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稀那年,恍然不见。  ç¬¬ä¸€æ¬¡å†™æ–‡ï¼Œå¸Œæœ›å¤§å®¶æ”¯æŒã€‚(2月11日更新到14楼) || 7200字

第一次写文,白天要上班,只能晚上更新。可能会比较长,希望有过类似经历的同好看了能够一笑而过。
注明:本文是我对SP的一点经历糅合一些感情经历,如有雷同纯属缘分。
写作能力有限,我喜欢尽量把情节刻画的更细腻一点。希望大家不要嫌墨迹,要是有什么好的建议欢迎欢迎

“你好,哪位?”电话那头,声音还是熟悉的声音,只是我们却不是当时的我们了。
“是我。。。”
“。。。”短暂的沉默,我们两人都没有说话。
“还好吗?”“还好吗?”同样的问句同时冒出来,换来的是再一次的沉默。
“呵呵,好久不见了。。。”我苦笑。两年未曾再联系过,似乎再没有了当年落落大方的感觉,不知道说些什么。
“是啊,好久不见了。我还有个稿子要赶,我们有空再联系吧。”那边传来她慌乱的声音,接下来是嘟嘟的盲音声。
唉。忍不住叹了口气,真的是分开太久了,昔日那种炽烈的情愫随着时光慢慢变淡,终于到了这样的地步。当年…是我错了…
只可惜,再也没了机会,让你原谅我。

在我小学的时候,莫名地对打屁股有了很大的兴趣,总会幻想女同学趴在我的腿上,被我打着屁股,流着眼泪。

每当幻想到这些,心里又会非常恐惧,觉得自己简直很变态。但是却又控制不住自己,每想到这些便特别的慌张。

直到高二的一年,买了电脑,无聊在百度上码出“打屁股”三个字,然后惊喜的发现竟然有许多这样的视频。

看到的第一个视频是一个美国教室里,一个女老师当众OTK一个漂亮的女学生。

再仔细搜索,又发现了许多的有关打屁股的贴吧论坛或者博客。原来打屁股有自己的圈子,叫做SP。

于是经常逛SP的网站,暗夜、谷地、私塾、风隐。没事看看视频,找找SP故事。

发现竟然有这么多的同好,让我心中的慌张感大大消退。

只不过每天混迹于贴吧论坛,也只是潜水,却不发表任何意见,也不敢和任何人交流。

心里也总是期盼着,有一个自己的小被,拥有一次难忘的实践经历。

就这样混了三年,大二了。终于有一天,忍不住在一个论坛发表了一个寻女被的帖子。希望能找到自己的小被吧,我这么对自己说。

然而现实总是残酷的,寻找了半年,加了几个被,都不是我想要的类型。

不是知道我没有实践经验转身而去,便是彼此查户口似的聊天方式让彼此都感觉到很尴尬,聊一两次就拉黑掉了。

更有受不了的豪放MM,扬言喜欢试试我的成色或者是非常重度SP爱好者,成功的把我吓跑。

好吧,我承认。那时我还比较胆小,小宅男小处男一枚,受不了太过分的挑逗。心中的SP也只不过是手打一些再加上皮带就觉得是很过了。

什么藤条圆棍直到现在都欣赏不了。

一直到大二下学期,百无聊赖的逛风隐,突然一个QQ好友提示闪动起来。

打开。一个网名叫CC的女孩,注明了SP两个字。

我查看了资料,并不是和我一个城市,然而却不太远,坐车到那边的话也只不过是两个多小时的时间。

“你好。”我这么对她说。
“你也好。”她回答,接下来是一个微笑的表情。
我定了定神,看着键盘发愣了片刻。“你是同好?”我这么问道。
“废话!,不是同好我干嘛找你。” 呵呵,看来还是个小辣椒。
“好吧,是我问的不对。你是被吗?怎么加到我的。”
“无聊嘛,在论坛上看到是附近的随便加一下。”
“哈哈,那挺好。”抓耳挠腮,说点什么好呢?真心没经验啊。“你实践过吗?”说完我就后悔了,太他妈虎了,也不委婉点。
“额…好吧,没有过。你呢?经常实践吗?”
“嘿嘿,我也没有。但是我有一颗实践到老的心。”壮了壮胆,我回答她。有什么嘛,大不了聊不开心了删掉了,反正没成功过。

也许是我大了胆子的聊天方式起了效果,慢慢的我们聊的越来越熟络。从喜欢SP的时间到喜欢的姿势和工具SP程度都聊了个遍。

然后惊奇的发现,有许多地方我们有着一致的默契。

例如都是小时候就对这个感兴趣的,她甚至还在未受网络启蒙的时候做过一次DIY。都是第一次对网友说这么露骨的东西,都没实践过,都是在百度搜打屁股找到圈子的,都是喜欢趴腿上的姿势,也都只能接受轻度的SP,喜欢手和皮拍,看屁股被打到潮红微肿的样子。

就这样聊了两个多月。一来二去慢慢的我们熟悉了很多。她和我都是本科在校学生,离的并不远。我在哈尔滨,她在阿城。

渐渐的发现,脾气性格越来越合适。总有着聊不完的话题,也有着未曾经历过的默契。那时无论聊什么话题,都能说到一起去。

有一次,我们聊到痛。在聊天面板短暂的暂停了一分钟左右,不约而同的说出来痛有几级,一级是蚊子咬,八级是生孩子。

彼此非常惊喜。每天不联系,仿佛少了些什么。

我清楚的记得那是我加上她两个月零七天的日子,我对她提出了实践的想法。[ 此帖被xzhao002在2012-02-11 23:07重新编辑 ]

在经过两个多月的沟通后,我发现她其实并不是一个特别开放的女孩儿,也很没有安全感。可能是因为发觉我和她都属于那么同类的一种人,胆子小不成熟没经验却又不像想象中的那么坏。于是慢慢地接受了我,落落大方无所不谈。

也许我们都有两面性,面对陌生人总是缺乏安全感,不会放得很开,沉默寡言。然而一旦打开话匣子,就有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BALABALABLA的。

不过我提出实践后,她还是沉默了半天。我看着聊天窗口,等待着她的回答,内心忐忑不安。

“让我想想吧。”她这么说。然后头像变得灰暗,了无声息。

那一刻我很沮丧。接下来每天不怎么上课,也不逛论坛,只是听着歌,看着电脑,等待她的头像闪耀起来。每当听到当当当的上线声,都会很振奋的去看。然而却不是,于是又沮丧的继续等待。的确,我们其实并不算了解太多。两个月七天,说长不长说短不短。我们也只是发过几张彼此的照片。我一米七二,长的黑黑的,眼睛大大头发短短。她是个小可爱,从照片上只看见了脸蛋,圆圆的白白的,也是大眼睛,那么长那么迷人的睫毛,小鼻子小嘴让人看到忍不住的怜爱。

就这么等了一个星期。这个星期里,我放弃了每天必须坚持的晨跑打球跳舞,只是开着电脑默默等着。好吧,忘记说了,我并不是一个宅男,是一个内心风骚的运动爱好者。那个时候,大男孩的时期还没过,遇到太豪迈的MM会不好意思。

又是一天,我坐在电脑前,看着桌面默默发呆。耳机里传来的歌曲分外的悠长、苍凉。“敢问路在何方,路在脚下。。。”

寝室哥们说我疯了。

忽然我眼睛一亮! 桌面右下角一个熟悉的头像闪动着。迫不及待的打开聊天框,果然是她。

“你在啊。”她打招呼。
“是啊,等你一个礼拜了。你去哪了?怎么就突然一个礼拜都没在。都干嘛呢?”
“呵呵,没事。。。”
这一刻,我如遭雷劈。因为依稀记得网友说干嘛呢代表想你了,没干嘛代表滚犊子的意思。。。
“上次你问我的事…”她发来消息。我晃了下脑袋,赶快回复她,“你考虑的怎么样了。”
“我想了好几天,其实也挺渴望的。但是你对我说,我一下子变得很害怕,所以就。。。”
“那你现在怎么想的?”
“没什么的,实践就实践吧。我觉得你应该没事儿。”
我快要高兴的蹦起来了。“太好了!哈哈哈哈。那咱们什么时候见?”
“这周五吧,我那天下午没课,正好周末也休息。”
“去我这还是我去你那?”
“你来我这吧。。。”
乐的我都不行了,一个周五,好像还有周末。说不定,连处男问题都能解决啊!顿时陷入了无限YY中。。。

终于等到了周五。起了个大早,收拾行装,一顿换衣服吹头发,相亲都没这么捯饬过。然后在寝室兴奋到中午吃完饭,抖擞精神上车奔赴目的地。说实话,第一次约会同好要去实践,心里既兴奋又紧张。

那是个五月,天气有点微热。走出人并不多的车站大门,我很容易的找到了她。她长的比照片里的要好看许多。一米六多一些(后来证明是一米六三)穿着一件浅粉色印有BABYFACE字母的T恤,一件貌似是阿依莲的白色及膝裙,大眼睛弯眉毛,没有化妆,显得分外的青春甜美。黑色长发束吧起个马尾辫,长裙美腿白白嫩嫩,让我一眼就认出了她。

“你是CC。”我伸出右手,想想不合适,又放回去。忽然间好尴尬,挠了挠头,恨不得在脸上写出一个大大的囧。
她扑哧一下笑了出来,“你好傻啊。”
“哈哈,没有没有。你真漂亮。”
“喂!你是想约会美女还是同好见面实践啊!”
“额。。。”我觉得更加尴尬了。还真是言辞犀利。
她看出来我的窘迫。“好啦好啦,怎么这么不经逗。哎,没事儿啦!不过你这脸这么黑,也看不出来是不是不好意思啊。”
“喂!不要第一次见面就这么打击人的吧,这可是我的硬伤。第一次见面,拜托留个好印象好不好。”
“不逗你了,我们去干嘛。”
“额…”这可是你地盘啊,你问我去干嘛。。。“那就先走走吧,才两点。溜达溜达,聊聊天再商量。”
“好吧。”

于是我在她的带领下,往她学校那边走。一边走,一边闲聊着。

困了。。。明天要早班。睡去了。这个时间也没什么人看。我估计我写这个不会有太多人喜欢,其实对SP的描述不会占太大,主要是写一些经历。明晚继续码字。就当写个小说了

下班回来继续更新 多谢支持

不全是 有一小部分是编纂的

多谢支持 嘿嘿 下班回来了 继续更新

我们就这样走走停停聊聊,转便了她整个学校,吃过了附近许多的小吃。她表现出她很是小话唠的一面,嘴巴利索,问题不断,时不时弄的我非常窘迫,这几个小时我完败给她。清爽、大方、言谈举止有礼是她给我的最初的印象,不是家里惯坏的娃娃。

一直到了晚上七点多,请她在一家西餐厅吃了点牛排。吃到结束时,我对她说:“一会儿开房吧,嘿嘿。。。”
“去死!”她白了我一眼,然后看着我,脸腾一下红了。“嗯。。。”

其实我不知道同好应该是一种怎样的关系,之间应当用一种怎样的方式去维系。说亲密,其实也不亲密,甚至谈不上很熟悉。说不亲密,却要看到她隐私的地方,也会有身体上的接触。所以我没有尝试过去抓住她的手,只是尽量表现的自然大方,像一个老朋友。就这样,我们找到了一家宾馆,开了一间双人床的房间。

插入房卡,开灯,进去屋子。明显感到她又变得很是犹豫和腼腆。但是还是很主动,对我说:“我们开始吧。”

这又是我们特别相像的一个地方。想实践就是想实践,而不需要去刻意找理由去惩罚,也不会有什么扮演。彼此互相尊重。

她这么主动,其实我也挺紧张。不过人家小女生都这么大方,咱大男孩也不能失了面子是不是。于是也像她那样强装镇定。

学视频里那样,打开电视机,开大一点的声音但是又不至于很吵。

我坐在床边,一把把她拉过身边,明显感到她身体变得一僵,特别的紧张。

让她站在我腿边,犹豫了一下,拽下了她的裙子。映入眼中的是一个粉红卡通小内裤,很可爱。想了想,又褪下了她的内裤,她也没有反抗。然后让她趴在我腿上。

春光外泄,脑海中一下子冒出这个词。CC的腿很长很直,而且很白嫩,让我不禁邪恶的想到了岛国的爱情动作片中的漂亮女主角。她的屁股不大,形状是那种传说中的桃形。其实一开始我也不知道算什么形状,只是觉得很好看。圆圆的,白白嫩嫩的,没有一丝多余的赘肉。

我把手放在她的屁股上,她双手撑地,明显特别的紧张。应该用多大力气,我很苦恼。“啪”,我不轻不重的打了一下。她好像没什么感觉。“啪”,这次重重的打了一下,似乎力道在她的意料之外。她轻轻的“啊”了一下。接下来,我快速的用比较大的力道连续拍在她的臀峰处,一连续的击打让她明显适应不了,几十下以后,明显微带了哭腔。这时候,,她的屁股中间变成了两片粉红色,圆圆的很好看。伴随着她的哼哼,我开始变得兴奋起来,接连不断地快速拍打着。慢慢的,她的屁股由粉变红,她也有些受不住了,两条腿交替的蹬着地,声音也由哼哼变成了呜咽。打了大概有一百多下,她的眼泪已经不住的流下来了。哎,抗击打能力还是有些不给力啊。我停了下来,将手放在她的屁股上,轻轻的揉着。她好像很享受,也不出声,默默的承受着。我能感觉到她不好意思了,但是却犹豫着也不想停下。揉了一会儿,我又突然狠狠一巴掌打在她的屁股上。又是“啊”的一声。我不理她,继续快速又用力的拍打着。这时她的屁股已经有了明显的红肿。也是,那么嫩嫩的,恐怕还从未经历过这样的疼痛。甚至还能在红肿的边缘看见大半个巴掌印。我又加大了速度拍打着,她突然一只手抓住了我的裤脚,紧紧的攥着。就这样,伴随着她的呜咽和眼泪,又打了一百多下。终于她有些承受不住了,一只手捂在屁股上,带着哭腔对我说:“太疼了。”

我拉起她,让她趴在床上。彼此都没有说话,我揉着她的屁股,努力去缓解她的疼痛。看着她那红透的屁股,有那么一点点肿,很圆润,吹弹得破的。我突然非常的激动,这是怎样的一种炫目的美。心中很是骄傲,看来我也很有天赋嘛,第一次实践,就打的这么有美感。顺便提一下,我们都不喜欢看那被打的乱七八糟的屁股。揉了一会儿,我停下来,去看她那趴在床头的脸。眼睛湿润的,脸蛋上还有眼泪滑下的痕迹没有干。我忍不住,慢慢伸出手,用食指的指背为她擦去泪痕。她没有躲闪,我们也还是没有说话,彼此注视着,似乎又进入了尴尬的场景。

终于我忍不住,打破了沉默,“还好吗?还疼不疼了?”
“废话,你试试啊。”意料之中的白眼。
“额。。。怎么样,能挺住吗?”问完我就后悔了,这都完事了,哪还挺住不挺住的。好吧,我2我骄傲。
“嗯,没事了。”她回答了一句,不说话,就那么看着我。我不太会形容那是一种怎样的眼神,温柔?恬静?好像都有。肯定不是爱慕吧,要不也太扯了。我对我自己的长相魅力虽然一向很自信,但是还没到吹牛逼的境界呢。
被她看得发毛,浑身不自在。于是我决定反攻。“要不,咱再试试皮带啊?”我一边笑着看着她,一边开玩笑对她说。
“嗯。”
“额。。。”不是吧,竟然真的答应了。“你还能受得了吗?我开玩笑的。”
“没事的,打两下,我试试看。”她好像完全放开了。也是嘛,该看的都看了该打的也打了,也不差啥了。
我把她扶起来,让她站在床边,然后上半身趴在床上,肚子下面垫了一个枕头,屁股翘的高高。这下子,她还是不好意思了,因为除了屁股,我还能看见。。。其他的地方。。。我抽出腰带,好像古代江湖中人抽出了腰中的宝刀。面带杀气是不可能的,但是我看着她的屁股实在是有点不忍心打下去了。没敢用太大力气,照着她左边的屁股抽了一下子。“啊!好疼啊。”她回过头来,皱着眉头看着我。我靠,真心是不想再打下去了。看着她的屁股,似乎好像没什么,但是过了几秒明显出来一个更红的皮带印横在她左边的屁股中间。得!好事成双,右边再来一下拉倒了。于是又扬起皮带再她的右边屁股抽了一下。“啊!”又是一声哭腔,明显眼泪下来了。
“好了好了,先这样吧。”我让她穿好内裤和裙子,鼓起勇气一把抱她过来,把她的头按在我怀里,轻轻揉着她的头发。“都受不了了,干嘛还逞能。给你打坏了,我这辈子上哪再找第二个被去。”她不说话,只是把头埋在我怀里。貌似场景得以升华,场面很温馨。

我出去买了点橙汁回来,她已经坐在沙发上了。其实还好,还能坐。看见我进屋,甜甜的笑了一下。真美,我觉得给我笑不会了。递给她果汁,我们看了会电视,到了九点,她说要回去了,不然室友该问东问西的,不方便。我说“行,那我送你回去吧。”出了这个门,又不知如何是好,还是没好意思去抓住她的手。肩并着肩把她送到寝室楼下,道别之后,微笑着看着她走过了楼梯的转角。哦耶!小哥这明显是成功了么。一路连跑带颠的回到宾馆,收到她说晚安的短信,兴奋的差点没睡着觉。躺在床上,我思考着。这是一种怎样的关系?谈感情,的确没什么,却有着亲密的身体接触。所有的接触却只限于在这小小的房间里,一到了外面就死翘翘不复那么亲密。想不开不想,睡觉。我似乎做了个挺美的梦。[ 此帖被xzhao002在2012-02-11 21:42重新编辑 ]

那么你要找到个温柔点的主 商量好了 一点点来 OK 继续更新

第二天。睡到九点多起床,她给了我电话。洗漱完毕下楼找到她,我们边走边聊,就这样过了一个美妙的上午。阳光和煦微风轻抚美女陪伴,是我向往已久的画面。

就这样回到哈市,我们开始各忙各的。似乎生活又回到了从前的轨迹。每天早上起个大早,到操场上跑个十几圈,后面跟着大批一起晨练的朋友。结束后回到寝室洗漱,早饭,上午睡睡觉或者上网陪室友打打游戏,下午想上课去上课,不想上课就打几个电话叫一些朋友去球场打球,下午四五点没事做去舞蹈房排排舞,偶尔演演出,吃罢晚饭再跟朋友去操场跑跑步,顺带羡慕嫉妒的看着那一对对的情侣,生活无比的安逸。

她比较忙,不像我,是一个品学兼优的好学生,每天埋头于实验室,做各种实验钻研各种我听都听不懂的东西。就这样,过了一个多月。

终于等到她不太忙,开始经常在线。我们就这样彼此聊着,越来越熟悉,也越来越有感觉。聊了几天,我忍不住又约她见面出来实践。她说好。

六月中旬了,天气比较热。这次我约她到我们学校附近。中午,我在车站接到她。白T恤蓝短裤高跟鞋,分外的清爽。我走到她身边,对她说:“还好还好,你再穿高一点我都不想跟你走在一块啦。”她吐了吐舌头,问我,“够意思么?已经很体谅你了。”我说“哈哈,很好,我决定温柔点对待你了。”“哼。”又是一个白眼。

坐车到我学校附近的商业区,赶上周末学生特别多,一对对情侣携手过往。这时有她在身边,我心里暗爽,哥身边有妹子,不羡慕你们啦。
随便吃了一些东西,我带她找到了一家很特殊的宾馆。三十多个房间每个都有特点。挑了一间屋子,带着她走进去。屋里是一张红色的圆圆的大床,一个吊顶纱帘罩住整个床面。她奇怪的看着我,问道:“哎?这里好像你很熟的样子啊。”
“额…实话实说哈,这是我一直向往的地方,今天借你光终于有机会来一趟了,哈哈。”
“上次,多久才好起来的?”我问她。
她的脸腾的红了,我只听见蚊子般的声音:“三天才好起来的。”
我没说话,坐在床上看着她。她不动,还是不好意思。没办法,一把拽到身边,按在腿上。
虽然不是第一次看到她的小PP,但是随着褪下她的卡通小内裤的时候,我还是觉得很美。
这次熟门熟路,巴掌拍下去利索多了。看着她的小屁股一颤一颤,我的心也跟着一颤一颤。她明显做足了准备,三十多下过去,依旧一声不吭,只是有时候频率太快的时候会微微晃着头。这次巴掌拍打的比第一次要快很多,五十多下打完,她有点喘不上气。我停下来,问她“还好吗?”“没事。”还好,暂时没有那么明显的哭腔。我加重了力道,啪啪啪的声音随着她PP的起伏形成了一种韵律,让我不觉中很沉醉这种滋味。一百下过去,她终于开始有些受不住,小声的啜泣起来,但是却不躲闪,也不用手去挡。我停下来,轻轻的揉了揉她的屁股。真坚强,我想。这时候,她的屁股已经红透,像极了一个水蜜桃,让我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冲动。我让她站起来,看着她的脸。轻轻用手指抹开她脸颊上的泪珠,她有些不好意思,别过头,用手划了划额头附近散乱的头发。“歇会吧。”我说。“嗯。”她小声答应,低下头看着自己脚上的鞋子。一只手背到身后,想都不用想就知道她在干嘛。过了五分钟,我觉得差不多了。“继续吧。”她说好。继续趴在我的腿上,我忽然想到,这个姿势好像会很累,手一直撑在地毯下。“换个姿势吧。”不由分说我扶她起来,让她上半身趴在床上垫了两个枕头,屁股高高的。我们都特别喜欢这种姿势。接下来我决定打的慢一点。看着她的屁股,好像已经没有之前那么鲜艳了,颜色有一点点变暗。啪,我用力打她左边的屁股蛋。出乎预料的力度让她啊的大声叫了起来,我等了一两秒,又用力打向右边。就这样,每隔几秒用力的打一下,依稀可以看见她的小PP随着我的巴掌被挤压到最薄然后猛力的弹起。打了二十下,她又开始流眼泪。这时候我深刻体会到女人是水做的,有点不太忍心打下去,屁股也逐渐肿起来了。这一次,一直她也没喊疼。我继续打,打了五十多下,她的两条修长的腿开始微微的颤抖起来。还真是不经打,需要慢慢养成。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我想。看着她不停的哭。我说,“算了,这次先这样吧。”“没事。”她一边哭一边回答。“用皮带吧。”我愣了,看来她比我想象的要坚强的多。“那好吧,十下。”“嗯。”她点头。我拿起皮带,挥了一挥,带起一股风声。她还是有些害怕,但是没吭声。啪,我打在她屁股的上半部分,没敢太用力。似乎疼痛难以忍受,她虽然没出声,但是蹲了一下又起来。我耐心的等她把姿势做好,又一下,打再第一下的下面。这次她虽然忍住没动,但是哭泣声又大了。第三下,依然不大用力,打在她的臀峰处,垂下皮带看着她。她用力向下蹲了一蹲,大声的吸着气。就这么打一下,蹲一次。一直到最后两下,我用大力抽打在她的臀峰中央。她一下子全身趴在床上,头埋在床单上,大声的呜咽着。我看了看,放下皮带,把她抱在床中间,轻轻的揉着她那发红发亮的小屁股。这一次比第一次要重的多,屁股上红肿的很厉害,特别是臀峰处,有了很明显的皮带印。忽然她侧身起来,一下扑到我怀里。我有点懵了,又怕碰到她的小屁股。就一个胳膊从她的两条腿下把她捞起来,屁股悬空,另一个胳膊捧住她的上半身,慢慢的拍着她因为疼痛汗透的背。就这样,我们谁都不说话。一种莫名的情绪在我内心处滋生起来。感觉此时很满足,好像心里填满了甜蜜。她也慢慢安静下来,不在呜咽,过了一会儿,竟然渐渐睡着了。。。

这个词 比较适合几年前的我。 现在不行了 老头子了 哪还可爱

14楼那段,写了差不多快两个小时。 额。以后我决定上起点看小说再也不催更了。幸好不是写长篇的,不然非得被读者骂死。码字速度属于龟爬级别。

    • 又来~ 不要这样…要是都坚持这个形容,那我只好当成你你们对我年轻时候的鼓励

太会说话了哥们!!! 睡觉去了啊 ~明天下班继续更

好尴尬 看错了 不是哥们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