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转帖]沙德力作《放工以后》全文连载 灰狼的故事-1 || 1884字

转帖者说明:这里是沙德写的《放工以后》,很多年前在网络上就有部分篇章转载,但都不全。今年初才在“沙德博客”上连载完毕。但不几天后沙德博客“被关闭”,就再也看不到了。幸好本人眼快手快(:slight_smile:) ……已经下载了全文。现经沙德同意,在天空陆续将《放工以后》全文陆续转帖。敬请关注!

灰狼的故事-1
节选自《放工以后》
作者:沙德

差不多每一个接受询问的女工都承认,她们最恨的是领班、即女工头,最怕的却是“灰狼”——就是各个车间当班的穿著灰制服的“训导员”。按照现行规定,女工头只能开出“惩戒卡”,即下令处罚,但是她们无权动手,真正动手执行处罚的是“灰狼”。你看那些放工汽笛响了半小时以后才鱼贯出厂的女工,那都是刚刚从“灰狼”那里领受了“惩戒”以后出来的。

所谓“惩戒”,是对于女工违犯厂规行为的惩罚,其实就是体罚,对女工实施“肉刑”。“惩戒卡”的背面印有怎样执行“惩戒”的规定,从那里可以看出,对于“惩戒”的方式,厂方统一规定的只有两条∶一是打多少,必须严格按照“惩戒卡”上开列的数目,不能多也不能少;二是施刑的部位,只能是女工的臀部——就是屁股,不论多少,不论用什么刑具,都是打在屁股上。施刑的刑具可以有各种各样,板子、藤条、皮鞭、戒尺都有,由各车间的“灰狼”自行规定——实际上每个车间习惯上只用一种刑具,例如一车间用竹板,三车间用皮鞭,等等。

从“惩戒卡”看,虽然是肉刑,厂方却并没有明确的关于裸露肉体的规定,可是在所有的六个车间里,女工们都是脱了裤子打屁股,也就是说都是打在光屁股上。据说在两年前修订惩戒条例的时候由于不明确女工受惩戒时是否一定要脱裤子(男工是规定要脱的),好像是暗示女工受罚时可以不脱裤子,可是有少数女工在工装裤里套上厚裤子,甚至在屁股上垫上毛巾,引起了其他女工的不满,于是彼此相约接受“惩戒”时都要脱裤子,要挨打大家都一样光着屁股挨,以示公平。对此“灰狼”们当然不会反对,厂部也不予干涉,因为以前打屁股都是要脱裤子的,女工们都已经习惯了。

按说如果仅仅是为了打起来公平,只要把屁股露出来就够了。可是在大多数车间里,挨打的女工都不止是露出屁股,常常要暴露出更多的肉体。事实上,只有在三车间,女工们只把裤子脱到使得屁股刚好露出来就可以了;五车间和二车间的女工则是要把裤子脱到膝弯以下,屁股挨板子的时候两条大腿也是完全裸露的;一车间、四车间和六车间更为彻底,都是脱光了下身打,要把裤子从脚下完全脱下,实际打的时候经常还要把衬衣高高撩起,甚至会露出部分乳房。

为此笔者专门采访了厂部负责女工训导的督察山田君。他说,在战前,厂部干部、女领班和厂警都有权任意体罚女工,比较常用的肉刑有:“掌嘴”(打耳光),“打手板”(用竹尺打手心),“拧麻花”(用手指拧乳头),“打背花”(用宽皮带抽光背),“打板子”(用竹板或木板笞打屁股和大腿),打完以后有时还有附加刑——罚站和罚跪等等。有的刑罚确实比较残忍。更重要的是,所有的刑罚都是直接施行于肉体,免不了要脱衣解裤,比如进行“拧麻花”的体罚时,如果不把上衣脱掉至少完全解开露出乳房,行刑者是没法拧到乳头的;为了露出整个脊背来“打背花”,仅仅解开衣服还不够,上衣必须全部脱掉;至于“打板子”,无论打的是屁股或是大腿,裤子是不能不脱的;罚站和罚跪往往是紧接在这些肉刑的后面,所以不是光着上身就是光着屁股。女工受刑时有时是叫到办公室,有时就在车间的过道里。因为可以随时随地当众用刑,还要脱衣解裤赤身**,受刑女工不但肉体受到惩罚,而且丝毫不顾及脸面,还会引起围观,妨碍生产。根据野坂先生“寓爱于教”的基本思想,实行肉刑改革以后的现行规定是对那些虐待女工的过分行为的限制和纠正。其中最重要的是将下令处罚和执行处罚的权力分开,所有的处罚集中在放工以后由训导处派到各车间的经过专门训练的“灰狼”统一施行,不许无关人员在场,甚至连开出“惩戒卡”的女工头也必须回避、不得在旁指手划脚进行干预。同时,野坂先生深入车间调查研究,亲自观看了体罚女工的各种方式,逐一进行比较、筛选,作了许多改革:“掌嘴”有伤女孩子的容貌,被首先废止了;学校里十分流行的“打手板”虽然不很重,因为女工要用手干活,在这里也不适合;传统的“打背花”是一种用于强壮男子的重刑,很容易损伤身体,即使在官府审案也很少对妇女施行,对女工们就更不适合,更何况要脱光上身,太伤体面;“拧麻花”虽然不用刑具,可是行刑对象是女孩子的乳房,尤其是乳头,十分娇嫩,也不是适合的用刑部位;这样,可以保留的刑罚就只剩下了“打板子”,“灰狼”和女工们都爱把它叫做“打屁股”,其实历来都是屁股和大腿一块儿打。可是大腿的肌肉比屁股结实,如果用板子之类的“硬”刑具打,数目稍多一些的话,还是容易损伤肌肉,因影响行走而妨碍干活少挣钱,对此女工们很有意见,虽然受刑的时候不说什么,可是私下里有不少说怪话、发牢骚的。野坂先生为此亲临一车间惩戒现场,从头至尾观察了七名女工接受惩戒的真实过程,行刑结束后一个一个地把她们叫到面前,命令她们再次脱下裤子仔细验看了屁股和大腿的伤痕,并且鼓励她们说出了真实的意见。根据野坂先生的指示,厂部发文明确规定惩戒时不许打大腿,只许打屁股。当然,在一些车间里,由于过去形成的习惯,女工们在脱裤子的时候还是和以前一样,要把屁股和双腿一块儿露出来,尽管只打屁股。

1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