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帖M/F]虐,虐,虐成爱、 虐身虐心、 || 3353字

穿越缘由

某商业大厦顶楼的58ae749f25eded36f486bc85feb3f0ab

“为什么会这样?”长相秀气的男人,看着来人,表情僵硬,“我真的没有挪用公款!”
“是吗?”男人漂亮锐利的双眸扫过长离的脸,“法院已经判下来了,你还有什么可说的?恩?”话语虽然漫不经心,但气势斩钉截铁。下巴扬起,目光自负地逆光扫视,脸上满是轻蔑。
长离深深地低下头去,“那笔钱明明就是你…”话还未说完,当长离再次抬起头的时候,发现那男人的身上爆发出暴戾之气,并用的食指叠着中指,镜片后面闪着危险而邪恶的光。

“我什么?” “没…没什么…”其实那笔钱明明就是经理给他的,不是他拿的。“为什么要冤枉我?”
“毁掉你!毁掉你!我说过,这不是谎言1” “为什么?我是这么的喜欢你!”的
“你喜欢我,不代表我也喜欢你,你太过粘人了,影响到我了!”男人恶质性的笑了,“知道吗?我下个月就要结婚了!”男人姿态居高临下,某一只镜片反光,用手托起他的下巴,“而你就是一个防碍我的大麻烦!”看着长离羞愤的表情,男人心底涌出不知名的愉悦。“不可否认,你真的很漂亮,不过看到你痛苦,看到你哭泣,我会觉得更漂亮。”男人的脸上依然是万年不变的邪恶笑容,满意地看出长离眼中闪出的不安。
长离松了松脖子上的领带,缓缓闭上眼睛。“就算死,我也要拉着你一起下地狱!”说着,一把抱住男人的躯体,一道从楼顶跳了下去。 的

------------------------------------------------------------------不是很华丽的分割线-------------------------------------------------------------------

、有人看我就开始转载、- -

看了就支持下e1f3bde58293de743871417

这么多人就顶、现在开始发文咯、

、我是女的、- -WOMEN、

第一章

“侯爷,他似乎晕过去了。”一名牢役探了探刑架上男人的鼻息,对一旁身着锦服的男人说道。
“晕了?”残月望了眼前被捆绑着的墨离,“需要我告诉你怎么做吗?”

“是,是,小的,知道了!”说完,那牢役拿来一桶水,朝那男人浇去。

好冷啊!长离皱皱眉,从寒冷中转醒。 见他睁开眼睛,残月朝他说道,“墨离,我以为作为谋士和剑客的你,会很坚强,谁知道这么快就晕了。”of 晋江原创网 @
的
四周有些昏暗,长离还没有反映过来身处何处,只是觉得身上一阵又一阵火辣辣的疼,身体似乎动不了了。of 残月惊异于没有丝毫反应的长离,残月稍稍愣了一下,试探性的触了他的鼻息,微弱而缓慢,然后,听见他微弱的声音,这样就自然而然的直视他的眼睛。 “你是谁………”

“我是谁?”残月像是听到什么笑话一般,大笑起来,“我说你该不会是被打傻了吧?”残月朝后退了三步,“接下来,你不会还要问,你是谁吧?”的的
长离蠕动着唇,“不,我问的是,你是谁?”的
残月定定的看着他,“我为什么要告诉你呢?再说你只是一个犯人,没有资格知道!”
的ec5aa0b7846082 保护版权!尊重作者!反对盗版!@ Copyright of 晋江原创网 @
无所谓了,无所谓了,此时的长离,心冷如雪,似乎自己从那么高的楼下来跳而不死,感到有些失望。“为什么我还没死?”长离低喃着。的 “想死?可以,不过在这之前,你要先把洛雅的弱点告诉我!”残月的嘴角不屑地挑动了一下。“知道吗?我还真是讨厌你这种个性。”说着,一巴掌打在长离的脸上,用鞭柄抬起了他的下颚,欣赏他因为疼痛而扭曲的脸庞,“不过,长的还不错,正巧是我喜欢的类型。”

“那又怎么样?”脸上热辣辣地疼痛着,嘴角似乎出血了,长离伸出石头舔了舔嘴角,有些自负地说道。“不好意思,我偏偏就是这种个性。” 被挑起下巴有些酸痛,长离眯眼看着残月,上下打量着他。of 晋江原创网 @
“是吗?”露出意味不明的笑容望着长离,“难道你不怕吗?要知道这里的刑罚可是多不胜数,刺眼挑筋割耳剥皮……”鞭子稍稍用力的在长离的脸上不断来回的划着,“甚至,在你的脸颊上弄道血痕也很容易呢! ”
残月的玉指磨娑着长离的粉颊,忽的,长离直感到脸颊上微微的火辣辣的疼,长离微微痛叫出声,脸色有些苍白,原来脸上被残月用指甲划开一口子了。“真是娇嫩啊!没想到这么容易就破皮了。”似乎开始有液体从脸颊上慢慢溢出。脸上小小的刺痛蔓延开来,长离轻轻皱眉,然后惊愕的张大嘴,呆愣地盯着残月,看着他伸出湿舌在他的伤口处舔弄,一声愉悦的叹气响起。“很甜!”的

用匕首划开了长离的衣裳,□的身体顿时出现在了残月的眼前,黑眸转动,欣赏着。

第二章
身体被暴露在空气中, “你想做什么?”因为疼痛,长离的声音显得有些不稳。“”

残月笑了笑,一手摸上长离的□,另一只手有些粗暴的掐捏着他大腿内侧的肉嫩肌肤,并留下道道红印,“你不要想跑,你跑不了的。”说着,摇晃了一下长离的身体,扯到他身上的伤口,似心裂肺的疼。
长离的手脚因为疼痛而开始有些许痉挛,有血顺着手臂一直滑落到脚尖,而大腿敏感的内侧则不断传来被残月揉捏的痛感,妄想着,想要将两腿膝盖稍微*近并拢,却又被残月一把给分开。

残月嘴角微微挑起,“感觉怎么样?”拿着鞭子在长离的胸口处,划弄着,“这个可不是普通的鞭子,是个宝贝呢,一直都在媚药里浸泡着,过一会让你一定会感觉到欲火焚身的滋味。”随着话落,手里的鞭子被甩出,长离的身上顿时出现了道道瑰色的痕迹。

一鞭子抽上来,长离只是皱了皱眉头,慢慢低下头,他能清晰的看见皮肤被印上长长的鞭痕,痕迹处正渗出细细的血珠,药力顺着血液进入身体,并逐浸过全身,心跳开始加快 ,眼睛被长离微微眯起来,呼吸的速度有些加快。“瞧瞧,这么快就有反映了。”残月挑起一抹魅惑的笑容,望着长离,“看你的皮肤都变成绯红色了。”伸出一只手抚摸着长离的皮肤,“很漂亮。”鞭子再次被挥出,而这次只是稍稍的用鞭尖轻轻的扫过他的□,然后,有一下没一下的挑逗着,“现在是什么感觉呢?”

长离的呼吸开始变的粗重起来,并带动着胸口上下不断起伏,长离微微抬起眼愠意地看了残月那张邪气的脸一眼,随即很快的又低了下去,长离知道,他所说的药性在逐渐地发挥作用,微微咬着牙关。全力不让自己叫出声来,而下身的欲望开始在药效抬头□。浑身在微微颤动着。

看着长离的反映,“…真是不错的药。”原本在分上轻轻的挑逗,忽然稍稍用力打在了长离敏感的□上,鞭子刺的他相当难受,此时此刻,最敏感的神经已经被挑起,长离的四肢猛地抽动了一下,整个身子不自觉的想要向后缩,想要躲避。
“药不错,人也不错。”残月看着长离,欣赏着他在□下的身体和脸庞,“真是美丽别扭,正是我所喜欢的表情。”残月边说边摸着长离□肿胀的欲望。修长的手指对准了□口就直接挤了进去开始抽动着,一根,两根,三根,手指不断扩张着他的□,没有丝毫润滑,长离感到有撕裂的痛感,头被高高的仰起,身后的痛楚越来越明显。的“怎么…这样就不行了吗?..”残月拍了拍长离惨白的脸蛋,由于半晌得不到长离的回应,显得有些不耐烦的一巴掌扇过去。然后,捏着被打的那一边脸颊,粗鲁的用力捏住长离的下颚,直接狠狠的啃吻了上去。

第三章
残月一个挺身直抵向最深的内壁
“啊!”长离只感到一股捅裂般的痛感从□瞬间蔓延开来,微微带着殷红的血迹,温润的血顺着内壁慢慢流出。残月扬起下颌,从侧面看着长离的白玉的颈子勾勒出一道诱人妖媚的曲线, □挤进□, 不断的摩擦着内壁,被紧紧的包裹着, 殷红的血珠顺着腿滴落在地上绽开来。

“啊…”那是种尖锐的疼,痛楚袭来,长离耐不住的绷紧身体,双手被不自觉的紧紧握成拳。睁大眼睛看着眼前有些朦胧不定的人,感觉眼前的人似乎一变再变。“好痛…呜…你这个混蛋,快停下来…我说好痛,你有没有听到啊…”身体继续僵硬着,长离感觉到眼前的人似乎一点都不为所动,所以不禁忍不住地细细的啜泣起来,真的好痛啊…脑子逐渐变得一片空白,只剩下欲望和痛楚交替着不断燃烧着他的身体。of 晋江原创网 @
长离满脸泪痕的样子煽起了残月些些恻隐之心。安抚地碎吻着,渐渐放慢速度不马上占据他。“呵呵……真有那么痛吗?”扣住长离的下巴,并转向自己,残月定定的注视着他,“不过,能给你这样痛苦的,也许只有我了…只有我……” 然后,不顾长离的痛苦,下身的动作又开始变的快起来,速度的抽动着,被长离紧紧包裹的感觉让他发狂,而一开始□的干涩也在血珠的润滑下变得通畅,残月伸出一只手固定着长离不停随意扭动的腰枝, 狠狠得一次一次将自己埋入他体内的更深处。的 的 随着残月的□,体内有完全被点起烈火的感觉,长离想要缩紧□以抵制残月的□,却不知这样更加深了他的欲望。随着残月的□,体内有完全被点起烈火的感觉,长离想要缩紧□以抵制残月的□,却不知这样更加深了他的欲。残月一遍遍地在体内进出着,摩擦出淫糜的声音充斥四周。
虽然唇被长离死咬着,但是闷闷的呻吟还是细碎的传来。残月的手覆盖上长离已经释放过一次却又抬头的□,上下□着,“唔…唔唔…”长离的头用力朝后仰,满身绯红,□被紧紧抓住力度适中的□。最后,温热乳白色的液体喷射而出,在残月的手上留下一片痕迹。
长离痛苦的表情开始变的迷乱,残月动作和声音都对他产生了强烈的感官刺激,在一个大力的顶弄之下,残月终于将欲望喷出洒进长离的体内。退出长离的身体,残月整了整衣物,朝外走去,“三天,还有三天的时间,不知道洛雅会不会来呢?” 长离的头晕晕的,随即感到有人解开了他手上的绳索,将他推进一间牢房,无力地倒在地上,浑身疼痛。长离忽然间自怨自哎起来,为什么好人没好报,他从来都没有干过坏事,却遇上这种事,跳楼不成功反而跳进火坑。才这么想着,似乎牢门被打开了。进来一个头发花白的老者。
长离艰难的抬起头,脖子一阵酸疼,身子朝后移了移。
“公子,莫怕。老夫是大夫。”“大夫?”长离这才想起来,从一开始到现在出现在他面前的人都是古装扮相,连说话都这么文邹邹的。“这里是拿里?”的 老者边说边来到长离身边,并放下药箱。“侯爷俯上的私牢。” 侯爷?“那现在是什么时代“时代?”老者皱起眉,拿出几味药,反问长离。“就是朝代,朝代的意思。”“XX朝代。”
什么?为什么他好可怜,好倒霉,生前是罪犯,穿越后还是罪犯?
看着长离多变的表情,似乎苦不堪言的样子。老者安慰自以为地揣摩着长离的心思道,“你放心,我这药可是祖上三代传下来的,用了之后,包准一会就见效。”的01882513d5fa7c329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