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童惩戒学校(fm老文) || 1.0万字

男童惩戒学校
第一章
克林没法保持一动不动。他坐在罗法官法庭的硬木凳上,妈妈与哥哥阿德之间,法官正在判处十几岁的男孩女孩在州中不同的少年监狱服刑。爸坐在妈身边,而他们六岁的妹妹苏苏靠在爸身上,在闷热屋中轻轻打着鼾。
这是少年法庭,9岁的克林和11岁的阿德,因为第三次在店里偷窃被抓而送到这里。这一次店老板起诉了。孩子们刚刚接受了一位法庭指定的律师,因为米先生米太太,他们的父母,付不起请律师的费用。
阿德静静坐着,看向法官,即使他很害怕,脸上也纹丝看不出迹象。他是个街头混混,象他们一向那么粗野。父母想尽办法,但儿子还是玩野了,逃学,偷东西。
终于法警叫到了他们的案子。律师建议他们服罪求情,向他们的父母解释,“因为你们的儿子这么小,法官处罚会从轻。他很可能教训他们一顿,警告一下就放他们走。要保证他们干干净净,穿最好的衣服。如果他看见两个穿着整洁,彬彬有礼的男孩,会比较容易被打动。”
男孩们和父母都站着,而律师向大人说明:孩子们是真心认错,而他们的父母会保证他们未来行为良好。
法官看着长凳前低头站着的两个小男孩,等着律师说完。
“基于这两名被告的低龄,我倾向于法外施恩。但我读到这是他们第三次因盗窃被捕,另两次店主没有起诉。我也读到他们逃学,之前也惹过各种各样的麻烦。此外学校心理顾问也感觉,他们正以自己的方式,变成其他人的威胁。”
他看向米氏夫妻,“我知道你们双双工作,孩子们放学后要自己呆很长时间。当 今时日养儿育女很难,但这无关紧要。”
阿德抬头看向,法官接着说道,“这两个男孩需要更多管教,很明显你们试图慢慢灌输给他们规矩。但我认为你们需要帮助,本州有一项实验性的新程序,称之为正视学校。”
他说下去。“学校由康晶夫人管理,一位带着四个女儿的孀妇,作为实验,开始将处理六七个男孩,如果有效,学校将会推广,包括更多男孩,最后甚至有女孩。男孩们将全天候呆在学校里。康夫人担任老师,另两位老师同时充当医生及护士之职。学校基金由州里提供。安全设施极少,但康夫人向我保证,男孩们跑不掉的,即使他们不喜欢正视学校。”
他低头看向男孩们,“关于纪律,她有一些奇怪的想法,我不完全同意,但这桩案子里,我觉得你们二人会受益非浅。”
“因此,我判决米阿德和米克林在正视学校呆六个月。然后我们要见一下康夫人,回顾他们的纪录,听取她的建议。你们可以开车带男孩们去州北部的学校,法警会指点你们方向。”
他向男孩们说道,“这是一个极好的良机,改变你们的生命。我知道克林只是跟着阿德是从犯,但这不是借口。你们两个都会从这项实验中深深受益,好运。”
他一敲法官槌,闭庭。
出到走廊上,克林对阿德狂叫,“都是你这个混蛋的错,现在我们不能和爸爸妈妈住在一起了。”
真相逼近,阿德感到一阵冰冷的寒意顺着脊椎升起。他们要被送走了,再也看不到爸爸妈妈了,至少六个月内。克林哭了起来。
米南施看着她的两个儿子。阿德是这样英俊,对他的年龄而言,太矮也太纤瘦了一点,黑褐直发,不时需要梳理,大大的褐眼睛,睫毛长长,肤色浅褐。克林比哥哥矮,一样的黑直发和褐色大眼睛。“他们真漂亮呀,”她悲伤地想,“只要他们乖的时候。”她感到眼泪在眶中打转。她会发疯地想念他们,但这也许是好事。
爸,扛着苏苏,正向法警问学校的方位,“我想他们得回家,替他们收拾行李。”他难过地说。
“不,你们不必准备,”法警微笑着,“他们设施齐全,你们的儿子在学校里应有尽有。”
很快全家人踏上去州北的路,法警已经通知爸,不得迟于五点到校,以让孩子们注册。
阿德一路都很沉默,苏苏说些孩子话,不了解她的两个哥哥们正在离开家。
停下来吃了一顿过晚的午餐后,他们到了学校。是一座高大的旧宅矗立在小山上,四面都是开阔的原野。一个“正视学校”的路标引他们沿着泥路走向旧宅,从上近看它象一座城堡,大约有三十间房间。
爸鸣笛,“好些房子。为什么这里,不修条路出来好方便些?” 他问。
他们泊好车,爸按了门铃,一个高大魁梧的黑女人应了门,她穿着制服,袋上有名字:波儿。
“哪位?”她问。
米先生问,“康夫人。”
“不,我是汤波儿,这里的一个警卫。康夫人在里面。”阿德的心狂跳,警卫。什么警卫?他还一直当这里是学校。
汤小姐站在一边,示意他们进入门厅,从前门伸向屋内,有两条走廊,其中一条站着两个漂亮的小姑娘,一个大概10岁,另一个可能8岁,如果不是年纪她们很可能是双胞胎,都有短直的金发和大大的蓝眼睛,她们上下打量着阿德和克林,咯咯笑。“这是凯玲和凯丽,康夫人最小的女儿,”汤小姐解释道。
两个女孩穿戴一如汤小姐,蓝制服,背后写有“正视学校职员”字样,脚装白运动鞋和短袜。
汤小姐引他们穿过另一个走廊,到一个标着接待区的门前。“在这里等,我去通报康夫人。”她对米家大小说。
他们进了小屋,墙边有四把椅子和一张巨大的木质写字台,台后另有一扇门标明“接待室”。他们坐下,米宁将苏苏搁在自己膝上。
“我不喜欢这地方,”阿德对爸说,“这让我觉得鬼鬼的。”
“你偷杂志的时候,应该想到这个的。”米宁伤心地说。
阿德正准备回话,一个高挑的金发女子走了进来,看去大概三十五岁,身后跟着他们见过的两个女孩,以及两个大一些的女孩。
大女孩是大一号的小女孩,她们都穿着同样的制服。蓝衬衣蓝长裤,白袜白鞋。四姐妹与母亲一样金发蓝眼。阿德读着她们制服上的名字。最大的叫简,他想大约有15岁;老二叫凯蒂,看去13岁,跟着是凯玲,最后是最小的凯丽。
女人与米宁和米南施握了手。“我是康夫人,”她说,“这是我的女儿们,她们是这里学校我职员的一部分。这是一个新想法。先夫的家庭拥有这幢住宅,去年他过世后我继承了。与其卖掉,任它被推倒,我想出这个主意,并且向我政府中的朋友提出。你们的儿子是参与这个项目第一批的七个学员之一,如果这起作用,我们明年要扩展到三十人,或者更多。”
她按一下桌上的蜂鸣器,高警卫,汤小姐从另一扇门进来了。“带这些孩子去接待室,做好准备。”康夫人指示道。
“我要同他们的父母做一些文书工作,他们准备好以后,我们全部进去,开始教导。”
汤小姐点点头,“来你们两个,跟着我。你们几分钟后会见到父母的。”
“妈咪,凯玲和我能帮汤小姐忙吗?”凯丽甜蜜地问。
“当然宝贝儿,”康夫人微笑着,“只要波儿同意。”
“还不如剥我皮呢。”警卫咕哝着。
她带着两个男孩,身后跟着两个小女孩,进了另一间房,房里有一张桌子和一张长凳,桌上是两个空的纸板盒,对面墙边也有一列座位。阿德数了数,十把椅子。
汤小姐转向男孩们,“脱光衣服,放到盒子里去。”她命令道。“你们的家人可以带回去。”
“不行,”阿德大叫,“我不能在你面前脱光,当然更不能在她们面前。”他指一指两个咯咯笑的女孩。
“噢不行,”克林依哥哥学舌。
汤小姐耸耸肩,“随你们便,但外面那位女士正与你们父母讨论这件事,当她获得他们的许可时,你们两个最好脱光。对不服从的惩罚是打光屁股,这里有很多人懂得如何打屁股的。现在我开始报数,到我数到十时,最后让我看到两个小白光屁股。”
阿德看着大个子警卫,在想,“如果克林和我都扑向她,也许我们能从这扇门出去,打破这局面。”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小子,”汤小姐微笑笑,“根本别打算试,我能把你撕成两半,一滴汗都不会出。”
“噢我不会为你脱衣服或者别人,”克林叫道,“我要我妈。”
外间办公室里,康夫人正向米氏夫妻解释学校的程式。“我希望你们愿意配合程式,有一点非正统,但我想对两位令郎会起作用。你看,我们控制男孩们,教他们规矩,通过让他们随时都赤身裸体的方法。”
她看见米南施脸上的震惊表情,“让我讲完,”她说,“一旦他们在学校的女孩和女人们面前,赤身裸体,他们的好勇斗狠就弱下去,变得依靠女人们,我们便能教会他们以责任。”
“但你非得剥光他们吗?”米南施问道,“好象太残酷了。而我的孩子们是这么羞怯,他们甚至彼此间都没有不穿衣服的时候。”
“相信我米太太这是必须的。要把这些年轻人变成有生产力的公民,这是第一步。六个月之后你就认不出他们了。”康夫人向她保证。
米先生说,“我有信心。我觉得对于他们两个,已是一场失败的战役,我希望这样能扭转他们的生活,我们在哪里签字?”
“你们可理解,你们是将两位令郎的临时监护权交付给正视学校?”康夫人问。
米氏夫妇都点了头,她指指签名栏。
苏苏问,“阿德和克林现在要赤身裸体吗?”
米太太难过地微笑着,“是的,宝贝儿,这是学校手续的一部分。”
“我能看他们脱光的样子吗,妈咪?”
“事实上,我们希望你们告辞之前,全部看一下他们的裸体,表明你们是知情的,且多少参与。”康夫人说道,“他们现在应该已经脱光了,我们能进去了吗?”
康夫人开门时,男孩们才没脱光呢,他们穿得好好的,桌子挡在他们与汤小姐之间,汤小姐正试着把两个男孩逼入角落,两个小女孩在大笑。
“这儿在干嘛,”康夫人咆哮道,“他们两个应该被剥光,准备好做体腔探查的。”
“我很抱歉夫人,”汤小姐道歉,“他们比我想象中快,而我还是新手。”
“爸,妈,救命呀,她要让我们赤身裸体,”阿德向父亲号道,“带我们出去。她们疯了。”
康夫人看向南施和米宁,“你来说为什么要这么做。现在是坚定的爱的时候。”
米宁点头,“阿德,克林,停下。我要你们脱光,而且马上。”他命令道。
阿德的嘴“啪”一下张大了,“但爸,”他呜咽道,“我不能在这么多女人面前脱光呀,我就是不能。”
克林哭起来,“我不让她们看我的小弟弟。妈妈求你我会乖乖的。”他求道。
屋里现在挤满人,除了阿德,克林,他们的父母小妹,康夫人的四个女儿都坐下,在看他们表演。康夫人知道她得让他们瞧瞧谁是老大,不然她的计划甚至没开始就结束了。
“听着,”她吼道,“不许再争辩了。你们两个脱掉所有衣服,放到那些盒子里去。迄今为止,你们每个人都为自己换来光屁股上的二十板子。五秒之内不脱衣服,就增到四十。”
阿德看向家人,他们都在点头,“脱吧阿德。”
妈妈说,“你要在这里呆六个月,你要表现最好。”
父母坐下,没有同盟,11岁的男孩知道他别无选择,“来吧克林我们没有选择,”他对弟弟说,声音支离破碎。
男孩们坐在长凳上,阿德弯下腰解开克林的运动鞋带,接着解开自己的,轻轻拉下弟弟的运动鞋,然后是自己的。
克林哭着,用袖管擦着鼻子,阿德脱下袜子,然后剥下克林的,他站起来,将鞋袜放在纸盒里。
仍然站着,他将衬衫拉过头,里面他没穿内衣。女孩们窃笑,当她们看见他细瘦无毛的半身,夏日过后仍然日光褐。
阿德比他的年纪瘦小,但已经有了肌肉,他的手臂环过克林,帮小男孩站起,克林一直在哭,当哥哥脱掉他的衬衣,弟弟是小型的阿德,纤瘦,无毛,日光褐的肤色。
阿德的目光与母亲相遇,南施眼含热泪,看着儿子们脱衣。
“快点,”康夫人催促道,“我们今天还有很多要做。”
阿德解开克林的皮带,拉下弟弟的短裤,跪下,把小男孩的脚从短裤里拉出来,然后起身,解开自己的短裤,任它滑向地面。
除了内裤,男孩们已经全裸,这使得凯玲和凯丽又开始窃笑。
面红耳赤,羞窘不已,阿德捡起短裤,放在盒子里。
两个男孩都面向着他们的征服者,阿德穿白色BVD,克林穿超人内裤,阿德也开始和克林一起哭起来。
“我们现在要看到他们的鸡鸡了吗?妈咪?”苏苏大声问。
“嘘,”米太太向六岁的小女儿耳语,“你哥哥们已经够尴尬了。”
“还不够,”康夫人说,“我们想要羞辱难堪这些男孩,这是他们训练的开始。就事论是,你愿意脱他们的内裤吗?宝贝儿。”她问苏苏。
“我能吗?妈咪。”苏苏兴奋地问,眼中闪着激动的光。
“我不知道,”米太太说,“我不希望她养成看男孩鸡鸡的习惯。”
“我会让凯丽脱他们的内裤。她只有八岁,我觉得让我的女儿,看看小男孩们有的东西蛮好的。你应该让苏苏帮她。”康夫人说,“她脱一条,苏苏脱另一条。”
“嗯好吧,但我仍然不肯定,脱光是对他们最合适的事,”南施说。
她先生环住她,“我们对儿子们已经束手无策,法官判他们到这所学校来,宝贝儿我们得信任她们。”
当凯丽和苏苏靠近他们,两个男孩都在颤抖。
苏苏对哥哥说,“嗨克林,”将小手指插进他内裤的腰围。
凯丽看向阿德,对这颤抖的男孩微笑着,“把双手放到头后,保持这个姿势。”她命令道。
阿德太害怕了,不敢不服从,他慢慢地举起双手,在头后将手指绞在一起。她伸出手,拉下他的内裤,跪下,举起他的一只裸足,随即是另一只,完全脱掉。阿德闭上眼睛,每个人都盯着他的小弟弟。
苏苏让克林照着阿德做,当他举起双手,她猛地一拉,现面两个男孩就在所有人面前赤裸裸了。
阿德割过包皮的阴茎大约二点五英寸长,悬垂着,小阴囊几乎完全长成了。象他身体的其他部位,是无花的。凯丽逼近地瞪 视着,“这就是全部的?”她想。
“这大家伙是什么?”
苏苏象所有六岁孩子一样好奇。她模仿凯丽跪下,移开克林的内裤。当她举起他的脚,脱内裤的时候,她伸手抓住他的阴茎。
“苏苏,”她母亲倒吸一口冷气,“停手。那是你哥哥的小弟弟,不是给你抓的。”
“不,让她去,”康夫人插嘴,“凯丽,你可以上前一点,稍微玩一下阿德的鸡鸡,”她转身米南施,“我们鼓励职员尽可能地羞辱学生。以表明,这里人与人是不平等的,而他们毫无权利。”
凯丽检查着阿德的鸡鸡,她将他的阴囊团在小手心,拈着他小小的睾丸,伸出另一只手,拉开他的包皮,查看他的龟头。阿德克制着,紧闭双目,满脸通红,当小凯丽狎玩着他的阴囊,把他鸡鸡转来转去,虽然这么羞耻,他感到他的弟弟硬起来。
克林表现没这么好,他的小妹粗暴地捏玩着他的阴囊,拖着他的小小阴茎,他站着面红耳赤,哭得眼睛都快掉出来。
凯玲仍然坐在座位上,将一切尽收眼底。她母亲看向她及另外两个大女儿,“你们不想检查这些男孩吗?这可是你们这一周来都在谈的事呀。”
简和凯蒂咯咯笑,“噢妈,当然我们会。我们只是想,让小的先来,把他们弄硬一点。”凯蒂答道,站起,和简一起加入,凯玲随后。
简和凯玲走到一直在拉阿德鸡鸡的凯丽身边,“让我们轮流来,”简说,推开妹妹,“噢上帝,真漂亮。”她对凯蒂说。
两个大女孩轮流玩弄阿德的弟弟。凯玲将长指甲在他的龟头上来回摩擦,阿德战栗着,鸡鸡好象被锯裂了一般,不必置尺寸比照,它现在已经伸直,到相当可观的4寸。
凯琳检查玩弄着克林的鸡鸡,向小苏苏解释,当你拉它,它怎么会变硬。小女孩看着凯琳将他的阴囊团在手心,轻戳他的小鸡鸡,他僵硬地站着,双眼紧闭,仿佛想将自己锁起来,躲开这场耻辱。凯丽漂过来,加入这一群人。
女孩们对两个男孩鸡鸡测试着,当米氏夫妇,汤小姐,康夫人都看着,“这是他们倾向的第一步,”康夫人解释,“一旦他们习惯,女孩们开发生殖器及附件后,我们就向前进。”
她话音刚落地,阿德僵硬了,向前拱起,发出一声“啊啊啊”的叫声,呼出一口气,好象他到了。简和凯蒂惊奇地看着,“他刚刚到了妈妈。为什么他没有射精?”凯蒂问。
“他只有11岁,”汤小姐答,“他的身体还没有制造精液,这就是所谓的干射。继续玩鸡鸡,他会再硬的。”
非常肯定,当简戳了几下,而凯蒂按摩着阴囊,阿德的鸡鸡又一次骄傲笔直地立起。凯玲和凯丽也对克林做了同样的事。两个男孩每人都干射了三次,女孩们交换场地,这时她们的母亲打断他们。
“我认为现在已经开发够了。我想建立规矩,男孩们留在这里期间的必须遵守的,”康夫人说。女孩们不情愿地停止游戏,放开阿德和克林酸痛的小鸡鸡。
当女孩们就座时,苏苏爬上米宁的膝,“玩克林的弟弟可好玩了。”她对父亲说。
康夫人面向两个赤裸的男孩,后者低头而立,无声啜泣,小鸡鸡因为女孩们的掌控仍然挺立。
“让我首先说,你们已经犯下一个错误,”康夫人说道,“不服从命令的惩罚,是任何一个女孩或者警卫,打你们二十下光屁股。汤小姐吩咐时拒绝脱衣,你们每人赢得二十板,这一课程结束后行刑。”
阿德和克林哭得更厉害了,当康夫人说下去,“在你们居留期间,你们将一直保持全裸,学生制服是木浴鞋及棒球帽,这是你们允许穿的所有衣物。女孩们可以碰你们,检查你们,她们愿意的任何时候,不限你们身体的任何部位。她们可以让你们做任何她们愿意的事。不服从将导致立刻的鞭笞。你们清楚了吗?”
男孩们点头。阿德用手擦擦眼睛。
“你们早上上课,职员中有两位全职教师,她们住在村里,当所有男孩报到之后,你们会遇到她们的。下午你们要去大宅背后的农场工作。还有两位警卫住在村里。你们早上会遇到她们。”
“我给你们一刻钟对家人说再见,然后我们开始课程。”康夫人总结道。
阿德的妈抱抱他,在他前额上吻一下,“照顾克林,阿德。”泪水流在她脸上。
阿德的爸挥挥手,“让我们看看你们积累些学习经验,儿子们,我希望当你们出去的时候,已经学到教训了。”
父母二人都抱抱克林,苏苏伸手戳一下阿德赤裸的鸡鸡,“我还没玩你的鸡鸡呢,”她叹口气。
“我们每星期都会打电话给你们,接待日见。”当汤小姐引米家出去时,米太太对儿子大叫道。
现在阿德和克林单独与典狱官/校长,她的四个女儿,和警卫,在一起了。
“我们要做的第一件事,是洞洞检查,以便发现你们是否是否走私药品或者武器入内,”康夫人通知他们,“每一天你们从农场回来时,都会做这项检查,所以,习惯它。”
汤小姐打开一个上锁的抽屉,取出两双外科手套,将一双寄给康夫人,两个女人都戴好。四个女儿咯咯笑得几乎失控。阿德不明白洞洞的意思。他想知道什么这样好笑。他和克林刚刚去过牙医,他们没有任何洞洞。
康夫人指指桌子,“爬上去,手膝着地,”她命令道。男孩们慢慢地照做了。
阿德很尴尬,因为当他们爬的时候,女孩们会看见他们的屁股。
他试着转向一侧,这样她们就什么都看不见了,马上屁股上挨了汤小姐一巴掌,“你以为你在干嘛?”她以威胁的声音问道。
“我不想任何人看我的后面,”阿德答,仍然没有意识到女人们的所指。
“真有趣,”汤小姐大笑,“你当洞洞检查是什么?你这个傻瓜,现在转身,面对墙壁,让我们可以检查你的屁眼。”
阿德和克宁面对墙壁,双膝一起做微小的努力,以防止女人们窥看他们最隐秘的部位。
“把双腿张开,你们这些小犯人,”汤小姐命令,“你们只能拖延几秒钟。”
桌上有足够的空间,慢慢地,当着众人群集,阿德与克林将双腿张开,“我真的要喜欢这个孩子了,”汤小姐对阿德说道。
“这会让你知道,你不听我话会怎么样。”
“身体贴着手肘,屁股撅起来,我们可以看得更好,”康夫人命令这两个窘极了的男孩。
男孩们双双肘膝贴地,双腿大开,粉红叠皱的屁眼暴露无遗,女孩们和两个女人盯着他们,他们的小小阴囊悬垂着。
简和凯玲将阿德的双臀分得更开,凯蒂和凯丽也对克林做了同样举动。当汤小姐干燥、橡胶包裹的手指插进去时,阿德感到一种推进感,压在他皱褶的肛门肌肉上。当她推得更用力,刺得更深,他疼得尖叫起来。
“如果在我叫你们脱光时,你们合作,我会先稍微润滑一下,”她提醒哭泣的小孩,手指在他肛门里摆动着。
克林屁股上也感到同样的痛,甚至伤得远胜他的兄长。康夫人手指很粗大,而他的屁眼比阿德小。
典狱长表现得极其铁血无情,他尖叫着,当她将食指插过他的括约肌,一直伸进去。
女人们在开发两个男孩饱受折磨的肛门。阿德和克林哭叫求饶。四个虐待癖女孩着迷地看着,当她们旁观学校里第一次洞洞检查。
满意于阿德和克林即没有携带药物也没携带武器,康夫人从克林受过调教的肛门里撤出手指,不甘不愿地,汤小姐也收了手。他们保持原有姿势,每个女孩轮流看向他们内里。
康夫人吩咐他们站起,他们爬下桌子,红红的脸流露出他们觉得有多羞辱。
每个男孩都被交付一顶注着“正视学校”的帽子,和一双廉价的橡胶浴拖鞋,“穿上,这是你们的校服,”康夫人大笑起来。
男孩们被领回接待区,克林被吩咐坐在椅上不许说话。凯丽坐在他一边,而凯玲在另一边,“把你的腿打开一点,”凯玲说,“我们想玩你的鸡鸡。”女孩们玩弄着小男孩的鸡鸡,而他哥哥正在一幅白色屏幕前摆好姿势。
康夫人通知阿德,“这是一间刑事机构,我们需要为你拍照留档。所以我们得拍几张‘阴茎’的照片。”她看向他的鸡鸡,已经松松垂下,全是前几次勃起的痕迹。
她摇摇头,“这根本不行,你的鸡鸡不会显示在照片上,除非你勃起。”
她俯下身去,对着阿德的脸,“把手放在头上,”命令。困惑的男孩照做了。康夫人跪下来,眼睛离他的小鸡鸡只有寸许,她将它握在手里,轻轻刺它。“我手里有只鸡巴,几乎是有会儿的事了,”她对汤小姐说道。她娴熟地挤着他的小鸡鸡,另一只手圈住他的阴囊玩弄,阿德的鸡鸡飞快绷硬,在她训练有素的手里。当她又戳又揉,他喘起来。
松开他,她走向写字台,从顶层抽屉里取出一部照相机,“双手放在背后,不许动,”她一边对焦一边对阿德说。
当阿德不情愿地摆好姿势,康夫人照完整整一卷胶卷,前七张是全身的,然后用近镜头,大特写他的鸡鸡与卵蛋。
接着阿德被转个身,她拍他的屁股。
前五张取景,是叫他弯腰,腿分开,双手将双臀打开,将他仍然疼痛的屁眼暴露在照相机前。
阿德被准许坐下,当康夫人收好照相机。现在轮到克林了,小男孩的鸡鸡,因为凯玲和凯丽的玩弄,仍然硬着。康夫人将他放在屏幕前,重复上述步骤。克林头四张照片都是他小小的硬鸡鸡。康夫人吩咐,“自己玩。”难堪的小男孩拉自己的鸡鸡,拍下另外八张,有些是近照。接着她命运他转身,对着他的光屁股拍下五张。最后,是让他弯下身去,打开双臀,再一次检查他的屁眼,作为最后的拍摄。
男孩们被领到另一间房,女孩们跟在身后,“我们需要取你们的指模。”汤小姐告诉他们。每个男孩都按了手印,随后汤小姐抓住阿德的鸡鸡,又玩又揉,直到它硬起来。取墨水蘸在鸡鸡上,在他的手印旁边打下一个深深印记。 “现在你们能说自己有蓝色卵蛋了,”她对困窘的男孩们说,“我总是愿意这么做,”她向咯咯笑的女孩们解释。
阿德和克林因所受的待遇而深深羞辱。康夫人分配简和凯蒂押送他们去浴室洗干净。她问他们饿不饿。两个男孩都摇摇头。他们太混乱了,以至吃不下。
康氏一家人都去吃饭了,除了较大的两个女孩。简和凯蒂把两个赤裸的少年领到隔离区。简打开一扇沉重的铁门。“这就是你们学生过夜的地方,”她解释。房间很大,光线明亮。有七张床,每一张床都配着小夜桌。没有壁橱。根本不需要。
出门向右是一间大卫生间和浴室,四个厕间,一个接一个,都是开放式的。

1 Like

女孩们把阿德和克林引入浴室。阿德尿意难忍。他看向女孩们,“我要用厕所。”他说。
“我们没拦着你,”凯蒂咕咕笑。两个女孩都没动。
阿德脸红得象甜菜根,“我真的要上卫生间了。”他急切地说。
“那就去呀,”简说,“我想看你小便。我们不会离开以便适应这个。如果你非要拉屎,我们还会呆在这儿监视你。隐私是一项你们已经失去的权利。”她双手抱臂,瞪着这个红着脸,裸着身的十一岁男孩。
阿德知道这一仗输了。他站在厕间小便,两个女孩监视着,窃笑,做评论。
给男孩们发了肥皂、毛巾、梳子、牙刷牙膏,“你们自己保存,”凯蒂说,“保存在床头柜里。”
阿德和克林在热水淋浴里洗了十分钟,阿德从他的鸡鸡上洗掉墨水,他真得用力擦才能完全除去。他们相互擦背,盯着自己的手,留神不会碰错地方。这是他们裸裎相对的第一天,虽然他们还这么小,看到彼此的赤身,仍然非常尴尬。
阿德想永远留在温暖舒服的淋浴里,克林猛泡猛擦他的卵蛋,仿佛想洗去被那些手玩弄过的感觉。
凯蒂将两个男孩带回现实世界,她将头转过墙角,以高过水声的音量叫道,“擦干出来,到这里来,在你们能够上床之前,我们还有几件事要做。”
阿德关上水龙头,男孩们擦干水份,梳过头发,戴上帽子,穿上橡胶拖鞋,然后一起走进宿舍。
简和凯蒂并排坐在一张床上,她们招手唤两个少年过去,“把双手放在头后,”凯蒂命令。“我们需要检查,看你们是否所有地方都洗干净了。”
羞得脸都红了,男孩们服从了,简握住阿德的阴囊,俯身向前玩弄着,手指先捏一个随即是另一个。她用另一只手拉开包皮,指甲划过他的龟头。
凯蒂没有浪费时间,她一只手又敲又捏克林的小小阴茎,另一只手在掐他的屁股。
简放开阿德勃起的阴茎,“我现在要检查你的屁眼了,”她对男孩说,“妈妈的规矩是,沐浴后我们要检查全身。”弯下腰去阿德张开双腿,她分开他的双臀,将小小的食指插进去。再一次,当异物插入,经过他的皱折直抵直肠时,阿德呜咽。至少简没戴手套,而她的手远小于汤小姐或者她母亲的。她转动手指,拉出后凝神一看,检查确定他彻底洗净,包括这里。
凯蒂让克林伏在床上,摆出与原来一样的狗伏姿势,肘弯着床,双腿张得大大的,屁股又一次撅在空中,屁眼一览无余。她手指推进去,使小男孩痛得哭叫起来。在他直径里转动过,她抽回食指,确定他已经清洁了。
当女孩结束检查,其他家庭成员进来了。汤小姐带着一个小型体育用品包。凯蒂和凯丽跑到一张空床上坐着,笑得很邪恶。
汤小姐打开体育包,康夫人向两个男孩说明,“是你们的惩罚活动时间。每天晚上,我们会将你们一天内受到的光屁股鞭笞总数加起来。 我们中的一个人或者几个人将会全额施行。今晚首先是凯琳打阿德屁股,凯丽打克林屁股。”
克林向阿德身边靠,抱住他,“求你阿德,别让她们打我屁股。”他哀求道。
阿德挺直他四英尺七点五英寸的小身体,“你们不能打我们中任一个,”他勇敢地说,“你们中第一个敢碰我们的人,会后悔。”
“对一个赤条条的小男孩来说,真是太勇敢的谈吐,”康夫人呵呵笑着说。她向汤小姐点下头,后者走开步向前。
“过来你们这些小蠢货,”警卫嘲笑着,“挥出全力一击吧。”阿德竭尽全力。当她向他伸出手来,他向左侧钻去,汤小姐轻巧地侧个身推倒了他,他仰面摔向地板,带倒克林,赤裸的手脚绞在一起。
大个子警卫伸下手去,把克林轻松地从阿德身上揪下来,把他交给简,然后转向阿德。“这是你今天第二天违抗我小子。现在,我将是揍你的小白屁股的人。我得教你些什么。不止二十下。你得受点教训。”
她向下伸手抓住瑟缩男孩的手臂,把他拖起来,“在那边站直,”她命令道,把手伸进体育包。
这时可怜的克林已经趴在简膝盖上,双脚离地,屁股被完美地摆好姿势。汤小姐拿出两块板子,递一方给简,然后转向阿德。板子是木制雕出曲线的,扁平大约七寸宽,黑宽手柄。阿德脸色惨白,当他看见这个。他从来没被打过屁股,克林也是。
他站着,吓得呆呆的像石像,警卫抓住他的鸡鸡,引他到床边,坐下,阿德站在她面前,战栗着,她戳玩着他的小鸟儿,“是的先生,你的屁股会要多好就多好,”她威胁着,同时用手掌环住他的阴囊,玩弄着他的鸡鸡。凯玲凯丽,她们的工作被汤小姐和简接替,便站在旁边,观看警卫职业化地为阿德手淫。虽然如此恐惧,虽然知道惩罚即将来临,阿德有反应了,他的鸡鸡硬了,当她捏揉着他的卵蛋,刺着他的弟弟,他硬直了,随着一声大叫,他来了。
“是好事情,你还没有射,”康夫人咯咯笑,“不然你被打过屁股之后,要花一整晚清理地板。”
简象所有其他人一样,全神贯注地注视着汤小姐玩阿德的鸡鸡,用一只手,便轻而易举,把哭叫的克林按住。现在她转过身举起板子,“这是为今天你所有的哭泣与抱怨,”她说,将板子狠狠打在小男孩暴露无余的白屁股上。
克林尖叫,向前跳,板子打在他左边屁股上,随即是右边,然后又是右边。小男孩号得象条挨打的狗,而简一直在重击他小小起水泡的屁股。他双腿乱踢,甩掉了拖鞋,差点打中带着敬畏在观看的凯丽。
阿德表现也好不到哪里去。汤小姐,仍然抓着他的鸡鸡拉他向前,他脸朝下趴在她膝上。她举起板子,狠狠打在他的光屁股上。当板子的边缘擦过他圆鼓鼓的小屁股上时,他感到一阵灼热的疼痛。他刚刚叫出声,第二板又落下来。“下次我听见你嘴里说一个我不喜欢的字,我就再打一次。”警卫威胁着,暴风雨般地打着。他的屁股好象着了火,而板子还一直在落下来。
阿德不知道板子在他疼痛的屁股上打了多少下,房里所有能听到的,就是两个男孩的嚎叫,这设计精美的板子折磨着小屁股上的皮肉,而不会划伤皮肤。终于简放开克林。他眼睛都快哭出来了,赤脚在屋里跳来跳去,揉着他饱受摧残的屁股。
所有人的视线现在都集中在阿德身上,当汤小姐的手一起一落。三十,四十,然后五十,板子深深陷在他悸动的屁股上,皮肤变成深红色。康夫人打断了警卫,“够了,”她说。“这样会磨损板子。明天是另外一天。还有很多事要做,我需要他们能够走路。”
汤小姐松开阿德,在他年轻的一生中他曾不曾感到这么疼过,他忘了自己的赤裸,和克林一道,在屋里来回乱转,跳,揉着自己悸动的屁股。
男孩们终于安静下来。克林不再乱跳,当他看见小凯丽对他大笑得那么厉害,几乎哭了出来。阿德还在揉可怜的屁股。两个男孩都满脸通红,当他们意识到,他们全裸着,在屋里乱跳,并且揉屁股,看上去多么可笑。
“你们刚刚的体验,就是坏小孩不听话的时候会发生的,”康夫人说道,当他们站在她面前,脸上泪痕斑斑。“现在去睡吧。早餐在七点钟。你们明天会很忙碌,要见另两位警卫和医生护士。要保证你们在他们面前干净体面。”她警告着,关上灯,在汤小姐和四个女儿的陪同下离开了,“晚安,”凯丽窃笑着,最后一个蹦跳着出去。
阿德小心翼翼地坐在床上,屁股仍在跳动,克林过来坐在他旁边,“我好害怕,”他对阿德说,“我今晚能和你一起睡吗?”
阿德将手臂环过他9岁的小弟。“当然,”他微笑道,“只是担心你的手,我们都是光着身子你知道。”他戏谑道。
当两个男孩在黑暗中躺在床上,阿德向克林耳语,“明天我们要从这里出去,只要我们能单独和凯玲凯丽在一起,我们按倒她们,剥光她们,穿她们的衣服。她们身材比我们小一点儿,但她们的衣服会合身的。然后我们就跑到高速路上,搭顺风车。”
克林迷迷糊糊睡着了,“OK,”他喃喃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