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M/M]续写《江南水乡杂记》 || 6258字

很喜欢这篇文章,所以动了续写的念头,文章以儿子小凡为第一人称出发点,其实倒是有不少作者本人的影子,而强子的形象也是取自作者身边的一个真实的好朋友。

只为自娱,不牵涉任何版权问题,希望原文作者不要介意。

从西塘回来一个礼拜了,屁股上的伤算是基本好了。其实说起来,我也已经长成大小伙子,被老爸这么不留情面地体罚也真是够丢人的,搁别人身上估计早跟家里人翻脸了,可我也不知道是怎么的,对爸爸的这种管教方式习以为常,并不介意,大概就像是老爸对我的评价吧,我生理心理都属于晚熟型的,学校里的同学也这么说,别看小凡人高马大的,其实就是个没开窍的青瓜蛋子。我也懒得管别人怎么说,反正也不是什么负面评价,随他们去吧。

下个学期就大二了,我爸给我下了死命令,第一学期一定要把六级考过。真是的,早知道我大一就不那么着急考四级了,本来也就是为了能在暑假玩的high一点,这可倒好,刚出狼窝又入虎口,自己给自己找不自在。不过还好,有一件事情还是挺让我欣慰的,大学里的一个兄弟强子暑假就留在上海不回家了(小凡一家是否是上海人原文并未提及,只因为离西塘较近,所以纯属乱猜——作者注),我打算把他带到家里来住,给他节约花销,我也算是有个伴儿。

强子是辽宁人,标准的东北小伙儿,个子比我高,长得也挺壮实。我跟他熟悉起来是在军训的时候,宿舍里一个辽宁同学被教官欺负,眼镜都被他给扔了,我气不过,就去找军训的总负责人评理,刚到那遮阳棚底下就发现已经有个身高一米八几,浓眉大眼的小伙子在那边吵得不可开交了,一个个教官脸色铁青地盯着他,人家都完全没有退缩的意思,我那同学拉了拉我,说,那是他老乡,也是为了他的事过来讨公道的。

从那以后我跟强子就成了特好的哥们儿,他这人,按东北话来讲就是“特有刚儿”,只要犯到他,简直是啥都不怕,大学一年就看他跟人家干了三四回架了,但没一次是为自己——说起来他在军训的时候就恶名远扬了,谁敢惹他?基本上都是为了自己的朋友出头。他就是这样一个人,单纯,血性,值得交。

给他挂了个电话,他正在宿舍宅着呢,接了我的电话高兴得要死,因为本来他也发愁暑假到底住哪儿,学校倒是能留宿,可是留宿的学生要统一安排在几个寝室,不能住自己的,这谁乐意?他在电话那头哈哈大笑着说我够意思,要请我吃饭,我让他别废话,赶紧打包收拾东西,下午饭就过来吃吧。

老妈听说我有好朋友要过来,也挺高兴,刚吃完中午饭没多久就开始张罗晚饭了,爸爸仔细地问了问他的情况,笑了,说这人跟他当年的一个朋友特别像,是个好小伙儿。五点钟左右门铃响了,一开门就看到他咧着嘴笑着杵在那儿,进门以后叔叔好阿姨好不好意思给你们添麻烦了说了一通的客气话,我在一边看着,嘿,以前怎么没发现这小子这么嘴甜。

饭桌上,老妈不住地给他夹菜,问这问那的,跟查户口似的。老爸一直在旁边听,时不时插一句。后来谈到了暑假的安排,爸爸问强子有什么打算,强子说打算在上海找个工作,打打工挣点零花钱。结果遭到了老爸委婉的反对。老爸说,对我们而言,最重要的是先填满脑袋,再去考虑口袋的事儿。紧接着就是一通大道理,听得我们俩晕头转向,到最后阐明了观点:“我在我朋友那边给小凡报了一个英语的培训,你也跟小凡一起上课吧。”

我一口饭差点没噎住:“爸,你啥时候给我报的名?怎么也没跟我说一声啊。”

“这有什么好说的,你四级就是个刚刚过线的成绩,这个基础考六级很悬,不加强一下怎么行?”

“五百多还叫刚过线啊?高了不少呢。再说了,我暑假自己在家好好复习还不行么?”

“你妈过些天就要出差,我还得上班,你一个人能在家好好复习?”

“当然能,我保证!”

“我不信。”老爸撇了撇嘴,紧接着把头转向已经两眼放空的强子,“强强你就跟小凡一起上课吧,多学习,以后能用得上。”

“……嗯,叔叔说的对……”

吃完晚饭,带强子出去遛弯,我一路上不停抱怨,好好的一个暑假算是彻底毁了,紧接着又把炮火转向他:“你刚才意志怎么那么不坚定?就不能跟我一伙儿反抗我爸吗?”

强子一脸小白菜的表情:“那家伙,我哪敢呐?你看你爸那气场,我爸当了多少年兵我都敢顶他两句呢,可对你爸……我还是拉倒吧。”

“……熊样儿。那怎么办,咱还真去上课?”

“嘿嘿,变通变通,懂啥叫变通不?到时候看情况呗。”

晚上洗完澡,我俩在卧室聊天,过了一会儿我觉得困了,就往床上一倒,然后习惯性地趴着睡,紧接着突然反应过来他在旁边,赶紧平躺过来,但已经晚了一步,被他一把按住了。“你,你这是,这咋整的?”他指着我大腿根上还没消的淡淡的印子,好小子,眼睛真够灵的,我又有点后悔,早知道就穿个平角的内裤,也不至于这么尴尬了。

“有啥大惊小怪的,没挨过揍啊?”我一边说一边拿手挡着屁股。

“别扯到我,这儿正在说你呢!上大学了还挨揍我还是第一次听说,这家伙,谁打的?你爸还是你妈?”

“当然是我爸!”天,这要是我妈那可真是没脸活了。

“为啥啊?”

“期末数学挂了呗。”

“你可真惨,我爸就没为学习打过我。来来来,让我瞅瞅。”他一边说一边拨拉我的手,紧接着就要扯我内裤。

“我C,你你你干吗?有啥好看的?!”

“臊啥啊我就看看!看看又咋的?!”

小爷最终还是没挣脱,认命地趴在床上,内裤被扯到了膝窝。他轻轻地摸着我的两块儿屁股蛋儿,心疼得嘶嘶哈哈的。

“你爸看起来就够威严的,没想到还下得去手。”他一边帮我揉着屁股一边咕哝,“这打得,印子还真够整齐的。”

“去去去!”一听他调侃我就气不打一处来,“感情你没挨过打啊?真是蜜罐里泡大的。”

“拉倒吧!我上中学的时候我爸咋揍我的知道不?武装带捆住手,拿皮带抽!比你这狠多了,就我这身板挨完打还得在床上歇两天呢。”

他这一说倒是勾起了我的好奇心,在上海毕竟民风温和,很少能遇到跟我同样“遭遇”的孩子,干脆坐起来开聊:“你爸都是为啥打你?”

“多了,打架啊逃学啥的。”

“你也真够笨的,逃学也能让你爸知道。”

“你是不知道啊,我从小学到高中都是子弟学校,老师校长跟我爸熟着呢,我在学校不管干了啥,小报告第一时间就打到我爸那儿去。”

“你爸一般打你哪儿?”

“屁股呗。”

“多少下?”

“我C,挨打你还数次数?谁还有那心思!”

“那又怎么了,我爸就是这样的,打多少下自己数着。”

“我爸可没那份儿理智,一般都是他觉得够了为止。我挨打分三阶段,第一阶段是咬牙扛着,第二段是开始认错,第三段是基本上嚎不动了,那时候就停了。”

“……那你爸可真比我爸狠。”

“必须的,我这屁股就是这么练出来的,抗打击超一流!”他一脸坏笑又捏了捏我,“不过你也不差,跟我有得拼!”

……

之后的三天一直都跟强子在玩,到处乱逛,打球游泳,后来老妈出差去了广东,我们的暑期班也开始了,一片愁云惨淡。

补习班的那老师,我跟强子都很看不顺眼,明明是个中国人,还非得做出一脸洋鬼子相,普通话都说不顺,手势动作都扭捏得不像个男人,一开口就是我在美国怎么怎么,我在澳洲怎么怎么,很让人不爽。

“这家伙,搁我们东北肯定得挨整!”强子愤愤不平。

“德行!把上海男人的脸都丢完了!”我也愤愤不平。

不过这家伙倒是有一点好,基本不点名,这一点我们还是很欣赏的,于是乎上了两三节课以后,我们就……

俗话说男人就是一种爱冒险的生物,所以我们总是无法抗拒逃学带来的刺激感受,却往往忽略了它的后果,一次逃课成功,神不知鬼不觉,我们就再也压抑不住爱玩儿的天性,在长达十多天的时间里,每天乖乖地背着书包去补习学校,露个脸,就逃得无影无踪。电玩城,网吧,游泳馆,甚至是任何一个简陋的小区篮球场,就能让我们乐不思蜀。

但俗话说,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我们最终还是栽了。

七月中旬的某一天,天气奇热无比。我们在学校上了一上午课,中午吃完饭后,按惯例逃掉下午的课,一路杀回小区,直接冲进游泳馆。

“啊,爽。”我惬意地作水母状,在水里浮着。

本来强子是个标准的北方旱鸭子,经过这些天我对他的残酷摧残,也会像模像样地来几下自由泳和蛙泳了。“咱比比呗?五十米,自由,谁输谁请冷饮。”这家伙开始向我挑衅了。

我冷冷一哼,真是满罐子不响半罐子叮当。

结果很明显,他输。

我们俩爬上岸,我舒舒服服地倒在一边的躺椅上,他正准备坐下就被我一脚踹在了屁股上,“买冰激凌去!”我恶狠狠地命令他。

“行,您是大爷!”他揉了揉屁股,磨磨蹭蹭地朝游泳馆大门外走去。

没过一会儿就见他进来了,手里空空。我正纳闷儿呢,就看到他表情很不自然,紧接着他后面出现了一个天神般的人物,我爸。

我整个头皮一下子就炸了。

“你们俩,回家。”老爸很酷地甩下一句话,扭头就走。

“到底咋回事啊?我让你买冷饮你怎么把他引进来了!”我一边急冲冲地套着衣服一边问他。

“我咋知道啊?我刚一出门就看到你爸站在门口跟别人说话呢,躲都来不及!你不是说你爸六点前都不回到家么!你看这才四点半!”

“……他提前下班了呗!快想想回去怎么交代!”

“说……说老师有事,提前下课了今天。”

“呸,啥烂借口!”

“那你说咋办!”

“得了得了,就这么说吧。”

……

客厅里,阴云密布。

老爸坐在沙发的主位,我跟强子傻乎乎地双手背后站在一边。

听了我们的“交代”,老爸面无表情,不动声色。他直接拿起手机,拨了一个号码。

“喂,老陶啊,你好你好……”

他一边打电话一边走向阳台,后面的话我们都听不见。过了一会他回来了。

“我刚培训中心的朋友打了个电话,问了问你们的学习情况。”老爸不紧不慢地说着,我们连大气都不敢出。“把测评的卷子拿出来,我看看。”

“……”我跟强子面面相觑。什么卷子?还有卷子?不就是讲课吗?

“怎么了,卷子呢?不管考好考坏,拿出来,我看看。”

我看这再耗下去也不是办法,清了清嗓子,说:“爸,是不是……搞错了?我们没有卷子啊,老师光讲课来着。”

“啪 ”一声巨响,茶几上的杯子都被震了起来,我跟强子不约而同地一抖。

“胡说八道!你们开课第二周起每天下午后两节课都有小测!当堂批改登记完分数才能走人!人家刚告诉我说你们俩就没有一次分数记录!你们都干嘛去了!”老爸这回彻底怒了。

我俩深深地把头低下,几乎绝望。

“你们每天就像今天这么混日子?是不是?我今天要不是提前下班了还以为你们一直表现得挺好的!小凡,我还以为在西塘那一顿揍真能让你长记性,没想到你还是记吃不记打!”

我没照镜子,但我知道自己的脸已经红到了耳根,真是的,虽说强子早就知道了,被老爸这么直白地点出来,我还是会觉得不好意思。

“强强,还有你。”爸爸的口气已经平和了一些,“叔叔以前一直觉得你虽然看起来调皮,但也算是个敢作敢当的男子汉,没想到你居然跟着小凡一起撒谎!这像是男人该做的事情吗?!”

“我……”强子也没话可说,刚把头抬起来又被老爸凌厉的眼神逼得低下头去,两手不自然地揉着衣襟。

“小凡,你进书房去。”老爸的口气完全没有愤怒的意思,但我很清楚,暴风雨算是真的要来了。

“强强,你坐吧,自己想一想今天的事应该不应该。”老爸摔下这么一句话,就跟在我后面进了书房,把强子一个人留在客厅里。我进去前还回头看了他一眼,这小子依然呆呆地站在那儿,一脸的不知所措。

门“咚”地一声被老爸关上,我的心也提到了嗓子眼。

老爸坐在书房的沙发上,一句话不说,就那么看着我。

我站了一会儿,实在是受不了了,只能主动开口:“爸,别生气了,我知道错了。”

老爸还是没反应。

我很自觉地找来了平时揍我用的板子,放在了老爸手边,自己搬来了一张椅子,红着脸趴在椅子扶手上,撅着屁股,等着挨打。

“多少下?”老爸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两百。”

“自己数着。”

屁股一凉,我知道裤子被扒下去了,条件反射地绷紧了屁股。

老爸照惯例摸了摸我的屁股,之前的印子早就消失了,我觉得有点尴尬,不自然地动了一下。

“啪!”这第一下来得完全没有任何征兆,我先是吓了一跳,紧接着就是一阵火辣辣的疼。唉,这么多年久经沙场,算是老将了,可是对于这种疼痛还是完全没有习惯。

头十下杀威板打完后,我头上的汗已经滴了下了,后面就是正题了,我知道。

老爸活动了一下胳膊,把我的篮球背心往上捋了捋,拿板子敲着我的腿:“腿不许弯,站直了!两腿分开点,屁股撅高。”

我估计我的脸已经红得发紫了,老爸啊,儿子都十九岁了,你这样……该看不该看的地方不都……但是没办法,只能照做不误。

紧接着又是一顿对我屁股的暴虐惩罚。老爸打得不急不缓,很有节奏,但是同样力道十足,每一板子都让我觉得是深深地咬进了屁股的肌肉里,虽说是两边的屁股蛋平均分布,均匀受力,但还是让我有点受不了,不由自主地膝盖开始打弯,屁股也开始左摇右晃。

“你给我站好了!”老爸停了板子开始下命令,我还没来得及恢复姿势,书房的门就响了起来。

坏了!我这才反应过来外面还有一个呢。要是被这小子看到我现在这副样子……我几乎是用哀求的语气跟老爸说:“爸,别开门,您给我留点面子,我……”

老爸只是瞪了我一眼,直接走过去把门打开了。

“叔叔,我……”强子刚一进来就看到了我,上身趴在椅子靠背上,衣服被撩起来,裤子已经掉到了脚腕,两腿分开挺得笔直,高撅着屁股站在书房中间,明显把他给吓到了。

“你说吧,怎么了?”

“叔叔,你别打小凡了,主意是我出的,你要打就打我,行么?”

傻小子,我爸怎么可能对你下手。我在一边想着。

“强强,你先出去,叔叔不是你爸爸,没权利打你,你在外面好好反省一下,晚上给我交份检查。”老爸完全没有跟他拖延的意思,倒也是,我还在一边等着挨揍呢。

“别啊叔叔,我……”强子也真是的,越急越说不出话来,只知道手死抓着门框,站在那儿不走。

老爸也没管他,直接走了过来,扬起板子再一次狠狠揍在我屁股上。

“啊……嘶……”我强忍着不想叫出声来,心里的羞耻感已经到达了极限。大家伙自己想想吧,一个大小伙子,赤裸着下身,高撅屁股挨着老爸的板子,你最好的哥们儿还在旁边盯着,估计任何人都会很想死吧。

我心里还在记着数,还好老爸打得有节奏,很快一百下就完了,嗯,一半了,忍住!

突然板子停了,我调整了一下呼吸,一回头,先是看到目瞪口呆的老爸,紧接着就是一双紧紧抓着板子的手,再然后……就是强子视死如归的脸。

“你……”老爸估计是没想到强子有这么大胆子,已经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叔叔,该我了!”强子瞪着眼睛说出这让我喷血的五个字,紧接着走出去,从餐厅搬了把椅子进来,咚地一声放在我旁边,很麻利地解开篮球裤的带子,刷地一把脱掉了短裤,露出了长长的双腿和厚实的两块儿屁股蛋子,学着我的姿势趴在了那儿。

老爸挥起了板子,强子吸了一口气,闭上了眼睛。

“啪!”屁股火辣辣的疼,不过这屁股还是我的。

“叔叔你别打他了!”强子有点急了,又站了起来抓住老爸的手。唉,傻小子,你倒是先把裤子提上再站起来啊!!!我忍不住打量了一下,嗯,挺雄伟。

老爸深吸了一口气:“强强,我说了我不是你爸爸,我不可能打别人家孩子,我只能管教我自己的儿子,你是该揍,但那是你爸爸的事儿,懂了吗?”

“那我就跟我爸说,让叔叔替他来管教我行吗?我现在就打电话!”这孩子,真是耿直。

“停停停!”我爸已经哭笑不得,好不容易把他手里的手机抢过来,两个人对视着,其中一个依然光着屁股。

沉默了几秒钟。

“好。”老爸发话了,“这是你自己的主意,错是你们俩一起犯的,我公平起见,你也一百下,怎么样,行么?”

“我听叔叔的!”强子一脸赴死的表情。

“好。小凡你把裤子提上,站起来。”

我弯下身子把裤子提了上来,忍不住反手揉揉屁股,C,真太疼了,刚打得我眼泪都快下来了。同时也有点后悔,刚在更衣室里就不该穿内裤,明知道要挨打,现在屁股被绷得难受,感觉臀围都大了一圈。

转过身来看着强子,唉,兄弟,你真有种,不过你得受苦了。

“你趴下。小凡,你靠墙站着。”

我没吱声,点了点头,靠墙站了个军姿,看着强子端端正正地趴在那儿。他屁股长得真好,小麦色,圆圆的,跟大腿连接的地方一点褶子都没有,这样的屁股为了我得挨一顿狠揍,唉,想想就觉得对不起他。

“啪!啪!啪……”老爸的板子一下下地落在他屁股上,我看这他的肩膀慢慢地缩成一团,两条结实的大腿也有点打颤,确实心疼了,也有点埋怨老爸,真是的,干吗打强子还打这么狠,给个教训不就得了!

头三十下强子一直没吱声,后面的就有点忍不住了,嘴里开始嘶嘶哈哈的,整个屁股已经红得跟猴儿差不多了。

打到六十下的时候老爸歇了一会儿,也是,教训两个人高马大的儿子,对他一个四十多的大叔来说也是不小的体力劳动了。“怎么样强子,还撑得住吗?”老爸问他。

强子把头抬起来,脑门上都是汗,他咧嘴笑了笑:“没事儿叔叔,您接着打吧,我不比小凡差,以前我爸也老打我。”

老爸哈哈一笑:“行!叔叔很佩服你,有担当有胆量,不过这该打的还是得打完了,趴好!”

强子脸有点红,乖乖地伏下身去,两腿的位置调整了一下,重新把屁股撅高。

最后四十下很快就打完了,还行,我们俩伤势都不重。估计这回老爸也是给强子面子,不然搁平时,两百下就完事是不太可能的。

我们俩一瘸一拐地回到卧室,褪下裤子趴在床上,沉默了一会儿。

他拍了一下我的屁股:“怎么样?还行不行啊你?”

我瞪了他一样:“小看我是不是,大哥我也算是久经沙场的老将,这点板子算什么?”

他哈哈大笑:“行啊,你小子真有刚儿,不过你这屁股也真够抗打的,我到最后都觉得想喊出来了,那毛竹板子打人太疼了。”

“可不是么,不伤筋动骨,就是疼得想杀人,我爸平时就这么教训我的,今天要不是你在这儿,我估计我不止要挨两百。”

“唉,刚来上海的时候还以为你们这儿的孩子都是娇惯大的,没想到啊,还能遇到你这么个另类,你爸看着也不像人家说的上海男人,相反倒是霸气十足啊,尤其是揍我们俩屁股时的那个狠劲儿,像是……”

“像啥?”

“就跟那武松打虎似的!儿白!”

“哈,我跟你说,我爸还真就是山东人,跟水浒里的人一个地方出来的!”

“真的假的?”

……

那天我们俩聊了很久,不可否认,经过这么一次尴尬的体罚后,我跟强子的关系就和亲兄弟没有区别了,同样的,我爸也在他心目中树立了无法撼动的权威。

okay,这篇文章算是写完啦,如果下次还有写的话,我估计会写强子带小凡回东北玩的故事,不让小凡体会体会强子他爸作为一个老军人的霸气也说不过去对吧,各位意下如何?

多谢!

哈,原文确实很好看

			以下是引用 火星→没事儿 在 2011-6-11 23:00:00 的发言片段:

支持续写,我也喜欢《江南水乡杂记》这篇文

多谢!

			以下是引用 火星→没事儿 在 2011-6-11 23:00:00 的发言片段:

支持续写,我也喜欢《江南水乡杂记》这篇文

已经有构想了,只是最近要期末考,麻烦。

不过会尽快写的,哈哈。

谢谢大哥,分儿呢?

1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