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帖M/M]晚归挨父亲藤条抽光屁股 || 1247字

晚归挨父亲藤条抽光屁股

远处传来呼唤声:“毅皖——”“三弟——”

“糟了!是我爸!”他压低声音说。同学们都知道其恐怖性,听见这句都纷纷捡起书包一哄而散了。毅皖孤独地躲在石山后面,偷偷地向外看,只见父亲和十四岁的大哥正在步步逼近,他心里不禁害怕起来。不行,在这里给抓到会没命的。毅皖本能地想逃跑,趁他们还没发现自己,就悄悄地从石山后面的小路溜回家了。

负责看家的两个孩子还在做功课。六年级的毅皑搔搔头,还是转向了二年级的妹妹:“如如,帮我看看这题怎么做啊?”

“嗯——我不会耶。你问大哥吧。不过你上面第24题算错了,检查一下吧。”正说着,钥匙转门的声音又响起。如如高兴地从椅子上跳了下来:“大哥回来了!——三哥?”

“嘘——”毅皖溜进房里问:“爸还没回吧?”

如如摇摇头。

“嗯,那就好。”

如如突然又点点头,看着他身后。

毅皖只感觉背后一阵寒风,连忙转身,骇得倒抽一口冷气。阎王般的父亲矗立面前,脸沉得能滴下水来。毅皓站在他背后,显然找了很久,很辛苦的样子。

“死哪儿去了!!!”父亲的声音像洪钟般,震得毅皖骨头都酥了。他支吾道:“我,我去,去……”

父亲不想在门道里教子,指着大厅中间:“站过去!”

毅皖拖着有点发软的双腿站好,看见父亲在沙发上坐下,犀利的双眼盯着自己,事先编好的谎言浮现脑海,他抢着说道:“爸,我是去采集野草,自然课老师要的。”

父亲的胸膛起伏,显然火气旺盛,严厉的目光像是要看穿他的心思:“那毅皖,你听好了,我最后给你一次机会,到底去哪儿了?!”

大哥、二哥、妹妹都站在一旁,听着这场审讯。

毅皖还是不知死活:“我真的去采集野草了。”

父亲一拍沙发站了起来,风雷迅疾地照着他屁股狠狠踹了一脚:“你还敢撒谎!”毅皖没料到这一招,扑通就跪跌在地上,摔得膝盖生疼,他费劲地仰视父亲,才知道末日到了。

“在外面疯玩不回家,还给我撒谎!你知不知道找了你多久

?!”爸一边骂,一边开始解皮带。其他三个孩子知道大刑在即,咬着牙为毅皖默哀。

恼怒的父亲臂膀一挥,皮带劈头盖脸地就抽了下来。夏天穿的衣服薄,皮带打在肉上啪啪地尤其响亮。“阿,阿,爸……”毅皖满地扭躲,眼泪刷地就流下来了。“你还知道疼?”父亲虎着脸猛抽:“玩儿疯的时候就不记得疼了?” 啪!啪!

毅皖痛得用手护挡,小臂上遍布二指宽的红印,火辣辣地肿得老高。“呜呜,别,爸……”他在地上左右躲,一会儿跪一会儿爬,但是父亲的皮带总能准确地抽到背上、手上、屁股上,雨点似的交织成网。此刻他真的后悔撒谎了。

“重说一遍,为什么那么晚还不回家?”父亲停下手,冲瘫在地上抽泣的儿子吼道。

“呜呜,”毅皖消化着余痛,擦一把泪,哽咽道:“我,我……”

“说不说你!”啪!又是重重一皮带抽在背上。

毅皖疼得张大嘴,连忙把实话全盘托出,眼睛看着皮带,恐惧它再度落下来:“今天没作业,我放学后,就,就去怡景大厦的工地上玩……呜呜,我真的不知道那么晚了——”

“终于肯说实话了。”父亲一边说一边把皮带系回腰上,命令道:“自己去取藤条,进屋趴好!”

毅皖的心都凉了,愣了一下,不连贯地哀求道:“爸,求,您别打了……”

这个儿子最爱调皮惹事,以为仗着一点小聪明就可以蒙混过关。刚才的皮带是对撒谎的惩罚,晚归的藤条却绝不能免。父亲心里很明白,因此丝毫不留情面,黑着脸慢慢数道:“三——二——”

毅皖小脸一白,吓得噌噌爬起来,受惊的兔子一样跑去取藤条。

父亲进屋前对毅皓、毅皑、如如说:“你们三个也过来看着,谁要是再贪玩不回家,就跟他一样!”

两分钟后。

“啊——”父亲的藤条还没落下,趴在床沿的毅皖就嗷嗷地大叫起来,光光的两瓣屁股夹得紧紧的。

“给我闭嘴!欠揍的东西!”父亲在他屁股上比划两下,高高地举起藤条,嗖地撕破空气,猛烈地甩了下来。啪!打得毅皖胯部一颠,泪珠狂涌!

1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