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M/M]再次续写《江南水乡杂记》————小凡的东北之旅 || 7731字

那天挨完打以后,我和强子聊到半夜,两个人的关系也突飞猛进,再回到学校时,已经到了形影不离的地步。

当然了,我们俩依然为彼此保留着那个尴尬的秘密,毕竟十九岁的小伙子屁股被揍不是什么光荣的事情。而我爸爸自从那次以后,也不知是内疚还是什么,对强子好得非比寻常,哈哈,简直让我这个亲儿子都有些嫉妒了。

一个学期过得很快,转眼就到了寒假。今年学校放假很早,离校时离过年还有二十多天,我跟家里商量好了,打算跟强子回家,在东北玩上个十天八天再回上海。

强子的家在沈阳,刚下飞机时还没怎么觉得冷,可是一出机场,整个人冻得脸都没了表情。机场外面是强子的妈妈,很可亲的一位阿姨,拉着我问东问西,亲昵得不得了。本来我就是根在北方的孩子,现在更是感觉到了一种很浓的归属感,这在人情相对冷漠一些的上海是很难感受到的。倒是强子在旁边咧着嘴笑:“妈啊,你儿子我还在这儿呢,光关心他了,是不是不打算要我了?”强子他妈瞪了强子一眼:“要你有啥用?光知道惹人生气了,我看小凡比你强多了!”我也笑了:“阿姨,我妈也是这么说我的,他还想让强强当儿子呢。”三个人相视大笑。

车子开了一个多小时,到了强子的家,一百多平米的高层公寓,装修得简洁凌厉,倒是很符合我的爱好。阿姨一边在厨房里忙着,一边说:“小凡,你跟强子先玩儿一会儿,他爸爸五点多就回来。”我一边答应着,一边跟着强子参观他的卧室。

他的卧室倒是很简单,像一般的男孩一样,墙上贴了几张球星的海报,挂着一件马刺的纪念版球衣,还有双截棍啊网球拍啊什么的。我正坐在他床上翻着他的球鞋杂志,强子突然神神秘秘地把门关上,从衣柜底层的抽屉里拿出一样东西,对我挥挥手示意我过去看。

“我靠!”我一看见他手里的东西就明白过来了:一条棕红色的厚皮带,质地非常坚硬,这明明就是一条武装带啊。“这是……你上刑的刑具?”“嗯哪,怎么样,我爸厉害吧?”我接过来,拿在手里抻了抻,觉得有点毛骨悚然的意思,这玩意儿也太够分量了!再往抽屉里一瞥,居然还发现了一对手铐!“你爸是干吗的?怎么家里还有这玩意儿?”我真觉得有点吓到了。“不是以前告诉过你么?他原来是当兵的,还打过老山战役呢,从老山前线回来以后就当了警察,现在是**区的刑警队大队长。”“我的天,兄弟,我现在真觉得我算是幸福的了,怪不得你干点什么都逃不过你爸的眼睛,这也太狠了吧!”

……

东北冬季的天黑得很早,不到六点时已经看不清外面了,家家都亮起了灯。我们坐在餐桌前,强子他爸正好坐在我对面,一个高大威严的东北汉子,一位众人尊敬的刑警队大队长,虽然面带笑容但依然是不怒自威,我几乎是强撑着挺胸抬头,但还是不由自主地想缩到桌子底下去。唉,我算是能体会到强子第一次见我爸的时候有多不自在了。

喝了一口汤,强子他爸发话了:“小凡呐,欢迎你来叔叔家作客,来,咱们干一杯。”

我赶忙双手举杯,把将近三两的一杯酒仰头喝光——关于酒量方面,感谢我老爸的优秀遗传基因。

“呦!不错啊小伙子!”他爸爸显然很欣赏,举起酒瓶又给我满上了。

我又举起碗喝了一口汤,他爸突然说:“我已经跟你爸通过电话了,你……”我差点把汤喷出来,见鬼!他怎么有我爸爸的号码。我望向强子,强子无辜地看着我,说:“上次是你爸管我要我爸号码的,不是我主动给的。”我几乎昏死过去。

“哈哈!你心虚啥?怕你在这边干点啥叔叔会告密?!放心吧,家长都只是担心你们的安全,没你们想象得那么无聊!”我在一边嘿嘿点头笑着,一边心里叫苦,这下好了,跑到几千公里以外都还牵着根绳儿,这不摆明了是如来佛要整治我们这孙猴子么!

“儿子啊,这快一年没回来了,在学校表现得咋样啊?”

“挺好的爸,我学习认真,没惹祸。”强子正襟危坐。我在一边看着他那幅认真的样子几乎绷不住笑出来,赶紧把脸埋到碗里去。

“嗯,在学校不错,在小凡他们家呢?”他爸一边夹着菜,一边看似漫不经心地问。

我们俩一起打了个冷战,屁股条件反射地疼了起来。强子垂着眼放下筷子,咕哝着:“爸,我知道错了,叔叔也教训过我了,我……”阿姨一看气氛不对,赶紧救场:“哎呀这正吃着饭呢,你说那些玩意儿干啥啊,给孩子整的都不自在了。”边说边给我们夹菜,“小凡多吃啊,这野蘑菇……”

“你们俩怕啥?事情都过去了,我不会翻老账。”强子他爸口气里倒是没有生气的意思,这让强子的肩膀看起来稍微放松了一点。“不过你们这么大了,什么事情该做不该做的,心里得有数,小孩儿犯的错,你们都是男子汉了,不许再犯,明白不?”我俩顿时一起猛点头,看起来傻乎乎的,把叔叔阿姨都逗笑了。

“来小凡,给你看个东西。”强子他爸把手机递给了我,我一看,一封短信,发件人赫然是我老爸的名字。

————“老刘,小凡这孩子鬼主意多,不安分,要在那边惹了什么祸,你尽管教训,我跟他妈都支持,这些天就拜托你们了!”

我把手机递给他爸,感觉有点尴尬,不过这也算公平,反正我管好自己,不惹事就得了呗。“小凡呐,你爸爸在上海能把强强当亲儿子照顾,叔叔阿姨都很感激,你来了东北,那也就是叔叔阿姨的亲儿子,有啥事情都可以跟我们说,保证满足你的要求,但是呢,别惹事儿,这是为了你们的安全着想,知道吗?”叔叔看起来很认真,我也知道叔叔说的绝不是客气话,他跟我爸爸一样,都是实在人。“嗯,叔叔阿姨,谢谢你们这么招待我,我……我也没啥可说的,敬您两位一杯!”我一仰头又是一杯,阿姨赶紧给我夹菜:“哎呀这孩子真是实诚,别喝那么急,多吃点菜压一压。”强子他爸则是笑眯眯地看着我,看得出来,在作为一个男人方面,叔叔还是对我挺满意的。

……

晚上,强子卧室里。

我倒在床上,晚上喝的确实有点多,东北的白酒虽说不上头,但是劲儿非常大,这会儿已经觉得有点晕晕乎乎的了。

强子洗完澡出来,屋里暖气很足,有二十多度,这家伙只穿了条小裤衩。他咚地一声倒在我床边,对着我耳朵吹气,见我不答理他,干脆反手一巴掌狠狠打在我屁股上。

“别闹!我头晕着呢。”我依旧把脸埋在枕头里,对着他扬了扬手。

“早说啊,真是。”强子翻身坐在我腿上,两只手卡在我的太阳穴上帮我揉着,啊,舒服。

“我看你今天晚上那傻样儿,哈哈,见了我爸就跟老鼠见猫似的。”强子一边揉一边刺儿我。

“你还好意思说我啊,你看你第一次到我们家的时候,那样儿,啧啧,真是,啥叫耗子见了猫?你就是!”

“得了,不跟你斗嘴,没意思。明天带你去故宫昂!”

“沈阳还有故宫?”

“你看你没文化了吧,努尔哈赤最早定都就在沈阳,打入关内以后才是北京,懂不?”

“行,您老有文化!”我一边顺着他一边伺机报复。

“那是,我是谁啊,我从小儿……”他得意地一颠一颠,完全没有防备地被我一撅屁股顶到了一边,紧接着被我飞身制住。

我使劲压着他,把他双手剪到身后,顺便腾出一只手使劲儿捏他屁股:“叫大哥!说自己没文化,是笨蛋!快点!”我恶狠狠地威胁他。

“大哥!你没文化是笨蛋!”他还嘴硬。

“哎呦!你还来劲了是不是!”我一听挑衅更压不住火儿了,一把扯掉他内裤。“哇!你耍流氓!”他大吼。

“耍流氓也不会对你啊!你从头到脚我哪儿没见过,早看腻了!今儿哥哥好好教育教育你,让你知道什么是规矩!”我一边压着他一边狠狠揍他屁股,屋子里噼噼啪啪不绝于耳。

强子不停扭来扭去,可我毕竟也是牛高马大的大小伙子,哪可能这么容易就让他挣脱。打了一会儿,我直接把他内裤从腿上褪了下来,拿着它跳到了一边。

“快叫大哥,叫了就给你!”我拿着他的小裤裤在手里甩来甩去。

“你……你混蛋!你坏出水儿来了你都!”强子在床上窘得脸蛋通红,一手遮着屁股一手捂着前面,却又哪儿都捂不住,“快给我!”

我正欲答话,却猛然发现了一点不对劲的亮点:“哎呦我C!你硬了!哈哈!”我指着强子的裆部笑得上气不接下气,那绝不算小的小家伙,一只手根本遮不住。

“……”强子已经彻底无语了,脸红到了极致。

我把内裤扔给他,“得了,哥哥先不跟你玩儿了。”我舒舒服服地摆出个大字型躺在床上,看着他咬着嘴恨恨地套上内裤,紧接着扑到我身边,指着我鼻子说:“你可不能告诉别人昂!”

“得了吧,多大点事儿啊,咱年轻力壮的,好兄弟又不受大脑控制。”我翻了个身,突然想到那次在西塘,为了躲避老爸的板子,下身不停扭来扭去,结果……脑袋嗡地一声,偷偷看了一眼他,还好,这家伙还红着脸沉浸在自己刚才的窘境里,没注意到我的不自在。

我从行李箱里翻出一条干净内裤,捏了捏他的脸:“哥哥先去洗澡了哦,你先把被窝给我暖热乎了!”

他给我的回答就是给了我屁股上一脚。

……

第二天一大早,跟叔叔阿姨打了招呼后,我们就直奔故宫博物馆了。正逢放假,公交车上挤得要死,好不容易从五里河那边到了目的地,已经被挤得要死了。

哪个地方的博物馆其实都差不多,对于游景点,我还真没太大兴趣,就是周围浓浓的节日气氛和一水儿的东北口音让我觉得很新奇,这是和上海完全不一样的氛围。

逛得差不多了,我们在外面转悠,突然闻到一股烤红薯的香味儿,我说我去买两个,又能吃又能暖手。他点了点头,指了指相反方向的一个公厕,说去解个手,让我一会儿过去找他。

我一路吸着鼻子闻着味儿,走了好几分钟才找到那个小摊,挑了两个最大的捧在手里,烫得我不停换手,一边按原路返回去找强子。

远远地就看那边围了一群人,我觉得有点不对劲:公厕有啥好看的!于是赶紧顺着人堆往里挤,还没挤进去就听到一声中气十足的“C你妈!”——强子的声音。

我几乎是把前面的人踹开的,眼前赫然是三个人扭打成一团,强子被一个獐头鼠目的家伙从后面抱住,他一边用手肘狂击那个家伙,一边应付着前面那人的拳脚,挺帅的脸蛋上已经挂了彩。

“我C你大爷!”我一声怒吼加入了战局,手里的烤红薯被我用最大的劲砸在那个殴打强子的人脑袋上,那人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我一脚踹在肚子上,结果他居然没倒,弯了一下身子就又站了起来,嘴里一边不干不净地骂着,一边朝我冲了过来。我一边应付着他一边望了一眼强子,还好,他已经占了上风。

眼前的这个人看着魁梧,打起架来完全没技巧,又是扑又是挠,搞得我很狼狈,瞅准了空当一个直拳正中面门,他总算是倒地了。我一回头,看见那个很猥琐的男人居然掏出了一把折刀,而揪着那人的衣领正打得爽的强子完全没发现,我两步冲了过去,伸手想抓那人的手腕,结果,我TM一把直接握在了刀刃上。

那人低头一看,呆了,强子也举着拳头呆在那儿,周围的群众也静了。

我看了看正在滴滴答答流血的手,完全感觉不到疼,真是奇怪。酝酿了一下,我抬头对那人说:“你他妈的……”

颈窝突然木了一下,我整个人软软地倒在地上,眼前一片黑,隐隐约约听到强子的一声怒吼“我C你妈你来阴的!”,又感觉到人群中间冲出来几个人,然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

睁开眼睛以后,感觉周围闹哄哄的,首先传入耳朵的是熟悉的大嗓门:“叔叔我说的是实话,你咋就不信我呢!我看着像坏人吗?”

嗯,是强子,安全。我撑着身子站了起来,右手掌心突然一阵刺痛,我低头看了看,已经做了简易的包扎。之前我一直躺在一张旧旧的的木头长椅上,脑袋一直枕着强子的大腿,感觉头还是很疼。

我问强子:“这是哪儿啊?那俩孙子呢?”

“没事儿,是派出所。”

我一个激灵,派出所还没事儿?“咱怎么到派出所来了?”

“废话,你们俩光天化日在大街上打架,以为警察都是瞎子啊?”我一看,嘿,对面站了个穿制服的哥们儿,正对我们俩怒目而视。

“呦,警察叔叔好,我这手是你们给包的吧?谢谢了谢谢了。”

“别贫嘴!”那人怒了,“你说,你们俩为什么打人?这是扰乱公共治安知道吗?!”

我愣了一下,是啊,扭头问强子:“咱为什么打他们?”

强子想笑不敢笑,脸憋得发红,那警察叔叔已经气得脸色铁青了。

“不说是吧?看来你们俩小子不打算走了,来两个人把他们带房间里去,关起来!”

“叔叔你怎么回事儿啊!我不都说了……”强子的话突然被打断了,只见玻璃门外面有一个夹着公文包一脸怒容的中年男子——强子他爸。

他爸三步并作两步冲了进来,有几个年纪大一点的警察已经认出来了,一边打招呼叫着“刘哥”一边递烟。

强子把脑袋低着,我也觉得很惊恐,这感觉,就跟暑假我们逃课被抓包的感觉一样,不过这次可是在派出所啊!玩儿大发了!

刘叔后面还跟了个人,看样子是派出所的头儿,他们走到我们面前,刘叔吸了口气,显然是为了让自己平静,指着我们俩对那人说:“这俩,我家的,我先带回去了。”

那人哈哈一笑:“老刘你都发话了,人就带走吧,这还有啥可说的。”

刘叔显然有点不好意思,他低头沉默了一下,说:“兄弟,今天让你给我开后门,真不好意思了。”

“嗨,这叫啥话,孩子这么大的年纪不惹点麻烦也不可能,只是今天太危险了,那孩子,”他指了指我,“差点儿让人拿刀给捅了,又被人从后脑勺上拿板砖砸了一下,幸亏那人当时也被打懵了,没砸到要害,不然这后果,啧啧……”

大叔,您不要太夸张了,嫌我们不够惨是不是?

刘叔脸都气红了:“行了兄弟不说了,改天我请你喝酒。”紧接着回头看着我们,我们已经快把头埋到肚子上了。

“愣着干啥?走!!!”他爸一声怒吼让整个派出所都静了下来,我们俩狠狠地打了个哆嗦,站起来低着头跟着他爸灰溜溜地出去了。临出门我回头望了一眼,审讯我们的那个小警察还一脸幸灾乐祸的笑。

我刚才真应该多昏一会儿,这下完蛋了。

……

一路无语,我俩坐在刘叔那辆猎豹的后座上,心跳绝对超过一百二了,谁也不敢说话,他爸看起来也没有跟我们说话的意思。

到了小区,上楼,进屋,门刚一关上,刘叔转过身来“啪”地一个大耳光,强子当时就被扇懵了。

我也彻底吓傻了,我还从来没见过有人在我面前打耳光的,那一声实在太响,耳朵都震得嗡嗡的。

“小犊子你翅膀硬了是不是!!!昨天我怎么嘱咐你的???啊???刚回来就给我惹事儿,打架丢人都给我丢到派出所去了!!!你爸我当了二十多年警察也没说过软话,今天就为你破例了!!!你个混账玩意儿你!!!”

这几声真的吼得太吓人了,我估计我脸已经吓白了,悄悄瞄了强子一眼,他半张脸印着一个大巴掌印子,低着头一言不发,再仔细一看,我靠,眼窝里都是眼泪,我还没见他哭过呢!

他爸看强子一句话不说,更火了,又是一巴掌狠狠打在强子的后脖颈上:“该干啥不知道吗?!”

强子抹了把眼泪,走进卧室拿出昨天给我展示过的武装带,放在茶几上,很自觉地脱掉外套,然后是牛仔裤,棉毛裤和内裤,都褪到膝盖底下,然后趴在最靠边的沙发扶手上,这样一来,他那豚圆紧实的屁股就很自然地翘了起来。

我觉得有点尴尬,事实上自从刚才醒来,我就觉得脑袋有点钝钝的,有点反应不过来,看着刘叔拿起一米多长的武装带,在手里折叠着,我才知道自己该干啥。

“刘叔!”我清了清嗓子,鼓足勇气开始说话:“我们今天在外面打架,让您担心了,但是动手的不是强子一个人,我也该打。”说完后我就开始解衣服,褪裤子,说来奇怪,在刘叔面前这么做,完全没有太强的羞耻感,大概是因为在我心里刘叔真的成了我身在异乡的另一个父亲吧——当然,对那条厚实的武装带的恐惧也盖过了一切。

把裤子脱到膝盖底下,我站到强子身边,顶了顶他,他往里面靠了点,给我留下半个扶手的位置,我也趴了下去。

自始至终刘叔看着我的举动没说一句话,等我趴下调整好姿势后,他才开口:“小凡,今天你受了伤,叔叔不该打你,你起来吧。”

“叔叔我没事儿,我伤的是手,您打吧。”我不忍心强子一个人挨打。

“起来!你的帐我等你好了再算!!!”又是一声狮子吼,我吓得浑身一哆嗦,正在犹豫不定的时候,强子突然推了我一把。

“起来吧,我爸今天打我就行了,你听话。”强子眨巴着大眼睛,泪眼朦胧的,哽咽着跟我说。

我不知道该怎么办,只好犹犹豫豫地站了起来,把裤子提了提,刘叔则是动作迅猛,“啪啪啪”地打了下去。

武装带打起屁股来,声音和我爸用的竹板子完全不一样,后者是清脆,而前者则是沉闷钝重,力道大了很多。我眼睁睁地看着强子屁股上的肌肉被厚重的武装带抽得直打颤,小麦色的皮肤几下就变得深红,宽厚的皮带印子也很快就开始发肿。

强子确实很坚强,他两只手狠狠抓着沙发上铺的毛织坐垫,光亮的脑门上都是汗珠,一口白牙狠狠地咬着,压抑着吃痛的呼喊。他的腿不停地小幅度蹬动,但是屁股却一直在扶手上,承受着刘叔一下下毫不留情的责打。

没过一会儿,强子的屁股上就已经找不到原本健康好看的小麦色了,整个屁股被肆虐的武装带彻底打遍,刘叔也开始转移责打的重点,从最厚实的臀峰移向大腿和屁股的连接处,那个地方很嫩,不是那么经得起打的,可是刘叔的力道却丝毫不带减轻的,强子终于忍不住开始讨饶了。

“爸……呜呜……爸我错了……我不该打架……啊疼……我以后不敢了……”强子疼得不行了,我看得出来,可是刘叔打起儿子来既不计数,也不提前说好打几下,我想起强子之前跟我说的话,心里咯噔一下:难道真得等到强子被打得嚎不动了为止?

“叔……叔叔,您别打了,强子受不了……”我开始给强子求情。

刘叔又是狠狠几下,总算停了下来,他喘了几口粗气,下令道:“站起来,到客厅中间去!”

我总算是松了口气,强子一边呜咽着一边撑着身体站了起来,也不敢提裤子,就那么光着下身磕磕绊绊地走到了客厅中央。

我以为刘叔是打完了,要开始训话,没想到强子到了那儿以后居然两腿分开,身子俯下,手抓脚腕,然后保持着这个姿势啜泣着。

刘叔朝他走去,活动了两下胳膊,大声斥责到:“不许哭!你打架时候的本事呢?嗯?”强子赶紧把哭声压住,紧接着刘叔再次扬起胳膊,狠狠地抽了下去。

“啊……呜……”强子呼痛的声音虽然被他极力压抑着,但还是冲出了喉咙。很明显,这个姿势把屁股上的肌肉都拉开了,完全没有绷紧屁股抵抗疼痛的可能,只会让疼痛更明显。

我实在是受不了了,从来没见过强子这个样子,他平时在我面前根本就是一只生龙活虎的小豹子,可现在却像是一只委屈恐惧的小绵羊一样,避无可避地承受着他爸爸的痛打,这比打我难受几千倍!

我几步冲过去想要把刘叔的手挡开,结果闹了个乌龙,手直接推到了刘叔的胸口,把他推得后退了几步,就像是我要打他一样。

他稳住身子,眼睛瞪圆了看着我,我其实怕他怕得要死,但还是硬充大瓣儿蒜:“不许打了!”

“你说啥?”刘叔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情。

“叔叔,你真别打了!”我口气变软了,“叔叔,我跟强子今天都打架了,您当着我这么……这么揍他,这比打我还难受!”

他依然瞪着我:“谁说不打你了!你爸这几天把你托给我,那就是让我拿你当自家孩子看!但你今天受了伤,我先让你好好反省几天再说!”

“您要是为了我的伤担心那就没必要了,我没事儿,您要是今天不打算打我,那就连强子一起饶了吧!”说完这话我腿就有点发软,这不是在跟人家讲条件么?小凡啊你真够虎的!胆儿越来越大了!

刘叔怒极反笑,他打量了我几眼,点点头:“行。强子你起来,站一边儿去!”又用武装带指了指沙发,“趴下!”

强子勉强支起了身子,屁股被武装带边缘抽打的地方已经有几处破了皮,整个屁股看起来只有四个字可以形容,惨不忍睹。我心疼的手都有点儿打颤了,把他扶到一边去,说:“没事儿,看我的!”

强子在他爸面前已经完全没了小豹子的锐气,泪眼朦胧地看着我去“受刑”。

我动作利索地褪掉裤子,往扶手上一趴,调整了一下,深吸了一口气准备挨打。

屁股上凉凉的,感觉到那武装带在我屁股上比了比,我咬着牙,“啪”地一声巨响,整个身子都震了一下,紧接着就是不停的狂风骤雨横扫我整个屁股,我强行命令自己趴好了,不然我真的会跳起来。

没光屁股挨过武装带的兄弟们,我劝你们永远不要尝试,它带给你的是丝毫不输给皮带的尖锐的疼痛,并且还有厚木板子一般的钝痛,让你担心自己的屁股会不会被打扁。

我脑袋的意识已经一片混乱,隐约记得自己应该已经被打了三十来下了,屁股已经到了刮阵风都觉得疼的地步,同时,我知道自己的大腿根也没个好下场,整个挨过打的地方几乎跟开水浇过一遍一样,生不如死。

我的拳头已经被我自己咬出了血,终于还是忍不住了,我嚎出了声。

“叔叔我知道错了!别打了!哎呦!疼!我以后再也不打架了!!!”

大概又是二十来下吧,暴虐的武装带停了下来。我整个人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眼泪不自觉地流了满脸。我做了几个深呼吸强迫自己镇定下来,然后一点一点撑起了身子,一瘸一拐走到了客厅中央,学着强子刚才的样子,两腿绷直,手抓脚腕,把屁股再一次撅高,刚挨完打的臀大肌并不习惯那样的伸展,就这一个动作就差点让我喊出声儿来。

等了半天没动静,突然啪地一下,我感觉到那是巴掌,回头一看,刘叔已经把武装带放到了一边。“起来吧小伙子,打完了。”

我慢慢地起身,这一个动作又让我多掉了几滴眼泪,一边抽噎着一边要提裤子,突然发现强子正挂着泪痕站在一边,裤子还是挨打时的样子,我愣了一愣,脸一红,又把提了一半的裤子褪了下去,走到强子身边站着。

刘叔就站在我们面前,严厉的目光逼视着我们,等我们平静下来以后才说:“这么大的人了,光着屁股不丢人吗?”我们面面相觑,这时候羞耻感才再次顶替疼痛感占据了意识高峰,我们赶紧把裤子提上,脸都涨得通红。

……

之后的故事乏善可陈,我也是挨完打才知道我们动手的那两个小子是小偷,强子算是见义勇为。我听了以后差点没晕过去,质问他为啥不一早就说,他告诉我他本来那天一进门就想说了,结果被他爸那一个巴掌打得特委屈,干脆赌气不说,大不了打死我好了。

他的这个回答又赚得了我狠狠的三巴掌,打得他哀号连连。

一周后,我坐上了返回上海的飞机,起飞时我看着脚下的这片土地,摸着依然有些疼的屁股,突然有些舍不得。

“下次吧,下次假期我还会回来的。”我默默地对自己说。

[本帖已被作者于2011年6月12日20时5分27秒编辑过]

多谢大哥!

			以下是引用 jonex 在 2011-6-12 20:17:00 的发言片段:

庆祝我重回论坛,先顶下小子

哈,谢谢apple

			以下是引用 apple101 在 2011-6-12 22:59:00 的发言片段:


			速度好快,第二篇就出来了,支持支持~~

下面的还在酝酿着怎么写呢,也许就不写江南水乡杂记了,自己再开一篇也说不定。

打架那一段是我突发奇想的,不是本人真实经历,我还没被人打昏过,哈哈。

			以下是引用 火星→没事儿 在 2011-6-12 23:49:00 的发言片段:

快回去吧快回去吧,然后楼主再来一段。

			或者让强子再去小凡家住一段也行。


			


			


			楼主你写打架那段太有意思了,特别是那句“咱俩为啥打他们”?


			



			



			 


			[本帖已被作者于2011年6月12日23时51分6秒编辑过]

多谢鼓励!

强子这家伙对我来说意义非比寻常,我想他可能会一直在我写的东西里出现吧。

下午有该死的中财课,可以在上课的时候琢磨琢磨下面该些什么。

			以下是引用 火星→没事儿 在 2011-6-13 12:00:00 的发言片段:


			对,自己开一个也行。


			


			而且,希望楼主能写成一个系列,有点想法就写出来,这样我们就时常有文看了。


			


			楼主的文故事部分精彩,sp部分细致,是不可多得的好文。
1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