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帖M/F]男主人管教小保姆 || 6067字

玲儿跪在地上,十分恐惧的看着眼前拎着皮带的先生。先生手里的皮带是那种军队中干部用的牛皮带,这根皮带抽在屁股上很疼,玲儿已经不止是第一次挨先生的打了。先生每次打玲儿的时候都是因为玲儿犯错了,先生给她定下了很多规矩。

今天玲儿又犯了错,按规矩要接受先生的惩罚——用皮带打屁股。玲儿很害怕先生手里的皮带,厚厚的皮带抽在屁股上是很疼的。此刻先生站在玲儿的身后,玲儿已经脱掉了自己的裤子,白白的屁股露在外面,玲儿的脸害羞得红红的。先生看着玲儿的屁股说:“把屁股抬高点,自己说,按照规矩该打多少下。”

玲儿翘了翘自己的屁股,低声说道:“该打五十下。先生,我知道做了,您饶了我吧。”

先生“哼”了一声说道:“饶了你,你这已经第二次犯同样的错误了。我今天要好好的教训你这记吃不记打的东西。”先生说完,皮带已经落在了玲儿的屁股上。

啪。玲儿忍不住的叫了一声,屁股上立刻肿起了一道。

啪,先生用力的挥动着皮带,抽打着玲儿的屁股,玲儿这次忍住了没有叫。

啪,啪,先生一口气打了十几下,玲儿的屁股很快就红肿一片了,玲儿觉得自己的屁股像着了火一样的疼痛,玲儿疼的不住叫着,“啊,先生,我错了。”先生则有点微笑看着玲儿的红肿的屁股,手中的皮带只是稍稍的停了一下,又继续抽向玲儿地屁股。

啪,啪,皮带的声音夹着玲儿的忍不住的叫声,让先生忍不住的心神荡漾起来,皮带落在了玲儿的屁股上,大腿上。先生的额头已经微微的出汗了。

渐渐地玲儿的叫声已经变成低声哭泣,玲儿觉得自己的屁股已经麻了,疼痛已经不像刚才那样强了。先生也似乎减轻了力量,啪,啪,啪的声音也不似刚才那样强烈了。

五十下很快就打完了,先生帮着玲儿将裤子穿上,扶玲儿到她的房间去休息。先生说“玲儿你先在这里趴着别动,我去给你拿药。先生取来药酒,将玲儿的裤子退到大腿根处,屁股上全是红红的檩子。玲儿还在低声的哭泣,先生轻轻的给玲儿擦药,就像变了一个人一样,一点也不像刚才那样可怕。

先生轻轻的对玲儿说:“玲儿,今天我下手重了点,你不要生气,我给你道歉了。”玲儿有些抽噎着说:“是我自己不好,我自己犯了错,先生应该打我。”

先生说:“玲儿,其实我是为你好,我每条规矩都是为了你好,你一个农村姑娘到城市里打工,知道些什么呢,要是没有人管管你,一旦出事了可怎么办啊。”

玲儿点头说:“先生,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先生,我该给你做饭了。”

先生说:“不用了,今天太太不回来了,还有今天我打你的事情不要和太太说。”

玲儿说:“我知道了,您是怕太太生气是吧。”

先生笑了笑说道:“今天我给你做顿饭吧,我也好久没有下厨了,你就好好的趴在这里,睡一觉。”

玲儿想要拒绝,可是先生却挡住了她说:“玲儿,你就当这是我对你的命令吧,不听我的话可又犯规矩了。”玲儿十分无奈,只好趴在那里,想起了自己小时候贪玩儿被爹揍屁股的情景,最后还是多亏了双全的娘拦住了爹,玲儿的屁股才算少遭点罪。

一晃玲儿也长大了,玲儿的娘也变成了自己的娘,玲儿和双全结婚也有一年多了。可是小两口只在一起呆了几个月,就纷纷跑来城市里打工来了,玲儿在这家当保姆,而双全则是一家饮水公司的送水工。小两口准备多挣点好回家盖个大房子,再多包些地,舒舒服服的过日子。玲儿又想到了这家的男主人,就是打玲儿的那位先生。他是一家公司的老板,家里很有钱,太太也很漂亮,两人真的很般配。太太对玲儿很好,只是先生严厉了些,当初玲儿刚来的时候,先生给玲儿立了很多规矩。什么不准带陌生人进来啊,不准私自出去逛啊,还有很多很多,如果触犯将家法处置,玲儿也不晓得家法是什么,稀里糊涂地就答应了。

一开始玲儿并没在意,可是有一次自己偷偷地叫双全来结果被先生知道了,玲儿才知道先生的厉害。先生叫玲儿过来,说要打玲儿的屁股,玲儿一听吓坏了,可是先生说这是合同,当初玲儿是答应了的,再说玲儿随便带陌生人来这里,是可以报警的。玲儿吓坏了,只好脱下裤子让先生打自己的屁股,玲儿羞得脸通红,先生说羞什么,自己只是惩罚她,有不是要糟蹋她,玲儿只好狠下心来。玲儿当时心理想,反正也没人知道自己挨打,只是打屁股嘛,自己小时候挨打不知道叫那些男娃看了多少回,自己的工作可不能丢,这里的工资高,先生和太太对自己也很好,只是今天自己犯了错,先生才要打自己。

玲儿狠下心来,可是先生的皮带落在自己的屁股上的时候,玲儿才感觉到可怕,先生以前是军人,手里的皮带呼呼的抽着自己的屁股,玲儿的屁股很快就红肿起来,玲儿只是觉得自己的屁股被打碎般的疼痛,玲儿不住叫喊,可是先生一点都留情,结结实实的抽了玲儿五十下。玲儿哭得死去活来她,太太给她上的药,为此太太还和先生大吵了一架。

玲儿当时谁也不怨,只怨自己不该带双全来,可是他又放心不下双全,自己只好偷偷去看他。但有一次还是被先生知道了,自然又被先生打了一顿。不过这次自己没让太太知道,先生每次打她的时候都不让太太知道。每次打完他之后先生对她总是特别的关心,但是从来不承认打她是不好的事情。

玲儿正在床上想着自己的日子,先生进来对玲儿说:“好饭了,你趴在那里别动,我端过来给你吃。”先生做的很简单,两碗鸡蛋面。玲儿慢慢地下了床,屁股还是很痛,只好站在那里吃了一口。先生问道:“好吃吗?”玲儿点了点头,眼前的先生很迷人,先生本来就很有男人味,如今这样的温柔的对待自己,玲儿更是觉得先生十分有魅力。玲儿边吃边想,要是双全有先生一半迷人就好了。

先生突然问道:“想什么呢?”

玲儿脸腾的就红了,忙说:“没什么,没什么。”

二

这件事情很快就过去了,最近几天玲儿发现太太有些不正常,总是呆呆的望着窗外,有时候看见电视里有小孩子出现太太总是很高兴的笑一下,然后就深深的叹一口气。有一天先生喝得醉醺醺的回来,玲儿收拾好了正准备睡觉,听见先生和太太在吵架,玲儿隐约中听见先生在骂太太是无法下崽子的猪,玲儿这才明白原来太太这些天是愁自己无法生育。玲儿想原来太太是不能生,自己还以为是他们不想生呢。

第二天早上,先生上班走了之后,太太对玲儿说自己要回娘家住几天,叫玲儿好好照顾先生。玲儿想劝劝太太,可是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先生晚上回来的时候,玲儿告诉先生太太回母亲那里去了,先生只是嗯了一声就回房睡觉去了。玲儿看着先生两口子生闷气,不由得想到了双全,自己和双全好久没见面了,自从来到城里之后,两个人只见了两次,两次玲儿都挨打了,但是玲儿挨打之后却感到很高兴,因为自己见到双全很好就足够。两个人也有好几个月没有做夫妻之间的那事儿了。玲儿有时候做梦都和双全在一起,可是醒来后发现自己身旁空无一人,不禁感到一阵失望。

太太走了好几天了,先生似乎不打算找太太回来,玲儿心里也是十分着急的。这天,玲儿在洗衣服的时候,一不小心将先生的一件衣服洗坏了,那件的样子不是很好,料子也不是很好,玲儿不晓得为什么先生会有这样一件衣服。先生回来之后,玲儿没有及时和先生说。先生看见凉在阳台的上的那件衣服,忍不住到近前摸了摸,突然发现那件衣服坏了,先生很大声的喊道:“玲儿,你给我过来,这是怎么回事?”

玲儿听到先生喊自己,急忙跑过来,看到先生正在指着那件已经破了的衣服,玲儿急忙解释道:“先生,是我不小心洗破的,这件衣服太旧了,料子都不结实了。”

先生拿着衣服走到玲儿跟前,“你给我看看,这衣服是我最宝贵的,再说了,我让你洗它了吗,我让你洗了吗,自做主张,还破坏了东西,你说你该怎么办吧。”

玲儿有些不知所措的说道:“按规矩我该打,可是先生,我不是故意的,我赔您一件还不行吗?”

“赔?你赔的起吗,这件衣服是我最珍贵的东西。我看你是胆子大了,犯了错误敢顶嘴了,今天不惩罚你是不行了,还不给我跪下。”

眼前发怒的先生让玲儿有一种压迫感,玲儿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这么有钱的先生竟会在乎一件破衣服。玲儿无奈的看着先生,先生只是冷冷的说:“不用看着我,这是我们定下的合同,你犯了错就应该受罚。”

玲儿说道:“先生,我知道错了,我的伤刚好,能不能原谅我一次。”

先生很严厉的说道:“不行,立刻给我跪好,把裤子脱了。”先生边说边解下自己的皮带,那根牛皮带。

玲儿无奈的跪倒在地上,脱下自己的裤子,屁股立刻露了出来,上面还有那天挨打得印记。玲儿低下头,对先生说:“先生,我不该擅作主张,而且还弄坏了您的衣服,按规矩该打八十。”

先生说:“你放心,我不会多也不会 少打你的。”

先生用手抻了抻皮带,啪啪的声音让玲儿感到一阵恐惧。先生不再说话了,抡起皮带照着玲儿的屁股猛抽下来,啪,“啊”玲儿忍不住的叫了起来,屁股上立刻又起了一道红檩子。不过玲儿这次并没有感到上次那样的疼痛,也许是习惯了吧。

先生丝毫不留情,皮带象雨点般的落在玲儿的屁股上。啪,啪……皮带抽在屁股上的声音在屋子里不断地想起,玲儿的屁股也在慢慢地由红变肿,屁股,大腿上全是红红的檩子。玲儿又忍不住的哭了起来,后面那个疯狂的男人让她想到了双全,双全在的话一定不会让她挨打的。屁股上的疼痛感渐渐地轻了些,已经麻木了。

先生打到四十下的时候听了下来,他脱掉自己的外衣和衬衫,只穿一件背心,两块结识的胸肌很突出,胳膊上也都是腱子肉。先生调整了一下皮带,继续朝玲儿那已经红肿的屁股抽去。玲儿的屁股在稍稍休息了一下之后终于有了反应,火辣辣的疼痛感逐渐上来了,先生这突然的一下子更是疼痛,玲儿觉得自己的屁股像是被撕开了一道口子一样。

啪,啪,伴随着玲儿的哭泣声,先生终于有点心动了,力气不再那样大了。玲儿心里还在想着双全,疼痛感也就减轻了不少。

屁股上的肉在皮带的抽打下不住的抖动着,这似乎激发先生的某种欲望,先生突然就用力打了起来。玲儿强忍住疼痛,满脑子都是双全的脸。

八十下终于打完了,先生并没有象以往那样给玲儿上药,而是对玲儿说:“我还事情,晚上会晚一点回来,呢自己好好的清理一下屁股,我先走了。说完先生穿上衣服,走出了家门。

玲儿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挨这顿打,屁股的疼痛让她无法立刻站起来,她趴在地上,红肿的屁股朝上,她觉得很委屈,可是又没人来安慰她。

玲儿慢慢地站起来,突然间觉得生活好残酷,她找来药,对着镜子给自己上药。看着自己那红肿不堪的屁股,玲儿的眼泪再一次夺眶而出。她轻轻的给自己上药,有的地方已经破了,药酒擦在伤口上,疼的玲儿打了一个冷颤。玲儿收拾好自己的屁股,望着扔在沙发上的衣服,她将它捡起来然后拿到自己的屋中。

下午五点多的时候,玲儿还趴在床上,屁股还是很疼。这时候有人按门铃,玲儿打开门一看原来是先生回来了。玲儿没说什么,将先生脱下的衣服挂在一架上。先生拎着一些菜,对玲儿说:“玲儿,今天你受罪了,我下厨,太太不在家,晚上咱俩好好喝一杯。”

玲儿没说话,她觉得自己不是再生先生的气,只是不想和他说话而已。玲儿接过菜,到厨房里,开始洗菜。先生也跟了进来,没说什么,只是在一旁帮着玲儿打下手。两个人就这样的默默地,谁也不说话。很快饭就做好了,先生摆好了桌子,对玲儿说:“过来一起吃。”

玲儿没说什么,慢慢地坐了下来,屁股还有些隐隐作痛,她想,先生也许是有什么话想对自己说。

先生看着玲儿坐下,轻声的对玲儿说:“玲儿,你还在怨我吗。”说着先生给自己到了杯酒,然后又给玲儿到了一杯。“这杯酒就当是我给你赔罪了。”

玲儿急忙拦着先生说:“先生,我喝不了酒,您自己喝吧。”

先生说:“玲儿你就别客气,今天太太不在家,我们两个也好好谈谈,这些日子我很烦,你也帮帮我。”

玲儿看着先生,的确有些憔悴,她知道这些日子先生和太太两个人很不愉快。玲儿突然想起一件事情,“先生,你等一下,我给你那样东西。”说着回到自己的房中。不一会玲儿手里拿着那件坏了的衣服出来了,“先生,我花了一下午的时间才将它补好,你可以看一下。”

先生接过衣服,仔细的看了一下,补的真好,除了用的线有些新以外,根本就看不出来坏过。先生看了之后很惊讶,他没有想到玲儿的手是如此地巧。“玲儿,谢谢你,我真的很感谢你。没想到你手这么巧。”

玲儿说:“先生,本来是我不好,我应该做的。”

先生说:“玲儿,你知道我为什么这么看重这件衣服吗,这件衣服是我妈去世之前给我买的最后一件衣服。我爹死的早,我母亲是世界上最疼我的人。今天你把它弄坏了,我觉得很伤心,所以打你打的那么狠。”

玲儿听先生这么说,急忙说道:“先生,本来我还怪你乱打人,可是听你这么说,我也想明白了,我真的该打。”玲儿说得很真诚,眼睛一扎一眨地。

先生看了看玲儿说道:“我母亲生前最大的愿望就是抱上孙子,可是太太她却不能生。以前我以为是我的毛病,后来才知道是她的事儿。唉,可是看了许多医生都没用。”

玲儿说:“先生你别着急,会看好的。”玲儿虽然嘴里安慰着先生,可是心里却想到了双全,玲儿想自己和双全什么时候能有孩子呢。

两个人就这样一句一句的谈心,玲儿喝了几杯酒就开始觉得自己有些晕了,酒总是能让人说真心话的,很快玲儿就开始和先生说自己的丈夫双全,先生听着玲儿讲她和双全的感情,觉得玲儿这个女人很单纯,很让人喜欢。

那天夜里,两个人都喝多了,先生扶玲儿到自己的房间里,玲儿什么都不知道,只觉得好像自己回到了乡下,看到了双全,玲儿哭着说:“双全,我挨打了,你怎么才出现,我想你想的好苦。你看我的屁股,是先生打的,可是我不恨先生,因为他打我是因为我做错事。双全,你看啊。”

玲儿说着脱下自己地裤子,先生看着玲儿那还有些青紫的屁股,用手摸了摸说道:“玲儿,你把裤子穿上,你先睡吧。”先生想让玲儿睡在自己的卧室里,自己则到客厅去睡。可是玲儿一把拉住先生说道:“双全,你不要走,我很想你,你不要走。”先生帮着玲儿提上裤子,玲儿说道:“双全,我早都是你的人了,我好想你。”

先生抱着玲儿说:“我不走,我真的不走。”先生为玲儿擦了擦泪水,望着玲儿那清纯的面容,让先生心动起来。玲儿微微泛红的面容,还有那隆起的胸部,让先生觉得眼前这个女人就应该属于自己。先生慢慢的脱下玲儿的外套,他以为玲儿会反抗,哪知道玲儿已经把他当成双全了。玲儿很配合的脱下自己衣服,伸手解开先生衣服的扣子,两个人很快就脱掉了对方的衣服,只剩下内衣了。先生看着玲儿的身子,心里一阵赞叹,随后一把把玲儿按在了床上……

三

一夜过去,玲儿早上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赤身**的躺在先生的卧室里,玲儿心里想,双全呢,她向身旁看了看,急忙拉上被子遮住盖住自己,可是用力大了,先生趴在床上,赤裸着的背和屁股立刻露了出来,玲儿一下子蒙了,嘴里嘟哝着“怎么会这样,怎么回事啊,”

先生地身体与空气刚一接触,迷迷糊糊的醒来了。看到身旁正在犯傻的玲儿,先是一惊,随后就想起了昨晚的事情。玲儿看着先生,害怕的用被子裹住自己的身子,然后转过身去说:“你快把衣服穿好然后出去。”先生这才意识到自己还光着身子呢。

两个人都穿好了衣服,玲儿什么也没问,她不敢问,她怕自己知道那可怕的事实。玲儿一声不吭地做好了早饭,先生坐在沙发上大口大口的抽着烟。

玲儿说:“先生,吃饭了。”

两个人坐在餐桌那里,玲儿说:“先生,我不想在您这里干了。我想回乡下种田去。”

先生说:“玲儿,昨晚上是我对不起你,你喝多了,我也喝多了。我不是人,我对不起你。”

玲儿哭着说道:“你别说了,我不怪你,但是我不想在这里呆下去了,你让太太回来照顾你吧。”

先生说:“好,好,玲儿,你等太太回来再说好吗,我这就让她回来。”

玲儿不再说话了。先生吃过饭了之后去接太太了。先生走后,双全公司的人给玲儿打来了个电话,那边的人告诉玲儿双全出车祸了,急需两万块钱。玲儿听了一下子蒙了,这么多钱,自己的工资也就几千块钱,根本不够。双全的钱全寄回家里了,玲儿想还是等先生回来再说吧。

快中午的时候,先生把太太接回来了。太太看到玲儿说:“玲儿,怎么了,是不是家里有急事啊,这么急着走。”

玲儿哭着说:“太太,我丈夫在城里打工住院了,是车祸。”先生在一旁吃了一惊说道:“玲儿,你说的是真的吗。”

玲儿说是真的,我今天接到他们的电话,送水公司的人说他出车祸了。我们身上的钱不够给他看病的。

太太说:“玲儿你先别哭,你回家也不可能凑齐钱啊。”说着对先生说:“我们借钱给他吧。玲儿挺苦的。我们现在马上去医院。”

先生没有犹豫,急忙叫玲儿收拾东西。先生走到玲儿的身边,悄悄地说了声“玲儿,别担心,一切有我呢。”听到先生这句话,想到自己昨晚的遭遇,不知道是感动还是生气,玲儿的眼泪又掉了下来。

到了医院之后,先生帮着玲儿交了住院费和手术费,双全很激动的拉住先生的手,不住的说着谢谢。先生对双全说,你还是好好养病吧,我们那里玲儿抽空收拾一下就行了,让她多点时间来照顾你。先生走的时候,把玲儿叫到了外面,先生说,玲儿,你什么都不用担心,钱不是问题。昨天的事你就不要再放在心上了,是我不对,玲儿只是说了句“谢谢。”转身回到了医院的房中。

接下来的日子里,玲儿每天两头跑,她中午为先生我和太太做好饭之后,就到医院照顾双全。先生抽空就会过来看看,双全对玲儿说,先生真是个好人。玲儿只是点点头,她把先生借给她的钱都记在本子上,然后开个借据给先生,先生不要,她应塞给他。玲儿说,先生你不要觉得你欠我的,上次的事情是我自己的事情,你要不收我就会觉得欠你好多。

先生听了玲儿这番话,对玲儿说:“玲儿,你是个好女人,我对不起你。”玲儿把欠条给了先生之后,心里觉得舒服了许多。

哈哈 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