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转帖]无名小说(原来有名,被我给忘掉了) || 4719字

第一篇 第一章

第一章
背景:六二年代初
马锐杰是江城军分区宣传部的勤务兵。他当兵快三年了,再过半年,就该退伍复员了。按规定,他只能返回原籍。可他不想回去,他想留下来。他老家是穷乡僻壤之地,回去只有受苦受累的份。他不想受那份罪。他在城里当兵这几年,有了一套人生哲学。他认为,人活一世,既不要上天堂,上了天堂,摔下来会很惨。也不必下地狱,地犾的日子令人太受煎熬。因此,他虽过得平淡,但却感到很充实。江城这地方,他呆了三年,对他来说,再适合不过了。虽说这地方不大,人口不足百万是个小城,可位置适中不算偏僻,离省城也就两百来公里,生活水准、居住环境比起他自己的家乡不知要好过多少。
可留下来,谈何容易。马锐杰初中一毕业就当了兵,没啥文化,当的是勤务兵也没啥过硬的专业特长,在江城无亲无故的,没人需要他照顾。他找不到留下来的理由,只好去请易科长给他出出主意。
易科长是马锐杰的顶多上司,又与他同乡。他对马锐杰非常有好感。马锐杰虽说没啥文化,但他个头高大,身材魁梧,性格耿直,每次部队进行比赛,他总能拿上几个冠军。虽说他只是个小小的勤杂人员,但他对各种人等都能表现出他固有的热心肠,因而很有人缘。他们两人的关系非常要好。在单位是上下级关系,到了私底下就是哥们弟兄了。
易科长听了马锐杰的想法,表示支持。只是一时半会儿,他也没想到让马锐杰留下的理由,不过对他留下来,易科长信心还是很足的。他说:“不急,办法总会有的。”
有一天,一位英模要去某中学作报告,除了宣传部领导陪同外,也安排马锐杰一同前往。
英模作报告时,马锐杰也坐在了主席台上。但他并不因此感到荣耀。他坐在那里,如坐针毡。他是个烟瘾很大的人。烟瘾来了。很难受。可他既不敢抽烟也不敢离开,坐在那里难受极了。好不容易等到英模作完了报告,当部队领导、英模与学校领导去办公室茶叙时,他就趁着上厕所的功夫去过烟瘾了。抽完了一支,瘾还没过完,又掏了一支点上,这才悠闲地从厕所钻出来。
马锐杰刚转了个弯,一位女生就跑来找他签名。马锐杰以为她误会了,忙解释:“我不是英雄,我是陪他来的。”
这女生说:“你是解放军叔叔呀,我最崇拜解放军了。”
其实这女生小不了他多少,却叫他“叔叔”。他觉得有趣,也就不客气的在她的本子上签上了名,还留了几句言,无非是鼓励学习的话。他那字写得鬼画桃符的,留的那言也不太通顺,可当他把本子还给那女生时,她却如获似宝地揣在了怀里。
马锐杰见这女生有几分姿色,身材也还不错,便没话找话与她聊了几句。很快就知道了她的一些情况。她叫何凤君,十六岁,高一学生,学习不错,是班上的学习委员。

这样的事马锐杰未曾遇过,回到部队,就当笑料给易科长讲了。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那易科长是宣传科长,不仅笔头不错,脑子也活,听了马锐杰讲的事,他计上心来,说:“有办法啦。”
“什么?”
“你不是想留下吗?”
“是啊。咋啦?”
“那就赶紧在当地找个对象吧。”
马锐杰说:“我倒想啊,可哪去找呢?”
易科长笑笑:“这不是现成的吗?”
马锐杰也不笨,对科长的话反应很快。他说:“啥?你叫我与那个小姑娘搞对象?这不是害人么?”
易科长说:“你这说的什么话。谈情说爱,男婚女嫁,再正常不过了,怎么叫害人呢?不过,你也别急,我去调查调查,问问那女生的情况再说。”
马锐杰说:“我急什么啊我,我压根儿就没想那事!”

易科长自然不会亲自去调查的。一个大老爷们,又不是搞妇联工作的,婚恋家庭、婆婆妈妈的这类事,跑到人家学校去问这问那的,岂不让人笑话?这些事让老婆去办就行了。

第二章
说起易科长的老婆,在这里就要多说几句了。
易科长的老婆叫张研,比易科长小两岁,二十四、五岁光景。结婚那年张研托了熟人调进了江城,在江城文工团做演员。虽说演技不怎么样,也算是个大美人了。两口子走在大街上,易科长那张黑脸和张研漂亮的面容是怎么也不相称的,尤如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糞上,感到委屈的不是张研,倒是易科长。
易科长与张研是高中时的同班同学。易科长读书晚,在班上年龄最大。不知什么时候,他们就开始处对象了。说来让人不可思议。是张研主动的,而易科长被动。易科长对于男女之爱男方处于被动很不适应,但因张研长得实在太漂亮了,他经不起诱惑,在张研表达意思的时候他没有反对的勇气。于是两人一直不愠不火的相处着。高中毕业后,易科长上了军校而张研也进了县文工团做了一名演员。
张研的父母本来就不太乐意女儿和易科长交朋友,总觉得他土那吧叽的让他们脸上无光,听说他去当兵了,他们就更不喜欢了,于是鼓动女儿和他断。
易科长也没打算与张研处下去。两人之间有太多的距离。就拿家庭来说,张研的爸爸是副县长,算是县里的大官,而易科长的家是农村的,父母是典型的农民。易科长的大男人主义根深蒂固,一向不愿低女人一头。张研的漂亮固然讨他喜欢,可两家地位的落差,让他非常不自在。张研本人又是演员,也算是县里的明星。在众人眼里,她是白天鹅,而他的外貌是那么的土气,放在人群堆里绝对黯然无光。与张研在一起,他自觉不自觉的就有种低她一等的自卑心理。每当这感觉涌上心头之时,他与她在一起的所有快感在瞬间就会荡然无存,令他自己无法硬气,没有雄风。
张研却很固执。她对易科长的情感不断升化着。高中那会,是从喜欢到爱,当易科长上了军校当了兵,她的爱便成了崇拜。在他身上,她感到有股神奇的力量牵扯着她,让她无法摆脱,无法抹去。她父母亲朋给她说过不少对象,她统统不理,根本听不进父母长辈的劝告。她明知易科长对她冷漠与拒绝,她也不顾。几年后,易科长从军校毕业分到了部队,一转干,可以带家属了,她就毅然从家乡跑到部队,坚持与他结婚成了家。
分区大院的人对易科长极为羡慕,县领导的千金主动从大老远的地方跑来嫁他,真不知他是从哪修来这么好的福气。
可易科长却感到别扭,他怎么也想不通,象张研这样优秀的女子为何要如此死心蹋地的跟着自己。他不是什么优秀男人,对女人更说不上怜花惜玉,在他身上,随时随地都体现出大男人的粗野和粗俗,可她居然抱着他不放,这实在让他百思不得其解。他心里十分不快,而这种不快又着实说不出口,憋在心里难受极了。
由于张研嫁给易科长已成事实,她家里人只好承认了这门婚事,对易科长的态度也有了很大改观。每次上部队来看张研时,对他十分客气,不再有那种瞧不起的意思。
可易科长的心情并没有因此舒坦起来。在他看来,他们的客气、热情只是一种伪装,与他聊天、热情友好,只是为了照顾他的情绪而已。他甚至认为张研对他的巴心巴肝也是一种假象,说不定结婚后,她就会端起千金大小姐的身架来支使他干这干那的。要真出现这种状况,他是绝对不允许的,他时刻防范着。可事实上,这样的情况根本就没有出现。相反,张研结婚后对易科长更加百依百顺了,处处都在适应他的感觉。以前张研不太喜欢穿皮鞋,可易科长说了女人不穿皮鞋就没什么味道,她就就成天穿上皮鞋了;张研很会打扮,常把自己打扮得很青春,易科长不喜欢,说她那身打扮跟小丫头片子似的,把他衬托得老气横秋的,于是她立即改了装束,把自己打扮得象成熟少妇似的很有风味。这样一来,易科长又说她打扮得跟资产阶级小姐似的,她便脱了西裤,穿上那又肥又大的军裤……
张研的这种低声下气、千依百顺,易科长觉得很不自然,她觉得她八成是故意装出来的。他心里恨恨地说:“贱货,你他妈的就会演戏,老子真他妈的想抽你。”
有一次从县里来了张研的一位女友,在部队玩过几天后,见她老是穿着肥军裤,便说:“这么热的天你干嘛不穿裙子呢?你穿裙子多好看啊。”张研笑着说:“以前穿裙子是为了勾引他,现在结婚了,目的达到了,不用再穿那些露胳膊露腿的裙子了。”接着,两女便是一阵哈哈大笑。易科长在另一间屋听到她们的大笑声,心里恨得痒关的,直骂着“荡妇”,真想冲上去抽这两女几个嘴巴子。

第三章
张研很聪明,知道丈夫不开心,也知道他不高兴是因为他的自卑心理。为了证明自己并没有小看他,她对公公婆婆也是照顾得非常周到的。时常给他们寄钱,还接他们来住,给他们做好吃的。可这些,在易科长眼里,她象是她的演员职业一样在演戏。最让他受不了的是,张研居然跪在地上给他老娘洗脚,让他老娘感动得一把鼻子一把泪的,她却笑着说:“这是做媳妇应该做的,媳妇以后要常给妈洗脚。”
易科长听了,觉得她这戏演到了他父母身上,气得他咬牙切啮,当着父母的面又从发作,便摔门走了。
易科长漫无目的在大街上走着,天正下着雨,他没打伞,雨落在他身上,打湿了头,打湿了脸,打湿了衣服,可他并不理会,此时,他心里只有一股劲的烦,他烦她的一切。
记得年初过春节时,带着张研回家,本来是件很高兴的事。可是,一走进张研的熟人堆里,别人介绍他时,就说:这是谁谁的女婿,谁谁的丈夫。这样的介绍大大伤了易科长大男人的自尊心,好象他只能是她或她家的配角。就连别人恭维他,说他娶了个漂亮媳妇,他也觉得十分刺耳,认为那些人心里不怀好意,好象他娶她,是为了沾上她家的光,日后好升官发财飞黄腾达。他甚至烦别人夸她的漂亮、聪明、能干,好象她是一束鲜花,自己是一堆牛粪。
易科长在街上转了几圈后,仍回到了家里。
张研一见他回来,忙得不亦乐乎的。一会儿给他拿来毛巾替他擦干头上、脸上、身上的水,一会儿给他沏好一杯茶水,放他面前。最后,她坐下来,说:“我们聊聊吧。”
不知道易科长听了这话会不会也觉得这是上级对下级的关切之语,总之他没有反对。心想:“聊聊也好,老子今天就得把话给你说清楚,要让你死贱人明白,你只是老子的老婆!他妈的。”
张研问他:“这些天你心里很烦,会不会是因为上次……你那里一直软着不开心?”
易科长没想到从张研的嘴里居然说出那样的事,女人真是天生的荡妇。于是他吼骂道:“你他妈的脑子里就只有那些烂七八糟的事,你把老子当成什么人了?老子哪会注意那些。”
张研被易科长骂了,有些不好意思,娇嗲地说:“人家乱猜的嘛。”接着她就唠叨起来,说她是多么爱他,要没了他,她就没法活了,最后还说:“只要你高兴,不管在我身上做什么都行,只求你别离开我。”
易科长对张研这些“无私无畏”的话并不领情,他不喜欢听。他觉得他需要的是一个真实的老婆而不是戏中人。她的语言、表情、眼神,在他看来,统统都是在演戏,都是为了粉饰她自己心灵的高尚而故意装出来的。于是他火了,二话没说,站起来,一把抓住她的头发,把她头按到了地上,还在她屁股上重重打了几巴掌。
张研喘着气一动不动,趴在那里,任随他打。
易科长也没多打,打了几下便没再打了,一屁股又坐回到长藤椅上也喘了喘气。他自个也糊涂了,他怎么会做这样的事情?他从来没对女人动过粗,有时他也想揍她,但他没有。毕竟自己是个军人,是个男人!怎么能对女人动粗呢?他心中升起了一股歉意,不过一瞬即逝,随即又换上了他特有的冷冰冰的脸,毫不怜惜的看着趴在地上的张研。他点起了一只烟,抽了两口。正想对张研说点什么,这时,张研动了动身,跪爬到他脚前,抱住了他的腿,抬起了头。
易科长看到张研的泪儿,这一刻,他完全没了歉意,有的只是一种成就感。
张研说:“求求你,请你随便……弄我,只要……不离开我。”
易科长满以为张研挨了打会象小泼妇般的与他大吵大闹。真是那样也好,干脆离婚也就解脱了。但没想到她会这样低声下气地乞求他。他一下子觉得自己突然变得高大起来,深深吸了一口烟,然后把烟雾吐在了张研抬起的脸上,他觉得自己的这一举动十分惬意,似乎把过去的所有怨气同这烟雾一并放泄了出来。
张研没有丝毫的不满,只是因烟呛咳了几声。
易科长很兴奋。他突然觉得,这才是他们应有的关系:他是主人,她是奴仆。看到她泪流满面的样子,他觉得这样的她才算是美,是那种不带任何虚伪的美。这美得没有任何杂质。
他对她说:“笑笑。”声音不高却透着威严。
张研无力抗阻,撇了撇了嘴笑了,笑得十分勉强。
易科长很开心。开心得伸出了巴掌,迅速在她脸上刷了一嘴巴:“这是老子早就想送给你的东西。”
张研吃惊的看着他,不知所措。
易科长骂道:“谁叫你给老子笑得这么难看。”
张研听了,居然笑了,这会儿不仅笑得自然,而且笑得很开心。过了一会儿,她请求道:“我想重新化化妆,可以吗?”
易科长点点头,同意了。

第四章
从这一刻起,他们新生活的场景就开始了。
他们躺在被窝里,易科长抽着烟,张研搂着他的胳膊说:“老易,只要以后你别不理我,随便弄我都行。”
易科长笑了笑。他终于感受到了婚姻的美好。他特别喜欢她说的“随便弄我”时的那表情,于是,他说:“是吗?随便我都行?”
“是的。”
“那叫我爹。”
张研迟疑了一秒钟,叫道:“爹。”
“叫我亲爹。”
“亲爹。”
“哈哈,有意思。那好,以后不准叫我名字,就叫我爹。”
“是,爹爹。”随即,张研很乖巧地说:“爹爹,女儿给你跳个舞,好吗?”
易科长点点头,说:“好。”
张研从小就跳民族舞,是文工团舞蹈队的领舞。一个能歌善舞的漂亮女子,是很引人注目的。上高二时,社会上的小痞子还找过易科长麻烦,最后是她公安上的叔叔把小痞子们收拾了一顿才算完事。
张研拿出她的舞蹈裙,在穿时她高兴的哼着歌。
易科长坐在那里看着,
张研穿好后,在床前舞了起来,一边哼着舞蹈的曲子,一边给他介绍舞蹈的内容,跳的好的的地方还给他重复,让他看仔细。
易科长这会儿觉得他老婆可真美,是真正的美女!
舞到一个大劈腿的时,易科长说:“停!”
张研坐在地上,劈着腿,胳膊在空中成舞蹈的样子,看着他。
易科长下了床,走过去,用脚…

接下来虽说没有找到结尾,但是还有很多章节 。有到是有,但是这里再发就不合适了。有不宜情节,想要得私下联系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