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F|一个代替父亲的男人 || 7206字

(一) 我叫许贝贝,出生在一个家境不错的家庭,集万千宠爱于一身,而生命,却在15岁那年转了个弯

父亲的突然去世,如同一个晴天霹雳,炸响在这个普通家庭的上空,我心中的神走了,母亲的天塌了,无情的现实,却把我推向中考,为了不影响我的学业,母亲扛下了所有的压力,我也跌跌撞撞进了本市的重点高中。

转眼高中开始,为了支撑这个家,母亲把我托付给我 的高中班主任,独自去外地打工,我的高中班主任姓林,是一个看起来很和蔼的男人,很年轻,刚从大学毕业,架着一个黑框眼睛,眼中闪烁的亲切中带着严肃,冥冥之中,我感觉那双眼睛像极了父亲,他个子很高,超过一米八,他英语教的很好,很受学生欢迎。

他住在一个挺大的公寓,他为我安排了一个房间,大大的写字桌靠着窗户,紧挨着的是我的粉红小床,床头摆着我心爱的QQ猪毛绒玩具。

“喜欢吗,贝贝?”他笑着问我。

“喜欢。”

“贝贝,高中了,你可要好好学习,不要辜负你的母亲。”

“我知道,林老师。”

林老师对我挺好,我 的要求他基本上都会满足,放学回公寓他经常耐心给我讲解习题,他什么都会,好厉害,渐渐的,我把这冻公寓当成了自己的家,把林老师当成了自己的亲人,有时甚至在他面前撒撒娇,耍耍脾气,他也宠着我,久违的温馨在我心中蔓延开,有时,我真想喊他爸爸。呵呵,不过在学习方面,他对我挺严格,以他的话,学生的任务当然是学习,如果我偷懒不认真,他会毫不留情的训斥我,有时我还真有点怕他呢。

         (未完待续)

呵呵,这是我的首作,请大家多多提意见

(二) 高一上半学期还算顺利,好多都是初中的内容,期中考试我排名第3,林老师对此挺满意,奖励了我一个新书包。

而下半学期,我接触了电脑,渐渐迷上了,甚至到了无法自拔的地步,为了得到上网时间,我经常骗林老师说去同学家温习功课,其实是去上网啦(笑}我平时比较听话,林老师并没怀疑过,日子平静的无一点涟漪。

期末考试前夕,体育课**停止留同学们温习功课,我才不管这些,这是出逃的好机会,体育课上课铃一响我就溜出学校,呵呵,去上网喽。

林老师偶尔会来教室查看,这次偏偏来了,在埋头复习功课的同学中没看到我的身影…

“许贝贝呢?”林老师小声问我同桌。

同桌摇摇头。…

第二节课快开始,我急急忙忙溜回学校,神啊,保佑我千万别被发现。跑到教室门口的一瞬间,目光刚好与林老师的眼神相遇,我一下子僵住了,

“许贝贝,到讲台前面来!”语气里是压制的怒气。

同学们的目光“唰”的一下全集中到我的身上,我的脸红极了,僵硬的挪过去。

“去哪了?”林老师死死盯着我。

“我…”总不能说上网去了吧,不由额头渗出汗珠,更不敢抬头看林老师。

“快说!”

我惊颤了一下,“我…我在…操场上打羽毛球。”

“体育课一律在教室里复习功课,你没听到吗?!”

“听听到了~~~”我声音小的像蚊子,

“趴到讲台上去!”

我只好弯下身子,伏在讲台上。在同学们面前,我可不想太丢脸,我不打算叫出声。

林老师拿起桌上的桃木板子,看来是早就准备在那里的。

我竖起耳朵,听着后面的响动,心脏都快跳出来了,闭紧眼睛,什么都不想了。死就死吧

“啪!”板子狠狠落在屁股上,发出清脆的响声,虽然隔着裤子,痛楚感还是像电流般冲击大脑。

“啊~~~~”我不由自主的叫了出声,身子也条件反射一样要跳起来,却被一只大手牢牢按住。

我听到同学门的唏嘘声和窃窃私语的声音,真想找个嫩点的豆腐撞死。

“啪!”有是一板子,力度有增无减。

“啊~~呜呜呜呜呜”我痛的直跺脚,身子也低了下去,要不是那只大手按着,我 的身体一定会滑下去

“老师,我知道错了,我再也不敢了~~~”我吃不了痛,开始大声求饶。

“腿站直了,屁股撅起来!”

求饶无效,唯一少挨罚的方法就是听话了。我努力撅高屁股,腰和臀之间形成漂亮的弧线。

“啪啪啪!!”重重的三下,大手松开了。

“啊~~~”虽然疼,但还是迅速站直腰杆双手不由奔向屁股,小心搓揉着,“呜呜呜呜呜呜~~~”我尽量压低声音,毕竟有五十多双眼睛盯着我,如果有地逢,我一定钻,泪水滑过我的脸颊,一滴滴滴在地板上,物体在眼前迷幻成一片,屁股上密密麻麻的痛楚感像魔鬼一样拨动着我的大脑神经,让我羞愧难当。

“回到座位上去!”处了严厉,我感觉不到其他情感。

双腿将我带回坐位,忍痛坐下,伏倒在桌上,早已泣不成声。

没想到的是,更惨的还在后面…

[本帖已被作者于2008年8月22日10时28分35秒编辑过]

(三)期末考试如期而致,完了,我怎么那么多不会的。哎,做一题算一题吧~~~

最后一场考试结束,天已经黑了,郁闷啊望望门外,一棵棵高大的梧桐,受风的指示,张牙舞爪,像一只只困兽真有点不想离开灯火通明的学校,因为我怕黑暗,感觉每走一步,都可能掉如万丈深渊。

“贝贝。”黑暗中,看到了熟悉的身影。我喜出望外。

“林老师!”我奔过去,几乎钻到林老师的怀里。

“小丫头,怎么又穿那么少,冻着怎么办?”他一边责怪的说,一边脱下外套,披在我的身上。

“嘿嘿。”我傻笑着。

“走吧。回家。”

路上,我偷偷瞟着林老师,感觉好安全,有他在,什么妖魔鬼怪我都不怕,就像当年在父亲身边一样。

考试结束,我忘却所有烦恼与不安,天天往网吧跑,林老师要在学校改试卷,当然没空管我,呵呵,太幸福了。

办公室里,两位老师在闲谈。

“听说,今天张校长带着几个老师去网吧突击检查,逮到不少我们学校的学生。”

“唉~~~~现在的学生真没法管。”

…

“林老师,成绩出来了,你们班又是第一,恭喜了,”

“ 谢谢。”林老师淡淡一笑,这是林老师意料之中的,接过成绩单,脸色的笑容渐渐僵住了,因为在前十名中扫了半天,没看到我许贝贝的名字,皱着眉头继续往下看。终于在十七名的位子捕捉到我,数学还挂了红灯。林老师压住怒火,将成绩单按在桌子上,犹豫一下,拿起桌上的电话,拨向公寓。电话里传来盲音,本该在家的我不在,林老师无奈摇摇头,叹口气,。“这小丫头,又跑哪疯去了。”其实他也没太多时间管我啦,因为还有好多报告,总结要写,考完试,老师总是很忙的。

…

“叮铃铃~~~”

“喂,您好,张校长呀,哦,林老师,他在…林老师,电话”

林老师放下手中的工作“喂,校长,您好,对,许贝贝是我们班的…您说什么…好,我马上去。”在其他老师疑惑的眼神中,林老师匆匆走出去。

“发生什么事了,还没见过林老师那么着急。”

“不知道,林老师一向有条不紊的,今天挺奇怪的。”

教导处这里。一群学生正趴桌上写检查,其中就有我,同是天涯沦落人啊,我们都是在网吧被校长拎出来的。

不一会儿,就见林老师黑着脸走进来,狠狠瞪了我一眼,像万箭齐发,穿透我 的身体,我慌忙将头埋下去,眼睛小心的瞟着林老师和校长,心中的小鹿跳个不停。他们交流了几句,张校长便转头对我发话道:“许贝贝,跟你班主任回去吧。”我低着头走过去,手腕一痛,被林老师紧紧握住,我惊慌怯怯的望望他,能感觉到股股的怒气,55555谁能救救我,我不要回去。

“对不起,张校长,我会加强对学生的教育的。”说完,便拉着我快步出了教导处,向公寓的方向走去…

[本帖已被作者于2008年8月22日17时11分22秒编辑过]

(为了行文方便,我将改变第一人称的书写方式)

(四) 与其说拉,倒不如说林老师拖着贝贝向公寓走去。林老师的步子很快,贝贝几乎跟不上。贝贝心里害怕极了,手腕被抓得很痛,是一种想摆脱却又摆脱不了的力量。

到了公寓,林老师单手取出钥匙,开了好几次才打开。贝贝发现林老师开门的右手微微颤抖。其实贝贝一千个一万个不愿意,但还是被林老师活生生的拽进了屋。

此时林老师怒发冲冠,恨不得立刻就将贝贝痛打一顿,但还是强压着怒火,这是他的原则,不会在不理智的情况下体罚学生。

“你先给我去墙角好好反省!”林老师指着愣在那里的贝贝嚷道。

“哦…是”

贝贝几乎害怕的不敢喘气,赶忙站到墙角。

林老师点了一颗烟,独自坐在沙发上抽,烟雾弥漫中,林老师轻揉着自己的太阳穴,眼睛中写满了失望与迷惘。

二十分钟后,林老师狠狠掐灭烟蒂,站起身子。

“许贝贝,到我书房来。”说完,径直进了书房。

贝贝极不情愿地踱了进去。

书房是一间不大的房间,陈设很简单,落地的书架上整齐得摆满了各种书籍,一套软皮沙发,一套写字桌椅,最显眼的是墙上挂着用楷书写着的大字“勤”。这里是林老师写教案,准备资料的地方,贝贝很少进这间房间,大概是不喜欢这里严肃的氛围吧。

贝贝刚刚进房,房们就“砰”的一声被林老师重重关上了。林老师几乎把贝贝堵在门口,贝贝的身高只勉强到林老师的肩膀,面对这么高大的男人,贝贝感觉自己像一只待宰的羔羊。

林老师与贝贝的距离很进,这种距离,让贝贝心跳加速,想往后退,可后面就是紧闭的房门。

“说,第几次去网吧了!”林老师怒目死死盯着贝贝,虽然贝贝深深低着头,但依然能感觉到。

也许说第一次,待会就能少挨点打,但“第一次”这三个字怎么也说不出口,支支吾吾答不出来。

“以前那些去同学家复习功课的理由,还有那节体育课,是不是都去上网了?!”

也许说不是,就能少受点苦…

“快说!!”音调一下变大。

“是!”贝贝这时特无助,她发现,在这个高大男人面前,自己无法说谎了。

“好,很好,你胆子比我想像中的大的多,我三令五申强调不许去网吧…道理我已经讲的太多了,我也不想讲了。书桌,左边第二个抽屉,里面的板子拿过来!!”林老师命令道。

贝贝木木的愣在那里。

“没听懂吗?!”

贝贝抬头小心瞅瞅这个平日里百般宠爱自己的林老师,完全阴着脸,贝贝知道这个命令是不容违抗的了,战战兢兢来到书桌前,顺利的找到了板子,颤抖的小手交给林老师。

这个板子贝贝认得,是以前专门体罚学生用的,打在身上有很深的印记。后来林老师觉得这个板子打得太重,才从学校拿回来,一直封锁在抽屉里,贝贝还没吃过这个板子的苦,今天,林老师要用它惩罚自己吗?

贝贝局促地拨弄着裙子上的饰物,思绪一下飘到一个月前,那是一个周末,林老师突然拉着贝贝SHOPPING 。好奇怪,林老师一向不喜欢SHOPPING 的呀。贝贝被林老师径直拉到一个柜台前面。

“小姐,请把那件粉红裙子拿给我们试试。”林老师指着一件贝贝已经心仪很久的裙子说道。

还没等贝贝反映过来,就被林老师推进试衣间,等贝贝出来,像换了一个人,毕竟贝贝已经出落成一个大姑娘了,裙子的褶皱和饰物是那般恰到好处,将贝贝苗条的身材衬托得凹凸有致,金丝花边刚好没膝盖,贝贝的腿有细又长,再配上白色的凉鞋,漂亮极了。

“哇,贝贝像公主一样,真漂亮。”林老师不由感叹。

贝贝在镜子前比画来比画去,脸上浮现出迷人的笑容。

“小姐,这件裙子我们要了,开票吧。”

“林老师,不用了。我不要。”贝贝知道这件裙子价格不菲,林老师又是个节俭的人。

林老师笑着刮了一下贝贝的鼻子“小丫头,每次放学都通过橱窗张望这件裙子,当我不知道吗?”

“林老师真好,谢谢林老师。”

“贝贝嘴真甜,你十六岁生日快到了,这就当送你的礼物吧,但我有个要求,以后学习不许再偷懒了,听到了没有?”

“恩,我一定好好学习。”

…

现在穿的就是那件裙子,贝贝觉得自己好对不起林老师,泪水一下掉下来了。

“哭,你还有脸哭?!”林老师怒火正旺,虽然拼命压着自己的情绪“给我到沙发上趴好,屁股撅高。”

[本帖已被作者于2008年8月24日18时45分20秒编辑过]

贝贝自知理亏,听话得跪在沙发前,扶着沙发靠背,屁股自然撅起,还没等贝贝反映过来,一板子就重重打下来“啪!”

“啊~~~~55555555”贝贝大脑里一片空白,痛楚感钻进神经,占领了每片领域。

“啪啪啪啪啪啪!”板子像雨点一样,又急又重,结结实实得像是要把下面的人儿打碎。

“啊~~林老师!”

贝贝实在吃不消了,挣脱林老师按住腰的手,捂着屁股直往后退,泪眼汪汪“林老师,我知道错了,我再也不敢了~~555555”

“你以为我管不了你了,是不是!?”林老师怒斥着,像拎小鸡一样拎起贝贝一只胳膊,将贝贝仍到软皮沙发上。贝贝重重摔到了沙发上,屁股朝上,林老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掀起贝贝的裙子,将内裤拔至膝盖处,贝贝感觉屁股一凉,臀部就完全暴露在空气中。刚才的几板子已经将屁股染成淡淡的粉红色。

贝贝羞极了,心中泛起前所未有的恐惧。只听“嗖”的一声

啪!!!“啊~~~~55555”贝贝第一次知道、皮肉之苦可以达到这个程度,屁股上的肉随板子的落下而左右颤抖,一个清清楚楚的板印留了下来。

“看来是我把你宠得过了头了,你现在才敢那么放肆,我今天就让你知道什么叫疼!”林老师又高高举起板子。

“啪啪啪啪啪啪啪!!”扳子之间几乎没有间隔,全部打在臀风峰上。

“啊!!哎呀~爸爸~55555林老师,我不 不敢了55555疼疼~“

屁股上火烧火燎,痛上加痛,贝贝心中真的后悔了,后悔不该去网吧,不该不好好学习。

“啪啪啪啪啪啪啪”

“啊!!啊!!!,我我知道错了~爸爸轻轻~~~~~~555555轻点打55555”

贝贝使劲蹬着两条腿,想翻身,奈何腰部被按得死死的,所有的挣扎都是徒劳,都无法阻止扳子准确无误的落在屁股上。

“啪啪啪啪啪啪!!”林老师看着贝贝越来越红的屁股,听着上气不接下气的哭饶声与那几个无意蹦出来的“爸爸”心中不是滋味,但为了让贝贝记住这次教训,丝毫没有减轻惩罚的力度。

啪啪啪“知道错了?!”

“啊啊~知道~~了”

“错哪了?!”有一板子打在臀腿交界处,那里的肉最嫩,贝贝痛的身子抖了一下。

“啊5555我我不该~不该去不该~不好好~学习~”

林老师的怒气消了大半,惩罚的节奏慢了下来,每下都间隔三秒左右,每扳子的痛都让贝贝充分消化。

“啊~痛,爸爸~别~别打了,贝贝 ~知知道错了~5555555”

“5555我再再也不敢~了,饶~了我吧~~~”

什么求饶的话都说了,林老师完全置之不理,板子还是不停的落在屁股上。

这时贝贝已没力气再挣扎,乖乖的趴在那里挨打。

其实林老师心疼的不得了,恨不得立刻扔掉板子,安慰哭的跟泪人似的的贝贝一番,再三权衡,还是狠下心来 。。。。。。

“啪~啪~啪啪~啪~啪~~~~”

“哇~~~”贝贝的声音哭哑了,泪水湿了一片。

贝贝的屁股红的很厉害,一直到腿部还有交叉的板痕,这顿打已经够她记一段时间了,林老师决定结束这次体罚。

“我希望你记住这次教训,好了,洗完澡,回屋好好反省!”林老师冷冷丢下这句话,便放下板子,离开了书房。

贝贝趴在沙发上哭了好一会,才缓缓地试图下来,痛是很痛,但还不至于动不了。

贝贝简单洗了个澡。换上蓝色睡衣,回到自己房间,趴在粉色小床上,不禁嘤嘤而泣。

黑夜不知不觉拉开帷幕,明月安静地挂在半空中,月光通过窗户,遛进贝贝的卧室,均匀得撒满每个角落,银辉包裹着贝贝瘦小的身体,趴在床上哭泣不已的贝贝,像一个地狱里受尽委屈的精灵。

另一个房间里。林老师心不在焉得拿着本书随便翻着。贝贝的那几个无意中冒出的“爸爸”,如轻烟一般萦绕着自己,挥之不去,第一次遇见这小姑娘的情景不由浮现在眼前…

[本帖已被作者于2008年8月29日18时59分44秒编辑过]

贝贝趴在沙发上哭了好一会,才缓缓地试图下来,痛是很痛,但还不至于动不了。

贝贝简单洗了个澡。换上蓝色睡衣,回到自己房间,趴在粉色小床上,不禁嘤嘤而泣。

黑夜不知不觉拉开帷幕,明月安静地挂在半空中,月光通过窗户,遛进贝贝的卧室,均匀得撒满每个角落,银辉包裹着贝贝瘦小的身体,趴在床上哭泣不已的贝贝,像一个地狱里受尽委屈的精灵。

另一个房间里。林老师心不在焉得拿着本书随便翻着。贝贝的那几个无意中冒出的“爸爸”,如轻烟一般萦绕着自己,挥之不去,第一次遇见这小姑娘的情景不由浮现在眼前…

那时候。林老师突然接到校长的电话,说是林老师将接手的新班中,有个学生,母亲要去外地打工,父亲去世,孩子没人照顾,如果方便的话,希望班主任可以帮忙。

林老师当时就满口答应了,因为林老师的公寓挺大,多住一个人也没问题,何况林老师本来就是热心肠。

几天后,贝贝的妈妈带着贝贝到林老师家拜访,林老师第一次见到了这个叫贝贝的女孩,,瘦瘦的,一双大眼睛很惹人怜爱,面容娇好,眉宇清秀,柔和中带着几缕倔强,文静中透着几分顽皮。

贝贝的妈妈简单说明情况,边匆匆踏上去广州的火车,林老师带着贝贝去火车站送妈妈,长长的轨道蜿蜒得像条河,贝贝哭着拉着妈妈,怎么也不肯让妈妈走,妈妈连哄带骗,终于上了火车,贝贝看见妈妈的脸贴在车窗玻璃上,仿佛一张沉寂破碎的图景,搅动着自己黑色的回忆。

火车的呜鸣声划破蓝天,火车渐行渐远,消失不见,这时候,贝贝才恍然明白,那条河真的把妈妈带走了。

“哇~~~~”贝贝不顾旁人得嚎啕大哭,林老师无奈的拉着贝贝离开车站…

贝贝回公寓后,情绪很糟,摔上门回屋不肯出来,林老师怎么劝也不行“算了,哭也是发泄方式”

中午,“贝贝,吃饭了,我做的都是你最喜欢的,贝贝?

林老师敲敲房门,屋里没动静,“贝贝,老师进去了。”说完,林老师推门而入。

只见贝贝面向着墙躺着,眼睛紧闭,林老师轻轻叫了几声,贝贝没理,林老师摇摇头,帮贝贝盖上被子,将贝贝的饭菜端进屋,放在贝贝的写字桌上,轻轻退出房间,在房门关上的一瞬间,贝贝缓缓睁开眼睛…

下午,林老师有一个重要会议,会议上,林老师放心不下家中是贝贝,早早离开会场,回到公寓,家中是死一般的寂静,林老师隐约有种不详的预感,急忙打开贝贝的房门,屋中空无一人,桌上的饭菜丝毫未动。

“贝贝!贝贝!!”林老师焦急地找了其他房间,依然没见贝贝的身影。

“天啊,这孩子跑拿去了?”

[本帖已被作者于2008年8月29日19时0分22秒编辑过]

林老师来不及多想,急忙出外寻找,大街小巷,公园凉亭,都寻遍了,没见贝贝,林老师用一只手松松领带,整理思绪,思索着贝贝可能去的地方,“对了,火车站。”

林老师马不停蹄得赶到火车站,在行色匆匆的人群中一眼就看见了漫无目的游荡的贝贝。

“贝贝!”贝贝漠然地看看林老师,脸上写满疲惫,林老师刚刚的担心化为满腔怒火,却又被贝贝一脸倦容和茫然的表情浇灭,算了,还是先回家吧。

贝贝一声不吭的跟着林老师回到公寓,又一声不吭得回了房间。林老师叹口气,去厨房准备晚餐。…

“贝贝,饭好了,出来吃饭。”房间里没动静。

“许贝贝!”林老师进了贝贝卧室,贝贝正坐在书桌前,拖着下巴发呆。

“许贝贝。”

贝贝没理。

“许贝贝!站起来!”林老师的口气一下严肃起来。

贝贝抬头看看林老师,晃晃悠悠站起身子。

见贝贝这个态度,林老师的怒火跳到了嗓子眼。

“出来吃饭!”

“我不想吃!”

“不想吃,你想当神仙吗?中午就没吃,快点出来!!”

“我不。”

“我说三下,一,~~~~ 二 ~~~ ”

见贝贝倔强的表情和一动不动的样子,林老师知道也没数“三”的必要了。愤怒地揪着贝贝的耳朵把贝贝拽了出来。

“啊疼~疼~~~~~”

林老师将贝贝拉到餐桌前,松了手,贝贝撅着嘴,揉着耳朵,很不服气的样子。

林老师极力挽留着最后的耐心“不吃饭,身体怎么吃得消?”

“吃不消才好,饿死了才好,我本来就不想…”

“啪!”

“啊!”一个耳光扇下来,很重的耳光,头侧向被打的方向,贝贝捂着火辣辣的脸,蒙了。

“你再说一次试试看!!!”林老师的声音像鸣雷一样在耳边炸响。

“5555555你凭什么打我?”

“就凭我是你高中三年的班主任!就凭你母亲把你托付给我!你真是欠打!!”

说完,林老师取下衣架上的皮带,折成两折狠狠得向贝贝屁股上抽下去。

贝贝对这一切还没反映过来,屁股上就一阵灼痛,以前贝贝在父母身边,可是从来没挨过打,不管如何任性,如何胡闹,充其量被训斥几句,自己只要一哭,便可以博得全世界的同情。

啪!见皮带又下来,贝贝不由用手挡,皮带刚好落在四根手指上。

“啊!”贝贝触电般缩回手,放在嘴边“呼呼”直吹,眼泪不争气得大滴大滴落下来。

“啪!”贝贝还拘于手指上的痛时,屁股上又挨了一下。“啊~~~~555555”

“让你不吃饭!!”啪啪啪!!

“让你任性!!”啪啪啪!!

“让你胡闹!!”啪啪啪!!

林老师抓着贝贝一只胳膊,抡起皮带一下又一下打在贝贝的屁股上,贝贝逃也逃不开,躲也躲不过,狼狈极了。

最后,贝贝痛得不行,感觉屁股要被打裂了,只要老师停手,要怎样都行,于是干脆顺势坐在地上不起来,(这样打不到了吧,)还哭得很凄惨的样子以博取同情。这招果然有效,林老师的心软了。

“还敢不敢胡闹了?!”

贝贝一边大哭,用胳膊摸着眼泪,一边摇摇头。

“起来,把饭吃完…”

…

“叮当叮当~”闹钟将林老师的思绪拉了回来,指针指向了10点。

其实林老师是一个相当严厉的老师,一般不体罚学生,但如果谁故意破坏了规矩,体罚都是相当重的,他相信这是为学生好,但在打贝贝的时候,却心疼的不得了,贝贝的哭声,就想尖针一样,一下一下扎着自己的心,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难道自己真的把贝贝当女儿了吗?

林老师知道今天打得很重,不禁担心贝贝的伤,他拿了药膏,来到贝贝房前。

“贝贝,你睡了吗?”林老师轻轻敲门道。

“还没,请进。”贝贝那依然带着哽咽的声音。

“贝贝。

见林老师走进来,贝贝急忙直起身子,却碰到了伤口。

“哎呀”贝贝痛得皱了下眉头。

“贝贝,趴那别动,让我看看伤口。”

“不用了,林老师”贝贝害羞起来。

“听话,我帮你上点药,明天就不疼了。”说罢,捋起贝贝的睡裙,轻轻脱去贝贝的内裤。

贝贝 的屁股比先前肿得更厉害了。有些板印交横的地方都破了皮。林老师又一阵心疼,暗自责怪自己打重了。

“贝贝,还疼吗?”

贝贝安静得趴着,摇了摇头。

“贝贝,以后再让我知道你去网吧,我一定打得你动不了,听到吗?!”林老师严厉得说。

“恩”

“贝贝,打的时候是不是很疼啊,求饶的时候居然叫我爸爸。…不过也没错呀,一日为师终生为父嘛,突然冒出个你那么大的女儿,也不错呀”

“嘿嘿”贝贝不由脸红了。

”好了,好好休息吧,明天我帮你补课。”拍拍贝贝的脑袋,林老师离开了房间。

“呵呵,爸爸~爸爸~”贝贝喃喃的自言自语道…贝贝抱着一种叫疼爱的感觉,甜甜睡去…

[本帖已被作者于2008年8月29日18时51分23秒编辑过]

累死我了,呵呵,一下写那么多,请大家多多提意见,爸爸,看到了要给我留言哦,不要总夸我,提点意见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