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的晨曦 || 9278字

望着窗外的雨 滴答 滴答!! ",k"c}3G
jdiH9]&U
我轻轻的将脸贴在窗户上 !!仿佛能感受到 雨滴慢慢滑过 U>H"N1
3k(A&]~v
滑过我的脸颊 滑过我的指尖 滑过我的心口!! -+?ZJ^A
He vZ}.
雨滴的缠绵,像一对对相爱的恋人 tAF#kBa\y_
xl2;DFiYt
爱得很深很切,她们在空中,相互传递爱意 "QSmxr
JOwm|%>3a
她们的透明,她们的裸露,让这对恋人,很快在空中激情的拥抱 gZq _BY_U ]QC9y:3 拥抱的过后 那将是死亡 她们的死亡也就是在那飘然落下的一刹那间 #{_iNra9 CiWz>HWH 一切都将尘捱落地!在那一刹那 她们的爱情彻底的放光! qP{Fwn &&% oazR= 忽然间 觉得天空中仿佛出现了彩虹! }1 ,\ *)5 O!!N@Q2g 当我静静呆坐在树下。听着头上的沙沙的响声。那便你是在我耳边轻轻诉说。突然很需要保护,哪怕只是微微的风,也可以把我抱紧!你在哪?也许你正在不远处,没有任何表情的注视着我! =MU(!` 3xk_ZK82 我叫哭儿,也许就是因为我小时侯喜欢哭吧!只是让一个什么也看不见的孩子不哭。那么也许会很难吧!是的,我是一个什么也看不见的孩子,医生说的是天生性眼角膜缺陷,反正我也不明白,什么也看不见的我,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的泪水!妈妈曾经说,我生下来时,眼睛很漂亮。见到我的大人总会忍不住的在我眼睛上轻轻的吻一下。可是我不爱听妈妈对我说这样的话,因为我没有见过自己到底长什么样,虽然说我也不在乎。但是妈妈说这话时总是带着无奈的语气。所以这个时候我就会把我MP3的声音开到最大!不管我是怎么样的有缺陷。可是我还是那样单纯地爱着我自己,就像这个世界上很多好心的人,那样单纯地爱着我。 }.a{;{y E{0e5.{ 我有一个姐姐。爸爸妈妈都叫她小月。只是我从来不开口跟她说话,因为那自小时候那次起,她也再也不理我了!同样我也没和她说过话!记得小时候,妈妈总是一遍一遍的在我手心里写下每一个字,这是水。这是杯子,这是椅子。妈妈总是很耐心。即使我有时候会很不开心的跟着学这些。可是也还是没有表现出太多的不耐烦!可是有一天,当妈妈不在家。我一个人蹒跚着摸到了窗边的小椅子,坐了下来。我静静的听着这个世界的歌声,我觉得看不见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因为我可以比健康的人更在乎这个世界美妙的歌声!突然我听到有人进到了我的房间。出于警惕。我一下子站了起来!可是重心不稳的我身体摇晃了一下!可是有一双手一下子把我扶了起来。她安抚着我坐下!凭感觉中,我知道这应该是姐姐!我从小就和姐姐很少接触,总觉得她不喜欢我吧!当妈妈爸爸为我开口学会说一个词高兴的抱着我在家里转圈时。她总是一句话也不说,所以我也一点都不喜欢她!“哭儿,今天妈不在,她让我教你,“雨和阳光”这两个词语”!说着她就抓起我的手!我一下子收了回来。这是我不能适应,妈妈在想要拉过我的手时,也是先摸摸的我的手再轻轻的拉起来。所以,她的举动虽说没有吓到我!但是也是让我很不舒服的! |a#=o}R_ [>N#61CV 5 “哭儿?你干嘛?我说的话你听不懂吗?手拿来。我教你怎么写”她似乎有些怒气!哼。我才不稀罕你教我呢!就不给!我低下头,装作听不懂她在说什么。继续听着窗外声音! ,4S[<(T" N+<`Er “余哭儿。好好跟你说话你听不懂是吧?”她一把拉起我的手把我一直的往一个地方拖,我害怕极了,因为这样的拖拉,让我不知道前面到底是怎么样的,我开始大喊打叫的问她要干什么。这是我不能接受的。她让我害怕到了极限,我全身的神经都被紧绷了起来! :&]THUw $ }u,uI “余哭儿,我今天就要让你知道,平日里爸爸妈妈惯你宠,我可不跟她们一样。你有什么不一样的?看不见就有特权了?你别想着,你什么事都顺着你的心去做。你知道不知道你平时里任性让爸妈又伤心又无奈,妈妈为了你几乎上象是老了十岁,你怎么还那么不懂事??”她说话似乎有些哽咽。这些话其实象小刺一样深深的扎在我的心里。即使那个时候我还很小才7岁。可是我似乎比同龄的孩子懂事很多,想得也比她们多!也许这就是因为妈妈总是给我念很多很多书,不管什么类型的,只要我觉得无聊的时候妈妈总会过来念书给我听,这样我就会安静很多! 7VP[U, ]-6=+\] 她一下子坐到了床上,我听到床嘎吱的响了一声。她把我拉过去,用力的把我压到在她的膝盖上。当我趴到她的膝盖上却觉得安心了很多。总比那样没与尽头没有前方的路要舒适很多!我突然觉得后背一股凉意,她把我的裤子一把脱到了脚腕! l!B)1 pg}9baW? “啪啪啪啪啪啪啪```````````”跟鞭炮一样的巴掌一下重似一下的打了下来。她也不说话了,就专注着打着我的屁股! ^#H%LLt !MOgM “啊`````啊啊```````。这疼痛比我想象中的实在是要疼太多了!我跟着她每打的一下嚎叫着。 P1f?'i ?J
{+V1>6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我告诉你,你以后在家别给我搞特权,什么想学就学,不学就什么人也不理的态度给我收起来!记住了,别仗自己眼睛看不见就为所欲为!她似乎更是气愤!我也疼得汗水和泪水一起流。可是我还是听清楚了她说的话!她就是嫌弃我嘛。就是嫌弃爸爸妈妈对我比对她的关心和爱要多,就嫉妒我!哼!打吧,打吧!对于这样的“坏人”我才不会屈服的!我开始尽力的克制着自己的眼泪和叫喊声,即使她打的每一下都足已让我疼得跳起来! OzFA>FK0f;
“哭儿????你怎么了???你别吓唬姐姐````````”她一把把我拉了起来,她帮我擦掉了还挂着脸上的泪水。可是我能感觉出她的手一直在发抖。我一直没有动,或许这个时候的我让人觉得恐怖了吧!因为我不动时,总觉得跟死了一样。啊```呸。。真晦气!她帮我提起裤子。摸了摸我的手想把我拉到她的怀里。可是我却突然想到了她的话。她是那么的嫌弃我,那样的讨厌我!我把她用力的推开,坐在了地上,依靠着双手匍匐着向前慢慢的爬着,这是我很不喜欢的姿势!以至于我很少趴在地上,但是这样的姿势能让我很快的感觉到周围的环境,也可以减少对自己的外界伤害!我能听到她一直在我身后,可她没有扶我!突然我真的觉得好委屈!我来到了客厅。躲在了饭桌的下面再也不出来!直到我醒来时。我已经在床上了,我不知道是怎么会事。但是我想也许是妈妈回来了,看到了我这副狼狈的样子吧!反正就那次以后,她也搬到学校去住了!很少回来,即使回来,我们也从来不说话!几年后她出国留学了!我们也就真的是感情淡到了冰点!

我是天使。一个孤单浪漫的天使。喜欢绕着地球飞。誓为找不甜蜜爱情而心碎。 Do}mCv
你是海豚,海是座没有围墙的城,仰望有彩虹的天空。。。。。 6=]%Y
Ek'
我静静的坐在树下,今天是我自己从楼上一点点的扶着墙走下来的。被妈妈带出来几次后,我渐渐的也能在花园里找到这棵很大的黄果树。摸索着树干,我慢慢的依坐在了树边。手轻轻抱着自己的膝盖,感觉给自己了很多温暖!其实有时候,我总感觉眼前有一丝丝的光亮,很模糊。有时候我也在想,也许有一天能看见吧!呵呵,我自嘲的笑了一下!抬起头凭着感觉,面向着阳光! ='=!md
'j];tO6GfC
“哭儿?你在哪?”我听到妈妈在离我不远的地方叫我,我并不想回答她!她是害怕我一个人离开她视线的。哎`````可怜的母亲。这样想着,我却突然吃吃的笑了!呵呵。很傻吧!我也不记得我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总是一个人幻想着很多很多的事,开心的时候就咯咯的笑。不开心时,心理还觉得无限感伤!我依然坐在这棵大大的黄果树下,当我思想没有游历时,我已经听不见妈妈的声音了!也许她没发现我!哈哈。成功!! WF<0QH
ulsr)Ik
“余哭儿? 妈妈叫你,你没听到吗?” 这声音?好熟,可是 我想不起来了! +ib72j%A
“你是谁?”我仰起头,望着声音来愿的方向。我自认为很礼貌的。而且还带了一些微笑。 X\WQxj
“。。。。。。。。。。”她没有再说话了,好奇怪!你不说你是谁,我怎么知道啊!奇怪的女人!我转过了头,把歌声音调到了最大!突然有个人摸了摸我的手,我是喜欢别人摸我手的,因为这让我感觉别人是喜欢我的,并且靠近我是给了我接受的机会的!而不是直接强迫的!但是我却特别讨厌别人摸我的头,让我很没有安全感!她还是抓着我的手,轻轻的捏着我手上的关节,好吧!让你摸,我没有说话也没有动。把头仰向着阳光!突然一股力量把我拉了回来,我感觉被人死死的抱在了怀里,我挣扎了一下,可是动不了。到后来我放弃的挣扎任由这个不知名的人把我抱着吧! >L?)f3_a
o9~Z! &p
“哭儿?你怎么到处乱跑??万一被车撞到了怎么办?小月你是怎么找到她的?这小妮子一转眼就不见了。”妈妈又开始了无止境的唠叨!难道她真的希望天天把我关在家里? v]gJ 7x
%WHue
啊?什么?妈妈在叫小月?是姐姐回来了?是她?怎么可能??我一下子紧张的站了起来!我摸着树枝慢慢的走着。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会有这样的反映,也许我还是怕她的吧!因为你们要明白一个人她一直不怎么跟你说话,而且你又看不见她,她却始终的看着你!这是多么恐怖的一件事! 你慢着点啊,我的小祖宗诶,妈妈很快过来扶着我!我身子有些颤抖,跟着妈妈的声音一直往家走! dNG>:p
)Z0pU\
Lllyx20U
今天家里比平日里安静了许多,为了不让我感到孤独,从小妈妈爸爸总会在我一个呆坐着时给我说很多话!可是今天却感觉谁都不知道说些什么似的!到了午饭时间,我摸索着从妈妈手里拿起了筷子!左手摸着碗!等着妈妈给我夹菜!吧嗒!我的筷子被人拿走了放在了桌上,我有些纳闷!碗也被人拿走了!我更是奇怪随着方向我把头转了过去!“妈,你好好吃饭,今天我来喂她!”姐姐很平静的说着这话。我没有动,有些吃惊!但是我还是故做悠闲的幌了幌脚!“来啊张嘴,”姐姐用勺碰了碰我的嘴唇!我张开了嘴,姐姐把饭菜送到了我嘴里,我也没多管.大口大口的嚼了起来!!呵呵,有我爱吃的鱼香茄子!呵呵!我是容易满足的孩子吧! Q/r9r*>z
“妈妈,我下午想去海边。。”我嘴里含糊的说着。 eiI}:5~ /g
“我陪你去。。。”姐姐一边说,一边又用勺子碰了一下我的嘴边! #-1 ;
“哦。。。。。”我有些不满,但也还是忍了,看在她那样细心的喂我吃饭的份上,就让你跟着来吧!!想到这里我咯咯的笑了声! :CNWHF4$
“恩,还是姐姐回来了好啊,是吧?哭儿?吃饭有人喂着,想出去玩还有人主动陪着,开心吧!”妈妈在一边很欣慰的说着,感觉她应该很开心吧!因为她一直是笑着说的这话! 8-UlbO6
“恩。。。”其实我觉得姐姐比以前亲热很多,至少她现在会喂我吃饭,会摸摸我的手!我的要求不高吧!呵呵,这就说明了,我小时侯对她不喜欢是有原因的! xq- R5(k
“恩,带她去,好看着她,敢乱跑就拉回来揍一顿”姐姐也笑了起来,用手摸了一下我的脸颊!而我却感觉一股热气直往脸上窜! :w:hqe|_
.&=nP?ZPC6
i[sHPEml(5
Z0s}65BR
那天她陪我在海边玩了很久,她用沙子把我的脚丫子埋上,我再把脚一下子拿出来,弄得沙子到处都是,然后就咯咯的笑!姐姐还拉着我的手去摸海水,她叫我张嘴,沾了一点点海水在我嘴里!咸咸的!我还把她喝下去了!姐她直说我傻!经过这次以后我和姐姐近了很多!渐渐的夜晚醒来,我不再叫妈妈,而是叫姐姐!姐姐也总是很清醒,冷静的问我怎么了?我也渐渐离不开姐姐了!如果她出去了,我总会一直问妈妈,姐姐什么时候回来!连听音乐都没办法让我焦急不安的心平静下来! 姐姐也知道我对她有多依赖!有时候会很无奈!有时候会很心疼,突然有一天,姐姐突然拉过我走到床边,她把我抱在怀里,轻轻跟我说,哭儿,如果你能看见了,你还会这样依赖姐姐吗? cm@q{(r
"会的,姐姐是哭儿的依靠!哭儿是姐姐的宝"我笑着,我头往姐姐身上蹭了蹭! XdjM/hB{fD
"恩,哭儿,姐姐答应你,一定会让你看见的,一定会的"姐姐紧紧的把我抱在了怀里! 5RXZ$/
d*$$E
E j`
沙漏的爱 点点滴滴 是永不熄灭的灯火 KM li!.(b
照亮仰望星空的孩子 等待一回灿烂的日出 5IE3[a%X
牵你的手跟这个世界说 我们永远都不后悔 不认输

姐姐回来的这一年,注定是改变我一生命运的一年,我也知道了姐姐在国外学了7年中医和临床眼科。我也是从姐姐那里知道了我眼睛病症的准确医用名称[先天性视网膜缺陷]要治好不仅需要健康完好的眼角膜,还需要活性的眼球视网膜。也就是在人死前24小时内摘下,然后立即手术。而且术后是否感染,这些都还是未知的!我并不充满希望,也没有那样强烈的渴望光明。但听到这几率渺小的医治方法,我却也还是很失落!可很快我还是恢复了平静,姐姐还是每天都陪着我玩,也陪着我学习很多东西,当我觉得累的时候,姐姐就陪我玩游戏,就是那种一只手放在另一只手的上面,然后下面的人,反手上来打,上面的人要快速的躲开。这是靠反映的游戏。才开始我总是输。可后来,我可以很轻易的听出姐姐手所在的位置,然后狠狠地打下去,姐姐每天都说我,你这个小东西,这么使劲啊!然后换来的就是我哈哈哈的笑个不停! 9Biw!%a
22BJOh
NWAF4i&$
7_K(x mK
一天清晨,我被急促的电话铃声吵醒了,我感觉是姐姐起来去接了电话。 ?1N0+OW
-:~g*3# f%|S&gt;( eXOFAd]&gt;u “嘭。。。我的房间门,被很用力的打开撞击在墙上的声音。吓了我一跳。 SRD&amp;Uf0M ]bR&#39;J\Fwl h4qR\LX q#a21~S&lt; “哭儿,快起来``别睡了,快点,我们马上去医院,快点 有个出租车司机。我们现在立即去做体检 ,````你快点啊````我先去叫爸妈 ”姐姐的呼吸声很重,激动的声音都有些颤抖,她转身叫着爸妈,很快的就走了出去。留下还躺在床上,被她扯的衣服完全扭曲的我! *Vc=]Z2G^
>ahj|pm
H<xC%/8
O9_YVE/-]
在车上姐姐才慢慢开始跟我解释,一位出租车女司机在早上5点过时与车辆相撞出了交通事故,因为伤势过重,现在已经命在旦夕。她身前填写了自愿捐献器官协议,因为她年纪轻,并且非正常死亡,这样的机会对于我来说,是很难得!所以当得知这一通知后,医生就立即通知姐姐带着我去检查,看是否匹配。姐姐和爸爸妈妈都很开心,似乎有种说不出的激动。这也是我第一次正式的被通知会手术治疗!小时候爸爸妈妈虽迫切渴望我重见光明,但她们却没有病急乱投医。因为眼睛在没有发育完全时,任何手术都是对眼睛有害而无益的! 8<kme"% s
SIl g
其实一路上,我虽也同样激动,甚至紧张,可我却充满的犯罪感,我觉得我似乎有些欢呼雀跃的盼望着别人死去,不仅仅是我,甚至我觉得连我得家人都是如此。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眼睛有些酸疼。不知道是为了这即将可能面临的光明,还是为了那即将再也无法见到的光明! X w8i l
nIjQLx
体检和手术就像是做梦一样,在昏迷的两天里,我什么都不知道,醒来了,只是感觉眼睛很疼,又很痒,感觉像是沙子掉进了眼睛,而且不是一颗,是很多很多的沙子,压得满满的,痒痒的! gQuw|u
I8^QcP DQ\&amp;5ytP @q/1m~t 一条黑暗的胡同,充满了潮湿腐朽的味道。深深的如同山谷般震彻心扉。有一丝光明如同小溪,慢慢沁过我的裤脚,小腿。 0Qp&#39;}_ 5j,qAay9 1Wk EPj, 0l: pWc 拆线的日子在一个星期后如约而至,这一个星期里,我有了前所未有的渴望,我渴望看到妈妈,看看这位一直用她丰满的双翼庇护我得天使。妈妈从小对我就一直呵护,我能到现在,并且能够如此开朗这一切都是妈妈给我的。记得从小,我就很少听见爸爸叹气,不管何时,他总是不爱多说话,他喜欢用他那粗糙的大手牵着我的小手,然后一起在公园散步。他就像是一颗大树,为我这颗小病央遮风挡雨。 kc&#39;0NE4oq g]&lt;Z]R
(}X?vY^W 1Bk*G&gt;CX9( 拆线的房间光线很暗,因为我可以感觉到跨进这个房间,四周一下就昏暗了起来。医生小心翼翼的摘取环绕的纱布,我可以看到一个模糊的影子从我眼前一圈一圈的过去。当所有纱布被拆除完后,我却感觉睁开眼睛,似乎比我想象中费力很多。姐姐和妈妈一直鼓励着我,说让我试着快睁开眼睛。空气被这一刻凝结了,大家都摒着呼吸,我自己也很紧张,拉着姐姐的手不停发抖。一点点的光亮让我觉得有些刺眼,这样的光亮也迫使着我更努力的望向光明。 :aq&gt; .x!7 “小妹妹,能看清吗?这是几?”我第一个见到的人,就是这个很白痴的医生。姐姐说不可以这样说他,因为这个医生不仅医治好了我,而且是姐姐的同学。但却是觉得很白痴,因为我以前幻想过很多次,我第一个见到的会是谁,结果就是这个晃动着一根手指的男生! FPMSaN P ZC5Yve8 “妈妈```` 我转过头,微睁着眼睛模糊的看着眼前的人,凭刚刚她们扶我进来的方向,我能判断出她是谁。 &#39;^ e/F)0 3 2 1={\X “嗯````````乖。妈妈转过身抱住了爸爸,深深的抽搐着。或许这一刻她等太久了。 L`NNQC
<Sprp]n 7
“爸爸。。。我微笑着。 (]}x[F9l
FU5LY XCs
“嗯 好孩子。。爸爸左手环妈妈,右手拉了拉我的手。 8sR
Pe$^Mo.q
“姐姐。。。。”我转过身。把头抬的高高的,努力努力的微笑。她们都哭了,一边哭,一边笑。是喜悦,也是释然,多年的心愿,肩上多年的包袱,此刻终于松了很多 。看着她们抽搐哭咽我却一点也不想流泪,我不认为我该哭,更不认为我这个时候可以哭。我伸手摸着姐姐的眼睛 ,然后顺着摸掉了她的眼泪。其实她们的长相我并没有特别多的在意,或许是当时没在意。因为不是很惊喜。她们的五官我都试着摸过,所以大概的样子我可以想象出的。但有一点,姐姐比我矮,但矮不了多少,妈妈和爸爸都很高,比我和姐姐都高。 4T==A#Z
*`+<x
#.E,N'
=E [4H
出门时,我又被蒙上了纱布。因为不能一下子直接接触强光,这样眼睛会再次受伤。眨眼我还是不太会的,而且睁开眼睛也让我觉得很累,很费力。这些都是我短时间内要学会的,也是必须接受的。 )|U_Z"0H^
hsTFAfa'
a&$Zpf!!
Zz"I.$$[M
在过后的几天里 如同你们所想,我一定会新鲜会觉得世界很美好!确实在三天的新鲜过后,袭来的确是如同噩梦一样的恐惧,太多太多的事物和我想象中的不符。甚至差异到我无法接受。这样的感觉如同你一直抱着一个破旧的娃娃 ,虽你认为它实在破旧难堪,但却不任你喜欢或不喜欢让你抱上19年。突然的改变让你把这娃娃扔掉,你会怎样?也许你们会认为这是包袱,早该扔掉,就庆幸!可我却畏惧了,我突然很渴望以前黑暗的日子,什么都靠自己想象的日子。至少是我认为她美好 ,她就会很美好!我开始渐渐不愿意跟着姐姐出门了,为快速适应这个社会,姐姐说过这是最快的方法,因为我眼睛还没完全康复,所以还不能看电视或是电脑这类强光,强辐射的媒介。所以每天出门,成了我必修的功课。可是我却越来越不愿意走出家门了,甚至出门一会就催着回家。甚至找各种理由来欺骗姐姐,别带我出去。说眼睛疼,装感冒,外面冷,什么想得出,想不出的理由都被我找遍了。我也刻意的和家人有了很大的距离,我甚至觉得我像一个白痴。我开始烦躁,讨厌妈妈和姐姐一味的告诉我这个是什么,这个有什么用处。不止一次的我愤然甩开她们的手,大步走回自己的房间,然后重重的摔上房门!不知道那个时候姐姐和妈妈眼中我是怎样的,但我确实是无法一下子豁然开来。

今天早上醒来时,我眼角挂着泪水,昨晚的梦让我鬓发被冷汗沁湿贴在脸上,梦里我看到有无数张脸 无数双眼睛看着我 集体的叫着我的名字 哭儿 哭儿…我害怕的一直躲 一直跑,当我跑回家后,发现我的房间居然锁不见了,只剩下了一个空空的大洞。我只能靠身体挡出外面的这一张张陌生得让我恐惧的面孔。当我回头却发现姐姐躺在我的床上睡觉,我开心的以为找到了救星,可怎么样喊叫姐姐都没有醒来,外面的脚步越来越靠近,我的声音也一点点没淹没,到最后我再也喊叫不出口。就这样我醒来了,惊恐迷惑的坐着望着窗外久久不能平复!带着还惊魂未定的心,我换上衣服走出了房间。 CdkD0_ uaiz*Im b 8&gt;q; “哭儿,你醒了啊,走吧 ,我先带你出门,回来再吃饭。“姐姐淡淡的说。 a.?v*U@z@# qYK4)JP “我不想。。。”我转身进了洗手间。我没有心思去想借口了,我脑子里还一直反复这那个梦魇。 R&quot;Kz!NTB oCVku:. “不行。你昨天就没出去。”姐姐并没有太过于惊讶,一如既往的缓缓道来。没有过多的表情。 /YFa ;2 W @ .gPJMA 3rNc1\a; BqB |Fo 我从洗手间出来后,就坐在了沙发上,离姐姐距离不远。 @}DFp~5|
zsVcXBz

“妈呢?。” 我抬起头 Xwq]f :@V
(.?ZKL
“给你带药去了。。” =7 w>wW-
g jxS
“噢````”我知道妈妈昨天有说,我眼睛有些犯红,怕是感染,所以要去咨询一下医生。 h5GU9M
~3CVxbB^<
BStk&b
5 1dSFr<#
收拾好了吗?我们走吧。姐姐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拍了拍我的头。 I g #f
R_N:#K.M
z|N3G E(.@
FN^FvQ
“我不是很想去。姐姐“虽我很烦,而且很乱,但我却还是不敢强势大胆的直接和姐姐说。 Z?G&.# :
S#17.=
不行。快点。别墨迹。姐姐过来拉我的手。 V 9;[M;
}} ZY
H17-/|-;0!
v6=-g$FG
我用力挣脱开来。也不说话。把手放在两腿之间。怕姐姐再来拽我! } ^kL|qmjR
7:E!b=o#
/8'S1!zc
<@v ]H@ E
“余哭儿。。。你想干嘛?”我感觉到姐姐明显的有些生气了,也或许是她这一段时间都很生气,可却一直忍着! #KlCZ~s
O[@ q%&_
XOJnyC_H
dq;|?ESP
“没有干什么,我不舒服。。。”我犹豫了起来,但为了可以不出去,我又坚定了决心。 .wA+S8}S
>r@.F%
z+}QZ >
^>x|z.
“哪不舒服?”姐姐轻佻眉毛,有些不相信的看着我。 _Q%vK
n
1F'1>Bu~
U6ZR->:
sxKf&p;
“胃不舒服,还有头也晕晕的。我弱弱的说。 c !ZM
keW~ NM
“那走我们去医院看看。。。。姐姐的眼眸里凝聚了怀疑和严厉。 r=/;iH?UH
-! ;l~#K=
“不要。。 l.\re"Q
w;}@'GgL
“那你不是不舒服?,姐姐似乎被气 得不轻 [%50/h
n,eJ$2!J
。。。。。 7"7rmZ
lf>Y.!@me
“快点,今天不管你怎么赖都不行。道理都给你讲过,你也懂,我不想多说 Q6o(']0
+,o0-L1D
。。。。。 !zPG? q]3
=. y
Ja
7iHK
\tn
st"{M.p
啪。。。你给我说句话,去不去爽快点。姐姐手实实的打在了桌上,我吓得一颤 ,更是不敢再多说话了。 Xh J,"=E+
]$U xCu
余哭儿,你别挑战我的耐心。姐姐一字一顿的用命令的口气 告诉我,她已经容忍我到了极限。我想说点什么,但却倔强又让我无法这么轻易屈服,因为真正的痛苦和困难是她们都不知道的。我闭紧嘴巴,低着头。 |uW:r17
:'aAZegQY
:V2bS
E;21?x5 我们头顶的天空,黑压压的挤在一起。如有一把利刃将着黑暗劈开,那么这里似乎将会显得无比光亮。 zI~owK)%Z l!#m&amp;&#39;16&quot; gX{loG A]L%dFK 气氛尴尬到了极点。 uP\lCqK, KYJjwXT28W 我想回房间,却又不敢动,怕我一动就把这火苗给点燃了! 7FN&lt;iI&amp;7\ I8OD$~*U6
4h6kie!$ sBv&gt;E}*R 僵持了大概5分钟的样子,姐姐在次拉我的手。而且用力的拽我。 cNzt%MjP avmcw~ TF \yrisp#
PLM
#+R>
我甩开了姐姐的手,大声朝她嚷着 i A v+6@ cC 我不去,我不去 啊。 H* !EP &amp;PcyKpyd }aB#z&lt;B6 %Qn(rA@9 然后转身准备回房间。虽然喊出来是很洒脱,但是下一秒我就后悔了。我心里多少对姐姐心存余悸。毕竟姐姐不是从小陪我到大,虽在一起也快一年了,但对她的脾气性格还是不能够把握的。我有点落荒而逃的感觉,想快些回房间,在快到门口时,我甚至想跑起来。姐姐似乎被我刚刚的话给喊蒙了,一时没回过神,等她回过神后就立即快步准备过来抓我,我吓得尖叫一声,赶紧跑进屋里把门的反锁了。 hwnx&lt;f &#39; g1DmV,W-Q 我小心的躲在门后,心脏还因为刚刚险些被抓到吓得咚咚直跳。我听着姐姐的门口叹了口气,久久没说话。 (.K\Jg&#39;Y6j lp&amp;!lb
“ 余哭儿,我再问你一遍,你今天跟不跟我出去?”姐姐的语气比刚刚柔和了很多,但也还是冷冷的没有感情。 X5_ez^/=
2x$x;*j
“我不出去,我今天不出去,明天不出去,后天不出去,以后以后都不出去。”我没有喊,但声音却在我说完后,微微的震动了一下。空气中只剩下了我急促的呼吸,姐姐没有说话了,但又似乎没有离开。我走到了桌前松下了一口气! U/MFhD(06
' |K.k6
g%J./F=@3
='Oj4T
哐。。。巨大的震动让我的凳子都跟着晃动,似乎天花板都掉下了许多灰尘。姐姐拿着钥匙站在门口,脸黑得跟碳一样,门还因为刚刚过于用力的推开而来回的摇晃,发出吱吱的声音。我被吓得大脑空白。。眼前变得黑暗。 ]Bu DaxWN
MZm'npRf
Y5TS>iEE]
^" 6f\
啪 重重的一个耳光在我脸上响开来。不算很痛,只是很麻,但这一巴掌却很响。吓得我根本不敢动。 =:K@zlO:
Z.jCera.
fGO*% )
&c^7O#j
姐姐一句话也不说,只是喘着粗气,使劲的拽我,狼狈的把我从凳子上拉扯到床边。我已经蒙了,这一切是我不能想象,也无从想象根源的事。我没有应对的能力,我只能任凭姐姐把我拉到床边,衣服被拉扯到了一边。姐姐用力的一推,我就就被重重摔到了床上,我没有挣扎,因为我不知道挣扎会带来怎么样的后果。我看着姐姐在我房间巡视了一圈,最终从我床头边拿起了我MPS的USE线 。小时候的场景立即在我脑中浮现,我刚恢复些意识时,姐姐就打了下来! 5Bj77?Z
@,6ST0xT (
wO.B~y 5yPT>*#m>
啪啪啪啪啪`````屁股上传来了钻心的痛,我不由自主的想去躲开,可这一下一下象是长了眼睛试的,专挑一个地方打。 It\BbG=
3GINv3

啪啪啪啪````````姐姐不说话。象个残酷的执刑者! wLSjXpP8
(WkTQRcN,
我不想轻易的求饶,可却又怕这疼,眼泪一下子就滚了下来,才开始还能忍着,越到后面越是没办法。我扭着腰,手也要去挡,脚也不停的扑腾。确实忍不住了。姐姐却没有丝毫停手的意思,我用手挡的地方,她就绕开打在我腿上,我去挡腿的时候,她又回转过来打在屁股上。 QS%,7'EG
gm}C\q9
我狼狈的哭得不成样子。但倔强的个性又不容忍我求饶。姐姐似乎看出了我故意犯倔,感觉比刚刚更用力的打下来了,我用脚踢她,还不停的往床下滑。她用力的把我抓起来,然后用单膝跪在我的小腿上,将我的腿压得死死的,不能再动弹。这样的姿势,让我和她都显得狼狈,她喘了口气,从新拿起数据线 毫无节奏韵律可谈的,胡乱抽打在我的屁股,大腿甚至背脊和腰上,每一下都像下足了劲打下来的,每一下都如同千万条小虫啃噬肌肤一般,如同腐蚀一样的疼痛,似乎这一下未结束,下一鞭又打了下来。我大喊大叫着 不再顾及什么形象,什么尊严了。我嘶吼着。。。想求饶,却连说完一句话的气力都喘吸不过来,只能沙哑着嗓子尖叫着。。。 她一句话也不说,只是机械的抽打着 有时抽到了我背脊 发出不一样的暗响时,她才松一下膝盖,调整一下方向,但还是继续力度不减的打着!啪啪啪。。心里跟着每打下的次数默数着,尖叫着。没下来时,心悬着,打下来了,心是踏实了,可这疼又让我受不了。汗水几乎侵湿衣服,不知是被汗水还是被泪水打湿的头发贴在我的脸颊上,弄得刺疼。 O{*GW0}55
zo87^y5?G
“姐姐,我错了,我受不了了 咳咳。。。我不犟了。。我错了”我用尽了最后了力气才将这句话吼了出来,虽然我用尽了力气可声音并不大 。但我知道,她还是听见了,因为她并没有再打下来。我也终于可以喘上口气,我开始不停的咳嗽,嗓子干得不停恶心着干呕。一直反复着咳嗽,干呕….我把头挂在床边,害怕真的会吐出来弄脏了床单!眼泪还是伴随着咳嗽一直往下流。咸咸的味道到嘴里,分不清是泪水,还是汗水。 V9gVn?O0
0.3^
(PyTq 5:F
;c nnqT6
“水 拿着 ”我知道姐姐站在我的面前,也能听出她着急却又想掩饰着无所谓的语气!我没有抬头,也没有去接过她手里的水杯。我很累,哭得很累,叫得很累,累到晕厥。可是这疼痛却又把我拉回到现实!我闭着眼睛 身体一直抽搐着,时而想咳嗽时,又被自己强忍住给咽回去。我知道我一定很狼狈,狼狈的像只可怜的小狗。她也不再说话,我以为她会强迫着我喝水,我也在心里想好了,如果她再强制的对待我,我就把水杯打翻。可事实是,和她一起的日子,什么事都不是顺着我的思绪走的。屋子里很安静,跟刚刚的热闹真是形成了分明的对比。

“裤子脱了,趴好!趴到床中间。。。 )psDjZ7
se^NQ=
“姐姐别打了,我错了,我知道错了,我再也不敢不听话了,别打我了。55555555刚憋回去的眼泪,被姐姐的一句话,又给吓得哭了起来。头埋在被子里,眼泪鼻涕都往上面蹭。越哭越委屈。。又害怕,又疼,又难受,从小声的抽搐慢慢的又哭出了声音,还因为岔气得抽动身体。 j`[yoAH 2XETQ;9 这就是你的听话? 姐姐见我越哭越大声,冷冷的说了一句。 i5L+8kx4 Zh@4_Z9n! 我抬起头看了姐姐一眼,心里很委屈。已经把我打得这么重了,根本都不能动。现在还要打。为什么为什么。。 6.`}&amp;E #G[ *2h~99 “为什么???为什么5555555555不小心我心里想的为什么一下问出了口。 FJn~ =hA
r+V(1<2X 姐姐也被我问得一楞。“什么为什么”。然后不竟的脸上带了些笑意。 R5&#39;Z4.~ $&amp;n240( “ 你都打过我了 ,为什么你还要打我。55555我很疼。真的很疼。你都不信我,你还拿我的MP3。你还不准我动`` 啊```````你还摔我的门,你还扯我的凳子,你还拉我,你还。。。。。 我有些没有逻辑的埋怨着,看着姐姐笑了,所以才比刚刚放肆些了,但眼泪还是一边说,一边流。 $Kw"5cm
$S)e"Po~5
“余哭儿,我有说再打你吗?你这东一个问题西一个问题的,事儿还挺多啊。我看还没打疼,本来说叫你脱裤子,我给你揉下。现在看来应该是脱裤子再让我揍一顿。” 姐姐被我一个个完全没逻辑的问题逗乐了,坐在离我近些了的地方。摸了下我的屁股。 gn e #v
t+4%,n f_1
“嘶 别碰。”我感觉屁股和大腿上到处都是棱子,摸一下就感觉象无数颗小针刺着一样的疼。 (J,Oh
L[[H&#\
“别嘶了。快点我看看 打成什么样了,就怪你动来动去的,气得我光顾着压你,根本没注意手下用的力气”姐姐根本没等我动手,直接过来就把我裤子往下拽,但把我手放到我腰上时,又顿了顿,放慢了速度。 U}vtVvx
ow>[#.ua
“都肿了 。。姐姐象是自言自语又象是和我在说。 ~BYEeUo;%v
bM3'm$34
“ 好了 宝贝 姐姐今天先不说了 虽打得重了点,但姐姐今天没打冤你。什么事姐姐明天再跟你好好讲,现在姐姐给你点眼药水,你立即闭着眼睛休息一会好不好?姐姐抱着我头,揉了揉我软软的头发。 DrCfC[A~]
va*>q-QCr
“恩。好。。。刚刚还没注意,现在才觉得眼睛疼得厉害,闭不上,也睁不开。点上药后,姐姐抱着我在床上轻轻的拍着我的背哄我睡觉。偶而我还是会因为刚刚哭久了而却氧抽搐,姐姐摸摸我的头,更紧的抱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