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其他]如是我历 || 4956字

一、沙罗树

我必须承认,我不是当年的沙罗树。就像与我命运相连的人,也不是当年菩提树下的王子。


但是,属于那时候沙罗树的一些感觉与记忆还留在我无常流转的生命中,随着每一生,每一世,不曾失落,像刚放下温热的杯子,手上尚带余温。


我还记得,


那一生,沙罗花在一夕之间盛放,纷纷扬扬,几乎遮蔽了整个天空。有的安静地释放涅磐的喜悦,有的承载着俗世的悲哀,在风中,相互交错。一切,只为了一个高贵的灵魂作别世间。


前生的沙罗树低低地垂下碧绿的枝条,把万丈红尘一切繁华隔断,尊者静静地躺在里面。仿佛进入梦乡,安祥的容颜滤尽八十年的风尘,澄明透澈。


我还记得,


……………………………………


有人很诗意地想象沙罗花是我的眼泪,还问我,每次都由你见证他“死亡”,哪一次最刻骨铭心?哪一次特别的悲伤?或者心情是不是一直沉重?…………


我说,笑话,我是树!!!还有,他不是去“æ­»”,我悲什么?我为谁悲?为谁伤?


我只是,偶尔会有一点倦。


万物无常,成住坏空,因缘结聚,谁也无法避免。我也是。有时让人斫了当柴火,有时被雷电劈成两半……不过,我习以为常。水中月影,镜底虚花,无非如是。下一次,只要他来,我还是会来。谈不上是什么宿命。我只是,习惯了。





这一次,也没有什么新鲜感。即使世界已经从当初穿着布纱听着梵乐,头纱遮脸变成网络阡陌纵横,女人在阳光下亮着雪白修长的大腿。一切对我没有分别。因此,惊喜与兴奋欠奉。


我对人世间的苦难熟视无睹。战争、流血、倾轧、贫穷……没有什么让我恻隐。


即使是一个绝色美女,日夜相对,也会变成路人甲路人丙之类的模样,对不对?我的想法很正常。不要以为我是他的树,就一定大慈大悲,智慧无边。


唯一可让我有所期待的是,他会是什么样子?以什么方式寂灭?





二、





你说呢?


另一棵树被暖暖的阳光抚弄得直打瞌睡,乍被我问话惊醒,有点茫然无措之感。


我想,这个不重要。什么样子不都是一件外衣而已。


它这样说。


这家伙,看不出来,越来越“禅”了。





我和这棵几乎与我长得一模一样的树很少交流,只是偶尔说说话。因为世间没有什么事能让我们长久保持兴趣评论,也很少有人能让我们多瞄上几眼。


无限的空间,无限的时间,万物在当中浮光掠影闪过,比白驹过隙还要昙花一现。我们才不花费精力在这些电光火石的瞬间,任由它们灰尘似的在阳光下翻腾浮沉。反正我们沾不上。





每一次轮回,入世只是为了将他带回人类眼中的“死亡”,像两个漂亮的门童,随时站在那里,散花欢迎主人回来,然后关上门。日子长了,还是有点闷。





另一棵树晃着树冠笑了:


你有怨言的话可以选择为人,遍历无常,以满足你的恶趣味。如何?


切。我哼了一声。谁有兴趣在这十寸方圆里混?


你没有,有人还长此不倦呢。


…………寂灭为乐……我看那一天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到来…………


我叹一口气。





三、


一个金发,脱俗清秀的小男孩出现在空旷的沙罗双树园中。


紧闭的双眼,眉心红点,眉宇间若隐若现有一抹忧郁。


似曾相识。


应该是他了。我懒怠的感觉苏醒过来。


他来到我们面前,抬起脸,睁开眼睛。那是透澈而冷冽的蓝,仿佛万物凝聚,包容一切,而不留痕迹。


那就是世人眼中的脱俗超凡吧?


我和另一棵树有默契地笑了。不管是什么模样,仍是我们熟悉的气息。





和想象中有点出入。


可是,你不觉得他的容貌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让人吸引吗?


呵,你也有分别心了。


嘿嘿,我是树,又不是佛。在这里泡久了,不良习气还是会沾染一点的。





四、


夜晚,园子中浮动着淡淡的雾霭。


那个小小的身影在空旷中显得更单薄,金色的头发被风吹得有点乱。





他虽然盘膝坐着,但看上去有点不耐烦,两道清秀修长的眉毛微微皱着。檀红色的念珠在他苍白的小手上被拨弄得发出很响的声音。金黄色的穗子也如主人的脸色,不耐地从娇嫩的花瓣上扫过去。





良久,他叹了一口气,自言自语:“……苦难无常……不管怎么样,都免不了归入永恒的死亡,光凭一已之力能做什么?可以做得了什么?…………”


然后,我看到他狠狠地捏了一把念珠:“释迦是我,沙加又是谁?为什么我是释迦?………………”


说完,像发泄什么,他使劲地把念珠一扔,念珠划过一道弧线,落在远远的野花丛中。


我和另一棵树目瞪口呆。


深远的夜空星光闪烁,宛如无边的迷思,引人浮想连翩。


他站起来,靠在我的树干上,仰头凝望星空。


我可以感受到他紊乱的心跳与温暖的体温。


夜风渐凉,露水从我叶尖上滴落。


几滴露水落在他脖子中,他打了一个小小的冷战。我看到他手上起了一个个细细密密的寒粟。


不由哑然失笑。


什么禅者智者,什么高深莫测,什么脱俗超尘,此时的沙加,也不过是个可爱的小孩。


真想摸摸他的头。





五、


命运创了神还是神创造了命运?


这种问题大概和鸡生蛋还是蛋生鸡的一样,没完没了。纯粹是无聊时的产物。如今天的我。


下了细雨。轻轻的,擦过我的叶子,有一种痒苏苏的感觉,非常舒服。可能心情大好,所以,我难得地在想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说到这个话题,那个叫撒加的圣斗士倒是一个人物。刺杀前教皇,还想连雅典娜也一起杀掉,光凭这两点,勇气实在可嘉。神,可是至高无上的哦。





在某个地方,遇到一个人,或者一盆花从高空掉下来,正好下面有人经过,而正好,花盆掉在那个人的头上…………世间所有一切,从最小的相遇到战争,千丝万缕,就像冥冥中的一只巨手在操纵。他把这一切归纳为因果循环、念念相续,但是对不老不死,永远长生的神呢?而碰巧,那些神都与人一样有无穷欲望,但他们却可以高高在上,睥倪一切卑微生命,而没有恶果之报,那又怎么解释呢?这些规则假如只对人类有用,那么是否可以视为神的产物?


撒加挑战神的权威,大概也是想操纵自己的命运吧。可惜,任他如何雄才大略,聪明绝顶,到底还是让史昂给设计了。


史昂不惜牺牲自己利用他来树立雅典娜女神的威信,确立女神的身份。换言之,撒加也只是命运(可以说是神)的牺牲品。真是悲壮的剧情。


沙加,可能也有这种想法吧。


我看到他这些天脸色非常难看,整天整天不说一句话,静默地坐在我们中间思考。


他会站在谁的一边呢?另一棵树曾经笑道。


跳出来揭穿假教皇?维护正义与公理?


你忘了?他又不是真正的女神的圣斗士,如你所言,只是借了件外衣。他不会完全站在谁的一边。





伤脑筋的问题。虽然撒加有让人非议之处,但毕竟他并不是一无是处。


从现在的程度来看,人类还没有足够的能力脱离命运或者神定下的规则。没到成熟之机,打破现有一切,等于在蝴蝶未长成时就剥下蛹。而且,人类自身力量太弱了,不足以抵抗来自各方强力的侵蚀。就算如撒加那般拥有近于天神的完美力量也不能。…………这个世界,还是需要雅典娜维持。


你今天深沉得可怕。


另一棵树笑我。但它加一句:不过,我同意你的意见。


沙加,也意识到吧?撒加不是绝对的邪恶,女神也不是绝对的必须置之死地的人类之敌…………


他每一次入世,都希望在命运规则下的人类可以超越这种“意识存在”的痛苦。只是,苦苦经营良久,微有成效而已。


现在,随着越来越动荡的局面,还得充当起战士一职………


也是,假如人类连立足之地都没有,还怎么解脱?


只是难为了小小的年纪的他…………他本来可以像普通的孩子,在父母怀里撒娇。


我叹了一口气。


既然是他自己的选择,我们没有必要感叹。你何时这么多愁善感?


另一棵树微笑。


说到战士……他穿上黄金圣衣,真的让人不能仰视呢。


六、


天空很阴沉,淡灰色的云层密密层层地压在天边.


他今天怎么了?脸色这么难看?


另一棵树好奇地说.


我闻到了血腥味.他今天杀人了.


我答道.


另一棵树没再说话.我们都看着那个金发已经长达腰际的少年.


这也难怪,"扫地不伤蝼蚁命"的教理变成今天的出手夺人性命,心理到底还是有点想不通的.


我是不以为然的.


拈花变成握剑,固然在旁人看来有悖佛理.但既然作为战士,那是不可避免的.况且,对他的绝招我知道得清楚.他也只是根据那些人的前因后果而将其转生于六道,和他自己以前所谓的被念滥了的因果相续毫无冲突.根本没必要难过或者悔疚.


不过,不管怎么说,第一次杀人的滋味始终是不好受.过段时间吧,他一定可以想通的.





沙加呆呆站在双树前,金色的发丝柔软地拂过他的脸颊.


脸上,带着一丝悲哀还有一丝寂寞.


金光灿烂的黄金圣衣被胡乱放在旁边,在花丛中像妖魔的眼睛一样闪着冰冷的光芒.





七、





每一天,这个世间都有无数流言与传说不分真假地流转,比尘埃还要密集。我也听到过一些关于我们两棵树的一些说法。


有人说,我们前生是女人,为着爱他,化作两棵沙罗树,陪着他走完悲哀的宿命,为着心中的爱情而不惜守候千世不惜下地狱,内心的痛苦非比寻常;有人说他每次入灭都要在沙罗树下,那是因为沙罗树曾是他最爱的人,他们相伴永远…………


我和另一棵树笑得树摇叶落,散了一地沙罗花。


只有世间上一生为情爱造梦的女人才会有如此浪漫想法吧?遗憾的是,我们只是两棵树,辜负了她们的好意。


说到这个话题,我们的传说和沙加比起来,已经算是比较少了。例如有人信誓旦旦地说耶输陀罗追寻他纠缠万世千载,而他终于割舍不了前生的浓浓情爱;有人说某某地方有一个女子,含着泪水夜夜守候,但他始终为了世间不得不抛弃美丽的爱情…………


当然,我们照样笑得在树摇叶落。


我们的主人长的样子挺容易招女人喜欢。可惜都只是独角戏而已。但女人就是不肯承认,总会找出千万条理由来支持自己的立场。


只怕我们的他今生是难逃没人性的指控了,也难逃各式各样有关情爱的传奇了…………我和另一棵树看着在树下翻着经书的沙加,不由一齐微笑。


女人眼中的爱情是海洋,汪洋无际。她们相信,所爱的男人们只有拥有了她的爱才会幸福,不然,就是不幸,就是冰冷的石头。只是却不知道,她眼中的海放在禅的海中,不过是一滴H2O,和别的水份子并无不同之处。


一个你爱的人没用你的标准去爱你就是负了你?那你又负了多少人?


这番话让毫无怜香惜玉之心的我说出来,难免残酷,当然不会有人相信。也不愿相信。


权当了我和另一棵树的谈资。





八、


雅典娜女神终于按照史昂的设想那样,遇到了磨难的考验。她的五个青铜圣斗士必须闯过最高级别的黄金圣斗士守护的十二宫才能让她醒过来。


我知道青铜们一定不会输。他们的身后是从不失败的胜利女神。无论被打倒多少次,靠着胜利女神力量支持的小宇宙,最终会胜利。


沙加守卫**宫,在我看来,有了一点滑稽的意义。





“沙加!你果然是黄金圣斗士中最近乎神的……但是和神比起来,你还有个弱点!那就是你对弱者还有同情心!”


“既然你这么说,我就来点同情心,让他快点死去,以免痛苦。”


……………………


从宫殿传来小鬼们和他的对答。


他当然不会是神。他的确没有神的同情心。神的同情心太强烈了,以致都希望将这个如一个烂摊子的人间改造得更加美好。只是爱心太多了,大家都想恩泽大地,还这些在人世间苦苦挣扎的小民一个美丽乐园,所以难免有互不相让的时候。


我猜,他在说这句话时,心里一定在笑。至于是苦笑还是自嘲还是轻视,我就不得而知了。





以前,圣域的杂兵常私下赞叹他,拥有淡泊出尘的气质。


见鬼,他哪里淡泊?


我怎么看不出来?





九





女神活过来了,撒加死了。


圣域的天空依然一碧如洗,山下村民生活依然如常,险峻的圣域山石依然如故,并没有什么变化。撒加在世间也只是微尘中的微尘,很容易就让人淡忘。


历史总是重复相同的内容。时光长河的浪花淘尽英雄,一腔热血与一生传奇终免不了与地上落叶一起腐朽。


即使我辗转轮回中,阅尽无数风沙,仍为撒加生出一丝叹息。


我想沙加也是这样心情吧。


避开欢迎女神的庆祝盛会,避开兴高彩烈的人群,他独自坐在沙罗双树园中。


从他身上,隐隐传来一丝陈腐的死亡气息。


他刚才从慰灵地回来。





我眼中的教皇是正义的。


我想起他在第六宫之战说的话。


无论是考验女神还是公然挑战神权,撒加都是一个不折不扣最好的人选。





沙加是明白的。





阳光从绿叶间流泻,在他白晰的脸上撒下几片星点光斑。


他陷入静静的沉思。


眉宇间仍然带着一抹沉静的忧郁。





“最接近于神的人”,这个称号与其说是对他能力的认可,还不如说是另一种透彻的悲凉。


如果像神,高高在上,接受世人供奉,由着性子自在;


如果是人,追名逐利,儿女情长,在狭窄的世俗幸福中求得满足;


那么,他的人生不会有如此清醒的孤单与透澈的苦。


但到底,他还是他。





十





刚经历完水的横行无忌,不久,又轮到了冥王哈迪斯出场。据称这位兄台是雅典娜的最大敌人,是大地的最可怕的虎视耽耽者。


我发现我的沙罗花在不适合的季节雨后春笋似的一朵又一朵冒出来,缀满了枝头。粉白的花瓣芳气沁人,成群结队,热闹中却又给人寂静之感,仿佛正值华年的文静幽雅的少女,露出难得一见的笑颜。





我和另一棵树知道,我们的一刻到了。





沉重的大门缓缓打开,穿着黄金圣衣的他走进来,后面跟着他昔日的战友,今天的对手。共三人。当中便有撒加。


他脸色凝重而平静。金黄的长发衬着金黄的圣衣,如同一道夺目的金光。


我的沙罗花漫天飞舞。


在花瓣纷飞上,园子里开始了一场惊天动地的激战。


寒气、圣剑、银河星爆,天舞宝轮,掀起强大的杀气。美丽的沙罗花在杀气中瞬间粉身碎骨。


我和另一棵树默默地看着。


今夜的星光也分外的灿烂,一闪一闪,钻石一般,明亮得让人心惊胆战。


最后一刻…………


AE与天舞宝轮的两股极强力量碰撞。


他选择的涅磐方式原来是这样。


果然是,不破不立。





我在这几乎毁天灭地似的巨响与震撼中微笑。我也看到了他的微笑。


毁灭过后,沙罗园中的花草荡然无存。





他的身影再度出现了。





沙加,你明了无常的真正含义了吗?


你明了生死流转的奥秘了吗?


你明了解渡众生苦难的法门了吗?


这就是你想要的一生吗?


……………………………………………………


他向我们走过来。眉宇间的忧郁已经不见了,淡淡的微笑如繁花落尽后的释然,超脱一切滚滚风尘,明净无染。





花开花落……


再灿烂的星光也会消失


这个地球,太阳和银河系


就连这个大宇宙也会消灭的时候……


人的一生……


和这些相比


简直就象是刹那间的事


在刹那间,人诞生了……


喜悦与悲伤


爱谁?恨谁?


笑与流泪


战斗和受伤


而最后都要归入死的永眠……





阿、赖、耶、识。





他在沙罗花的花瓣上写下四个字。





风卷起花瓣,向天边飘去。


他盘膝坐在我们中间,合上眼睛,微带笑意,寂灭。


我内心充满无以言喻的清凉喜悦。


沙加,你终于过完了你想要的一生…………


下一次,我还会再为你绽放美丽的沙罗花。

以前写给沙加的。

最近喜得Ipad,在重温当年的漫画,就想到了这个,一时手痒,贴了出来。

我没不沉的帖……

很无语的看成“长了一张罗汉果脸……“,正想掀桌,有木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