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M/F]情人劫 || 8905字

李孟第一次见到唐小宁的时候还不到八岁,那天是七夕情人节,他爸爸李建国那天久久 的站在镜子前,梳了个油光发亮的分头,再往头上喷上了大概三分之一罐的摩斯,穿了刚刚买回来的西装,最后将两只脏皮鞋的脚背上的灰尘在自己的小腿肚子上擦了擦,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觉得十分满意,美滋滋的喊了一声:李孟,走!爸爸带你下馆子去

其实李孟心里有些不情愿跟他爸去下馆子,因为黑猫警长正演到精彩之处,而且他爸爸李建国是一个特别专一的人,对牛肉面的喜爱到了一种令人望而生畏的地步,李孟实在不想关掉电视去跟他爸爸吃牛肉面,可是如果不去,那晚上肯定就得饿肚子,思虑再三,他决定不让自己饿肚子,唉声叹气的关掉电视,跟着他爸爸出门了,可是剧情并没有按照李孟以为的发展,李建国笑眯眯的摸着他的脑袋跟他说,咱们今天吃西餐好不好。

李孟一愣,以为自己是听错了,狐疑的看着他爸,他爸笑眯眯的看着他,说爸爸今天带你吃西餐,再介绍一个阿姨和一个姐姐给你认识好不好。李孟这才明白过来,他爸给他找了个后妈,本想憋着劲狠狠大闹一通,但是想想牛肉面,再想想西餐,决定吃过了西餐再闹。

李建国带着他到了西餐厅,因为是第一次吃西餐,李孟有点局促,老老实实的跟着他爸屁股后头,低着头看到他爸的西装小腿肚子上左右统一的是两抹灰,因为根本不想让他爸爸给他找个后妈,所以他决定闭上嘴不提醒他爸。然后李孟就看到了他爸给他找的后妈,这是一个眉眼如画的女人,画着一丝不苟的妆,带着一个小姑娘。李建国见到他们顿时气场都变了,从一个正常男人瞬间变成了一个狗腿子,腰微微弯着,脸上带着的笑容太大了,让人不得不怀疑这个女人根本不是他爸给他找的后妈,而是他爸的灭绝女上司,李孟感觉很丢脸,因为他正站在一个大狗腿子后面,而他正在犹豫要不要顺势做一个小狗腿子,好事后威胁他爸给他一个星期多买一根奶油雪糕,这时候李建国开了口说:忆慈啊,这么早就来了。李孟,这是你唐忆慈阿姨,然后指了指坐在旁边的小女孩说,以后这就是你姐姐了,她叫唐小宁,快叫阿姨,小宁姐姐。李孟面无表情的打了招呼,坐下等着吃西餐,心里也没有刚刚的别扭了,因为李孟认为这个漂亮的阿姨是看不上自己爸爸的,而且就算真的当了他的后妈也不错,这个姐姐看上去很漂亮,而且低眉顺眼的特别好欺负的样子,以后后妈要是使坏,他就欺负唐小宁,要是自己打不过就叫上小区里的豆豆。

毫无压力心满意足的吃完了一顿西餐,他的准后妈让唐小宁带他先出去玩,说是有事要跟爸爸商量,唐小宁就和李孟手拉手的出去玩了,这段时间里,李孟知道了许多信息,比如说唐小宁刚刚满九岁,唐小宁的爸爸妈妈在她两岁的时候就离婚了,唐筱宁跟着她妈妈长大,几乎没怎么见过爸爸,李孟刹那间就不想欺负唐小宁了,因为他跟唐小宁差不多,他几乎没见过妈妈。

没几天唐忆慈就带着唐小宁以及大包小包搬到了他家,在唐忆慈搬来之前,他爸爸李建国还好好的把房子收拾了一遍,并且警告他不准将屋子弄乱,否则他就会没有晚饭吃。

第二天,唐忆慈就带着大包小包以及低眉顺眼的唐小宁住进了他和他爸的房子,他爸昨天收拾出来的杂货间变成了他的卧室,而他的卧室则变成了他后妈带来的后姐姐的卧室,李孟心里更加不情愿了,特别想把吃西餐那天没发的脾气合起来一起狠狠地发一顿脾气,就算他爸晚上不让他吃饭也要狠狠地发一顿脾气,可属于一个孩子天生的敏锐直觉告诉他,他最好别发脾气,因为她后妈唐忆慈根本不想他爸爸那么好惹,李孟决定忍忍,先观察观察情况再说。

事实证明,他的直觉是正确的,不是所有人都能人如其名,他后妈就是其中一个,唐忆慈虽然名字里有个慈字儿,其实一点也不慈 ,这个眉眼如画的精致女人精明干练,雷厉风行,杀伐决断,同时这几个形容词也可以完美的适用于她打唐小宁屁股时的状态。

[本帖已被作者于2017年2月6日4时13分28秒编辑过]

李孟第一次见到唐小宁被打屁股是一个星期六初秋的午后,秋老虎正张牙舞爪的在天上显示着它的神威,正如秋后的蚂蚱一般,虽然蹦哒不了几天了,却正是跳的最高的最欢的时候,他刚刚睡了个长长的午觉,因为天热,他嗓子里正冒着烟,想要去厨房找点凉开水喝,却听见了唐小宁房间的异响,是巴掌打到肉上的声音,小心翼翼蹑手蹑脚的走过去,看见一副让他目瞪口呆,同时庆幸自己没有招惹唐亿慈,更是自己相当长的一段时间所使用的春梦场景。
唐小宁大头朝下屁股朝天的趴在唐亿慈腿上,那对圆呼呼,肉滚滚,粉嘟嘟,热腾腾的小屁股正好冲着门缝,小细腿被夹在唐亿慈双腿中间,看样子是动弹不得,一双小胳膊被反扭着压在背后,他看不见唐小宁的脸,却能听见她压抑的哭泣。是吸着鼻涕,小声的吭吭吭的哭声。那双细细的小腿,正毫无意义的踢腾着,一会儿两只脚紧绷着交叉,一会儿腿儿蹬直了紧绷着,一会儿又弯起来绷直了脚尖,看着模样真是可怜极了,可这仿佛并没有形象到唐亿慈的虎虎生风的巴掌不停歇的拍在唐小宁的屁股上,左一下,右一下,左一下,右一下,均匀的,带风的扇向已经不再只是粉嫩的,已经全然红肿的屁股,唐小宁的哭声也越来越大,从刚开始的吸溜着鼻涕吭吭,到连成长音的嗯~呜~
唐小宁一定很疼吧,唐小宁一定犯了大错了吧,希望唐阿姨可别再打了,不不,还是再打一会儿吧,也许唐小宁真的该打呢,唐阿姨怎么不说话呢,真想知道唐小宁犯了什么错,如果犯错的是我,唐阿姨不会也这么打我吧?应该不会,我爸都懒得打我,都是不让吃饭,即省钱又省力。就这样,李孟的脑子转了几十个来回,正出着神看的高兴,唐亿慈的巴掌却停了下来,一点不温柔的把唐小宁从膝盖上拉起来。唐小宁的双腿颤抖着,屁股也颤抖着却老老实实的立了正,嘴里的哭声却丝毫不减,可能真的是疼极了吧。
这时候李孟突然感到了一丝不善的目光,抬头一看,唐亿慈正微斜着头看他,嘴角仿佛噙着一丝冷笑,霎时间李孟被惊出一身冷汗,头皮仿佛已经将头发全部竖起来,一颗心在胸腔子里惊天动地的滚了好几十个来回刚想要安静下来,就看见唐亿慈看着他说,站到墙角去,今天的事还没完!

李孟吓的兔子溜一样回到自己房间,坐立不安的想关上房门又害怕,站也不是坐也不是的团团转了好几圈,发现也许唐亿慈根本没打算理他,蹑手蹑脚轻轻关了房门,上了扣,又没滋没味的在自己床上呆坐了一会,回忆了许久唐小宁那红彤彤的发糕般的屁股,仍是意犹未尽,找了个自己平时喝水的杯子,扣在墙上听了一会儿,什么也听不见!怅然的放下杯子,又胡思乱想起了自己今后犯了错的前途,考虑了片刻以后要不要夹起尾巴做人,忽然想起了手工课上做的折射镜,立马从床上跳起来,打开好像刚刚被土匪抢过了的抽屉,七刨八翻了许久,好不容易找到了,纸壳被压的有点扁,但是没关系,捏捏一定还能用,幸好唐小宁房间就在隔壁,竖着耳朵心急如焚的打开窗户调好角度,兴奋的一颗心又在腔子里欢快的翻滚了几个来回。

看不见唐小宁,因为大概她还在墙角罚站,但她的粉红色的床,书桌还有钢琴却都能看见,李孟第一次对自己的手工生出了得意之感,举着折射镜,他感觉自己举着的仿佛是爱迪生刚刚发现的钨丝,一种自豪感油然而生。怎么这么长时间都没动静?不是说没完吗,唐亿慈说话不算数,今天不打唐小宁了?正在他以为惩罚结束想扔下折射镜时,唐亿慈进来了,她手上拿了把乌漆嘛黑的戒尺,正幽幽的泛着雅雅的光,她拉开书桌下的椅子,坐下翘好二郎腿,朝着唐小宁的方向说,过来!
唐小宁磨磨蹭蹭一点点往书桌跟前挪,可怜兮兮的抽泣着,肩膀一耸一耸的总平静不下来,屁股看上去好像好了挺多,从一片通红变成布满红色斑点的调色盘,一只手捂着半边屁股,一只手抹着眼泪,走到唐亿慈面前站定,她的两条小腿和屁股就又开始发抖
唐亿慈看着唐小宁被眼泪浸透了的小脸,问:疼吗?
哭声瞬间大了起来
:“唔唔,疼,唔~唔~”
:“那为什么不但没练练习曲,还跟我撒谎”
:“唔唔唔~唔~”
:“数学为什么只考了84分,还模仿我签字”
:“唔~唔~~~”
:“说!”
:“唔
~,妈妈,对不起,我错了”

: “我再给最后你一次解释的机会,给我说!”

唐小宁打了两个连续的哭嗝,可怜巴巴小声说
:“妈妈,对不起,我怕挨打才撒谎,自己签字,呜呜~对不起”
:“练习曲为什么一点都没练?数学错的那几道题为什么会做错!是不是我这阵事多太久没打你了,还是你觉得到了这你就有人撑腰可以不用守规矩了”
:“不是的,妈妈,我错了,我没有想不守家规,呜呜~”
突然间唐亿慈的声音缓和了下来,她认真的看着女儿“唐小宁,我跟你李叔叔结婚还有搬家的事情,事先我是征求过你的意见的,你也是同意了的,你也说过李叔叔人很好,让你有爸爸的感觉,我知道我结婚还有搬家的事情也许让你不习惯,可这些并不能成为你不认真不努力的理由,你同不同意。”
唐小宁没说话,哭声也下去了许多,李孟突然觉得自己有点不道德,觉得唐小宁挺可怜,觉得唐小宁犯的错不是什么大事,这些搁自己身上,李建国顶多给自己一脚,晚饭都不会饿他的,有心放下镜子,又实在舍不得这个看唐小宁光屁股挨打的机会。
唐小宁低了头,想来又是初见时那副低眉顺眼好欺负的样子,她低声说“我知道错了妈妈,对不起,我下次一定改,能给我一次机会吗妈妈,我下次一定再也不会这样给你丢脸了,原谅我一次行吗妈妈。”
:“你自己也知道,这次是这次,下次是下次,还是你真的觉得换了地方规矩也可以跟着换吗?”
唐小宁没说话,只过了一小会儿,她的哭声又大起来了
:“你自己说该打多少下”
:“呜呜呜呜呜~数学差六分,呜呜…三十下,练习曲没练打二十下,唔~唔~…,撒谎翻倍,呜呜呜,妈妈我错了,唔
~呜呜呜~妈妈,呜呜~一共是一百下,妈妈对不起我错了,妈妈能不能别用戒尺,太疼了,呜呜呜~~~~用塑料尺子行吗?”
:“我今天只打你三十下,算是给你一个适应期,剩下的七十下我记在账上,但是只此一次,如果下次还犯这么低级的错误,我随时都会把剩下的跟你要回来,并且会换上藤条,你最好不要给我有侥幸心理,还有,你弟弟在旁边睡觉,不想让他听见丢面子就小声点哭,如果下次再有撒谎学我签字,我会在客厅让你长长记性!知道了吗?”
:“知道了妈妈,”唐小宁打了个哭嗝接着说:“谢谢妈妈~呜呜呜”
:“好了,现在自己摆好姿势!”

唐小宁哭着磨磨蹭蹭的往前挪了一小步,看了看她妈妈,嘴上的哭声一点也没小下去,又挪了一小步,呜咽着小声叫了声妈妈,唐亿慈面无表情的看着她,不催促也不动怒,就只是面无表情的看着,唐小宁终于放弃抵抗,虽然还是磨磨蹭蹭的,上身伏在书桌上,左右手相互抓着平放在桌子上,腰塌下去,屁股微微翘起来,戒尺贴在她屁股上,她激灵的一哆嗦,她知道再害怕也没办法赶走屁股上的这把沉甸甸的黑戒尺,她能做的只有老老实实的摆好姿势。

只停了两秒钟,夹着风声的戒尺狠狠的落在唐小宁屁股上,横穿两片半圆,将它们的弧度拍成平板,又迅速弹起,唐小宁上半身猛的抬起,刚刚还蹦的直直的两条腿已经不成形状,屁股猛的偏向右边,左腿蜷起脚尖紧绷。可双手却没敢离开桌子摸上屁股
:“啊~哈哈…呜呜呜呜…疼,妈妈,疼~”第一下就这么疼,唐小宁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挨过三十下,唐亿慈其实也不是不心疼,可是这次自己女儿犯的错太大了,如果不狠狠修理一番,她就会立刻钻空子,想到这,唐亿慈用戒尺点了点女儿的屁股,女儿虽还在剧痛,却还是摆好姿势,唐亿慈看到女儿的表现特别满意。

正了正神色,唐亿慈举起戒尺,打算落下第二下,女儿的屁股微微发着抖,两条腿却是蹦的直直的,塌腰耸臀,双手交握摆在桌子上,姿势标准极了,唐亿慈心里也是满意极了,看了看女儿的屁股,第二下准确的重叠在第一下上面

:“呵哼哼哼哼哼哼……呜呜~”

唐小宁双腿这次没有分开,只是双膝一弯就想蹲下去,又强制自己不要蹲,哭声更压抑,右脚脚趾紧紧的抠着地面,可这也不能减轻她一点点的疼,她知道会越来越难挨,妈妈总是喜欢五下五下重叠着打,让自己疼到极致,她默默对自己说站直站直,已经少打70下了,别不知足,站直!

唐亿慈没催她,这是她们母女间的默契,也是规矩,唐亿慈从不呵斥唐小宁的姿势不对,总是等她自己摆好姿势,唐小宁也从不敢挑战她妈的权威,再疼,也会摆好姿势,戒尺点上屁股已经是警告了,不能发生太多次,唐小宁刚刚强迫自己站直,第三下就下来了,毫无意外的重叠在地二下上面,唐小宁疼疯了,屁股狠狠的歪向左边,右脚蜷起缠在左腿上,很快她就意识到了不对,努力的耸腰蹋臀摆好姿势,刚摆好姿势,第四下合着第五下快速重叠打在第三下上。

唐小宁狠狠把头撞在自己手臂上,试图减轻一点疼,可是没用啊,疼,真的太疼了,闷痛从皮肤传到骨头里,两条腿已经不受控制的交替着跳脚,太疼了,已经意识不到什么姿势了,妈妈这次下手比往常狠多了,也是,这次犯的错也比往常大太多了,唐小宁现在真的特别后悔为什么考试的时候还在想那些没用的,为什么搬了新家会不好意思练琴,简直自作自受,太疼了,她狠狠的大声哭出声来,大声说着妈妈我错了,我改,仿佛只有这样才能稍微减轻一点这要命的疼,什么隔壁的弟弟自己的面子都顾不上了,也都被这疼冲击的什么都不记得了。

唐亿慈也知道自己这次下手比较重,,她静**着等女儿安静下来自己摆好位置,她知道,今天这顿打会耗费很长时间,但都是值得的不是吗,新家的下马威,刚好也让隔壁的野小子听听,不守家规的下场,也让菩萨心肠的李建国知道,她唐亿慈教育孩子谁插手都不好使,一箭三雕,反正还有一个下午的漫长时光,她不怕浪费

唐小宁这次用了五分钟才安静下来,她妈妈虽然这次没有把戒尺点在屁股上警告,但不保证她没有对自己的表现不满意,她扭过浸透了眼泪和冷汗的小脸看了看妈妈,妈妈还是像往常一样面无表情的看着她,等着她摆好姿势,唐小宁根本看不出妈妈的心情,只能呜咽着转过去,趴好,摆好姿势

冷静的看着女儿屁股还在害怕的发抖,却摆好了姿势,她打下了第六下,也许是女儿可怜的小脸拨动了妈妈的心,第二组的五下虽然仍打在一个地方,妈妈却用的是同平时相同的力度,女儿也很听话,虽然疼,姿势也只是小幅度的扭动,看着女儿双腿的交叉扭动,妈妈突然间觉得女儿的双腿好像再跳芭蕾舞小天鹅,女儿的屁股仍是左右乱扭试图扭掉戒尺的疼,却只用了不到两分钟就摆好了姿势,哭声慢慢的下去了,却夹杂着少于哭嗝

唐亿慈看着女儿摆好了姿势,就要开打第三组,第三组是臀峰,肉厚打不坏,唐亿慈的手下便加了劲儿,戒尺夹带了风又一次狠狠拍扁了小屁股,妈妈刚刚那顿带着怒气的巴掌本来打的最重的就是臀峰,已经被打肿又敏感的屁股别说用力打,就是轻轻拍一下也疼的要命,更何况这下重重的戒尺板子,小宁疼的差点就跳起来了,上半身猛的抬起来,手也差点离开桌子,身子扭向右边,右腿弯曲勉强站住,左脚却差点踢到屁股,眼泪不由自主的往下淌,又一次忍不住哭出声来

“嗯哼~呜呜呜~妈妈,太疼了,真的是太疼了,呜呜呜呜唔…”哭着说着话看向妈妈,希望妈妈能轻点打,可是不出所料,妈妈还是那张面无表情的脸,静静的看着她,等着她摆好姿势。

“妈妈太狠心了”每次挨打特别疼的时候小宁都会这么想,她不敢说出口,更不敢违抗妈妈,只能用力摆好姿势,即使这样也只能让妈妈不加力而已,没等小宁站稳,下一板又上了身,还是臀峰,太疼了,这让人崩溃的疼,以后一定再也不会不认真考试,再也不会不完成老师布置的练习曲了,绝不!再也不要挨这种打了,太疼了,从肉到骨头,都疼,疼的想吐,疼的恶心,再也不违反妈妈的家规了

“哇……妈妈,太疼了,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妈妈饶了我吧,妈妈别打了,我真的知道错了,太疼了,哇…”再也不知道面子为何物,放声求饶放声大哭,再也不怕弟弟和爸爸听见了,她多希望这时候李建国或者李孟能来救救她,拦一拦她妈妈,虽然理智告诉她不可能,她妈妈定下的规矩从来都没人能改,只有执行,屁股一定裂了吧,好想摸一下,可是绝对不行,只能挺着屁股挨打。

连着三下丝毫无误的打到了臀峰上,好在这次不用费力保持姿势,唐亿慈用左手压住唐小宁的腰,唐小宁已经完全失去理智,踢腾着腿,大声嚎哭,什么姿势自尊都被疼掩盖了,唐小宁终于意识到对他和善可亲的李叔叔是不可能出来救她的,她知道他在家,他也一定是听妈妈的,妈妈还是家里的皇上,就算自己哭再大声也不管用,屁股上的疼无论如何也要靠自己挨过去

又打完一组,三十下过去了一半,闹腾大哭了几分钟,意识到没人救的唐小宁安静下来,趴在桌子上抽泣在朦胧中听到了犹如天籁一般的“休息十分钟”

挨打的时间总是漫长又难挨,休息的时间总是美好又飞快,一句准备好姿势,把唐小宁从暂时的天堂打回了地狱,唐亿慈的戒尺又点在了屁股上。也许是因为知道不会有人救自己,小宁希望妈妈能快点打完剩下的戒尺板子,小宁知道,剩下的板子要全部落在下臀和臀腿交界处,是最难挨的,小宁扭过头看着妈妈央求说“妈妈,你能抱着我打吗?太疼了,我真的站不住。”

唐亿慈看着女儿哭花了的小脸,脸颊上还粘着几绺碎头发,也不知道是被眼泪打湿的还是被汗洇湿的,瞬间觉得自己有点过于严厉了,但是绝对不能答应女儿抱在腿上打的要求,抱在腿上戒尺就没办法发挥它的威力,女儿的惩罚就要大打折扣,唐亿慈现在也不确定女儿究竟是因为太疼了想跟自己撒个娇还是她也知道在腿上没那么疼,而且就凭女儿这次犯的错,是绝对不能防水要给她一个刻骨铭心的教训的,小孩子最会得寸进尺,有一就有二,有二就有三,钻空子看脸色那是每个孩子的天性,现在已经能够确定自己女儿绝不会因为这里有个疼爱她的爸爸就胡作非为了,略一沉吟,说那你趴床上吧,屁股垫高。唐小宁委屈极了,妈妈都把她的屁股打的那么疼了,还在生气不肯抱她吗,委委屈屈的站起来,眼泪像小溪一样源源不断的从眼眶流到脖子里,因为屁股疼,她小心翼翼的挪到床边,摆好枕头,万般无奈加艰辛的爬上床,把屁股放在枕头上,让屁股像献祭一般高高的撅起来,好在这个动作终于不用维持站姿,可小宁知道,挨打的时间绝不会缩短,即便是这个姿势,如果还是刚才的力度,自己也保持不了,而妈妈也一定会耐心的等到自己摆好姿势才会落下戒尺,而且等的时间越长,挨得打就会越重。

[本帖已被作者于2017年2月6日8时16分50秒编辑过]

唐亿慈拿着戒尺站在床边,居高临下,心满意足的看着自己女儿可怜巴巴,委屈兮兮的小模样,认为自己在教育女儿这方面和在下海经商这方面差不多,做的都是统一的比较成功,女儿的两条小细腿并拢,可爱的小脚趾头们紧紧的抵着床,可怜的一对小屁股因为紧张,正抽搐的发着抖,高高的,老老实实摆在枕头上,仔细观察了上面已经打过的三组印子,它们连成片,颜色是暗红的晚霞,正是深秋傍晚落霞的余晖色,夹着几丝墨青的夜色,组成了一副长河落日圆的景象,看样子真的是打的不轻呢。唐亿慈想要伸手去按一按看看伤势,又不想破坏惩戒过程中的仪式感,决定把这些温情留到最后。而这时候的唐小宁早已紧张的手脚冰凉,头皮发紧,觉得胃里翻腾的更欢快了,太害怕妈妈的戒尺了,真的太疼了,厚厚重重的戒尺打到屁股上,痛穿越皮肉直入骨髓,屁股肉上的细胞从最里面开始发酵,一直肿到皮肉上,整个屁股至少一星期都没法安稳的坐下来,而这种等待挨打的感觉就更难捱了,不知道尺子什么时候会落下,不知道妈妈会打多重,屁股的疼,心里的恐惧感合在一起,唐小宁觉得自己的五脏六腑全被一只大手揉在一起死死攥住,怎么样也回归不了原位。

第十六下终于夹着风声落下来了,平行着落在屁股上,力度不但一点没减反而又加了一分力道,总要为刚刚给的好条件付出一点代价的不是吗,唐小宁尖叫着把屁股扭向墙,大声哭着,上半身猛的窜起,右手试试探探的想要摸一摸屁股却始终是没敢把手伸向身后,对于女儿如此激烈的反应,唐亿慈仍然是面无表情居高临下的等着她自己恢复好姿势,再不急不缓的往下进行。

拿着折射镜的李孟早已经心疼了唐小宁,希望他后妈手下留情,别再打了,至少轻一点,可手中的折射镜仿佛是有魔力一般,就是不想暂时退休,仍坚持不懈的在窗户上不遗余力的发挥着它的作用,李孟有心要拦一拦他后妈的,可内心又有那么一丝丝的情愫,让他的双眼耳朵都恨不得长在唐小宁的红屁股和小泪脸儿上,并且这丝情愫霸道的占着李孟心头的上风

看到女儿丝毫没有把屁股放回原位的打算,仍是胳膊支着上身,屁股扭向墙,双腿交缠的姿势,唐亿慈只能用戒尺点了点算作警告,看着唐小宁磨磨蹭蹭总算摆好姿势,按住女儿的腰,连击四下盖在刚才的伤痕上,女儿尖叫着大哭,两条腿蜷曲着扭成麻花,屁股努力的向上拱着试图逃脱妈妈的大手,嘴里含糊不清的求着饶,可一切都是徒劳,唐亿慈并不打算放过她,不等女儿安静下来,一鼓作气将剩下的十下戒尺不停歇的落上女儿的臀腿交界处,力度丝毫没放水,她认为女儿今天的教训时间已经足够长,再拖延下去也许李建国就要坐不住了,只能速战速决。唐小宁拼命挣扎着,甚至左腿跪了起来,右腿蹬直,屁股死命扭向墙,就想逃板子,什么意识都没有了,只有一个字:疼!她原本以为他妈妈从前打她的方式最残忍,一下一下,每一下都疼的要命,还要自己摆好姿势,却没想到原来不停歇的挨打才是最恐怖的,密集疼痛的翻着倍在屁股上炸开,一秒钟缓和的时间都没有,太疼了,真的太疼了,以后一定再不像今天这么作了,连着打太疼了。

三十下戒尺终于打完了,唐小宁终于可以放心大胆的哭一会了,真是又痛又累,这会儿身上卸了紧张,全身都是瘫软的,屁股太疼了,唐小宁觉得自己可怜极了。可还没哭完就听见她妈说

“起来站到我跟前来”

她知道已经结束了,妈妈只是让她总结一下自己这次犯的错误,还是不敢磨蹭,艰难的爬起来,一动就要扯到屁股上的伤,疼的钻心,绕是如此,她也丝毫不敢慢的站在妈妈跟前

“为什么挨打?”

“因为数学不及格,练习曲没练,还撒了谎”

“错了吗?该不该挨打?”

“错了,呜呜呜…妈妈对不起~唔~唔~该挨打”

“打的疼不疼?记住了没有?”

“呜呜…疼…妈妈~呜呜呜疼,我记住了”

“不许哭了,嘴巴闭住!现在给你五分钟时间去把脸洗掉,头发梳好,然后把你没练的练习曲练会,数学错题改完,再加罚你抄十遍弟子规信字篇,做不完你就别想吃完饭,更别想睡觉”

“知道了妈妈”小宁抽泣着打着哭嗝忍了疼穿了睡裤,洗脸去了,心里祈祷千万别再客厅碰见弟弟或爸爸,可丢人死了。镜子里的自己的形象真是惨不忍睹,眼睛哭的像金鱼一样又红又肿,也不知道星期一能不能消肿,鼻头红红的,头发几乎全部散乱了,碎发胡乱粘在脸上活像个叫花子

洗好脸扎好头发回到房间,看着钢琴前的凳子,小宁心里泛起了愁,这么硬的凳子,得多疼啊,可是没有办法,妈妈规定挨完打不允许坐在软垫上,只能小心翼翼的一点一点坐下去,绕是如此,硬木头凳子还是迅速唤醒了疼痛的神经,让唐小宁差点没跳起来,好不容易坐稳了开始练琴,虽然现在又疼又饿又困,却一点也没影响熟悉练习曲的速度,屁股上的疼时时刻刻都在提醒着她不好好练琴的下场,专注做事的时候时间总是飞快,等小宁将曲子练熟,已经是两个半小时以后,比以往还要快一些,改错题很快,最慢也可以在十五分钟内解决,可抄书就慢了,妈妈的罚抄不是传统意义的罚抄,而是用小楷在田字格里抄写,从磨墨到抄写没有一丝一毫可以偷懒,如果妈妈觉得写的不认真,那就不是只抄信字篇,而且全文了,全部完成又过去了一个半小时,天都快黑了,早就已经饥肠辘辘,可小宁不敢马虎,又巩固了一遍练习曲才敢跟妈妈汇报作业。对于小宁下午的表现妈妈很满意,检查完作业后小宁才觉得自己的困倦,撑着眼皮快速填饱肚子,跟妈妈李叔叔打好招呼,睡去了,粘上枕头连一分钟都不到就与周公见了面,唐亿慈收拾了碗筷轻手轻脚的进了唐小宁房间,脱了她的睡裤想要看一看自己女儿屁股上的伤,唐小宁真的是累极了,撅着小嘴打着小呼噜的模样让唐亿慈的心软成了一摊水,下午还落霞缤纷的小屁股现在已经变成了斑斑点点的调色盘,摸上去手感略粗糙,好在还是柔韧的,比平常肿了一指半的高度,因为害怕有淤血块,唐亿慈按了按女儿肿的最高的臀峰,却没想到今天这顿戒尺许是打怕了女儿,身体一抖就开始哭,边哭边说“妈妈,疼,妈妈,我错了”,她又极困,连哭着喊疼都不愿醒来,唐亿慈吓了一大跳,发现女儿没醒,哭笑不得,将女儿像小婴儿一样抱在怀里,轻声细语的哄了起来,唐小宁永远也不知道她在睡梦中还有这美好的待遇,永远严厉的妈妈也会轻声细语的哄她,等到小宁不再哭,唐亿慈决定今晚陪女儿睡。

李建国不知道什么时候也进了卧室,他对于唐亿慈的做法嗤之以鼻,风风凉凉的说,心疼就别下狠手打呀,哼!活该…还不让人拦,打坏了我看你怎么后悔去!说完一个人没滋没味的回到自己卧室,开始意淫起唐亿慈犯了错在自己巴掌下哭泣求饶的香艳场景,想够了倒头一躺,心满意足的睡了。

以下是引用 一笑照夜 在 2016/9/26 19:19:00 的发言片段:

呀,这篇文章看起来很好玩。
像八零九零后的那个时代。
给你点个赞,支持~~~

本来都弃了

看了你回复决定再写点,呵呵呵

没有人看吗?下一章写女王唐亿慈被屌丝李建国打屁股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