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天使&宝贝 (生日文。。。) || 6223字

题记:认识宝儿好久,但形象,语言,动作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蓄意生事!!!

                                   -                  ---------傻宝@筱家名主

“喂…”
“晓林,你那怎么这么晚了打电话?”
“宝儿姐,我想你了…姐,呜…姐….我想你…….”
“晓林,你怎么了,怎么这么乱?你现在在哪?”
“宝儿姐,我想你…你不许不理我…呜…”
“说!你现在在哪里!!!”
“我…我…我在梦…梦舞…”
“你在那等我!不许乱跑!”
“恩,姐,我知道了…”

“嘟、嘟、嘟、嘟…”

听着电话那面的忙音,晓林甜甜的笑了。与刚才舞池中疯狂的她相比,现在的她更多了一份矜持…她举起手机,大声的喊道:“你们他妈的给我听好了,有人管我,我有姐!!!”
“嗯嗯,我们知道,我们知道…”几个男生一边附和着,一边拉起摇摇晃晃的晓林往舞厅的出口走去…

不等晓林再多说什么,宝儿已经挂上了电话。换上衣服,抓起钥匙包,冲下了楼。
“师傅,月亮湾广场的梦舞,麻烦您快点,谢谢!”

车还没停稳,宝儿就认出了坐在路边的晓林,虽然她把头深深的埋在了两膝之间…下了车,宝儿跑到了晓林身边,刚想训斥,却听见晓林含糊不清的嘟囔着“我有人管,我有姐…”宝儿蹲了下去,摸了摸晓林的头。“他妈的,别碰我!”一边骂,晓林一边抬起了头,却看见了蹲在自己面前、皱着眉头的宝儿,晓林不禁抖了一下。“姐,我…”,可是晓林脸上的惊恐,马上被喜悦代替。晓林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看着那些杵在那里的朋友,指着宝儿喊到“操,你们给我看看,这是我姐,我有人管,你们他妈的给我看好了,我有姐…”宝儿沉默了半分钟,明显在压制着自己的火气,“走,我们回家…”为了给晓林在她这些所谓的朋友面前留面子,宝儿没有把下面的话继续说下去。
扶着浑身酒气的晓林,宝儿看了看晓林的那些朋友,一个个还没有晓林大的样子。宝儿摇摇头,苦笑了一下“你们还有钱打车回家么?”
“有、有…”那些孩子竟然有点局促不安起来。
“那快点回家吧!”
“嗯,姐…晓林今天喝的不少,你回去照顾好…”正说话的一个胖男孩被另一个男孩兑了一下后,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马上闭了嘴。
“嗯,我知道了!”宝儿招手拦了一辆TAXI。

车上,晓林一会哭,一会笑,嘴里却一直断断续续的说着“我有姐,我有姐…”宝儿望着比她小三岁晓林,爱恨交织,宝儿闭上了眼睛,想让自己冷静冷静……

费了九牛二虎的劲,宝儿才把喝得烂醉如泥的晓林拽到了三楼的家,宝儿越急门越开不开,等好容易开开了门,晓林早就瘫坐在了地上。宝儿一只手将晓林跨过她脖颈的胳膊抓住,另一只手挽住了晓林的腰,可是怎么使劲也架不起晓林。
“晓林,乖了,起来,我们到家了!”
“家?!呵呵,家…我没家…”晓林的神情和语气让人心酸。
“晓林,姐给你一个家,乖了,和姐回家…”宝儿抬手擦去了晓林脸上的泪痕。
“姐,你…家…呵呵,家……”晓林慢慢的将头转向了左面,正触及了宝儿那满眼泪花的双眼。“姐,我和你回家…和你回家…”晓林用右手支撑着地面,借着宝儿的肩膀,慢慢的站了起来…

宝儿把晓林扶到了床上,看了一眼像死狗躺一样在床上的晓林,宝儿怜惜的摸了摸晓林的头,“晓林,姐去给你冲一杯蜂蜜水,乖!”
“姐,我想吐…”水喝到一半,胃里早已翻江倒海的晓林突然翻身趴在了床边。
“嗯,吐吧,吐出来就好了…”宝儿把早已拿过来的脸盆放在了床边。
“呃…呃…”房间里充满了酒精的气味。
“我看你以后再敢这么喝的!”宝儿一边拍着晓林的后背,一边即怜惜又责怪的说道。
反反复复的折腾三四次后晓林胃里的东西吐的也差不多了,只剩下了干哕。宝儿端来了一杯清水,让晓林漱了漱口,又给她灌了点蜂蜜水。
收拾完晓林制造的“残局”后,宝儿打来了一盆温水。吐过以后的晓林,状态好了很多,刚刚紧缩的眉头也已舒展。宝儿轻轻的用湿毛巾擦拭着晓林被汗水和泪水覆盖的小脸…那张稚气未脱的小脸在酒精的作用下更加的让人怜惜,可是她的所作所为也着实令人气愤…
宝儿站起来,手向晓林的腰带伸去,可刚触及晓林的裤带,晓林却突然欠身抓住了宝儿的手。
“姐,我真知道错了,别揍我,姐…”晓林不争气的泪珠早已争先恐后的跑了出来。
“错了?你还知道错?不揍你不知道长记性”宝儿声色俱厉的吼着,一巴掌拍到了晓林的PP上。
“姐……”晓林本能的挣扎着,已逃避即将到来的疼痛。
宝儿将晓林两手交叉用左手死死的按在了晓林的后腰上,右手扯下了晓林的外裤和内裤,上次被宝儿揍完留下的印记还没有褪去…
“啪”巴掌不轻不重的落在了晓林的PP上。“好了,好了。谁说现在揍你了,我是想把你的衣裤脱下来,给你擦擦汗,让你更好的休息。看你这反应,不揍你两下也对不起你啊!”一眼瞥见晓林哭肿的双眼,宝儿的心抽动了一下,不忍再逗这个平时皮了皮了的小鬼。
“姐,你真坏…”毛巾接触肌肤的那一刹那,传递着宝儿关爱的温度,使晓林的眼眶又一次湿润。
“姐……”
“嗯?”
“你刚才说话算数,不揍我了…”
“哦?我刚才说的是现在不揍你!”
“姐……”
“还知道我是你姐?好了,我去冲个澡,你先睡觉吧!不然揍你了!”
“哦……”

宝儿透过水雾望着镜子,似乎看到了第一次见到晓林的情景。“老…老板,再再来一…一瓶!”刚走进一家小饭店,宝儿就听见一个稚气的声音,顺着这含糊不清的声音望去,宝儿看见了一个喝得醉醺醺的孩子。她眉宇间透露出的清纯和她此时的状态令宝儿产生了好奇。宝儿走过去,坐在了她这孩子的身边。
“你认识她么?她在这半天了,喝多了,还要酒,不给就撵我的客人,怎么劝也不听!我看她可怜,就没撵她…这叫什么事啊!”老板看见宝儿像见到救命恩人一样的述着苦。宝儿笑笑没有说话。
“怎么喝成这样?”宝儿拍了拍那孩子的小脑瓜。
“不用你管!”
“喝成这样对身体不好,遇到什么不开心的事了?”
“我说了不用你管,你滚!”
“喝成这样还骂人?!父母怎么教育的你?”
“那俩畜生已经死了!死了!死了!”
说这话时,她脸上狰狞的表情着实把宝儿吓了一跳!畜生…能用这个字眼来形容自己的父母…宝儿感觉到了这孩子心中的怨恨,也对她父母是否真的已经不再人世感到好奇。
“那你和谁一起住?我送你回家吧!”
“操,你是谁啊你管我!”
“我是你姐!”宝儿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突然冒出来这么一句。
“我姐?呵呵,谎撒的还没有放屁有味呢!”那孩子把头转向宝儿,似笑非笑。
“啪”一巴掌打得那孩子一愣,“老板,结账!”宝儿没有理会发呆的那个孩子。
“我就不信没人能管得了你了!走,跟我回家!”宝儿一把拉起了那个孩子,那孩子像被施了魔法一样,磕磕绊绊的被宝儿拉着走出了饭店。
“你叫什么名字?”出租车上,宝儿对着那个一言不发的孩子问道。
“姚晓林,破晓的晓,森林的林…你叫什么名字?”那孩子怯怯的答到。
“不错的名字,破晓时的森林,应该是富有朝气而又神秘的吧?”宝儿笑着看了看晓林,“不必知道我的名字,叫我姐好了,愿意么?”面对这个和自己有着相同姓氏的孩子,宝儿更多了一份怜惜,出奇的想保护她。
“姐…”晓林心里也诧异自己为什么会听信于她,可她却十分肯定自己再听完那句‘我是你姐!’,挨了一巴掌后,心中升起的那种情愫只有奶奶在世时才曾有过…

宝儿关了淋浴,收拾妥当后也躺在了床上,晓林迷迷糊糊的钻进了宝儿的怀里。
“姐,不许揍我,疼…”
“还没睡觉,还不该揍?”
“不该…”
“你信不信我现在就揍你?”
“姐最疼晓林了,姐舍不得的!”
“当、当、当…”
“怎么打了这么多下?几点了姐?”
“十二点了……”
“哦,零点了啊?那应该一个不打的啊?”
“你倒是蛮清醒的啊?酒醒了?!那我是不是该和你好好算算帐了?”
“姐…不…”
“那还不睡觉?”
“我睡,我睡,不过姐,睡醒你就把什么都忘了?不许揍晓林了!”晓林又往宝儿的怀里使劲的钻了钻。
“不揍你,你能乖?”
“姐,我能,晓林一定能乖!一定听姐的话!再也不惹姐姐生气!姐,我错了!你原谅我!我错了,以后我一定乖乖的听姐的话!”
“哦?不是醉话吧?我应该相信你么?”
“不是醉话,姐相信我…”
“恩,好,我相信你,快睡吧!”宝儿笑着看着晓林,轻轻的拍着她。
“恩,姐,我睡觉。我听话,我错了,姐别生气…晓林…错了。姐,别生…气。我…以后一…一定听…你…你的话……”晓林还和以前一样,钻到宝儿的怀里,说着说着话就会睡着。

宝儿轻轻的拍着睡熟的晓林,她记得第一次把晓林带回家时也是这么搂着她睡的。
那次的晓林还显得很拘谨,洗过了澡、吃过了宝儿做的小米粥的她,坐在床边,连头也不敢抬。
“承认我这个姐吗?”宝儿没有感情的问道。
“嗯…”
“我教育你……或者说是打你,你接受么?”宝儿还是一样的语调。
“…嗯…”看了一眼刚才宝儿放在床头柜上的竹尺,沉默了近一分钟,晓林点了点头。
“趴床上!”
晓林没有动,宝儿也没有动。宝儿不想强迫任何人。
晓林慢慢的站起来,趴在了床边,宝儿伸手拽下了晓林的睡裤,内裤拽到一半的时候,晓林反手扯住了内裤!
“松手!”不大不小的一声呵斥,使得晓林慢慢把手撤了回去。
“啪、啪、啪”宝儿明显的感到了晓林身体的紧缩。
声音在继续着,晓林的PP已经一片绯红,后背也渗出了细细的汗珠,可晓林就是一声不吭。
宝儿伸手从床头柜上拿起了竹尺,狠狠的挥了下去。
“啪、啪、啪…”只几下,晓林就开始扭动起来,手也开始不安分了。
“把手放好,别乱动!”宝儿开始有点不忍心了,手上却没松劲。
“呜…”晓林开始小声啜泣起来,把头枕在双手上,却不再敢造次。
“啪、啪、啪!”宝儿看差不多了,连着三下,力道不小…
“别打了,我知道错了…别打了,疼…呜呜呜…”晓林忍不住哭了起来“姐…”
“还知道认错?我能管了你不?”宝儿听到那个‘姐’字时,心中一禁,手上虽然没停可力度小了很多。
“姐,我错了,你能管了我……”
“恩,这顿是你骂人的帐,喝酒的,以后再和你算!”嘴上虽然还带着强烈的威慑力,可宝儿已经坐在了床边,给晓林揉起了小PP…

宝儿搂着晓林,晓林蜷成一团钻在宝儿的怀里。宝儿摸了摸晓林的头,叹了口气。
“方便把你和你父母的事情讲给姐听么?”
“…嗯…”也许是晓林已经接受了来自宝儿的关心,也许是这么多年来的委屈、怨恨让晓林太累了,想找一个肩膀依靠…
“从小他们就忙不管我,我和奶奶生活在一起,和他们没有感情。奶奶过世后我搬来和他们一起住,我还有个弟弟,有了弟弟以后,他们找了保姆专门负责照顾弟弟,弟弟在他们身边长大,他们很爱他。我去了就像一个多余的人。他们总是对我吼,弟弟不高兴了也会拿我撒气。于是我就搬了出来,他们一个月给我生活费。我恨他们,我甚至想杀了他们!我想我的奶奶,奶奶对我最好了,她什么好吃的都留给我,我想奶奶,我想…”晓林昏昏沉沉的睡去了。
宝儿轻轻的拍着这个只把父母称为“他们”的孩子,听着她时不时的喃喃声,心中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她紧紧的抱住了晓林……

“真难受…”醒了的晓林因为昨天酒精的作用,头还有点疼。眼睛还没有睁开的她,用手在床上开始瞎摸,以此确定宝儿起没起床。
“我终于看到所有梦想都开花 追逐的年轻歌声多嘹亮 …”宝儿床头柜上的手机响了,晓林马上假装熟睡,宝儿轻轻的跑过来按下了接听键,同时看了一眼晓林。
“喂…”宝儿尽量压低了声音,边说边走出卧室。
可声音还是顺着没有关严的房门传进了晓林的耳朵,声音很小,可晓林却听得真切。晓林闭上眼睛,任凭泪水打湿了枕巾。
听见了宝儿拖鞋由远及近的声音,晓林马上擦干了泪水,继续装睡。
“晓林起床了。乖了,起来吃点东西!”宝儿慢慢的推着晓林。
“嗯…姐”晓林翻个身,坐了起来。
“嘿,今天咋了?这么痛快,平时可得赖一阵啊!是饿了吧?”宝儿对晓林的一反常态十分的诧异,要是平时,知道要挨揍的晓林总会赖在床上不肯起来。
“嗯…”

“姐…”
“恩?”
“没事…”晓林低头往嘴里扒拉饭,欲言又止。
“哦!”宝儿想到晓林每次挨揍之前都会装可怜,所以并没给晓林机会。
吃过饭,晓林又开始抢着帮宝儿收拾桌子,洗碗。宝儿看着晓林不禁偷笑,心想要是晓林总这么乖就好了。宝儿还记得初见晓林时,晓林的拘谨,和现在每天皮了皮了的她相比,宝儿还总在问她那时为什么装的那么可怜,晓林总会撒娇的回答,本来那时就很可怜吗,现在有姐了,就变成可爱了。
“昨天没睡好吧,晓林,再去睡会,乖了”宝儿把晓林往厨房外面推。

晓林回到卧室,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最后还是起来。她走到床头柜前,拉开抽屉,将拿出的东西放在了床上。然后走向房门,拉开,看见了正坐在电脑前的宝儿。
“姐…”
“怎么了晓林?”
“我,我…”
“你不舒服?”宝儿朝卧室走去,关切的问道。
“没,姐。”一边说,晓林一边朝床走去,到床边 ,转身趴了下去。
“今天怎么这么乖?知道自己错了?”宝儿一眼瞥见了床上的竹尺。
“恩,晓林知道自己错了…”
“怕我打疼你,给我来个负荆请罪?”宝儿早猜出了晓林的心事,可是这么主动晓林倒是头一次。
“姐…不是…”
“少废话,把裤子褪下来!不好好教训教训你,你是不给我长记性!”宝儿决定好好教训教训晓林,伸手把竹尺握在手里。
听见宝儿陡然提升了八度的声音,晓林吓得一个激灵,手压在头下迟迟没有动。宝儿刚才还因为晓林的主动高兴,可现在又有点气不打一处来。
宝儿伸手扯掉了晓林的睡裤和内裤,朝着晓林的PP狠狠的打去,十几下,宝儿一句话也没,突然,宝儿停手了。要在平时晓林早就不安分了,哪能像今天趴得这么的老实,宝儿看看了看晓林已经开始红肿的PP知道自己刚才下手重了。以宝儿对晓林的了解,知道这孩子在挺。
“姐,晓林错了,对不起!”停下来,宝儿才听清了晓林刚才挨打时一直重复的是什么。要是在平时晓林早“疼,疼!姐你不心疼晓林啊”的叫了,可今天…宝儿意识到自己刚才有点火气大了。
“错了?错哪了?”宝儿把竹尺放到晓林PP上的那一霎那,晓林紧缩了一下身子。
“我,我…我不该去舞厅,更…更不应该喝…喝酒。不应该…该让姐姐担心!”晓林说得断断续续,还不时的抽泣着,看出这一顿板子,着实不轻。
“你还知道?”说着又朝晓林的臋峰狠狠的打了一下,打得晓林浑身一颤。
“我知道,姐!”
“知道?知道你还大半夜出去?知道你还去舞厅?知道你还喝酒?知道你还骂人?”每一次疑问宝儿都照着晓林的PP狠狠的给上一下,连着五下使得晓林忍不住开始扭动。
“别乱动!”宝儿将竹尺抵在了晓林的腰上。
“姐…”
“说,为什么去舞厅,为什么喝酒!”边问宝儿边将抵在晓林腰间的竹尺抽起。
“啪!”明显感到竹尺抽起时晓林颤动的宝儿这次只用了五分的力道。
“姐,我是去…去梦舞找人…人的。去了他们拉我喝…喝酒,我说我…我不喝。他们就说…说怕什么啊?又…又没人管…管你,怕…怕什么。别人也跟着起哄,都说我…我没人管。冷嘲热讽的,认识的这么说,还…还有不认识的也跟着起…起哄。虽然我知道他们有点,喝…喝高了,可是我,我还是气不过,就…就和他们拼酒…酒来的…”
“啪”晓林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宝儿手中的竹尺打断!
“啊!姐…”
“你还有理了?!”宝儿没给晓林喘息的机会,又照着臋峰狠狠打去。
“呜呜,姐,呜呜…”晓林的语调已经变了声,已经红肿的PP此刻不停的颤动。宝儿看着心疼,手上难免放了水…
“我有…人管,呜呜…我有姐…呜呜”晓林边哭边说。
“晓林…”宝儿的手停下了。
“姐,我…我有姐…姐管,我不许…许她们那么说…姐,你不许不…不要晓林。姐,呜呜呜呜!”晓林哭的像个孩子一样。
竹尺落地,宝儿蹲下轻轻的摸着晓林的头。
“你永远是我的妹妹,永远。姐永远管你,你有人管。”
“姐,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傻孩子,怎么还越哭越厉害了?”宝儿爱抚的摸着晓林的头。

“疼么?”宝儿抱着晓林,给她揉着小PP。
“是我惹姐生气了,该揍!不过,姐,疼…”晓林往宝儿的怀里钻了钻。
“我可不疼!”
“姐,你坏!”
“我要是坏,我就打的你一个礼拜下不了地!”
“姐…你不舍得的!”
“你看你有下次我舍得不!折腾了我一夜!”宝儿又拍了下晓林的PP。
“姐…”这一下疼的晓林一激灵,眼睛竟然产生了H2O。
“咋了,打疼了?姐不好,下手重了…”宝儿心疼的皱着眉头,责怪着自己。
“姐……生日快乐…呜呜呜…”晓林憋了半天…
“哦?你怎么知道的?”
“早上打电话时,我听见你和那人说:没想到你还记得我今天生日。上次我也偷看到你身份证,当时还暗自庆幸能在你过生日时给你一个惊喜…可我却忘记你生日了。你今天过生日昨天我还弄出了那么一出,让姐折腾到了后半夜!”泪水又顺着晓林依然红肿的眼睛流了出来。
“傻孩子,你忘记了,你都送完我礼物了!”宝儿帮晓林擦去了眼角的泪花。
“恩?姐,我…”
“你忘了,昨天过了零点不久你和我说:晓林一定能乖!一定听姐的话!再也不惹姐姐生气!以后我一定乖乖的听姐的话!还告诉我不是醉话,让我相信你么?傻孩子,那就是你给姐的最好礼物了!”
“姐!姐,你不许不要我……….”晓林紧紧的抱着宝儿仿佛宝儿马上就要在她眼前消失一样!

“傻孩子,你是上天送给我的宝贝!”
“姐,你是上天送给我的天使!”

[本帖已被作者于2008年7月21日9时48分17秒编辑过]

以下是引用 sutian1991 在 2008-7-20 23:43:00 的发言片段:

呵呵!!顶一下!哦米去了!

你还满会写的!嘿嘿!!

哈哈 呆呆…这文差点憋死我…

以下是引用 即墨桑 在 2008-7-20 23:46:00 的发言片段:
宝,你写那么好干吗啊?弄的我惭愧死了,好像她是你姐一样了!宝,以后不许写的比我好,哈哈!
汗了,你是找拍没够…我姐?你不认识?!

以下是引用 童话爱情 在 2008-7-21 7:01:00 的发言片段:

写得不错呀!蛮温馨的.尤其是晓林奶奶过世,父母不管她,搬出家那段.看得我直落泪呢~

谢谢,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呵呵,真实情感…

以下是引用 宝儿不听话 在 2008-7-21 9:17:00 的发言片段:

谢谢宝的文。。。

嘿嘿,宝的文笔那可不是盖的啊。。。赞一个。

高兴ING

谢啥,客气了!

赞啥,过奖了!

生日,快乐哈!

以下是引用 xfdhl 在 2008-7-21 10:31:00 的发言片段:

哈哈·这文里的语气。。。啊哈哈哈哈~宝~你写的很传神哦~哈哈哈~宝儿生日快乐~

哈哈,一改我贫了贫了的风格,不适应了吧?!

以下是引用 jinrim 在 2008-7-21 11:50:00 的发言片段:

我

溃了。你就不能换个名字~~

你写文差点憋死,我看完没呛死~~

不过,写的挺感动的,哈哈

哈哈,破晓的森林,别对号入座哈!

老虎,抱抱!记得,开心哈!

以下是引用 xfdhl 在 2008-7-21 13:03:00 的发言片段:

哈哈老虎~别呛哈~怎么没看到你写文呢?

因为你笨!!!

《两只小猪的幸福生活》就是!!!!

以下是引用 sutian1991 在 2008-7-22 21:48:00 的发言片段:

哈哈!!宝也宝呀。。你写文还真是神速啊!!

继续哈。你知道我想看哪篇。。哟呼呼

恩,哈哈,得瑟,我编的容易么我?

以下是引用 jinrim 在 2008-7-25 20:46:00 的发言片段:

呵呵,谢谢姐~~

她挺快乐~~

老虎,珍惜身边的人,感激曾经的人…

宝儿、桑…

宝无语中…

以下是引用 小虎 在 2008-7-28 12:48:00 的发言片段:

宝!怎么看的我直想哭~!赫赫。。。

抱抱,兄弟…

呵呵,还记得那天你和我说的话…别告诉我是酒话!!!

以下是引用 沦落 在 2008-7-28 23:50:00 的发言片段:

哈哈,亲爱的宝一定是在大草原没人陪她玩

现在开始自娱自乐了.

不错以后多写点,来个专栏约个稿的…

大家鼓掌

你先把这篇的稿费给我再说!!!

以下是引用 yzgfxu 在 2008-7-31 12:53:00 的发言片段:
呵呵,不错。很喜欢!~~~

谢谢…

以下是引用 xfdhl 在 2008-8-4 13:04:00 的发言片段:

宝啊~多写几篇文啊~期待着呢

您想累死我直说~~~~~

以下是引用 名儿 在 2008-7-23 14:29:00 的发言片段:

呵呵 ,感情我看到了 !家,会永远给你留着的。。。。。

姐,抱抱

曾经的你说过,你要给宝一个礼物——家
曾经的你说过,老天在年终岁末给你一个礼物——宝

嘻嘻,你赖不掉的…

以下是引用 纸飞机の牵绊 在 2010-11-25 22:31:00 的发言片段:

呵呵 读到了一种遥远的距离

重看留言,恍如昨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