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异界游! || 8589字

SP异界游!?!~、、
第一章穿越异界,艳福还是折磨!?!
、、
韩斌很郁闷,非常郁闷!花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几乎磨破嘴皮子,才说服一个妹子,答应实践,酒店房间都订好了,妹子也来了,大长腿,翘屁股,关键是长得也不赖。韩斌忍不住兽血沸腾,可,妹子羞答答的,刚要脱裤子,不知为什么,脑袋一晕,眼前一黑,自己就不省人事了?这,发生了什么?
仙人跳?自己被绑架了?清醒过来,第一时间,韩斌惊恐。
“不对劲儿,这不是我的身体,而且,这是哪?”突然,韩斌脸色一变,惊讶的查看了一下自己的身体,显然不是自己。
准确说,比自己帅很多,有小白脸的潜质,面带几分邪气?
“穿越了?这身体本主,居然也叫着韩斌!是上河郡韩家一个小少爷,这次来迷雾森林探险,遇见妖兽,死在了这里
~~~~~~~~~?”突然,脑袋里,一股陌生的记忆,传达而出,韩斌眼皮一阵跳动,眼睛都亮了:“这不是普通古代,绝非历史上,任何一个朝代,这是一个,武者盛行,崇尚强者为尊的世界,大陆之上,厉害的武者,能开山裂石,翻江倒海,个人武力,能横扫军队,只要成为武者,就是人上人。”
“而我,这本主的身体,居然是武学废材?这!”韩斌郁闷。
‘叮!SP大君王系统,正式绑定~~~~,叮,发现极品美女,发布任务,一月之内,收取此女为奴婢,女被!’突然一个机械声音,传入耳中,韩斌一怔,陡然反应过来,有点兴奋。
金手指?自己穿越异界,居然有金手指?而且,SP?女被?
“哈啊哈哈哈,系统,真是深得我心。”韩斌顿时大笑起来。
转而,他左右查看,系统说发现美女,在哪呢?却在这时,耳中传来一阵‘莎莎’神,透过灌木丛,韩斌就看见,夜色下,大森林中,自己几丈之远,一个女人,走了过来~~~~。
这女人,不愧是系统给予好评的,比前世大多数女明星,都要漂亮不知多少,而且,还是纯天然。美若天仙哇,啦啦。
却见,那女人左右瞧瞧,发现没人,便解开衣裙,背对着自己蹲下来,两瓣十五月圆一般,浑圆挺翘的大屁股,肌肤雪白,蹲下时,凸起完美的弧度,简直诱惑,女人,在小解?
“啪!”正在韩斌欣赏的起劲,突然,女人反手一拍,巴掌落在左臀上,将一只大胆的蚊虫归西,咒骂道:“该死的蚊子。”臀浪掀动,何其美景,韩斌便忍不住,咽了一口口水。
女人站起来,穿好裙子,突然似乎感受到了什么,猛地回头,双目如电,正好看见,韩斌瞪圆了眼睛,盯着自己。脸上猛地红了一下,美眸和狠狠地瞪来:“你,你都看见了~~~~~”
“的确,只要露出来的,倒是看见了。”韩斌干脆大方承认。
“无耻淫贼,招死~~~~~~。”女人咬牙切齿,一掌劈来。
‘嘭’,韩斌被打出好远,吐出一口血,胸口气闷,这一下好似骨头错位,五脏六腑,翻江倒海。韩斌惊怒,瞪眼吼道:“你,你要杀我~~~~~~。”他突然想起来了,这具身体,本主的记忆,这个世界,是武者世界,强大武者,为所欲为。
自己穿越了,这已经不是原来那个法治BANNED了,在原来的世界,遇到这种事情,自己有不是故意偷看的,顶多骂几句,被打一个耳光出出气,在严重,也只会是报警,公安局出面?
可,这里却不同,这女人,是一个武者!她,居然要杀人。
“淫贼,你我不会让你是这么容易,跟我走。”女人冷笑道。
一把提起韩斌,向远处丛林掠去。不一会,韩斌被带到了地方,在一行人面前,韩斌被当做奴隶对待,与人看押、看管。
女人好似某个武者家族的小姐,这次外出,是奉家族任务,不远万里,请来一名毒丹师,邀请此人,作为家族客卿,任务成功完成了,如今,正在回程的路上。而这毒丹师,心术不正,炼制毒药,需要人来试药,这位叫做花慕容的美丽大小姐,就下令抓去普通人,成为试毒的奴隶,承受折磨~~~。
“喂喂喂,系统,我可是主角。你不会让我沦为试毒的奴隶吧?不会眼睁睁看我,被毒的生不如死吧。”韩斌内心大叫。
‘叮!系统发放新手大礼包,洗精伐髓一次,二十年功力~~~~~~~~~、’还好,系统比较人性化,给了韩斌一点好处。
接下来几天,韩斌忍气吞声,每天吃下毒丹师的毒药,承受折磨,还被那花慕容命下人毒打,但他都咬牙忍住,五天之后,当他适应了体内的二十年功力。月黑风高,趁黑杀守卫,逃了!他不是不想报仇,而是,现在实力不足,二十年功力,根本不是花慕容、毒丹师的对手,他必须苦练,徐徐图谋。
“小贼,居然跑了,你逃不掉,给我搜,抓住他。”第二天天亮,花慕容怒斥的声音,响彻起来,花家护卫,开始寻找。
几次,韩斌差点被找到,不过,系统比较给力,然他躲过劫难,而且,在韩斌讨价还价之中,居然获得了两个时辰强者附体的机会,韩斌眼冒寒光,当即选择一个强大此刻附体。
于是,两个时辰中,搜寻韩斌的花家护卫,死了不少。尤其是,那位毒丹师,一个不小心,被韩斌刺杀,死的不能再死,甚至,夺走了毒丹师的储物戒指,时间快到了,韩斌才跑。
“小姐,我们怎么办?强大师,被这小子杀了。”护卫惊叫。
“可恶,这些小子,他怎么做到的?走,先回家族,毒大师是先天高手,比我还强,他能刺杀毒大师,就有可能,有办法杀我们,先回去~~~。”花慕容咬牙,美目闪过一丝愤恨。
…三日后,韩斌穿过迷雾森林,进入上河郡,回到了韩家。
按照本主的记忆,熟门熟路,韩斌奔自己的院子走了过去。
“啪!”“啊,别打了呀,奴婢真的不知少爷下落啊~~~~”
“啪!”“屁股哇,绕了奴婢吧,再打就没命了~~~~~~”
“啪!”“求求夫人,开恩,饶命啊,呜呜呜,呜呜~~~~~”
“啪!”“夫人明鉴哇,啊,少爷出走半月,奴婢每天受拷打,屁板责的奴婢大屁股红肿不堪,要是知道少爷下落,早就招了哇,求求夫人,开开恩,饶了奴婢吧~~~~”有女人哀求。
“哼,两个小贱婢,一日不说出少爷去向,就别想本停止用刑,泼水,再打,给我往死里打~~~。”一个女人声音大怒道。
“夫人,愿望哇~~~~~~~。”“夫人,求求你,不要打啦~~~”
‘哗啦~~~~~’,韩斌这时,已经站在门口,扒开门缝,往庭院里看去,就看见,庭院之中,两个柔弱的婢女,此时被扒了裙裤,肥美的光屁股,冲天高撅,瑟瑟发抖的挨那责打。
冷水一下子,浇在两女的屁股上,那挨过板子的屁股,如被到了油,然后,左右两个仆妇,就举起板子,狠狠抽打~~~。
“啪!”“啊,夫人,奴婢受不住了,真的不知啊~~~~~”
“啪!”“哇呜呜,饶了奴婢吧,再打,屁股就烂了~~~~~~~”
两个少女,高高撅在春登上,苦熬屁板,已经通红的,全是板子责打痕迹的两个浑圆的大屁股,来回扭着,越来越肿。
“阿朱,阿碧!”韩斌心里惊呼。这是本主两个贴身婢女。
而庭院里,上首一个中年美妇,正是自己这具很提的母亲。
定是身体本主,偷偷从家里溜走,母亲,迁怒了两个俏婢?
“啊,疼死啦,夫人,饶命~~~~。”两俏婢撅屁股在悲鸣。
“娘,你这是做什么,我这不是好好的吗?”看了一会,韩斌突然反应过来,推门而入,二话不说,立即向美妇走去。
“孩子,你跑哪去了,这几天,把娘急死了。”美妇大喜。
“啪啪!”“啊,屁股哇,少爷,救奴婢~~~。”阿朱哀求。
韩斌忙道:“娘,孩儿这不是好好的嘛,我长大了,只是出去几天而已,有什么大不了的,你不用这样大动干戈吧?”
“傻孩子,你懂什么,外面那么危险,你有不会武~~~~~~~~~~~”美妇含泪,上下打量,见韩斌没事儿,这才松了口气,摆摆手,四个仆妇,这才停止了用刑~~~~~~~~。
“娘!你怎么罚她们啊,我要出去走走,又不是她们的错?”韩斌望了一眼阿朱、阿碧的翘屁股,这才看向美妇,问。
“哼,那有什么?连主子的去向都说不清楚,还不该打?这样的贱婢,就是杖毙,打死了也活该。”美妇不以为然,旋即喝道:“还不给我起来,给少爷汇报汇报,这几天~~~~~”
这对俏婢,听了这话,急忙爬起来,通红的光屁股,冲天耸起,跪撅在韩斌脚下,姐姐阿朱,卑声道:“少爷,因为奴婢说不出少爷的去向,这半月来,夫人动怒,狠狠责罚,没有一日饶了奴婢的大屁股!每把奴婢裸屁股,撅春凳,小板子细细拷打,边打边浇凉水,直把奴婢大屁股打的,通红透亮,肿大好几圈,疼到死去活来,不顾一切的扭着~~~~~~”
“挨完责打,必须撅肥肿的大屁股,在院子晾臀,一碗清水放在腰上,呜呜,不许动,不许掉,掉了,便要拖出去再责。”妹妹阿碧,翘屁股通红,臀瓣不知是不是疼的,微微抽、动。
“那,你们可又怨恨?”中年美妇,这时候,突然冷声问。
“奴婢不敢,奴婢叩谢夫人重责~~~~。”两俏婢急忙叩头。
“嗯,就这样吧,以后好生服侍少爷,再有什么差池,仔细你们的屁股!再疼的家法,本夫人也给得起。”美妇冷笑道。
“是,夫人,奴婢谨记!”两个俏婢,顿时跪撅,卑声开口。
“娘,我跟你说啊,这次我在木屋森林~~~。”韩斌顿时说起了自己的一些经历,当然,花慕容那段,刻意隐瞒了下去。
母子俩聊了一会,算是熟悉了,而在这时,阿朱、阿碧两个俏奴婢,就呢么裸屁股,撅在韩斌面前,丝毫不敢有怨言。
不一会,美妇放心了,总算带着所有仆妇,婢女,离开了。
“阿朱,阿碧,你们俩,起来吧~~~~。”韩斌这才淡淡道。
“谢少爷~~~~~。”俏婢姐妹,艰难的穿上亵裤,起来了。
“少爷我这次去迷雾森林,得到奇遇,洗精伐髓,已经能够修炼武技,这次你们俩,因为我离家出走,吃了苦头,受母亲重责。而且,平时服侍本公子,还算尽心尽力,本公子不会亏待你们,过几天,我就和母亲说,收了你们,本公子还没娶妻,你们俩,知根知底的,就做小妾吧!”韩斌笑着道。
“啊,这?奴、奴婢叩谢公子爷恩典。”阿朱、阿碧顿时喜极而泣。像她们这样的奴婢,能成为侍妾,那就是福分了。
“好了,你们两个,赶紧进屋,上药吧。”韩斌沉声吩咐。
“是,公子~~~~~~~~~。”阿朱,阿碧,顿时脸红的点头了。
二女进入卧房,见韩斌也跟进来,顿时脸色更红,但又不敢要求韩斌出去回避,只好羞答答的脱下亵裤,撅在韩斌眼前,彼此涂药。两俏婢是标准的美人坯子,柳腰纤细,大屁股翘臀,美腿匀称袖长,挨了狠揍,红肿不堪的样子,更是诱惑。
韩斌看的眼热,不过,倒也不急着要了两女,因为,此时脑海中,系统发声了‘完成隐藏任务,初见SP,奖励十年功力。’
‘嗡~~~~~’韩斌丹田,一股内里,滋生出来,实力大增。
他忙着消化,熟悉这股陡增的内里,转身走了。阿朱、阿碧两女,对视一眼,羞答答的,彼此却露出一股失望之色~~~。
要知道,刚才她们姐妹俩,已经做好被韩斌‘要’的感觉了,虽然紧张不已,但,内心隐隐期待,可,韩斌居然转身?!
…几乎同一时间,上河郡,武学世家,花家~~~~~~~~~~~。
“啪!”花慕容挨了一个嘴巴子,脸颊上一个红的五指印。
“爹,女儿没有完成家族任务,可~~~~。”花慕容委屈道。
“不要给我找借口,失败了,就是失败了~~。”一声沉喝,中年男子,大怒道:“你知不知道,这毒大师,对我们花家有多重要,有了他,我们花家就会实力大增,他的毒药,可以给我们的对手,韩家、聂家,许多打击!让我们在上河郡争斗中,占取上风,夺取无数资源、财富~~~~。哼,还不止如此,你根本不知,这个毒大师身上,有一个极珍贵的丹方,这才是大秘密,你居然把他弄死了,还丢了丹方~~~~~~~~”
“可是,爹,你没和我说,丹方的事儿?”花慕容急忙道。
“你还敢顶嘴?”中年男子,气不打一处来,又是一巴掌。
‘啪’,花慕容头一歪,左右两边,娇嫩的脸上,都红了。
“爹,我知道错了~~~~~~。”花慕容再不敢辩驳,低头道。
“知错?哼,这次你的失误,给家族造成巨大损失,而且,那毒师的师门,知道了此事,肯定会找我们算账。按照家规,废除武功,逐出家门,都是应该的~~~~~”中年男子说着,见花慕容脸色苍白,没有丝毫情面,冷酷道:“不过,你对家族,还有点作用,那就是联姻林家,你和林家的林少峰,自小就定亲了,林家主也派人来与我商量了,向尽快把你娶过门,我们定了婚期在下个月,这一个月,你给我待在家里,哪都不许去,学习林家的规矩,过了门,可别给我丢脸~~~”
“这,爹,女儿明白了~~~~~~~。”花慕容娇躯一颤,说道。
花家主冷冷的瞅了女儿一眼,又断然道:“不过,这次你给家族,造成巨大损失,死罪可免,活罪难饶,你是我的长女,但这次发错,我不会包庇。来人,把她拖下去,家法伺候。”
“爹,别,不要哇,女儿错了,饶了我呀~~,”花慕容惊恐。
“哼!对了,把二小姐叫过去,让她监刑,告诉二小姐,只要别死了,保证一个月后,完好无损的嫁去林家就行,其他,就随便吧~~~~~~~~~~。”花家主,下达命令,不耐烦的走了。
“爹,不要,饶了女儿吧~~~~,”花慕容惊恐,哀求不已。
…一刻钟后,看着被封印了丹田,按跪在眼前的花慕容。
花清月眼中,闪过一丝讥讽:“哎呦,这并不高高在上,最受宠的大姐吗?怎么,现在也会挨家法,,,唉,怎么惹了父亲了呢。大姐呀,这可怪不得我,毕竟,父亲有命~~~~~~”
“哼!”花慕容咬牙,冷哼一声,理也不理,装作没听见。
“不识好歹!也罢,既然这样,也没什么可说的了,我都听说了,你的失误,给家族造成重大损失,父亲开始厌恶你了,这次损失非常巨大,家法伺候,自然不会让你好过~~~~~~”
“不过,念在姐妹一场,我会照顾你的!花慕容,我记得,你娘还在世的时候,因为是正房,所以欺负我娘,每当我娘有什么差错,被抓住把柄,每受家法,你娘都下令,先责一顿小屁板~~~~~~?这个规矩,既然是你娘定的,自然不能弃之不用,哈哈。这样,妹妹做主,先好好责你一顿小屁板,让你回忆一下花家的规矩,然后,在动真正的刑责~~~~~~。”
“至于如何处罚你嘛!药水里泡着的家法板子,已经准备了三套,受了小屁板之后,自是要褪了亵裤,狠狠痛责一番。”
“如果正常力度,一般八十板子下去,这用药水泡过的家法板子,就会折断了。。。这三套家法板子,都用断了,大姐你这肥屁股,估计是能受到足够教训,到时候,会肿的像灯笼一样,比平时大好多,哈哈哈,不过,这只是开始~~~~~”
“痛责大屁股之后,妹妹好要你饱受皮鞭之苦,你会被吊起来,扒光了,狠狠抽鞭子,疼的你哭爹喊娘,疼的你祈求~~~~~~~~~~~~~,”花清月来回转悠,打量着花慕容的娇躯。
“你,做梦,我死了也不会求饶的。”花慕容一时冲动,说出了,让自己后悔的一句话。花清月冷笑,一拍手掌,下令:“既然姐姐迫不及待,来也,家法准备好,小屁板伺候先~~”
“是,二小姐~~~~~~~~~。”顿时,有两个仆从,取来家法。
。。。。。。。。。

第二章 家法伺候!丹宗找来,花家灭门!欲贺婚宴?
————————
身为家里的长女,又因为武学天赋好,备受宠爱,花慕容从小到大,其实没挨过家法,但,不代表她什么都不明白,在很小的时候,他就经常看见,自己母亲,也就是花家的正室竹木,隔三差五,下令用家法,惩罚众多侍妾。后来自己渐渐长大了,母亲去世,但因为突破先天而更受重视,父亲宠爱无比,所以花清月、花清薇、、这些姐妹,受罚时,她也看过。只不过,她怎么也没料到,今天,轮到自己了。
所谓的小屁板,实则与戒尺差不多,不过,比戒尺多了手柄,另外,用来打的那一边,板子薄而宽大,抽在屁股上,声音更响亮,照顾的面积,也更大。不比戒尺疼,但却羞。
花慕容正想着,却已有两个仆从,把自己按趴矮榻上,双膝并拢跪好,手肘拄在榻前,肥美的屁股,自然高高耸了起来。
裙子被褪了下去,花慕容觉得羞耻,但不敢挣扎,薄薄的亵裤,挡不住臀型的完美,花清月道:“大姐的臀,真是好看。”
“奈何,今日要受家法惩罚,唉。来人,前后左右,给我摆好镜子,让大姐能看到自己的屁股。”花清月嘲讽着说道
。
“是,二小姐
。”仆妇应声,顿时,几面大镜子,摆好了。
稍微一抬头,或者余光,就坑看见,自己这撅屁股的样子。
“大姐可记得,接下来,要做什么?”花清月似不忙着打。
“晕臀!”花慕容明知对方有意羞辱,却不得不咬牙,说道:“便是以泡板子的特制药水,均匀的洒在屁股上,将亵裤打湿,这样,更显臀型,可让姑姑们,掌握好。”花慕容羞道。
“好,那就开始吧
~。”花清月讥讽一笑,眼神示意一下。
‘噗
~~~~~’。顿时,两个仆妇,将药水,喷在了臀上面。
花慕容就感觉屁股一亮,亵裤,更贴身了,微微抬头,就看见,镜中,自己屁股撅在榻上,臀沟和臀瓣,泾渭分明,湿了的亵裤更本挡不住美景,顿时羞的,脸色通红一片~~~~。
“大姐,莫非你忘了,挨小屁板,必须抬头,看着自己屁股受责~~~~~~。”花清月声音,淡淡的传达下来:“给我打~~~”
“啪!”小屁板儿,狠狠抽在了花慕容的屁股上,声音极响。
“啊~~~~~~。”花慕容屁股一颤,没有忍住,低声叫了出来。
“啪!”很快,第二板子,又照顾到了另外一边屁股蛋儿上。
“啊!”花慕容自然是疼的,她还是第一次挨打,羞恨难当。
“这就是高高在上,被爹宠上了天的大姐啊,先天武者,好大的名头呢。原来,挨小屁板,竟也这般没出息?还没十下就叫疼了,这么说,你也没什么了不起。不急,我的大姐,小妹有的是时间,别放过任何一个部分!给我细细的打,狠狠地抽,尤其照顾臀丘,臀峰肉多的地方。”花清月道~~~~。
“是,二小姐~~~~~~~~。”仆妇应声着,板子也没有停下来。
‘啪啪啪啪’,板子一左一右,打的一声响过一声,疼痛一波一波袭来,虽然不是不能忍受,但是,疼的却越来越厉害,花慕容脸色羞耻,但头发被花清月拽住,只能被迫抬头,瞪大了眼,就看见深浅一面大镜子,镜子里,自己的屁股,受板子一下下责打。好似越来越用力,越来越响,疼痛更甚。
‘啪’ “啊~~~~”,花慕容终是没忍住,美屁股扭了一下。
“哎呦,这才不到五十下,大姐你就开始扭啦!呵,既然开始扭了,那就让她扭得欢实些,再用力!大姐,你也别急,这顿小屁板,可不是那么好挨的。什么时候,肿的亵裤褪不下来,才算二位,技艺高超~~~~~~~~~。”花清月,笑着下令。
仆妇,点头回忆,立即照实了抽,很用力的打,板子抽屁股的声音,啪啪作响,伴随着花慕容,愈发压抑不住的哀叫。
‘啪’,这一板子,狠狠地抽打在右边屁股瓣,臀丘的位置。
“啊呜~~~。”花慕容眼泪直流,一般是羞的,一半是疼的。
‘啪啪!’这两下,是连续性的,先后落在另一边屁股,臀丘和臀峰,这是肉最多的地方,打起来,声响惊人,惨叫更高。
“呜呜呜~~~~~~~。”透过镜子,花慕容眼睛看见,自己的屁股开始肿了,毕竟小屁板虽不是真正家法,但也一百多下了。
“等等,打多少了~~~~~~~~。”却在这时,花清月,突然问。
“二小姐,小屁板,已责一百三十四下。”仆妇顿时禀报。
“哦!让我来试试,有没有达到标准。”花清月闪过邪笑。
“花清月,你要做什么?”花慕容感觉不好,忍不住怒问。
“没什么,当然要试试,此刻大劫你的亵裤,能不能脱下来,脱不下来,这顿小屁板才结束。”花清月说着,走了过来。
花慕容亲眼望着自己肥美的屁股,以一个羞耻的姿势,撅在矮榻上,花清月上前半蹲下身子,开始慢慢脱自己的亵裤。
“呜呜呜~~~~”女儿家的羞耻,然花慕容,终于哭出声来。
一边哭着,屁股也跟着微微颤抖,臀瓣微微抽搐,见得如此,花清月似乎更来劲儿了,手上动作放慢,亵裤一点点褪下,先露出绯红一片的臀丘,臀沟诱人,再然后,挨了一顿小屁板的屁股,红肿不堪的样子,便显露人前,高撅在空气之。
光天化日,被这样褪去亵裤,花慕容无地自容,刚动了一下,花清月便道:“大姐,这时候还敢乱动,真是不守规矩!亵裤这不是脱下来了,还是打得不够,让大姐光屁股,吹一会凉风,然后再穿上,接着打,狠狠地抽,一定会要让屁股肿的,亵裤脱不下来为止~~~~~~~。”花清月不屑的看了一眼。
“呜呜呜!”于是,花慕容刚挨了打的屁股,就暴露出来。
泪眼朦胧,可还是能从镜子里,看的清晰,屁股瓣上,全是板子责打的痕迹,红肿不少,还散发着热意,疼痛难忍,又不敢伸手揉,只能以这样撅着的方式,让花清月看了个清楚。
“好了,歇够了,再打~~~~~。”胡思乱想中,花清月说道。
两个仆妇,顿时给花清月提上了亵裤,又喷了一次水,这回,比上次用力更大,频率更快,板子落在屁股上,啪啪作响。
‘啪’ “啊,疼啊~~~~~~。”花慕容呼痛,屁股一阵扭动。
‘啪啪’ “哎呦。”屁股扭动的幅度,越来越大,却始终不肯求饶,似不想在花清月面前,服软,哀求一般~~~~~~。
便是这样,这顿小屁板,足足打了小半个时辰,花慕容疼的死去活来,屁股扭得那叫一个好看。这次,花清月又来尝试,却因为屁股瓣让板子揍得肿大,亵裤实在褪不下来,当然,在这过程中,花慕容是痛苦的。如此,小屁板,算结束了。
“好吧,大姐,这个算你过关!”花清月笑了一笑,下令道:“给我将亵裤剪开,让我这大姐光屁股露出来,好好撅半柱香,这是家法之前的晾臀。”花清月,顿时沉声吩咐而起。仆妇动作起来,用剪刀,从花慕容腰部开始,顺着屁股瓣和大腿两侧将亵裤剪开,当然,只剪到膝盖处,往下一掀~~~。
这样一来,花慕容挨板责,红肿不堪的大屁股,就露出来了。
半柱香,很快燃尽!花清月一声令下,药水里泡着的家法板子,搭在了红肿的光屁股上,花慕容身体一抖,吓得不轻。
但,该来的,总会来。啪啪,家法,正式开始执行之中~~~。
‘啪啪’,家法板子,比小屁板,明显疼痛了太多~~~~~~~。
“啊~~~~~~~~~。”花慕容惨叫声,顿时比之前高昂了不少。
‘啪啪’,板子,越来越用力,越来越疼,不顾一切的扭。
“哈哈哈,大姐这屁股,扭起来真好看,用力责,往死里抽~~~~~~~~~~~~。”花清月看着这一幕,眼冒讥讽,恶狠狠说。
‘啪啪啪’,顿时,板子打的更加用力,花慕容惨叫着悲鸣。
她已经通红的大屁股,扭着,翘着,屁股瓣剧烈的发颤之。

一旁一个婢女,一板一板的报数起来‘十一,十二,十三,十四、、、’花慕容早已经疼的满脸泪水,板子却不会停,一下又一下,狠狠地落在光屁股上,怎么扭,都躲不开~~~~。
刚被痛责,又遭责打,板子破空和抽打的清脆声,回响~~~~。
‘啪啪!’两声。有准有很,婢女报出“八十一,八十二”。
咔,两块家法板子,解除到通红的屁股上,不堪承受,终于断了。花慕容嗷一声凄叫,屁股狠狠地冲天翘起来~~~~~~。
“二小姐,大小姐受家法,裸臀痛责八十二板,板子断了,大小姐未曾认错,求饶~~~~~~。”一个仆妇,放下板子道。
“呵,看看,听听,板子抽断了两根,大姐还不认错,也不知求饶,说明还是打的轻了,打得少了。再打!”花清月道。
‘啪啪~~~~~~~。’又捞出凉快家法板子,一五一十的开打。
“啊,我错了,我知错了,再不敢了~~。”花慕容终于求饶。
可是,板子哪里会饶了她,婢女在报数,板子继续,又是八十板子下去,花慕容有气无力的瘫在刑凳上,嘴里呢喃着:“我知错了,再不敢了~~~~~~~.”可是,哪里能饶了她~~~。
‘啪啪啪!’第三轮,正式开始。花慕容屁股没命的扭着。
每一板子下去,她都疼的扭屁股,上身忍不住昂起,抬头就看见,镜子中,自己的屁股,通红发亮,全是板子责打的痕迹,早就肿了起来,肥大了四五圈,好似两个红灯笼一般。
“啪啪!”“啊,我的屁股哇,再也不敢啦。”花慕容悲呼。
‘咔’,板子又断了,仆妇并报道:“二小姐,第三套家法板子,痛责大小姐八十三下,裸臀已肿,请二小姐示下~~~~”
“咯咯咯,不愧是大姐,先天高手,不只实力厉害!挨板子也多,不敢瞒大姐,小妹若是受家法板子,第二套没结束,就得昏死过去,可没有大姐这般能忍受。”花清月娇笑着道。
“现在我问你,可知道错了。”花清月,这是严肃的询问着。
“挨了家法板子,屁股肥大无比,肿胀不堪,疼的死去活来我已经知错了,完全记住了,家法的厉害,不敢再犯错~~~~~~~~~。”花慕容还是服软了,太疼了,羞耻不顾了,她要快点结束这次惩罚。可是,花清月却道:“晾臀半柱香,然后,吊起来,皮鞭伺候~~~~~~~~~~。”花慕容吓得颤抖。
“呜呜呜,不要,我知道错了,别打。”她可怜的求饶了。
“哼,现在求饶,完了!一会把她扒光了,一五一十的抽上一百鞭子,给我狠狠的抽,往死里打。毕竟,大姐是先天高手,不打重一点,未必起到效果~~~~~~~~~。”花清月下令了。
“不~~~~~~~~~~~,”花慕容高撅光屁股,悲惨的求饶之中。
但花清月,已经走了。半柱香后,花慕容就被扒光了衣服,吊起来,皮鞭毒蛇一样,狠狠地,抽打起来。生不如死!
自此之后,花慕容养伤了七天,这才完全恢复,但,经过了这一切,她在花家的地位,明显不如从前。取而代之的,花清月,成了受宠的花家女儿。而她花慕容,也被打去了骄傲,迎来了教养嬷嬷,那是武学世家林家派来的,叫她规矩~~~。
毕竟,一月之后,花慕容,就会嫁去林家,成为那林家妇。
…半个月,一晃而过。韩家,这些天,韩斌闭门不出,苦练武功,突飞猛进。当然,他的苦练,和别的武者,苦哈哈打熬内力不一样。他修炼的过程,是香艳无比的,妙不可言。
‘SP大君王系统’,已被他研究出不少功能,自然,这半个多月内,韩府之中,大大小小的奴婢,却是遭了殃~~~~~~~。
他们也不知,这少爷怎么了,直打失踪回来后,就仿佛变了一个人。居然喜欢打女人屁股?动辄就会有婢女,被责打。
不够,好在一般不会太重。众婢女,没有办法,只能接受。
其中,尤其阿朱、阿碧,这两个贴身俏婢,更是战战兢兢。
转眼,距离花慕容的婚期,已经只剩下三天,一月,将至。
庭院之中,阿碧跪在墙角之处,好似面壁思过之。姐姐阿朱倚在床榻上,下身光溜溜,被褪了亵裤,大腿蹦的笔直,不敢弯曲,膝盖几乎压在了胸脯上,小脚丫搭在一个横木之上。
这样一来,少女肥美的光屁股,便更加凸显出来。韩斌面带邪光,一手抓着阿朱小脚丫,另一只手,则狠揍阿朱光屁股。
‘啪’“啊,公子,饶了奴婢,不敢啦~~~。”阿朱疼的皱眉。
‘啪啪’“啊,奴婢屁股疼啊,公子。。”她脸色修得通红。
不多一会,阿朱两瓣屁股,已经绯红一片。在她娇羞中,韩斌狠狠地进入了她的身体,阿朱一声悲鸣,媚眼如丝,承受鞭挞,韩斌狠狠地干了半个时辰。在阿朱求饶时,抓来阿碧,就地正法,终于,这对儿俏婢,成了韩斌的人~~~~~~~~~~。
第二日一早,突然,今生的母亲来了,韩斌惊讶道:“娘。”
“孩儿,你知不知道,花家被灭门了~~。”母亲说出这句。
“什么~~~~~?”韩斌惊讶起来,顿时来了精神,沉声问。
中年美妇韩雪,忧心道:“听说,是得罪了外来的一个丹宗,据说,那宗门的一个毒丹师,在花家死了,人家来报仇的~~~~~~~~。现在,上河郡人人自危,林家,作家也都戒备。”
“真灭了?”韩斌皱眉,顿时想起来了,被自己刺杀的那一名‘毒丹师’,不过,还好自己因为废材,从来没有在上河郡抛头露面,所以,花慕容和花家,也没有掌握自己的身份,否则,说不定自己早就被那丹宗高手,找上门来了~~~~~~~。
“大部分都死绝了,只有花家主的几个女儿,没死,但,也是生不如死。花清月,花清薇、花子兮、三姐妹,被那丹宗武者蹂躏之中,逼迫她们说出真相!这不,今天一早,这三个女人,就被武者在花府门口,搭好了擂台,边拷打,边折磨,边逼问。。。”韩雪说着,倒是没有同情华家,本就敌对。
“是啊,少爷,老奴去了花府门口,亲眼所见,花家那几个女子,在擂台上,被扒了裤子,撅腚拷打呢!要说,上河郡的百姓,往日哪里见过,豪门世家的女人,被这般折磨~~~”
“现在,几乎大半个上河郡的百姓,都去围观了!”一个仆妇道。韩斌眉头一挑,沉声问:“花慕容呢,她还在林家~~~”
“是!花慕容被带去林家,因为,过两日,就得过门,所以提前去林家,学习宅邸的规矩,躲过了去!但,跑不掉,那丹宗肯定能找上门去!不过,林家是上河郡武者第一世家,实力极强,未必会怕那丹宗的人!只是不知,会不会交出花慕容~~~~~~~~~。”韩雪说着,脸上有些担心。毕竟,她是知道那个毒丹师,被韩斌杀了的事情,花慕容被抓,岂不是会搜捕韩斌?到时候,韩家,也将危险。韩斌却摇头一笑,眼中,闪过一丝冷笑,道:“明日,就是花慕容和林家大婚~~~~~~~~~~~~~。明日,我去代表韩家贺喜,呵呵,我倒要看看,林家会不会交出花慕容?放心,娘,我会见机行事。”
韩斌双眼,闪过诡异之色。语气之中,仿佛智珠在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