她一块睡(我老爸在北京的公司上班,我家在天津,他一周回来一次),等一会帮我上药,我一听上药,眼泪又流出来了,我知道上药的痛苦不亚于再打我一次,边哀求妈妈别上了,但妈妈说不上药会更疼,上完药会舒服很多,我没有办法,只能听她的,她先热敷了一下,然后用一种药膏给我上药,我开始疼得不行,后来觉得上过药的地方凉凉的,很舒服,就强忍着让妈妈上完。上完药妈妈就和我聊天,我实在忍不住好奇,就问她怎么知道我是撒谎,她一下就笑出来了,说如果是去网吧了,说的时候一定会不好意思的嘿嘿笑,说完后还会拉着她承认错误,她看我今天的态度太反常了就猜出来了,再加上如果我去网吧是不会关机的,就更加确定了,最后还跟我说,这个世上最了解我的人就是她,我是永远骗不过她的。我很无奈,只能对她翻了个白眼,又说了几句,便模模糊糊的睡着了,在我彻底失去意识前,我感到妈妈的手轻轻地摸着我的脑袋,打开被子看了看我的伤,还听到几声抽泣声。
后来想起便感到很自责。妈妈在我小时候就告诉我,她会永远信任我,如果我对她撒谎她会很伤心、很难过,但打过我还是会继续信任我,正因为如此,我很少很少对妈妈撒谎,次数一只手都能数过来,所以对她撒谎挨的打也是最重的,这顿打是我18年来最重的一次,虽然妈妈并没说什么,但我还是向她道歉了,而她也很歉疚(每次打完我都这样),会给我买好多好吃的,伤好后还带我去买衣服,想方设法地哄我开心,还告诉我今后可以去酒吧,但必须要跟她说,也要告诉她和谁去去哪个酒吧,而且不能关机,如果她不同意就不能去,我答应了。其实我已经好长时间没挨过打了,因为妈妈觉得我大了,能不打尽量不打,而这次应该是我最后一次挨打,因为她说我上大学了无论怎样都不会打我。妈妈很疼我的,她也是个很好的母亲,我很爱她。

电话响了,“什么事,马玲?”
“安妮小姐要见您,斯珂特夫人。”
“年轻的安妮,让她来吧。”
门开了,安妮走了进来。斯珂特夫人是一所中学的校长,经常谈起安妮的才干。安妮是她毕业班的学生,在她
全部学习过程中从未受过警告或惩罚。对于这样的学生,斯珂特夫人经常奖励她们象征荣誉的奖章。在过去的几届
学生中,只有为数不多的人获得过它。
“有什么事情吗?你准备好明天的毕业典礼了吗?”
“是的,这就是我想说的事情。”
“好,请讲。”
“哦,好的……可是……”
“说,没关系的。”
“好吧,校长,我上学这几年,从未在您这里被鞭打过。”
“是的,我知道。正因为这个原因,在毕业典礼上,你将会得到奖励。”
“是的,我明白,我希望得到奖章,但……”
斯珂特夫人眉头皱了起来。到底怎么了,难道安妮在这几年中做了什么不为人所知的事情?她让安妮说清楚些。
“不,不是,我倒希望我曾做过。”
“什么?”
“好吧,这些年里,我听说过很多女孩儿被带到您这里被鞭打,我想尝尝被鞭打的滋味。”
斯珂特夫人笑了,“我想它感觉会很疼的,实际上我想起我上学时的经历,我可以肯定的告诉你,那是非常痛
苦的经验。”
“我能坦白的说么?”
“当然!”
安妮颤抖着长长的出了口气。“您知道,我早就养成了良好的习惯,实际上,我父母告诉我,我只挨过一次打,
那是在三岁时,我已经记不起来了。在那之后,我不论在家还是在学校从没遇到过任何麻烦。可我并不真的想这样。
我常常幻想被鞭打的滋味。我母亲经常给我讲她在学校时的故事,但那只能让我更激动的幻想这种事情。”
斯珂特夫人坐在那里,静静的听着。“那又怎么了?”
“校长,让我怎么说呢。”
斯珂特夫人终于明白安妮想干什么了。“我想我明白了,你想让我鞭打你,对吗?”
安妮看上去很激动,“是的,校长,我曾想做什么淘气的事情来让您鞭打我,但我知道,如果我得不到奖章的
话,我父母会很失望的。他们对所有的亲戚都说我是个好学生。”
“好的,你用这种方式来找我比故意违反纪律要好的多。不错,我很高兴你能这样做,这是一个不寻常的要求,
但是自从你成为特殊的学生,我十分高兴能给你这个‘礼物’。”
“谢谢您,斯珂特夫人。”
“哦,不用谢我,安妮,你能确认你真的要求我做这件事情吗?”
“当然,校长,我明白会受伤而且会留下痕迹,但是……”
“我想我明白了,你想挨多少下鞭打?”
安妮陷入沉思,她从来没想过具体的数目,可以说她从未认真的考虑过。“您以前鞭打别人最多的一次是多少?”
斯珂特夫人身体向后倾。首先她真的不知道这问题的答案,且她不能肯定安妮真的要求最大数量的鞭打。“我不能确认,你真的想知道的话,我可以让马玲把记录拿来。”
“可以的,校长”无论如何这是她在学校的最后一天,记录员是否知道都不会有什么麻烦。
斯珂特夫人用对讲机“马玲,请你把惩罚簿拿到我这里来。”
过了一会,马玲走了进来,带着一种惊讶的表情。安妮从未受到过鞭打。
斯珂特夫人看到了她的表情。“安妮小姐向我提出了一个不寻常的要求,而且我也同意了。”斯珂特夫人看了
一眼挂在墙上的钟,“我知道到你下班的时候了,但你能多留一会儿吗?我想我需要你的帮助。”
马玲皱着眉头说“当然可以,可您需要什么?”
斯珂特夫人告诉马玲安妮的请求。马玲起先很惊讶,但很快就微笑着说:“这很有趣,在我上学时也一直有她
这样的想法。我也从未被女校长鞭打过,当然我也没有要求她鞭打我。但我却让我的姑妈做了这件事情。我也对挨
打的感觉很好奇,在受鞭打过程中,我真的发现了那种感觉,极度的疼痛,却真的令人很满足。”
斯珂特夫人笑了,今天真是个有意思的日子。她打开惩罚簿,快速而仔细的看着:“安妮,可能最重的惩罚发
生在一个毕业班的女孩儿身上,我在她赤裸的屁股上重重地打了十四下。我想起她有偷窃的行为,正常情况下,如
此大的过失,我一般会开除她,但她从未在我这里受过鞭打,我给她选择,要么光屁股挨十四下,要么是开除。”
安妮感到很震惊,十四下鞭打!如此令人难以置信的数目,而且是赤裸的挨打,她曾经对自己发誓,她要向斯
珂特夫人请求承受她最重的惩罚,她想斯珂特夫人最多一次可能打八下左右。她从未听说过有哪一个女孩儿挨过多
于三下的鞭打,自己是有勇气承受这些鞭打的,如果她能承受住鞭打,她就不比她们差了。
“那足够多了吗?校长”
“什么?你该不是想挨十四下鞭打吧,鞭打的痕迹一个月才会消失,而且在这段时间里,你恐怕连坐都困难。”
“我明白,校长,我请求挨打是想亲自体会它,而且我会一直记着它,我想十四下鞭打是起码的条件。”
“赤裸的挨打?”
安妮紧张了,但她强迫自己完全放松。“是的,赤裸的,校长。”
斯珂特夫人无助的看着马玲。马玲耸了一下肩,说:“不错,她是这样要求的。”斯珂特夫人想这真是愚昧,
三或四下鞭打已经足够使安妮获得经验了,但自己曾高兴的答应过安妮会同意她的请求。“好的,我想在两下重打
之后,你会改变你的想法。”
“哦,不,校长,我不希望在挨完十四下鞭打之前您就停手,不论我说什么。”
“你能确认你的要求吗?”
“是的,校长”
“而且你会自己将此事告诉你父母?”
“我已经同我母亲谈过了,起先她不知所措,后来她同意如果我对受惩罚没有正确的评价的话,将来我也不会
正确的惩罚我自己的孩子。她答应将此事解释给父亲的。”
斯珂特夫人很吃惊,她让马玲陪着安妮离开她的办公室一会儿。她们走后,斯珂特夫人从她的通讯录中找到了
安妮父母的电话。安妮的母亲证实安妮曾对她说过此事,而且她答应过安妮会告诉安妮的父亲。斯珂特夫人详细的
告诉她安妮所要求受鞭打的数目,但安妮的母亲说,如果安妮确实想得到这些鞭打,那么就让它们结结实实的打到
安妮的身上。
“我不能说我真的明白安妮请求惩罚她的原因,但如果她真的想挨鞭打的话,我确认她会永远记住她所受到的
惩罚。”
斯珂特夫人踌躇着叫马玲和安妮进来。
“很好,安妮,如果我们做这件事就得按正确的程序来办。马玲,你还记得在鞭打女孩儿丽萨时,你所做的事
吗?”
马玲想了一会,“那个挨了十四下鞭打的女孩儿?是的,我想起来了,你让我按住她直到她挨完鞭打。”
“是的,我想让你按住安妮,我知道她在挨了第一下后,就想停下来,但是她的母亲允许我这样做,因此安妮
会受到全部十四下鞭打。”
安妮紧张了一下,立刻又放松了。她很高兴斯珂特夫人会给她全部十四下鞭打,但她对母亲说的话感到惊讶。
斯珂特夫人变得严厉起来,“年轻的姑娘,我们不能允许在学校有不端的行为,即使它在家是允许的。你到这
里来是接受正确的教育,有时教育必须用体罚的形式来表现。这就是你到这里来的原因。你所做的是不体面的,不
管是对学校还是对你自己,对此你有什么要说的?”
安妮注意的听着,她知道这是例行公事,即便她从未经历过“校长,我应该承受您认为对我合适的惩罚。”
“你将会得到惩罚,你所做的值得接受我可能给你的最严厉的惩罚,我知道你从未受到过惩罚,但你的行为是
不能容忍的,通常第一次挨鞭打的女孩儿将会得到轻一些的惩罚,可我知道你的所作所为不能使你在我面前轻易的
得到第一次挨鞭打的经验,我宣布你将会得到我十四下全力的鞭打,而且由于你所犯错误的严重性,全部十四下鞭
打,你要用你赤裸的无保护的臀部来承受,对这个判决你有什么要说的吗?”
“没有,校长”
“那我们继续”
马玲很想笑。那是斯珂特夫人若干年前对丽萨同样的说辞,一字不差,实际上,安妮的回答竟同丽萨的一模一
样。
斯珂特夫人到她的柜子那里找到刑具。它是藤条所制成,它会给予完全突然的打击。起先她还有一点担忧,自
从安妮的母亲同意后,安妮当然会得到完整的体验。
“年轻的姑娘,转过身去伏在桌子上”
安妮很快转过去并趴在斯珂特夫人特大的桌子上,双手抓住桌子远端边缘,等待着鞭打。
“马玲,请你在整个惩罚过程中,紧紧按住安妮”
马玲走到桌子的远端,紧紧的按住安妮的肩膀。
斯珂特夫人来回走了几步,“安妮,我知道这样会使你受到极为可怕的伤害,你可以叫喊出来,自从你母亲同
意我给你惩罚后,我知道应该怎么去做,我开始鞭打后绝对不会停下来,你将会受到全部十四下鞭打,如同你真的
犯过错误一样。”
“我明白,校长,请您继续。”
斯珂特夫人耸了耸肩,她已经给过警告了。安妮可以反悔,但她选择了继续,斯珂特夫人将会给予她那可怕的
惩罚,如同给予其他学生一样。安妮会真实的知道在斯珂特夫人面前将会得到一顿上佳的鞭打。
斯珂特夫人撩起安妮的裙子,并系在她的臀部上方,然后把安妮的短裤褪到膝盖下。
“你按住了”她对马玲说到。然后找好位置,准备第一下极为疼痛的突然鞭打。
马玲点了点头,好了,一切就绪。现在不能再反悔了。安妮将会得到十分彻底的学习经验。斯珂特夫人希望安
妮能感激她,因为安妮为她的请求付出了昂贵的代价。
啪!!!!!安妮在她的第一次打击下发出了高声喊叫。她从未想象过会如此的疼痛,她知道鞭打会使她受伤,
她想她曾准备好在任何时间承受鞭打,但藤条真的击打到她可怜的赤裸的屁股时,比她想象的要疼一百倍。一瞬间,
她想不管怎样十四下鞭打都不是个好主意。
啪!!!!!我的上帝!这刚刚两下,可它象在这里呆了一年。她发出另一声尖利的叫喊,带着长长的回音。
啪!!!!!三下!她还得承受刚才所受的四倍的鞭打,她的叫声很锐利,她想挣脱马玲的束缚,但马玲用令
人惊讶的力量将她按住。
啪!!!!!“不要再打了,我已经得到足够多了”
斯珂特夫人一直等着要听到这句话。这是她从开始就预计到的。但是安妮想要得到这些,因此她必须受到全部
十四下鞭打,不管她是否喜欢。
啪!!!!!安妮开始大声号叫,就象一年级的学生,她哭喊着请求斯珂特夫人停下来,斯珂特夫人告诉她,
说是十四下,那就必须是十四下。
啪!!!!!斯珂特夫人每一次击打都用尽了力量。开始那是一个愚蠢的要求,安妮似乎被受鞭打的想法迷住
了,斯珂特夫人认为她的职责就是如同真的那样给予安妮可怕的惩罚。
啪!!!!!安妮已经不能控制住尖声的哀号,她希望能停止,她从未想象过挨鞭打会如此残酷。她曾想自己
在挨鞭打时保持平静的样子,她能在接受一下鞭打后镇定的等待下一下鞭打,从未想到过挨打会是这个样子。
啪!!!!!马玲感到对不起安妮,安妮有点象自己,她想起自己曾认为,姑妈会温柔的打她裸露的臀部,自
己可以忍受鞭打,疼痛并没有什么。但是她彻底的错了,她的姑妈用她最大的力量打了她六下,故事结束时,马玲
已受到了重创。也好,安妮会永远的记住这次教训。
啪!!!!!斯珂特夫人做的很彻底,她能清楚的看到先前每一下击打所留下的痕迹,安妮觉得她处在疼痛之
中,但是只能等待斯珂特夫人开始击打她屁股上早先受鞭打所留下的痕迹。
啪!!!!!安妮几乎不能再忍受了,此时她的屁股火辣辣的疼,没有任何事情能使她受到如此的伤害,她的
胳膊曾经骨折过,但那种疼痛同现在所发生的痛楚比较实在算不了什么,她请求宽恕,但是斯珂特夫人不与理睬,
持续着一下又一下的猛烈鞭打。
啪!!!!!斯珂特夫人每一下鞭打都同第一下一样狠。安妮确实知道了行为不端的惩罚。斯珂特夫人在每一
下鞭打中间暂停十秒钟,以便让安妮充分体会到疼痛的感觉,斯珂特夫人想起鞭打丽萨时也是十分彻底的。她都几
乎忘记了,直到她读了惩罚簿才使她回忆起来,她想起丽萨开始是请求宽恕,但打完十下时,丽萨请求将她开除,
当然斯珂特夫人同样也没有理睬。
安妮受到了全部十四下鞭打,她受到的每一下鞭打都是斯珂特夫人用尽全利的鞭打。最后一下鞭打时,斯珂特
夫人也是在来回走了几步后,才极端恶毒且准确的击打在安妮裸露的臀部的正中间。
马玲继续在那里按住安妮大约二十分钟,她这样做有两个原因,一是丽萨也呆了这样长的时间才平静下来,二
是这样做可以使安妮抚慰自己受到极度伤害的屁股。斯珂特夫人曾让她对丽萨这样做,马玲觉得这样可以增强对疼
痛的感觉,也可以使安妮长时间的记住这次鞭打。
最后安妮停止了哭泣,马玲放她起来,安妮尝试着穿上短裤,但实在是太疼痛了以至于不能盖到屁股上,而且
她的屁股已经高高肿起,短裤显得太紧了。她觉得屁股疼的要命,触摸会立即引起剧痛,但感觉却相当不错,现在
她实实在在的知道受鞭打的滋味。她小心的用手指抚摸那些鞭痕,斯珂特夫人是对的,她会很长时间无法下坐。
“斯珂特夫人,我想说谢谢您给我这顿鞭打,我终于明白为什么它会那么大的威慑力量。”
斯珂特夫人笑了,也许安妮真的从这次鞭打中得到了体验,但不管怎么说,它都是个愚蠢的请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