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M/F]无题 || 2517字

不知道怎么起名所以干脆就取 无题…

浅墨有个很严厉的哥哥,他大她五岁。

在她的记忆里,自小到大,但凡她做了他认为不对的事,就会被他狠狠地惩罚——打屁股。他们的父母未曾制止过他,只是偶尔当他打她打得太狠时,母亲会半玩笑半警告的叫他学会心疼妹妹。于是,私心里她一直觉得父母其实是乐于见到哥哥管她的,因为除了哥哥,她没怕过任何人,大多数时候,她都是肆无忌惮的。

她有很多必须遵守的规定——他在她开始上初中时定给她的。

比方说,一天三顿饭,一顿不能少。
比方说,必须劳逸结合,不能持续学到头昏脑涨也不能玩得不管不顾。
比方说,周末不得迟于九点起床,晚于十二点睡觉。
比方说,考试不能临时抱佛脚更不能作弊。
比方说,没有特殊情况不能不完成作业,不能上课不听讲。

……

她还有很多必须达到的标准。

比方说,主科考试的平均成绩不得低于九十分,副科考试的平均成绩不得低于八十分。
比方说,在公共场合要坐有坐相站有站相。

……

然而,太多约束的结果就是让浅墨变得无比叛逆,尽管她的成绩始终极好,尽管她在外人面前始终是个乖巧的小淑女。但人后,她便化身成小妖女,恶作剧不过是家常便饭。她无辜的脸庞则是东窗事发时最好的挡箭牌。然,夜路走多了总是要撞鬼的。正所谓一失足成千古恨——

绫是浅墨在学校里的死对头,不仅因为她们的成绩不相上下,且因对方时常在背后说些关于她的这个那个。很久以前,浅墨曾试图找她谈,得到的回答却是,我就是看你不顺眼。她的家教,或者更准确的说是哥哥的管教,不允许她像她一样在背后议论人,于是她往往抓住一切机会小小的报复她。比如趁她不在教室里的时候把她已交给学委的作业本放回她的书包,比如在她的位子里粘上口香糖,比如在她的课本上画丑陋的鬼脸…她想对方大约是知道那些奇奇怪怪的事都是和她有关的,却苦于没有证据不能拿她怎样。而这种种,直接导致她们之间矛盾愈演愈烈。

直到,某日,她偶然在外面自助餐时碰到绫,那天,她的哥哥也在。

适逢假日,吃饭的人很多,对方并没有注意到她。于是她在她端着饮料走过她身边的时候悄悄伸脚,对方踉跄了一下,并未跌倒,可端在手上橙汁却倾了半杯在她身上,登时毁了她白色的连衣裙。浅墨见状,竭力忍住笑意迅速穿过人群,她不知道,跟在她身后要去取食物的哥哥把一切看得清清楚楚。

“墨墨,回家以后到书房等我。”而后,当他们并排坐着吃饭时他这样对她说。

她心说不妙,却还是安慰自己哥哥不可能看到了刚才的一幕,他叫她去书房或许只是询问她近来的学习情况。

“哥。什么事…”她的话在看到刚刚走进书房门的哥哥的手里的戒尺的瞬间顿住了。尽管不能确定惩罚的起因,但等待她的一定很恐怖。事实上,大多数时候,他只会在卧室把她按在膝头打,虽然也很疼,但效力仅仅持续在挨打的那段时间。而在书房挨打就不一样了。除了要自己脱掉裤子趴到书桌上、挨打时不能乱动或哭叫,书房的惩罚往往会带给她屁股三四天的肿痛。

“看来前段时间我是太宠你了,大错按小错算,小错干脆忽略。”他用戒尺敲着手,唇边挂着似笑非笑的弧度。

“那是哥哥疼我嘛…”撒娇一向是女孩子天生的武器,且即便有原则如他,也往往败在她撒娇的口吻下。挨打是免不了的,但疼痛程度却有着天壤之别。

“对,做哥哥的当然疼妹妹。也该好好让你疼疼了…过来!”他拍拍腿,示意她趴上来。

她犹豫了一下,还是慢慢走过去,乖乖脱下裤子变成素面朝下的姿势。事实上,她最怕的就是他那种似是而非的平和口吻,如古语所言——暴风雨前的平静。且,按照以往的经验,她接下来要挨的打不是为了错误本身,而是为了让她一条条承认错误。

伴着“啪”的一声脆响的是蹙来的疼痛,她小小的呻吟了一声,没敢动。

“啪”“啪”“啪”“啪”“啪”“啪”….

接下来的几秒钟里,随着风声的快而狠的巴掌毫无间歇的落在她的屁股上。她不由自主的扭动身体试图缓解疼痛却惹来更凌厉的巴掌。然,最令她不安的是他的沉默。从前他总会边打边问,这还是第一次,连缘由都没给她就痛下毒手。

“…哥……我好疼…别打了…”

打了大约二十下后,她开始求饶。可掌风却毫无停歇的意思。

“…哥…拜托…真的好疼……哥哥…我…我错了…”

“错?错哪了?”巴掌扇下的速度稍稍放慢,力度却是有增无减。

她没说话,暗自思忖是否要从实招来。自己妹妹的心思做哥哥的怎会不知,于是他抬手,狠狠的一巴掌便扇在她已变成粉红色的屁股上,留下清晰可见的五指印。“实话实说,别耍小聪明。”

“我不该伸脚绊人…”在那一巴掌的威力下,她总算用细如蚊蝇的声音说道。

“怎么?有胆绊人没胆说话?!”

又快又狠的三下旋即落下“啪”“啪”“啪”….她支吾了一下想说什么最后却什么都没说。

“为什么去绊人?”巴掌终于暂时停下,他把她从膝头扶起,让她站在他面前。

站起来的一刹那,她有种因为长时间大头朝下的晕厥感。然后也不知道是从哪里来的勇气,她脱口而出的原因竟是:“我看她不顺眼。”

这句话彻底收起了他因为看到她深粉色的屁股而涌起的不忍。他近乎强硬的把她拉到书桌旁,按住她的腰强迫她趴在书桌上。然后拿起一旁的戒尺,狠狠的冲着她的屁股打下,一道红痕霎时显露在她的臀峰上。她反射性的用手去捂,却换来更重的责打。

“看人不顺眼…恩?我看你是三天不打就要上房揭瓦。”

她倔强着不答话。他见状愈发生气。手起尺落,“啪”“啪”“啪”“啪”“啪”“啪”六条红色的火蛇便蹿上了她的屁股。她疼的流下眼泪,却仍一言不发。

“怎么,平时不是挺伶牙俐齿么…觉得打得委屈了?”

他边说边打着,竭力收敛着自己的心疼。

狠狠的十下之后,他停了手——她今天很不对劲。他一直知道她的本性是调皮活泼的,也因此,他定了很多规矩给她,生怕她本无恶意的淘气为她惹祸上身,打屁股则是他用以威胁她听话的方式。大多数时候,她会在他打她的时候乖乖认错,乖乖受罚。像今天这样的嚣张和倔强,是他之前未在她身上遇到过的。

“墨墨,告诉哥哥为什么?”他拉起她,让她面对他,然后柔声问道。与此同时,他看到了她满脸的泪痕——又是一个意外,在此之前,不管他打得多么不近情面,她也没有哭的这么狼狈过。

“她…她总是在背后…在背后说我坏话……”她的声音因为抽噎变得断断续续,且有些模糊不清,而这亦让她显得愈发可怜。然后她慢慢把发生在学校里的那些委屈事都告诉了他。

“唉,墨墨你怎么不早说呢…”他听完叹口气,把她凌乱的头发拨到耳后,一手搂着她的腰,另一手轻轻揉着她红肿灼热异常的屁股。“是哥哥没问清楚…对不起…”

她闻言更是眼泪止不住的往下落,很快就又湿了整张小脸。

他近乎慌张的用手抹去她的眼泪,想要抱她在怀里又担心碰到她的伤口。

“乖…妹妹…不哭了…”

她于是钻进他怀里,并小心翼翼的避开痛处,小小声呢哝着“哥哥好狠心。”

他听了松口气,知道她终于恢复常态。尽管如此,他还是暗暗发誓,以后绝对不再这么狠的且不分青红皂白的打她,毕竟,她始终是他最心爱最想要保护的妹妹。

尔后当她的抽噎也停止了的时候,他把她从自己怀里放到地上。准备离开房间去拿药不经意回头的瞬间,竟然看到小丫头嘴边浮起的调皮的笑容,于是他轻轻叹口气,“墨墨…不管怎么说…你去绊人仍是不对的…下次再这样,你的屁股还是要遭殃的。”

“好啦,坏哥哥去给我拿药啦…!”

……

完

[本帖已被作者于2008年11月3日11时52分3秒编辑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