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缘2-6(完) || 6273字

第二章

“啊!你干嘛啊,好痛啊!”
“那你还不老实说,在社区里你叫什么名字?”
“不,就不告诉你,有本事自己查啊”
我下手越来越重,啪!啪!啪!……啪!啪!
二十几下过后,她开始挣扎,但她的腰被我的手牢牢地掐住,动弹不得,被牛仔裤紧绷了的臀部不停地晃动
“啊!疼啊,住手!…… 再不住手我要喊人啦!”
恩?她真会喊人吗?我稍稍犹豫了一下,低头看了看她的表情,她抹着眼泪,也一抽一咽地瞪着大眼睛看着我,眼中即恐惧又怨恨,但在这眼神的背后却又有一丝满足的快感和莫名的兴奋。
我开始温柔地抚摩起她的屁股,轻声地问她:“疼吗?我是不是打得重了?”
“恩,好疼啊,你好狠啊。呜~呜呜”她把手轻轻地搭在我的膝盖上并柔声地说到,“严哥哥,别打了,饶了我吧。”
“那你愿意告诉我,你到底是谁了吗?”
“呃,严哥哥,我是玲啊,你社区里的好妹妹,别打我了,好吗?”
原来是她,这个在社区里常和我打嘴仗但却是绝对可爱的小淘气——玲啊。
“是你,那你为什么要在QQ聊天是骗我说自己不是上海的啊?”
“是,是因为怕被你发现啊,再说我的祖籍确实不是上海啊。”
“不可以,哥哥不能原谅你欺骗我,为此我必须教训你,自己说,该打几下?”
“啊?不要啊,妹妹的屁股已经很疼了,不要打了,求求你了哥哥!”玲眼泪汪汪地看着我,确实让我有点心动。
“不行,如果你不决定,那哥哥就要定数字咯!”我还是狠狠心对她说到。
“那……那就十下吧,哥哥不能再多了,妹妹真的受不了的”言语间她的眼泪已经滴在了我的裤子上了。
“行,就十下,不过要用尺子打妹妹的光屁股,怎么样?”我也不敢相信我竟然会如此大胆放肆了。
玲也用诧异的眼光看着我,显然这也出乎了她的意料,整整两分钟,我们互相对视,不发一言,办公室里一片寂静。
然后她转过身去,没有说话,可是却把屁股微微地抬了起来,我的心一下子轻松了,这最后一道防线也通过了,我慢慢地解开她的皮带,把牛仔裤退下,露出了淡粉色的小内裤,那下面的一对肉丘隐隐约约泛出红晕,当我的手搭到她的内裤边缘的时候,她的身体微微地颤抖了一下,确实,她现在是真的感到了什么是恐惧了。我最终还是改变了主意,没有将她的内裤脱下来,而是把它尽量往当中拉扯,嵌在屁股沟中,这样既将她的屁股完全暴露,又保住了她的隐私。我拿起办公桌上的有机玻璃尺,卷起袖子,然后俯身凑到玲的耳边轻声说:“妹妹,我要开始咯。”
“恩”玲只是轻轻地回了一声,就埋下头,两只手紧紧地抱住我的腿。
我高举起尺,看着因为紧张而紧绷的肌肉,并没有立刻下手,玲在期待中开始慢慢放松自己,就在她抱住我腿的双手开始出现松动的时候。
啪!
毫无准备的一下就重重地打在了她那高耸的小屁股上。
“啊!!救命啊!”她一下子大哭了起来,双脚不停地蹬地,原本就绯红的屁股上立刻印出了深红的肿痕。我轻轻地抚摩着她的伤处,等她渐渐地平静下来,然后开始继续的工作。
啪!啪!…….啪!
后面几下,我稍稍地轻了一点,而她也坚强地咬紧牙关不在叫喊了。
打完第九下,我告诉玲,这最后一下我会用力地打下去,她要好好忍受,我把她在膝盖上重新抱抱好,按住她腰的手松开了,转而帮她擦去脸上的泪水,既而捧着她的小脸蛋。
啪!!!我用尽全力地一击,捧着她脸的手清晰地感觉到她的头猛地一振,她咬着唇没叫,但随着一口粗气从嘴里喷出,眼泪也就一下子绝了堤,我把她抱起来,亲吻她的脸颊,任她的泪水浸湿我的脖领,另一只手开始温柔地抚摩那红肿且布满伤痕的屁股,当我的手触及到她已显隆凸不平的屁股的时候,她不停地颤抖,我开始有些后悔了。
“对不起,玲,我的手太重了,真的过意不去了…… 我,我好喜欢你。”
“呜…呜呜,哥哥你好坏啊,呜….把妹妹的屁股也打坏了,”玲把头深深地埋在我的怀里,“其实,妹妹我也很喜欢哥哥的……”
时间一点一滴地过去,我们依然忘情地相拥在一起,直到办公室外楼道里经过的保安腰间的钥匙声终于将我们拉回了现实。我们互相整理了一下衣服,我用纸巾帮她抹去最后一滴眼泪,然后问她,“你的工作做好了吗?要我帮你吗?”
“噢,不用了,其实我的事早做好了,只是,只是在等你啊……”
呵呵,原来是这样啊,我当时还浪费了那么多的时间瞎想啊,真是可爱的淘气包啊。
那晚,我第一次牵着她的手走出了办公室。

第三章 第一次做客

第二天,我们还是象往常一样地上班、工作,一天也没说上几句话,有时还刻意回避着彼此的眼神,唯一不同的就是她今天的坐姿不太自然,我知道那是因为她的屁股还在隐隐作痛。
下班了,今天我的工作完成地比较早,和别人打过招呼后(惟独没有和她说BYEBYE),拎着公事包便走出了公司,但总觉得背后有双眼睛正盯着我。
我没有回家,而是在公司对面的咖啡吧里坐了下来,一边品着蓝山,一边回忆着昨晚的情景,今后我该如何打算呢?终于,我下定了决心给她发了短信,告诉她我在公司对面的咖啡吧里等她。
时间象马路上的车辆一分一秒地飞驰,我依然静静地坐在那里,等着她,玲,我的同事,我的同好,我多年来一直在追寻的人。
咖啡吧的大门打开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在我的面前坐下。
“嗨,严,等了很久吗?”
“哦,还可以,你忙好了吗?”
“恩。”我帮玲点了杯卡布奇诺,听着浪漫的音乐,让彼此的心绪都慢慢缓和下来。
“玲,”我看着她那双动人的大眼说道,“我们做对好朋友吧!”
“我们已经是朋友啦,”玲爽快地回答,“不然昨天怎么会……”
“那太好了,恩?今天晚上你有空吗?我们一起去逛逛吧!”
玲没有反对,那晚我们就象一对热恋的情侣一样穿行在华光红霓的大街上,吃着可口的冰激凌和薯条,开心地笑着。

一星期后,她终于踏进了我的家,坐在我的腿上和我一起浏览我电脑中的SPANK网站和文件,她搂着我的脖子,渐渐地我听到了她慢慢急促的喘息声,我也不由自主地将手放在她的屁股上,来回抚摩,我们相互对视,然后拥吻,再者,她幽雅地趴在了我的腿上,一切是那么地流畅自如。
我撩起她的裙子,轻轻地退下白色的小内裤,我突然发现今天她特别得美,半长的辫子披在淡湖蓝的衬衣上,细白色的斜线条纹和白色的裙子是如此的和谐,再加上粉嫩的屁股和联想起不久后的红润,我敢说这世界上没有一个人不会为之动容。
我的手开始在这上帝所赐之宝上柔情地浮动,期望享受到每一寸肌肤,而她也闭着眼睛,微笑着享受着暴风雨前的安宁。
啪~ 我终于开始切入正轨了,而她的屁股也随之微微一振,虽然刚开始并不重,但她好象一名士兵一样立刻进入了开战状态,屁股开始不停地扭动,嘴里也开始发出愉悦的呻吟。
啪!啪!……啊!……啪!….啪!啪啪!啊!…啪~………….
手掌有轻有重,时急时缓地落在她娇嫩的屁股上,雪白的屁股由白变粉,再从粉转为红,但那红是如此的艳丽,胜过罗可可任何一位大师笔下的作品;而她在我的掌下忘情地发出欢快地声音,而这抑扬顿挫的欢叫声也绝对比小甜甜更动听。在这第一轮的铺垫中,我们互相体验着温柔SPANK的滋润,现在她的屁股虽然已经红红的,并且微微有点发热,但这并不疼,至少对她的承受力来讲,这只是热身而已。当我感到我们都进入最佳状态的时候,我对她下了指令:“玲,去把我放在书橱上的竹条拿来”
“啊?什么竹条啊?不行,用竹条会打死我的,不要啊,哥哥”玲开始娇滴滴地求饶,并且不停地晃动我的大腿,“就用手好了,用手吧,哥哥,用竹条我受不了的。”
“不行,你的屁股十分坚强,用手已经是对你的屁股的一种浪费”我的语气开始强硬起来,“不要浪费时间,给你一分钟去拿,拿来了我就只打你10下,但是要是超过的话,多一分钟加10下,快去,我现在开始记时了。”
玲一听立刻吓得跳起来提起小内裤,想去拿竹条,但她今天是第一次来我家啊,根本就是只无头苍蝇一样。
“哥,你的书橱在哪里啊?妹妹找不到啊!”她简直就快哭出来了。
而我却慢条斯理地指了指另一个房门的方向,她顺着我指的方向径直冲进了房间。
“啊!”“严,你好坏啊!这叫我怎么拿啊?”
玲眼巴巴地看着放在足有2米高的书橱顶上的竹条,跳着脚喊到。

第四章 度假

当竹条到我手里的时候,玲那可怜又可爱的小屁股将接受50下鞭打了。玲将竹条双手奉上,用一种企求的眼光看着我,希望我能发点善心。
“恩,这只能怪你太慢了。”我的话彻底破灭了她最后一丝希望,“好了,乖乖地趴到床上去。”
啪!啪!!
前两下,她咬着牙,竟然没叫。这反而钩起了我的火气,我开始加力,并加快了速度。
啪!啪!啪!!……
“啊!痛!!”当竹枝第8次亲吻她肌肤的时候,她终于忍不住叫出声了,并且眼泪夺眶而出。
红红的屁股蛋在阵阵的竹风下不停地晃动。只30多下,屁股上已经是伤痕累累了,布满了一条条的红印,她也第一次在我面前放声大哭起来。平时一向坚强的玲,一下子变得如此地楚楚动人,象雨中的玫瑰。
我确实有点心软了。我停了下来,抚摩着她凹凸不平的小屁股,给她抹上点药膏,让冰凉的药膏覆盖她滚烫的肌肤,而在接触每一条伤痕的时候她都会揪心般地颤动,我看着她那不时抽搐的屁股,我的眼睛也湿润了。我把她紧紧地抱在怀里,亲吻她的额头,她的眼泪,她的嘴唇。
她没有说话,只是将头深深地埋进我的怀里,双手紧紧地抱在我的背上,她掐地我好疼,但我知道那是因为这次她的屁股确实是承受了极大的痛苦。今天,我不想再打她那已痛极的屁股了,但该如何让我的一丝怜惜有个正当的借口呢,我开始苦想免去她最后20下的理由。
“玲,我口渴了,去帮我拿杯茶来。”
玲点点头,艰难地从床上下来,去客厅帮我拿了杯水进来,必恭必敬地交给了我。
“恩,看你这次这么乖,就免掉你后面的20下了。”
“哥!”玲听到这里一下子又扑倒了在我的怀里,抽泣起来。
“玲,我爱你,我真的爱你。”
“我也是……”

公司今年的计划终于完成了,老板也大方地同意我们放大假,并组织全体员工一起出去旅游。
对于我们这些成天关在笼子里的人,有20几天的旅游假期,那是件多美的事啊。而对于我和玲,能够在一起出去游玩,并有可能在新的环境下体验SP,那企不是美中之美的事情啊。我们互相对视了一眼,都明白彼此的心思。
蔚蓝的天空,清馨的空气,嫩绿的草地,巍峨的山岭,代替了高楼林立的城市和车尘滚滚的马路。
第一天,大家稍微逛了一圈,就因为太累了就早休息了。
第二天,我们发现了一个打彩弹射击的游乐场,于是大家相约去玩,我和玲分在了两个组,成了敌人。战斗打响了,经过一番艰难险阻地迂回,我偷偷地摸到了对方的后侧,看到正好是玲躲在掩体后面东张西望,我一个健步冲上去,用枪顶住她的背。“不许动,你被俘虏了。”她很惊讶地回头看到是我,“哦!”乖乖地把枪放在了地上。我得意地准备继续向前时,玲突然重新端起枪,对准我的屁股就是一枪!“啊!!!”一颗彩弹近距离地打中了我的屁股,而她在我的身后咯咯乱笑:“哈哈,你被我打死了,你死了,不能动了。”这是报复,这是她对我打她屁股的报复,我回头瞪了她一眼:“好!你好!你耍赖好了,看我明天怎么收拾你!”她吐了吐舌头,不敢看我了,但我知道她还在为刚才的一枪暗自偷笑。几个回合下来,我只中了那一枪,她到是又被我俘虏了2回,不过后来我吸取了教训,把她的枪也缴了。
回到宾馆,进厕所一看,厉害都肿了。我有点生气地给她打了个电话,叫她明天不许出去,我要好好教训教训她。
第三天,她果然向大家请了个假,说不舒服,想留在宾馆里休息休息,这当然没人反对。而我出去后也以想一个人去写生(因为我喜欢画画)为由,离开了大部队。稍微兜了一圈,看时间差不多了,便溜回了宾馆,来到玲的门前。

第五章 太重了

此时的玲还真是乖得不得了,主动地帮我按摩捏背,还帮我泡好了一杯茶。
“严,嘻嘻,累吗,来坐一会。”她让我坐在床边,自己坐在我的腿上,双手环着我的脖子,“严,你不是和他们一起去爬山了吗,怎么……怎么又回来啦,忘了拿东西吗?”
“是啊,我是忘了拿东西了!”我看着她,冷冷地说到。
“哦,我知道是什么了!”玲突然站起身来,从床底下取出一根细枝条,乖乖地放在我的手上,“是这个吗?”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眨呀眨地看着我。
“恩?你现在怎么那么聪明了!”我很惊讶,看来长期来的管教已经卓有成效了。
“当然啦,昨天我那样对哥哥,哥哥你生气了,妹妹我当然知道该怎么办咯。”玲又坐回到我的腿上,娇滴滴地说到,“哥,你知道吗,这就是昨天我从靶场里带回来的,因为是在那里犯的错,但在那里不能马上对我进行教训,所以我就在那里找了根树枝带回来,让哥哥责罚,哥哥你和伤好些了吗,不碍事吧。”
面对如此乖巧的妹妹,真叫我即不忍又十分兴奋要好好地责罚责罚她那可爱的屁股。
“恩,你也知道错啦,哥哥的伤到现在还肿着呢!”
“哦,都是妹妹不好,哥哥你就狠狠地罚妹妹吧。”说着,玲自觉地翻过身子,爬在我的腿上,并自己把睡裤退下,露出粉嫩的肉蛋,这雪白的屁股已经期待这顿鞭打一个晚上了,那圆润饱满的屁股在我多次的疼爱之后,越发地挺拔迷人,古语中的“秀色可餐”我看来形容此时的情景最为恰当了。
我并没有马上就使用枝条,而是先用手在玲的屁股上来回抚摩并夹带几下轻轻地拍打。而那饱满而有弹性的肉体随着我的手掌也开始慢慢地跳动,清脆的声音让我们彼此陶醉。
“玲,我要用枝条咯。”此时的我已经全无昨日的火气了,只想和她在这里尽情地SPANK。
“恩,我准备好了,严哥哥你开始吧。”
我不知道这是从哪棵树上取下来的,但拿在手的感觉相当好,坚韧有弹性,而且十分得光滑,在我的脑海里浮现出,铃昨晚躲在洗手间把一根普通的树枝,好好修饰一番,把它变成一件艺术品,今天承上我的面前。
嗖,啪!一树枝打下,拌着一声风动,亲吻在玲的屁股上,妹妹的身体微微一振,仅几秒钟后,白白的肌肤上就渐渐呈现出一条红印。
嗖,啪!啪……嗖,啪!
“啊,呃…疼…555555…疼,啊”妹妹的屁股开始不停地晃动,双手紧紧地拽着我的裤腿。屁股上的肉也因为紧张和疼痛而绷地很紧,这样反而被枝条实实照顾到。
“啊,啊……555555……”玲的呻吟声并不大,她在竭力克制着,虽然每一下都痛彻心扉,但她没有求饶,甚至连一声“我下次不敢了,别打了”都没说。
我越来越用力,而她却只是哭和喘着粗气,就是没有大叫。而屁股上的印痕却越来越多,越来越清晰和突出,特别是有几下落点重叠的鞭打,两条红印交织在一起,并且微微凸起。
不知道打了多少下,随着“啪!”的一声,树枝折断了,玲屁股所受的惩罚终于结束了。当我把玲抱起来的时候,她已经哭地上气不接下气了,伤痕累累的屁股上几乎已经失去了原有的颜色,整个红肿的一片,有的地方甚至有一丝裂痕,我心痛地赶紧把她抱到床上,并打来一盆凉水,帮她敷上并擦去她满脸的泪水,我取出药膏,一边帮她抹上,一边轻轻地给她来回按摩,以舒缓集中在这方寸之处的千钧巨痛。
我问她,为什么不求饶,或许我会少打几下。
但她回答说,因为这次她真的错了,是真心实意让我重重责罚,所以就一直强忍着不求饶。
“你干吗那么傻啊,其实我早就不生气了。”我一把把她抱在怀里,“以后千万别这样了,知道吗,我真的心痛了,以后实在吃不住了,一定要说啊!”
这是我对她责罚最重的一次,我第一次将她那至宝般的屁股打开了口子,虽然不大,但里面流出的不单是玲的血水,而且还有我的泪水……
翌日,她真的病了,也许是我这次真的打得太重了,她躺在床上发了高烧,我心急如焚,因为碍于其他的同事,我无法陪在她的身边,虽然我们都希望此时此地只有我们两人相依。但我只能在山上的庙宇里为她求一道平安符。

第六章 梦的结局

我们的亲密关系虽然保密地相当严实,但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特别是在同一个办公室里。我们的出双入对成为了同事们茶余饭后的休闲。渐渐地,我发现我们之间有了压力,我们彼此相爱,却又竭力在同事们的面前掩饰,疲惫地应对着每一次的“采访”。最后,我无奈地与他们挥了挥手。
从此,我和玲便开始了光明正大地来往。我们相亲相爱,不再怕别人的流言非语,并且我们的SPANK游戏也使我们的感情越来越近。而SPANK也进行地越来越正常:在网球场,当我们打出一个好球,我会用网球拍轻轻地拍她一下屁股,而如果她打了个臭球,也会嬉皮笑脸地微微翘起屁股来接受球拍的抚摩;在超市,我会偷偷取下货架上的木刷照着她的小屁屁就是一下,“啊!”的一声尖叫后我们又对着长二般的营业员哈哈大笑;在海滩,我会借帮她抹防晒油的时候啪啪地赏她几巴掌,把隔壁的大妈惊地把可乐喷地满沙滩都是;有一次,我们甚至在参加朋友的舞会时,偷偷溜进洗手间玩起了SPANK(差点让人发现),绝对是一次惊险刺激SPANK……
皎洁的月光,明亮的星辰,在露天的咖啡吧,我给她送上了第一支玫瑰,我们相识一年了,而这一年间的爱情就象这带刺的玫瑰,美丽又带着一丝痛。而在这带刺的花枝上套着我一生追求的幸福,她思索了片刻,接受了,连同那花枝上的幸福……我开始张罗起我们未来的梦,好日子一天天地近了,每个人都在我们的脸上读懂什么才是幸福。
注册前的一天,就在我为我们的新家粉刷最后一面墙壁的时候,一封快递出现在我的面前:
严,亲爱的严
自从我们那晚第一在办公室坦诚相见开始,我就开始深深地爱着你,我也知道你同样深爱着我。我们一起工作,一起逛街,一起看电影,一起玩我们共同爱好的SPANK;有时你是我的同事,有时你是我的哥哥,有时你是我的恋人。我们相处得是如此的和睦,在我心中你是我的全部。
但,那晚,当你把戒指带在我手上的时候,我发现今后我将只是你的妻子,我只是你的一部分。我们是因为SPANK相识,相知,相爱的,这让我害怕,我怕将来,我们的感情只能建立在SPANK上,一旦我们中有谁开始不喜欢SPANK,我们的感情也就因此消失了。严,我怕,我真的很怕,我想我还没准备好,可那晚,你是那么地突然,我一点准备也没有,而后来,我也不断地鼓励自己相信我们会有完美的明天,但时至今日,我依然无法说服自己。我想,对不起,我不能和你结婚了,至少现在我还没准备好。严,原谅我,我爱你,但我不知道是不是真的爱你,如果没有SPANK。
希望我们真的有缘。
玲

我坐在粘满漆的报纸上,看着那半白的墙壁。
门隔花深旧梦游,夕阳无语燕归愁,玉纤香动小帘钩。 落絮无声春堕泪,行云有影月含羞,东风临夜冷于秋。

二年后,10月11日,我来到当年一起渡假的小山庄,山景依旧却物是人非了。我找到原先住的那家旅馆。
“小姐,给我304号房行吗?”
“哦,请等一下。”“对不起先生,已经有客了。”
“恩,好吧。”我叹了口气,“那给我306吧。”
“好的,请您登记,先生。”
我接过登记册,在306房填上了“严”,并顺眼向“304房”的客人登记栏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