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M/F]sp--爱的纽带(下) || 7856字

sp——爱的纽带(下)

   五 

激情过后,我先扶她去洗澡,然后给她的屁股上药疗伤,陪她休息。她滔滔说:“sp四原则多数是保护我的,这很好。但第三条不捆绑着打我,这就苦了我了。你要知道,毫无束缚地挨打,这要多大的自控能力?说实话,我挨打时,精力意志主要不是用在忍痛上,而是用在拼命控制自身不乱动上。控制力稍一松懈,身体马上会翻转,或两手马上会伸向屁股遮挡你的板子。避打是人的本能,是情不自禁的。要克制这样的情不自禁,就必须具备用板子自打屁股到肿都不手软的自残勇气。你看克制情不自禁有多难?”我一时惊呆了:“有这么难?那就不要克制好了。”“不克制,你能打得成么?”“打不成就不打呗。”“你倒一脸的无所谓。可是作为妻子的我,连这一点都满足不了你,我于心何忍?所以么,我劝你还是把我捆起来打好了。这样既满足了你的爱好,我也不需要竭力控制自身不动,可以集中精力忍痛,挨打时就轻松多了。岂不两全俱美?”她用哀求的目光看着我。我迟疑着,还是说:“不行,捆起来打,虽说你是自愿的,但我总感到这样的sp有强迫你的味道。”她沉重地叹了一口气,低头微语:“说了这么多,你还是不愿意。”我笑了笑,亲吻了她一下,表示她对我不满的抚慰。
一天,她从娘家回来,问我能不能给她弟弟在镇上找点活儿干干。“爸妈求过我多次了,说一个大公安的舅子,还是个种地的,连大公安脸上都无光啊!”我说这事容易,就给他联系了一家私营企业,叫他带着我的便条上班去了。
又过了一些日子。某晚睡觉前,她憋不住问:“这么长时间了,你怎么还不提sp的事 ?”“唉,屁股一打就破,不好打呀!”我为难地说:“这样吧,以后sp时,木板上裹几层布,也许就不容易打破皮了。”她就取出木板,裹好布,递给我看:“这样裹怎么样?”我摸摸木板,由于布裹得紧,木板还是硬硬的。打几下自己的手掌,虽减少了一点刺激,但仍疼得很,就对她说:“好,用裹了布的木板打好。明天是星期天,明天就sp吧。” 天亮起床,她只给我做了早饭,自己跟上次一样,不喝水、不吃饭。独自洗完澡后,略事休息,她就脱光了衣服,只穿一条丁字裤,拿出木板,照例向我跪下讨打。我接过木板,她就抱着枕头,趴在长桌上,依旧头压臂、臂压枕头,抬高胸背,凸显着臀峰等待着板子的来临。 我看着她纹丝不动的屁股,觉得缺一点情趣,就对她说:“打板子时,上一板与下一板空隙时间,你要有节奏地时而夹紧屁股、时而放松屁股,使屁股起伏颠动,明白吗?”“明白。”她就把臀肉忽而绷紧、忽而放松地上下簸动起来,煞是好看,增加了屁股的动态美感。我欣赏了一会,不禁亲吻了一下她屁股——我永远的爱物,就从容不迫地打起来。 我用足臂劲,对准动态的屁股,一板猛击下去,“啪”的一声脆响,顿起一波肉浪。刺激得她“啊唷”一声尖叫,上身带有弹性的一翘,腰臀左扭右曲,口里连吸凉气。几秒钟后,她又控制住全身不动,皱眉闭眼,嘴唇咬得发白,两拳握紧得指甲快要掐入掌肉里去了,以恭候下一板子的光临。同时,她还得努力地簸动臀肉,以取悦于我。在整个sp过程中,臀肉必须一刻不停地、一紧一松地簸动着,以供我观赏。这就使得她屁股又痛又累、痛累万分。 用裹了布的木板子sp,效果果然不错,
打了一百多下,屁股也只是一片深红,没有肿的迹象。看着她这样耐打耐痛的肥美屁股,我兴奋极了,不停手地连击二十多板。打得她上半身一直高翘在那里,屁股上肉浪迭起,手掌脚背连连拍打桌面,满脸紫涨、满身油汗、满嘴“哇哇”哭叫,眉眼口鼻扭曲得不成脸型……我一停打,她痛累交加地瘫软在那里,臀肉再也簸不动了,只剩满口粗气。这时我也打累了,手臂酸麻发痛,两人就都休息了十多分钟。 不打肿她屁股我是决不罢休的,这是我的**病。休息好以后,我重新拿起木板不快不慢地打起来。她对挨打的反应好像越来越弱,渐渐有点不在乎了。是不是被打麻了、刺激不了她的痛觉神经了?打着打着,也不知打了多少板,我的胳臂实在酸痛得不行了,汗水浸湿了我的衣服。再摸她屁股,火燎火烫,但感觉不到有明显的僵块, 只是皮又厚又硬。这是怎么一回事?细细一看,原来屁股已经肿了,而且肿的面积很大,肿得很均匀,几乎摸不出硬块。整个僵僵的屁股血红地隆着,别具美观。 事后她曾问我:“那次sp,开始你打得很凶,这么后来越打越轻了?”我脸一红:“后来……我累得打不动了。” 她一笑:“真是的,要节制一点,不要为狠打我屁股而把你给累坏了。”这话只有从她口中说出,我才感到顺耳、温馨,没有丝毫的讽刺意味。她 对我一切都是真诚的。
六
转眼,婚后八个多月了。我发现她象有孩子了。到医院一查,果然怀孕了。我欣喜地把此事打电话告诉了母亲。母亲要我单独回县上一趟。见面后详细地询问了我两婚前婚后的情况。我当然尽说好的。最后我慷慨地说:“如你们非逼我离婚不可,我将终身不娶!”父母一看我这么一个态度,被迫承认了这桩婚事。他们要我通知她的父母,明天行聘礼,一星期内举办婚礼。我当天回家,说完此事后,老婆的狂喜远超过我。她问我:“聘金多少?”我得意地说:“八千八百元!”她一听,又是一番激动。这笔礼金在当时算是很多的了。当时农村订婚行聘,一般只有两三千元。事后她到娘家追问这笔巨款的用途。父母说:“准备给你弟弟盖楼房。”“盖楼房?怎么不给我置办嫁妆呀?”按风俗,男家的聘金是应该用来给女儿办嫁妆的。“不盖楼房,你弟媳怎么进门?再说,我看你家里也不缺什么。”父亲理直气壮地说。“看来,你们是把我当牲口一样地卖给男家了!”她说完这话转身就走,回到家里大哭一场。 孩子生下来了,是一个女的。父母和她都不高兴,只有我释然。孩子断奶后,母亲刚好退休,就把我的孩子带到县上去了,由他们照管。妻子有点舍不得,我说:“你能带着孩子上班?”其间,原有的所长被调走了,我已被提升为派出所所长。
为孩子的事忙了两年多以后,我们基本上回到了两人世界,又可以sp了。我对她的屁股真是百打不厌,天天都想打几下。她也从不拒绝,只要我想打,随时都让打。我还常打她的大腿。搭配着肥大的屁股,她的大腿也粗壮浑圆,腿肉与臀肉一样地丰饶厚实,打上去弹性十足、很是过瘾。除了肥腿肉臀,她身上还有什么部位可供我打呢?我想到了乳房。她的一对丰乳也特别发达硕大,一抓满把肉感。现在由于给孩子喂过奶,更显得丰隆肥腴,只不过乳肉松弛了一些。 打乳房有点残酷。乳房上皮肉薄嫩,痛觉神经分布稠密,对外界的刺激特别敏感,轻轻一打,也能引起她巨大的疼痛。可我的毛病就怪,越是她怕打的部位我越爱打。前一个月我打她大腿内侧,就比打她大腿外侧刺激得多。为啥?就是因为内侧肉嫩皮薄,禁不起打。我板子略一使劲,就痛得她冷汗直冒。这不就刺激起我的兴奋了吗?sp拒绝温情,打乳房! 一个星期天,闲着没事。我坐在椅 子上,叫老婆跪下,装出训斥她的样子道:“你知道你这对大奶子的罪过么?” 她摇头。我说:“你乳房长得这么丰满凸出,势必会引诱男人心生邪念。这叫丰乳 诲淫、罪莫大焉!”她一下明白了我的用意,打了一个寒颤,只得无奈地迎合说:“那就请家主惩戒它呗。”我说:“对!今天我要狠打它。”说毕,就叫她取出一根五十厘米长、五厘米宽的薄薄的锦纶尺子——它又硬又有弹性。然后令她脱光上衣,跪直在我面前,手托双乳使之更向前凸出。我嘱咐:“双乳一定要托稳,上身不得摇晃。”她“恩”了一声,脸色煞白,双手发抖,显然很害怕我打她乳房。上一个月她已领教过我打她大腿内侧时的那种钻心的疼痛。每打一板,都是撕心裂肺的疼。今天我要打乳房,她深知乳房上的皮肉比大腿内侧的还要娇嫩,更禁不住打。今天这顿打,她将如何挨过去呢? 她是害怕得不行,可我毫不犹豫地拿起尺子,对准她白嫩嫩的双乳,狠心地击打过去。随着“啪”的脆响声、她惊叫着弹跳起来,手掩双乳,不住地“妈呀、妈呀”地揉搓,眼泪如泉水一样地涌流。我知道她的忍痛能力。她反应如此剧烈、肢体如此失控,可见打乳房有多痛!老实说,鼓足勇气把乳房托出来让我打,能做到这一点,就已很不错的了。看到她控制不住自身接受笞打,我把尺子一撂:“算了,你休息去吧,今天不打了。”“不不,重来……”她惊恐着重新托乳跪好。她是既害怕打她乳房,又害怕我因打不成她而生气(其实当时我未生气),更自恨不争气。见她不服气,还要试试,我就捡起尺子,又是“啪”的一声击打。尺子触处开始表皮泛起一段刷白,过后才渐渐泛红。应随着击打声,她尖叫着身子刚弹起、又迅速跪好,双手略摸了一下乳房又重新把乳房托好。她浑身颤栗、龇牙咧嘴,脸面使劲地扭曲着,痛苦之状平生所未见。我第三次举尺猛击,她“啊”地一声,头一仰,上身一晃,但未弹跳;双手刚放开重又托住乳房,牙关咬得整个下巴都在发抖。很明显,为配合好我打她乳房,她的自控能力在一步一步地增强,反应剧烈的程度在降低。她已勉强适应了我的打乳房,就象她以前逐步适应我的打她腿一样。
我打乳房打得很慢,以延长她的痛苦,增加我的愉悦。但我总觉得打乳房的手感不如打臀肉的手感好。乳房上的肉太软绵了,打上去没有弹性,引不起我大的快感。怎么办呢?我忽发奇想,叫她站起来,找两条布带子来。她一听高兴极了,误以为要捆着她打呢,快快地找来了布带,反剪双手,做出要让我捆的样子。我坏坏地一笑:“不是捆人,是捆你的一对乳房。”她欢意顿失,无奈地捆起自己的乳房。“要捆在与胸相连的乳房底部,多绕几圈布带,尽量把乳房捆紧,使得乳房饱满鼓胀地凸出。”我一字一顿地指导着她。她悟出了我的用意,不顾疼痛,用力缠绕布带,使带子深深地勒进乳房底部的皮肉中,从而逼迫乳房鼓鼓地隆起,皮肉绷得紧紧的,活像个肉球。由于勒得太紧,阻碍了乳房与身体间的血液流通,致使乳房内的血液凝结成紫色。我看她捆好后,满意地点点头,示意她把双手反剪在背后,跪直挺胸,就用锦纶尺子击打起来。果然效果奇好,打上去弹性足、肉感强,手感比打她屁股、打她腿还要好。我是舒适满意了,可她有多么痛?把双乳紧捆成这样,就是不打它,也已疼痛难忍了。何况乳房本来就禁不起打,现在还要绷紧了它的薄皮嫩肉来打 ,你说她有多么痛? 她是痛得来龇牙咧嘴,惨叫连连 ,身子颤栗晃摇,气粗喘急,脸上汗雨泪泉交流,脸色紫涨得象猪肝,口眼眉鼻狠扭强曲得失去脸型,两手虽不当尺护乳,却时而反剪时而抓揪掐捏肚皮……其状之惨、惨绝人寰。我终于不忍心,停歇了一会。但人性中恶的一面又冒出来了,对眼前的惨状感到亢奋之极、刺激之极,就又忍不住打她起来。可怜的她呀,身子哆嗦地摇呀晃呀……“噗”的一声倒——下——去——了——象一 支被暴雨抽倒下的鲜花。我吃了一惊,怎么乳房还未打肿,她就撑不住了呢?我撇下尺子,蹲下细看,原来乳房早已肿胀了。只是因为用又薄又宽的尺子打成的,所以跟上次sp后她屁股上的肿状一样,肿痕平坦均匀地分布在乳房上,几乎摸不到僵块,只是表皮增厚了许多。加上乳房本身已被捆绑得鼓胀赤紫,就是不打它,也象肿胀。这也掩盖了乳房上真正的红肿,造成了今天我的疏忽大意。我想幸亏她痛得忍不住倒下了,不然我残忍地糊里糊涂地继续打下去,乳房肯定皮破血流,那将是一幅什么样的惨状?我倒吸一口凉气,不由得狠打了自己一耳光:“法西斯!”她见我自打耳光,内心一震:“何必自责如此!没事。” 我把她扶抱来,觉得她裤子湿淋淋的,再看地上也有一些水,我又一惊:“你小便失禁了?”“没有没有,哪里能呢?”“哪为啥裤子湿得滴水?”“那是汗水。” “汗水?有哪么多汗水吗?连地上都湿了。”“你不信就算了,反正我没有失禁。”如果她公开承认是小便失禁,怕过多地引起我的自责,所以她想竭力隐瞒。这更使我感动。数日后我问她:“乳房早已被打肿了,我没注意到,难道你也感觉不到吗?须知你是有权叫我停打的呀!”她说:“我表白过,只要能使你高兴,我做什么都愿意。你要我怎样我就怎样,决不推托拒绝。这是我的诺言,我能违背么?随后知道你有sp爱好,我就暗下决心,要做你的称心如意的sp被动者。我做得怎么样?”“好极了。唉!为了我这个爱好,真是苦了你了。”“不要老是这么说。我不觉得苦,因为我是自愿接受sp的。我欠你的太多了。我觉得无论怎样迎合你、满足你,都报答不了你对我和我娘家人的大恩大德。”我说:“我欠你的才多呢!我加给你的这些痛苦,只有你才忍受得了。换了其他人都忍受不了。”她心又一震,抱住我就哭:“有你这句话,……我所有的付出,就都值了。”
她知道了她在我心目中的地位、分量之后,从此除了sp之外,其他时间,她在我面前渐渐显得不亢不卑,活泼、洒脱、自在起来。她敢跟我顶嘴、耍脾气,说话做事也不一定全看我的脸色,有时还支配我干家务,干得不好还训斥我。一副与我平起平坐、平等相待的样子。我开始虽有点不习惯,可这正是我所要希望看到的样子。我不喜欢老婆在我面前奴性十足,只会说是。因此,每次她要跟我拌嘴,我都微笑地让着她,有时她训斥我,我也不吭声。总之在小事上,我什么都让着她、满足她,使她感受到丈夫胸怀的大度、宽容、深厚、温暖。
七

几个月后的某一天,我抚摸着她的肥厚的屁股遐想:人们为什么喜欢坐弹簧椅?还不是因为它的柔性、弹性,坐着舒坦么?那我老婆的屁股也有这些功能,为什么不把它开发出来隔三差五地当坐垫用呢?正好我家客厅里有一张三十厘米高的长木椅可供她趴伏。于是我叫她脱光衣服,只穿一条丁字裤趴在上面。然后令她竖起上臂、支撑起上半身。这身姿更抬高了胸部,加大了她背、腰、臀间的弯曲度,更凸显臀峰。同时由于上臂的支撑,她胸部与椅面间产生了空当,方便了我摸奶子。她虽然找办了,但不解其意:“是否又要sp了,怎么不叫我拿板子?”我不吭声,往她的肥臀上用力一坐,立刻感受到她屁股的温软、厚实、十足的弹性,适意极了。她恍然大悟,笑着说:“你呀,整天在我的屁股上做文章,把我屁股上的功能开发享用完了。”我说:“这叫物尽其用。”   女人的性感部位有乳房、屁股、大腿等。这些部位对男人都富有极强的诱惑力。男人即使只是看看它,都会引起一定的情欲、兴奋,何况去摸它、打它?这也是sp的魅力所在。现在,我把女人的屁股当坐垫用,同样触及到了一个“性”字。它给男人带来的性刺激、性快感、性遐想等等,远远超过了看屁股、摸屁股、甚至超过了sp。——我又叫老婆把屁股有节奏地时而夹紧、时而放松地上下颠动,以 增加我的肉感、弹性感。她就把臀肉使劲地一紧一松地簸动起来。我坐在上面, 享受着她臀肉起伏颠动带给我的爽,我亢奋得要晕了。请问,这样令人消魂的臀 肉垫,世界上有几个?  正当我心迷意醉地享用时,忽感她臀肉不簸动了。我顿觉大杀风景,恼怒地问:“为什么不簸动了?”“我簸、我簸。”她惊慌地说着,又勉强簸动起臀肉来。我又晕晕地享受起来。但好景不长,只一会儿,她臀肉又不动了。我正要发作,忽听到她粗重的呼哧声。我一惊,怎么啦?低头一看,只见她脸憋得通红,大口喘着粗气,疲累得要命。原来如此,看来我刚才错怪她了。想想看,我大半身的重量,压在她屁股上,这已经使得她很吃力的了,还要叫她用屁股一边承载着我大半身的重量一边簸动臀肉,这能吃得消吗?所以我叫她以后只是间或簸动两下臀肉,实在簸不动、算了。  我是一个贪婪的人。她屁股不簸动了,我感到没趣。我总不能就这样闲坐着。我想了想,摸她的奶子。这奶子也是我百玩不厌的爱物。我先抓捏了它一阵子,见她反应平静,就耐心地捻她的乳头。直把她的乳头捻捏得硬硬地竖起,一翘一翘的。这时她已难过得满嘴哼哼,腰臀不住地轻扭微摆、微颠轻簸。这令坐在她屁股上的我大感快意。因为是贴身接触,她的颠摆扭动触动得我每个神经细胞都燃烧着激情。我一时心潮澎湃、热血沸腾,惹得我老二也来了劲头。我就赶紧勒马收缰,停捻她的乳头。怕再捻下去、两人都同时达到高潮、坠入深渊。  休息了一会,我拧她的大腿内侧。大腿内侧皮薄,痛感强,我常拧得她痛不欲生。可有时她跟我故意较劲。明明已痛得不行了,可她还是咬着牙说:“不疼、不疼、一点也不疼……”激将得我用尽全力拧她,终于痛得她“哇哇”大叫,全身剧震剧颠,腰背不停地左侧右抬、右侧左抬,冷汗冒涌而出。我教训她:“熬痛上逞强,可要吃亏唷。”“吃亏就吃亏,我是江姐!”唉,我可怜的老婆,为了讨好我,真用心良苦。  她是痛苦得不得了,可我再次贴肉感受到了她的腰背臀剧烈侧抬震颠等反应传导到我全身心而产生的肉感爽快,爽死人了!   还有更坏的玩法呢。我知道她怕痒不怕疼、忍痛忍不住痒。每次挠她痒,都把她折磨得一再求饶。现在坐在她屁股上,正是挠她痒的好机会。我先伸手触摸靠近她腋窝的皮肉,做出要挠她腋窝的样子,就已把她紧张害怕得浑身直哆嗦。然后把手猛地插进她的腋窝,不停地挠呀挠,刺激得她“妈呀妈呀”地乱叫,全身反弹似地直撅直颠、剧烈震颤,腰背连着臀部时而扭曲、时而劲扭强摆,两手乱抓乱摸,两脚背乱拍乱打……为增加其痒痒度,我还连续地在她全身各处特别是脖子、脚掌、腰侧等敏感区域,胡乱触摸抓挠。搞得她不断地侧腰抬背,气急喘促得连连咳嗽,致使脖子上青筋暴起、脸面紫涨 得快要爆裂……我才歇手。其间,她身子颤动、扭摆、颠撅等激烈反应,又肉贴肉地传入我的感觉神经,给予我强烈的性刺激。这种刺激,令人心意迷乱、神魂颠倒。如此消魂的享受,非亲历之人是难以与他说清的。  总之在她的屁股上,我不只是简单地坐坐。我不时地折磨她、凌虐她,搞得她难受不堪,借以增加我坐屁股的乐趣。 
  
  八 

北方的农村,解放前流行过一句民谚:“娶来的媳妇买来的马,任我骑来任我打。”这话只是形象地说明了那时妇女的悲惨、低贱,谁也不会真的把媳妇当马来骑。可是最近在我的家里,果真发生了象骑马一样地倒骑着老婆的腰背,边打她屁股边叫她爬行的事。 有一个星期天下午我在家里看书,偶然看到这句民谚,心里一动,对老婆说:“你过来看看这句话。”她一看,惊讶地说:“你要把我当马来骑、当马来打?”“如果是这样的sp,你愿意配合吗?”我仍低着头看书,未注意她的表情。这样的sp她以前从未想到过。现在突如其来的要她 这么做,她沉思了一会,说:“愿意。我本来就是被父母卖到你家的一匹马,价钱八千八百元。现在你就骑、就打吧!”“哎,话可不能这么说。我真把你当作马,还用得着跟你商量吗?”“少罗嗦,今天天气暖和,就开始吧!”她说着,又要拿板子、又要脱衣服,我忙加制止:“要sp,也不是现在。何况我还在犹豫着呢。我觉得这样的sp,不把你当人看,太欺侮你了。”她听了,脸色一下好看得多了:“有你这句话,我就什么都不在乎了。与以前的打我屁股一样,这些事只要我是情愿的,就算不得欺侮。”——我之所以暂缓如此sp,是感到她话中有情绪,觉得有辱她人格了。不过说到后来,她好像释然了。 那天晚上,她迟迟未睡,一直在想着我白天的话。忽然她凑过来说:“倒骑在我腰背上打我屁股,这个办法好!想想看,你百多斤的重量压在我爬行着的身上,搞得我既不能站起来避打,又不能用手遮护我的屁股或遮挡你的板子,等于就是捆绑住我身子打。你想,这样的打法对于我是多么地轻松!嘿嘿。”看她那高兴劲,可以想像几年来sp不绑缚着她打——她不得不依靠自己的超人毅力,强制自身不做出任何本能的避打动作——这对她是多么巨大的折磨!!我说:“你只想到这样挨打轻松,可有没有想过,你驮得动我么?”“想过了,驮得动。我在乡下种地时,一百多斤的粮袋,我能肩着连走三里路不歇脚。”说这话时她眉飞色舞,好像在谈着天大的喜事似的。多么好的sp伴侣,我庆幸。 第二天她做了两个绳套,以备把她当马骑时挂在腰部两侧作马镫用。她看看地板砖很硬,怕爬行时磨破膝盖皮,就做了两个护膝套。她还备了手套供爬行时用。 是马就得有鞍。为使我坐着舒服,她想法要搞一副马鞍。这事被我制止了:“要马鞍干啥?直接骑在你腰背上舒服,好享受肌肤之亲。”她想想也对,就罢了。 一切准备就绪。她象等待节日一样地等待着星期天新的一种sp方式来临。 星期天早上,她不吃不喝,先空出客厅、把它打扫干净,然后香汤沐浴,穿上丁字裤。她拿出小木板子,跪直着托给我:“为报家主隆恩厚德,贱妾今日愿效犬马之劳供家主驱使。”我听了一愣,这分明是她自己编的话。她说完后,把当马镫用的两个绳套挂在腰部两侧,套好护膝套,戴上手套,爬伏在地。 我倒骑上去,两脚蹬入绳套,在她的后屁股上打了一板子,她就慢慢地在客厅里转着圈爬行起来。由于是用四肢着地爬行,所以她的举臂挪腿的前行动作、牵动着整个腰背不停地微微地此起彼伏、左扭右摆。我的上身也随着她腰背的起伏扭动而微颠轻晃起来。这个痛快啊此前未有。此前坐在她屁股上时,只有当她的身子因为各种原因而强震劲颠时,我才有这种痛快感。但这种震颠的时间较短、次数也少有,所以感觉很不过瘾。可现在,倒骑在她腰背上,她爬行时腰背这种微颠轻簸、轻扭微摆,被我长时间连续地自始至终、身贴身地感受着。这给人的享受程度就大不一样了。我舒爽着,以致陶醉着,更觉迷醉、沉醉着,醉得醺醺地……我一反常态地不打她了,就让她这样慢慢悠悠地驮着我爬着转圈。我一边细细地玩味骑着她的美妙感觉,一边遐想:我何德何能,上帝竟如此厚爱我,赐给我如此完美的sp伴侣?她对于我太重要了!有她在,就有我的幸福。她伴我一生,我就幸福一生。因为我此生无所求,只求sp。有了这个,我就什么都有了。……“你怎么还不打我屁股呀?我已爬了好几圈了。”她的话惊醒了我。可是我觉得就这样让她驮着我爬行,感觉别有风味,还打她干妈?就仍边骑边神魂颠倒地醉心于自己甜美的性遐想中……见我依然迟迟不打她,她急了:“就这样骑着打我好,打吧!”她害怕我现在不打她,等一会儿照旧叫她趴在桌面上打她屁股。——不想打她,她还讨打!我感到好笑,就举起板子,对准她屁股,狠命一击。她全身一震,嘴里一哼。接下去等她每爬两 步、我就打她一板子,每爬两步、就打她一板子,照此节奏连打下去。她的头就跟随着我板子的起落而俯仰,惨厉的呼痛声也随之一声接一声,腰背更是在我的胯下一板落下一阵剧颠猛震、一板落下一阵剧颠猛震……这些剧烈的颠簸颤动,身贴身地触动着我的感觉神经、给我以深刻的切肤之感,从而引发了我潮水一样的情感、快感、肉感、性感……各种感觉相互交织,令我神摇意夺、魂销魄化,欲火焚遍全身,激情猛涨万丈,我欲仙欲晕、欲生欲死……老二的劲头又来了……

   九

行文至此,汇总一下sp的方式,我主要有两种。第一种就是刚才上面所说的那种。它的优点上面已说得够多的了。缺点是这样的sp,感觉不到她屁股的魅力,打上去手感也差。另一种sp方式就是以前叙述过的叫她趴在桌面上挨打。这种方式缺少了倒骑在她爬行着的身上所带给我的异样刺激。但她完美无瑕的光臀毕露眼下,可以边打边欣赏她屁股的丰盈光润及臀肉簸动,而且打时手感也特好。两种sp方式各有特色、各有利弊。不过我用得较多的方式还是第一种。因为这种方式两人都喜欢。我俩就这样进行着无数次的两厢情愿、各有所得的sp游戏。Sp游戏是我俩交流爱的方式,也是我俩爱的纽带。

   08.8 

总共九节 续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