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之年华(不定期更新)-最新章节在十八楼 || 1.1万字

《大家族》这篇文貌似没什么人气,简单总结了一下失败的地方。内容过繁琐,人物过多,文字不好,并且训诫的部分写的也不怎么样。
在里面众多人物里面,最喜欢的还是小锦。于是,决定为叶家三兄弟单独写一篇文,希望有人喜欢。

序
“锦然,这是你弟弟叶赫喆和叶尘夜。”
“你们好……”
“切……”赫喆拉着弟弟的手转身离开。
就这样被爸爸带回了新家,那年,锦然13岁,赫喆8岁,尘夜4岁。

“吃吧。”
“谢……谢……”用冻的发抖的手接过暖和的包子。抬头想要谢谢好心人却……“哥?”
两个小孩灰头土脸的出现在自己面前,心中怜惜不已。
伸手想要抱起弟弟,却被弟弟挣扎开了,失落的望着弟弟,也许他们根本不需要自己吧。
坐在路边的孩子却是拉拉自己的衣角,怯怯的说了个字:“脏。”
笑容在脸上绽开。就是这份纯真的傻气,才值得让自己对这两个所谓的弟弟疼惜。
就这样,三兄弟相依为命开始了他们自己的生活。那年,锦然15岁,赫喆10岁,尘夜6岁。

ps:关于文中提到当年的事,那就要看下http://bbs.gudisp.com/read-htm-tid-60829-fpage-2.html《大家族》了哦~

锦之年华这篇文是一个试写,如果可以的话,将会对《大家族》中受欢迎的角色写专篇哦~

《大家族》主要写故事与人物主线,各个篇章写单独角色~
[ 此帖被huangmiu在2014-05-20 22:42重新编辑 ]

从机场出来,锦然抬头望了望天空,口中呢喃:“师父,小锦终于回来了。”

“大哥,你等等我们啊~”叶赫喆紧紧拉着弟弟的手,勉强能在人群中看到哥哥的背影。
听见弟弟在后面叫唤,锦然停住了脚步回过头:“急着什么~还怕我把你俩丢下不成?”话虽是这么说,但锦然心中不免有些心虚,刚才的确是急着走出来,差点就忘记了两个弟弟了。
出了机场大厅,锦然伸手拦了辆出租车,将行李与弟弟塞进了后座,对司机说:“麻烦金源小区,谢谢。”
车子一路驶向目的地,后座的两个好奇宝宝看着车窗外飞驰的景色,都紧贴着车窗边看起了风景,嘴里唧唧喳喳的讨论着。
锦然回头望了望两个弟弟,嘴角扬起浅笑。
三年了,离开这个城市已经三年了,终于又回到了这个曾经熟悉的城市。那个曾经抛下自己的师父是否还记得自己呢?!
心中充满了思念,却不免有些难受吧,那个曾经食言了的师父……
在这三兄弟相依为命的一年里,两个弟弟对自己产生的依赖和信任,虽然偶尔淘气,但也让锦然心中宽慰。
后面的争论声开始响了起来,锦然皱了皱眉:“安分点!”
虽然语气不凶,但两个孩子也听出哥哥的语气不善,便只能乖乖的闭上了嘴。
终于到了目的地,下了车,两个孩子不安分的因子再次蠢蠢欲动,但又害怕哥哥生气,便也不敢太过放肆。一路上只能好奇的左看看,右看看,扑闪着眼睛来表达自己的兴奋。
走进其中一幢楼,502室。用钥匙打开房门,锦然推着行李先一步走了进去,然后回头笑着说道:“进来吧,这以后就是我们的家。”
屋里家居一应俱全,房间也被收拾的干干净净,两个小孩一走进门就四处乱窜,而锦然则提着行李走进了主卧。
此时卫生间紧闭的门内响起冲厕的水声,房门紧跟着被打开,吓得两个孩子哇哇大叫。
锦然听到动静立马跑了出来,看清之后便轻松的笑了起来:“萧鹏,你小子,瞧把我弟弟们吓得。”
被取笑的人立马冲上前揽过锦然的肩:“还好意思说,这房子还不是我和酷君帮你找来的,这卫生也是我帮你搞的,你小子倒好,还说我吓着你弟弟~怎么现在只顾弟弟不顾兄弟了么~”说完不忘在锦然的胸口作势捶了两下。
笑着揉揉了被打了的胸口,锦然挪开了萧鹏搭着自己肩膀的手:“酷君呢?”
“别提了,那小子前天和隔壁班的瘦猴打架,回家就挨揍了,估计这会儿在自己房里趴着哭鼻子呢,哈哈哈。”萧鹏早已习以为常,说完还不忘没心没肺的笑一番。
两个孩子好奇的望着哥哥和眼前的这个大哥哥两个人打闹的情景,不知到底发生了什么,却听到“挨揍”两个字时,两张小脸都不自觉的红起来。
想起两个弟弟还在身后站着,锦然回头把两人叫了过来。“小喆、小夜,这个是哥哥以前的同学,你们就叫他鹏哥哥吧。”
“鹏哥哥好!”
“恩,你们好,两个小家伙~”
“什么小家伙,没正经的!”白了一眼萧鹏,锦然开口对弟弟们说,“那两个房间你们一人一间,自己去收拾吧,我和你鹏哥哥叙叙旧。”
听到可以回房间,两个小孩早起迫不及待的冲了过去。
萧鹏自顾自的从冰箱里两瓶汽水过来,抛给锦然一瓶,便坐在了沙发上。
“谢了,考虑的真周到,连冰箱里的饮料都帮我买好了?”
“别谢我,我只负责出力,出钱的是酷君,嘿嘿。”萧鹏一边喝着汽水,一边翘起二郎腿。
“对了,你这次回来为什么不直接找小冰姐?你知不知道小冰姐这几年多想你~”
“呵呵,想我?”锦然冷笑着,“她若想我,当初为何又要把我送回那个男人手里。”
“其实……”萧鹏还想说些什么,却被锦然给截住了话。
“好了,不管什么原因,事情都过去了,是兄弟的就别说了,咱今天好好叙叙旧。”
“诶~好吧”叹了口气,萧鹏自知是外人,也管不了这些事儿,便也转移了话题,“兄弟今天做东带你们仨出去搓一顿,等酷君养好伤,咱仨再好好聚聚。”

忙活了一天,大家都累了,吃完晚饭萧鹏便识趣的告别的锦然回家去了,三兄弟则早早的各自回房睡觉。
叶家三兄弟的新生活,便正式开始了。
[ 此帖被huangmiu在2012-09-09 10:58重新编辑 ]

“小然,你终于回来啦~~~”锦然刚把门打开,一个黑影就冲了进来抱住自己。
“怎么?伤那么快就好了?”轻轻拍了拍来人的pp,锦然不厚道的戏弄他。
“诶哟,你轻点儿,我伤还没好呢~”双手终于放开了锦然,梁酷君揉着自己被欺负的某伤处。
“伤没好还跑来?”
“还不是想你了啊~”幽怨的眼神盯着锦然,委屈的撅了撅嘴。
“得了吧你,少在那儿装委屈,去沙发上趴会。”说完便把酷君按到沙发上。
“你回来的事情我还是告诉大姐吧,她可想你了。”
听到酷君提到了师父,锦然有些回避,看来现在还是没有办法说服自己原谅师父。
见到锦然这表情,酷君心里自然知道是什么意思,但是还是不希望锦然对大姐有什么误会,于是乎……
“锦然,其实当年的真相不是这样”
……
“所以锦然,你别再怪大姐了,大姐真的不想把你送走。”终于将事实的真相说了出来,酷君也算是送了一口气,于是耐心的等着锦然的答复。
谁料,锦然只是叹了一口气,淡淡的说:“知道了,我的事情你暂时别和师父说,有缘总会再见面的。”
“好吧,随你。”无力的叹了口气,诶~大姐,我能做的了都做了啊~瞒着你别怪我~~~
“对了,学校的事你想好怎么安排了么?趁现在放假还没开学,我帮你去联系学校。”咬着锦然送上来的苹果,酷君狠狠的咬了一大口。
“我当然是直接从高一开始读了,小夜刚好到了上小学的年龄,倒是小喆,我想让他跳级直接读初中。”
“跳级?他进度跟得上么?听说之前那一年他可是没上学了,你这么安排对他的学习不利吧~不如让他也重新读一年级,等他基础打好了再让他参加跳级试,你说呢?”
“恩,这主意不错,那拜托你啦~”
决定好上学的事情,锦然自然是又轻松了。
门口的门铃声此时响起,猜也知道是萧鹏那小子,锦然起身去开门。
萧鹏一走进来就朝沙发上趴着的酷君未好的伤处拍了一掌,吓得酷君一躲,大声反抗:“你们两个臭小子,怎么老欺负我的屁股,明知道我刚挨了揍!!!”
话刚说完,一回头便发现站在一边的两个小孩,这下可好,丢脸丢大了。于是某君此刻做起了鸵鸟,红着脸窝在沙发里不敢出声了。
“来来来,叫酷君哥哥。”锦然却将两个弟弟拉到酷君面前。
“酷君哥哥好,鹏哥哥好”两个孩子乖巧的开口问好。
“呃……恩”瞪了一眼使坏的锦然,又不好说什么,酷君只能直起身应道。
将之前和酷君商量好的关于上学的决定告诉给两个弟弟听,谁知小喆立刻嚷嚷起来:“啊啊啊!为什么我要重新读一年级,我应该读六年级!!!”
“你应该清楚自己的成绩,加上这一年我们四处为家你根本没好好上过学,你能确定你跟的上进度?”
“呃……这个?”赫喆当然没有考虑到这个,他只知道自己如果现在还重新读一年级,那是肯定要被同学笑死的~这丢人的事自己可不干,“那个……应该可以吧……”
“是么?那也行,不过你最好清楚一点,如果你决定读六年级,那你就必须确定可以跟的上进度,不然,哼哼,后果自负。”
听到这句话,屋里的人可都是过来人,自然知道这后果自负是什么意思,当然萧鹏只算是个旁观者,所以他就可以在此时没心没肺的偷笑着。
经过一番思想斗争,赫喆还是下定决心读六年级,于是锦然也就随了他。

某天的夜里,锦然刚洗完澡出来,便接到了酷君的视频请求。镜头里的酷君满脸泪痕的趴在床上向他诉苦,无非就是闯了个小祸,被大哥大姐轮番抽了一顿藤条等等,听着酷君用哭哑了的嗓子不停抱怨的时候,锦然只能远程从他一个大白眼,然后免费送他一字:该!
没得到安慰的酷君自然是委屈,在镜头面前做了个鬼脸便取消了视频。
关上电脑,锦然叹了口气,曾经的自己,也如酷君这般,犯了错误便在师父的一顿藤条板子下求饶哭喊,疯狂过,任性过,后悔过,自责过……
师父,你可还记得当年那个让你操尽了心的小锦,如今依旧想念着你……

暑假很快就过去了,这不,三兄弟穿着新校服朝学校走去。本市最大的一所学校,精英学院,校园内小学部、初中部、高中部、大学部全囊括其中,可以说是一站式教育。锦然将两个弟弟安排送进了精英学院的小学部后,自己则去了在城市另一边的一个小小的中学。毕竟,在这个学校里,太容易和梁家人相遇了。
今天是开学典礼,典礼结束后,各班班主任分发完课本,安排好座位,简单讲了一下学习安排,便放学了。
每个人都开开心心的出了教室,只有赫喆闷闷不乐的。想起前些天酷君哥哥带自己来学校参加入学摸底考试,结果六年级的卷子没几个懂的,成绩可想而知,于是酷君哥哥和老师商量了一下,又做了几张其他年级的卷子,最终决定把自己安排在三年级。回到家还被哥哥狠狠的骂了一顿,真倒霉!
班里的同学个个都比他小三四岁,根本合不来,诶!
背起书包,赫喆慢吞吞的朝尘夜的班级走去,刚走到门口便看见小家伙和同学有说有笑的走出来,心里有些不舒服,便转身跑掉了。而正在和同学说话的尘夜根本就没发现哥哥来了,依旧开开心心的朝校门口走去,走到门口告别了同学之后,便乖乖的站在了校门口等哥哥出来。
另一边的锦然,放了学也没急着回家,四处溜达看能不能找到打工的地方,毕竟兄弟三人以后的生活费还是一个问题。
在他经过公安局门口时,一张启事吸引住了他……

赫喆回到家便回到自己房内,倒在床上就呼呼大睡,早已不记得自己弟弟没有回家这件事,只可怜尘夜这时还在校门口等着。
锦然买完菜回家,发现家里没有动静,而门口只放着一双赫喆的鞋,心中有些不安,便来到尘夜的房间,一开门,果然没在。
打开赫喆的房门,看见他倒在床上呼呼大睡,急忙摇醒他:“小喆,起来,小夜呢?”
“哥……你回来了。”迷迷糊糊的起身,赫喆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要闯祸了,居然还笑眯眯的。
“我问你,小夜呢!”
“小夜?……啊!不好!我把他给忘了!”终于想起来自己没有带弟弟回家,赫喆吓得马上清醒了。完了完了,小夜是个路盲,根本不认识回家的路。完了,哥要发火了!
看着哥哥瞬间黑了脸,赫喆只想赶紧做些什么补救,于是急忙下了床想出去找弟弟,谁知却被哥哥抓住了。
“叶赫喆,你还想去哪里!”叶赫喆!这三个字,只有哥哥真的很生气的时候才会这么叫的。赫喆吓得连声音都抖了起来:“我……我……去接……小夜……”
“去书房等着!”
此时的锦然勉强压下自己的火气,留了句话便出门找尘夜去了。毕竟现在把弟弟找回来才是最关键的事情。
吓坏了的赫喆看着哥哥气呼呼的出门,眼泪刷的一下就流了下来。乖乖的去了哥哥的书房,跪在了墙角。
看着出校门的人越来越少,整个校园渐渐安静了下来,尘夜这才注意到,学生已经走光了,就自己还在傻乎乎的等在校门口,哥哥此时应该早已回家了吧。委屈和害怕让尘夜不顾形象的便在校门口哇哇大哭起来。
也正多亏了这哭声,正从办公室走出来的酷君与萧鹏发现了他。
两人拉着尘夜的手送他回家,一边给锦然打了个电话。
接到电话,锦然心中的大石终于放了下来。回到小区门口静静的等着。锦然没有立刻回家,一方面,希望尘夜回来时可以第一时间安抚他,另一方面,也是该好好的整理一下自己的情绪,以免回去之后把赫喆打坏了。
想着想着,没一会儿,三人便出现在了自己的视线中。尘夜发现了哥哥,飞快的跑过去抱住大哥,尽情的哭了起来。
锦然抱着弟弟回家,而萧鹏和酷君此时也默默的跟在后面。一路上过来已经听了尘夜讲的经过,两人心中也是有数的。小喆那孩子,今晚怕是要难熬了。
“你们两个怎么还不走?”门口已经到了,锦然打开门回头对两人下了逐客令。
“我们留下来看看有什么可以帮忙的。”明白锦然此刻的心情,两人也不和他计较,厚着脸皮挤进了屋内。
“哼,帮忙?谁也帮不了他!”自然知道两人的意思,锦然冷冷的说。
安顿好小夜,锦然也没招呼两个好友,走进书房砰的把门关上。酷君和萧鹏此时便静静的守在书房门口,以便一会冲进去救人。
响亮的关门声吓到了一直默默跪着赫喆,本能的回过头去,却被声怒吼吓的不敢再乱动。
“叶赫喆,你还有脸哭!”刚压下的火气,腾的一下又冒了出来。

“叶赫喆,你还有脸哭!”
听见大哥愤怒的责问,赫喆吓得大气也不敢喘一下,眼泪刷拉拉的往下落。
“为什么丢下小夜?”
“我……我今天上学……呜……班里同学都没人理我……呜……可是我看到小夜……和同学说说笑笑的,心里就嫉妒,我……就管自己回来了……哥,我错了……呜……”断断续续的说着,赫喆越说越觉得自己错的很离谱,居然因为嫉妒就把自己弟弟丢在了学校。
锦然默默的听着赫喆的解释,手握着拳越握越紧:竟然就为了这个理由!
锦然拉开书桌的抽屉,取出戒尺拿在手里,指了指房内的一张藤椅;“去趴好!”
赫喆此时哪还敢违抗锦然的命令,只能乖乖的趴在了藤椅上。
锦然微微皱了皱眉:“怎么?挨打的规矩是这样的么?”
赫喆当然知道哥哥的意思,只好站起来褪下了所以的裤子,重新趴回藤椅。
怎料,心中还一点准备都没有,戒尺就挥了下来。
“啪”的一声,声音格外清脆响亮,连门外的两人听到都不由的抖了一下。
“啊!”疼痛感立即袭来,疼的赫喆大声的叫了起来。
“你就是这么做哥哥的么!”
没有给弟弟缓冲的时间,锦然挥着戒尺一下一下没有停歇的朝赫喆的臀上打去。
没一会儿,赫喆的臀上早已一片殷红。额头也渗出了汗。
“啊……啊……哥,求你了……我错了……别打了……啊……”
一声声的求饶,锦然仿佛没有听见,依旧挥舞着戒尺。
门外的两人听着赫喆喊叫的声音越来越轻,心中一紧,便准备破门而入,谁知去转门把手,门就那么开了。居然没锁。
看着锦然还在不停的打着,萧鹏连忙上前抓住锦然的手腕:“你疯了啊!你想把他打死么!”
酷君这是也来到赫喆身边,想要把他抱起来,却听到赫喆口中呢喃着:“打死我吧!哥,你打死我吧!”
听到自己的弟弟这么说,锦然手中的戒尺也抓不稳了,啪的一声掉在了地上。
“叶赫喆,你就这样把小夜丢在学校自己回来,你知不知道有多危险!作为哥哥你就是这样对待弟弟的么!”
“呵呵”趴在那里的赫喆居然笑了起来“弟弟?我也是你的弟弟,你就这么对我么?就因为我把你的弟弟丢下,就因为我和你一点血缘关系都没有,所以你就忘死里打我,我的生死对你来说就无所谓了么?”强忍着身后的伤,赫喆勉强撑着藤椅慢慢站了起来。
“无所谓?”听着赫喆这么说,锦然心中却不是滋味,“要是无所谓,当初我又为何要带你们一起生活。”
“说不定,你当时只是一时兴起,现在后悔了,所以就想打死我,毕竟,我和你一点血缘关系都没有!”赫喆越说越离谱,听着锦然全身都气得打颤。
“哥……”迷迷糊糊的听见书房很吵,尘夜揉着眼睛来到书房便看到了这一幕。
“啪”一巴掌打在赫喆的脸上,锦然气得话也不愿意多说,直接指着门的方向,吼道:“滚!”
果然,哥哥早就不想要我了。
心中早已断定了,可是听到大哥亲口说出口,叶赫喆却还是不是滋味,如同天塌下来一般。
默默穿上裤子,跌跌撞撞的朝门口走去,酷君与萧鹏想要过去扶他,却被赫喆推开了手。
赫喆不想靠别人,因为他知道离开哥哥,自己便要一个人生活。经过小夜的身边,赫喆看着吓呆了的小夜,凄然一笑:“叶尘夜,你的哥哥,还给你!”然后扶着墙,走到门口,回头看了看,便开门出去了。
“叶锦然,你做的太过分了!”萧鹏狠瞪了锦然一眼,急忙忙冲出门口找赫喆。身后的酷君什么话也没说,跟着萧鹏跑了出去。
望着呆立在书房门口的尘夜,锦然默默走上前,猛的抱住弟弟:“小夜,哥是不是错了。”
7岁的尘夜哪懂这些,只是被哥哥这么一抱,回过了神,吓得哭了起来。
锦然抱着尘夜,眼泪默默的留了下来:“小夜,小喆,你们两个对我来说,比什么都重要。”

其实说真的,自己不太会写挨打的场面啦,所以可能这篇文情感上的戏份会比较多吧,不知道有没有喜欢这篇锦之年华呢?

当萧鹏和酷君冲出屋的时候,赫喆只是站在屋门口倚在墙边哭,身后的伤疼的根本没办法下楼。
不管两人怎么劝赫喆,他都不愿意进屋去,没办法,萧鹏只能将赫喆带回自己家去。
锦然终于安顿好哭闹的尘夜,拨通了萧鹏的电话。
此时,萧鹏正和酷君为赫喆上药。口袋里的手机便响了起来。
看着来电显示上显示锦然的电话,萧鹏心中一阵火大,按了挂断之后继续上药的工作。
于是一边的酷君,手机随后也响了起来。猜也猜到是锦然了,酷君离开房间,接起了电话。
“酷君,赫喆是不是和你们在一起?他怎么样了?”还没等酷君开口,锦然便急急的问道。
“你还关心他么?”这小子,这个时候知道担心了么?
听出话中的揶揄,锦然心中早充满了自责,懊恼的挠着头:“诶~你别这样,我也知道下手重了,你们现在在哪儿呢?我去接他。”
酷君为难的往屋里看了看,正巧看见萧鹏看着自己,摇了摇头:“你还是暂时别来了,现在小喆情绪不太稳定, 你来了我怕吓着他。等他好些了再说吧。”说完不等锦然回话便挂断了。
这话酷君也没说错,赫喆好不容易哭完之后,便开始目光呆滞,口中喃喃的说着:“哥哥是不是不要小喆了。”就连两人为他上药的时候,他也就像感觉不到疼似地,眉头都不皱一下,只是口中反复的呢喃着那句话。
也许是哭累了,当两人终于上完药之后,赫喆已经睡着了。于是两人便退了出来。
“那小子怎么说?”萧鹏问酷君。
“他说想来接赫喆,不过我让他暂时别过来。”
“哼,他还会关心小喆么?”
“诶~好了,毕竟人家才是两兄弟,而且看小喆其实很依赖小然呢。等小喆养好伤我们带他回去吧。”
回头看了看房内睡着的孩子,萧鹏无奈的回答:“随你吧。”

就这样,赫喆在萧鹏家呆了十天,身后的伤早就没了痕迹,情绪也稳定了不少。
“小喆,酷君哥哥带你回家吧,好不好?”酷君看小喆也没什么事儿了,于是便提议带赫喆回去。
“萧鹏哥哥也不要小喆了么?”赫喆没有回答酷君的话,只是委屈的望着相处了几天的萧鹏。
“萧鹏哥哥也舍不得小喆,不过小喆得回家呀~你哥哥想你了。”摸了摸赫喆的头,萧鹏温柔的回答。
“他才不会想我呢!”虽然听到自己哥哥想自己很开心,但表面上还是闹着别扭,撅了撅嘴。
虽然萧鹏不舍得把小喆送回去,但最终还是和酷君一起带着小喆去找锦然。
“叮”酷君按响了叶家的门铃。
“来了来了。”一开门,便看见围着围裙的锦然。
看见赫喆站在门口,锦然开心的拉着他往屋里拽:“小喆,你终于肯回来了,还站着干嘛,快进来,我做了你最爱吃的菜。”
三人进了屋,尘夜也从房间里走了出来,看见赫喆回来了,高兴的扑了上去搂着他:“二哥,你终于回来了,小夜好想你~”
“对不起,小夜。”内疚的看着弟弟,赫喆揉着小夜的头发,“以后二哥再也不会丢下你了。”
锦然正想上前,酷君和萧鹏便拉住了他。
“叶锦然,要是再有下次,我再也不会把人送回来了!”萧鹏上前一掌拍在锦然的肩上。
“是是是,我知道了,下次不会了。”
“小然,你还记不记得以前我大姐最常和我大哥说的一句是什么?”酷君突然说。
锦然想了想,明白了酷君的用意,微微低下了头:“恩,记得,师父常劝靖斌哥,不要在生气的时候动手。”
“哎~记得就好。”酷君摇了摇头,不再说话。
“好了好了,我饿了,快开饭吧。”见气氛沉默,萧鹏扯着嗓子喊起来。
锦然心中有所愧疚,便自觉的为四人伺候着用饭。吃晚饭,锦然揽过赫喆抱在怀里。“小喆,对不起,大哥这次错了。”
听见哥哥向自己道歉,赫喆心中的委屈一下子释放出来,抱着哥哥哇哇的哭了起来。
两兄弟终于和好了。

好久没有更新文了,不知道大家还记不记得叶家的三兄弟呢~更新一篇~期待三兄弟挨揍吧~

叶锦然终于如愿的进入了除暴队,三兄弟也终于有了经济来源。唯一让叶锦然头疼的,还要数叶赫喆了。
看着手里那点满一片红灯的成绩单,叶锦然不禁恼火,单薄的纸也被捏皱了。
叶赫喆与叶尘夜乖乖的站在书桌的另一边等候发落。
为了能够进入除暴组,叶锦然大部分的时间都花在了训练上,不仅没有时间照顾好两个弟弟,就连自己的学习也没有顾好,三兄弟的成绩单,虽然自己的那张稍微好看一点,但也亮了不少红灯,眼下也没有立场责怪他们。
“哎~”深叹了一口气,叶锦然这才开口:“这个假期,你们两个给我好好补课!”
挥挥手示意两人回房,叶赫喆与叶尘夜自然如临大赦,急忙逃出房间,深怕大哥后悔了挨揍。
书房中只剩下锦然对着三张成绩单皱眉,突然像是想到了办法,拿出手机拨通了电话。
接到了锦然的求救电话,梁酷君与萧鹏前后脚来到了叶家。
听见动静,两个小孩跑出房间,礼貌的问了声好便又急急的躲回了房。

来到书房,叶锦然将三张成绩单递到了两个好友的面前。
一张张翻着成绩单,酷君与萧鹏终于知道两个孩子刚才为什么躲回房间不敢出来了。当看到第三张,叶锦然的成绩单后,两人毫不客气的哈哈大笑起来:“哈哈哈,锦然,你的成绩也太差了吧,哈哈哈,怪不得那两孩子没有挨揍了,哈哈哈,你也该揍……”
无奈的朝两个损友翻了翻白眼:“让你们来是帮我想办法的,不是让你来嘲笑我的!”
气的随手拿起桌上的书本丢向两人。
“哈哈哈,好吧好吧,不笑了。”两人轻咳一声,直了直身子,示意自己不笑了,但很显然,颤抖的双肩出卖了他们。
笑!有那么好笑么!
“要不你们来给他俩补课吧?”
“我们?”两人一听这话,连忙拿手指了指自己,相互一看,连忙摇头。
“免了吧,我成绩向来一般,自己都费劲,还教他们呢~”萧鹏摆摆手,连忙推辞。
听了萧鹏的话,锦然连忙把视线转向酷君。
“你别看他了,他成绩比你还差呢~”
口无遮拦的揭了酷君的短,萧鹏摆了摆手。
是啊,若是找他打架他在行,教人补课?免了吧~
酷君无奈地朝锦然耸了耸肩,表示帮不上忙。
于是,三人陷入了沉默。
“要不我回去找我大姐来?”酷君率先开了口,却被锦然堵了回去。
“不许告诉师父!”听到酷君的建议,叶锦然断然拒绝。
又一阵沉默。
“要不……我去问问三哥或者四哥?”酷君再次提议。
“这……”叶锦然这次微微考虑了一下,“师父那儿会不会知道?”
“应该不会,放心吧”酷君拍着胸脯保证,锦然这才同意。
也只有这样了,眼下没有多余的钱请家教,只能找认识的人帮忙。
许诺下叶锦然一定帮他搞定这事,酷君便立马起身准备回去说服三哥四哥帮忙。

回家路上,酷君心中思索着。
家中兄弟,大哥二哥若是知道小锦回来定是会通知大姐的,不能告诉他们。
而几兄弟中成绩最好的便是三哥四哥,不仅能够帮赫喆和尘夜补课,还能顺便给锦然补补落下的课程,一举两得。
只是要怎么说服他俩帮忙,有能让他们保守秘密呢?
酷君懊恼的挠了挠头,自找麻烦啊~

一回到家,酷君便急忙往三哥四哥的房间走去。
伸手开门进去,四哥梁少捷没在,只有三哥梁少威正在屋里看着书。
听见门把手转动的声音,梁少威抬起头看了看来人,又低下头看书:“梁酷君,你胆子真大,不敲门就自己开门进来了?小心我告诉大哥!”
知道三哥是吓唬自己,梁酷君倒也不怕,装腔作势的在门上敲了几下,笑着问:“三哥,我能进来吗?”
合上书,梁少威轻笑:“进来吧~”
“嘿嘿”得到允许,酷君笑嘻嘻的跑进屋,顺手将门关上,凑到了梁少威的身边。
“三哥,能帮我个忙吗?”
“什么?”梁少威挑了挑眉,疑惑的看着酷君。
凑近梁少威的耳朵,酷君轻声的将自己前来的目的说了出来。
当酷君说完,梁少威满脸惊喜,开口:“小然已经回来了?”
酷君点了点头:“快半年了!”
皱了皱眉,梁少威开口:“胡闹!这么大的事怎么不早说!”
说完立马起身,准备出门:“我得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大姐去!”
一听这话,酷君连忙拉着少威的手不放:“别呀,三哥,小然不想让大姐知道他回来。”
少威听闻,顿住了脚步。
酷君见状,继续游说:“你说大姐要是知道小然回来却不找她,那她多伤心呀,三哥你说是不?”
讨好的看着少威,酷君等着他发话。
“我看你是怕大姐知道你瞒着她挨揍吧。”朝酷君翻了个白眼,少威坐回了位置上。
见对方没有出去的意思,酷君这才松开手:“三哥答应了?”
“恩”闷闷的回应,少威不免心里担忧。
要是被大姐知道了,自己逃不了干系,这个酷君,拖他下水!

第二天,少威便跟着酷君来到了叶锦然的住处。
出来开门的叶锦然,看着酷君身后的梁少威,不免有些紧张,微微的开口:“少威哥!”

[ 此帖被huangmiu在2013-07-05 22:30重新编辑 ]

梁少威的出现让叶锦然既高兴又紧张。身子往后退了退:“少威哥请进。”
梁少威走进屋子,也没急着坐下,四处打量了一番,这才开口:“这地方不错呀~”
“是呀,这地方是不错,多亏了酷君和萧鹏帮忙。”锦然从冰箱拿出饮料,递给了少威和酷君。
回头看了一眼酷君,少威接过饮料,笑了笑,喃喃自语道:“连萧鹏也有份。”
招呼两人坐下,锦然回身朝书房走去。
当他出来时,手里握着三张成绩单。
将成绩单交到梁少威的手中,叶锦然也没敢坐下,只是安静的站在一边。
翻着手中的成绩单,梁少威的眉渐渐皱了起来。梁酷君坐在一边也感受到他的怒气,没敢吱声,只好乖乖的坐在一边,不时的向锦然投去“自求多福吧”的眼神。
就在这时,大门响起了开锁的声音。紧跟着,门开了。萧鹏一手拉着赫喆一手牵着尘夜,三人开心的回到家中。
“呀,少威哥,你来啦!”故意忽略客厅紧张的气氛,萧鹏依旧笑呵呵的拉着两个孩子走过来。
“小喆,小夜,叫少威哥哥。”知道叶锦然此时不方便开口,萧鹏像个主人似的帮他介绍起来。
“少威哥哥好。”两个小孩凑上前去,乖巧的问好。
毕竟第一次来,气氛太压抑也不合适,梁少威放下手中的成绩单,友好的向两个孩子问好。
气氛终于缓和了,叶锦然暗暗松了一口气,这才坐了下来。
没有再提成绩单的事情,梁少威问起了锦然这几年的生活。
从初到M国,到成为孤儿,再到回国。
三年的生活如今讲来,却只用了几个小时的时间。
梁少威听在耳里,记在了心里。
想来,锦然这几年也吃了不少的苦了。
若是让大姐知道,她该有多难受呢!
定了定心绪,梁少威再次拿起了桌上放着的成绩单看向锦然:“你们要我过来具体想要我怎么做?”
“就快放寒假了,想让少威哥帮这两个小子补补课。”指着坐在一边的赫喆和尘夜,锦然回道。
“恩,可以。”少威看着两个小家伙,点了点头,又抽出锦然的成绩单,故意晃了晃:“那你自己的呢?”
少威话音刚落,叶锦然下意识的站起了身。
记得从前,叶锦然也没少跟着少威补习功课,虽然少威不会动手打他,但还是自然而然的做出了准备挨训的反应。
对于叶锦然的表现,少威含笑的点了点头表示满意。
“去书房等着吧。”少威一开口,在场的人全部愣住了。
书房这个词,所有人都不会觉得陌生,这句话一出,酷君立马准备求情:“三哥。。。”
还没等他说完,便被锦然拦了下来:“是,少威哥!”
拿过少威递来的成绩单,锦然默默的朝书房走去。
既然锦然自己都没有意见,酷君与萧鹏也不好开口,只好静静的坐在沙发上。
倒是赫喆与尘夜,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和耳朵,看着锦然进房的背影:“大哥。。。”
客厅里的气氛又紧张起来,没有人敢开口说话。。。。
沉默的好一会儿,少威抬头看了看墙上的时钟,站起了身朝书房走去。。。。

一进屋,便看见锦然直直的跪在书柜前,双手捧着藤条,少威皱了皱眉,关上了房门。
“我没让你跪着。”梁少威走到锦然背后站定。
“这是我那个爸爸给我定的规矩,习惯了。”没有回头,依旧能听出他难受的语气。
看来小然这几年过的并不好,哎,若是让大姐知道一定很难过。大姐哪里舍得这么罚他呢。
“起来吧,我这儿没那规矩。”少威微微叹了口气,开口说。
“是,少威哥。”锦然默默起身来到书桌前,双手捧着藤条递给少威。
少威默默的看着眼前的藤条,又看了看锦然,心中不禁回忆起曾经的小然。
那个时候的小然,有大姐护着,脸上每天都可以看到那洋溢着快乐的笑容,不似如今的沉重。
那个时候的小然,即使犯了错,受了罚,仍可以委屈的在大姐怀里撒娇,也不似如今这般谨慎严肃的受罚表情。
小然,你这几年究竟怎么熬过来的。。。
“少威哥。。。”锦然的呼唤这才打断梁少威的思路。
看着眼前依旧捧着藤条的锦然,似乎有些撑不住的双手开始微抖着,梁少威只好将藤条接了过来。
“请少威哥责罚。”顿了顿,锦然默默褪去裤子,双手撑在桌子上。
还没等锦然有所准备,一记藤条便袭上了他的臀。
嗖~啪!
“一。。。”锦然疼的身子一抖,艰难地从口中喊出了数。
嗖~啪!
“二。。。”
少威没有说话,只是挥动这手中的藤条,看着眼前原先白嫩的臀上绽放出的红棱。
三。。。
四。。。
五。。。
就在锦然准备好接受第六下时,却迟迟不见动静。
“少威哥。。。”锦然疑惑的正想回头,臀上便挨了一巴掌,“啊!”
“行了,起来吧。”梁少威收回手,走到了桌子的另一边,正对着锦然。
“完了?”锦然惊讶的望着面前的梁少威,又突然害羞的低下头,连忙穿上裤子。
看着锦然害羞的样子,少威面上强撑的严肃也绷不住了,噗的笑了起来。
锦然双手轻轻的揉着身后的伤,红着脸埋怨:“少威哥,别笑了。”
“咳咳。。。”梁少威知道锦然有些不好意思,也不再笑了,轻轻咳了咳,再次板着脸训话,“这次只打你五下,算是警告,这个暑假我会过来给你们三兄弟补习,若是下次考试再不及格,小心点!”
“是!知道了,少威哥!那。。。”叶锦然指了指门外,“我去让两个弟弟进来受罚!”
说着这要往外走,被少威叫住了。
“行了,两个孩子换了新环境,跟不上是正常的,我会尽量帮他们把功课补起来的,你就不要罚他们了,明知道我不擅长打人。”白了一眼叶锦然,梁少威卸下伪装,恢复了自己的本性。
“那你还打那么重!”回白了梁少威一眼,叶锦然语气里好似有些委屈。
看着眼前的锦然不经意间流露出曾经如亲人般的交流,梁少威心中一松,打趣道:“我可没说打你,你自己凑上来让我揍的啊,打的还轻呢!”
“你!”叶锦然无话可说的瞪了一眼梁少威,又突然笑着伸出手锤了他一记。
梁少威也伸手揽过叶锦然的肩,笑着说:“欢迎回来,小然!”
一句话仿佛打破了自己所有的伪装,叶锦然顿时眼眶红了起来,声音有些呜咽:“恩,我回来了,少威哥!”
两人相视一笑,揽肩相拥。
屋里的人大演温情戏码的时候,门口等待的人可不知道,萧鹏和梁酷君许久不见书房里的动静,急的来回不停的踱步,两个小家伙窝在沙发上不敢乱动,时不时的探出头看书房的动静。
“不行,那么久了,别打出事来,我们冲进去吧!”酷君按耐不住,提议道。
萧鹏赞同地点了点头,准备和酷君冲进房时,书房的门吱的一声打开了。
“哥!”两个小孩最先反应过来,连忙冲上去抱住哥哥,然后上下打量。
“锦然!”萧鹏与酷君也走上前,着急的问,“你没事吧?”
“咦,你怎么眼睛红红的?哭过了?”眼尖的酷君看到锦然红着的眼眶,连忙问。
“啊,哥,你伤哪儿了,小喆帮哥揉揉。”叶赫喆一听,连忙伸手想要给哥哥揉伤。
叶锦然瞪了酷君一眼,连忙拉住弟弟的手拍了拍:“放心吧,哥没事!”
“真的吗?”叶尘夜也担心的望着哥哥问道。
“行了,都别闹了!”屋里年纪最大的少威一发话,这才将锦然救出这窘境。
随后,少威简单的给两个小孩介绍了下暑假的补习计划,便带着依依不舍的酷君和萧鹏离开了叶家。
待人走后,两个孩子乖乖的站在哥哥面前等着受罚,却没想到哥哥只是微笑着拍了拍他们的头:“暑假好好补习吧,这次不罚你们了,回房吧!”
得到了特赦,两个孩子自然高兴的回了房,只是想到随后的暑假都要陷入无尽的补习,叶赫喆不禁皱起眉头,窝在房中,心中盘算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