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实经历]纯主与伪主,嘉琳与虫子 || 4404字

如果你看过"番外爱情",你就会知道嘉琳是谁。
如果你没看过,就由我来讲解给你听,听完以后记得去看"番外爱情",然后回帖,哈哈。

说真的,其实我现在笑不太出来,因为站着写文真的很悲哀。

我简单介绍一下嘉琳这个人。

"番外爱情"里的她,成熟,高挑,美丽,知性。。。

而现实中的她,是俺的同班同学,目前座位在我左边,年龄比我小了十个月,身高比我矮了十几公分,好吧,成绩是比我好了许多。

如果以我对于爱肤浅的认知来看,我确实是喜欢她的,尽管我是女的,她也是。管它是喜欢还是什么,只是想要和她在一起的感觉十分的强烈。

嗯,其实我有把生活中的人拉入sp圈的习惯,小佑就是其中一个例子。不得不说,我还没有碰过失败,看小佑老是以自己是纯被为荣就知道了。嘉琳喔,嘉琳。。。她说她也喜欢我,所以我们两个在一起了。这不是重点,哈哈。(语无伦次了)重点是,自从我悄悄悄悄的让她知道了sp,她也开始以自己是女主为荣,以我是她小被为荣。

无论我强调,我重申,我威胁多少次。。。她还是喜欢在上课的时候,邪笑着给我传来一张纸条,有时候是画着她sp我的样子,有时候是大大的写着"虫子=纯被"。同学,妳知道吗,我真的是主动,好吧,有点弱的主动,算了,双向吧。。。但是不是被动,更不是纯被妳懂吗!(狂吼)

好了,介绍完毕。

──────这是华丽的分隔线──────

首先,我必须在这故事开始的时候,简单的说明一下,今天所发生的一切,其实完全不在我的掌控之中。该怎么说呢,当初,说要sp我的,是她,决定日期的,是她,工具地点时间原因,她说她自己会想。

然后,是那样大大的,灿烂的笑容,那种甜的感觉很浓郁。

这叫我怎么能拒绝?

唉,算了算了,反正那家伙肯定是说好玩的。

咳咳,可惜就是不知道为什么,时间过得越久,日子越来越近,我逐渐的开始发现。。。她不是说好玩的。

今天,天气很热,热到让我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不过不重要,今天是结业式,过完今天俺就放暑假了,爽啊!

打扫教室,整理东西,校长废话。。。然后就放学了,那时候,早上十点。

然后,我,嘉琳,小佑,往嘉琳家迈去。

她家,空调不是很凉。我抱着抱枕,懒洋洋的躺在沙发上,爽。看着电视,吃着饭,更爽。一想到放暑假了,我就无敌的爽。

后来,有另一个男同学来了,不过他不重要,一点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我就和小佑一起,糜烂的躺在沙发上,然后不断的挑衅嘉琳同学。(当然小佑没有,她只是来看戏的。)咳咳,就不知道她发现了没有?咳咳咳咳,我这是刻意装出来的小被习性,不是天生的,众位看倌不要误会啊。

可是她依旧没有反应。我有些失落的抱着枕头,阖上眼睛:"我想睡觉。"

就这样,男同学看漫画,小佑看戏,嘉琳看电视,我睡觉。嗯,时间过的很快,嘉琳的妹妹回来了。这是意外!!天大的意外!!嘉琳很紧张,要是她妹跟她妈说,嘉琳今天带了一个男同学回来。。。喔呵呵,那就好玩了。(因为我不得不说,嘉琳真是令我骄傲的漂亮~)所以,我们四人小声的讨论之下,决定让男同学饰演小佑的男朋友,然后离去。

嗯,危机解除。

我松了口气,然后走到嘉琳的房间里,随意的坐在她床上。整间屋子里头,只剩下我和嘉琳,还有她的妹妹。

嘉琳忽然邪笑着走了进来,手上拿着她家盛产的竹枝。直到今天我还是不解,为什么他们家要在楼上养竹子呢?虽然ms我之前也从她家拿了几枝走。。。

"妳干麻?"我看着她,然后一脸错愕。是怎样?我几个小时前疯狂的挑衅妳都没感觉,现在人一走了就变这样?是月亮出来了吗?可是现在是下午五点耶。奇怪,今天不是月圆之日,妳也不是狼人呀。

"嘿嘿。"她继续邪笑,然后关上了门,反锁,拉窗帘。。。哇,她要强奸我吗?我好害怕唷,喔呵呵。

"快点快点,该干什么干什么。"她在一旁的椅子坐下,手里拿着竹枝,然后检起地板上的,今天放学刚买的,天杀的该死的热熔胶,又说:"这个好像也不错吼,呵呵。"

这样的情况,我当然知道我该干些什么。

可是我真的很不好意思,咳咳,其实我是个脸皮很薄的人。(不准反驳我!!)我又抱着枕头(她家枕头真的很多),在她床上侧躺着,嘻皮笑脸的说:"好了好了~"闻言,她淡淡的扫了我一眼,拿起时钟,轻声说:"五点五分之前,妳该做啥要给我做好,不然……"她举起右手的热熔胶。

我瞪大了眼睛,连忙说:"有话好好说嘛,何必动手动脚的呢?"然后干笑。

"快点。"她说。

我继续磨蹭,依然不肯趴好,不肯脱裤子。

她站了起来,然后我干笑着拍拍床铺的一角:"坐嘛!不用这么客气。"

(我说啊,这时候的嘉琳同学真的很恐怖,该死的恐怖。)

然后她走到床侧,我开始紧张:"欸欸欸,妳等一下啦,我脱我脱啦……"

"来不及了,不管妳脱或不脱,都用这个。"她斩钉截铁的说,然后晃了晃我眼前的热熔胶。

我知道我不能骂脏话,我知道我不能……但是!我操!!好,话是妳说的,老娘不脱。

"小佑~~铃铛~~救我~~~"我小声的喊着知道这件事情的人,然后,安分的趴在三颗软趴趴的枕头上,一脸哀怨。

热熔胶,该死的挥起来没有声音!没有咻,趴的一声就与我的屁股进行第一次的亲密接触。那一瞬间我真的被吓到了,脑子里满满的都是脏话。

"叫妳趴好不趴好嘛。"她说,声音很无辜。

"这个时候还在喊小佑有什么用?"啪的又一下,操,真的好痛。我当然知道喊那个废物没有用,我喊一喊比较爽嘛,呜呜。。。

"喔,我要用什么名目打妳呢?"她在床的四周不断踱步,弄得我心跳越来越快。老实说,那时候我已经不知道她在说些什么了,只是觉得很不可思议,非常不可思议。我现在在做什么?我眼前的人,真的还是记忆中的那个嘉琳吗?

"那要几下呢?妳说说吧。"她笑着说。我把头埋在床上,然后举起手,很不要脸的,比了个十。

"够吗?"她带着杀气,却面带笑容。

我变成二十。她没说话。

好吧,三十。她依旧无声。

四十?五十?六十,直到六十她才满意。我靠!小姐!妳看一下妳手上拿的是什么东西好不好!

"好吧,那我们开始了喔。"她依旧在笑,而我却是欲哭无泪。

"喔。"我很小声的说。

啪!我皱紧了眉。她没有经验,完全没有经验。打下去的位置有点偏上,只有疼痛的感觉在我身上表现的最到位。

"欸?妳不是要报数吗?"她突然问。噢,TMD死小佑,这件事情是妳提起的!肯定是!

就在那一瞬间,我帅气的伸出我的左手食指。

她先是沉默一阵,然后冷冷的说:"妳哑巴啊?"

"……一。"我很无奈的说,然后落寞的收回我三秒钟前还很帅气的食指。虽然我看不到她的脸,但她一定露出了很满意的笑容了!一定。

啪啪啪!(还是啪啪啪啪!?算了,几下不重要。)她连续打着,很痛,非常痛,痛到我让脏话不小心逸出我的嘴:"干干干干干……"很小声还很哽咽的那种,而我的左手,紧紧的揪着我的头发。

"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我又一次自以为帅气但事实上很愚蠢的报数,三岁小孩都知道我数错了。

"妳会不会数太多了?"她问,然后又开始废话(其实是我没听懂),后来我的六十又变成六十六了……FUCK!

那段时间,我的脑子真的是一片空白。我左手紧抓着我的头发,右手紧抓着床单,做被动的这一刻才能够真正理解什么叫做痛到无法思考,痛到脑子一片空白,你只会一直渴望着这剧烈的疼痛停止,偏偏它不就是不停,就是要折磨你!偶尔,当疼痛的感觉有些间歇时,你会听到那该死的声音,啪啪啪啪的单调却刺耳。

嘉琳同学!妳知道妳这种打法会打死人,噢不,是打死虫吗?操,重点是那个时候我根本没搞清楚状况。忍,ms是我那个时候唯一能做的事。后来,其实我不知道打到几下了,因为她问我多少我就回答,只是下意识的数数,我脑子根本没记得。

"我要让你休息一下吗?"她忽然停下手问。我没说话,她自己到一旁的椅子坐下。同学,是谁要休息啊?喔喔喔,没有没有,是妳大发慈悲让我休息,妳真的没有要休息,真的。

然后她说了一番话,我倒是确确实实的听进去了。(不过我不说,哇哈哈,就是不让你知道~~)心里很暖,突然觉得很踏实。正当我心情有些愉悦的时候,我眼前的嘉琳同学又站起了身子,喔,她休息好了,啊,我说错了,是她让我休息好了。

好,我知道,要继续了,该死的要继续了。她又继续拿那根热熔胶,抽着,热熔胶的末端全都落在我右半边的屁股上,特别的疼。

这回她到是说话了:"妳考得那成绩有多烂妳知道吗?"

"前阵子,妳为了小狗的事情脸很臭,我很担心妳知道吗?"

。。。。。。当下,这些话伴随着啪啪的声音,还有疼痛,传进我的耳朵里头,心里没来由的紧紧的。一直到现在,在写得时候,竟然有种想哭的感觉,眼眶没来由的泛红。

我印象最深刻的,是直到五十七下的时候(喔,我算数真好,难怪这次数学考试及格了,爽。)她照惯例的问我说几下了,我的脸完全被自己的头发盖住了,依旧小声的说:"五十七。"然后一脸很可怜很委屈的样子。

"妳以为我不会全部打完吗?"她邪笑着说。

"………"我无语。呜呜,我遇上的这是一个怎样的主动啊,没经验又这么嚣张还没良心~~~

啪、啪、啪……六十,我很清楚的知道那是六十。

"妳起来吧。"她伸手拨了拨我的刘海。见我没反应,她又推了推我的肩膀,好似以为我被打死了的样子,我有些想笑。

然后她蹦蹦跳跳的走了出去,拿了罐药走了进来。然后在我身旁坐下,轻声问:"知道我为什么打妳吗?"然后我把头撇向另外一边,一句话也没说。她轻轻的把药往前一推,也没说话,就走了出去。

那一瞬间,我很无力。

我只是想要撒娇而已,或许是用错了方法。我只是希望妳能够哄哄我而已,或许是用错了方法。其实我知道为什么的,真的知道为什么。只是人家不好意思说出口。。。我知道,因为妳担心我,妳心疼我,妳爱我,就如同我爱妳一样。呼,我说出来了。并不是像妳想象的那样,挨了一顿打以后我什么都不知道。我知道的,在这之前我就知道的,只是现在更加的深刻而已。而且,我还知道了一件事情,原来,我们的小小世界里,不只是由我一个人来守护。有时候,我累了,妳也是有能力能够扛起这个世界的,对吧?

后来,我趴在那里,一动没动,她却再也没有进来过。我拿起了手机,给了她了条短信:"欸,我在等我的主动来给我擦药……"讯息传送成功的那一刻,我却在我的右边听到了手机的声音。该死!妳这家伙干麻把手机放在房间里。我又无力的摊了下去。

过了几秒,我想到了个新的方法。我打给她的手机,任由的她手机在我耳畔狂响。妳手机响了,妳总会进来接吧,妳进来接,总会看到我的短信吧,哼哼。果不其然,她走了进来,我不知道她有没有看我,真的不知道。只看见她拿了手机,又走了出去,那一刻,我难过的想哭。

三分钟后,她走了进来,开了灯。

"脱掉。"她冷冷的说。

我唯恐她再次走出去,我真的不喜欢一个人被遗弃的感觉。确实是脱了,不过速度真的很慢,脱个短裤我可以花了快三分钟,啊啊,老娘屁股的贞操啊,我当时内心里是这么想的。

"好了。"直到我完完全全的让我的屁股暴露在空气之中,我低声说。

"看起来还好嘛。"她说。小姐,我不得不说。第一,我不是那种皮肤白皙无暇的女孩子,有时候夏天热了还会过敏,屁股上有一点小小的疤;第二,妳十分钟前才刚打完,其实妳不会那么快就看到满山遍野的淤青;第三,我是要被打到皮开肉绽妳才会觉得很严重就是了?

"妳让我打一次就知道了。"我很小声的说。她没理会,只是用手指沾起药膏,轻轻柔柔的在我的屁股上涂抹了起来。那种感觉真的很幸福,非常的幸福。我闭上了眼睛,感受着妳对我的疼爱。

"穿上。"她还是有些冷淡。我有种从云端掉落到悬涯的感觉。

我穿上了裤子,看着她的一举一动,静静的。后来,我自己背起书包,自己走出门口,和妳说再见。

没戴眼镜,没有看清楚妳的脸,我只盼望着妳是微笑着和我说再见。

不要再挂念着那件事情了,我只是不好意思说出口而已。

回家以后,在在线与妳聊天,感觉还是跟平常一样。

写了这篇文,最重要的部分只是让妳明白,其实我真的懂妳的意思,还有纪念这个有些荒唐的今天。

我这个人不擅长说些感人的话,但是擅长把它写下来。心意还是不变,希望妳能理解。

我很开心,现在真的很开心。

妳说,妳也很开心。

妳说,我八点之前没有交出文来,要邀请我下礼拜再去妳家一次。偷偷告诉妳,现在已经十一点多了。

还有,我想告诉妳,我不会因为妳知道sp,或只是不知道sp,喜欢sp,或者是不喜欢sp,而对妳的感情有所改变。如果这一切的事情都是真的的话,希望我们之间的相处方式以及感情不要有所变质。

妳爱我,而我也是。

                           (完)

(另,小佑要我以这句话做结尾,但是我觉得跟我个人的结尾很不搭,不过我还是摆上来好了:"当虫子以为这件事情结束了的时候,却没想到后头还有更大的灾难等着她。。。")

HOHO~~
大姨妳错了,妳真的错了(摇手指)
我不只一百六十五,要再高一点,再高一点,再高一点,再高一点,再高一点,再高一点,再高一点。
嗯,就再高那么七点。

楼上的二位(瞪)
麻烦请不要趁我在玩游戏的时候,偷偷的……也不算是偷偷。
在这里讨论我美好的未来。

各位,看看前方,虫子的未来,一片辽阔。

欸!别走!!带我一块儿去。
把嘉琳自己一个人留在长江里头就行了。。。
我也要去沙滩~~~(狂吼)

默默看着上面,心想,好啊,我不过再回另一个帖子,这三个马上就蜂拥而上了。
不公平不公平啊!三个欺负一个!(指)

我我我我我,我还是和嘉琳一块儿呆在长江,妳们都往沙滩去吧~
(省得哪天我sp嘉琳的时候被妳们看到,喔哼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