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女玉兰 || 3698字

话说有一个富户姓马,马员外大夫人与其想好的〖通.奸〗,又觊觎她相公家的家财。正巧这日正在做那勾当被丈夫当场撞见。奸夫失手杀了那官人。这便出了人命案子。这对奸夫淫妇正发愁之时,那妇人突然想了一个毒计………… 79y’Ja+j 本县县令原是一富家子弟,花了些银子买了个官,原本就不学无术加之为人残暴。上任以后利用酷刑,屈了不少好人。办了很多错案,尤其喜欢对女犯人用刑,隔三差五便令人抓来个妓女将其脱了下衣,露出光屁股,用板子打一顿。 s@R3#"I 这日刚打完一个妓女的屁股,正坐在堂上回味,堂下突然有人击鼓。便命人将击鼓之人带上堂来。一个妇人带了十几个家奴将一个五花大绑的年轻貌美女人带了进来。那妇人跪下道:“青天大老爷,为民妇作主啊!这小贱人与家奴有私,被我家官人狠打了一顿,便怀恨在心。昨日竟将我家相公毒死。请大老爷为奴家作主啊!”说着便哭了起来,这妇人不是别人,正式马员外的正妻。 >hh"IfIZ4 那被五花大绑的妇人原叫玉兰,是一个妓院的花魁。人长的花容月貌。被那官人赎了身,做了那官人小妾,听的大妇这话便直叫冤枉。 30e(4@!4vW 那县令原也手了那淫妇的钱,所谓拿人钱财,与人消灾。便怒道:“大胆刁妇,本官没有问你话,如何多嘴,来人先与我掌嘴二十” {_+>"esc 这玉兰的绳子被解开来,两旁衙役一人撤起一只胳膊,后面一人揪起她的一头青丝,玉兰的脸便仰了起来,行刑的衙役用厚厚的牛皮板子左右开弓的打在玉兰的脸上,二十下下来,玉兰的脸以通红,嘴角流出了鲜血。那大妇在一旁看了心中欢喜,暗道就不怕你不招供。 t,UW&iLK 衙役回道:“禀告老爷,用刑完毕。” 0R.Gjz*Q 此时玉兰双脸肿胀,大口的喘着气。 'Sm/t/g"| 那县令有问那妇人:“你说她与人〖通.奸〗,有害死你家官人,你可有证据?” Qq6%5a3a 妇人拿出一个竹瓶,答道:“大人,证据在此。” a?f5(qW3 县令命左右承了上来,问道:“这是何物?” &ij^FAM 那妇人道:“这是在那贱人房中搜出的砒霜,请青天大老爷为民妇作主啊!” u^;sx/ 那县令道:“好,本官一点为你讨回一个公道,你且在一旁看本官审这刁妇 _,Io(QS 。” |i jW_r 那妇人此时面上以痛哭流涕,心中却欢喜的不的了。 4B%5a-VQ 那县官对玉兰道:“大胆刁妇,你可认罪。” ?BED6$G9 玉兰口中连称冤枉。 _dB0rsCnU% 那县令怒道:“大胆刁妇,如今铁证如山,岂容你抵赖?来人,与我重责四十。” ! S$oaCxM 官刑中原不经常打女犯人屁股的,就是要打,也是用竹蔑责打,这县官收了人家的钱财,有意验刑逼供,所以一上来就用大板子,加之他本就喜欢看女人的屁股,便责令将玉兰裸臀重打四十大板。 Z"PDOwj5 这便苦了玉兰,刚一上堂还没有说几句话便二次受刑,原来在妓院中不听话时妈妈也时用竹蔑打光屁股的,但那岂能和公堂上的大板相比,这时左右衙役将刑凳搬上堂来,这刑凳也是为女犯人特殊设计的,是一拱形,从上面看是一个“X”型,将犯人手脚绑在四边,双腿便岔开来,女人的下身便一览无余。 d(dw]6I6 玉兰被衙役放在刑凳上,她本用力挣扎,但一个弱女子如何能挣脱衙役的手掌,还是被绑在了刑凳上,那县令还以不服刑法加了她十板,玉兰的屁股本没少受过板子,此时心道:反正也不是没受过,死我也不能招供,任他怎么拷打我。但是她不知道,她这种想法不知令她多受了多少苦。÷ QL|:(QM 玉兰这是被结结实实的绑在了那特制的刑凳上,身后有一衙役将她裙子掀起,脱下了长裤,等要脱下她贴身小衣的时候,她拼命的喊道:“不要啊!”岂知那县官本就有意看她屁股,岂容她留有底裤。 a)yNXn8E_ 便道:“贱人,毒害你家官人,还知道羞耻么?来人与我脱了!" {<ao4w6B 衙役有了老爷命令,迫不及待的脱下玉兰了下衣,玉兰的屁股便裸露在外面,县令心中暗叹,如此美丽的屁股他还是从来没有见过呢,她打了这么多女人的屁股,但这么好看的屁股还是头一次看见。 =6q*w^ET 这昏官有规矩,犯人用板刑的时候必须屁股对这堂上,这样问官才能便于监刑,其实还不是便于看女人的光屁股,衙役们也知道这一点,所以打女犯人的屁股的时候也是不紧不慢,这样可苦了受刑的犯人,如果快打的话打到后来犯人的屁股就已经麻木,没有那么痛,但是如果一下一下慢慢打的话可就不一样了。 cB9KHqB 这时衙役奉老爷的命令将玉兰的下衣脱下,玉兰立刻满脸通红。 \Lh<E5@] 那县官怒道:“大胆妇人,还知道廉耻么?早知道这样,为何毒害你家官人,来人,于我重重的打!” peJ s~V
言罢,左右衙役会意,挥起那五尺长,二寸宽的毛竹大板超玉兰的屁股狠打下去,板子刚一沾屁股,玉兰便痛苦的呼叫起来。 1Qc(<gM
“啪!”“一” F|3FvxA
“啊!疼死我了。” >kLH6.
“啪!”“二” t>=y7n&q
“啊!冤枉啊” !NY^(^
那昏官道:“还敢喊冤,于我重重的打!”衙役听到老爷怒了,下手更重了。 ~!+h"%'t
“啪!”“三” g!|Ea!\p
“啊!” })u}PQ
…… I4p= ?Ds
十下过后玉兰的屁股已经紫肿了,可她还是不招。 %T*+t")e
县官问道:“那犯妇,你招是不招?” bOGDz|H``
玉兰:“冤枉啊!大人!” <T% hfW
县官:“给我重重的打!” xla^A}{
二十下过后,玉兰的屁股有的地方已经被打脱了皮。 8BH)jnaQo 那大老婆在一旁看的心里高兴,想当初玉兰刚到府上时极得官人宠爱,有一次她教训了一下玉兰,被官人一顿痛打,打得死去活来。今天算是报了仇了。 =5_F9nk- 已经打了三十下了,玉兰的屁股已经皮开肉绽了,鲜血淌到地上,嗓子已经喊的沙哑。可还是连呼冤枉。 jmzvp6N$8 老爷道:“那妇人,你招时不招?” y#0Z[[I0 玉兰哪里还有说话的力气,只是摇了摇头。 i^1U O
那县官一心想看玉兰的屁股,哪里管她的死活,竹板还是一下一下的打在她那已经皮开肉绽的屁股上,等衙役喊到“三十四!”时。她已经痛的小便失禁。尿液流了一地。四十下终于打完,衙役禀告老爷用刑完毕。谁知那昏官一点怜香惜玉的心也没有,又以玉兰污秽公堂为名,又打了她十板。直打的玉兰只有进气没有出气。 ? bg pUv
玉兰到现在已经挨了五十大板,寻常男人也不能挨的了这么多下,何况她一个女人。衙役将她从刑凳上拉起,脱到老爷面前验刑。这验刑也有专门的器具,是一个台子,有一人多高犯人放在上面可离堂上的老爷不足一尺的距离,玉兰跪在台上,那昏官名曰验刑实际上时看女犯人的屁股。堂下哪有不知的,那官仔细看了玉兰的屁股,欣赏着自己的“杰作”。还嫌不够,又在玉兰的下身上摸了又摸。玉兰敢怒不敢言。默默的接受着这屈辱。 ,#;ahwU~s
那县官看玉兰已经没有力气受刑了,便下令暂时将玉兰收监,改日再审。 O5uL{pvT{
玉兰以为她的苦受到时候了,她哪里知道,这只是个开始。 d>-EtWd
玉兰因为犯的是重罪,所以是带枷入的牢房,老头见新来了一个漂亮的小娘子。心中高兴,可随即心中又恨道,没有来的漂亮娘子都被老爷打的屁股开花。好扫兴致,不然大爷也可以玩一下。这恶吏有个规矩,凡带枷入牢的都应先交一份“开枷钱”,否则便要重打二十大板。玉兰哪里又钱给她,这便要将玉兰拉下开打。玉兰哭道:“白天在堂上受得刑法,已经不能再打了啊!求爷爷开恩啊!”那恶吏哪里有这份怜香惜玉得心,又啪坏了规矩。于是令人开打,这牢里〖打.屁.股〗不象得堂上,犯人都要〖赤.身〗〖裸.体〗。玉兰心中羞涩,又害怕的不的了。只能默默的接受着二十板子。她的屁股本以狼狈不堪,又受这二十板子,直打得她小便在此失禁,昏过去好几次。 UVU
5U~
这恶吏也过瘾了,便将她押进了牢房。 e(5R8ud
(二) 2eu3vA 话说玉兰刚刚被押下大堂,那昏官便也那大妇说:“娘子放心。我定为娘子办成此事!” HJrg 那马夫人心中高兴,便道:“谢过大人!” @V u[Tg}J ………… hlEvL 那晚那昏官哼着小曲回到家中,白天打玉兰时候他还意犹未尽。准备晚上回家在“玩耍”“玩耍”。 _{);n$
他家中有十几个丫鬟,平日里也不用他们干活。她们是专供那县官〖打.屁.股〗的,每日有专人训练她们〖打.屁.股〗,使她们的屁股更耐打,使老爷欢心。 v1rGq
那县官回到家中,吃过了饭,便到了这十几个丫鬟心惊胆战的时候了。果然那县官叫了其中一个,道:“今天你陪本官玩耍玩耍!” _<Tz 1>j=
说这便去了后屋,后屋是他专门玩耍的地方,屋中有一个太师椅,正中间放了一个长板凳,有一人多宽,五尺多长,专门是打人屁股用的。 z05pVe/5
被点名的那个丫鬟〖赤.身〗〖裸.体〗的来到屋中,两旁站着家丁,都打扮成衙役模样,那县官中在太师椅中,模仿着他在堂上时的模样,问道:“堂下犯妇,报上名来” Wc[)mYOSuO
那丫鬟道:“犯妇小菊” R;XN- 一切都按照公堂上的一样。 07&amp;S^ X^/ 那县官接着问道:“所犯何罪啊?” &lt;#i'3TUR 这便到了姑娘选择的时候了,有三种规定的罪可说,一是偷盗,二是奸罪,三是杀人。 ='azVw%_ 那县官身上有三张纸条,上面按罪名有各种刑法,都是〖打.屁.股〗的,只是有轻重之分。 [;+YO) 那丫鬟便随便说了一个:“犯妇是杀人了” Dc5XU3Eu
往日说是杀人的往往纸条上写的不是重罚,谁知今日上面却是最重的惩罚。丫鬟无奈,只能怨自己命苦。 Z~<V>b
那县官便道:“来人,给我绑上刑凳。”家丁便把这可怜的丫鬟绑了个结实。 z841g :C “先个她热热身!” w@R-@ G 这热身就是在那婢女的屁股上涂一层辣椒水,这样随着屁股的皮开肉绽辣椒水进入到肉里,能使人痛不欲生。 "wc $'7M 随后这个丫鬟的酷刑便开始了。其实她早已经做好了准备可是随后的酷刑仍令她恐惧。 e E2l. 行刑的家丁先从墙上拿下一把藤鞭,只听县令一声令下,藤鞭便在丫鬟的屁股上飞舞起来,一连四十下,她的她痛不欲生。屁股已经有些紫肿。 W\/0&amp;H\i 县令便问:“招不招?” YN^8s 她心里虽然想结束着酷刑,可是她还是不能,因为这样回招来更多的毒打,便说:“冤枉啊!” Al?XJ C B@ 于是继续,县令便命人用小板子在她屁股上打了100下,可怜的丫鬟已经皮开肉绽。随后又受了四十大板,这顿酷刑才算结束。 $k dfY'u …… *)Y;Yg$
玉兰在狱中养伤,屁股上的伤已经好了七七八八。过了五天,县令再次升堂。 ck;owGl T
玉兰被押到堂上,县令不由分说,先命人打了她二十大板,先给她来了个下马威,玉兰不想一升堂便遭酷刑,口中声声喊冤。可板子还是一下一下打在她屁股上,白嫩的屁股立刻紫肿起来,行刑完毕。 !eW<4jYB
玉兰趴在堂下,裤子也不给她穿上,她就这样光着屁股,羞痛交加。 }-!$KR]:s
这才开始问话:“大胆犯妇,你招是不招,你是否与人有私,毒害你家官人?” *GA#.$n
玉兰直叫冤枉,那县令便下令继续拷打她的屁股,他有个规矩,每四十一次,打完四十下问一声如果犯人再不招的话就再打四十,这可可怜了玉兰,一上堂便没有穿上裤子的机会就又挨了四十大板,直打的她皮开肉绽,鲜血直流。 h<euQ~CQg
可她还是没有招,于是有打了四十下,她已经没有力气喊冤了,每打一下,她的身体便一阵痉挛。终于又熬过了四十大板,她已经被打的小便失禁,血水尿液流了一地。 fK[9<“PC0
县令看她的屁股已经不能再受刑了,便命人夹她手指,可怜她一而再再而三的受刑。十指连心,只能含冤招认。 N24+P5
县令便判她杖毙,这杖毙就是用板子活活打死。先将她收监。 H_ x35|”
三日后,便到了处决她的日子了,这天将她拉到街上,绑在邢台上,老早就将她的裤子脱下,裸露着她丰满的屁股,之间那屁股上已经是杖痕累累,只听老爷一声令下,便开始了行刑,衙役打板子也很有办法,有的时候下手狠重,不到七八十下便要了犯人的命,可有的时候偏偏犯人已经皮开肉绽,可是偏偏神智清楚。这更增加了犯人的痛苦,板子已经在玉兰的屁股上飞舞了尽一百下了,打的她血肉横飞,鲜血流了一地,可是偏偏不死,已经打了有小半个时辰了,老爷示意衙役,衙役们都明白了,只十下,玉兰便喊冤死去了,只留在人们眼中一个血肉模糊,骨头都露了出来的屁股……

2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