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警手记 || 9174字

公元2053年一月一日,公历新年,各地都在举行各式各样的庆祝活动,人们似乎已经习惯了被“天人”统治的日子。叶秋雨抬手看了看手腕上的手环,二十二点三十七分。距离活动的高潮还有一段时间,看样子也不会出什么乱子的样子,就和同事打声招呼,一个人钻进了路边的一家商店,买了瓶热饮料靠在温暖的发热墙上看着发出柔和光线的天花板出神。
三年前,“天人”降临,似乎在一瞬间他们就接管了地球上所有的一切,政府还是那个政府,官员还是那个官员,只是上面又多了一顶帽子而已,这是普通人对“天人”降临的最直接的印象。当然,对此不满的也大有人在。开始各地的反抗声此起彼伏,但仅过去一个月,各地的反抗军就消失的无影无踪,随即就是长达一年的公开审判,以及奇葩的惩罚手段,公开处刑,打屁股。还有就是现行法律的大调整,免除徒刑和死刑,取而代之的是肉刑,也就是打屁股。人们为“天人”的脑洞而绝倒。但更让人绝倒的是“天人”的技术。仅仅一年,在“天人”的技术援助下。本来已经陷入瓶颈的技术发展得到了巨大的突破。随之而来的是空前的繁荣,而天人政府,则在此时裁撤了大量的政府部门,仅留下政府,法院,警察局这三大系统。
从效果上来看,运行的不错。
叶秋雨,H市人,A市警校在校生目前在A市局实习,有点懒散,但是性格很随和,在局里人缘不错。
一瓶饮料很快就见底了,叶秋雨正打算继续出门执勤,手腕上的手环震动了起来,低头一看,竟然是局长大人。“这老头子不会在监控室吧”叶秋雨心里一惊,上班摸鱼被局长抓个正着可不好看,虽然自己还只是个实习生。怀着忐忑的心情,叶秋雨接通了电话,从手环上起出一个圆形的小贴片,贴在耳后,拉出一根细丝。“局长”叶秋雨恭恭敬敬的说。“小叶啊,这么晚了没打扰你休息吧”电话里传出了局长大人沉稳的声音。“没有没有,我正在广场执勤。”叶秋雨松了一口气。“明天到我办公室来一下。”叶秋雨听完猛的一机灵,“局长,有什么事吗”叶秋雨小心翼翼的问,“明天再说吧。说完局长挂了电话。“额。。。。。。。。”叶秋雨无奈的摘下了耳后的贴片,心说,今晚是睡不着觉了。
第二天,叶秋雨顶着一对熊猫眼进了局长办公室,“小叶啊,坐”局长和气的冲旁边的沙发一指,叶秋雨答应一声,小心翼翼的坐下了。“是这样的,昨天晚上接到通知,警校打算安排你去市监狱实习三个月,然后再去B大做“刑警””叶秋雨听完猛的站起来,“刑警”??????B大???????这都挨得上吗????????“小叶,别激动,坐下坐下,我这也是刚接到通知,再过几个月,中央会出台关于全日制学生体罚条例,B大将作为试点,考虑到都是在校学生,抽调监狱的刑警不合适,所以就从警校挑了几个实习生过去,中央的意思是先试试水,看看反响如何。”叶秋雨缓缓的坐下。“可是我的体测成绩不是刚及格吗?”叶秋雨不确定的说,他可是知道,能去做刑警的哪个不是身体倍棒,一身腱子肉隆起多高的存在。“都是在校学生,下手太重了不好。”局长笑眯眯的说,“也不对,市监狱不是女子监狱吗?”干嘛把我安排到那里去!“时间有限,就近原则。好了你可以出去了。收拾一下,明天去市监狱报道。”叶秋雨满腹狐疑的出了局长办公室。想起市监狱的那帮女暴龙后背就一阵发凉,本以为可以逃离她们的魔掌的,想当初自己在操场真的是被她们训的不要不要的,本以为好容易逃离他们的魔掌了,没成想,又得煎熬三个月。
叶秋雨简单的和几个同学道了别,晚上一起出去找了家小饭店。自然是叶秋雨买单,那几个牲口居然很羡慕自己,可以随意的蹂躏女人的屁股,对此,叶秋雨也只能无奈的一叹,那几个女暴龙哪能轻易的放过自己,当初在班里体测垫底的学生要去做刑警,想想都觉得可笑。
第二天,叶秋雨独自一人叫了辆车赶到A市第一女子监狱,看着高高的围墙以及巨大的铁门,叶秋雨暗暗一叹,希望这三个月自己能平安度过。背着装有自己随身物品的包,叶秋雨走上前,先在门卫处验过了证件就在一个女警的带领下走进了监狱,随着大门缓缓的关闭,叶秋雨心中一颤。默默的祈祷。走了没一会到了狱长办公室,警员一指门,扭头就走,“不是。”叶秋雨没想到会这样,只好硬着头皮敲了敲办公室的门,“进来吧”一听这熟悉的声音,叶秋雨头皮发麻,小心翼翼的推开门,“小叶来了啊,坐吧”办公桌后的一级警司和蔼的说。叶秋雨恭恭敬敬的敬了个礼才缓缓的在一边的沙发上坐了下来,“小叶,别紧张,警校里我不是还教过你格斗吗。”一听这话,叶秋雨浑身一激灵。“白警司,那只是个意外。”叶秋雨小声的说,一听这话办公桌坐在办公桌后面的女人突然站了起来,你要是再敢提这事,我就把你扔号房里,让那帮饥渴的女人榨干你!叶秋雨一听,马上闭嘴,“这是你的宿舍钥匙,就在惩戒室隔壁,离生活区远一点,不然那帮悍妇看见你还不知道能做出什么来,一个实习生,还是这么差劲的实习生,真是给我添麻烦,你可以走了。”叶秋雨一听如蒙大赦,逃也似得跑出了办公室。
“不就是一不留神把你衣服扯破了吗,有什么大不了的,至于记恨我成这样。”叶秋雨一边想着一边通过手里的一张磁卡看着监狱的平面图,路线已经标注好了,顺着红线一直走就到了,叶秋雨独自一人拐弯抹角的走过空旷无人的操场,来到监狱的一个角落,那里有一栋二层小楼,上了楼梯找到房门,一刷卡,房门开了,屋里有床有桌,尽头还有阳台和卫生间,不过灰积的老厚,门后拖把,抹布一应俱全,连个清扫机器人都没有,白薇这是想让我坐牢啊,这个恶毒的女人,叶秋雨恨得牙根痒痒,无奈势比人强,叶秋雨只好老老实实的打扫起卫生来,好容易清理干净,自己也变得灰头土脸的,去卫生间洗了个澡。叶秋雨,穿上换洗的衣服,脏了的警服直接塞进房间里的衣物通道,“既然有现代化的洗浴设备,那衣服也应该是有人收的。”叶秋雨一厢情愿的想,累的够呛的叶秋雨一屁股坐在床上,想休息休息,门却被敲响了,叶秋雨打开门一看。门口一个大约三十出头的女警,看肩章是个三级警司,手里拿着一堆自己刚换下来的脏衣服。叶秋雨吓得一激灵,赶忙敬礼,“衣服拿回去,自己洗。我叫姜琳,是惩戒科科长,明天上午八点到楼下惩戒室报道。”门口的女人淡淡的说。“是”叶秋雨赶紧答应一声,接过自己的衣服,女人转身就走,没有一点废话,叶秋雨真想一拳打在女人的脸上,可是他不敢,保不齐也打不过,在警校里格斗课他只赢过一次,就是那次胜利保证了他能顺利毕业,可是也彻底得罪了这间监狱的狱长,事情是这样的,教授叶秋雨他们班格斗课的是有着母暴龙职称的白薇,在课上没少虐。待他们,期末考试的时候,这个女人直接说,你们所有人挨个和我单挑,能碰到我算及格,打倒我给满分,十分钟为限,十天时间,一天五个人,按学号排列,直到第四天的时候,叶秋雨他们班的及格人数不超过五个人,白薇可是全国警界散打冠军,这帮学生能耐她何,当轮到叶秋雨的时候,作为全班体能最差的一个,肯定是连白薇衣服边都碰不到,可谁成想,这小子上来张口就叫白薇母暴龙,这下可捅了蚂蜂窝了,白薇打的叶秋雨满场乱跑,当第八分钟的时候,叶秋雨找了个机会猛的抱住了白薇的腰,正要松口气,可算是及格了,没成想白薇没打算放过叶秋雨,身子一拧,拳头砸向叶秋雨的后背,叶秋雨赶紧向一边躲闪,这一拳要是砸实了非出事不可,躲闪是躲闪,叶秋雨手里还抓着白薇的衣服下摆呢,猛的一用力,竟然把拉链给扯坏了,就听一连串的噼啪声,白薇的衣服敞开了露出里面的运动背心,白薇又羞又气正要上去教训叶秋雨,一边负责计时的同学吹响了哨子,白薇看了看敞开的衣服,用手点了点叶秋雨,回去换衣服去了。叶秋雨格斗课成绩满分,但是排在他后面的同学一个及格的都没有,并且被白薇教训的很惨,最后叶秋雨实在顶不住压力,大出血,请全班同学出去吃烧烤此事才作罢。但自此以后,白薇就再也没有出现在警校,听说是本人申请调回原单位了。为后来的学弟学妹们除去一大祸害,叶秋雨还得意好久,无奈,风水轮流转,这下好了,到了人家的地盘,苦日子还在后面呢。

第二天一早,叶秋雨穿戴整齐,离上班还有半个小时就等在惩戒室门口,心说“老天保佑,让我今天一天能平平安安的过去吧”。刚过去十几分钟,姜琳走了过来,“那么着急看女人屁股吗?”一句话把叶秋雨噎得差点背过气去,可也不敢怠慢,赶忙举手敬礼,“姜科长”“一会你就站在一边看,不许说话,也不许动,要是闹出什么乱子,直接把你绑刑架上”姜科长一边开门一边说,一听这话,叶秋雨也明白了,“第一关是罚站啊”他心里默默的想,进了惩戒室,叶秋雨吓了一跳,迎面一面墙上挂满了各种型号的板子,藤条,戒尺等体罚用具,并且都编了号,看着叶秋雨探头探脑额样子,姜琳顺手扔给他一根戒尺,“好好熟悉一下,就从它开始”叶秋雨赶紧接到手里,仔细摩挲着,这根戒尺通体漆黑入手沉重,应该是硬木的,手感十分不错,应该是经过仔细打磨的,拿在手里十分舒服,挥动起来也没有一点阻滞的感觉,十分顺手,叶秋雨忍不住使劲挥了两下。“一会就该有囚犯过来了,你就站那。”姜琳似乎看见叶秋雨就觉得不爽,随手指了房间里的一个角落。叶秋雨乖乖跑到墙角站好,手里摩挲着戒尺,心情没来由的一阵紧张。“你不会还是处男吧?”姜琳似乎看出了叶秋雨的异样。“我。。。。。”叶秋雨被闹个大红脸,承认也不是,否认也不是。“你小子今天运气不错,一会过来的是的大美人,可惜岁数大了点,不知道你小子对御姐有没有兴趣?”姜琳看叶秋雨的样子很有趣,不由得起了调戏的念头,在房间另一边的桌子上一边翻着文件一边打趣道。叶秋雨更是无地自容。
不一会,一名女警员敲门进来,先冲姜琳敬了个礼,“姜科长,3657准备完毕。”“进来吧”姜琳淡淡的说,没过一分钟,屋里进来了四个人,两个狱警一左一右架着一名犯人走在前面,后面跟着一个穿着白大褂提着药箱的医生,四人看见叶秋雨明显一愣,看了看一脸云淡风轻的姜科长,两个狱警和医生都没说什么,可犯人不干了,抬起两只手指着叶秋雨,“他是干什么的?”姜琳抬眼看了看一脸怒气的女犯,“实习的。”“我要求他出去!”姜琳一使眼色,两个狱警一用力就把女犯给拖到了房间中间的刑架上,这是一个类似于跳箱的东西,正面程梯形,有可以固定双脚的皮带,两边也有固定双手的手铐。两个狱警把女犯按在刑架上,医生过去解开女犯的裤子,宽松的裤子一下子滑倒脚腕,“我要投诉!你们不可以这么对待我!”女犯声嘶力竭的叫喊着,但还是结结实实的被捆到了刑架上。姜琳,从墙上取下来一根藤条,“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在押人员体罚条例》受罚人员拒不配合,态度十分恶劣的,可处以藤条责臀五到二十下的处罚。”一听这话,女犯马上安静了下来,似乎认命了。叶秋雨从犯人进门就一直在观察她,一米六五左右的身高,身材十分苗条,看样子也就二十多岁,叶秋雨很好奇她是怎么进来的,可惜他无权过问这种事,更不能随便提问,自己昨天可是研究了半个晚上的体罚条例,关于实习生观刑的规定更是反复看了好几遍,要是不留神违规,白薇肯定会落井下石,保不齐自己也是会挨板子的。所以,叶秋雨刚刚一直老老实实的站在墙角,如老僧入定,可当那名女医生把女犯的裤子脱下的时候,叶秋雨感觉自己的心跳加速了,咽了下口水,感觉有点口干,虽然有点丢人,但叶秋雨确实还是个处男,长到现在也就是在小电影里见过女人的身体,看着下半身几乎全裸,被绑在刑架上,两腿微微分开,白花花的肉中间一条似乎是无底的深渊吸引着自己的目光,叶秋雨楞了,脑子里一片空白,突然胳膊上一疼,一位女警过来掐了一把自己,一脸的鄙夷。叶秋雨摸了摸鼻子,尴尬的冲女警笑笑。排除杂念,专心学习。“凌美琪,2052年6月15日酒驾撞伤五人被G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监禁一年以及杖臀三百,第三次执行,责臀五十,三号板,因处罚期间拒不配合,加打藤条二十,执行人。姜琳,责任医师。李蕊。2053年一月3日。”姜琳冲着屋里的摄像头念着纸上的内容。念完,姜琳把手里的纸放进文件夹里。从桌上把已经取下来的藤条拿起来,甩了两下,走到刑架旁边。举起藤条,猛的挥出。啪。啊!!!藤条与肉亲密接触的声音和惨叫声几乎同时发出,一道水平的红痕出现在女犯屁股正中。好厉害!叶秋雨暗暗吃惊,随机第二下又落了下来,不偏不倚,正好在第一道鞭痕的上方约一指的地方,两道红痕整齐的排列在女犯白皙的屁股上,又是一藤条挥了下来,落在了第一道红痕下方约一指的地方。叶秋雨看呆了,姜琳动作干净利落一点也不拖泥带水,犹如一台机器般的精准,叶秋雨看着不停挥动着藤条的姜琳,他感觉到了一种美,“这是艺术”叶秋雨的脑中不由的出现了这样的念头。等叶秋雨回过神来,二十藤条已经打完了,女犯屁股上整齐的排列着二十道红痕,没有一条相交。
姜琳得意的一笑,看了一眼一脸惊讶的叶秋雨,十分满意自己的表演。随即她取下墙上挂着的一块一尺来长。一巴掌宽的板子。看了一眼女犯已经变得红肿的屁股,没有任何犹豫板子挥了下去。一板子打在臀峰上,叶秋雨就见女犯的屁股瞬间凹了下去,板子离开,臀肉晃动着恢复了挺翘,但留下了一道巴掌宽的红痕。女犯的嗓子也已经喊的有点沙哑了,但音量还是那么大。这声音听久了有点慎人,叶秋雨暗想。噼里啪啦的打了二十多板。在一边一直一言不发的医生突然叫停。“犯人需要休息,不能再打了。”姜琳只是看了医生一眼就走到办公桌后坐下,拿出一个水杯,拧开盖子慢慢的喝着茶水。医生则打开手边的箱子,先从里面拿出一袋水样的液体。撕开口,把管子放进女犯的嘴里,然后从箱子里拿出一个小圆盒子,带上手套从盒里扣出一点类似于雪花膏一样的东西,一点点的在女犯屁股上抹开,女犯肿胀的屁股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肿臀峰上的青紫也迅速变淡,不出十分钟,之前明明青紫肿胀的屁股变得只剩下红色,异常鲜艳的大红色,与大腿那如同牛奶般的白色形成了鲜明对比。“还有二十一下”不知什么时候姜琳拿着板子出现在了女犯的身后,看了一眼通红的屁股,“李医生你这算是处理完了吗?”医生从犯人嘴边拿起已经喝完了的水袋,“可以了,姜科长请继续。”听着两人冰冷冷的对话,叶秋雨感觉到了双方的敌意,心说“这两个女人有故事”。随着李医生收拾好东西退到一边,姜琳又开始行刑,一尺来长的板子上下翻飞一下下的摧残着女犯的屁股,等这二十一下打完,女犯的屁股足足大了一圈,整个屁股程均匀的紫红色,“姜琳最后这是下了狠手了。”叶秋雨看着被两个狱警架起来基本无法走路的女犯心说。随着女犯四人的离开,屋里就剩下两个人了,坐在办公桌后面的姜琳拿出一张纸看了下,“走,距下次行刑还有一个小时,正好教你点东西,别等出去后丢人。”

姜琳说着起身来到房间外面,看了一眼依旧站在墙角的叶秋雨,“还傻站着干嘛啊?”叶秋雨马上屁颠屁颠的跟了上去,姜大科长这是要开小灶的节奏。这个时候不瞪起眼来的是傻子。二人来到隔壁的房间,姜琳打开房门走了进去,叶秋雨跟在后面,这个房间和惩戒室的布局差不多都是十分空旷,中间有个刑架,不过这个刑架上绑着一个橡胶的假人,迎面墙上是个巨大的显示屏,姜琳走到刑架旁边,“把戒尺给我。”叶秋雨赶忙把手里攥了很久的戒尺递过去,“我只教你一遍,剩下的自己练。”姜琳接过戒尺,右脚迈出半步,“看仔细了”只见姜琳右臂外展,手里的戒尺向下划出一道漂亮的弧线啪的一声击打在假人的屁股上,随即显示屏亮起,刚刚姜琳的动作以一连串的照片在显示屏上出现,过了一会,屏幕上又出现了通过高速摄影慢放的戒尺打向橡胶假人的视频,再然后,屏幕上出现了一个巨大的10。姜琳看了一眼,随手把戒尺扔给叶秋雨,“看清楚了?”叶秋雨茫然的摇摇头。“过来”姜琳没好气的说,叶秋雨窃窃的走上前,“右脚往前迈半步,拿着戒尺的手举起来,现在重心在左脚上,手向下挥,重心转移到右脚,扭腰,发力,击打,胳膊不要用太大力。”叶秋雨按照她的指示一步一步的打了假人一下,屏幕上出现了一个巨大的4。“不及格。慢慢练,今天上午你能练到六分就放你出去,达不到门是不会开的。”说着姜琳转身出了门,嘭的一声,门关了,随后房间里响起了动听的女声,“请学员就位,刑警训练系统已启动,目标要求,六分。学员现水平,四分。”叶秋雨无奈,只好现在刑架旁边,按照自己的记忆挥动戒尺,又打了假人一下。这会屏幕上出现了一个巨大的3。叶秋雨慌了,早晨可是没吃多少东西,要是在这个屋里困到中午,自己估计连挥动戒尺的力气都没了,到时候别说及格了,估计一分都拿不到,虽说姜琳不至于把自己困死在这,凭自己和白薇的“交情”,这样合情合理的关自己一两天她们还是干的出来的。更何况这个房间里连个厕所都没有,还是完全密封的。。。。。。。。。。。再往下叶秋雨就不敢想了。默默的举起戒尺,回忆着姜琳的动作,一下下啪啪的打在假人身上,一连打了五六十下,别说六分了,连五分都没有,只有两次是四分,剩下的不是三分就是一分,叶秋雨急了,把戒尺往旁边一扔心说,“这下可真是要倒霉。”环顾四周,连个窗户都没有,大门紧闭,门上根本就没有门把手,这种监狱特制的自动门听说连C4炸药都炸不坏,想要跑出去无异于痴人说梦。叶秋雨无奈的打开手上的手环,想看看这个倒霉的刑警训练系统有什么漏洞没,很轻松的,手环和显示屏连接上了,但是里面除了一组姜琳的连拍照片还有那个小视频之外什么数据都没有,自己以学员身份接入连系统的后台都进不去,要以管理员身份进入根本不可能,因为那是需要评分达到十,才能有资格进入控制区,这个资格还只是临时的,出了房间就作废。叶秋雨这才明白为什么姜琳要做示范。但事到如今生气也没有任何意义,再说,进不了门的姜琳肯定也是指望不上了,唯一能放自己出去的只有白薇,作为监狱长,她有最高权限。可想想自己和白薇的梁子,叶秋雨无奈的捡起戒尺,机械的打向假人。又打了五六十下,没有任何起色,胳膊反而累的发酸,叶秋雨无奈,只好一张张的看显示屏里存的照片,仔细的琢磨姜琳的发力方式,看着看着,他感觉有点不对,姜琳似乎胳膊并没有发力,“是腰!”叶秋雨几乎大叫出声,姜琳是通过前后重心的转移以及腰部的旋转来完成击打的,“这叫甩鞭效应。”叶秋雨暗自庆幸自己没有在格斗理论课上睡觉。回忆着课上讲的内容结合姜琳说的那句话,叶秋雨慢慢举起戒尺,挥了下去,啪的一声,屏幕上出现了一个大大的5。有进步,叶秋雨又举起戒尺,找了找感觉,又是一下,啪,屏幕上依旧是五,叶秋雨一连打了二十多下,终于屏幕上出现了一个大大的6。门缓缓的打开了,“通过!”房间里响起了动听的女声,叶秋雨像一只兔子一样,几个纵跃出了门,终于自由了。

刚出门,迎面碰上了身穿便衣的李医生,“跟我吃饭去。”叶秋雨一愣,赶忙拒绝道“我吃胶囊就好了”谁知道下面又安排的什么套让我往里钻,叶秋雨不得不小心一点,“刚刚那么大强度运动,胶囊虽然能填饱肚子,但是人类进食可不单纯为了填饱肚子,跟我来吧。”李医生例行公事般的领着叶秋雨往餐厅走去,叶秋雨看看手环,已经下午三点五十了,这时他才感觉到自己饥肠辘辘的。很快二人走到监狱的餐厅,这里已经外包给了一家专门的餐饮公司,犯人的伙食得到了很大的提高,鉴于味道确实不错,价格也算公道,很多狱警也选择在这里吃饭。于是乎,餐厅方面又单独隔出了一个小的单间专门供狱警用餐。二人顺着专门的警用通道走入餐厅。“在这先坐一会。”李医生指了指角落里的一张小桌子,然后径自走到前台点了点东西,看着站在门口不知所措的叶秋雨,李医生走到桌前坐下冲叶秋雨招了招手“过来坐吧”
叶秋雨小心翼翼的走到桌前坐下,餐厅的一名工作人员端来了两杯饮料放到二人面前,李医生拿起眼前的杯子冲叶秋雨一举,抿了一小口。叶秋雨也有样学样,拿起杯子喝了一口,半杯饮料下去了。李医生按了几下自己的手环,“这是你之前在训练室的录像,你可以看一下。”说着,叶秋雨就感觉自己手腕一震,李医生发过来一段视频,打开一看,正是自己找到窍门后的一系动作,并且影片还经过了剪辑,明显是多个摄像头一起拍的。看着自己的身姿,“感觉还蛮帅的样子”叶秋雨心里想着。可紧跟着一头冷水就泼了下来,“根据你的表现以及我的经验来看,你是不可能得到系统认可成为刑警的。“为什么???”叶秋雨有点不服,自己可是连白薇都搞定了,这个破系统难道还搞不定,“再看看这个。”李医生又发给叶秋雨一段视频,叶秋雨打开一看,吓了一跳,画面上是一具骷髅在挥动着戒尺,“这是你的骨骼建模,从图像上看,你的肱骨,尺骨,桡骨比较细长,这里还有肌肉建模,从肌肉结构和形态上来看,你的爆发力根本没有办法达到系统要求的力量,当然,如果你从现在开始进行高强度的体能训练,半年后,你应该勉强可以达标,但是这只是应对女性的训练系统,虽然我不知道为什么你会被安排在这里实习,但是,以我的专业水准来看,你的身体状态根本不适合当一个刑警。”听完这话,叶秋雨不由得不信服。眼前这个女人,不简单啊,可是,自己本来就不是来当刑警的,如果按照局长那个老头子的说法,自己应该会成为一名校警。所谓系统的问题对自己来说根本就不是问题。只要在这个鬼地方熬够三个月,自己就到B大上班去了。管他什么见鬼的系统呢。正说着话,服务员端来两份工作餐。“先吃饭吧。”叶秋雨和李医生二人无声的吃着眼前的饭,看着吃饭速度不亚于自己的李医生。叶秋雨心说“看来她也没吃午饭,想起自己看到的几段视频。叶秋雨似乎明白了什么。”不一会,二人吃的差不多了,李医生摆弄了下自己的手环,叶秋雨收到了一个文件夹,打开一看,里面是十几个小视频,点开一看,都是打女人屁股的,叶秋雨赶紧左右看看,一脸惊讶的看着李医生。“有没有兴趣做职业男主?”这话听的叶秋雨稀里糊涂的。“文件夹里有个文档,看了你就明白了,也许这份工作更适合你。

叶秋雨离开餐厅一看时间已经快下班了,他直接回到了宿舍仔细的研究文件夹里的内容。“感觉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当看完文件夹里所有的东西后,叶秋雨终于搞清楚了这个在国内叫sp的东西到底是什么。“也许去做兼职挣点外快也不错,B大应该也没有太多事情做,毕竟是全国首屈一指的高等学府,要是我这样的人天天忙的团团转也太对不起B大这块牌子了。”叶秋雨躺在床上这么想着,不知不觉睡着了。第二天一早睡得迷迷糊糊的叶秋雨被闹钟叫醒,一看时间才六点钟,闹钟一关,再睡半个小时,正当叶秋雨睡得舒服的时候,就听外面咣咣有人砸门,吓得叶秋雨一下子从床上跳起来。胡乱穿上衣服就出去开门,一身警服的姜琳一脸怒气的站在门外“叶秋雨!”“到!”“几点了??”“额。。。。。。。。。”“马上穿好衣服到狱长办公室报道!”说完姜琳怒气冲冲的走了。叶秋雨低头一看手环,都九点半了。赶紧洗漱穿衣,在九点四十五的时候呼哧带喘的叶秋雨终于到了狱长办公室。深吸一口气,敲了敲门,“进来”白薇的声音在里面响了起来,叶秋雨小心翼翼的走进办公室。“坐吧。”办公桌后的白薇头也不抬的道。叶秋雨坐在一边的沙发上足足等了十分钟,白薇就是一言不发,搞的叶秋雨如坐针毡,正当他忍不住要发问的时候,白薇抬起头来,冲叶秋雨说“昨天李莉的提议你考虑的怎么样?”

叶秋雨一愣,顺嘴来了一句:“看上去还不错,我蛮有兴趣的。”一听这话白薇脸色马上沉了下来,见情况不对,叶秋雨马上改口,“但是我的工作已经定好了,到B大当刑警。”看着表情渐渐舒缓的白薇,叶秋雨知道自己这一关算是过去了。“很好,你昨天的表现我已经看到了,真的,你很有天赋,但是,你单薄的身体确实很难胜任刑警这份高强度的工作,所以,我决定,这三个月以体能训练为主,惩戒训练为辅,并且我给你进入惩戒室数据终端的权限,那里有几千兆的处刑记录,你可以随便观看,但是不许复制,如果数据外泄,你将面临一到五千藤条的处罚。到时候,你最少要在监狱里呆两年,对了,这三个月你的一切假期取消,这是对你昨天早退和今天迟到的处罚,没什么事的话你可以出去了,姜琳在等你。”说完白薇低头处理起了文件,见白薇如此,叶秋雨讪讪的出了门,走到楼下正碰到姜琳,“跟我走,今天剩下的时间上格斗课。”一听这话,叶秋雨一激灵,“这是赤。裸裸的公报私仇啊。”但是又有什么办法呢。叶秋雨跟着姜琳来到另一栋楼里,那是一个大型的室内训练场,叶秋雨换了身衣服窃窃的走到场地中,姜琳连招呼都没打上来就是一拳,直取叶秋雨面门,叶秋雨赶忙躲开,“怎么招呼都不打一声!”姜琳连回答都没有又冲叶秋雨踢来一脚。十分钟后,叶秋雨像只死狗一样躺在场中。“真不知道你是怎么从警校毕业的,你的格斗根本就是不及格,体能也不达标。以后这方面训练要加强,下午,五公里。”说完姜琳离开了,叶秋雨浑身疼的厉害,一点都不想动,不一会李医生过来了,还拿着她的小药箱,从里面拿出一包水放到叶秋雨手边,“特效药”叶秋雨拆开吸管喝了一口,咸咸的还有股怪味,勉强还可以接受,当一包水喝完叶秋雨似乎恢复了力气,身上也不是那么疼了,“李医生,你说的那份工作我能在B市做吗?”一听这话,李医生眼中显出一抹喜色,“当然可以了。”“那到时候我会联系你的。”叶秋雨缓缓的站起来向门口走了出去。接下来的三个月里,叶秋雨天天上午被姜琳狂虐下午体能训练晚上还要看行刑视频捎带着还有姜琳在一边的讲解。当然,李医生全程陪护,要是没有李医生的药水叶秋雨早就坚持不下去了,光上午那顿揍就足以让以前的叶秋雨三天爬不起来了。通过这三个月的接触,叶秋雨也了解到很多东西,比如,这间监狱竟然是全国最好的一个女刑警训练基地,然后,李医生虽然在这里充当狱医。但是并不属于政府公务人员,所以她还有个兼职,为国内好几家sp俱乐部以及拍摄sp视频的团队物色演员以及“服务人员”。然而姜琳很反感有关sp的任何东西,虽然她做的事就属于sp范畴,所以二人关系十分紧张。姜琳多次向白薇提出要开除李莉,但是由于没有合适的人顶替,再者说这也没有触犯法律,所谓的传播淫秽物品罪早就废除了。所以各种各样的俱乐部,同好会遍地开花,也给政府增加了不少税收。这样有好处的事情,政府更没有去取缔的动力。多方面的影响下,李莉就在这里一直干到了现在。根据她来上班的代步车来看,这个女人不是一般的有钱。叶秋雨作为一个有理想的青年,合法的挣到更多的钱还是更有现实意义一点。

1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