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女子职业学院 || 1.1万字

sp女子职业学院
看着电视上关于sp行为合法化的报道,成燕心中百感交集。

“这么多年了,sp终于可以摆上台面了。”一连看了几天报道,从小就有sp情结的成燕不免有所感叹。

“姐,你是不是想去sp俱乐部当职业女主啊?”妹妹成姿在一旁调侃道。

“傻丫头,我从来都不喜欢当女主,从sp心理上讲,我可是标准的女被。”

“哼,骗鬼吧,打了我这么多年,你还不是女主,难道我是?”妹妹成姿故作委屈的说。

“姐打你是为了你好,再说哪次不是你自愿受罚的?没有我打你,你成绩能有现在这么好吗?”成燕看着电视,搜索一切和sp有关的报道。

“好啦,我知道老姐对我好,嘿嘿。”妹妹成姿笑起来,还真的颇有几分姿色,“从sp心理来讲,我可不是标准的女被,我觉得自己是女双,不过我没做过主,不知道更偏向哪边。”

“像你这么柔弱的女孩子,看上去真的不像做女主的。”在坚强干练的成燕面前,柔弱娇小的成姿就像个小孩子,尽管她们的实际年龄只差一年。

“切,我没机会打人罢了,不像你,总都有机会打我。”

“怎么,你想试试打人?”成燕眼睛一亮。

“当然想啊,不过打谁啊?”成姿问道。

“嗯……小姿啊,有件事,姐想了好些天了。”成燕忽然转移话题。

“什么事啊?快说快说,是不是要给我找姐夫啦?”

“我哪有闲心给你找姐夫。是关于以后的生活……”成燕一五一十的跟妹妹成姿说了自己的打算。

成燕、成姿两姐妹自幼丧父,初中时母亲又过世了,生活的重担落在了姐姐成燕的肩膀上。多年以来,成燕一直履行着做姐姐的义务,对妹妹照顾得无微不至。上高中之后,两姐妹的亲人逐渐开始对她们置之不理,成燕连最基本的生活费都借不到了,遍尝亲情冷暖的她只好四处打工、捡破烂,勉强维持着一家两口的生计。

由于长期不能专心学习,成燕的成绩非常差劲,在刚刚结束的高考中,成燕只考上一个三流的专科。恰逢高考前后,sp行为合法化运动在全国范围内兴起,许多城市都建立起sp俱乐部,一些单位、部门、院校也开始尝试建立sp惩戒制度。成燕左思右想,与其索然无味的去念一所三流专科,倒不如加入sp俱乐部,做一名职业女被,多赚些钱供妹妹上学——在姐姐多年的sp管教之下,妹妹的成绩非常优异。

“啊?姐,那你岂不是又要为我做出牺牲了!不行,绝对不行,我可以勤工俭学的,我不用姐供我上学。”妹妹得知姐姐的想法,一时无法接受。

“小姿,什么时候变得不听话了?”成燕故作严厉状,“你姐决定的事情,什么时候更改过!”

“姐,你别生气,我错了……听姐的就是了。”从小到大,只要姐姐一瞪眼,妹妹就会变得乖乖的。

“我没生气。”成燕恢复了正常的语气,“小姿,你成绩好,专心读书,将来肯定有大出息。姐不行了,天天被这些鸡毛蒜皮、柴米油盐的小事缠着,读书是不灵了。你就安心的念书吧,把书读好,也算对得起你姐。”

“嗯,姐你放心吧,我没问题的!”成姿一副自信满满的样子,“不过姐,我听说,sp俱乐部的职业主被可不是说当就能当的,好像需要经过培训。”

“对,这个我也知道。现在能以职业身份在sp俱乐部工作的主被,都是圈子里具有多年实践经验的‘老手’,而且都在英国、日本进行了专业化的培训。”

“那姐你是要出国?”成姿问道。

“傻丫头,姐哪有钱出国啊。我早就打听好了,不出国也能做培训。呐,你自己看。”成燕拿出一张报纸递给成姿。

“sp职业学院……”成姿读道。

sp行为合法化运动兴起之后,为了满足sp市场的需求,全国建立起了若干所公立的sp职业学院。sp职业学院分为男子和女子两类,招生方式和学院结构视情况而定,对毕业生发放大专文凭,而且目前免收学费、住宿费。对于想要进入sp俱乐部做职业主被的人来说,sp职业学院无疑是最好的去处。

“原来姐要去这里啊。”成姿读完报纸,对sp职业学院有了基本的了解。

“是啊,小姿。你说巧不巧,别看咱们这个城市不算太大,居然也建起了一所sp女子职业学院,而且对本市应届女高中生优先录取。”成燕说道。

“不是吧,这也太好了!”成姿兴奋的说。

“我已经报名了,明天就去参加面试。咱们城市的这所sp女子职业学院规模不大,只有职业女被班和惩戒班,不过幸好我是女被,如果是女主的话可就要去外地了。”

“姐,你确定你真的是女被?”被姐姐打惯了的成姿有些不相信。

“好吧,那就回到刚才的话题。”成燕一边说着,一边起身去拿常用来打妹妹的那根木尺,“你刚才不是说你想做女主,不知道打谁吗?现在机会来了,你就打我吧。”

“姐,你可别吓我!”成姿一向视姐姐为半个家长,哪里敢动手打成燕。

“小姿你听着,从今以后,姐再也不打你了。下学期你就高三了,高三学习压力大,与其像以前一样用sp管教你,不如满足你做女主的愿望。再说,你成绩这么好,再继续打你也没什么必要了,更何况我是女被,你是女双,我们不能一直这样错位下去吧?”姐姐成燕显然是提前就想好了,说起道理来一套一套的。

“姐,我还是不敢……”成姿虽然有些心动,但多年以来受姐姐管教的习惯一时难以更改。

“丫头,你傻不傻呀,你不是说自己是女双吗?不是想做女主吗?姐姐已经决定了,以后你考完试,姐不像以前那样根据减分来打你了,如果你的分数在卷面分的百分之八十以上,姐就让你打,如果在百分之八十一下,姐再打你。今天就算小小试验一下,好不好?姐明天要去面试的,你帮姐找找做女被的感觉行吗?”见妹妹还是不敢,成燕张口又是一大堆说辞。

“那……好吧。”成姿勉强接过木尺,却还是显得不知所措。

相比之下,一向干练的成燕倒显得非常利索,她扒下宽松的运动裤,连带着把内裤也扒开了,一下子趴到床上。

“好了,开打吧。”成燕说。

“那个……”成姿还是有些犹豫。

“又怎么了?”成燕有些不耐烦了。

“那个……你为什么不用枕头垫高?”成姿挨打的时候,如果是这样平趴在床上,一定会被姐姐要求用枕头把屁股垫高。

“死丫头,你还真有点女主的意思。”见妹妹进入了女主的角色,成燕欣然把枕头垫在小腹底下。

“姐,你说,咱俩的屁股谁白啊?”成姿看着姐姐的Luo臀问。

“当然是你白啊,你天天闷家学习,我天天到外面瞎忙,你的皮肤肯定比我好……”成燕正说着,突然感到一阵疼痛。

“啪!”妹妹手中的木尺毫无征兆的抽在姐姐的屁股上,那略偏棕色、干燥粗糙的臀部皮肤上相应的渐起一道红晕。

“你怎么不叫啊?”成姿问道。

“太……太突然了,没顾得上叫。”成燕话音刚落,又一阵疼痛突然传来,明显比上一次要疼许多。

“啪!——啊!”木尺又一次落在成燕的屁股上,这次她叫了出来。

“这就对了嘛!”成姿说道。

其实两姐妹心里都清楚,无论是第一下的不叫,还是第二下的叫,都是成燕不由自主的反应,成姿嘴上这么说,是为了烘托主强被弱的气氛。

接下来连着五下清脆的抽打声,伴着相应的五下轻吟,姐姐成燕的屁股上已经泛红了一小片。成姿的动作迅速而突然,搞得成燕一时莫名的紧张起来。

“打了多少了?”妹妹成姿明知故问道。

“七……七下了。”成燕刚报完数,屁股上又挨了一下。这下打得没有前面清脆,前面七下都是打在臀部隆起的最高位置附近,而这第八下打在了臀部和大腿交接的位置,一股异样的疼痛迫使成燕再一次叫了出来。

“多少下?”成姿又问。

“八下。”成燕再一次报数。

这时妹妹成姿没有再突然落尺,她稍稍舒展了一下身体,深呼吸,把尺子在身后高高举起。

成燕一看就知道,这第九下恐怕要比前面加起来还疼。

“啪!——啊!”果然,随着异常响亮落尺声,成燕感觉到剧烈的疼痛从臀部扩散到全身,不由自主的大叫了出来。

“啊!——啪!”刚一开口叫喊,第十下又接踵而来。第十下的力道虽然比第九下稍轻一些,打的却又是臀部和大腿交接的位置。异样而剧烈的疼痛制住了姐姐成燕的叫声,她的身体痛苦的震颤了一下,臀部肌肉紧张的抽搐起来。

“好了,就打这十下吧,我给姐揉揉。”成姿说着就伏在了床边,伸出手给姐姐揉了起来。

少顷,成燕缓过劲儿来,舒爽的长出了一口气。

“丫头啊,你还真有做女主的潜质啊。”在成燕看来,妹妹在气氛营造、节奏控制和力度掌握方面做得都非常不错,“疼得姐好爽啊。”

“嘿嘿,打得我也好爽啊。”从小到大第一次体验做女主的感觉,妹妹成姿显得颇为高兴,“我说什么来着,我是女双吧!说不定我就是双向偏主动呢!”

“揉得差不多了,帮姐看看,淤血了没?”

“没有,就是泛红。我哪舍得把姐姐打淤血啊,嘿嘿。”成姿俏皮的说。

“没有就好,明天去参加面试,淤血总是不太美观。今天总算是找到做女被的感觉了,谢谢你啊丫头。”成燕提起裤子站了起来。

“我也找到做女主的感觉了!谢谢姐!”成姿显然还处在兴奋当中,“对了姐,我觉得你的臀型挺好看的,很圆、很结实,但是皮肤太粗糙了,也不够白,这样会不会被淘汰啊?”

“谁知道呢,尽量争取吧。”想到明天要进行的sp女子职业学院职业女被班的面试,姐姐成燕满脸严肃。
宁静的夜里,成燕、成姿姐妹俩相拥而眠,而在这座城市的另一个地方,吕美莉却陷入了不眠之夜。

吕美莉比成燕大两岁,出生在富贵之家,自幼娇生惯养,向来横行霸道。由于屡犯校规,她被学校开除过不知多少次,要不是父母在教育局里上下打点,吕美莉恐怕没读完初中就辍学了。两年前,吕美莉勉勉强强参加完高考,没有被任何院校录取。她的父母找了几所高等院校,想要为女儿买个录取名额,结果招生的人一看吕美莉档案里有那么多不良记录,一个个都回绝了。这两年里,父母为她找了许多工作,她没有一份工作能干得长久,好单位一看她的高中学历和不良档案就拒绝了,普通工作她又挑三拣四。就这样,吕美莉整日里游手好闲,在夜店里通宵鬼混。

忽然有一天,没有任何征兆的,吕美莉的母亲跟一个美国大款跑了,父亲又闪电般的娶了新的妻子。当一个家庭中的母亲换成了后妈,女儿的位置往往会非常尴尬,乖巧懂事的女孩都难免遭到排挤,更何况是吕美莉这么一个不良少女。

果不其然,后妈进家后不久就和吕美莉发生了争执,父亲一开始还会为女儿说几句话,日子一长却也变得夫妻同心了。不和谐的家庭关系再加上吕美莉游手好闲、不思进取的生活状况,父亲终于决定,要把吕美莉送进sp惩戒班。

“凭什么!”吕美莉得知父亲的决定,一下子炸了。别说惩戒了,从小就娇生惯养、作威作福的她连小小的惩罚都没有受过。

“凭我是你爸!凭你没学上!凭你没工作!”父亲早就对这个屡教不改的女儿失去了耐心。

“你就那么喜欢打我吗?喜欢的话那你打好了!你打好了!我可是你的亲女儿,呜……”吕美莉委屈得几乎哭了出来。她以为这样一闹,父亲就会像以前一样心软,但是她错了。

“不要再跟我装可怜!”父亲一声大喝,“这件事情我已经决定了!没有商量的余地!你要么乖乖的去上惩戒班,要么永远离开这个家!”

“离开就离开!你娶了那个女人就不想要我了!”吕美莉见父亲不再向往日那样疼爱自己,一时恼怒起来,气势汹汹的夺门而出。

在马路上闲逛了好久,夜已经深了,吕美莉冷得直发抖。情绪恢复正常的她开始盘算起来,如果坚决不去惩戒班,父亲恼怒起来,断了自己的生活费,那日子可就不好过了。“先答应他,等到了惩戒班,金钱加恐吓,姑奶奶黑白两道通吃,看他们能把我怎么样……”想到这里,吕美莉心情豁然开朗起来,又一头钻进夜店里逍遥快活去了。

第二天一早,从夜店归家的吕美莉正好遇到准备上班的父亲。一见到父亲,吕美莉顿时装得乖巧起来,“嘿嘿,爸,早啊。”

“你还有脸回来!”父亲阴着脸没好气的说。

“爸,你别生气了,我已经想好了,我就听你的话去惩戒班。听说sp女子职业学院的惩戒班挺不错的,毕业生的档案里会加入一份惩戒证明,这样的话过去的不良记录就一笔勾销了,我就可以去上大学,大学毕业找份好工作,以后就可以自己挣钱了。这么好的事,你就是不说,我自己也会去的。”吕美莉早就想好了这套说辞。

父亲听罢很是惊诧,“你这一夜倒是真想通了。好啦乖女儿,过去的事情都让它过去,你乖乖的在惩戒班里上学,生活费老爸管够。”

吕美莉眼睛一转,心中暗道:“傻X,上钩了吧?玩死你!”

当天下午,sp女子职业学院面试处,成燕站在考官们面前,没有丝毫的紧张。她流畅的回答了考官的问题,对自己的sp情结、实践经历和报考职业女被班的目的进行了说明,没有任何隐瞒和欺骗。

“非常好。”坐在中央的女主考官说,“现在,你在墙上选取一样工具,进到里面的屋子里接受实践测试吧。不论你选什么工具,都是打二十下。”

“好的,谢谢老师。”其实成燕一进门就注意到了墙上挂着的各种工具,足足有好几十件。

成燕心中暗自思量:“不能选太狠的工具,万一我受不了,表现肯定很糟。也不能选太轻的工具,显得我没有诚意……”最终,她摘下了一个拇指粗细、半米多长的木棍。

“我选这一件。”成燕说。

“三号木鞭——你为什么不选一个轻一点的板子呢?”一位考官问道。

“因为在我心里,职业女被班对我很重要,太轻的工具不足以体现这份重量。”成燕解释说。

“好了,你可以进去了。”

成燕推开门走进里面的屋子。里间屋要比外间暗一些,在一张形状奇怪的桌子旁,一位看上去非常温柔的长发女人正在等她。女人大概三十多岁,波浪形的长发很是好看,修长的身材和亲切的微笑透出一种贵族的气质。

“老师好,这是我选的工具。”成燕很有礼貌的递上了三号木鞭。

“好的。”长发女人接过木鞭,指了指边上的桌子,“今天我们就用这张刑桌,你要把裤子扒到膝盖处使臀部Luo露,上身伏在桌面上,两臂展开双手扒住桌沿,两腿并紧。记住受打的时候要尽量保持身体稳定,能不动尽量别动,最好不要做干扰动作,还有,哭闹要把握好限度。现在给你两分钟时间准备一下,等可以开始的时候你就叫我。”

“谢谢老师。”成燕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她走到刑桌前,非常干脆的按照要求将裤子扒到膝盖处,上身伏到了桌面上,两臂展开,双手扒住了桌沿。

“你趴好,现在我调整一下刑桌的高度。”长发美女调整刑桌的升降装置,使桌子的高度和成燕的臀高互相匹配。

刑桌的高度经过调整后,成燕顿感奇妙,臀部有一种前所未有的暴露感。由于桌面高度恰到好处,上身伏在桌上的同时,脚跟也略微抬起,屁股有一半搭在了桌沿上,而桌沿处厚厚的软垫又起到了垫高臀部的作用,使臀部肌肉紧绷而富有弹性,再配合展开的双臂和扒住桌沿的双手,整个身体的感觉当然不同一般。

“是不是感觉很好?”长发女人问。

“是啊,很……很好。”成燕一时不知如何形容这种感觉。

“上身趴伏在高度恰当的刑桌上,这个姿势和简单的弯腰受打看起来很像,但区别就在于桌子。如果桌子只是一个摆设,只是让你把身体靠在上面省力,那就完全不需要桌子。只有像这样,让你的身体和桌子达到契合,才能发挥出刑桌的真正作用。”长发女人耐心的解释说。

“看来这职业sp主被还真不是好当的,摆个姿势还有这么多学问。”成燕心中暗道。

“三号木鞭,特点是力道浑厚,不像细鞭和宽板那样在抽打时带有灼辣感,对表层皮肤伤害较小,但对里层肌肉伤害很大,容易造成大面积淤血和肿块。”长发女人拿着三号木鞭,在手中轻轻敲打以试手感,“下面我们就开始了,一共要打二十下,如果你受不了,中途可以叫停,但只要你不说停,我就有权利强迫你进行下去。”

“请老师开始吧。”成燕很有礼貌的接了一句。

长发女人右手持鞭,站在成燕左侧,用木鞭在成燕臀部上下徘徊、轻轻敲打了一阵,像是在观察她的臀部特点。

当木鞭缓缓离开皮肤的那一刻,成燕知道,真的开始了。

“啪。”拇指粗的三号木鞭落在成燕的屁股上,声音并不响亮,但成燕所承受的痛苦却比响亮的木尺重得多,一木鞭下去,半个臀部都传来浑厚的痛感。

“很坚强嘛,居然没叫。”长发女人眼睛一亮。

“啪。”第二下落鞭,成燕禁不住哼了一声。此刻的成燕并没有因疼痛而沮丧,她非常欣喜的享受着这些专业的姿势、专业的工具、专业的主和专业的感觉,从小到大积累在心中的sp情结,在这一刻通通得到了释放,畅快淋漓、舒爽万分的释放。

“啪——嗯……啪——哼……啪——噢!”随着痛感的叠加,打到第五下的时候,成燕忍不住“噢”的一声叫了出来,紧接着是急促的喘息声。

“是不是觉得快要受不了了?”长发女人温柔的问。

“是……虽然很舒服,但是越来越疼了。”成燕虽然还沉浸在享受之中,但是重度的痛感也让她越发难以忍受。这第五下的疼痛,恐怕比妹妹打得十下木尺加起来还用疼。

“别急,坚持住。你现在的反应很正常,这是受打过程中的第一个剧痛期,挺过去就好了。下面我们继续。”长发女人耐心的解说。

“啪——噢!”“啪——啊!”“啪——啊!”打到第八下,成燕感觉自己已经疼到了极限,整个臀部都传来浑厚而沉重的痛感,在不由自主的痛叫之后,隐约抽搐着呜咽声。

“啪。”第九下落鞭,成燕很是奇怪。

“怎么感觉没有前面疼了?”成燕心中不解,又仔细一想,“不对,痛感还是一样强烈,但我的身体适应了。”

“呵呵,很好,你坚持到了第一个缓冲期。”长发女人会心一笑,“在第一次剧痛之后会出现第一个缓冲期,你会好过得多。”

果不其然,从第九下之后,成燕接连几下都没有大叫出来,只是轻微的痛吟。但是,痛感还在累加。

“啪——啊!”第十三下,成燕再次大叫出来。

“啪——噢!啊!啊……”还没等成燕回过神,第十四下迅猛落鞭,成燕疼的连连叫喊,小腿不由自主的晃动了两下。

“第二次剧痛到了,坚持……啪——啊!噢!”这时长发女人也不多说,第十五下又打了下去,成燕的反应越来越剧烈。

“好疼。”此刻的成燕神志已经不完全清醒了,剧烈的痛感一下又一下从整个臀部凶猛的传来,除了放声痛叫她别无她法。与此同时,成燕小腿和脚步的动作也越来越大。

终于,在第十八下落鞭后,痛到极限的成燕抬起左腿挡住了臀部。

“把腿放下。”长发女人深沉的说。

成燕心里清楚,受打到现在,决不能功亏一篑。她听话的放下了左腿,又尽量调整好姿势。长发女人看到此处,眼睛又是一亮。

第十九下和第二十下,成燕在近乎哭号的痛叫声中挨了过来。二十下受打完毕,成燕疼得无法动弹,伏在桌子上一面轻微抽泣,一面急促喘息。

“好了,二十下打完,你可以起来了。”长发女人微笑着说。

半分钟后,成燕勉强站起身来,自行穿好了裤子。在提起裤子之前,成燕摸了摸自己的屁股,发现屁股的左右两边都有一个大面积的肿块,仿佛屁股上多了一层肉垫似的。

“从后门出去,你的面试就算结束了,回去等消息吧,考官们会根据你的个人资料、体貌状况、问答表现和实践表现,做出综合性的判断,如果你通过了面试,一周以内就会收到通知。

“谢谢老师,老师再见。”临走,成燕还是很有礼貌。

从后门走出面试处,成燕心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二十下木鞭确实很疼,但她也挨得确实很享受,这一刻她甚至有回去再挨一遍的欲望。而与此同时,在职业女被班面试处的对面,惩戒班报名签约处里的吕美莉正在签协议。

由于一夜无眠,还没睡醒的吕美莉就被父亲叫了起来,睡眼惺忪的她面对一纸密密麻麻的协议书时完全没有仔细阅读的兴致,尽管工作人员一再提醒她要看清楚上面的条款,她仍只是马马虎虎的扫了一遍就签下了名字。

吕美莉心里想:“狗屁协议,惩戒班不过是姑奶奶假装妥协的一个方式。”
“姐,你回来啦!”成燕一进家门,妹妹成姿就贴了过去,“怎么样啊怎么样啊?”

“还好吧,回来等通知。”成燕说。

“我猜不会只是问答吧?是不是有实践啊?”成姿鬼精灵的问。

“对,木鞭打了二十下。”成燕回味悠长的说。

“啊?还真的有啊!快给我看看!”成姿一听姐姐受打了,好奇得直想扒她裤子。

“哎呀死丫头别闹。反正我现在疼得不想坐着,我趴下给你看好了。”成燕趴到沙发上,慢慢扒开了裤子。

“哇——啊!不是吧!也太专业了啊!”看到姐姐受打后的屁股,成姿不由得叫了出来。被拇指粗的三号木鞭抽打二十下,成燕的臀部出现了明显的淤血红肿,奇妙的是,这些淤血和红肿全都匀称的连成了整片。

“我摸的时候也挺惊诧的,职业女主就是职业女主,手法就是厉害。对了小姿,帮姐看看紫得厉害不。”成燕已经摸过了肿块的程度,但是不清楚淤血的情况。

“还好,不是太紫,淤血不多。看样子姐的屁股受力很均匀,伤害都分散开了——职业女主也太厉害了!”成姿感叹说。

成燕在床上趴了不到一天就消肿了,淤血也一天天的慢慢散去。几天后,sp女子职业学院职业女被班的录取通知书到了,成燕、成姿两姐妹喜悦万分。与此同时,吕美莉也收到了入学通知。

十一假期过后,sp女子职业学院正式开学了。在学院的大礼堂内,女被班和惩戒班的学员都已经全部集合完毕,开学典礼正在进行。

3 Likes

“同学们,欢迎大家的到来。经过一段时间的规划和运作,sp女子职业学院终于开学了。在最近这段时间里,将会有不少BANNED地区的sp职业学院像我们一样举行开学典礼,也就是说,尽管在这座城市里我们是独一无二的,但是我们这所sp女子职业学院并不孤单。sp职业学院就好比一个全国性的大集团,我们虽然是一个地方的分校,但我们不是独立性质的,所以在我们的校名前面并没有某某城市的标签……”看上去四十多岁的女院长面对全体学员,一上来就开始介绍学院的情况。女院长看上去和BANNED中年的女性教育工作者没有什么区别,而且,她和BANNED校领导一样讲话啰嗦。

院长毫无意义的唠叨了很久,正所谓车轱辘话反正说。惩戒班的不良少女们已经嘁嘁喳喳的乱成一锅粥。

“院长女士!”女院长正讲得口若悬河,一位面相严厉的短发女人忽然打断了她,“接下来就让两个班分别集合吧,还有很多详细的说明要做。”

“啊?”女院长显然被打断得措手不及,“这……”

“王主任,你说呢?”短发女人不等院长把话说清,就转向另一个长发女人问道。

“我同意李主任的意思。”王主任答道。成燕抬头一看,这王主任不就是面试那天打了自己二十木鞭的长发女人吗?

“那个……”女院长正要说什么,无奈又被打断了,短发的李主任一声吆喝就带走了惩戒班的学员,随后王主任也带走了女被班的人。刚才还喋喋不休的女院长此时只能哑口无言。

两个班的学员被分别带走后,又分别走进了各自班级的综合教室。无论女被班的王主任,还是惩戒班的李主任,今天都有一个非常重要的任务,那就是详细强调学院的各项规定。

(如果你想长期追看此文,下面三段要看仔细)

职业女被班方面招收到十五名学员,女被班毕业生会得到sp职业女被专业的大专文凭,凭借这个文凭可以在各地的sp俱乐部应聘职业女被。女被班学制为两年,能够坚持到最后的学员都将得到文凭,但中途退出或被学院除名者将一无所得。女被班的日常课程一共有五种:综合讲解课,物理抗击打训练,心理抗击打训练,工具专项训练,表现力训练。在五种课程的标准课时之外,如果学员要求额外训练,还可以去独立训练室追加。

惩戒班方面招收到二十名学员,惩戒班毕业生的档案里会被加入惩戒证明,以往的各项不良记录将会一笔勾销,没学上、没工作的不良少女将会因此重获新的生活。惩戒班学制为两年,坚持到最后的人都将得到惩戒证明,中途退出或被除名者将一无所得。惩戒班的课程一共有五种:综合讲解课,常规惩戒,素质调教惩戒,自我反省惩戒,文化学习惩戒。尽管课程只有五种,但学院还会根据学员的具体表现追加一些额外的惩罚,这些额外惩罚通常在惩戒室中进行。

由于国家和sp俱乐部投资赞助,sp职业学院中所有学员的的学费、食宿费全免。在国家方面,花点小钱惩戒不良少女,对BANNED来讲是有好处的;在sp俱乐部方面,为女被的训练埋单也是理所应当的。在免费的前提下,学员未经允许不准携带任何财物,不准与外界联系。学院会定期组织女被班学员和一部分表现良好的惩戒班学员联系亲友。正常情况下,学院不设任何可外出的假期。

两个班的班主任分别讲清的上述细则之后,学员们小声议论起来。尽管这些信息在入学之前都是公开的,但大多数学员都只是一带而过,尤其是惩戒班的不良少女们,有很多都因为侥幸心理对协议书上的条款视而不见。

“妈的,咋还不准携带任何财物啊!”原本打算在学院里依靠金钱称老大的吕美莉慌了。她身边的一个学员说,当初签的那份协议上确实有这条。

面对全班的骚动,惩戒班的李主任面无表情,她通过对讲机叫来了四名膀大腰圆、身穿制服的女保卫,然后对大家说:“现在,我给你们第一个机会,主动交出随身携带的一切财物——你们的财物将被放到专用的袋子里面封存起来,需要使用的时候你们可以向我打申请,学院可以保证这些财物的安全。”

所有人都安静下来,只有两名学员交出了将身上的财物,女保卫把它们放到袋子里面封存,每个袋子都写上了相应学员的名字。

“难道在座的各位,只有这两个人是真心悔过的吗?”李主任冷言冷语道,“下面,我给你们第二个机会。你们两个,出一个人动员她们一下。”

两个学员中,一个穿着朴素、气质奢华的高挑女生走到教室前说道:“大家好,我叫贝香丽。跟在座的大多数人一样,我的家境不错,在生活中我不是一个好女孩,我从小成绩就不好,父母给我买了个大学上,可是由于沾染恶习,经过多次记过处理,我被学校开除了,从此以后过上了啃老族的生活。在父母为我的萎靡生活埋单的同时,各个工作单位因为档案里的不良记录拒绝招收我。如果一直这样下去,我不知道会怎样,但是,我没有机会再这样继续下去了——半年前,我的父母发生了车祸,父亲去世了,母亲也瘫痪了,现在我的家庭仅仅依靠过去的家底维持生计,我必须工作了。我来到这个惩戒班,就是希望可以接受惩罚,重新开始生活。姐妹们,尽管你们没有遭遇像我一样的不幸,但是,总有一天,你们也要脱离父母,也要面对找不到工作的窘境。我觉得,像我们这样的女生,越早回头越好……”

虽然贝香丽穿着朴素,但是通过她的气质和举止,很容易想象她曾经萎靡的生活和见过的世面。

经贝香丽声情并茂的一说,又有五名学员交出了携带的财物。

“贝香丽。谢谢你的动员。”李主任依旧面无表情、语气冰冷,“那么,只有这五个人被说动了吗?”

“切——”学员群里传来了许多不屑的嘘声。

“下面,将会是最后一个机会。”李主任掏出一张名单,“现在我要随机点名了,被点到的学员如果还不改变主意,将会被强制收取财物。我会一个一个的点,直到结束为止——吕美莉!”

吕美莉一愣,心道倒霉。“干嘛?”她逆反的语气着实让人讨厌。

“交出财物。”

“不交!”吕美莉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架势,“你以为说一句强制收取,姑奶奶就怕啦?有种你强制一个试试!抢劫私人财物是犯法的!”

“没有人会抢劫你的东西。”李主任放下这句话,对四名保卫挥了下手,两名保卫冲着吕美莉走了过去。

“干吗?喂!干吗!”吕美莉叫嚷着,被两名膀大腰圆的女保卫拉了过来。

教室里有一个看似桌子的物体,上面蒙着厚布,起初大家都以为这是讲桌,李主任也一直在“讲桌”后讲话,但是当李主任把厚布扯下时,学员们这才意识到,这并不是讲桌,而是传说中的sp专业刑桌。

“把她拉到刑桌上,固定好。”李主任一面发号施令,一面从工具箱中取出一根带有手柄的小半米长的皮带——二号皮带。

吕美莉被两个保卫一路拉到刑桌前,一个人把她的上身按倒在桌面上,另一个人从桌子里抽出专用的固定带,固定住了她的腰(所谓固定带就是那种宽宽的、带粘扣的带子,粘上就挣不脱,演员吊钢丝用的威压服上就有这种带子)。随后她的双手被展开到身体两侧,又分别被固定在了桌沿处。最后,她的两个脚踝也被固定上了——地板上突起两个铁栓,铁栓连着两条专用绳。

最后,保卫揭开了吕美莉的裤带,扒开了她包身的牛仔裤和内衣裤,整齐的将这些裤子扒至膝盖处——这姿势,和成燕面试受打二十木鞭的姿势一模一样,只是多了固定带。

“啊!你们要干什么!啊!”吕美莉裤子被扒,尖叫起来。

李主任毫不动容,通过装置调整了一下刑桌的高度——这张刑桌,当然和成燕用过的是同一种。

“吕美莉。”临打之前,李主任又开口了,“你听好了,即将开始的这次惩戒,在惩戒班课程体系中,算是对你的额外惩罚,由于条件特殊,就不在惩戒室中进行了(前面那三段仔细看了的人应该明白这句话的含义)。现在,我要主打你二十下皮带,希望受打之后你可以改变主意。”

“不!不行!不行!你敢打我一下试试!”吕美莉疯狂的叫喊起来。

众学员们被眼前的一切深深地吸引住了,没有人吭声,她们全都聚精会神的看着。

“啪!”响亮的击打声伴随吕美莉臀部的震颤,第一下皮带落了下去。

“啊!”吕美莉疼得一声尖叫,“老贼婆你真敢打我!你信不信我弄死你!我叫我爸来烧了你这破学校!我还有一帮弟兄呢!我叫他们来砸烂你的场子!”

李主任依旧面无表情。“啪!”第二下如期而至。

与此同时,在女被班的综合教室里,长发而温柔的王主任说:“为了使大家训练更专心,按照规定,每位学员的个人财物都要上交学院保管,如有需要可以向我打报告申请使用。”

很快,十五个财物袋全部封存完毕,所有的女被班学员都乖乖的交出了一切财物。

王主任很是满意,“今天的事情都办完了,明天就要开课了,为了让大家有个心理适应,今天就当是做个小游戏吧——都看到那张刑床了吗?你们每个人去工具箱里选一样工具,趴到刑床上,我每个人主打五下,好不好?”

众学员齐声说好。作为准职业女被,她们一进来就被那张刑床吸引住了——皮革质地,单人面积,小腹部有可调节高度的凸起,床边还有固定用的带子。能够在这样专业的刑床上被职业女主打五下,这对她们来说简直就是享受。

于是乎,走马灯一般,十五个学员排成队,一个个的趴到刑床上受了五下打。成燕仔细观察了一下,在被选取的工具中,始终没有出现重伤害的皮鞭、藤条系列。

轮到成燕时,她义无反顾的选择了藤条——藤条系列只此一种(相信大家都在图片上见过,和拐杖形状类似的,一米多长的藤条)。

接过藤条,王主任眼睛一亮,问道:“为什么选择这么重的工具?这只是个游戏啊。”虽说是游戏,可是王主任刚才主打的每一下都没有放水。

“我想感受一下重度的责打,反正以后也必须要经历。”成燕回答说。

“好吧,趴上去,裤子还是扒开到膝盖。”王主任微笑着说。

成燕利索的将裤子扒好,趴到了刑床上,小腹下面的凸起将臀部适度垫高,此刻趴在床上等待受打的成燕感觉舒服极了。

在惩戒班综合教室,吕美莉哭天抢地的受完了二十下皮带。她的屁股均匀的红了两大片,由此可见李主任也是身手不凡的职业女主。

二十下打完,吕美莉泣声不止,仿似受了莫大的委屈,但铁面无情的李主任毫不动容,冰冷的问道:“二十下惩戒做完了,现在,你最好主动交出所有财物。”

吕美莉只顾哭泣,一句话也不说。

“不说话?”李主任冷声道。

“啪!”极为响亮的一声,李主任手中的皮带再一次落在了吕美莉的屁股上,所有的学员都是一颤。

吕美莉又挨了一下打,呜呜的叫了起来,“交交交,我交,我交……把我放下来吧,我交就是了……”如果此刻吕美莉的父亲见了女儿哭泣委屈的样子,一定会后悔逼她来接受惩戒。一个年轻、漂亮的女孩子被迫在众目睽睽之下挨了这么多下皮带,其精神崩溃可想而知。

李主任嘴角略微泛起一丝笑容,“很好。那么,你们大家呢?”

众学员早就被吓得不知所措了,此时纷纷上前交出了携带的全部财物。

“咻啪!”“咻啪——啊!”“咻啪——啊!噢!嘶……”当第三下藤条落到屁股上,成燕忍不住用手揉了起来,口中大声唏嘘着。

“对……对不起老师,我不是故意乱动的……”意识到错误的成燕很是乖巧。成燕虽然有心理准备,但是前三下的痛感确实超出了她的预期。

“没事,第一次嘛,来,我们继续。”王主任温柔的说。

成燕重新调整姿势,尽量把身体死死的控制在刑桌上。她咬紧牙关,憋足了气,闷头无声的挨下了余下的两藤条。

4 Likes

作者为啥不更了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