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厉和温柔的名字都叫爱 --淡蓝色de冰蝶 || 1.3万字

我上初中那年,被老妈找关系进了一个重点班,那个重点班班主任一耳光打出个北大生的故事我早已耳闻。
开学的前一天,老妈请我未来的班主任吃饭。我本来不想去的,但还是被老妈硬拽去了。那个班主任看起来很年轻,长的还蛮帅的。
酒席上,老妈做出了一个让我震惊的决定,她要我以后不住校,住这为班主任家里。我断然拒绝,但老妈没有理会我,笑着对那个老师说“哎呀,王老师啊,我们家晨晨不喜欢住校,但我们夫妻工作忙,没时间管她。您可不可以叫她住您家啊?”
“哦,当然没问题,我带的班上一届就有个女子住在我那里。”
“哦,那太好了,麻烦您了,我们还想请您在周末给她补补课。”
“好的,她小学数学成绩怎么样?”
“不怎么样,这女子就是上课不用心。”
什么????我数学不好?????????
要知道我数学可是我最最最得意的科目啊!!!!!!
我无语。
开学了,老妈陪我去报到。其实不用她陪的,不过她愿意来就来吧,我也懒得管。
他叽叽喳喳的和那个老师说了一通,然后叮嘱我”晚上和王老师回他家,你要乖乖听话。”
开始上晚自习了,我百无聊赖地听着。其实我心里是不愿意进这个重点班的,早就听说压力太大,我自由散漫惯了,不习惯受到约束。
下课的铃声响了,我站起身,准备走,王老师来到了我的面前,“走,我带你去我家。”
其实他家就在学校里,很近的。
我来到了他家,四处打量着,房子很宽敞,只有我和他两个人。
“你有老婆吗?”我问。
他一笑“暂时还没有。”
他把我领到一间卧室前,打开门“你就睡这里。”
我站在门口没有动。
他说“好了时间不早了,你早点睡吧。”
“王老师我不困。”我回答说。我不习惯睡这么早,现在才9点,我一般10点过后才睡。
“才来我这里你就不听话是吧?告诉你,你是来读书的,不是来享受的!”他的声音提高了八度,英俊的脸上也闪现出了一丝的怒气。
我淡淡一笑,心想,就算是住你家又怎么样?你管得住我吗?
“算了,今天你才来,就不对你发火了。但晨晨你听明白,你以后再敢顶撞我我要让你尝尝我的厉害,这可不是吓唬你!”说完,他转身走了。我对着他的背影轻轻地“哼”了一声。心想,你不过就是要向我妈告状罢了,这是你们老师的惯用同时也是管用的伎俩。以为这样就能把我唬住吗?你想得太简单了!!!!!!!!!!

我不情不愿地洗漱完毕,躺在床上。

我们小学的所有老师基本一路货色,一犯错就威胁说要请家长。现在呢?连初中的所也老师看来也是如此啊!!

第二天清晨,我正做着美梦,忽然感觉被人推醒了。勉强睁开眼睛一看,老班正一脸严肃的站在我的床前。

“干什么啊?”我揉着惺忪的睡眼问他。

“起来,晨跑!!!”

啊?晨跑啊?我没兴趣。

我含糊不清的回答说:“那你怎么还不去啊,拜拜!!”

我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一只强有力的大手就将我一把拉起。随后一个声音直捣我的耳膜:“你如若不起来,就不要怪我不客气!”

什么啊?又来了,不就是要告我妈吗?

算了,我起来好了。

晨跑完后的早自习没有上课,老班告诉我们上午要进行入学测验。

我根本没有注意他在讲什么,我困啊!!

没想到老班看出了我昏昏欲睡,叫我站到后面去,还当着全班的面恶狠狠的甩给我一句:“你要是考差了,看我怎么收拾你!”

我站在了后面,还是没怎么听他讲,靠墙呆着。睡着没有,我自己也忘了。

考试开始了。

我轻松的答着考题,其实以我的水平这些都是小意思啦!!

一上午就将语文,数学,英语考完了,我觉得我还是考的不错地!!

中午老班问我,考得怎么样?

我回答说很一般。

他皱着眉头说:“怎么,没发挥好么?你小学的毕业成绩在我们班排第一,这次没考好吗?”

我晕!!

“恩,不是很差,还可以啦!”

“但愿如此,你如果这次考差了日子就不好过了!”他讽刺说。

“恩恩。”我应付着。

过了几天,成绩出来了。语文98,数学98,英语100。很不错的啦,年级第一。

我正在座位上兴奋呢,老班进了教室径直朝我走来,对我说:“你这次考的不错啊!”

“恩恩,一般啦!”我知道做人还是要谦虚一点好。

“数学卷子拿出来。”他静静地说。

哦?他要干吗?我百思不得其解,反正考的好,拿就拿吧。

我把卷子摆在桌上,他指着我的错题问:“这题你不会?”我一看,是我粗心被扣的分,我嬉皮笑脸的说:“哎呀呀,我怎么不会啊,这么简单,是我不小心才错的。而且你看,这最后一道题全年级只有我一个人做对了哦!”“那道题你做对了怎么样,我说的是这道题!”我觉得他也太小题大做了,谁没有个粗心的时候?

“自己说,错了怎么办?”

什么?错了居然还要问怎么班?

“不怎么办,你要怎么办啊?”我笑嘻嘻的说。

“你还给我顶嘴是不是,你小丫头胆子越来越大了,不好好收拾一下你,你就会越来越放肆!今天晚上到我房间来,记住没有!”

我回答:“恩,记住了。”心想,什么啊,不就是又要训我一顿嘛!

晚自习下课后,我回了他家,来到他房间门口,敲了敲门。“进来!”

我走进去,看见他正坐在书桌前。“我们的年级第一回来了。”他淡淡地讽刺我,我没做声。

“今天的事自己说你错没有?”

我昂起头,甩出两个字:“没有!”

“很好,但愿今天你别哭着给我认错!”

他什么意思?

我望着他,只见他从抽屉里拿出一把大约30厘米长的尺子,他要干什么?打我吗?“你,趴那去,裤子脱下来,自己照我的话做,不要等我来动手!”

我当然是要反抗的,不然就不是我了。

我试图去抢他的尺子,但没有成功,反被他狠狠摔在了床上。

他一把按住我,我拼命挣扎。但他还是一手按住我,一手去扒我的裤子,9月份,穿的还不很多,一下子我的光屁股便呈现在他眼前。

“我今天要是收拾不了你,明天我就不做你的老师!”

我还没有反应过来,他手中的尺子已经狠狠地落在了我的屁股上。啪的一声,疼痛蔓延开来。啪啪啪,连续3下打在同一个地方,我想我的屁股已经肿了吧。

“你错了没有?”

“没有。”我继续嘴硬。

啪啪啪啪啪,又是连续的5下,我疼的眼泪都要掉下来了。但心里依然不服,根本算不了我的错,谁听说年级第一还要挨打的?

“你认错我就不打了。”老班说完,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尺子一下接一下落在我的屁股上,我感觉那都不是我的屁股了,我咬住床单开始掉眼泪。

“说,错了没有?”

“我,我疼。”

“我问的不是你疼不疼,我问你知道错没?”啪啪啪啪啪,尺子又是一连串的落下来,我感觉自己在也不能忍受了,每一下都是揪心的疼。

“还不愿意认错是吧?”老班开始加大力气,啪啪啪啪,我实在忍不住了,眼泪大颗地落了下来。

我呻吟说:“王老师,不能在打了,我疼。”

“该不该打我知道,谁要你多嘴!”啪啪啪啪啪,又是几下狠打,我用手摸了摸,分明感觉到上面有棱子,一道一道的。

“错了没有?”他问。

“我,错了。”我不情愿的说出了这句话。他停了下来,把我的卷子拿了出来,开始给我分析。其实我错的题确实很简单,我也知道。

他分析完了卷子,问我:“马虎该不该打?”

什么????????

他对我说,刚才教训的是因为你嘴硬,现在,你该为马虎而受到应有的惩罚。

他又按住的我的腰,尺子又狠狠地落了下来。

刚刚才被打肿的屁股经过稍微的休息对疼痛变得更加的敏感,我只觉得屁股快要裂开了。我不由自主的求饶:“老师,我知道错了,求求你饶了我吧。”我求饶着。

“看在你是女生的份上,再打10下就饶了你。趴好。”

啪啪啪啪啪,5下,每一下落下来都是刻骨铭心的疼。我的泪水开始决堤,现在我已经分不请是泪还是汗了。

啪啪啪啪啪,最后的5下。昭示着我的惩罚结束,虽然结束了,我还是不顾一切地哭着,实在太疼了。

老班冷冷地看着我,仿佛这一切和他都没有关系。我哭的更厉害了。

或许老班还是有点心疼了吧,过来轻轻抚着我的头发问:“要不要上点药?”

我没回答。

老班拿来了药,轻轻涂在我的屁股上。还是疼,不过我忍住了没叫出声音来。

他一边帮我上药,一边对我说:“你以后真的要听点话,老师始终是为你好的,你这孩子怎么这样嘴硬啊?其实你那点小错我没有想过要打的,问了你几次知错没?你忍个 错有那么难吗?好了乖,不要哭了,想吃什么不,老师给你做去。”说完,他轻轻把我抱起,我顺从的靠在他怀里。一边哭一边撒娇。

“我还不听话吗?谁听说过年级第一还要挨打的?我妈从来没打过我。”

“呵呵,那是你妈妈把你宠坏了,你在我这里可不比你在你家里。以后你只要犯了错我绝不会轻饶你,明白了吗?”

“再怎么说我还是不错的嘛,那数学最后一道题全年级只有我做出来了。”

“恩,那题确实有难度。我知道,但你做出来了又怎么样?简单的题都做不对。”老班明显没有刚才那么生气了,脸上还带有一丝微笑。

我确实很郁闷,把头转过去不理他。

他轻轻拍着我的背,一边哄道:“听话不要闹了,你犯的错不是不可以原谅,不过看到你的错题我是真的很生气。”

我的气也慢慢消了,毕竟,老班还是心疼我的嘛!!

他把我抱回我的房间,轻轻把我放在了床上。我实在是太困了,不一会儿就睡着了。

第二天一醒,天已经大亮。老班走到我的床边问我:“还疼不?”我回答:“不了,今天不出早操了吗?”
“谁说的啊?全班都去了,看你身上有伤我就让你多睡一会儿。怎么,你不领情啊?”

“不,不,不是的。”我赶忙回答。呵呵,睡到自然醒的感觉真好。

“你刚刚不是说不疼了吗?起来上课去吧。”

“我,我还疼。”我以为这样就可以再多睡一会儿。

“还疼啊,那你今天就站到后面吧。什么时候不疼了什么时候自己就回去。”老班说完就走了,气得我咬牙切齿。什么啊,简直是画虎不成反类犬。

我回到了教室,今天开始正式上课。第一节就是老班的数学课。其实他讲课讲得真是不错,很幽默。怪不得是数学科的学科带头人。我,也被牢牢吸引在他的课堂之上。

第二节是语文,语文老师也是个男的,他一来就首先表扬了我(因为我语文入学成绩年级第一,作文满分),我低下了头,装作很谦虚的样子.就在这时,我听见老班在后面咳了一声(学校要求班主任开学时要听完每个科任老师的课).我往他那边看了一眼,他的目光明显是告诉我说不要得意忘形.

语文老师可不知道老班给我传递来的信息,或许说他知道但装作不知道.一边念我的作文一边给大家分析好在哪里,好多惊羡的目光围着我转,我自己不禁有点飘飘然.

评完作文以后,接下来的半节课我都是云里雾里不知所云.才开学我就成了名人,呵呵。

第三节课是英语,英语老师以来居然也表扬我.呵呵,我自己都不知道是撞上了哪门子的天婚。居然考的这么好。

第四节课是体育,但是一上课体育老师就说:“你们班的那个年级的第一呢,我认识认识,全校都在说她。”哇哈哈哈,看来我就差没在全中国亮相了。

中午我在食堂吃了饭回去午休,老班还没回来,他肯定在教师食堂吃午饭,我想。就没管他,我爬上床不一会儿就睡着了。

我可能大概似乎好象还没睡着就有人把我推醒了,我揉揉惺忪的睡眼一看,是老班。我没理他,翻个身又继续睡。

就在我快梦到我中500万的时候,感觉屁股猛的一疼。我不禁“啊”的一声叫了出来。才发现是老班在我昨晚挨打的屁股上狠狠拧了一把。

“你要干什么啊!”我瞪着眼睛看着老班,如果眼睛能射出飞刀的话,我一定射死他!居然来打搅我的美梦。

“你今天上午在班级里混的不错嘛,全班甚至全年级乃至全校没有人不知道你的大名了吧?”他斜着眼睛讽刺我说。

“啊,我。。我。。”我不知道说什么好。

“别我我我的,今天上午所有的老师都表扬你了,有什么感想没有?”

“哦,就是。。其实也没什么,那个我还需要继续努力嘛!”

“今天上午语文课的时候我给你使眼色叫你不要太得意,但你好象没理我我没记错吧?”

啊哦!?我想起来了,是有这么回事,我嬉皮笑脸地说:“那个王老师啊,我不是没理你,我是没有领会你的意思。”

“是没有领会还是领会了装作没有领会啊?”

“啊,是真的我没有领会。”

“看这个份上,我就不和你计较这件事了。自己告诉我语文是因为什么扣的分。”

啊?想到这个我不禁紧张起来,我语文也是因为马虎的问题。

“自己知道该怎么办吧?去我房间给我把尺子拿来,就在桌上。”他看我发愣,又补充了一句,“你下午是否走得动路要看你态度怎么样了。”

我回他的房间将那根30厘米长的尺子拿给了他,我心里只想了两个字“废了”。

“你站在那里发什么呆啊?去,床上趴着去,裤子脱掉,屁股给我全露出来。跟昨晚一样,听明白了吗?今天我因为你马虎失分打10下,因为你的骄傲打10下,明白了吗?趴好不准乱动。”

我走到床边,正在犹豫脱不脱裤子的时候,只听他在我身后说:“不照我的话做是不是,昨天没给你打疼是不是?”我想起昨天的痛打,心里都在发抖。对他的话再也不敢有违抗,我乖乖脱下裤子,露出光屁股。深吸了一口气,趴在了床上。

啪!一声脆响,连我自己都吓了一跳。可能是昨天的伤还没有好,旧伤加新伤,痛上加痛。啪啪啪啪!又是连续的四下,打在同一个位置。我用手去摸,感觉和昨天一样,明显的有棱子,一道一道的。

“你自己说说是怎么回事,怎么老是过失性丢分。还有,你居然在我叫你的时候居然敢不理我又闭上眼睛睡觉?你是不是觉得我不敢把你怎么样?”

“不,不是,老师,求求你别打了,疼~~~~~”

“你还敢给我提要求是吧,该不该打我知道。”他说完。又是几下打在了同一个地方,我再也忍不住了,泪水不争气地涌了出来。

“老师,你能不能轻一点,我疼。”

“你自己说,犯这个错是该轻打还是重打?”

“该重重的打。”我咬着牙说。

啪啪啪啪啪!“你自己知道就好,知道就别那么多的废话。”板子一下接一下打在我毫无保护的光屁股上,每一下都是结结实实的痛。

终于,他打完了,给了我一管药膏。“自己抹上,下午站着上课,什么时候不疼了什么时候自己就回去。”说完他就走了。

我自己胡乱涂抹了一点药,看看时间不早了,自己就穿好衣服来到了教室。上课铃响了,我站到了后面。第一节就是老班的课,他看我站后面什么也没有说。倒是同学们老是回过头来看我,不知发生了什么事。

我心里委屈得要命,他居然让我这么丢面子。但是我实在是不敢坐,只有站在后面。

第二节是语文课,语文老师一看似乎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在下课的时候过来问我:“你们班主任打你了吧?”我一惊:“你怎么会知道?”他呵呵一笑:“我和你的班主任是老搭档了,他经常打学生我知道。不过你也别太怕他,你只要严格要求自己他是不会打你的。你为什么被打?”“我的语文因为马虎丢分,所以。。。。”“其实你们班主任打你也是为你好,让你记住疼,下次不再犯错。你们班主任其实很喜欢你,你这次真的很给他争气,数学那道压轴题你做出来了。我看的出他对你很满意。”

“那他还打我?”我对语文老师的话感到很不解。

“我透露给你个消息,他打的最狠的学生往往是他最喜欢的学生。”

“哦,那这么说我以后岂不是还要挨打?”

“这是肯定的,你要做好心理准备。”语文老师说完笑了笑就走开了。

天啊,那一刻我真的怀疑我的耳朵出了什么毛病。

第三节是英语课,英语老师看我站在后面只是对我一笑,看来他也明白是怎么回事了。说明语文老师说的不是假的。那我以后会不会残废???

晚自习有节自习课老班占用了来选班干部,我因为优异的成绩理所当然的坐上了班长的宝座。

晚上回去,我洗漱完毕,趴在床上。我实在是不敢躺。这时候我听见门被开启的声音,不用说我就知道是老班。他走过来坐在我的床边,摸着我的头说:“还在生我的气没有?”

我赌气说:“我哪敢啊?”

他似乎并不生气,对我说:“明天的自习课记住来多媒体教室。”

“干什么啊?”我问。

“为年级前30专门开设的奥赛课,我们班就2个人。(年级有20个班)。”

“哦哦。”我答应着。

“明天你一定要来,因为明天还要考试,奥赛培训期为一个月,要考5次。取总成绩前6名参加省奥赛。明天考第一次,以后每周一次。”

“我知道了。”我应付着。

“你可别给我掉以轻心,你考砸了自己知道该怎么办!”他的话如一记闷雷敲在我的心上,我浑身又开始发抖。

“来,我看看你的伤,给你上点药。明天好好的考。”他语气温柔了些。

他把我拉到腿上趴着,轻轻脱下我的裤子。我那红肿的屁股完全暴露在他的眼前。他轻轻地给我抹着药,还一边教我一些考试的技巧。我感觉他的大手在我的屁股上轻轻的摩擦,麻酥酥的,好舒服。

“今天所有老师都表扬你了,感觉怎么样?”他突然问我。

“不是所有老师。”我辩解道,“你没表扬我。”

他或许没有料到我会这样回答,于是说不出话来。但他在我的屁股上又是一拧,疼的我“啊”的一声叫了出来。他是故意的!看来,以后还是他问什么我老老实实的回答好了。我想。

第二天,我按他说的去了多媒体教室。开始考试,这题就比入学考试的难度大多了。毕竟是竞赛!不过这也难不倒我,只不过在答题的时候屁股还在隐隐生疼。所以我这次做得格外小心,生怕出一点问题。

晚上回到他家,他在客厅里看电视。一见我回来就对我说:“你小丫头行啊,挨了打知道疼了,这次考的不错。以后要再接再厉!”

我躺在床上准备睡觉的时候,他推门进来了。坐在我床边很温柔的问:“还要不要我帮你上点药?”我想不要白不要,于是说:“要。”他又和前几天一样把我抱在他腿上,把药膏涂抹在我的屁股上。和以前不同的是他还帮我揉了揉。很亲切的告诉我说:“好了没事了,你好好睡吧!”帮我很细心的盖好被子准备离开。

“等等,我考了多少分?第几名?”

“150分(满分),第一,你比第二高了14分。”

第二天,他当着全班的面表扬了我。仿佛是对我那次大丢面子的补偿。

我快乐的日子还没有持续多久,第二次考试就闪电般的来临了,考完了我就知道我完了,答题卡上我的有道填空题我忘了带单位。

晚上,我惴惴不安地回到他家。一看他的表情,我就知道我可怜的小屁股今天又要遭罪了。

“你的考试情况自己知道了吗?”说完,他把我的卷子递给了我。我结果一看,果不其然,就是那道题扣了2分,我得了148。我几乎要哭出来了。

“你自己说,怎么办?”

“〖打.屁.股〗。”我说。

“自己说,怎么打,打多少下?用什么打?”

“用那个尺子打,重重的打,打10下。”

“10下?”

“马虎不是10下吗?”我有些紧张。

“初犯10下,屡教不改打多少下你自己说。”

“20下。”我几乎说不出话来了。

“去把我的尺子拿来,自己去床上趴好。”

我心里虽然很不情愿,但还是照他的话做了。我光着屁股趴在床上静静地等待着板子落下来。

就在我趴好准备挨打的时候,班主任问我:“我打你,你会不会恨我?”

“我不会,因为我从心里知道老师您也是为了我好。”我希望他能够下手轻一点,所以专门挑他爱听的话说。

他听了沉默了一会儿,举起了手中的板子~~~~

啪啪啪啪啪!5下连击,他下手很重,我屁股火辣辣的疼。

“老师,下手轻一点,我疼,真的好疼。”

“打你是为了你好,我怕你恨我,所以打你前才会问你。既然你不恨我,还很理解我对你的一片苦心,所以我觉得打就要起到打的作用。不管你怎么说,我绝不会手软,你是一棵很好的苗子,我会好好培养你的。打,也是一种方式。不管教一下,你就会继续犯错。”

啪啪啪啪啪!我哭着求饶:“老师,我不敢了,我下次一定好好考。我真的错了,别打了疼啊。”

啪啪啪啪啪!他没有理我,继续狠狠地揍着我的屁股。我来回扭动,但怎么也避不开他准确无误落在我屁股上的板子。

啪啪啪啪啪!我知道求饶也没有用,只顾自己哭着。他打完了,问我“下次你考到多少分,自己说。”

我哭着说:“保证满分。”

“呵呵,你胆子挺大啊,敢说满分。万一有题目很难怎么办?我只要求你不准有马虎丢分,明白了没有?”

“明白了”我带着哭腔回答。

他轻轻揉着我的痛处,对我说:“小丫头,这次就饶了你。你下次考好了我有奖励。”

“哦?”我又来了兴趣,“什么奖励啊?”

“我带你出去玩一天好不好?”

“一言为定!”我和他又嘻嘻哈哈地说开了。

最后,还是他小心地给我上了药。

第二天,不出我所料。我站在后面的时候,除了老班,所有老师都对我一笑,不问所以然。我晕!

第三次竞赛还没考的时候,月考就来了。

我其实是不怕小考的,我的失误基本不会出现。而且我听了语文老师的话,觉得我和老班接触的很近,我又住在他那里。以后说不定挨打的时候还多,老是因为粗心的原因挨打不划算。所以我做得特别小心。

过了几天,成绩下来了,我成功卫冕了年级的第一。

这几天老班对我出奇的好,对我很放任,还说我只要全力冲竞赛,他允许我可以不做数学作业。

我妈妈在每个周末都会把我送到老班那里去补课,补2个小时,这期间他主要是强化我的竞赛课程。

第三次竞赛我考了146,没出现粗心失误。老班很高兴,我在一天晚上突然想起他说要带我去玩,于是我跑到他的房间去找他。

“王老师,你说过我考好了要给我奖励的哟!”

“恩,我说过,这个周六早上你来我家,我等你。”

我乐滋滋的回房间了。

周六,我跑到他家楼下,给他打电话。他过不多时就出来了,一身火红的运动服,和平时的西装判若两人。

“老班,你今天好帅!”

“你个小丫头就知道耍贫嘴,说,今天想到哪里去?”

“随便,你说带我去玩的嘛!”

“我们去蹦极还是去骑自行车?”

我不解“骑自行车好玩吗?”

“是公路自行车,上坡和下坡特别多,你不会我带着你慢慢骑。”他说完就拉着我去了地下停车场。开出了他的车,一路上他开的很快,不多时就到了目的地。

“下来,去选一辆车。”

“我不知道怎么选。”

“等我把车停好,你站这里不要乱跑。”

过了一会儿,他回来了。他个自行车车行的老板一见他就说:“你好久没来了,怎么,还要那辆车吗?”

“工作忙,恩,我就要那辆。给她选一辆小巧点的。”他指指我。

老板推了辆很可爱的女车出来,我也很满意。老班带我上路了。

一路上我不停的问他:“我们去那里?”

“围着这里绕一转,我好久没来了,这倒是个健身的好地方!”

“路程远吗?”

“不远,18公里多点而已。”

听了这句话,我差点就要从车上栽下来。但出于对面子的顾虑,我还是咬牙坚持着跟在他后面。

一路上他骑的并不快,但是很匀速。开始我还可以,只是上坡的时候有些吃力。但越来越感到力不从心,我后悔得要死,干吗提醒他带我玩?他忘了不是很好的一件事吗?

半路上我看见了一个醒目的标志牌,还有12公里。我实在是不行了,于是讨好般地对老班说:“老师啊,我们是不是休息一会儿啊?”“你累了吗?”他停了下来,我也停了下来,不住喘气。

“差不多我们走了有三分之一了,你第一次走不了那么远我知道,那就休息一会儿吧。你今天要是勉强把这段路程骑完我就很佩服你了。”

“你第一次走了多远?”

“我第一次一口气骑完了18公里,只是累的不行,第二天全身酸痛。”

“啊,那我岂不是。。。。”

“所以才要锻炼你,你这小丫头一看就知道没怎么吃过苦。休息好了没有,走了。”说完他就迈上车了,我也跟在他身后上车。

到了提示牌还有6公里的时候,他不等我说就自己停了下来,对我说:“休息一会儿,看你满头汗!”我拿出纸巾擦去脸上的汗水,感觉小腿有些莫名的酸胀感。

休息了一会儿,他又叫我走,我虽然很累,但还是咬咬牙跟着他。好不容易骑回去了,他把车推过去付了帐。然后冲我招招手,走进了一家餐厅。我跟了进去,就坐在他对面。他问我想吃什么,我说随便。他点了几样菜,然后对我说:“下周还来不来?”

我其实很想说不来,但我的嘴只冒出了一个字:“来!”

他什么也没有说,但我看见了他嘴边有一抹意味深长的笑。

饭菜一上桌,我就开始狼吞虎咽。饿死我了!我这次的饭量出奇的好,吃了两大碗饭,而我平时只吃得下一碗。

吃完了饭,他问我下午去哪里,我说我想回去睡觉。他一笑:“怎么,累了吗?这点苦你都受不了你还能干什么?我还叫你骑车没叫你走路呢!”

“我。。。我累。”

“累也不行,我的计划还没完成。我就不信我改不了你这个娇生惯养的毛病,上车,跟我走!”

我无奈地跟着他,我不知道他要开去哪里。我在车上只是不停地揉着我酸胀的小腿。希望目的地晚点到,多给我点时间来休整。

其实计划总是赶不上变化的,天不一定总遂人愿。

目的地到了,他甩出两个字:“下车。”

我没动,依然在揉着发酸的小腿,感觉似乎还有点胀痛。

“你不去是不是?你如果不去可以,回去你知道我要做什么。”

我下了车在原地等他,我轻轻在原地徘徊,不知所措。不多久他回来了,告诉我:“今天我把你送到体校去和我的队员一起训练。”

“什么?”我很不解。

“我是业余体校的教练,今天给我的队员来上上课,你就和他们一起练吧!”我看着地面,希望马上裂出个口子把我吞噬了吧!

我晕,什么教练!他的队员不过才两个人,加我才三个。我嘀咕着:“什么嘛!是不是没人拉我来凑数!早知道我就不来了。”

“你们,带着这个小妹妹,去跑10圈。”那两个姐姐看起来还很友好,还冲我笑笑。

“啊,这里一圈是多少米啊?”

一个女生回答我:“400米。来,和我们一起跑,你是教练班上的学生吧!”

我点点头然后对老班说:“老师,我腿疼。。。。”

“你跑5圈,快去!”

我跟在那两个人后面,感觉速度还不很快。我们跑远了那两个人对我说:“你被他拉来锻炼的?”我说:“恩,你们跑步就这个速度吗?还不是很快。”她们一笑:“几圈以后你就坚持不住了,以前教练也喜欢把他班上不听话的学生拉来跑步,没一个跑过3圈的。”

我就差没晕倒了,不过她们说的确实属实,我在第二圈就有点坚持不住。我们学校的晨跑才800米,老班居然叫我跑2000米。

我跑到老班身边分明感觉到老班在注视我,我干脆在第二圈跑完的时候停了下来:“老师,我好累,不跑可以不?”

“可以,一圈10板子,你自己算。”

我听了这句话,没理他,又继续跑。

第三圈,实在坚持不住。汗水从体内钻出滴落在跑道上,我第三圈跑完就停了下来。

“恩,你不跑了?”老班看着我问。

我没回答,一屁股坐在地上呼呼喘气,我实在太累了。

“你看看人家,人家都可以气定神闲的跑完10圈,你自己看看差距!”

“那她们能考年级第一吗?”我小声嘀咕着。没想到还是被老班听到了。他大吼一声:“你给我站起来!”我吓了一跳,赶忙站了起来。他的声音直捣我的耳膜“你以为自己是第一就了不起吗,骄傲的很吗?告诉你,我就不信我治不了你!”他说完这句话,不再理会我。

等到那两个人10圈跑完,他开始上训练课。什么蛙跳,仰卧起坐,引体向上,拉韧带。乱七八糟的都有。

着堂课足足上了一下午,我就站了一下午。

终于老班回头甩给我两个字:“回去!”

一路上他把车开的很快,不和我说一句话。

终于到了他家。一踏进这个门,我就很恐慌。回头看了一眼老班,低下头,静静等候他的发落。

“去,你自己知道该怎么办。裤子脱了给我趴到床上去!等我。”

我回到自己的房间,把裤子脱到腿弯,趴在了床上。不多时他拿着哪个尺子进来了。“听好,你还有2圈没跑,1圈10下。今天因为你的骄傲打你20下。明白么?自己说一共多少下。”

“40下,老师,疼,轻点可以么?”

“不疼你会改正错误么?老老实实的给我趴好。告诉你别惹我发火!今天不狠狠打你就算便宜你了!”

啪啪。在毫无预兆的情况下我就挨了两下,感觉只有一个字,疼。

啪啪啪啪,他打人有个特点,那就是喜欢打在同一个地方。那是最难忍受的,疼的要命。他每一下打下来都是钻心的疼,可能我今天真是把他气到了。他打我还从来没有下手的这么快,这么急。

我死死的咬住被子,来抵御这种撕心裂肺的感觉。我不停的呻吟:“啊,疼。。。老师我求求你不要打了,真的疼,我错了以后保证不敢这样了。”

他仿佛没听见一般,只顾死死的按住我。将尺子用力的挥舞,狠狠的打在我的光屁股上。

当剧痛一次又一次袭来时,我实在忍不住了。用尽全身的力气奋起反抗,一下字挣脱了老班。我跑下地,围着一张桌子和他打拉锯战。

由于老班真的是被我气到了,跑过来抓我。我反应很快,他跑这边我就跑那边,总之是围着桌子不停的转圈。

就这样我们持续了很久,他总是不停的恐吓我。但那种情况下我也失去了理智。

“你给我过来,我抓到你我打死你!”

我不说话。依旧四处逃窜。

“你不给我过来,等我抓到你用皮带抽死你!”

“你再敢跑,你再跑我打的你皮开肉绽!”

“过来!你别惹我的火,要知道你躲不了一辈子!”

其实我也知道我不该跑,被他抓到可能挨的打更多。但那时侯我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我就是跑了。明知道我完了,但还是这么做了。怕他,所以不敢接近他。

我可以感觉得到他越来越生气,他越是生气我就越是惶恐。就越是不敢接近他。

屁股上还在隐隐作痛,我管不了那么多了,躲得一时是一时。

过了很久,老班意识到这样下去不会有结果。于是他转身走出了房间。

我一下倒在了地上,或许是疼,或许是累。汗水从我额头上流下,我扯了张纸擦了一下,这时才意识到我肚子饿了。我想,那么高强度的训练,我的体力早已经消耗的差不多了。

我走到门口,犹豫了很久,开了门看见老班坐在客厅里吃晚饭。我闻到饭菜的香味更感觉饥肠碌碌,但我没敢过去。毕竟是怕他的。

老班望了我一眼,什么也没说,继续吃他的饭。

我关上门,趴在桌子旁边的地板上。如果老班来抓我我还可以继续跑。

天,慢慢黑了下来。饥饿像是一只多爪的虫子在肚子里慢慢的爬,引出一中尖锐的,似痛非痛的感觉。

12点了,我不确定老班是否睡着了,他睡了我可以去找点东西吃。但是万一他没睡我就完了,厨房离他卧室很近的。

就在我准备放弃的时候,忽然想起厨房也有一张桌子。我决定冒下险。

跑到全客厅方位搜索了一转,没找到可以吃的东西。由于不敢开灯,只好摸黑往厨房里去。

还好,我找到了一个面包。饿的眼冒金星的我哪里管的了那么多,立刻缩在厨房的角落里狼吞虎咽地吃起来。

一个面包很快就被我消灭了,我还是饿,继续在厨房里转。打开冰箱,我发现里面有一个桃子。立刻喜出望外,又缩在角落里吃起来。

一个面包和一个桃子下肚后,我还是不怎么饱。我偷偷拉开橱柜,居然发现里面有一大包零食。我轻轻拿出来,尽量不使塑料袋发出声音。尖着耳朵一边听老班的动静,一边吞咽食物。

就在我终于不饿的时候,我把剩余的零食细心的塞回了橱柜。把一大堆零食袋收拾干净,然后准备回去睡觉。

就在我心满意足的时候,我走过客厅的时候突然感觉撞到了一个人。我吓的毛骨悚然,感觉我的左手手腕被人用力捏紧。我使劲拽,可是怎么也拽不掉。

一下子灯开了,我忽然感觉灯光很刺眼。于是我闭上眼继续拽我的手,可是那人的手如同铁钳一样把我紧紧钳住,别说是挣扎,就是动也动不得。

我顶住灯光,用力睁开双眼。刹那间我的头脑中一片空白。

我看见老班怒目圆睁地站正在我面前,而且还紧紧抓住了我的手。我没力气挣扎了,我知道这一切都是多余的。这顿打迟早要来,我是逃不过的。

我没有紧张,只是静静站在原地,等着他的处理。我反而对自己能够不再逃避感觉到骄傲,因为逃避时我的心情是紧张的,而现在我已经完全放松了。

或许他真的是气的厉害,话也不多说一句,就把我拽到了他房间里。

他用力地把我甩在了床上,但依旧没放开我的手。他跑过来把我双手绑在了一起栓在了床头上,等于我的手是被他固定住了。

接着就感觉一只手按在了我的腰上,那个力量才叫大。接着他就一把扯下了我的裤子,我只感觉有凉风吹过。然后尺子就落到了我的屁股上。

啪啪啪啪啪!这种疼瞬间刺痛我的双眼,穿过我的头颅。看的出来他气的非常厉害,用的力量很大。

不知道他还记不记得,我下午才挨了打,伤还没有全好。

啪啪啪啪啪啪啪!他现在根本不管那么多,用力的抽打着我,好像在发泄他的不满和愤怒。

“老师,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求求你不要再打了疼~~。”我求饶着,尽管我知道求饶也没有用。

板子依然没有停,而且越来越狠,仿佛我和他是多年的仇敌。

我哭着,想回身去摸摸我的屁股,但由于双手被栓住,腰又被老班死死压住根本动不得。

在这种情况下我开始绝望,任他狠狠打着,我趴在床上哭着。渴望他能够停一下,给我一点喘息的机会。

但他没有。

我抬头看着他床头放的闹钟,已经过了5分钟。我不知道我还要挨多久的打。

这时我才明白,我最怕的就是这种情况了。挨着打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停止。

终于,我实在受不了了,他打一下,我只是象征性的扭动一下身体。但这只是徒劳的,他手中的尺子还是一下一下狠狠的落下,我感觉到屁股上真的是火辣辣的疼。

一下,又一下,我真的感觉我立马就要晕过去。那种撕心裂肺的疼以及深深的绝望感,非亲历不能体会。

不知过了多久了,他怎么打也打不累啊,我想。

然而,那一下一下的灼痛感我感觉得真真切切。忽然,我感觉有种异样的征兆。

就在我有这种感觉的同时,我发觉老班也停了下来。

寂静~~~

这更加让我肯定了自己的猜想。

我感觉屁股上有什么东西划过,软软的。

我回头一看,我是真的明白什么叫皮开肉绽了。我的屁股被老班打得青一块紫一块,有些地方还出了血。

老班的脸上明显显露出了不忍和心疼。

他走过来,把我手上的绳子解开。我摸了摸屁股,回过手来就是满手的鲜血,连我自己吓的都险些晕过去。

我看了看手腕,因为挣扎也被勒出了一道血印。

我趴着,不想动,也不敢动,一动就是剧痛。

老班拿了条新毛巾轻轻擦去我屁股上的血,然后开始给我上药,出血的地方一碰到药就是痛彻心扉的那种感觉。我开始不停扭动,大声哭叫。老班这时很迁就我,并没制止我,而是更为小心的给我上药。

终于抹完了药,他很细心的给我把被子盖好。我根本睡不着,药似乎起了作用,时时阵痛。老班坐在我旁边看我不停抽泣着。我们相对无语。

终于,他打破了沉寂,摸摸我的头:“你为什么要跑呢?明知道会给自己带来不必要的伤害,你为什么要那样做呢?”

我依然哭着。

他坐在我的床边开是没话找话:“恩,你想吃东西么?”

“你冷不冷?要不要多盖点被子?”

我依然不理他,自己把头埋在被窝里哭着。实在太疼了。

终于,我哭累了,睡着了。我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大亮,我抬起头,感觉有股疼爱的目光映照着我的脸庞。我一看,是老班,他一脸的疲倦。见我醒来,上前问我:“我给你做点东西吃好不好?”

我感觉到饿了,点点头。

不一会儿,老班端来一碗牛肉面,我趴在床上吃完了。

“你还累不,还累就再睡一会儿。”我望着老班红红的眼睛,迟疑的问他:“你一夜没睡啊?”看他点头,我忽然感觉鼻子酸酸的。

“那你去休息一会儿吧。”我说。

“你睡吧,不用管我,你休息好才是最重要的。你屁股怎么样了,我可以看看吗?顺便给你上点药。”

我迟疑了一下,点了点头。

他脱下我的裤子,我回头一看,不是那么肿了,但依然可见青紫。一道道的棱子纵横交错,清晰可见。

由于今天是星期天,下午还要回学校上自习的。但我痛得根本无法站立,老班嘱咐我安静休息后他回了学校。

他走了我又睡了。

晚上他回来了,还买了盒我爱吃的蛋挞。我是真的饿了,拿过来稀里哗啦就吃完了,他眼含笑意看着我。等我吃完,他又拿出许多零食来,都是我爱吃的品种。我狼吞虎咽的吃着,在自己感觉不饿的时候停了下来。

“你吃饱了没?”老班问。

我懒得理他。

他没说什么,轻轻给我盖好被子。温柔地叮咛我小心不要着凉。然后转过身走了。

我准备睡觉了,他又来了,手里拿着一管药膏。对我说:“我来给你上点药,乖不疼的。老师这次下手狠了点,晨晨不要恨我,老师是为了你好。”

听了这话,不知怎么地,泪水再也止不住了。

他很温柔地帮我上药,还陪我聊天。

“伤应该明天就好了,没事的。”老班安慰我说。

“我疼,没法坐。”

“那就站到后面去。”

“老师,你。。。。。。”

“课程不能落下,你是初中生了,应该明白这一点。”

无奈,我只好站在后面上了一天的课。

等到屁股不是那么疼了,老班选了一个中午的时间来辅导我的奥赛。他讲得很细,很标准。

第三次竞赛靠不知怎么的居然考了136,这是我第一次落到第三,看的出老班对我这个成绩很失望。但他没有狠狠打我,只是在书房里抽闷烟。见我回来,给我分析了试卷,看着我因害怕而恐惧的眼神,他叹了口气,叫我去睡觉。

就在我不安地洗漱完毕后,自己悄悄地溜到了床上。

我根本睡不着,在想老班会怎么发落我。

门被推开了,我禁闭双眼,不知应该怎么去面对。

“别装了,我知道你没睡。”

我缓缓睁开眼睛,不知所措地望着他。

“你是不是怕我?”

我一愣,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问出这个问题。其实我是有一点小小的怕他,但不知道究竟应该怎么回答他。

他走过来坐在我的床边,轻轻摸了摸我的头。对我说:“好了,你这次我就不打了。乖孩子别怕我,我知道你很紧张,怕挨打。我也知道我给你施加了过多的心理压力,其实你没必要紧张过度,发挥正常就好了。你是不是怕失误而导致自己发挥失常?”

“恩”我轻轻应和着他,其实我的确很紧张。

“以后要加油,没必要太过紧张,以后对你的惩罚我会根据情况适当减轻的,唉,女孩子身体就是娇嫩。你小丫头以后要听话,不要惹我发火懂么?”

“恩”其实我觉得老班也没那么可怕。

“好了,时间不早了,你好好睡吧。他给我掖好被子就离开了。”

我翻过身,渐渐睡去。

第二天,我上课就认真多了,我发誓要将属于我的第一要夺回来。其实经过长时间的学习,人也有了自觉性。我下课是总是在座位上预习或者复习,在也没有去疯玩过了。不经意见我看见老班在教室前门默默注视着我,眼里有一丝骄傲和欣喜。

从那以后,我收敛了不少。

自己知道努力了。

也逐渐理解老班对我的一片苦心,也为了自己少受皮肉之苦。

总之,我开始变得听话了许多。

其实我一直比较勤奋,自己也很喜欢读课外书。所以知识面还是比较广的。

其实就是这样的生活,也难免有意外。

有一次自习,老班有事,叫我帮他守自习。一开始班级还是比较安静,后来有几个男生就开始说话,我怕被值周的老师发现,因为一旦发现就要通知班主任。

我开始干预那几个男生,虽然比较幸运没被值周老师发现,但是其中有个男生将墨水弄倒了,恰好洒在前边的女孩子身上。那个女生一下就哭了起来。我也一下慌了,不知所措。

全班安静了下来,只听见女生的抽泣声。

老班一会儿就回来了,进班就发现那个女孩子在哭,就把她叫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