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语”系列之悲语 || 3976字

这是一个悲剧故事,故事的最后,主角姐妹两个双双自杀,妹妹为了一段绝对错误的感情,而姐姐,为了自己的妹妹自杀……
风在家里不停的走动,心中无比地焦急,因为云还没回家,云是她的妹妹,16岁,在某校读高二,如此年纪正是处于叛逆阶段,风因此在平时的学习和生活上对云管得很严。但风没想到的是,今天下午云的老师打电话给自己,说云一整天没来上课。风急了,打云的手机,关机,上网查云的QQ,不在线;MSN,也不在;风没办法了,心中抱怨云这么不懂事,等她回家一定要好好教训她。
其实云从小都是很乖的,爸妈因为工作的关系,都移民澳大利亚,他们说等两姐妹都大学毕业了,会来接她们。从小都是风管着云的功课,管着云的生活,云很让自己的姐姐放心,在风的记忆中,只有在初中的时候才打过云一次。
那次是因为云考试成绩不好,风曾经给云定过规矩,考试成绩不能低于80分,当然风也没有说低于80分就会怎么样,因为风知道像云这种年级,如果你给她过多的压力只会物极必反。可是云不应该的是居然撒谎,风可以原谅云的错误,成绩不好可以教她,可是风不能容忍云撒谎,这是品德问题了。
那天云回家后风问她成绩单的事情,其实云模仿她的笔迹签字风已经知道了,老师打的电话,但风依然想给云一个机会。但云不知道,嘻嘻哈哈地说没有,风火了,一把揪住云的耳朵,拖进卧室,也不管云的抗议,抄起拖鞋就往云身上抽去。
风恨云成绩不好,更恨云对她撒谎,风以为世上除了爸妈自己是云最信任的人,可是没想到……那一次,云被打得很惨,因为云的挣扎,后来被风绑住了手脚,用做衣服的竹尺狠狠地打了一顿屁股,事后云整整在床上躺了两天。其实那次风也很疼,心疼,毕竟是自己的妹妹,可又能怎么样,放任不管?不可能,别说爸妈那过不去,就连自己的良心也过不去。
那次挨打以后,云乖了很多,成绩也好了很多,大概从没挨过打的她被打怕了,一直到现在,云都是个乖乖女。
10点了,平时这个时候,云早已经上床睡觉,可是现在,风从一开始的恼怒变成担心,云在哪里?不回家怎么不打个电话?她不知道姐姐在家里很着急吗?先前拜托男友开车去找,可是到现在还没有回音。
正当风急得自己想出门去找的时候,门铃响了,风几乎有些激动地冲过去开门,门打开了,是云,但云似乎很不开心,脸上还有泪痕。
“云云,你怎么了?这么晚……”没等风说完,云就一把推开自己,冲进房间,把门关得震天响。
“这……这是怎么了?”风搞不明白一向乖巧听话的云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本来还想问她为什么不上课,现在想想时间晚了,明天在说吧。风一边想着,一边想给男友打手机。
“雾……雾……你不要……不要走……你不要我了……”房间里断断续续传出云的哭声音,风奇怪了,怎么现在云还不准备睡觉,罗嗦什么?风轻声走到云的房间门口,想知道云究竟在胡说些什么。
“雾……雾……你……你为什么这么狠心,为什么要喜欢她……雾,你为什么……难道我没她好吗?难道……难道……”云在里面哭得很伤心,而门外的风却听的心惊,妹妹居然恋爱了,这……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云马上要高三了,正是考大学的关键时期,怎么会?看来今天她不上课也和这个有关。风再也忍不住了,一把推门,只看见云趴在床上,双手抱着枕头正哭的一塌糊涂。
“你怎么了?”风看云这样,只好耐心地安慰着,一边轻拍着云的背。
“姐姐……姐姐……雾……雾他不要我了……我真的喜欢他……真的……”云抽泣着说。
“云云,你现在是高中生,不觉得谈恋爱太早了点吗……”风虽然很生气,但仍想和她好好说。
“姐姐……我……不要,雾要被别人抢走了啊!我要他喜欢我!”听了云这话,风真的火了,谈恋爱不算,自己的妹妹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不知羞耻了。“你怎么回事!小小年纪就谈恋爱,我问你,今天不上课去哪了?”风的声音提高了八度,如果眼光能打人的话,估计云屁股上已经没一块好肉了。
“姐姐,干吗啊,学校里谈恋爱的人不要太多啊,我只不过是喜欢雾啊,我喜欢他关心我……喜欢……”云正在自我陶醉,却没发现风的脸色越来越青。
“好,你很好,叫你上学你谈恋爱,还这么不知羞耻,我……我问你,以后还会不会这样?”风不想打云,风现在想听云的道歉,然后风就会当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可云不给她面子。
“你……姐姐……你也对我这么凶,雾不要我了……姐姐……你也这么凶!”云呆呆地看着风,刚刚止住的眼泪又下来了。
“你……”风不说话了,转身走出去,不一会又进来,手上拿着竹尺和绳子,风一句话也不说,按住云把她的手脚绑了起来。“姐姐……你干吗……你放开我……”云挣扎着,但风力气比这个学校里的娇花嫩草大多了,几下就被绑了手脚按在床上。
“云云,姐姐不想打你,可是你这样实在不像话,一个女孩子家,居然……”风痛心地教训道,一边褪下云的裤子,连内裤一起脱了。
“姐姐……你,你要打我……”云惊呆了,继而哭道,“好,你打死我好了……反正雾也不要我了……”
最后一句话好似火上浇油,风抄起竹尺就往云屁股上抽去,“啪!”一道红红的印子,云倔强地咬着枕头不吭声,但身体明显颤抖了一下,风手也抖了下,很久没打过云了,不知道她是不是受得住,不知道自己会不会下手过重,不知道……
脑子里想过无数个不知道,可风知道不这样教训云,云是不会改的,狠了狠心,继续用力抽下去。啪啪啪……第十下,云终于忍不住了,开始轻声哭泣并求饶:“姐姐……别……别打了……别……”
“知道错了?”风停下手,其实风是个非常软弱的女孩,她也不想坚强,她想回到爸妈的怀里撒娇,可妹妹怎么办?
“我……我……雾说她喜欢我的啊……我喜欢一个人有什么错!”本来想听云认错的风却听到这番话,风被彻底的激怒了,竹尺如同暴风骤雨地落下,啪啪啪啪啪……把云打得哇哇大哭。
要不是男友来的电话,云就要被风打死了,风恨恨地看了云一眼,后者还在哭,风把竹尺扔在床上,说:“你等着,呆会收拾你,你要敢动一下的话,我今天就打死你!”说完摔门走出房间。
接完电话后的风逐渐冷静了下来,知道自己这么打云也不是个结果,关键是要知道那个雾到底是什么人,一边想着,一边回去解开云身上绑着的绳子,好声安慰着她睡了。
第二天一早,风连假都不请就心急火燎地赶到云的学校,云的班主任听说这件事,不敢相信地说:“不可能啊,雾是我们班级的学生啊,她比云大1岁,可是她是个女生啊!你是不是搞错了?”
“女孩?”风释然了,可能云喜欢的不过是个姐姐罢了,但风也想见见雾,于是风等老师说:“那,能不能让我见见雾?”
班主任叫了一个同学去喊雾,等雾来以后,风发现她真的是一个女孩,比云成熟多了,风说明来意,可没想到雾却像受了很大的委屈一样。
“你就是云的姐姐吧,你回家管管你的妹妹吧,她……她……居然以为我喜欢她……不是一般的喜欢……是……是……那种……那种……同性恋!”雾结巴了半天,终于挤出最后的三个字。
“雾,你可不能瞎说!”老师和风一起惊叫起来。
“我没瞎说,我和云是同桌,以前就很腻着我,后来我发觉不对,就跟她说我有男朋友了,”说到这里,雾的脸红了下,“当然我是骗她的,我不想因为这样毁了我们两个的学业……”

走在路上,风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妹妹居然会这样,早恋不算,还……还……这被爸妈知道了可怎么办?自己的女儿是同性恋!当时风想死的心都有。
风也不知道是怎么回的家,呆呆傻傻地想着,直到云推门进来。
“过来!”风的声音很冷,对着云说。
云奇怪地看了风一眼,走了过去。“今天去哪了?”风问,她在学校里并没有找到云。
“我……我……去学校了!”云大着胆子说,“还能去哪?”
啪!一记巴掌,云惊呆了,“姐姐,你……你干吗打我?”
“去学校了是吧?那我再问你,那个雾是谁?是谁!”
终于,云从风的眼睛里看出些什么:“姐姐……你都知道了……”
“哼,我知道了,我自己的妹妹居然是……居然……你……你叫我如何对爸妈交代?啊!你自己说,这怎么回事?”风几乎要疯了,用吼叫的嗓门说。
“我……为什么不能交代?喜欢一个人有什么关系?姐姐你不也有男朋友吗?为什么我不能喜欢一个人!为什么!”云吼回去。
“好,你喜欢一个人!你知不知这……这是什么意思?”风一边喊着一边流泪,“自己的妹妹是同性恋……是同性恋……云云,你还小,告诉姐姐,就当这是游戏,以后好好读书好吗?”
“不好!我就是喜欢雾!”云抽泣着,“我……我就是喜欢她!她……她居然有男朋友了……呜……”
“不好是吧?你……你给我进来……”风气得浑身发抖,一把抓住云的胳膊,将她拖进卧室。
举着皮带,风又问:“云云,姐姐不想打你,你别让姐姐担心好吗?”
“姐姐……你也打我……雾她说不要我了……呜……不喜欢我了……你也不喜欢我了……”云哭着,自己脱下了裤子,趴在床上,“那你打死我好了,我不要活了……”
风知道自己再说什么也没用了,只好用疼痛来挽救这个妹妹,于是狠狠心,手中的皮带抽了下去。
嗖~啪!
昨天还没好的屁股今天又挨上了皮带,如同火烧一般,云疼得快疯了,可倔强的她一声不吭。嗖~啪!嗖~啪!风见云这样,急了,下手更重了些,想迫使她认错。嗖~啪!嗖~啪!嗖~啪!嗖~啪!终于,云忍不住哭了起来,但却不肯认错,只是一味地抓着床单抽泣着。“你错了没有?改不改?”风抓狂了,皮带抽在云的屁股上,一道又一道伤痕,风的心在疼,风在等着云认错。
平时一向很乖的云这次很不给姐姐面子,只是哭,却不肯认错。三十下了,云的屁股已经青的青,紫的紫,有的地方已经破皮流了血,风知道不能再打了,可云不肯认错,这怎么办,难道……难道……第一次,风感到管教这个妹妹是多么的无力。
风丢下皮带,一摔门出去了,她知道自己需要冷静下,想一想要如何把这个妹妹拯救回来。出门没一刻分钟,手机就响了,是云的,风幸喜地接了,以为云是来道歉的,可是云却这样跟她说。
“姐姐……对不起,妹妹……妹妹……以后不能和你在一起了……姐姐……雾不要我了……姐姐……”云在电话里一面哭着一面说,风听见云爬楼梯的声音。
“云云,你怎么了……云云,你……你别吓姐姐啊!云云……”风惊慌失措地叫着,突然明白手机已经被妹妹丢在楼梯上了。
风心急火燎地挂了手机,却又响了,是男友的。“风,不好了,我在你家楼下,你妹妹在楼顶上啊!这……这……她不会有什么想不开的吧?”风来不及和他说什么,拦了一车就往回赶,到了目的地,却发现楼下围了一大圈人,八层高的楼顶栏杆上,妹妹一个人站着,正四处张望着不知道在干什么……
“云云!云云!”风疯狂地叫着,推开拦她的男友,飞奔着冲上楼顶,“你别做傻事啊,姐姐……姐姐不要你死!”
“别过来!”云在栏杆上站的位置很好,她可以看得见别人,可别人都靠近不了,“姐姐,你……你来了,那我……我可以放心走了,反正雾也不要我了……呜,姐姐……云云走了……”
“云云,你别这样……雾……雾她没有男朋友!”风也不管什么了,只好顺着妹妹的思路说下去,“她骗你的,你……你还有机会!”
“呵呵,雾也骗我,那……那……那我活在这世上还有什么意思?姐姐……云云走……走了,以后爸妈就靠你来孝顺了……”云说着,看了看楼下,闭上眼睛,“姐姐,如果有缘分,我们来生还是姐妹……”说完,从栏杆上一跃而下!
“云云!”风惨叫着,不顾一切地扑上去,却只来得及抓住云掉在楼内的一个鞋子。
“云云……姐姐不好……姐姐……我们不要来生,你在下面一定孤单,姐姐这就来陪你,我们还是姐妹,我还是姐姐,你还是妹妹,”风痴语着,如同木偶一般爬上栏杆,一跃而下,话语的尾音留在了大楼楼顶,“还是由我来照顾你……”

本帖已被淘气不易于2009年8月28日11时22分46秒编辑过

语系列还有一篇痴语,希望大家喜欢,嘎嘎

嘎嘎,既然是悲语,那当然是悲剧了,再说我前面写了,也懒得改了,就这样吧,不过哩,风和云在痴语中是相遇的,当然是下一辈子了,可能她们两是我语梦虚实系列的连续主角了,在此我希望大家支持她们,嘎嘎

谢谢,对了,别叫楼主了,我叫零食,LZ不好听,嘎嘎

当时我写的时候也觉得,但一来打字手打疼了(多产?),想早点结束,二来我也掌控的能力不是很强,一路写下去有点控制不住了,5555555,我知道错了^^^^^^

楼上那位,我递上最真诚的抱歉,因为某人是精神衰弱的偏执狂,所以,没考虑好文章不敢往上发,可能要打白条了,希望大家原谅我^^^^^^^^^^^^55555555我哭,认错,认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