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M/F]前世今生的另外一个续篇一千年前的月圆之夜 || 4077字

黑色的冷风卷起街道上肮脏的雪,灰色的雪片飘舞着。纷纷扬扬的撒在艾拉西亚的空中。凛冽的风撞击着城中高塔上的钟,清脆而无情的响着。暗淡的火光夹杂着浓厚的烟在铅色的天空下闪烁着。
“艾拉西亚……”栖于俯瞰城市的中心城堡上的观望者低声的呢喃了一句。那精致的水色瞳孔将整个平原尽收眼底,而秀美的容颜则无法抑制的浮现出感情的波澜。
“终于,这里是我们的了……”她试着让语调尽量的冷漠,然而,却无法掩饰住夹杂其中的颤抖。
那是一名骑士,寒风从她金色的长发梢拂过时,带起一片晶莹的冰屑。血一样的红色披风在风中上下翻飞着,反射着耀眼雪光的白银铠甲上,寒冰般的死亡的气息正四下流窜。掌旗官手扶权标站在她的身后。
一名传令官走来。
“大人!我们已经控制全城。”
“知道了。”她转过身,贵为撒尔马坎女男爵铭心,虽然只不过二十岁,却表现出与她年龄完全不称的成熟。
城堡的广场上,刚才的激战依然留下了痕迹,商团士兵的尸体蜷缩在墙边,已经被冻成了黑色的雕塑。血凝固在城堡大门的上的艾拉西亚商会的纹章上,佩剑与盾牌护卫的金色的钱币被染成了黑紫色。
女男爵的脚步声回响在布满冰渣的白石庭院上,不时的传来喀嚓的碎裂声,那是被冻硬了的断肢被踩断的声音。远远的,呼喊和哭泣的声音隐隐约约的传来。雇佣兵正在享用他们的战利品――艾拉西亚,王国的明珠。这个艾拉西亚商会统治近百年的富庶的城市,终于在王权衰微的末世落到了地方领主的手里。
灰白的光顺着镂空的穹顶,缓缓的流淌入大厅。
空旷的议事大厅里,曾经是这城市里至高无上的商会理事会成员所坐的十二把长老椅已经被横扫到一旁,精雕细刻的乌木椅被士兵的战锤打的粉碎,为的是拿取上面镶嵌的黄金和宝石。这城市的新主人――撒尔马坎女男爵铭心傲然的站在大厅的中央,她的传令官、骑士和附庸围绕着她,刀剑与战斧闪烁着威权的光芒。一群衣着华丽的人跪伏在她的脚下,他们的锦服绣饰犹如为大厅铺设了一张奢华的地毯。
“我曾经在三天前派我的传令官命令你们宣誓效忠于我――撒尔马坎女男爵,然而你们居然负隅顽抗。”她横扫了一眼跪在她脚下的商会理事们,蓝色的眼睛中充满了轻蔑,“你们这些下等的商人,居然敢违背血统高贵者的命令,拒绝向我效忠……”
“大人……”跪在首排的会长抬起了头,这是一个微微发胖的老头,他伸出手,犹如乞求般的辩解道,“艾拉西亚已经向国王的效忠誓约,没有陛下的许可,我们不能向……”
“是吗?”铭心薄薄的嘴唇冷酷的向下一撇。身旁的卫士立刻走出大厅,不一刻,大厅外的长廊里已经传来了女子哭叫挣扎的声音。跪伏在地的会长闻声不由得一颤。
果然,被卫士拉进来的正是会长的宠妾妮莉雅,因为刚才的一番挣扎,她身上的衣服已凌乱不堪。华丽的长裙被撕破,露出了里面雪白修长的大腿和白色的内衣;上衣也在撕打中被挣开,紧身束胸已经从低胸的长裙里扯了出来,一截纤细雪白的腰肢暴露在外面;再加上凌乱的头发和微红的俏脸,整个人充满了诱人犯罪的妩媚和艳丽。
“妮莉雅!”谁也没想到商会会长这个老头能发出如此尖利的喊叫声。
“妮莉雅。果然是个好听的名字,也是个美人啊。可惜……”撒尔马坎女男爵似有若无的叹息着,眼睛里露出暴虐的快乐,
她略一示意,一个卫士猛的把妮莉雅被脸朝下摔倒在地上,几双大手一阵剥扯,任凭她如何的哭叫挣扎,不过几分钟,这个原来艾拉西亚城会长专宠的女人已经如同出生时候那样的赤裸。卫士按住她的双腿,把手臂和双腿捆在了一起,硬是将可妮莉雅绑成了跪伏在了地上的姿势,撅着滚圆雪白的屁股。
“啪!”一声沉闷的响声从可妮莉雅撅着的屁股后面传来,一个卫士抡起黑色的重型皮鞭,重重地抽在了女人浑圆肉感的屁股上!雪白的肉丘上立刻出现一道暗红的鞭痕!
“啊……不!”妮莉雅突然感到自己的屁股上一阵火辣辣地疼痛,立刻忍不住大声地惨叫起来!妮莉雅疼得浑身发抖,还没等她适应过来,又是一记重重的抽打落在了她撅着的雪白屁股上。
那个挥舞着皮鞭的亲卫脸上带着残忍的微笑,不停地抡起皮带抽打着她结实的屁股,随着一阵皮带落在皮肉上的沉闷的“辟啪”声,妮莉雅雪白的双臀上立刻暴起一道道醒目的鞭痕.然而但这种残酷的拷打给妮莉雅带来的不仅是肉体上的痛苦,更多的是精神上的打击。十多年会长宠妾的生活,养尊处优。如今被赤身地捆绑起来,以这么屈辱的姿势撅着屁股跪伏在敌人脚下,而且还被残忍地被抽打着屁股。
被凌虐的屁股上一阵阵火辣辣的疼痛,好像被剥了皮一样,妮莉雅发疯一样地尖叫着拼命想扭动着身体逃避,可勒进女人雪白的皮肉里的绳子狠毒地制止了她所有的努力,使妮莉雅只能绝望而羞辱地号哭尖叫着,扭动着被一下下地重重抽打着裸露着的丰满的双臀。
那个亲卫不顾美妇的号哭,不停地挥舞着皮鞭抽打着女人赤裸着的丰满的臀部,很快那雪白的肉丘上就布满了交错的鞭痕,悲惨地红肿起来!他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继续不停地将皮鞭抽打着可妮莉雅赤裸着双臀,不时还抽打几下她丰满细嫩的大腿。
“美女的一切都是如此的美……”女男爵深深的叹息着,“即使是她的哭喊的声音,恐怕也要打动无数的男人吧……”
“不,请不要……!住手啊……”面孔已经憋的通红的会长几乎疯狂,要不是拿明晃晃的刀斧竖在他的眼前,恐怕已经要扑上去厮咬那卫士了,“快住手!你们要什么……我的全部财产,我的一切……我都给……!”
“我要的东西很简单,向我效忠!”铭心傲视着这个翻滚在地上,因为恐惧和愤怒眼睛血红,口吐白沫的老头。
“……这……”会长犹豫的望着身后的商会理事们,“我一个人无权……”
她随意的耸了下肩,铠甲铿锵作响。又一名卫士狞笑着拿起皮鞭,加入到鞭笞中去,原来已经慢慢低落下的哭叫声重新尖锐了起来。
“不……啊、啊!不要!饶恕我啊……”妮莉雅凄惨地号哭着,“老爷救命啊……啊、啊……”原本她的屁股和大腿被抽打得几乎失去了知觉,又一条皮鞭的加入重新把她的痛觉硬生生的扯了回来。
“我签……”会长终于再也抵挡不住这样的暴虐,低头了。一张羊皮纸的誓约书被士兵拿到了他的面前,他颤抖着签下了自己的姓名花押,又盖了自己的戒指。
议事大厅里一片死寂。
“其他理事们呢?”女男爵轻蔑的扫了一眼颤抖的如同寒风中的芦苇一般的理事们,“还有谁拒绝效忠于我?”
中午的时候夺取的城市,傍晚的时候,这座城市已经屈膝在新主人的脚下。
这是一个满月之夜。
城里的火已经熄灭,被
的女子的哭叫声依然透过风声传来。

月光顺着镂空的穹顶,缓缓的流淌入装修奢华的琥珀之厅――小巧的厅堂里,墙壁,天花板,壁炉到处镶嵌着这里的特产――琥珀组合的图案。
这里本是商会会长在城堡内享受的私宅,撒尔马坎女男爵铭心独自坐在那里,她身上的铠甲已经卸去,一身珠黑色的曳地长裙衬托出她那苗条柔软的身子。一条钻石项链在她半裸的雪白胸脯上放射出璀璨的光芒。
在那厅堂的中央,悬挂着漆黑铁链发出轻轻的碰撞的声,一个只着白色内衣长裙的女子的双腕被牢牢的扣在链子上,双脚勉强的着着地,金色的长发垂在胸前。
她手边的小桌子上堆满了羊皮纸的文书,一只水晶的酒杯里盛着半杯鲜红的酒液,犹如鲜血一般。她望了一眼女子,嘴角上露出了一丝让人不寒而栗的微笑。
一名卫士出现在门口:
“大人,我们已经把克古勋爵带来了。”
“带他进来。”
灰发的身影大踏步迈进了琥珀之厅。十二名男爵的骑士无言的紧随其后,将克古勋爵围在了中间。他们仿佛渴望祭品的死神,正等待着判决的到来。
当曾经熟悉无比的身影映照入那水色的瞳孔之时,铭心的双手不由的颤抖了起来。灵魂的火焰在她的全身流窜着,将触其锋芒的一切化为灰烬。
“铭心……”
随着这一声熟悉的声音。铭心眼中盛满了冰冷的火焰,简直象要溢出,但此刻的她却异常的平静:“很久没见面了,克古。”
克古勋爵凝视了她片刻,又看到了那被悬在铁链上的女子,一瞬间一股激昂的火焰似乎要从他的眸子里喷涌出来一般。他平静的答应道:
“从利尔夫伯爵的比武大会算起有三年了。”
“利尔夫伯爵的比武大会上的英雄,居然成了艾拉西亚下等商人的武装保镖,真是谁也没有料到的一个结局。”
“我从来不认为商人是下等人。”
“住口!你不配做一个血统高贵者!这样的下等女人,即使只是血统高贵者的妾奴,也是最大的抬举!”铭心的怒火终于爆发出来,“你为了这样一个下等女人,居然拒绝我――一个血统高贵的女子,在比武大会上羞辱于我……”
“索芙是我的妻子,当初,在参加比武大会的时候她就是我的未婚妻。”克古勋爵平静的说,“我们彼此忠实对方。我拒绝您的好意,是为了不让您难堪……”
“无论何时,你也只是个贪生怕死的胆小鬼而已!拒绝为我比武。推托在这个下等女人身上。没有想到我得到艾拉西亚的时候也抓到了你!我倒是想看看,你到底对这个女人有多少的爱情。”铭心猛得转身,抓起早已放在一旁的黑色重鞭,犀烈的鞭稍掠过被悬吊在铁链上的女子的背,随着衣服的撕裂声,一道长长的红肿蛇纹,便从雪白的裸背爬到耸起的臀部上。疼痛烧灼着的全身,索芙立刻发出了尖利的哀号,冰冷的铁链子随着那束缚肉体的抽搐着剧烈的抖动起来。
“心很疼吧?”铭心冷笑着回头看了一眼勋爵。
勋爵毫无所动。
铭心得意的笑了起来:
“什么爱情,你真的爱这个下贱的女人?那为什么不扑上来,是怕那周围的刀剑吧!而今天,你所做的全部依然是无耻的逃避!”铭心冷冷的看着在痛楚中挣扎的女人,随即一把拎起对方已经破碎的衣襟,猛的一扯,内衣长裙立刻化做了无数白的的绸蝴蝶,飘撒了一地。晶莹雪白的肉体裸露下长窗外清冷的月色下。
“别以为我会饶恕你,我会让你和你的下贱女人受尽折磨而死,”那冰冷的声音中充满了残酷,“你当众对我的羞辱,我今次要把一切都返还,……这个叫索芙的女人,没有资格再活下去了!”
勋爵的瞳孔在一瞬间扩张,而身体也下意识的开始挣扎。身旁的卫士立刻紧紧的抓住了他。
“怎么,害怕了?”铭心慢慢的走回到她的椅子旁,“慢慢的欣赏吧……”她端起了酒杯,一饮而尽,微微的抿了抿红润的嘴唇。

琥珀之厅修长的镂花长窗外是一轮巨大的满月,惨白的月色下,两名皮衣面罩的壮汉,挥舞着黑色的皮鞭,此起彼伏的抽打着拴在铁链上女子的丰臀。鞭影在月光下飞舞,洁白圆润的臀部在黑色双蛇的噬咬下颤抖着,扭动着,鲜红的鞭痕很快布满了雪白的肌肤。
先是尖叫,然后慢慢的变成了轻微的呻吟。鲜血,顺着洁白的大腿淌了下来。被卫士们紧紧按住的克古勋爵忽然从嘴里喷射出了一口殷红的鲜血,与索芙的血融流在一起,在这一瞬间,所有人都听到他发出的古代咒语的声音,没有人听得懂他在吟咏什么,然而一股巨大的黑暗的力量正在环绕着他,让周围所有的人心胆具碎,一个卫士发出凄厉的惨叫,倒在了地上,双手疯狂的在空中抓着什么,忽然,他的双眼猛然凸出,立刻变成了一具尸体。
随着吟咏声,一个巨大的缺角五芒星闪烁着血色的光芒从他的脚下凸现了起来,黑暗的力量在房间中搅动,没有人还站的住,他身边的卫士在反应过来前就被黑暗吞噬,躯体在一瞬间炸了开来,四溅的血液,脑浆和带着碎骨的肉块在巨大的压力作用下喷射而出,将半个房间染成了刺眼的猩红色。――黑暗之王的力量……传说当一个心怀恨意的人以血为咒使用这个咒语的时候,他就得到了黑暗的永生。
铭心呆呆的站在那黑色的旋风中央,望着这可怕的一切。站在五芒星阵中央的勋爵抬起了头,已经变成灰色的眼睛直直的注视着她。
“铭心,这个房间里的人,只有你还会活下去。然而在下一个月圆的夜晚。我们还会再见面的。”
一股强大的力量裹带着死亡的气息,瞬间就将整座厅堂化为了碎片。
一千年前的月圆之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