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帖M/F]遥遥自述(原作:奇乐) || 6915字

以前存的文,也忘了是哪里翻出来的了,觉得还不错就贴上来了,不知道有没有人贴过,如果重复了斑竹删了吧。

老公叫我遥遥,我们是在spank俱乐部里认识的。当时他直接言明要找个志同道合的人做妻子,并且讲述了自己具备的条件,看的我心动不已,于是我用玫瑰花瓣赌了我的一生。我向单位请了假,并对父母说出差,然后飞去了他所在的S城。乍见他那一刻我觉得我的选择是那么正确,因为他出色俊朗的外表(人总是比较注意外表)在熙熙攘攘的人群里非常显眼,紧抿的薄唇显出他的不苟言笑。我笑着向他走去,并对他露出一个我经常带着的灿烂笑容。“你是遥遥?”他问,并对我浅浅地笑了笑,那笑容让我眩晕,我傻傻的点了点头,他牵起我的手,我任由他带着我去了他家,那是一座三层楼的别墅,因为小区地处偏远,入住的人不是很多。进到屋里我正仔细的打量屋子,突然听见他说:“过来!”我转头看见他坐在沙发上,我朝他走去,并问:“干吗?”
“你很没礼貌。”
“我哪有?”
“你犟嘴?”
“我没有,对不起,我不是哪个意思。”
他盯着我眼睛看了一会,说道:“把裤子脱掉,趴到我腿上 。”
“为什么?我又没做错事!”
“你很喜欢顶嘴?”
“可是…”
“可是什么?”
我看着他严厉的眼睛,无奈地照做。我心里是既兴奋又害怕的,因为我虽然喜欢,却没被别人打过,不知会不会很疼?
他把我右边内裤的边缘捋到臀缝里,然后轻轻的按揉着,我的身子象被电击了一样麻嗖嗖的。“知道我为什么打你吗?”我摇摇头说:“不知道。”
“因为你随随便便的就相信别人,如果落到人贩子或**犯手里怎么办?”
“可我相信的是你,你又不是坏人!”我申辩着。
“让你顶嘴!”“啪、啪”两声毫无预警的打在我屁股上。
“哎呦!你怎么…”“我怎么了?”我本想说“你怎么说打就打?”可想想还是算了吧,于是我说没什么。他没再追究这个问题,继续问:“你说你做的对吗?”我没说话,心里有些不服气:“你是傻瓜呀?!我不来,不来能认识你吗?不是坏人就得了呗,非要去想如果碰上,那要是真如果了,我就自认倒霉呗!”
“不说话是什么意思?反抗吗?”
哎,真累!我叹了口气说:“我不知道,我没想那么多。”
“没想那么多?你是3岁小孩吗?你做事就不用脑子吗?看来今天我要好好教训教训你,让你知道什么事该做什么事不该做。我要打你100下屁股,你数着点,没数出来的不算。”然后就“啪”,“哎呦,1”我还是数数了,因为现在身不由己,只好乖乖听话。
“啪,2,啪,3…”
二十下过去我的屁股就疼的受不了了,“哎呦,哎呦,海哥哥,好疼啊,不玩了,我不玩了。”
“你以为我是在逗你玩吗?我是在教训你!起来,把内裤脱掉!”“不,不行啦,不行的!”“你不脱吗?好,我来。”“啊?不,不。”吓得我赶紧跪起,把内裤脱掉,我觉得我的脸肯定比屁股还红。
“你听着,我不是和你闹着玩。自从你发E-mail说你要来后我就在想这样到底对不对,你一个小女孩就这么轻易的相信了一个陌生人。我知道我不是坏人,但如果是呢?你又有什么能力自保?我一想到你有可能落入坏人手里就感到很气愤,所以我打算你一来就好好教训你一顿,让你记住不要随便相信别人,可你竟然还是一副不在乎的样子。告诉你,今天我一定要把你打改。趴好,从头数!”我亿年嗫嚅着还是乖乖的趴好。他的话让我心里起了异样的感觉。我是独生子女,一直被父母捧在手心里,我讨厌别人约束我,我是自由的,我想。可是现在,竟觉得自己象个小孩子等待着惩罚,但那颗惶恐不安的心里却又掺进了一丝丝被关心的甜蜜。

啪一下,清脆无比,大概用了他全身的力气,我想,“啊,好痛!”坏了,忘了数数,只好再挨一下,我咬咬牙说了个“1”,啪,啊,两下,他就这么一掌一掌的打下来,到25下时巴掌象急雨一样打下来,我手脚乱踢倒也没忘了数数,只是右边屁股火辣辣麻嗖嗖的,我忍不住用手揉了揉,“谁让你揉的?下次再这样就重新打过!”吓得我赶紧把手收回,然后“啪,51”或许是因为右边屁股疼的厉害,也或许用手打还是比较轻,,所以我竟然不觉得很疼了,只是在最后几下才又找到了疼痛的感觉。100下过去,他让我起来,我跪在地上竟然对着他傻笑起来,气得他一把把我拽起让我趴到沙发上,把屁股高高抬起,我很快摆好,因为这些姿势都看见过,只是还有满腹疑问:“不是只打100下吗?为什么还要这样?”他咬牙切齿的说:“我本来是这么想的,我以为这样对你来说已经足够,可你竟然一点也不接受教训还嬉皮笑脸的,所以我要加重刑罚!”“我哪有嬉皮笑脸?我都乖乖的让你打了还不行?!” “好,又顶嘴是不是?我就不信你改不了!趴在这不许动!”说完转身上楼了。哎呀,我着嘴呀,总是直来直去,一句不让,这下可怎么办?
天!我看见他手里的东西竟然激动的坐了起来,那是一块长约15寸,宽约2寸,厚约0.5寸的木板,头上有把手可握,打磨的很光滑,但一看就是新的。“我,你,”我指指木板指指我,有些结巴:“你…你不会用它吧?”
“为什么不会?”他笑着问我,但是我看见笑意并没到达他眼里。“快点趴好!想让我绑你吗?”
“可是你会打死我的!”
“我为什么要打死你?我只不过想让你记住教训。”
“我已经记住了,已经记住了,不要打了好不好?”我的笑容有些僵硬。
“你说打就打,说不打就不打?不想挨打就别犯错,犯了错就要勇于接受惩罚,一时的逃避只会带来更严重的后果,知道吗?小女孩。现在,我给你3秒钟的时间,是自己趴好,还是去地下室?记得吗,我告诉过你,地下室有准备好的刑具。”“我不去,我不去。”我使劲摇头并把泪珠摇落。
“那你该怎么做呢?”他用轻柔的声音问我,并用和蔼的眼神看着我。“我…我…”我啜泣着却又无可奈何的趴好,板子在我屁股上游移,本来夏季觉不到凉,但因为屁股现在火辣辣的,加上心里的恐惧,竟让我起了寒意。板子猛然离去,我顿时紧张万分,肌肉紧缩,闭上眼等待那狠命的一击,可是竟然听见他轻笑一声:“我还没开始呢,别紧张。”“耍我?”我心想,但也只能在肚子里咬牙切齿。就在我愤愤的想着的时候,“啪”一声板子落下来打的我魂飞魄散,那种麻辣刺痛的感觉我从来没尝过,“哇啊”我直起身子捂着屁股再也不肯让打。
“快点啪好,我数到3。”
“不,不,”我尖叫着提着裤子就想跑。谁知他两步上来就抓住了我。
“放开我!放开我!你这个骗子!”
他把我抱起抗在肩上象屋里走去,我手脚乱踢想从他身上下来。“你放开我!你这个神经病,变态狂,混蛋,王八蛋!你放开我!”他把我放在了什么东西上我没注意,只希望自己能够跑掉,直到他用皮带把我的手脚和腰固定好,我才发现我趴在一个马鞍形刑具上,我向屋里打量了一下,不禁倒吸一口气,这恐怕就是他的地下室了,我面对的墙上有象图片里校长室的墙上一样从上至下横放着四根藤条,弯把的,往右看去是四根直的,把手象警棍,再往右,皮鞭、木板应有尽有。
“现在才知道害怕吗?”
“我,求你,求求你了,放了我吧,我想回家。”
“放了你?如果你落到坏人手里,你想他们回放了你吗?”
我已经落到坏人手里了,我在心里说,“我不知道,我以后不敢出门了,求你放了我吧。”
“不行,我说过今天让你记住教训的,而且我发觉你有很多缺点,所以我要让你痛改前非,既然是痛改,当然要让你的某个部位痛,我们就选屁股吧。”
“不用你管我,再说这个词也不是这么讲法呀!”
“哦?那要怎么解释?你来说说。”
“我才不和你这个疯子讨论这么愚蠢的问题呢!你快放了我,否则我就报警!”
“是吗?小姑娘?”
“不要叫我小姑娘!我有名字!”
“好吧,遥遥,但是现在是讨论这个问题的时候吗?”
“无耻的家伙,你是个无赖!下流,不要脸,你不得好死!明天就让车撞死! 现在就让口水呛死!死后下十九层地狱!用油锅炸,大锅蒸,切成一小块一小块喂猪喂狗,(猪好象不吃)让你求生不能求死不得,让你后悔投胎做人!”
“是吗?我会让你知道谁该后悔的。”说着就动手脱我的裤子。
“不!不要!”我大声叫着并扭动全身,但扭来扭去也只有屁股能稍稍动点而已。
啪一下,“啊!…”我尖叫着,用尽全身的力气,但是板子并没有停,还是打在刚才火辣辣的地方,那里一下子象针扎似的震痛起来。“叫吧,使劲叫!反正别人也听不见,不过我想你嗓子可能会哑。”我还来不及咒骂,第3板就打了下来,我徒劳无功的晃动双手。试图捂住疼痛的屁股,但也只是想象而已。板子还是一下一下紧凑规律的打在屁股上,我觉得我快要死掉了,我不是认输而是疼的来不及说话,我觉得屁股上似有很多钉子,那木板就象铁锤一样把它钉入更里层。二十几下过去,我的嗓子已有些嘶哑,屁股象在火盆上烤一样,又疼又烫,可我不想让自己投降,“你打死我好了,打死我我也不向你求饶!”“是吗?”“啊呀!”不知是因为被打的时间长了还是他因为气愤加重了手劲,总之更疼了。我不自觉得想挺直身子,可因为被绑住,无意中把屁股抬的更高,加上腿使了劲,所以板子打下来让我疼到骨子里,似乎骨头都要断了。

“啊,不。”
“不什么?你不是不求饶吗?”
“我…我没…没有求饶。”我喘着气咬着牙说。
“好,我看看是你的嘴硬还是板子厉害!当然还有藤条和皮带。”我一听有点懵,这次我真的死定了!“哎呀”又一下,打得我开始叫妈妈。他终于住了手,一共是40下,他说,我不知道,我以为我会死的,但没有,人有时候很可怜,想死都那么不容易。他走到我前面问我:“知道为什么打你吗?”我专心的痛哭不去理他,我的腿几乎断掉了,很疼很疼的往下坠想和我的身子分离,大概是。
“你还是不认错吗?这样可不好,‘知错能改,善莫大焉’。好吧,先不去计较这些,你知道吗,你的屁股现在可真是‘吹弹可破’红肿可爱,不过今天不能再用板子了,明天再教训你。现在我要用藤条打你20下,因为你没学会使用文明用语,骂人,所以我要使用代表学校的权威来惩罚教育你。”我只从牙缝里挤出“白痴”两个字。但当藤条打到我身上时,我觉得我快要疯了,“嘭”一声,象是小刀划开一道口子露出鲜肉一样的疼,第2鞭落下来,同样的感觉,同样的疼痛,我快忍不住了。当第5下过去,我终于开始求饶:“救命啊!呜…饶了我吧,我错了,我知道错了…不要,不要再打了。”第8下打在我大腿根处,确实很疼。一共打了10下,他停下来问我:“是真心的吗?”“是是。”我回答的很快,因为我实在是太疼了,可是他说:“很好,你早该这么做,可是为了让你真正的记住教训,惩罚将会继续…”“不要,饶了我吧,我再也不敢了。”鞭子就这么突然的斜着打在我身上,贯穿我的右上臀,臀缝和左下臀,使得刚才的伤口更痛起来,或许在伤口上撒盐也比这强吧。酷刑终于结束。他又走过来问我同样的问题:“知道为什么打你吗?”
“知道知道。”
“你应该说原因。”
“因为…我骂人。”
“骂人对吗?”
“不对。”
“该打吗?”
“该打。”
“那以后再骂人怎么办?”
“我不骂了,我保证!”
“我问你如果,怎么办?”
“你看着办好了。”
他轻笑出声:“看来你需要好好调教。”我一听见这句话头发都要立起来:“不要,不要打了,我听话了…听话。”
“本来我还要用腰带抽你20下的,因为你竟然咒骂我,好吧,我们先记着,如果你敢再反抗我的话,我会加倍的,你记住了吗?”
“记住了,记住了。”我回答的很快,但我心里可不是这么想的,我想快点离开他,回家,就当自己做了一场噩梦,可是,老天啊,这个梦一辈子都没醒。
他给我松了绑,我从上面掉了下来,他把我抱起,出了地下室,上面是一间卧室,他把我放在床上,动作还比较轻柔,然后他拿了药一边给我涂抹
一边数落着我,原来男人也会如此罗嗦,(希望不要引起你们这些大男人的公愤,呵呵)“抹上这个伤会好的快,但是疼痛不会消失。我真没想到你会这么讨打,挨完打还笑,你是在向我挑战吗?本来打完还要让你跪1个小时反醒呢,看你也跪不住了,这次就饶了你。你看看你今天做的这事,哪一点象成熟女人做的?还不让我叫你小姑娘,你到底几岁了?”
“我22了。”
“22?你撒谎。”
“没有没有。人家都说我长的显小。”我留着运动头,上身穿了一件粉红色的小可爱,下身是白色七分裤,旅游鞋,没有几个人说我大。“真的22了?”
“真的。”
“那我们结婚吧。”
“什么?”
“你不愿意?”
“不是,可是要问我爸妈。”我才不想和他结婚,万一哪天被打死多丢人。
“这好办,过两天你的伤好了,我跟你一块回去,放心,一切有我,你睡觉吧。”说完吻了我唇一下,“晚安,宝贝。”我有点傻愣愣的,因为他的晚安吻和他那句“一切有我”,(女人真的好悲哀)直到我翻身时碰疼了屁股才想起我应该恨他,但是心里的甜蜜总是打乱我的思绪。
我们终于还是结婚了。当我再次住到那个房子的时候,我都有些分不清真假,仅仅两个月而已,我就已经嫁为人妇了。其实这两个月他对我很好,没再打过我,当然也是因为我们很少见面,而我就不用说了,PP如此之痛怎敢轻举妄动。
第2天醒来,我看着壁橱旁的墙发呆,因为那面墙是个暗门,在那里下去就到我上次挨打的地下室了,他让我睡在这里一是让我记着别犯错二是方便出入那里。是的,他不在这里,他在上面他以前的卧室,他说我还是个孩子,他要等我真的长大。
他开门进来,“昨晚睡的好吗?”“还好,你手里拿的什么呀,海哥哥?”“哦,是我给你定的家规,你好好记着,可千万别犯错!”我接过来看了看,说谎、吸烟这样的挨打还可以,可晚上8点以前进家这也太什么了吧,还有不准开着车乱跑,我最喜欢开车兜风了,我的不屑表情在他的瞪视下变成牵强的笑,“海哥哥,8点太早了吧?要是我有事赶不回来怎么办?”“挨揍呗,还能怎么办?”我差点让口水给呛死,“那要是有非常重要的事呢?”“你能有什么非常重要的事?如果真有你不会打电话?”“对呀,有电话,我怎么忘了呢?”“小傻瓜。”“还说呢,我是让你吓的!”他捏了捏我的脸说:“好了,快起床,我去准备早饭。”哦,太棒了,他的厨艺一级棒。
我们一直这样幸福的生活着,虽然我有时犯错,但因为也不是什么大事,所以挨打都比较轻,而且现在我很乖,不会乱跑乱躲,所以地下室再也没去过,直到那一天。

其实那天我们玩的很开心。他带我去钓鱼,我最讨厌钓鱼了,因为我没耐心,可当我在他的帮助下钓上第一条鱼时的那种欢欣让我玩了一整天。
晚上回到家有点累,我们出去吃,因为今天很开心,所以他也没管我挑食,点的我喜欢的菜,可是还没开始吃,“阿海?真的是你?”我转头看去,是一个非常漂亮成熟的女人,我看向老公,他的表情很复杂,我说不出是惊讶,喜悦,或者别的什么。
“林娜,没想到在这里碰见你。”
“是呀,我也没想到,当年,我们没再联系。对了,这位小姑娘是谁?你妹妹吗?”她不请自坐到我老公身边。
“不是的,这是我妻子。遥遥,这是我老同学林娜。”
“你好,很高兴认识你。”我用生疏但礼貌的声音问好,不过看着她脸上吃惊的表情可真是爽啊!
“阿海,你结婚了?当初你…真是不可思议,而且是那么小的女孩。”
当初什么?这女人说话怎么那么掉人胃口?!“我不是小女孩!我已经到了法定年龄!”因为对她没好感,我的口气有点冲。
“遥遥!”“你别在意,她说话就这样。”我撅了掘嘴,就知道对我凶,看你那谄媚样!
“没关系,阿海,你还不了解我吗?我怎么会和小孩子计较。”
这个女人!
“遥遥,你不是饿了吗?你先吃吧。”
“哦。”我答应一声,可是怎么吃的下?!他们两个旁若无人的交谈着,我看着,听着,怒气一点点积升。我向侍者要了两杯饮料,一杯冰柠檬,一杯热红茶,然后对着老公和那妖冶的女人泼了过去,我歪着嘴角坏坏的笑着,然后在老公的怒视下转身跑了。
我不知跑了多远,也不知道我跑到了哪里,很累,喘不过气来,我想笑,可是却笑出泪来。我突然想爸爸妈妈,想回家,摸摸口袋,竟然没有带钱!我苦笑,可是不想回去,我溜达着一边问路一边去了车站,因为候车厅比较安全,先过一夜再说吧。
第2天我还没拿定主意要不要走,可是我必须先回家一趟,先拿到钱再说吧。我以为他去上班了,因为他很敬业,可是门没锁,我推开,看见他斜躺在沙发上,我轻轻的走近,看着他紧锁的眉头和刚冒出的胡须,拽开的领口,稍显颓废的样子让我心中不舍,我伸出手轻轻的抚摸他的脸,却被他一把抓住,我看着他,视线渐渐模糊,终于忍不住趴他身上哭起来。
“你去哪了?”他轻轻的问。
“去了,候车厅。”
“去那干什么?你为什么不回家?”他坐起来,口气有些急。
“要你管!去关心你的林娜妹妹吧!再见!”我推开他去卧室收拾东西,其实只是有些赌气。他跟进来。
“再见?再见是什么意思?!”
“我说错了,是不再见面!我要回家!!!”
“这里就是你的家!”
“才不是!我才不要你的破家!我要回我自己的家!”
“你敢!你忘了家规了吗?你竟敢一夜不回,还有你的举动象个淑女吗?你还有理吗?”
“你去死!和我讲什么家规!是你们先伤风败俗的!大庭广众之下勾引 我丈夫,她可真是淑女啊!你去找她好了。”
“你!不认错是吗?”
“我没错!”
“要我绑你吗?”
“你不讲道理!”
“好,我给你半小时的时间你好好想想你到底有没有错,错在哪里,错了该怎样?…”
“不用!”我打断他,“我没错,就是没错。我不想看见你,你走开。”我用手推他,却让他抓住了手腕,试了两下却没挣开。
“你真的不认错?好,很好。那我们去地下室解决?”
“不!!你???”我有些恐惧可又觉得委屈。
我被他拖着去了地下室,拖到第一次见面时用过的马鞍形刑具前,他看着我却不说话,我紧咬住唇回瞪他,直到我受不住他的目光低下头去他才说:“还记得这里吗?”我伸手摸了摸上面的浮尘,想起自己被绑起的无助和难以忍受的疼痛,我微微颤抖着却忍不住心伤:你好狠!为了另一个女人你要这样对我。

“遥遥,还不认错吗?你知道我的原则,不怕你犯错,只要你主动承认,我可以从轻处罚。”

“从轻处罚?”

“对,我说过,打你不是目的,只是一种手段。我什么都可以原谅,什么都可以不计较,但是我要我的遥遥懂事。”

“为什么一定要我认错呢?”

“为什么你不认错呢?”

“我认错了你就不会打我了吗?”

“不,我会打,只是不会在这里。”我呲牙,笑,突然意识到一件事情,原来……“好吧,我认错,但是你能回答我一个问题吗?为什么她见到你时是那种表情?为什么她对你结婚的事情感到不可思议?为什么你对她说话那么温柔?为什么你……”

“停!请问小姐,你让我回答哪一个?”

“都回答!”

“你说让我回答一个。”

“我……你!我不管!你要回答!”

“你呀,你呀……”

“我呀,我呀……快点说!”

“好吧好吧,她是我的同学……”

“什么同学?!肯定有一段校园恋情吧?!哼~~”

“是你说还是我说?再打断我我不说了。”

“您说您请讲”

“我们是谈过一段时间,但是彼此觉得不合适就分手了。待会再问,要不我不说了。”我怏怏然放下举起的手。“我对她说话不叫温柔,只是一种礼貌,是礼貌懂不懂?丫头!”

“懂懂懂,可是我总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或许只是你单方面觉得不合适,而她还是很满意你的,今天见到你……”

“请问这是什么地方?”我眨眨眼,摸了摸他的额头又摸自己的,“没发烧呀?这是我们家呀。”

“我们家?你确定?”咬牙切齿大概就是形容他现在的表情。“告诉我,为什么不回家?!”

“因为,因为……痛!你捏痛我了。我……我不敢,昨晚开始只是气不过,可是后来,后来我有点后悔,可是我想你肯定很生气,我,我不敢回来。哥哥~海哥哥,我知道错了,我……”

“遥遥,你不能总是想着逃避,你自己选择吧。”

“那个……用手好不好?”

“手?”“对对对,用手!”原来我也会谄媚……

“好,手是给你热身用的。”啊?刚扬起的嘴角僵在脸上。

“你把这里擦干净。”我指指马鞍。

“在这里?!”嘿嘿嘿,偷笑,不错,他的惊讶不亚于刚才的我。“对呀,我知道我让你很担心……我是该打的,我……”无比哀怨的神色和语气,我简直要佩服自己了。可是……“好,就用藤吧。”

“什……什么?”我差点咬掉自己的舌头。楞楞的看他把一切整理好,“你那点小心思我还不懂?把裤子脱掉,趴到上面。”透过一层水气深深的看了他一眼,我全部照做。他很仔细的把我的手和脚绑好,最后把腰部固定。

啪!“哦!”啪!“呃!”啪!“不,不!”啪!“哥~哥”才四下而已,我已经痛的不知所措。啪!“轻点轻一点呀,我不敢了,下次不敢了!”啪啪啪~~连续几下,没有变轻反而加重,“我对你说过,我要的不是下次不敢,我要的是改正,要的是没有下次!”“没有下次了,没有下次了!好痛……”我心急乱喊。

“你以为我心里好受吗?”“不好受还要打?”我自己嘟囔了一句。

“你说什么?”

“我知道错了,我改了。”

“知道错了?”

“知道了,相信我吧,原谅我吧。”

“最后十下!”

啪!啪!为什么还要打?为什么还要打?我在心里呐喊,可是一再袭来的痛总让我分神,“轻一点,轻一点呀……”知道该来的躲不掉,我也只能求他下手轻一些。

“遥遥,乖,哭吧,我陪你,遥遥,不要恨我。”他解开绳子把我搂在怀里。

“恨你!就是要恨你!”嘴里说着,可是手更抱紧了他。

他把我抱出地下室坐在床上,而我坐在他的腿上。“遥遥,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担心?你一个人在外面,你知不知道现在社会很乱,那么深的夜,你会在那里?我的心好痛,但是又无力,如果你有什么意外,你让我怎么办?”

“我会住旅馆。”

“你有带钱吗?”

“你怎么知道我没带?!”

“你什么时候想起来带过?”

“我……哼~~”

“小迷糊~~~遥遥,遥遥,不要离开我,知道吗?懂吗?不要离开我……”

[本帖已被作者于2008年5月14日22时26分59秒编辑过]

原来作者是奇乐~素偶孤陋寡闻了~8好意思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