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母威严下的生活(完结) || 8759字

自从我与继母生活后,被羞辱与惩戒便是家常便饭。继母三十出头,在一所学校当教师,虽然容貌姣好但严厉刻薄的气质依旧明显,在学校里她还尽量隐藏,但一到家中她的嗜虐欲便在我身上发挥得淋漓尽致。她很早以前就在我面前宣布了家规,不多,就三点:1.忍耐。无论遭受什么侮辱与惩罚都要忍。2.沉默。无论受到什么委屈与痛苦在被惩戒的时候都不能发出声音,包括惨叫与哭泣。3.服从。听从继母的一切命令。当时我只能跪着接受,并且按下手印。
家中小后院被加上屋顶改成了房间,并无窗户,就是惩戒室了。门口便挂了牌子——贱妇矫正室,牌子背面是“杂物间”,有必要时可以翻转牌子作掩护。打开门映入眼帘的便是精心装裱好的家法条例,上面有我鲜红的手指印。条例旁边挂了一些照片,都是我的各种受刑成果。
最让我记忆犹新的是最左边那次经历,照片显示两半肥臀高高撅起,我的两双手努力掰开臀缝,屁股已经大片青紫,且在渗血,臀缝也红肿不堪。当时家规没执行多少时日,赶上继母被班上学生惹怒憋一肚子火,正想在我身上倾泻,而我又回家晚了时间,于是受到一阵好打。一开始她让我称呼她为“林老师”,趴在惩戒室的学生桌上光着屁股挨打,她特意用大号塑料尺搧我屁股,边搧边喊她学生的名字斥责,而我也按继母的吩咐回应“老师教训得是”“谢谢老师教导”。继母打断了三根直尺,才吩咐我起身。当时剧烈疼痛让我泪眼朦胧,且我摸到自己屁股滚烫且有红肿硬块,更是啜泣出声。见我哭泣,继母很不耐烦,直接搧了我一耳光,呵问到:“怎么啊?家规忘了?你这团皮肉要经过重罚才能酥软。”然后吩咐我脱光剩下的衣服,跪在地上翘起屁股接受惩罚。接着继母就抡起硬木板子砸向我,板子可比直尺疼多了,而我的屁股本身就已红肿,所以我的泪水伴随呜咽止不住流淌。几十下后,继母终于停止了殴打,我跪伏着不敢妄动,因为我之前因提前起身吃过苦头。继母说道:“这五十板是你犯家规的深刻教训,小贱蹄子还敢不敢?”“谢谢母亲教育,女儿不敢。”我连连应承,准备起身。继母抬脚压住我的背,说道:“这就着急起来,看来你的BANNED鞭痕已经好了。”我赶忙重新趴下。继母接着说:“看来你是忘了今天晚回家的事情,你娘我憋着火没地撒,不就像尿急找不到厕所?”我唯唯答道:“请母亲尽情在女儿身上撒火。”继母哼道:“那你还等什么?把桦木棍叼过来。”于是我只能爬过去将桦木条叼给继母。随后就是木条鞭臀的火辣刺痛,我的屁股那次可能就是被木条打出血的,继母越打越过瘾,不知道我的屁股被打了多少下,只记得一波波痛处。后来继母无处下手,就令我掰开臀缝,一棍棍抽到红肿。
墙上除了家规和照片,就是各类鞭子与皮拍,但这些继母用得少,她喜欢用木板竹条与木棍,这些都放在墙角,墙角还有一柄继母亲手做的数据线拧成的鞭子,她也知道是重刑具,所以只用了两次,一次过年,一次我生日。其他陈设有一副前文说的学生桌椅,一个改装过的铁笼,一架十字刑架,一张架子床,还有一个旧衣柜。衣柜里是几套情趣衣服,还有为我量身定制的囚服,白色劣质布料只能隐约遮住我的乳房和下身。衣柜底层放着几双旧鞋,也是打我屁股的工具。继母告诉过我原因:因为她小时候经常挨父亲的鞋底,所以她对鞋子这份用途情有独钟。
日常生活并不是次次要去惩戒室,家中鸡毛掸子、拖鞋、湿毛巾、晾衣夹都是工具,继母说这是为了让我平时依旧感到她作为母亲的威严,而我作为白捡的女儿需随时随地要准备供母亲发泄。其实只要在家中,我就对继母感到畏惧,这些日常用品起到很大原因。下面我就说说上周末我受到的惩戒吧。
[ 此帖被淡月泊云在2018-09-06 01:23重新编辑 ]

…一共就三回复。太打击人了吧。。。

还有诸位,你们也可以写写啊。写着玩就是了,把自己幻想情节写出了分享,也不会有什么人嘲笑你文笔差。看看每天下载影视里多少留言,小说区多少留言。。。

上周末,继母的两位闺蜜来家里作客,分别带着自己的丈夫和儿子。他们如往常一样进门一阵寒暄后就坐在沙发聊天,完全无视我的存在。但我依然需要给他们端茶送水。当时我只穿了上衣,长度隐约遮住我的下身,臀部的新旧伤痕清晰可见——那天早上我就因问安时语气不恭敬而触怒继母又被打了二十多板子。众人闲谈一会儿,其中的李夫人忽而笑道:“庄儿又添新伤痕了,又惹了什么麻烦?”继母哀叹一声:“这种不检点的女人在我身边,我就来火。所以我只能勉为其难抽时间教育她。”继母在自己的闺蜜圈宣扬我生活放荡,处女都献给三个男人,其实我的处女是继母用xing玩具夺走的,这个玩具至今放在我的房间。语言羞辱已让我司空见惯,所以我只能沉默,等待他们转移话题。

所幸他们聊其他的事情,我便跪坐在角落静静等候。但是继母并不想这么放过我,她招手让我到她身边俯身贴耳,悄悄对我说:“走到客厅中间,把上衣脱光。”我虽感到羞耻,但我知道如果不从就会受到更严厉的处罚,于是我将自己仅存的白色衬衫脱掉,让自身赤身暴露在三女两男的众目睽睽之下。那四位客人见我缓缓解开衬衫扣子,都很惊异,以至于客厅安静到只有我衣物脱落的簌簌声。继母佯装气愤道:“庄儿你真是太让我丢脸了,你难道不知道羞耻二字是怎么写吗?而且你冒犯了诸位,这肮脏的躯体简直脏了我们的眼。赶快跪下来一个个请求我们给你屁股一点教训,我们还能原谅你。”

。。。我才发现我的等级在倒数第二。因为我不常水贴么。

以我多年的经验,我知道这种情形下女性手段更残忍。所以我决定先从男士开始。我跪爬到李先生脚下,说道:“先生,请您因我的冒犯而惩罚我。”李先生让我趴伏在他大腿上,并且用手肘按压我的背部使臀部翘得更高。“啪啪。。。”阵阵脆声响彻客厅,男人粗糙的大手不断扇着我的屁股。虽然李先生下手相对不重,但男人的力气本身就很大,臀部还是火辣辣的疼。而且由于在异性怀中保持着屁股高高翘起的羞耻姿势,我的脸颊也是滚烫。手掌击打臀部的声音依旧继续,我痛得很想挣扎,但只能咬紧牙关忍受,同时我发现李先生的胯下渐渐起了变化,下体膨胀坚硬,虽然我被继母描绘成一个荡妇,但实际上我根本没有与男性发生过关系,所以这种现象更让我脸红心跳,想找个地缝钻进去。疼痛与羞耻让我下体湿润,在众人眼中这又是我的不端品行的佐证。

李先生打完后,我跪在地上叩头道:“感谢您的惩戒。”然后便膝行到韩夫人儿子韩雷的面前,请求道:“请您惩罚我的不端行为。”韩雷拍拍自己大腿,嘴角邪笑,说道:“上来吧。”我爬到他大腿上,他用双手帮我固定位置,并且有意无意手掌摩擦我的下身。韩雷的手散乱无章,但每下打得都很重,果然尖刻的性格随他母亲。我忍着责打的疼痛,感到他某部位的肿胀。为了讨好韩雷,我用紧贴的肚皮蹭着他的下体,希望他下手稍微轻点。少年人果然血气方刚,没想到我便感到他下身一阵抖动后便疲软了,居然直接在裤裆泄了精,于是韩雷舒爽地轻叹了口气,就放过我可怜的屁股,让我从他身上下来,我或许要感谢所谓“贤者模式”吧。同样,我跪正身子向韩雷叩了头,感谢他对我的教训。

接下来我爬到李夫人脚下,请求她对我进行惩戒。我想当时我的样子一定是裸身上涔涔细汗,且面色潮红,再加上我不差的容貌与身材,以及刚刚与她老公的互动,使得李夫人妒意兴起。李夫人说道:“光是空手打你,岂不太便宜你这个小贱人。背过身跪趴在地上。”我听从命令背身伏扒,不过李夫人依然不满意:“我是让你乳房紧贴地面。”我只得放弃前肢对身体的支撑,使双臂从裆下直伸而过,双乳紧紧压在冰冷的瓷砖上。而由于我的双腿保持跪姿,使得臀部高高耸起,且下身及菊门暴露在李夫人面前。李夫人的细长指尖划着我湿润的pussy,说道:“庄儿啊,你是不是很喜欢被处罚,网上说的被虐狂是不是就是你这类人。”这个问题我还真不好回答,因为我被责罚的时候确实会有感觉,但我不知道是继母对我的行为产生的条件反射还是天生的,而我真正发生过蕾丝关系的也只有继母一人。李夫人也不等我回答,便直接拿起地上的塑料拖鞋搧打我的屁股。两个男人的责打加上早上挨过的板子,我的屁股已经红肿,而李夫人下手毫不留情,“噼啪噼啪”塑料鞋底撞击臀丘两块肉的声音伴随着热与疼让我耻感与痛感交织,我忍不住泪水横流且呜咽。继母不忘添油加醋:“哎呀,这就要哭了?是不是被责罚感到委屈?”“不。”我赶紧摇头,说道,“我是为自己行为而羞愧。”“既然这样,还不请求你李姨打重些?”继母笑着问道。我只好请求:“请您加大力度惩罚我的屁股。”李夫人一点也不客气,拖鞋挥舞得更有力,空气中“呼呼”划破声清晰可闻,而我只能含着泪水捱着她残酷的责打。

漫长而痛苦的忍耐后,李夫人放下了拖鞋,微喘着气。我知道她终于打累了,于是忍着屁股欲裂的疼感转身叩头道:“谢谢您的管教。”李夫人哼道:“你是要谢谢我,为了管教你这小贱蹄子,老娘的手腕都酸了。”继母不失时机地说:“庄儿你让你李姨手腕酸痛,应该受到惩罚吧。”我暗暗叫苦,但仍然说道:“母亲您说的对,怎样惩办女儿全凭您一句话。”继母从旁边抽屉里拿出一把实木戒尺,说道:“过来,我先让你的骚蹄子知道痛。”我顺从地爬行到继母脚边,伸出右手手心,继母左手拽着我的手,右手咬牙挥动戒尺砸下。“啪。”一声闷响连带痉挛痛感让我不禁叫出声,继母目带笑意看了我一眼,我知道我违反了家规准则,客人走后继母会给我算账。于是后面十几下打手心尽管很疼,我依然咬牙防止自己叫出声。在我被打手心的时候,李夫人还在称赞继母:“林老师不愧是优秀教师,看看这手板打得真标准。”韩夫人接话道:“现在很多品行不端的年轻女孩就应该像庄儿这样被严厉整治,我们的风气才会良好。”李夫人横了一眼李先生,说道:“就该这样,那些贱人才不会想着勾引男人。”手心被打完,我匍匐于继母前恭声道:“谢谢母亲的严厉责罚。”一边说着一边用脸蹭着继母的双脚,我希望她能在后面的惩罚中仁慈一点。继母柔声道:“庄儿快去请韩夫人惩罚你吧,你也真是好客,让客人先动手。”语句虽是笑着说出,但继母这番话让我心里发颤——她对我不主动先找她实行惩戒已经不满。

我暴露着红肿凄惨的屁股,手脚并用爬向韩夫人。当时我感觉自己就像只没毛猴子被众人围观。到了韩夫人面前,我带着哭腔说道:“韩姨,请您责罚我这低劣的行为吧。”韩夫人轻拭我眼角的泪花,温柔问道:“庄儿你感觉阿姨打你多少下合适?”韩夫人一脸怜惜,但我知道她是一个狠毒的妇人,若我说出的数字过少,会受到更残暴的对待。“庄儿无端在客人面前犯贱,应该受到深刻的教训,所以庄儿请求您责打五十下让庄儿的屁股涨涨记性。”我请求道。“哎呀,”韩夫人露出伪善的笑容,“我一开始准备稍微打一打就算了,毕竟你的屁股已经青紫交加。但是你既然强烈要求,那我就勉为其难了。把那把戒尺拿来。”我又爬到继母那里求到戒尺,再回来双手捧着递给韩夫人。韩夫人对空气挥舞两下试了试手感,便令我保持之前在李夫人面前的羞人姿势,且双腿张大。韩夫人的戒尺果然如毒蛇,撕咬着我的大腿根与腿内侧,一如她毒蛇般的心灵。我唯一庆幸的是顺序选对了,否则她会给其他客人惩罚我的灵感。“噼啪、噼啪…”持续的疼痛刺激着我的大脑皮层,我的泪水终于如断线珠子落下。[ 此帖被淡月泊云在2018-09-06 09:49重新编辑 ]

贼传奇:好文,求继续,but有点小疏漏啊楼主,是从继母那拿了尺子跪行去找韩夫人让她惩罚,怎么最后惩罚的却是李夫人呢?不过没事,无伤大雅,加油哦,顶你。 (2017-12-25 17:15)

可惜过了修正时间。

落泪如决堤,一发不可收拾,更何况钻心的疼痛遍布我的臀丘与大腿,所以我当时涕泪横流。可是我依然只是隐约咽泣,恐惧使我不得不克制嚎啕大哭的愿望。漫长的熬刑,我的屁股与大腿的肉在不断跳动,仿佛欲离体而去,终于韩夫人的五十下戒尺打完了,但猛烈的痛感还在延续。我如前例向韩夫人磕了头,感谢她的调教,向最后一位目标——我的继母爬去。惧怕、激动、羞耻与苦痛这些因素让我身体不自觉抖动,特别是我看到继母靠在沙发,似笑非笑看着我,我的身体发抖的幅度也就更强烈。继母问道:“庄儿你是害怕我么?还是怎么了?”我只能说道:“不…母亲,只是我身体太痛了。”“既然这样,那今天惩罚就结束吧?”继母貌似关切地问道。我自然知道唯一的答案:“不,母亲。您的贱女儿行为不检点让您丢了脸,所以请您一定要狠狠惩戒我一番,再痛也是庄儿该得的。”继母满意点点头说道:“那我就用手打吧。”又俯身在我耳畔轻声道:“我就喜欢你屁股伤痕累累时候的触感。”

我并没有暗自庆幸,因为客人走后继母对我的惩罚才是正戏,现在不过是预热而已,而且继母所谓“用手”也不仅仅是打而已。我听从吩咐跪趴继母修长的大腿上,等待着巴掌落下,但只感觉冰冷的手掌在我惨烈的臀部上游移,继母感叹道:“庄儿你的屁股又肥又翘,简直就是为惩罚而生的。”我回应道:“谢谢母亲夸奖,请您…啊。”我的话未落音,继母便用手指大力拧我的右腿肉,我受不了疼痛惨叫出声。“完了完了,今天我要遭殃。”恐惧让我的大脑不断回响这句话,我忍不住求饶:“母亲,请您饶恕您的贱女儿吧,请慈悲…我真不是故意的,太突然了…”,但继母只是淡淡说一句:“准备好,我要开始打了。”我马上闭嘴,继母的手掌也开始搧打在我的屁股上。当时我的臀部即使受到轻微的震动便会牵动伤口而疼痛,更何况是责打,所以即使没有捱其他工具,对我来说依旧难忍。虽然巴掌声与哭泣声清晰可闻,被打的我不能阻止他们谈笑,在继母掌下裸露躯体的我仿佛只是一件玩物,召之即来挥之即去。母亲打完后,轻飘飘丢下一句:“跪在角落反省。”我只好依据命令爬到角落面朝墙角双手抱头。我知道众人可以清楚看到我屁股与大腿上残酷的痕迹——他们合作的成果,而我唯有在他们轻佻的目光中直跪着,独自品味这份痛觉与羞耻。

不知过了多久,客人终于走了。在继母将客人一一送别,他们脚步声渐渐远去后,继母走到我的身边,说道:“起来吧。”我的双腿早已跪麻,一番挣扎后才起身,但腿肚子还在打颤。继母命令道:“滚去矫正室等着老娘,贱皮贱肉一天不打就上房揭瓦。”我再次跪了下来,带着哭腔道:“妈妈,求求您了…今天我真受不了了。请您慈悲啊,饶了我这次,我以后一定好好表现…女儿一定好好用这身贱皮贱肉伺候您。”继母考虑了一会儿,说道:“行吧。今天老娘暂且饶了你,你不用去矫正室,洗干净到我的卧室等着吧。”我知道在卧室里依然免不了惩罚,但比起惩戒室里那是要好得多。所以我向继母磕头道:“谢谢您…请您稍等,女儿就会洗好自己的贱身子来侍奉您。”

milaoshu123:可是庄儿想错了……当继母开门走进卧室的时候,庄儿已经洗漱完毕给继母铺好床铺,把自己脱的一丝不挂屁股对着卧室的门跪趴在床边上,两条腿尽力的分到最大腰部尽量压向床板整个上身努力的伏在床板上屁股高高的翘起来。这是在继母卧室等待继母的标准姿势,这样只要继母一打开门进入 … (2018-01-06 23:44)

。。。不错不错。

milaoshu123:可是庄儿想错了……当继母开门走进卧室的时候,庄儿已经洗漱完毕给继母铺好床铺,把自己脱的一丝不挂屁股对着卧室的门跪趴在床边上,两条腿尽力的分到最大腰部尽量压向床板整个上身努力的伏在床板上屁股高高的翘起来。这是在继母卧室等待继母的标准姿势,这样只要继母一打开门进入 … (2018-01-06 23:44)

最近比较忙,过几天我才有时间。。。你写得很不错。

热水冲刷着我的身子,流经我的臀部与大腿之时,伤处的疼痛受刺激而欲裂,但洗澡时间依旧是我难得的放松机会。我看着自己姣好的身材,不由得自怜起来:我本应该受到很多男生的追求,被人百般呵护,怎么会像如今这样。但想到继母的手段,我心里一阵悸然,加快了清洗的速度。擦干身体,我便如往常爬到继母房间,在冰凉的地板直跪着,臀部高耸朝向门外。“咚、咚、咚…”高跟鞋声随着我的心跳越来越近,直到一双猩红高跟鞋进入我的视线。“抬起头来。”继母命令道。我抬起低伏的头颅,看见继母只穿一套鲜红的女王皮衣,结实良好的身段展露无遗。尤其是丰满的胸部与有力的大腿被衬托得更加性感。继母轻蔑地打量着我——像狗一样匍匐的继女,手中玩弄着一根马鞭,我不由自主呼吸紧促起来。
“贱人,说说你今天犯了什么错。”继母冷声问道。我心中窃喜:一般继母这么开场问我,就说明主要是羞辱我,相对来说会少些疼痛。于是我卑微说道:“贱女儿今天无端发浪,在客人面前赤身暴露,丢了妈妈您的脸,又因为自己骨子里的骚贱,惩罚过程中起了反应,还在被惩罚时乱吠,不成体统,让妈妈您颜面尽失。所以请您多劳累,好好惩戒庄儿,让我知道自己欠管教,是个只配体罚教育的贱种。”说完我整个脸都羞臊不堪,心中暗骂自己:庄儿你是真的贱,这种话都能说出口。继母点点头,很是满意我的回答,说道:“小骚货你既然这样要求了,我就今天让你受到难忘的惩罚,让你好好涨涨记性。果然下贱,刚刚被打了那么多次还不够,非要屁股开花才会有点效果。”

lianwei823:楼主为啥不更新 (2018-02-11 00:44)

手最近受伤了。

super晨楼主不更了吗?

。。。我要修养一下手啊。

继母将手向我的后方伸去,我明显感受到她冰凉的手指摩擦我的臀缝,这使我心里一凛,她又把折磨的心思放在我的菊穴,恐怕今天我整个屁股要没一块好肉了。“为了长点记性,你的PY是不是要受到惩罚?”继母的责问冷不丁传来。我低声哀求道:“女儿的后面是专门供您玩弄的,如果您高兴,惩罚得再严厉也不要紧,可是打坏了不好玩了怎么办。”继母听后,伸手从床底拉出一个褐色小皮箱递到我面前,轻声说道:“那你自己挑一个吧。”我感到一阵酸楚,但还是打开皮扣掀起箱子。里面是各类大小不一的X玩具,我顺着继母的喜好选了最大尺寸的道具,双手捧着高举,恭恭敬敬呈给她。继母毫不客气地收下,接着用鞭梢拍拍我的脊梁,下令道:“给我乖乖趴好,屁股翘高点。”我闭上眼睛,羞耻地抬起臀部,并努力张开双腿,想让菊穴扩大些,好迎接那个巨物。“呸。”继母一口吐沫吐了上去作润滑,便将那玩意往里塞。撕裂的疼痛难以忍受,但我还是努力张大括约肌,想让继母称心如意。可惜事与愿违,即使我在痛苦下的迎合依旧无济于事,而继母也不耐烦了,用蛮力使劲捣了几下便开口大骂:“选个大的想气我?还是有意装纯显得自己PY紧凑?”我哀声道:“女儿不敢。”继母呵呵冷笑道:“自己扒开PY吧,你主动犯贱找鞭子吃,老娘我就成全你。”我顺从地伸出双手抓紧我肿胀的臀丘往两边掰开,迎接皮鞭的洗礼。继母的大部分皮鞭都购自马术商店,可不是情趣用品,我怀疑今天的惩罚能让我又有好几天上厕所都是煎熬。
咻-——啪!剧痛如约而至,却是来自我的左手指骨关节。十指连心啊,继母的马鞭却毫不留情。疼痛让我不自觉地侧躺在地板上,右手抓着左腕将指关节塞到自己嘴里,妄图用口水与口腔热气缓解痛处。泪眼朦胧中,只见继母一动不动地立着,眼神冰冷地打量我。“妈妈,能不能不要打手了。”我带着哭腔恳求。“我数三下,等你保持刚才的跪姿。”继母的话没有半点感情波澜。我知道再求下去不但无济于事,还会激怒继母得到更多处罚,便快速摆回姿势,等待第二下鞭子。
咻——啪!再次的鞭击落点又是左手指骨。我耐不住疼痛大声惨叫,左手也不断痉挛。我两腿发软趴倒在地,右胳膊护着着我剧痛不止的左手,看着继母的红衣身影靠近而发抖。继母走近我,扬起马鞭,咻——啪!准确无误地打到我暴露在外的右手指骨,激痛使我涕泪横流,我哭喊道:“我不敢啦,我不敢啦!呜呜…原谅我,妈妈!别打!”“不敢什么?让我原谅你什么?”继母喝问道。其实我也不知道不敢什么,因为我至始至终除了顺从她的命令就是取悦于她,自己做一个合格的玩具。而我当时的回答何其荒诞:“我不敢激怒您啦,原谅我的不懂事,我今后一定更加努力做个好女儿。”继母对我的回答挺满意,语气轻柔了些,说道:“那么你重新跪趴好吧,让我亲自开发你的PY。”
继母从皮箱里拿出一个较小的道具,硬塞进我的菊穴,然后怕它被挤出来,又吩咐我穿上一条白色内裤紧紧绷住。多么讽刺,为了方便继母,我在家里几乎不穿内裤了,而这次穿了内裤也是为了被更好虐。待而已。继母对她的成果很满意,问道:“小贱人,你应该怎么感谢我给你扩张?”我忍着后庭的胀痛说道:“女儿任凭母亲喜好,您尽管吩咐。”继母说道:“那你保持这个姿势不要动,闭上眼睛。”我闭眼等待着折磨,忽然会阴处被踢一脚,钝痛中我大声喊道:“谢谢妈妈!”话音刚落,又是一脚踢在相同位置,我只好再次答谢:“谢谢妈妈!”随后是第三脚,力道更大了点,我受力不住前倾几分,却依旧调整回来再高声感谢继母。
“睁眼吧。”继母允许我睁开眼睛,我看到她已经坐在床上。她朝我勾勾手,我便手脚并用爬到她身前,等待她的吩咐。这一动,我才发现继母的三脚不止带来疼痛,还激起我膀胱的尿意,可是我只有忍耐。继母伸出右脚,说道:“舔吧,贱人。”对于这种事情,我早已没有屈辱感,况且继母的脚长得精细,且没有什么异味,舔脚比起受罚来说简直是一种赏赐。在我伸出舌头伺候继母脚的时候,继母的嘴也没闲着,谈论起对我今后的规划:“你这种骚浪的婊子只配被虐,否则你即使在正常的家庭里也会浑身不自在。所以你就老老实实在我这待着吧,不过你也要当心,如果我厌倦了你便会把你卖到哪个暴力的老男人那里,他们只会比我更残忍。想想你即使失踪,又有几个人关心呢。你就安心享受我对你的调教吧。”正在舔脚的我对这段话感到骨子里的恐惧,因为真实。学校里我没有朋友,因为那些流言使得大家疏远我,家庭更不用说。我能怎么办?只有一条路可走——摇晃着身子取悦我的梦魇。心里想着,在悲哀中我居然感受到一丝兴奋,而舌头也更勤快了。
在辱骂中,我舌根舔到麻木,继母终于把脚移开。她站起身子从抽屉中拿出一只粗大的可佩阳具穿戴上,再让我手扶床沿翘起臀部捱干。继母褪下内裤,拔出我菊穴里的X道具,便挺入抽插起来。我刚适应了之前的玩具,新道具的进入又让我感受了撕裂的痛苦。我双手抓紧床沿,咬牙忍受继母的进进出出。正常来说这种行为不可能让继母得到快感,但她的快感来自于施虐欲的满足,所以为了更好地达到兴奋点,继母一边活动下身,一边用那长而尖利的指甲掐拧我的胸,所以我胸前也有了青紫痕迹。看着我身体因痛觉颤动,继母毒计又上心头,说道:“老娘那么疼爱你,你还不唱首个表达下感激。就唱‘世上只有妈妈好’吧。”在大脑被疼痛与耻感占据之际,我大声唱出歌颂母爱的歌词为继母助兴:“世上只有妈妈好,有妈的孩子像块宝…”歌曲中夹杂着我的啜泣与继母爽快的呻吟,每唱一句就是对我的心房扎下一把狠刀。

1 Like

不知过了多久,在我的嗓子嚎得干哑之际,继母将我后面的玩意拔了出来,而我却不得休息,只见她坐在床沿两腿岔开,命令我含住她的可佩阳具:“贱婊子还不来清理一下你身体里的东西!”那玩意上面沾了点我肠子中的粪水。我直跪在继母前面,张嘴含下。继母忽然抬腿压着我的脖子,让那东西直挺挺进入我的咽喉,我被呛得泪水再次流下。继母笑着数落我:“老娘先让你习惯一下怎么伺候男人,否则到时候我把你卖出去,你却像个处女一样什么也不知道,岂不是很可笑。”我想按习惯谢谢继母,可是嗓子却被堵着。过了些时间,可能继母可怜我呼吸不畅,终于收回了腿。我还没得到几口喘息,继母解开自己的红色女王皮衣,露出坚挺硕大的胸脯,说道:“今天老娘玩得高兴,赏你亲近我的胸部。好好伺候,母狗。”我小心翼翼用指部与舌尖进行按摩揉搓,尽力柔和。同样是女人,她的胸可以得到温柔对待,而我所得的只有指痕与牙印。
继母在享受我的服侍之时可没闲着,尖利的指甲抓着我的臀部,今天的被那些人混合殴打的痛感在之前的缓和后又再度被唤醒,而伤痕之上的抓痕又将这些痛苦连成一片。指甲肆虐后,继母环抱着我的腰,膝盖无征兆地用力磕到我的阴阜,其时我的尿意已经饱胀,这一磕让我忍不住咬紧牙关,这下尿是憋住了,我却不小心咬到继母的胸。噼啪——噼啪——噼啪…继母大怒,一手拽着我的长发一手狠甩耳光。由于位置不准,有两下搧到我的鼻翼,使我的右鼻腔流出鲜血,而我的膀胱也因此放松,尿液哗哗泄下。
继母从抽屉中拿出了一根牛皮皮带,看着我的惨状,训道:“贱人愣着干什么?还不用舌头舔干净?”我不顾自己鼻子流血,趴伏在地上舔着尿水。血滴在淡黄的液体中,伴随着泪水。继母却无半分怜悯,舞动皮带击打在我的屁股上。伤痕上面加伤痕,新伤覆盖旧伤,更兼皮带铁扣砸在皮肤上的钻心苦楚,火热的疼痛比之前在客厅挨打更难忍,我只能努力舔干净地上的液体希望继母减轻抽打。但是在恍惚间,咸涩骚腥布满我味蕾之际,我的臀部却不由自主高挺,想让皮带充分击打我的身体的每个角落。
可能是继母累了,在我清理完地板后她便饶了我。按照往例我在睡前用电脑温习两三部继母拍下的视频,都是我的惨状,还有我在羞痛交织中的浪荡姿态。这些不堪入目的影像日益加深我的自我认知:庄儿你的受虐喜好来自天生,而你继母只不过唤醒它,满足它而已。接受下贱的自己,然后感恩你的继母吧。但隐然间,我的心底又想起另一个声音:你的这些表现只是因为恐惧,是被迫的。千万不要堕落。只是这种声音越来越让我觉得是借口。
之后我便回房间进入梦乡,然后等待充满苦痛与羞耻的下一天。
[ 此帖被淡月泊云在2018-09-06 10:57重新编辑 ]

5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