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M/F]宝宝的好日子 《完结》 || 4033字

“宝宝,你在做什么?”他突然出现在我的面前,把我吓了一大跳,手上的刀片也落到了地上。
“没有,没干什么”
“拿着一把刀片在乌龟身上做什么?”他脸色发青,眉宇之间腾出一股怒气。
“你现在给我到墙角反省一下”他看着乌龟背上的裂痕,没有表情的说。
没有办法,照着他的命令,我朝着卧室那个我的专有空间——东南角,走去。面壁思过。
他的脚步渐渐远去,我长长的舒了一口气,没办法,已经习惯啦。每次我这个没心没肺,长着猪脑子,没自制力加上一天一小祸,三天一大祸,再加上三天不打上房揭瓦的小捣蛋做好一些事,只能到这个角落来报道。现在,我两只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前面淡紫色的墙面。
这个房间是他喜欢的布局,大大的落地窗延伸着宽大的阳台,浅的窗帘像流水一般泄在落地窗前,加上粉紫的墙面,给人一种安静,祥和的感觉。整套的家具都是乳白色的,灯光在窗,橱,梳妆台上反射,给人一种古朴典雅又不失现在气息的美。
卧室的灯有三种不同的规格。第一种是昏暗的橙
,也是为我这个调皮鬼准备的。反省和关禁闭的时候不适宜用颜色很明亮的灯,起不到反省和威慑的作用,这些灯通常是装在床头柜上的。第二种就是放在梳妆台上和装饰台上的,灯光近乎于白炽灯,但比它稍暗一些,他要度些杂志之类的或者做“那些事情”时使用的。最后一种就是普通的灯啦。整个床也是淡紫的,使整个房间看上去宁静和谐,让人赏心悦目。关上紫色的房门,,还可以问到沁人的幽香。
在最暗的灯光下,我大概思过了二十分钟。他回到了卧室,顺手开了稍亮的灯,用平静的声音叫我“宝宝,过来。”“耶耶耶,解放咯”我心中暗喜到,急忙走到他的面前。“站好了,脚并拢,有什么要和我说的”
“对不起哥哥,我不应该拿刀片在龟龟背上划,我错了。”早些认错,争取宽大处理,万事OK啦,心里打着如意算盘。他没有说话,看着我“哥哥,是我不对,我一定改”
他还是没有说话“没了?”
突然间我一愣,没有啊,我今天好像没有做过坏事啊,一边脑子开始飞速的旋转。家里突然安静了,安静的可怕。
突然天旋地转,我的头就朝下了,紧接着屁股上就一阵凉飕飕的。“啪啪啪”一只大手开始工作了,才几下我就觉得屁屁像烧了一样。我两只手紧紧握住拳头“啊,哥哥,我错了,哥哥不打了。”“错哪了?”仍然是那不愠不怒的声音,那只工作的手稍稍放慢了一些.“不能用刀刻龟龟的背”我小声的回答。“我说过多少次了,不要乱来,上次的猫猫被你剪了毛结果冻死了。那只小兔子,你在食物里放了芥末然后呢?”
“哥哥,我错了。我改,哥哥不打了。”
“还有呢?”
“还有什么?”
“还有什么要我来告诉你吗,自己想”
看见我没有动静,那只手的工作速度又加快了。我在想这只真的是在书房钢琴上飞舞的手吗?明明是只刽子手的魔爪。
我不行了,现在我的屁股已经不是在火辣辣的,是在抽了。屁股已经不是自己的了。苦苦哀求“哥哥,错了,哥哥错了丫,我…不打了丫”可怜的小屁股开始不由自主的躲,但是怎么躲也躲不出那只魔爪的“实力范围”。屁屁往左扭了一下,右边的屁股上便迎来了一下重击。
“动,再动。”
“哇哇哇,不…不….不打,哥…哥…不…不打…了丫…”
屁屁往右边躲了一躲,左半边的屁屁上明显多了一条很深的檩子。“哇~~”屁屁的主人发出了一声哀嚎。一只小手往本不应长在那儿的地方不由自主地护了一护。不偏不倚,那只工作的大手正好落在那只不应该出现的小手上。小手一阵麻,霎那间,抽噎声中又加上了一声低鸣。
“很好”他把那个眼泪一把鼻涕一把的我抱了起来,又抽了两张纸巾,放在我的鼻子下。
停不住抽噎的我一边抽泣着,一边“哼~~”把鼻子里的脏东西解决了。
看我站好了,他转身拿了把尺子,“哇~~”哭的更响了。
“刚刚哪只手挡的?”
心中一紧,两只手全部藏到了身后,并且开始不停的搓动。
“自觉点,哪只手”
在他的威慑下,我伸出了手
“哥哥哥哥,轻轻轻轻一点”说话开始抖了
“老规矩,二十下,我让你挡。”竹尺发出‘啪啪’的声响,白白的小手上出现了一道道的檩子。又是‘啪’的一声,伴随‘哇’的一声,我把手缩了回去
“拿出来”
“不要”
“一~~,二~~”
一听数数了,我赶紧把手拿了出来“啪啪”的声音又响了起来。“这只手喜欢躲是伐,加两下。”实在是受不了了,我准备再一次把手藏起来,很可惜,这次手被捏住了。

[本帖已被作者于2009年1月8日10时46分52秒编辑过]

第一次写文哈,希望大家会喜欢.有可能有点傻,希望不要介意.如果大家喜欢,我把剩下的三分之二发下来.

哎,好象真的没什么人气额,我都不想继续往下发了

手心开始冒烟了,太疼了。“哥……哥…饶…了我,饶…了吧”
仍然没有反映
时间真的很漫长啊,一下又一下,象打在我的骨头上,终于二十二下打完了。
“哥哥,我…我…我错啦,真…真的…不…不…知道…错…错哪,哥…哥…提…提醒…一…一下…”连话都说不全了。
那只爪子放开了我的手,摁住了我的胳膊。“好”一边说,另一只手开始工作了“啪~啪~啪~”节奏慢了些。“我问你,冰箱里的三桶冰激凌呢?哪去了?”
“呜呜,我吃了”
“一天吃了三桶,怎么,不要命啦。不知道你有支气管炎啊,复发了怎么办?还有你的胃很好吗,这种天吃这么多的冰激凌,前两天胃抽经的味道忘记啦。啊”
屁股已经完全不是自己的了,完全不是。
“哇~哇,我错了,不打啦,我不吃那么多冰激凌,再也不吃啦”
“自己说第几次了,嗯,一整天的冰激凌,巧克力,零食,主食一点都不吃,放在厨房里的饭菜动也没动过,第几次了?”他的声音提高了八度
疼痛不停地从屁股上袭来,脑子里一片空白。
“哇,哥哥,不打啦,痛啊,我知道错啦”
“说第几次了”
怎么可能数得清楚,就连这个月是第几次了我也算不清楚了。再加上屁屁上传来的痛。估计现在连一加一等于几也算不清楚了吧。
“第三次”我开始瞎掰
“只有第三次?”
“第五次”
“真的只有第五次”
“第十次”
“十次”
“哇~哇~,我也不知道第几次了,哥哥说几次就几次吧”
“自己也不知道第几次了”他冷冷的说到。手上的戒尺又加重了力道。“啊”我似乎要跳了起来。“成天像个孩子一样,到处惹火,不是弄坏了这里就是搞毛了那里。又不知道按时作息,我不回来就不睡觉不吃饭。挑食,这个不吃那个不吃,大概只有零食是不挑的。你要再过多久才让我不操心啊?说,知道错了没有?”
“知道了知道了”一听见问这个,我便像抓住了救命稻草。
“错哪了”
“不应该一下子吃那么多的冰激凌,不应该不吃饭”
“还有呐”
“还…还…还有什么丫”
“想不能起来了?”手上的戒尺又加快了速度。
“啪啪啪啪”
“想得起来,想得起来”可是真的想不起来了。怎么办啊,菩萨啊,如来啊,你救救我吧。
“乌龟”他冷冷地吐出了两个字。
“奥奥,我不应该在龟龟背上乱划,我错了,我错了。”
尺子终于停下来了。
“现在给我去小房间里面壁”
拖着我老人家的身子骨,朝黑漆漆的小房间里走去。
紧挨这那间紫色房间是我的小房间,和隔壁那间房间截然不同的风格。门前就是一张胖胖的WINNIE小熊的贴图画,打开门整间房间是白色调的。中间是一张二尺左右的小床,床中央很大的一个米奇的全身像,被子枕头也是米奇的,床上有很多比巴掌稍大些的玩偶娃娃,丛林小野人,龟龟娃娃,米色的泰迪熊,史迪奇。床的周围也堆满了娃娃,首当其冲的是左边那个站在那里的TEENIE WEENIE小熊,右边是坐在椅子上的玛丽兄弟。床头柜上也布满了一个个手掌大小的绒毛玩偶,哈姆太郎,NICI,加菲,也有塑料的多拉A梦,SNOOPY没有次序的摆放在那里。地上就更没法用正常来形容了,康康球,荧光棒,占卜签,奶瓶挂件….可以开展销会了。最夸张的是那么衣橱,满满的一橱的巧克力,糖,零食。但是千万别把他当做儿童房,因为……
走进房间,打开灯,我又一次开始面壁。
“谁让你开灯的?”
“啪”的一声,灯被关了。他走了进来“不记得反省时不能开灯,还是想再挨打?”
“不想”
“手在干什么”
“没干什么”
“敢摸”
“不敢”
“啪啪啪”又是几尺子下去了
“哥哥不要,不敢了,再也不能敢了”
“乖乖给我站在这反省,再敢动一下试试”

“砰”的一声,他走了出去,关上了门。
我汗毛“兹”的一下全竖了起来。不要,这里好黑,不要,不要把我一个人放在房间里。好黑,这里会不会有鬼,会不会…………….
“哇”的一下我禁不住又开始哭起来。
屁屁上滚滚烫的,但是大腿上凉飕飕的。
“的咯”一声‘房间里真的有鬼,不要来碰我,不要。’
“呜呜呜”我发出低低的抽泣声,身子不断的往墙边挪。‘不回头,不要回头,不回头不出声,鬼就看不见我,没关系,没关系’煎熬着
时间像过了一个世纪,突然门开了,我像看到了救星一般,扭过头去,哥哥进来了“想好了吗?”沉沉的声音从门口传了进来。灯亮了。
“想好了”
“还会再犯吗?”
“不会”
“记住,如果有比这次还重。好了自己睡觉”
“不要哥哥,我不要睡这里,我不睡。”
裤子还没来得及拉呢,看到哥哥走了,我急急忙忙地追了上去,“哥哥别走,我不睡这,我要跟你睡。”

[本帖已被作者于2009年1月14日22时26分56秒编辑过]

发拉,不想自己的处作变成未完成

其实都写完拉,只不过要把手稿变成电子搞很麻烦(觉得用电脑写文没灵感额)

上面的房间装饰,娃娃,都是我心中的PERFECT,呵呵

“你不乖,所以今天必须一个人睡这里,听懂了没有”
“不要,哇哇哇………,我怕….怕…怕….哥哥,求求你好不好,我会乖的”
“不行,现在把裤子来上去,回小房间。一二”
乖乖地往小房间走,爬上了小床,没有关门,门外的灯光映了一些进来,我心里稍微安定了一些,身上好热哦,人也好累,沉沉地……

迷茫间,好像有人在拉我的手,慢慢的清晰了。是哥哥,手上好像有东西。
是针,我一下子清醒了过来。
“不要,我不要打针,不打针”
“乖乖,发寒热了,打一针就没事了”他哄似的说
“不”我一边叫,一边扭着我的手臂。“啪”的一声,针头断了。同时我被从被子里拎了出来。“啪啪啪”昨天那个伤痕累累的PP上又被盖了几巴掌“打不打针?”他沉闷的说道。“不”“啪啪啪啪”又是几下。“我打我打”屈服的我只能把我那只手臂交给他。
“这下麻烦了,针头断里面了。你看看你,惹多打的麻烦。”他走出了房间,拿了药箱走回来“头转过去,不要看啊,会疼的啊,闭上眼睛。”
我乖乖地转过头,“哇哇……”针在刺,好疼,“哥哥,疼,疼啊。”
“知道疼的,乖,在忍忍,就出来了啊”
一根针在那里戳着,一下又一下,眼泪水不禁地往下掉。
“好了好了”,他宣布我行刑结束了,“刚刚不动不是什么事都没有了么。”有点疼惜的说“这个胳膊伤了,只能换一只了。”
“不要”
“是要现在就打还是打完屁股再打针?”口气缓和了,不过还是有种威严的霸气。
“现在就打”不乐意的,我伸出了自己的手,不对,是半个。
他用力一拉,把整个手臂都拉出来了,我可怜兮兮的小胳膊啊,暴露在空气中。接着一团黄哈哈的棉花球在手臂上抹了一抹,一根又尖又细的针就钻进去了。我的手一抖,他像预料到的一样,摁住了我的手,一会,针打完了。
他把我抱了起来,抱出了这个房间,到了那个属于两个人的大房间。他把我放进了被子里,盖上了被子,好热啊,人,还是沉沉地…….
一会的功夫,我又被推醒了,“喝粥,喝完了再睡。”
“不要”
“来,乖”他舀了一勺“乖乖啊”
吃了两勺“我不想吃了”
“再吃一调羹,就一调羹,好不好?”很给面子的,我又吃了一调羹。他也没有再多给,放掉手上的勺子,帮我掖了掖被子,“好了,宝宝,惩罚结束了。听话,乖乖睡一觉,起来就好了。”其实我已经一点力气都没有没了,沉沉地睡着了。
迷迷糊糊地,醒来了,下午四点了吧。好像有点精神了。坐了起来,疼,还是疼啊。
听见有动静,哥哥进来了。
“醒啦”,一边说一边把我放在他腿上。
“眦”我抽了一口凉气。“还疼啊,哥哥柔柔。”
那只大巴掌在我那只“饱经风霜”的PP上轻轻地揉了起来。
我拿起了他的另一只大手,“整整大了我一圈,”打了他一下“臭爪子,讨厌的爪子。”“怎么了,宝宝的PP被哥哥柔地痒了?”他奸奸地邪笑。
“没有没有”我哭丧着脸。
他象征性地拍了拍,“以后啊,你不乖,我还打”“哼”他捏了捏我的鼻子“小东西,养好了伤要不要去翻斗乐转转?”
“要”我兴奋地就没跳起来了。
“好,那现在先乖乖去吃晚饭”

真的很没人气啊。伤心中…

唉,我要多加修行

红叶

弱弱的讲一句,老公叫哥哥不行么

8过看上去真的蛮像哥哥对妹妹的额

算啦,根据自己的意向自由发挥

人家是**文么,表要求太搞

哈哈 哈哈哈 哈哈哈哈

哈??是谁啊,我怎么不知道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