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儿【古代】(20130127更新 有回复就有更新) || 1.1万字

一
晴儿上有三个姐姐,下有两个妹妹,可是家里一个男儿也没有,晴儿家入不敷出,偏偏晴儿爹爱赌,很少赢钱,家里欠了一屁股债,晴儿爹天天输钱,天天郁闷,一郁闷就拿孩子出气,家里的孩子有一点事儿做错了,很可能就被爹教训.

这天,晴儿听说一个女伴家里太穷,被她父母卖到了一个府里当丫鬟,府里很严,那女伴又粗心,常常挨板子,生活很恐怖,晴儿很担心自己会不会有同样的命运,于是这一天干活都心不在焉,终于,盛饭的时候,把碗打碎了.

晴儿爹听到碗碎的声音,扬手给了晴儿一巴掌:"死丫头,嫌家里有钱了是吧!""爹……晴儿不是故意的……"晴儿娘赶紧替闺女打圆场:“岁岁平安,岁岁平安,算了吧,他爹。”“轮不上你说话,你这个不会下蛋的母鸡!”晴儿爹骂道,“吃完饭给我过来,死丫头!”晴儿娘低下了头,晴儿却涌出了泪水……

扒拉了几口饭,晴儿就吃不下了,便下了饭桌,出去折了一根柳条,拿着柳条进了屋里,手捧着柳条,在墙角跪下,等待爹的责罚,心却想着自己的命运。

晴儿爹吃完了饭,进了屋,关了门,取下晴儿手里的柳条,指了指炕上,晴儿便脱了衣服,跪在炕上,“请求爹责罚!晴儿今天摔碎了碗,该责罚!”晴儿爹“嗯”了一声,让晴儿转过身去,晴儿转过身,撅起屁股。

柳条划破空气,咻的一声,晴儿屁股一紧,柳条却没有落下,晴儿便一放松,岂料柳条此时落了下来,落在了松松软软的屁股上,晴儿“啊”的一声叫了出来,声音未落,小腿上就挨了一下,“死丫头,叫什么叫,看老子今天不好好教训教训你,屁股放松!”柳条再次落下,居然落在上次的地方,这次晴儿忍受着疼痛,没有叫喊,却咬紧了嘴唇。柳条第三次落下,终于换了一个位置,晴儿还是疼着的,臀肉颤抖着,就这样,晴儿的屁股挨了40下柳条,上面已经有一条条鼓出的红条,晴儿的身上也被汗水浸透。

“伸出手来!”晴儿爹用手握住晴儿的右手手腕,紧接着,柳条毫不留情的落在晴儿右手手心,疼痛,让晴儿无所适从,晴儿只好求饶:“爹,晴儿错了,晴儿再也不敢了!”晴儿爹没有管,依然让柳条落在晴儿的手心,晴儿想把手抽回去,可是爹的力气太大,只得默默忍受着疼痛,再次咬紧嘴唇……右手挨了30下柳条,都快肿了,晴儿的嘴唇,也快破了。

“过来,趴我腿上。”说着,晴儿爹坐上了炕沿,晴儿没想到屁股居然还要遭殃,只得死命的摇着头,晴儿爹等得不耐烦,一把揪过晴儿,按在自己膝盖上。“爹,求求您了,别再打晴儿了,晴儿知错了!”晴儿爹把手搁在晴儿的臀部,慢慢摸着那些鼓起的棱子,晴儿感到异常疼痛,臀上火辣辣的,晴儿扭动着身体,想要躲避疼痛,忽然,一巴掌狠狠地落下来,晴儿身子向上一挺,“啊”的一声又喊了出来,喊完了,晴儿爹什么也没说,等着晴儿臀上的巴掌印显露出来,同时,也等着晴儿的屁股放松下来。晴儿消化着第一巴掌,火辣辣的,说不清是什么感觉,第二巴掌也落了下来,叠在第一巴掌上,晴儿感到嘴里的腥味,想是把嘴唇咬破了。晴儿忍受着第二巴掌的疼痛,也忐忑的等着第三巴掌,然而,等了许久,第三巴掌却没有下来,晴儿扭头看爹,爹眼中似乎没了火气,只是感到目光黯淡,人呆呆的。“爹,晴儿可以下去了吗?”晴儿小心问道。“下去吧。”晴儿忍住臀上的痛,下到地下,直直地跪下。“丫头,不用跪了,起来吧,穿好衣服该干啥干啥去。”“是,爹。”晴儿感到爹实在同从前不同了,晴儿一直想着原因。

二
吃过晚饭,晴儿爹提出要带晴儿出去走走,晴儿的姐姐们也想跟出去,晴儿爹一挥手,“你们都在家呆着。”

“晴儿,一会儿我领你见李大伯,去到了要叫人。”“是,爹。”二人疾走慢走,到了李大伯那里。

“李大哥,这是我四丫头晴儿,我……”

“好了,我知道了。”被唤作李大哥的男人说。

“李大伯好。”晴儿怯怯的喊道。

“你坐,晴儿。”李大伯指了指凳子,晴儿摇摇头,刚才一路赶到此,屁股已经受了不少苦头,哪里敢再坐下。

“李大哥,那,就这样,我走了?”晴儿爹有些迟疑。

“好,小姑娘,今天晚上在这里过夜吧。”李大伯拉起晴儿,向里屋走去。

晴儿爹看了一眼晴儿:“晴儿,爹明天来接你。”目光中有不舍。

晴儿一头雾水,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三

随李大伯走到里屋的晴儿,看到里屋有五个和她差不多大小的女孩子以及两位神情严肃的年轻女子,回头看看李大伯,李大伯却向那两个女子点了点头,走了出去并掩上里屋的门,晴儿更加摸不到头脑了。

"你们明天要去李府做丫鬟了,今晚给你们验验身,立立规矩.现在都把衣服脱光."一位年轻女子冷冰冰地说着.

女孩儿们面面相觑,似乎不知道这回事儿.晴儿忽然明白了,是爹把自己卖了!这可怎么办啊,以后再也见不到娘和姐姐们,再也见不到邻家爱笑的那个小福了,每次都会逗自己笑的小福了!想到这里,晴儿心中一阵悲哀.女孩儿们也都迟疑着不肯脱衣.另一位年轻女子,从桌上拿起一根长鞭,在空中甩了一下,凌烈的划破空气的声音让每个女孩儿都抖了一下,开始解开衣扣.

于是地上尽是褪下的衣物,女孩儿们用两臂遮挡着自己的私处,却依然掩不住白白净净的胴体.站在前面的晴儿被拉开了双臂,尽管是农家的孩子,却也不是皮糙肉厚,相反,发育得十分羞涩.刚才说话冷冰冰的女子用指尖缓缓滑过晴儿的峰尖,峰尖不自觉的硬了些,晴儿的脸不自觉的红了.指尖缓缓滑到下面的丛林,手指慢慢探了进去."唔,唔……"晴儿扭动着身子,想要挣脱这探入,又好似很享受。随后屁股被拧了一下,那女子面无表情:“过关,走。下一个。”余下的女孩子都被这样检查了一遍,过了关,站成一排。

“从今以后你们就是李府的人了,不得无理由离府,否则按逃跑处理,今晚,如果谁想逃跑,后果自负。”语气像起初一样冷冰冰的。女孩儿们又被气场罩住,木木地点着头。

“今晚每人二十板子,不许哭,不许喊,不许动,否则五十板。小菊,你去拖春凳和板子来。”原来那执鞭女子叫做小菊,看来地位依然不及这冷冰冰的女子高。

依然是晴儿第一个,晴儿趴在春凳上,被爹打过的淤青还在,却也只好忍受着这叠加的伤痛。“啪!”第一板子落下,晴儿忍住了没有动,只是低低地嗯了一声。“啪!”又是一板子,还是落在刚刚的地方,疼痛,愈发叠加起来……晴儿只好闭上双眼,仅仅握住凳腿,咬着舌头扛了下去。脑海中数到了二十,终于结束了,大汗淋漓的晴儿瘫在春凳上,不想起身。小菊拿起原来的长鞭,狠狠地抽了一下晴儿的臀峰,疼痛的扩散让晴儿几乎弹了起来,跪在凳上,忍着疼痛,慢慢下来。“奴婢谢过责打。”晴儿不知为什么嘴里突然蹦出来这一句。

“小丫头嘴还挺甜,算是懂规矩。回去跪着。”那名冷冰冰的女子说道。

“是。”晴儿像在家里一样,跪得笔直。听到了那些女孩儿被责打的声音,晴儿说不清是什么感觉,大概只有无法改变现状的苦楚吧。火辣辣的疼痛让她想起了娘和姐姐们,越发怀念在家里的日子,尽管会遭到爹的打骂,但是娘和姐姐们对自己从来都是很好,每次挨打完了都是姐姐们帮着揉屁股,可是现在,哎……

女孩们挨完了打,跪作一排,听着那名冷冰冰的女子的话语。“这二十下是让你们记住以后只有一个身份,就是奴婢。入府的前两年,每个月十五都要挨二十下板子,目的是让你们记住自己的身份。明天跟我们进李府,今晚先睡下,不许穿衣服,明天早上早起,换上我给你们的衣服,起不来的就用这个让你起来。”说着,挥了一下鞭子。

“是。奴婢知道。”六个女孩齐声回答,便回到了床铺。说是床铺,其实就是大通铺,由于刚刚挨过板子,女孩们只能趴着。晴儿睡在中间的位置,用手揉着屁股,散着淤青,闭上眼睛,想念在家里的日子。晴儿旁边的一个丫头,却跪了起来,用手摸着晴儿的胸。晴儿被突来的感觉惊吓,睁开了眼,发现五双眼睛都盯着自己的胸,一下子也跪了起来,推开那只手。

刚推开手,屁股上便挨了拧。“躺下,发育的很好啊,让我们见识见识。”旁边的 丫头突然凶了起来,眼神异常犀利。晴儿一想还是不要吃眼前亏,忍痛翻了身。“这样才好嘛。都来摸摸,哟,这个质感。”旁边的丫头说着,一双手揉了上去,余下的四双手也摸了上去。“还真是很好啊,怎么长成这样了,以后肯定是个荡妇。”“可不是嘛。”女孩们一改挨打时的软弱,欺负起晴儿,五双手在晴儿身体上挑逗着。

一个女孩儿拿出藏在床铺下的羽毛,“谁拿带子把她双眼蒙上?”刚才的丫头不知从那里弄来一副带子,蒙上了晴儿的双眼,晴儿不敢挣扎。接下来就感受到羽毛在自己身上的游走,峰尖,峰尖的绕圈,再到肚皮,小腹,大腿内侧。晴儿似乎感到一种很奇特的感觉“唔唔”地用手挡羽毛,很快,峰尖被狠狠拧了一下。“求求你们,饶了我吧……”“快说自己是‘奴婢’啊,刚才不是很会吗?”说着,晴儿又遭了拧,还是屁股上,原本缓解的疼痛却再次袭来……

晴儿只是希望这个夜晚快点过去。至于明天,谁又知道是怎样呢。

四

“吱呀”一声,门被推开,小菊气冲冲地进来,手里握着长鞭,“怎么还不睡?”

女孩儿们被吓呆了,一动不动,于是,刚才的一幕被定格在小菊眼中。“还挺会玩的啊,都给我下来,眼睛蒙黑布的那个趴在桌子上。”

晴儿解下带子,慢慢的走到桌前,趴了下来,屁股高高撅起,生怕自己再惹了小菊,多挨几鞭子。

“两手把屁股扒开,露出中间的缝给我。”小菊边说,边把鞭梢扫过红肿的屁股。

晴儿只好照做,咬着嘴唇,忍住刚才挨打的疼痛,扒了开来。鞭子落在中间,像火烧一般,晴儿仍旧不敢出声,硬扛着。五鞭子已经让晴儿大汗淋漓,在桌子上扭来扭去,不顾面子了。却一点也不敢求饶。

“下来。你们五个每人挨一鞭。挨完了以后今晚你们六个不用睡了,在地上跪一晚上到天明。”小菊命令道。

“奴婢知道。”六个颤抖的声音叠在一起。

那五个女孩得意地望了晴儿一眼,又得颤颤地趴在桌子上挨鞭子,还好,只是一下。

于是六个人跪作一排,笔直的,生怕小菊不满意。还好地下没有什么沙子,不是那么硌人。但地下毕竟冰凉,才跪了半个时辰,身体一个个软了下来。欺负晴儿的女孩四处看了看,发觉没有人,便干脆坐在了小腿上,低着头睡了过去。其他四个女孩也放松了戒心,也效法那女孩儿坐在了小腿上,睡了过去。只有晴儿,老实的女孩,尽管眼皮打架的厉害,尽管浑身酸痛,尽管膝盖痛得钻心,还是不敢像她们一样,强撑着跪着。困了就想娘和姐姐,想着想着,泪止不住地流了下来。

晴儿不明白为什么自己没有一个哥哥或弟弟,却明白爹为什么总是借娘和自己的女儿们撒气。似乎从记事起,每天爹都要揍家里的女人们,还要骂娘是个不会下蛋的母鸡。自己和姐姐们这么大从来就没有读过书,认过字,每天只是无尽的家务活和挨打。如果没有小福子,自己大概要闷死了。

五

第二天一清早,门被小菊推开。映入眼帘的是五个趴在地上呼呼大睡的女孩们,以及一个跪得笔直迷迷糊糊的女孩——晴儿。小菊把晴儿扶了起来,示意不要说话,帮她揉了揉膝盖,让她坐在凳子上。可是晴儿红肿的PG一碰凳子,就立马弹了起来,捂着PG差点叫出了声。“算了,你还是好好站着吧。”小菊说完,就给了地上趴着女孩们每人一鞭子。

“啊!”地下的女孩们相继叫了起来,也不敢去摸刚刚的伤口,只是马上规矩地跪成一排,低着头不敢说话。

“昨天晚上我说什么你们都忘了是吧?!”小菊厉声说道。

“奴婢不敢……”跪着的女孩们恐惧地摇着头。

“你们说,应该怎么罚!”小菊面无表情地扬了扬鞭子。

“打……打奴婢的PG……”一个女孩颤着音说道。

“每人二十鞭子,不许哭不许喊不许躲,否则翻倍。”小菊站了起来,走向桌旁。

刚才回答的女孩先走了过去,趴在了桌子上,牙齿死死咬住了手背。

“咻……啪!”第一下鞭子狠狠地抽在了PG上,痛感迅速弥漫到整个PG。

小菊准备打第二下的时候,那个表情冷冰冰的女子进了屋子,“怎么回事,该走了!你在干嘛呢!”

“冰姐,我给她们立立规矩。”小菊回答。

“算了,去了再说吧,反正这批丫鬟还是咱们带,先给她们换换衣服吧。”冰姐指了指刚带回来的衣服。

小菊点了点头,说:“先把衣服换上,去了李府再慢慢收拾你们!”

女孩们起来之后拿着手里的衣服,摸起来比自己之前穿的衣服不知道好了多少倍,想想虽然是到府上去给别人做丫鬟,可是看起来生活也比现在好很多呢——这时候倒是忘掉了PG上的疼痛。

只是晴儿感到不解,爹并没有来接自己啊。但是想想挨过的鞭子,一句话也不敢说了。

换好了衣服之后,几个女孩洗了洗脸,在小菊和冰姐的指引下坐到了马车上,说是坐,大家都尽量减少PG与座位的接触,可是一遇到颠簸的路面,可就没法子了,只能默默忍受一点点的疼痛……

六

大概过了一个时辰,马车终于停了下来,小菊让女孩们下车,“一会儿跟着我走,谁都不许说话,不许失礼。”女孩们点点头,好奇地看着李府的牌匾,也对今后的生活感到好奇。

冰姐和小菊带着这群女孩从偏门进了李府,女孩们东张西望,觉得李府还是很气派的。拐来拐去的,冰姐和小菊带着这群女孩走到了一个偏僻的屋子,打开锁,让女孩们进去站成一排,然后小菊留在屋子里,冰姐出去之后不一会儿,进来一个严肃的中年男子,是李府的管家。

管家打量了一下这六个女孩,莫名感觉晴儿最顺眼,就悄悄地对冰姐说:“这个要好好培养,以后要做少爷的丫头。”冰姐点了点头,意味深长地看了晴儿一眼。晴儿有点惊恐,马上把目光转移到地上。

“那就交给你们了。”管家说着,走出了屋子。冰姐和小菊送管家出了屋子后,进屋把门闩上。

“这就是李府,你们就是要在这里做丫鬟,但是先要经过一段时间的训练,这段时间你们只能在这个屋子里,不可以出去。每一点必须按照我的要求做,否则就要挨打。每天吃饭前必须挨五板子,为的是要记住自己的身份。记住了吗?”冰姐面无表情地陈述着。

“奴婢记住了。”女孩们低头回答道。

“现在先把昨晚的账算清楚,你们五个先跪下,把衣服全脱了。”小菊厉声说道。

五个女孩子顺从地把衣服叠好,放在面前,直直地跪了下去。晴儿在一边不知所措,只好尴尬地站着。

冰姐说:“现在我开始教你们府规,我念一句你们跟着念一句,我会检查你们的背诵情况,在我检查时如果没有背上来的,每条十板子或者二十下手心。现在开始,府规第一条……”

女孩子们跟着念了起来,每条冰姐都会念五遍,然后留一定的时间给她们记忆。一个上午大概教了十条府规,就到了午饭的时间。小菊一看到了吃饭的时候,就出去拿这8个人的饭菜。

“你,先过来挨五下板子。”冰姐指了指晴儿,又指了指摆在一边的春凳。晴儿顺从地趴了上去,褪下裤子,撩起上衣,抓紧了凳子,PG也绷紧了。

“PG放松!”冰姐把板子放在了晴儿的PG上,等感觉到PG放松后,一板子拍了下去。晴儿只是觉得一阵新伤和旧痛的感觉一起涌来,只能在喉咙发出呜呜的声音,不敢出声,然后又放松了PG,等待第二板子的到来。

“啪!” “啪!”“啪!”“啪!”冰姐迅速打完了剩下的板子,她看出来晴儿已经快受不住了。手下留情一点,毕竟这丫头以后是少爷的丫鬟,要是打坏了,自己也没什么好处。

挨完五个板子的晴儿忍着痛,趴在春凳上说:“奴婢谢过责罚。”话音刚落,又挨了一板子,冰姐说:“这不是责罚,你要说,奴婢谢过姐姐教导,奴婢不会忘记自己的身份,知道了吗?”说完,又是一板子,结结实实。晴儿眼含着泪,点点头:“奴婢谢过姐姐教导,奴婢不会忘记自己的身份。”

“下来吧,去一边站着,好好想想府规是怎么背的,一会儿饭来了就先吃饭。”冰姐依旧冷冷地说。

晴儿站在一旁,仔细地默背着府规,生怕背不下来晚上又要挨板子。

七

一会儿的功夫小菊把饭带了回来,李府这么气派,即便是给下人的饭,说实话也比这些女孩在家吃得好。小菊打开饭盒,把冰姐的和自己的拿了出来,也拿了一份给晴儿。其他五个女孩也不敢出声,只得忍着饿继续跪在地上,低着头等候发落。

小菊和冰姐先坐着吃了起来,“你也坐下吃吧。”小菊说着拿了一个凳子给晴儿。可是晴儿坐下之后觉得还不如站着——肿痛不堪的PG还要忍受重负,但是也不敢吭声,忍着痛坐了下来。吃了几口就觉得饭菜的香使自己忘记了PG的疼痛,饥饿也使她狼吞虎咽了起来。

不巧,晴儿的狼吞虎咽被小菊和冰姐看在了眼里。

晴儿吃完后,收拾好自己的碗筷,站起来看着小菊和冰姐。“府规第五条怎么背的?”冰姐面无表情地问道。

“吃饭时无论如何不得狼吞虎咽,需保持仪容,否则当场挨十下板子,且三天之内每顿饭前再加五板子。”晴儿像是明白了什么,马上低下头。“请姐姐责罚奴婢。”说完便双手高举起冰姐放在桌子上的板子,跪了下来。冰姐接过板子,用板子指了指长凳,晴儿马上趴了上去,褪下裤子,撩起上衣,放松了PG,等待着又一轮对PG的凌虐。

“啪!”第一板下去,晴儿全身都紧了一下,只觉得PG快要裂开了,眼泪快流出来但是只好忍住,又忍着痛把PG放松等待着第二板。

“啪!”第二板,晴儿实在忍不住,轻轻的“啊”了一声,手紧紧抓住凳子腿,又赶紧放松了PG。

“啪!”第三板下去,晴儿已经出了一身汗,左手想要挡住屁股却被冰姐一把抓住,按在腰上。

“PG放松!想要我用针扎吗?!还敢用手挡?一会儿起来再加十下手心!”冰姐厉声说道。

“啪!”第四板子下去,晴儿的PG已经开始略有变紫,快要破皮了。晴儿握紧拳头,想要快点结束这段难捱的惩罚。冰姐也看出晴儿快撑不住了,加快了板子的频率,也稍稍减轻了力度,打完了剩下的板子。晴儿感觉出来板子的力度已经稍有减少,便对冰姐十分感激,从长凳上起来之后,忍着PG被摩擦的痛苦提上裤子很自觉地把左手伸了出去。冰姐抓住晴儿的手腕,拿出一把戒尺,快速打了十下,也是想给晴儿减轻点痛苦。十下过后,晴儿的手已经有点火辣辣的了。“奴婢谢谢姐姐责罚。”晴儿呜咽着说道。

“你先去一边站着。那几个跪着的,你先过来。”冰姐指着跪在最左边的女孩说。最左边的女孩跪着挪了过去,冰姐让她站了起来,自己推开一扇门,进了另一个屋子。

这个屋子有一排高约两米的十字状架子,把人绑上去刚刚好,且横木可以调节高度。最左边的女孩跟了进去,很自觉地靠上了最左边的柱子,两臂伸平。冰姐按着女孩的身子,小菊则用绳子绑住了女孩的手腕、脚踝和腰部,这样女孩裸露的后半身就完全暴露在冰姐和小菊面前了。小菊把跪着的其他四个女孩叫了进来,也把她们一一绑住,并用黑布条蒙住了五个女孩的眼睛。小菊把晴儿叫了进来,”不许闭眼,好好看着。“晴儿恐惧地点了点头。

冰姐拿着一根鞭子,站在最中间女孩的身后,甩了一下,”咻!“的一声划破空气,赤身的女孩们都略微一颤。冰姐随意地踱着步子,”每人20鞭子,自己报数,报错了另加5鞭还要重来,听懂了吗?“”奴婢明白。“女孩们颤着声音回答。

”咻!“冰姐的鞭子扫过最左边的女孩,一道红色的棱子马上在女孩的背上浮了起来,”一!“女孩马上报数,生怕耽误了又挨鞭子。其他女孩心里一紧,不知道这鞭子到自己身上时什么滋味。冰姐继续踱着步子,看到中间女孩的PG又白又嫩,有点心生妒忌,一鞭子狠狠地打了下去。”一!啊!“中间女孩完全没有意识到这一鞭子会在自己身上,也没有想到会这么痛。

”喊什么喊!“冰姐走到中间女孩的面前,狠狠地给了她一耳光。然后又走到女孩的背后,在先前落鞭子的地方有狠狠地抽了一鞭。”二!奴婢不敢乱喊了!“中间女孩忍着痛没有大叫,只是觉得刚刚挨鞭子的地方火辣辣的,不自觉的扭动了PG。”还敢动!小菊,过来给她好好绑上!“小菊拿了一截绳子,捆住了女孩的腰部和PG与大腿连接的地方,这样女孩的PG就更加突出了,圆滚滚的略有可爱。冰姐一看气更不打一处来,心想如果自己也有这样诱人的PG就不用变成现在这样了,自己做了多年的童养媳什么苦都吃过,嫁过去以后丈夫却嫌自己PG不好看动辄就拳打脚踢,要么就板子伺候,在外面找了个狐狸精之后更是一纸休书让自己回了娘家。娘家人也不袒护自己,哥哥把自己卖到了李府干杂役,被府上掌刑的师傅看中了才得到这份差事。而小菊则是掌刑师傅在乞丐中发现的,师傅信得过冰姐,就让小菊跟着她。

冰姐怀着嫉妒的心情把第三鞭子打在了中间女孩PG的同一个位置,”三!“同一个位置挨了三鞭子,女孩的PG已经破了皮,开始流血了,女孩疼痛地扭动着身体,希望缓解一下自己的疼痛,怎知道这扭动又暗含着一点风骚,冰姐想起了可恨的狐狸精,有点失去了理智。”小菊,把木夹子全拿过来。“小菊从屋子里面的一个抽屉拿出了一袋木夹子,捧给了冰姐,冰姐把木夹子夹在中间女孩的RT上,柔软的RT哪里受得了这种刺激,女孩低声喊着”求求姐姐,不要这样对待奴婢“,可是这哪里管用呢。冰姐解开女孩身上所有的绳子,让女孩两腿分开站好,女孩不敢不从,忍着痛站好后,大yin唇被夹上了一排夹子,大腿内侧也被夹上了夹子,疼痛让她前后倾斜站不稳,蒙住双眼的黑布让她更加恐惧。

冰姐走到女孩的背后,开始胡乱却用力地抽了起来,故意让几鞭子落到同一个地方,女孩忍着痛报完了剩下的十七下数,全身早就被汗湿透了。晴儿看着这一切,觉得十分恐怖,心想自己会不会也被这样对待呢。

冰姐抽打完中间的女孩后,继续抽打剩下的四个女孩,对于剩下的女孩,她已经没有什么心思折腾了,刚刚的怒火基本在中间的女孩挨打过程中被平息了。余下的四个女孩,显然不知道中间的女孩遭遇了什么。待四个女孩也挨完了鞭子,冰姐故意把她们松了绑,解开黑布,许她们穿上衣服,让她们围观中间的女孩。中间的女孩听到鞭子声音消失之后的脚步声,明显感觉到自己已经毫无尊严地被展览,两行泪水不由得流了下来。晶莹的泪水被冰姐看到后,冰姐又给了她几个耳光。”哭什么哭!你今天没饭吃了!“女孩噤了声,止住泪水,不敢再流。

然后余下的四个女孩各自爬上了春凳,等待着饭前的五板子。这四个女孩PG上的伤势不是太重,而背上却有些地方肿的很厉害。所以挨五板子也不是很痛,远不如晴儿的叠加伤痛更加痛苦。挨完了板子,小菊带她们吃饭去了。这时屋子里只剩下晴儿、中间的女孩和冰姐了……

“你去把她的夹子和蒙眼的布取下来。”冰姐面无表情地对着晴儿说道。晴儿赶忙上前,面对着中间女孩chiluo的身体,也有点不好意思地别过头去,先解开黑布,看到女孩早已红肿的眼睛,晴儿十分不忍。取下RT上的夹子后,女孩舒了一口气,RT早就红肿不堪。再去取下yinchun和大腿内侧的夹子之后,女孩软软的倒在了地上,也不顾PG被凌虐的痛苦。晴儿把夹子交给了冰姐,冰姐看着倒在地上的女孩,一鞭子抽过去,打得女孩赶紧跪下,“奴婢知错了。”“去那边跪着吧。”冰姐一指房间角落,房间角落的地是特制的,故意制成搓衣板的形状,有棱有角,就是为了惩罚过后的罚跪。女孩忍着跪了下来,不敢动弹,怕又引来惩罚。

“你过来把今天上午教的府规全背给我听。”冰姐对晴儿说。晴儿一想,幸亏今天的几条记得牢,一一背了出来,并无差错。

“倒是有点聪明的,管家还没有看错人。”“奴婢谢谢姐姐夸奖。”说着,晴儿跪了下去。“不必跪下,起来吧。”

说着话儿,其余四个女孩已经吃完了饭,进了屋子。“你们一个一个地把府规背给我听,你先跟我过来背。”冰姐随意挑了一个女孩,走到另一间屋子——那将是女孩们今晚睡下的屋子。女孩们一个接一个地进去了,也许是因为愚钝吧,四个人没有一个是完全背下来的,要么是有一条记不下,要么就有两条记不下的。冰姐有点生气,“板子放到睡觉之前挨!接下来的府规,你们还是跪着学!”女孩们只好认了。

下午和晚上,又教了几条府规,几个女孩也挨了打,暂且不表。结束了一天的训练之后,女孩们准备到房里睡觉,冰姐叫住了晴儿,示意她到冰姐和小菊睡觉的屋子。

八 【0814更新】

“你可知道为何要让你单独过来?”小菊问道。“奴婢不知,恳请姐姐明示。”晴儿心想,该不会又犯了什么错误吧,可是今天已经挨了很多次打了……“因为你将成为少爷的侍女。”小菊温和地对晴儿说。“管家看你资质不错,就选你当做少爷的侍女。现在开始每天晚上你和我们住在一起,我们将会教你如何服侍少爷。”“奴婢谢谢姐姐教导。”晴儿感激地跪了下去。“先起来吧,把衣服都脱了。”“是。”晴儿脱掉了衣服,害羞地站着,努力不用手挡住花丛和峰尖。“躺到床上,两腿分开。”晴儿虽然害羞但是不敢违抗命令,生怕哪一点做的不好又让PG遭殃。小菊找来特制的药膏,均匀地涂抹在花丛上,然后用剃刀仔细地刮了几遍。这样看来,晴儿的下体,便光滑如婴儿了。

“做少爷的侍女,就要陪伴少爷读书,现在我就教你磨墨。”说着,小菊开始手把手地教起了晴儿。此时的小菊,全然没了之前的厉色,而是非常温柔,她简直把晴儿看成了自己的妹妹。

继续【20130123更新】

小菊的身世也比较可怜,刚记事的时候家里还是很富裕的,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可是不久家道中落,又有了个妹妹,日子变得拮据了些。十四岁那年,自己和妹妹被人拐卖到了这个地方,好不容易带着妹妹跑出来,中途被追赶,妹妹跑的太慢又被抓了回去,自己躲到一个破屋子里面,遇到了乞丐,自己也就干脆加入了乞丐的行列。还好后来遇到了师傅,带到了府里做了这个活儿,不然早就饿死了。不过妹妹的下落还是一直没有找到,而自己家离这里更是非常远,又不可能回家。

说回晴儿,晴儿学起东西来,还是挺快的,几天的功夫就学会了研墨,只是自己大字还不识一个,不过这个似乎也没有太大关系,只要在平时伺候好少爷的饮食起居就好了。平时的训练内容也就是礼仪的训练,比如说作为一个侍女的坐姿、站姿,等等。另外,平时的饭菜也清淡了许多。因为学的比较快,很少出差错,所以晴儿挨的打也少了,训练期快要结束时,晴儿每天也只是挨例行的打而已。快要去正式做侍女的前十天,晴儿每天晚上都被要求洗澡,然后趴在春凳上从菊花灌进一肚子温水,然后排出来,才能睡觉。晴儿不知道为什么要这样,但也不敢问,虽然会有痛的感觉。

训练期一转眼结束了,结束后的第一个早晨,六个女孩被带着在府里面走了一遍,只有晴儿是去做少爷的丫鬟,其他五个女孩基本都是做些粗活,接触不到老爷夫人和少爷的,余生基本也是如此了。

九

晴儿被小菊带到了少爷的屋子,少爷的屋子有专门的书房、就寝的房间、丫鬟的房间,还有一个锁起来的房间,看起来很神秘。晴儿到的时候少爷还在和老爷夫人吃早饭,小菊领着晴儿到了给丫鬟住的房间,拿出一块红布条,蒙住了晴儿的眼,让晴儿跪到少爷回来为止,之后小菊就走了。被蒙住眼睛的晴儿忐忑不安,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不一会儿,晴儿听到了脚步声,正猜想是不是少爷呢,又听到用钥匙开锁的声音,想大概是有人把锁起来的房间打开了,然后听到一个声音:“起来吧。”晴儿站了起来,说:“谢少爷。”

“小丫头还挺聪明,还知道我是少爷。过来跟着我走。”说着,少爷拉起了晴儿的手。晴儿没想到少爷的语气如此轻佻,之前一直以为大户人家的少爷,怎么着也会是温文尔雅的呢。晴儿跟着少爷走到了神秘的房间,又听到少爷把门栓死了的声音,不由得更加紧张了。

少爷站在晴儿面前,解开晴儿上衣的扣子,晴儿一时情急居然忘了之前学的规矩——绝对的服从少爷,连忙用手去挡。“恩?还敢挡本少爷的手?”少爷说着,一只手捏住了晴儿的手腕,晴儿这才反应过来,急忙跪下,连声道:“奴婢不敢,奴婢不敢。请少爷责罚奴婢。”“你先起来吧。”少爷这才放开晴儿的手,一点一点褪去了晴儿的衣服,开始抚摸晴儿的胴体,肌肤是如此细腻。晴儿有些害怕,不住颤抖着。

“你知道这间屋子是干什么的吗?”少爷边说,边摸着晴儿的背。

“奴婢不知。”晴儿实在想不出来为什么这间屋子要锁住,以及这间屋子的用途。

“你自己去把所有的柜子都打开。”说着,少爷解开了晴儿眼睛上的布条。

晴儿一看这房间,四面墙有三面贴满了铜镜,还有一面摆着好多柜子,晴儿打开了每个柜子的柜门,不禁倒抽了一口气,柜子里面全是各种工具,不同大小的藤条、板子、鞭子,还有好多叫不上名字的工具,房间里还有一张春凳,一张椅子,和一张能躺两个人的床,上面铺着一层虎皮。

“看够了没?去趴在床上。”少爷用戏谑的口吻命令道。晴儿趴在了床上,少爷再次用布条蒙住了晴儿的眼睛。开始轻轻抚摸晴儿的肌肤,从颈部到腰部,然后抚摸到了晴儿的PG,轻轻地揉搓着,晴儿的PG很软,很白,少爷情不自禁地用手轻轻拍了拍晴儿的PG,说:“小丫头想用什么责罚自己啊?”晴儿听罢,PG一颤,“奴婢听少爷的。”

“哦?那你来抽签吧,抽三次,三种工具。”说着,少爷从柜子里拿出一个签筒,每只签都有一个编号,同样的,柜子里面每个工具也是有编号的。晴儿心想,可千万不要抽到鞭子啊。随手抽了三个,少爷解开晴儿眼睛的布条,让晴儿下去自己找。晴儿抽到的三个工具是一个中号的板子、极细的藤条,以及一对铃铛。晴儿找好之后双手捧着跪在了少爷面前,“奴婢求少爷责罚。”

“先放在床上吧,把柜子里的绳子拿过来。”晴儿膝行到少爷面前,捧着绳子给了少爷。“起来吧。”随后,少爷拿着绳子把晴儿两只胳膊交叉捆在了后面,又把绳子在胸前绕了一圈,打了个结(龟甲缚),这样晴儿的胸就是挺起来的了。少爷又给晴儿蒙上了眼睛,把一对铃铛挂在晴儿的RT上,用手轻轻拨弄着RT,铃铛也响了,晴儿羞得满脸通红,也不敢做声。

【0127更新】
少爷把晴儿抱上了床,让晴儿跪好。此时的晴儿真正有了一种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感觉,没想到以后的主人——少爷居然是如此德行,以后的日子可怎么过啊!可是,没容晴儿多想,板子就落了下来,猝不及防,本以为还会再等一会儿的,晴儿做好了迎接第二板子的准备,却感觉胸部一阵酥软。少爷不想让板子早点打完,虽然打多少板子也是他说了算,只是想多折腾一会儿晴儿,于是从柜子里拿了毛笔,轻轻在RT周围刷了起来,看着慢慢变硬的RT,便取下了一边的铃铛,吸吮了起来。“啊……啊……”晴儿不由自主的叫了起来,
“说,想让我干什么啊?”少爷说着,手探向了晴儿的Y唇。“少爷,不要停……”少爷似乎很喜欢晴儿的表现,继续吮吸了起来,此时,晴儿另一边RT的铃铛响了起来,晴儿早已顾不得害羞,尽情呻吟了起来。少爷一边吮吸晴儿的RT,一边用手指摩擦着晴儿的下面。晴儿下面迅速流出了蜜水,少爷停止了吮吸,用手揩了一把,塞到晴儿嘴里。“唔……”由于晴儿被蒙住双眼,之前又没有经历过如此场面,欲望第一次被挑动起来,便忘情地吸吮着少爷的手指。

突然,少爷抽出了手指,另一只手狠狠地拍向了晴儿的一瓣PG,“啊……”刚刚还浑身酥软的晴儿,这下浑身一紧,叫了出来。

“果然是小骚货啊,”说着,少爷抬起了晴儿的下巴,另一只手扯开了晴儿眼睛上的布条,“睁开眼看看你的骚样子。”晴儿看到镜子中的自己,竟是如此yin乱,羞得无地自容。

“晴儿……晴儿求少爷责罚。”晴儿羞愧地请求,竟忘了应该自称奴婢的规矩。

“连自己的身份都忘了,居然敢不自称奴婢了啊。”少爷说着,拧了晴儿的RT一下。

“啊……奴婢求少爷责罚,求少爷狠狠地责罚!”吃痛的晴儿低下了头,哀求道。

“就让你今天好好伺候伺候本少爷,长长记性!”少爷说着,脱光了身上的衣服,坐在床上,一手拿起藤条,一手按下了晴儿的头,让晴儿口他的JJ,涨起来的JJ很粗大,刚好堵住晴儿的嘴,晴儿不懂应该怎么做,只是一味的吸住,吸得少爷十分舒服,可是这样一会儿,晴儿就觉得嘴麻了,慢慢吐出了**,马上挨了一藤条,“啊!”晴儿喊了起来,“不许叫,叫一下多十下藤条,用舌头舔,用嘴吸,但是不能用牙咬到,知道了吗?”晴儿点了点头,战战兢兢地又含了进去,虽然是第一次给少爷口,口的技术不是非常出色,但是在这种场景下,少爷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征服感,虽然中途几次感觉快要出来了,但是少爷决定一定要留在晴儿的身体里面,几次深喉之后,少爷抽出了**。

“你躺平,两腿分开点。”少爷上去掰开了晴儿的双腿,双腿间早已湿成一片,早已不需多余的爱抚,急不可耐的少爷提枪就上,但是晴儿可是处女之身,怎经得起这一番猛冲,却也不敢喊叫,唯有抓住床沿,不知怎么,少爷居然起了怜悯之心,两只手握住了晴儿的双手,安慰晴儿不要怕,晴儿心中一股暖流,接着,就是撕心裂肺的痛,晴儿咬住下唇,不让自己叫出声来,少爷见状,吻住了晴儿的唇,舌头搅了进去,两只手也握紧了晴儿的手,少爷不断顶着晴儿,进进出出,终于,少爷的**出来了。

浑身疲软的少爷,离开了晴儿的身体,下了床,对晴儿说:“你先睡一觉吧,就在这个床上,不许出去。”然后,离开了这个房间,从外面锁住了门。疲劳的少爷回到自己的床上,呼呼大睡了起来。
[ 此帖被暗留香在2013-01-27 02:31重新编辑 ]

这个09年开始写的,最开始发在痛快天空,后来又发在暗夜玫瑰,现在在谷地发~

这几天在旅游,等回家再更~

都没人看么!!!!

引用第16楼gksh2于2012-08-15 07:11发表的 :
期待更新,楼主一次可不可以多更新一些?

最近在准备考试,尽量多更吧。略有H的重口味的,爱看么。。

啊啊啊,lz又去旅游回来了.还被评分了,谢谢各位啊!

已更新,顶上去

更新了,没人顶啊,不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