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F/M]【古言】主子【温婉腹黑主X乖巧呆萌被】【6.12更至23楼】 || 4204字

乐隽被主子买回去时值隆冬,天冷得很。人牙子把他们一个个的赶到看台上,骂骂咧咧地搓手跺脚,时不时把对老天爷发不得的怒气靠鞭子转到他们身上去。当然,那些上等的货色都是被好好地裹在棉衣里等着上等人来买的,像他这样的,也就只能包着单衣挨鞭子了。

主子就是这时候来的。

彼时乐隽正缩着身子跪在雪地里,冷不防视线里便出了双紧脚厚底鞋,他忙按前辈的叮嘱展了展身子,以便快快被人挑走,免得像前辈说的那样被撂到最后不得善终。只是,他哪知他其实是被那些前辈骗了,早早来的人多半不是什么好主子。

好在,上天总偏爱笨孩子。

乐隽还没成功在这寒风中绷直身子呢,就听见那人牙子里的头儿谄媚着声音跑过来:“安小姐,哟,安小姐啊,您可来了,让小的等的好生焦心啊~来来,这边儿这边儿~”顺脚将他踢到一边,“这些下等玩儿哪儿配让您看的啊!您这边儿瞧这边儿看,小的这回啊可专门给您挑了好几个屁股翘的~”

乐隽听着这话,正想着这事儿要吹呢,却没成想那小姐竟开了口:“就要他吧,我瞅着这孩子呆傻呆傻的,实诚得很。”又说:“卖剩下的孩子也老规矩,送我那儿就是了。”那人牙子忙连称她真是菩萨心肠。

乐隽愣了下,盯着那小姐料子价格不菲的衣裳,没回神自己竟会被这样的小姐挑着。好不容易回过神儿来,又想怪不得听人说近日这些人牙子挑人的门槛低得吓人,竟是因为有人专收这卖不掉的。

卖不掉的货能有什么用?

菩萨心肠菩萨心肠……竟真有这么好的人,还给他碰上了。

让乐隽更没想到的是,这位小姐竟只挑中两人,加上他两人。另一人叫想容,是个“上等货”,是那位小姐——主子从个倌馆的老鸨哪儿抢来的。

乐隽是在回去的路上才看见主子的脸的,却没成想这一看便移不开眼了。很多年后,他仍疑心当日见到的是不是根本就是个仙女。

他从没见过长得那么漂亮的姑娘。

而主子见他直勾勾地盯他,也不恼,只笑道:“果真是个呆孩子。”他一怔,忙低下头去,就听到一旁的想容腻着嗓子夸主子长得好,然后被嗔了句“油嘴滑舌”,与嗔怪一起的还有低低的轻笑。

可他却是口笨嘴拙,什么都说不出。

乐隽趴到凳上时,很紧张,却很乖。他刚知道自己的用处是什么。

主子买他回来,给他没见过的好衣服好吃食,他就该报恩,就得听话。

小腹下垫着两个枕头,腰腿都给绑得结实了,主子仿佛是吃惊于他的镇定,张口问他:“不怕?”

他羞怯地微微扭了扭被暴露在空气中高高翘起的部位,低低地把心中“该报恩该听话”想法说了出来,被笑“卖乖”。

他觉得这不是什么好词,他没有卖乖,他只是说了实话。

他看着主子虽是笑着的,却在他讲了实话之后便默默地将薄木板换厚,很有几分惩戒的意思,难受便从心底缓缓渗出,渐渐抑制不住。他有些喘。

“实诚点儿,买你回来就是见你实诚。”耳边的是温言软语,与臀上的境遇却是**两重天。

主子一板下去,略带酥麻的痛感便袭来,比乐隽想得要疼得多。没想到主子生了副柔柔弱弱的样子,手下力气却不小。好在,疼虽疼,却远没有碰触他的底限,从记事起他的日子就在挨打中度过,他觉得自己什么疼都忍得起。

第二下比第一下重,凌厉地顺着第一下排了下去,乐隽猜,那一定很整齐,又想着,主子第一下果然留了情,主子是个好人。

只是,这话被主子听了,多半又要斥他卖乖了吧。

所以他就不说了。

木板还在噼啪作响,一下比一下要重,坚硬的板子挟着力道狠狠落在毫无遮掩的肌肤之上,柔软的臀肉随着板子激烈地跳跃着,说不疼才是假的。

疼得钻心。

他连抽几口气,习惯性地将哽咽咽到喉咙里。过去打他的人——他的父亲从不许他挨打时出声,十七年了,习惯早已养成。

不一会儿,左边臀瓣已经刺痛到难以忍受,他下意识地小范围活动着臀部,徒劳地幻想着这样可以减轻痛感,又祈求着那折腾人的板子能早日落到右边去,然而,事与愿违,它非但没有转去右边,反而更加稳固地落在了同一个地方……

是的,主子已经在同一处连拍十下了,明明仿佛已经麻到没有知觉,却偏偏还矛盾地随着板子给予他钻心蚀骨的疼。

求您……饶了我……

换个地方吧……求您……

求饶的话在心里盘桓了无数圈却永远无法说出口,十七年的习惯根深蒂固,放在过去,挨打时发出的任何声响都可以成为接下来的数日无法动弹的理由。

在他疼到眼前发昏时,板子终于停了下来,他看到拿着它的人走到他的脸旁,透过汗水,他仍能看清上面大面积的斑点血渍。

“为什么不出声?”主子问。

“没、没法出。”他哑着嗓子,又很诧异为什么自己明明没有叫喊,嗓子却莫名哑得厉害。

“强忍着不出声不会取悦我的,如果你觉得这样就会让自己成为特别的话……你失败了。”

“……我没有。”乐隽没想到自己竟会被这样猜疑,只觉得心里空落落了一块,“我是真的叫不出……”

主子好久没做声。

左边臀瓣在这停顿之间已经缓缓恢复了知觉,竟比慢慢开始挨打时还要激烈地叫嚣着疼痛。他微微蹙着眉,不知道自己此时蹙眉抿唇面色苍白又满面委屈的样子会让人忍不住心软。

“行了。”半天,主子才开口,顺便不知从袖中掏出了什么东西,弯腰顶在他的后穴穴口,狠狠一塞。他抿了抿嘴,只觉得后面难受得很,虽然乖巧地尽量放松身子,却无奈绳子绑得太紧加上感觉上的不适,那东西拖了好久也无法完全进入。

乐隽有些慌张,正不知如何是好呢,却不料身后人猛地一发力,后庭冷不防一阵剧痛,那东西终于进去了。他忍不住晃着身子,咬了几次才把惊叫咬回口中。

主子对他的表现仿佛有些失望,轻叹“还是没出声啊”,便吩咐下人把他解下来替他敷药,然后跪在一旁。

下人离开的同时,想容也推门而入,涎着脸向主子问好,然后脱衣,乖巧地伏到春凳上。


今晚瞬间的灵感,瞬间就萌上了,于是忍不住开了个新文。

写着写着发现者半白不白的文风让自己都恶心了……

什么?你说旧文一个月没更了?

……

…………

………………

风太大,我听不清……

您好,您哪位?

本帖已被Yukawa于2013年8月21日22时13分24秒编辑过

主子审视了眼凳上少年明显比乐隽漂亮许多的身子,却也不见有什么特殊对待的意思。让乐隽感到些许安慰的是,主子手执的还是打他的那个板子,并没有换薄。

乐隽注意到想容忍不住悄悄瞄了瞄后面,仿佛心里仍免不得紧张。他不知道,想容现在的确是紧张……很紧张的,连带着他被高高呈上去的部位也显得似乎格外敏感。他缩了缩白皙的臀,又咽了口唾沫,身子紧紧绷着。

“放松。”乐隽见主子用板子轻轻拍了拍想容的臀。

想容表现得很挣扎,缓缓地让自己松了下来。以乐隽的大脑就更想不到,实际上这番举动也是想容讨好主子的方式罢了,就好像向穷人借到钱会让人格外感动一样,表现出挣扎显然可以让他获得“很乖很懂事”的印象分。

然而,主子却看不出有什么很赞赏他的意思。她俯下身子,用手中的木板子轻轻拍了拍他待受苦的地方,就算是给了他一个准备,然后抬起手来,板子挟着呼啸的风声落下。

主子的手劲绝不是雷声大雨点小,再加上想容的皮肤实在是白得很,这一板落下,红痕瞬间便浮了上来,然后肿起,而想容显然也是没挨过打的,当下便忍不住直着嗓子便叫了出来,受伤的部位忍不住扭了数下才委委屈屈地消停下来。

主子却显得对这个结果很是满意,她动手整理了下垫在想容小腹下的枕头,又微微皱了皱眉,然后转身将梳妆盒取了来垫到枕头下,这让想容还带着伤的小屁股被迫翘得更高,祭品般献上去,半点反抗的余地也无。

想容显得更加紧张了,臀上格外刺目的红痕随着白皙的背景微微颤动着,口中却赞:“主子打得好,好大的力气,疼得紧呢。”

主子摇了摇头,对少年谄媚的赞词不置可否,乐隽却怯生生地看着那吓人的伤痕,踌躇着低低开口:“主……主子,我瞅着想容哥哥很不禁打的……您……”,他想说“您轻着点儿”,却又在开口前的一瞬犹豫着咽了回去。主子会不会嫌弃他多话?

主子却并没有嫌弃他的意思,只轻笑着道:“怎么,这么快就学会疼人了?”说着,又忍不住笑出声来,“也不瞧瞧你自己后面。”

乐隽没敢回头,也就当然是看不到的。

因为主子对他丝毫没有留情的关系,他身后起码肿了两指,红肿中泛着青色,血棱子遍布。最最醒目的便是落在他左臀瓣中央的一条板印,明显比周围还要高 些,正细细地泛着血珠,那是方才主子连续二十余下落在同一个地方的结果。偏偏他在挨打时还用特有的倔强引来了主子的恶趣味,受苦的只有左边的臀瓣,这直接 导致左边狰狞的伤痕与右边完好无损的肌肤形成了极鲜明的对比,更显出左边的怕人来。

与这个比起来,想容屁股上的那一下也叫伤么?

在乐隽考虑着自己回头看自己被打成了个什么样子会不会让主子生气时,那边的板笞却已经再次开始了。想容和乐隽是完全不同的类型,与乐隽后天造成的隐忍不同,想容对疼痛的承受力显然更低,相对应的,反应也更激烈……也太激烈了吧!

乐隽注意到,主子像是有些无奈。之前主子落板很快,不一会儿的工夫,想容那里便红成了一片,而他的反应……也意外地大。

眼见着梳妆盒都快要被蹭到地上了,男孩的哭叫格外刺耳。

主子皱了皱眉,放下了板子。


短短一千来字居然耗了两个小时,求安慰求顺毛求抚摸求有实质内容的留言……在暗夜,寂寞体现在每次打开界面都只有“撒花”“加油”“更新啊”之类无意义的留言。在天空,寂寞体现在连这类留言都没有……

以下是引用 在水一方 在 2011-8-18 20:52:00 的发言片段:

楼主这儿还是比较热闹的,真的更了呀,惊喜,握握手,写文真是不容易。

捂脸……因为你让我818更,反正也有时间我就更了……

早就说过了,作者是个萝莉。作者(除了不更文拿学业当借口)之外从不说谎,所以作者真的刚刚从高中毕业。

所以没有实践过当然也不打算把SP带入生活。



所以本文清理伤口的过程全是扯淡!扯淡!扯淡!



千万不要当真啊……



 



顺便,XXX学校哪家强,中国山东找蓝翔。



http://video.sina.com.cn/v/b/76104698-2744926797.html



蓝翔碉堡了山东人好骄傲……



 



***



 



不知道你有没有过这样的感受。受了委屈,如果没有人管你,那你会一个人担起来,表现得很坚强。可是,如果这时候,有一个维护你,关心你,那你就很容易瞬间崩溃,怎么也撑不起那层坚强的皮。



乐隽这辈子都没想过,自己会有被人用这么温和的方式照顾的一天。



按挨打的顺序,是他先趴在主子的膝上,主子亲自给上药。



他有点抖,药香给他的感觉很陌生。



印象里,娘走了之后就没人照顾过他了,爹喜欢打他,打过了就扔在一边,自然不会给药。



清凉凉的膏脂附在肌肤上的感觉真的很陌生,虽然有点疼,但他一点都不在意。



不像打板子的时候,主子似乎不想弄疼他,动作很轻,轻得让他忍不住以为自己也是被心疼的。



这让他有点想哭。



被打的时候不想哭,被抛弃的时候不想哭,被卖的时候不想哭,偏偏在这个时候,他想哭,想像趴进主子的怀里抱着主子的腰哭。



小时候他就是这么跟他娘道委屈的。



当然,他也是知道的,主子不可能心疼他。谁会心疼他呢?主子不也只是让他挨打用于取乐么?



想起这个,他心里又是一阵阵地泛酸。



“怎么了?”主子忽然开口问他。



乐隽又有点愣。一旁的想容一直在和主子说话,可主子只是“嗯嗯”地应和着。他没想到主子会忽然问话。



“没……没有……”



“很疼?”



“不是……不疼……”啜喏着像是受到了惊吓。



主子没再说话,只是拿了条帕子,让他咬着。



他当主子又要打他,心里的酸涩就让他更难受了。可是他还是努力地趴得更正,想着打过了之后主子还能给他上药,心里这才好受些。



没想到主子又摸摸他的头,轻声:“忍着点疼,我给你揉揉。”



是要揉?不是要打?



乐隽在那一瞬间有说不出的雀跃,忙积极地点头。



头顶上似乎传来一声叹息:“会疼的啊……”很无奈的感觉。



真的疼。



被折磨了很久的臀瓣又被被迫按下,乐隽疼得忍不住想弓身子,又逼着自己忍住了,只是蹬了两下腿,呼吸不太匀了,可还是没有出声。



主子的动作比他想得要快。



想着主子已经给他上完药了,他还没把气儿喘匀,就急着想从主子怀里下来,生怕主子嫌他麻烦,却没料到主子胳膊一揽,没让他出去,反倒把他揽到了自己的怀里。



“不疼么……”仍是叹息一样的语气,她把他的头按到她的肩膀上,轻轻摸他的头发。



“不疼么?”她又问。



“……”乐隽沉默了一下,才答:“疼……”声音里已然带上了哭腔。



“主子……主子,我疼……”抱住主子的肩膀,乐隽几年来第一次哭泣,连眼泪把主子的衣服都浸湿了也不管了。

以下是引用 太阳女 在 2012-6-12 19:45:00 的发言片段:

			不喜欢女主男被的!

来啊~给姐打一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