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日谈 || 3206字

第一日
“没想到你会给我电话,谢谢你对我的信任,我真是受惊若宠啊。”
“人生太短,我不想浪费时间。我不认为这是一场游戏,就像许多人认为的那样。”
“呃,人生太短我同意,游戏嘛,我觉得就是。“
“你态度不好,我不喜欢。“
“我态度不好,是因为我年纪大了,我不愿再装下去了。”
“你多大?比我大吗?”
“我已经奔四了,肯定比你大。”
“我有四十岁的被动,你还不算老的。我比较喜欢跟自己年龄相仿的人玩。”
“我也是。上次和一个女大学生见面,一点想玩的冲动都没有。”
“因为SP更多意义上是精神方面的交流。”
“那我们什么时候开始?”
“等到这个周末吧。开始之前我要跟你讲清楚几点。”
“你说。我洗耳恭听。”
“首先,我们的实践与性无关。”
“同意。我对此毫无兴趣。”
“其次,我不收钱。第一次实践我会放在宾馆里进行,但宾馆开房的钱要你出。当然,以后熟了可以上我家。”
“没问题,你收钱,我也无所谓。”
“最后,结束以后,嗯,你要请我吃冰淇淋。”
“哈哈,这也算是一个条件?好好好,我不仅请你吃冰淇淋,我还请你吃饭喝茶洗脚推背,好不好?”
“别笑!还有最后一点。”
“说!”
“我还是不希望这是一场游戏,只是安多芬快感的释放。我希望能保持朋友的关系。主被之间是要有关 爱的,因此从现在起你每周至少要给我一个电话.”
“这也是我希望的,真的。我想,我能做到,没问题.”

第二日
“乔乔,我喜欢你的签名:无边杨花萧萧下。有宋诗的意境。”
“我有时候很酸的,喜欢联句。”
“那我来联下一句:漫天风雪思故人。”
“无边杨花萧萧下,漫天风雪思故人。不错不错。”
“想像过我们实践的场景吗?”
“当然。你跪在那里。屁股刚刚打热,枕在脚跟上,红红的。”
“我低着头,把自己埋得很深很深,可还是忍不住会抬头看你一眼。”
“我坐在床沿,故意不理会你的眼神,让你害怕,让你牵挂。”
“我不知道下一轮的惩罚什么时候开始,等着你的号令。”
“过了好长一会儿,我觉得时候差不多了,我命令你站起来,趴到我的膝上,准备用窄窄的竹板继续打你的屁屁。”
“乔乔,我忍不住了。”
“打我电话!”

“乔乔,我是个经不起诱惑的男人。”
“你很敏感。”
“你是第一个说我敏感的人。“
“是吗?”
“我以前认为自己很麻木。”
“那不是真正的你。”
“我可以在别人流泪的时候表情木然;可以在别人狂欢的时候独处。大学毕业的最后一周,我和谁都没有告别,一个人去了老家的深山,住到大家都离别了我才回校收拾东西。”
“是你太伤心了吗?”
“不是。是我觉得这种场面太让人厌倦。“
“你真是个可怜的人,你都快把自己给弄丢了。”
“好多年没有这种感觉了。”
“什么感觉?”
“可以释放自己的感觉。”
“把你交付给我,我可以让你哭让你笑让你疼让你爱,让你找到你自己。”
“乔乔,当初我有一个自己,可后来我为了别人把自己关起来了。我把自己关得太久,我都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还活着,还能不能从关他的地方出来?”

第三日
“我想到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乔乔。”
“我们还是不要见面了。”
“为什么?乔乔,你不要吓我。”
“因为我害怕。”
“怕什么?”
“怕我会控制不了自己。”
“乔乔,我们都是成年人了。我们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我想我们都不会勉强对方的,是不是?”
“我说的不是这个。”
“那你怕的到底是什么?急死我了。”
“我怕自己爱你上了。会下手比较重,会打得你比较惨。”
“爱之深,责之切。我不怕。”
“你喜欢怎样的姿式?”
“我喜欢趴在你的膝上,OTK。”
“你喜欢工具吗?”
“我喜欢用手。我喜欢肌肤相亲的感觉。你的手有劲吗?”
“我的胳膊粗,很有力,够你受的。我觉得SP就是一种力量。不过,我还是比较喜欢工具。”
“那你先用手把我打红打热了,再用工具吧。”

第四日
“想什么呢?”
“想像我们的见面。”
“你会失望的。我长得不是很好看。”
“我对主动的长相没有太高的要求。再说,我也长得比较困难。我只对被动有要求。”
“说说看。”
“我希望我的被动身材修长,屁股小小的,可以用手盈握的那种。”
“你是把你等同于想像中的被动。”
“是的。因为我也长得瘦瘦长长的,屁股小。”
“你的屁股长得好看吗?”
“我老婆说,我的屁股是我全身长得最好的部分。我以前是练长跑的,全身都很瘦,就是屁股长得比较性感。你喜欢瘦瘦的,还是肥肥的。”
“我都能接受。只要打上去手感好就行。肉多的屁股打上去的感觉也是很好的。我觉得现在这种停留在想像中的感觉真好,不知见了面,会不会完全不同了。”
“肯定会和想像的会有所不同。但有时你在失去一些东西的同时,会收获别的意外之物。”
“上帝关上了你的想像之窗,会打开他的实践之门。”

第五日
“你什么时候来?”
“真想马上就过来。”
“你现在在干什么?”
“我一个人在家做家务。”
“你还会做家务?”
“是的。烧菜做饭打扫卫生我样样能干。”
“太好了。我是个家事白痴。你来我家干吧。干得不好我就打你屁股。”
“不用去宾馆了?”
“不用了。”
“乔乔,我想到一个你打我的理由。”
“哦?是吗?我打你的理由太多了。你这么晚来见我,不是欠揍吗?”
“是是是。不过,有一件事我一直没跟你说,既然,我要把自己的身体托付给你了,关于它的秘密也就要一并奉上。”
“什么秘密?”
“我自渎。好多年了。我控制不了自己。”
“嗯。这个确实该打。”
“我想在见你之前,能忍住。我其实在和你联系之后有过这个念头,要把自己完完全全地交给你。可是我还是没有做到。我今天早上又做了一次。”
“为此,我要好好地打你的屁股。”
“乔乔,早上自渎的时候,我还叫着你的名字。”
“居然还敢叫着我的名字?!”

第六日
“乔乔,你长得还行,不像个丑八怪嘛。”
“谁说我是丑八怪了?我长得很正常。和你一样。”
“我们要不要举行什么仪式?”
“本来我想搞一个小小的仪式,因为是第一次。但现在我的想法变了,我只想自然而然地开始。
“作为一个老被,我听你的。”
“趴在床上,让我看看你引以为自豪的屁股。”
“好的。”
“剥掉你的短裤,难道还要我帮忙吗?”
“行,我这就脱,你不能耐心点吗?”
“你的臀形长得一般嘛。没有你说得那样好。看,都没什么肉。不如我的臀形长得好看。打两下试试手感怎么样。”
“————”
“说,这两天自渎了几次?”
“嗯,两三次吧。”
“是两次还是三次,说!”
“两次?三次?我记不起来了。”
“到底是几次?你记不起来我会一直打,打到你记起来为止。”
“三次!乔乔,是三次!”
“什么时间?”
“大概是早上。”
“又是大概!早上几点几分?”
“乔乔,我痛!是早上10点半。”
“现在知道痛了。说,如果以后自渎该怎么办?”
“呃,以后自渎,就打屁股。”
“大声点,听不到!”
“以后自渎就让乔乔打我的屁股!呜―――”
“才这两下就受不了了?去,把书架上的尺子拿来!”
“给,乔乔,能不能轻一点。”
“你还敢跟我提条件!还想不想活了?!趴好,把屁股翘高!”
“乔乔,我实在受不了了。没想到有这么痛!”
“看你是第一次,就减半吧,把另一半记着,下一次再补上。”

“乔乔。”
“什么?”
“真喜欢你抚摸我的感觉。真是太美妙了。”
“SP的高潮并不在于前戏,而在于之后的爱抚。”
“是的。我现在才明白疼爱是怎么回事。你给我疼也给我爱。我忍受着先前那么多的疼痛就是为了疼痛之后你给我的爱抚。”
“那你不觉得痛快痛快,疼痛同样可以带来快感吗?”
“实践以前,我以为在实践的过程中我会勃起,可事实证明我的注意力全在自己的后面了。”
“是的,有些事只有实践以后才知道。”
“我以前幻想自己勃起以后,女主会用双腿夹住我的XX进行惩罚,可现在看来,全是想像。”
“和你想像的完全不一样吧。你那么容易出汗,搞得我都湿了。”
“是的。一方面我是捱不住你的竹板,另一方面,我真是害怕,怕极了。没有想到会这么痛。”

“乔乔,我太兴奋了,睡不着。”
“屁股又痒痒了,我拍两下,它就老实了。”
“嗯嗯,乔乔,真舒服,真希望能一辈子这样下去。”

第七日
“乔乔,我是不是上瘾了?我白天做事一点心思没有,就想晚上到你这里来?”
“SP是会让人上瘾的。”
“乔乔,我觉得很奇怪,你怎么会知道我受不了了。我昨晚一点手势也没有打,你就停住了。”
“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我是个天生的主动。我知道什么时候该继续,什么时候该停止。”
“乔乔,我可以去找别的女主吗?我想知道有没有人比你更棒。”
“可以。不过我可以告诉你,女主很难找,像我这样的女主更难找。你找到我是你的幸运。让你对SP不至于失去先前美好的想像。”
“乔乔,今晚我们需要仪式吗?”
“要。你先洗个澡,然后自己擦上护臀霜。想想自己做错了什么,该打多少下,昨晚没打完的一起算上,你要有心理准备,这次会比较狠的。”
“乔乔,我怕,我怕我会受不了。”
“就是要让你怕。”

“说!你今天做错了什么?”
“乔乔,我和别人喝酒了,喝了很多很多酒。”
“那该打多少下呢?”
“二十。”
“才二十?”
“啊!我痛!那就四十吧。”
“什么叫那就四十吧,说到底要打多少?”
“啊!啊!打五十,打五十!”
“算上昨晚还没打完了,总共七十,我要用我的皮带打你,打你的时候你要数数,还要说我错了,听见没有?”
“听见了,乔乔。啊,一、我错了!”
――――――――――――――――
“啊啊啊三十五!我错了!乔乔,我不行了,我实在痛啊,我痛得要发疯了!”
“不要叫我乔乔,叫老婆,说老婆我错了,求你不要再打了!说!”
“老婆,我错了,求你求你!”
“说得不诚恳,再来一遍!”
“啊,老婆老婆,我错了,求你不要再打了!我真的错了。”

“乔乔,你真狠。”
“这算不了什么,我打别人还要狠的。”
“我痛的时候直想往你怀里钻,让你抚摸我。”
“你其实心理还是个孩子。和我一样。我们是两个小孩在那里玩。”
“不过,我的自我恢复能力挺好,昨晚的伤已经全好了,今晚的伤也会很快复原的。“
“已经想到下一次了,嗯?”
“啊!乔乔,你捏得我好痛。我确实有点想,又有点怕。”
“你的身体已经麻木得太久了。”
“乔乔,我压抑自己很多年了。我都搞不清自己是谁了。是你用你的手唤醒了我。”
“你哭了?”
“是的,乔乔,很多年没哭了,没想到自己还会流泪,让你见笑了。”(完)

我们已经过了不止一个七日了,很是融洽,呵呵!

但我不会因此而放弃我的其他小被,每个小被都是不同的,都是独一无二的…

你凉拌!

呵呵,很早以前的了,其实我虽玩的是F/M,F/F,但我不太喜欢写F/M,也不是太喜欢写纯SP的文。

不过最近应该是要再动动笔了,不对,是键盘,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