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帖F/F]坏女孩(极短篇) || 1431字

啪!
木板猛烈地撞击在赤裸的臀部上,清脆的撞击声,在明亮的宿舍房间806响起。
啪!啪!啪!#
木板节奏性地打击,每一板都不含糊。
啪!啪!啪!啪!啪!
「痛吗?」葳葳兴高采烈地询问。
打击在已呈现火红的肌肤上的木板,其实很薄,并不厚重,因此受刑部位所受的伤害很小,但却能够将受刑时间延长更久。
「干!死女人!不然妳也让我剥下裤子揍一顿看会不会痛,怎样?」身处在火热的痛苦中的澜水见对头那种落井下石的态度显然超不满意,连落在他人手里仍不改粗口的习惯。「我还蛮想看看妳哭得像三岁娃儿流着鼻涕的样子。呵,真是令人期待!」澜水喘着气,虽然情势极度不利于自己,仍不改挑衅的态度。
「是吗?」葳葳朝着后面持板的少女一弹指。「那就让我们先期待妳吧。」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少女将手中的木板以最迅速的速度击打在屁股上的每一个部位、。每一吋都不放过。
澜水被迫反跪在椅子上,她的双手被紧紧捆绑在书桌上,腹部贴在椅背上,膝盖上也被绳索困绑。那不乏运动的美丽臀部则朝着她的死对头毫无防备地翘出来。
很显然的,这是一群女学生在宿舍中的私刑。以葳葳为首,总共五名少女。
大伙趁着假日宿舍的防备较低,按照已筹备很久的计划,从训诫室特地偷来的板子,趁着目标落单,攻其不备
经过一连串快速击打,澜水也快撑不住,紧紧死咬着牙关,就是不肯逸出任何呻吟或求饶声,一连串的汗滴沿着脸庞滴落,那饱满光洁的额头浮出更多汗珠。
她真的……快不行了!
「赶快把莎萝叫回来就好了啊!」看着澜水痛苦的表情,葳葳道。「我们的目标只有她。」
「干!出卖别人这种下贱的行为老娘做不出来啦!有种妳就自己去找她单挑,不要一直用这种下三滥的招数!」可恶!要不是一时大意,她哪会被抓?还被打光屁股?硍!够丢脸了!她才不要求救!
啪!
比过去更清脆响亮的声音爆出,原本白莹透亮的肌肤透出一丝红。
澜水的脸被狠狠地打得偏过去。
「好脏的嘴!」
澜水『啐』了一声,她将口水不偏不倚地吐在葳葳脸上。
「喂!妳也太嚣张了吧?」鹊璜一把扯住澜水的发,狠狠往后一拉。
澜水只能斜视鹊璜,眼中毫不掩饰地透露厌恶感。「怎样?妳又有意见了?不过就是一只跟在主人身边的狗!」
「妳……」
葳葳用力地擦着被口水溽湿的脸庞,近乎尖叫地命令,「给我狠狠地───教训这家伙!」伸出的食指显示她正气得发抖。-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更猛烈的击打在澜水已然出现红肿的屁股上,执行者小桥毫不留情。
她也曾经遭受过澜水的荼毒,两年前澜水因为好玩,竟趁她上课睡觉的时候,把她为了男朋友而留的长发剪成西瓜皮!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她永远也忘不了大家指着她狂笑的模样!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尤其是男朋友捧腹大笑,笑得泪流不止、笑得肚子都抽筋还未停止!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真是…太过分了!!!」回想过去的情节,小桥气得大吼,
「痛!」终于支持不住,澜水终于逸出声音,背后爆出击打以来的最大声。;
啪!的一声,板子应声而断。
沉默。
大伙都傻眼。
已经高高肿起的屁股上,有一个方型印记特别明显。
「
…!」大家是在傻眼什么?她才是被痛揍的人啊!
「妳们在干什么!?」原本厚重的雕花木门倏地被打开,舍监宛如闪电侠般出现在大伙儿面前,杀得众人一个措手不及。
这……
「哈哈哈哈哈哈!」一连串的爆笑声,从806室爆出。莎萝毫不客气地在听了澜水的描述后大笑。
「笑?干!笑屁啊!还不都为了妳!」澜水捧着被痛揍的屁股站在床边,目光无限凶恶地看着笑得在柔软的床铺上乱滚的好友兼死党。「一切都是妳惹出来的,我干嘛要为妳*心?可恶!」屁股痛死了!而这还不是最惨的!
澜水眼角抽蓄地看著书桌上的通知。
『三年F班符澜水同学因群聚校舍打架,引发校园暴力事件,处重打五十记乒乓板、藤鞭三下以示惩戒。』(本是五十记板子,但板子被打断了。)
t马的!她的屁股真的会被打烂!
「阿水,妳的脸好可怕。」目露凶光,嘴角却在笑?难道屁股被打坏,脑子也跟着坏啦?!
「少啰嗦!」澜水拾起枕头往莎萝身上用力一丢。
呵~当然爽啦!其他五个人的惩罚可是她的两倍之多!
活该!谁叫他们围殴她!
干,她发誓总有一天,她一定会亲自报仇!’
澜水握紧拳头,立誓。
本帖已被littlefish于2009年11月13日19时11分19秒编辑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