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M/F|一次被主壁咚的浪漫实践 || 8233字

“夜深了 我还为你不能睡

黎明前的心情 最深的灰

…

我想大声告诉你 你一直在我世界里

太多的过去难割舍 难忘记

太心疼你 才选择不放弃也不勉强…”

樊凡特别的嗓音伴着悠扬的钢琴声,缓缓的传入我的耳朵,就像一个男人默默的诉说,也像在喃喃自语,诉说自己的情感….

他说“我会一直在他的世界里,难割舍,难忘记。”幸福,不是花言巧语,往往平凡中才能见到真情。

每天习惯和他聊着几句,他的话,总溪水般软软的,沁入我的心里,可他的威严,却也令我畏惧,变化莫测的他,总是让我有些琢磨不透,不过,我喜欢这样的感觉。

“滴滴”,短信响了,将我的思绪拉回现实。

“周六早十点,我在你家小区门口等你。”心里猛然一紧,期待却又畏惧。

………

复杂的心情,让我一夜没有睡得很安稳,醒来发现已经距约定的时间不早了,慌忙起床,还好自己从不化妆,很快就可以出门,对着镜子,我微微笑了一下,恩,不错,就保持这个状态,绝对不能被他的气势压倒。

分针已经指向12,我拿起手包,向门外快步走去,我不想迟到,更何况是他。

我连走带跑的慌忙往小区门口赶去,我可不希望,他拿迟到来作为对我的惩罚,临出小区门的时候,居然被一个凸起的地砖绊了一下,差点摔倒,好狼狈,希望不要被他看到…,我迅速拨了一下额头前的碎发,继续走去,不远处,那辆红色斯柯达醒目的停在路边。

这次他并没有下车为我打开车门,带着满腹狐疑,忐忑的拉开车门,坐上去。难道是因为我迟到生气了吗,应该不会吧。

他似乎没有看我,发动汽车向前开去,“嘎达”,车门落锁的声音,竟然吓的我微微一颤。

“恩…刚才有事耽误了,我不是故意的,不好意…”

“不必解释。”

我最后一个字还没说出口,就被男人低沉的声音打断。

我飘了他一眼,难道真的生气了?多等我五分钟,可我都道歉了,怎么这么小气呢,心中隐隐不快,看向窗外。

一路疾驰,车子很快驶向中环,冷清的灯杆快速退去,我无意欣赏汾河两畔的景色,心里一直琢磨着,自己有没有违反他的规矩。

想起“规矩”不禁嘴角上扬,更像是在自嘲,我以前是不相信这些的,陌生人,何来关爱,而他订的规矩,却都围绕着,我不能伤害自己而制定,他说的最多就是,“我对你好,但你必须遵守我们约定”。

车七拐八拐的,最终停在一个小院子门前,“下车”男人说,没有任何感情色彩。

我很识时务,马上乖乖下车。

是家私房菜吧,我随在他身后,进入院子,古香古色的小院儿,四周种了很多花草,旁边的槐树垂下一丝阴凉,正好庇护着树下的石凳和石桌,进入其中一间小屋子,很温馨的感觉,屋里摆设像家里的餐厅,还铺了碎花桌布,看着他熟络的对服务员微笑,看来是常客,他并没有征询我的意见,独自点菜,我不满的表情很明显,嘴巴都快撇到耳朵上了,哼,不绅士,还能笑得再灿烂一点吗,对我怎么就不这么笑,老板着个脸,好像我欠他钱一样。

不过,看到上来的菜,我的怒气与不满立刻消失不见,菜品很精致,连餐盘旁边都用水果或蔬菜装饰了造型,味道也很好,怎么能和这样的美食过不去呢,哈哈,于是,开心的吃饭,边吃边偷偷瞄他,他的手肘支撑在桌子上,手托着下巴,看到我享受美食的表情,微微一笑,却又很快收起表情。一闪而过,可还是被我捕捉到了,装深沉,这三个字马上浮上心头,这样的小动作,怎么会瞒得住我的法眼呢,哈哈,看来他还是很笑的嘛。

结账后,一同起身离开,我微微侧头,还是头一次细细打量自己身旁的他呢,这么看他还是挺像个大男孩的,180cm的个子,身材匀称,眼睛明亮有神,深蓝色的冰丝T恤搭配褐色的休闲长裤,衬托出他儒雅的气质,经常运动使他拥有了宽阔的肩膀,有型的肌肉线条,看着很阳光,还有身上淡淡的烟草味,和他独特的男人气息,这么看还是个很帅的家伙呢,怎么也和凶我时候冷若冰霜的样子联系不到一起。

车再次驶向中环,往郊区开去,到了一个高层住宅区。他把车停好,然后从后备箱拿了一个行李箱,我楞了一下,居然带了行李箱,太夸张了吧……

跟随他的脚步,一起进入电梯,看着他按下28层。

电梯的缓缓上升,我的心开始剧烈的跳动,我闭上双眼,试着调整自己的呼吸,平静心情。

“砰” 门关上的一刹那,我的心跳动的更快了,我期待可又害怕这样的感觉。

我开始打量着这个房间,这是一个一室一厅房子,客厅和卧室的装修很简单,只配备了基本的家具和电器,看来不经常住人,洁白的床单显得很整洁干净,可….卧室的床架居然是铁艺的,这….我又开始无意识的咬着下嘴唇,缓解紧张焦躁的心情。
男人坐在了沙发上,打开电视,并没有看我。“ 去下洗手间后来这里。”他的语气平和刚毅。

于是,我转身向卫生间走去…

“等等。”他开口道。边说边弯下腰,打开茶几上的行李箱,从里面拿出一件叠放整齐的白色衬衣,转身递给我,“顺便把这个换上。”

我低头看看自己的连衣裙,“我…”。还没等我说完,他打断我的话,继续说道,“你的连衣裙是丝质的,难免会勾到的,再说你还没有尝试过这样的感觉吧,不想尝试一下吗?”

显然,最后的这句话,对我极具诱惑力,只是在电影中看过类似的情节,可还真还没穿过男人的衬衣呢,不知道会是什么样子。我走进洗手间,把门反锁,展开手中的衬衣,衬衣是纯棉的,质地柔软,又大又长,肩也很宽,我在身上比划了一下,长度大概在大腿处,隐隐还飘来了衬衣上残留的洗衣液淡淡香味,我脱下自己的连衣裙,放在一旁,把衬衣往身上套,他的衬衣很大,根本不需要解开扣子,就套了进去,面料柔滑,舒服,下摆的长度在大腿一半略微偏上的位置,袖子太长了,我解开扣子,扁了几折,挽起袖子,衬衫两边有弧形的凹陷,正好把自己的大腿露出了一部分,却也不显得暴露,像件宽大的连衣短裙,还是很满意的,纯白色衬得人很清爽,我对着镜子捋了一下额前的碎发,然后把头发束起来,踮起脚尖,左右打量一番,没想到效果还不错,哈哈,我学着他的样子,摆了几个造型,还冲着镜子做了几个鬼脸,一下子心情大好。

我轻轻打开门,探出脑袋,冷气扑面而来,他开了空调。看到他正在看电视,并没有注意到我,于是决定偷偷溜出去,吓他一跳,低头看了看脚下的棕色木质地板,于是把鞋放在一旁,光着脚丫,踮起脚尖蹑手蹑脚的向门外走去…

我猛地一巴掌拍在他左肩上,很显然他被吓了一跳,猛地从沙发上弹了起来,捂着胸口,不停说:“你干嘛,吓我一跳…”看着他的样子,我开心又得意,笑弯了腰….

可是….

事实是这样的,他淡定的慢慢转过头,上下打量了我一番,说:“恩,不错,很适合你。(很妖娆,)女人的妩媚(似乎我不大适合这个形容词)搭配男人的衬衣,完美的组合。”

看到自己的小阴谋没得逞,我失望的瘪起嘴巴。他突然很夸张的做了一个发怒的表情,换做平时我早害怕了,可我反而被逗笑了,我用两手的食指,顺着他的嘴角,向上拉起一个弧度,在他脸上做出一个微笑的造型,看着他被我搞怪的样子,和无奈的表情,我开心的合不拢嘴。

他盯着我看了半天,什么也没说,突然换了一副很平淡的表情,甚至有点微微的愤怒,我被这突如其来的变化吓了一跳,尽管我知道他并不会伤害我,可还是让有些畏惧。

他起身,慢慢逼近我的脸,他的鼻子就快要碰到我的鼻尖了,我本能的向后退去,可他并不打算妥协,随着我的后退,不停的向前。几步后,我就被客厅的墙堵住了去路,可他并没有停止的意思,我光着脚,身高只触及他胸脯的位置,没有了高跟鞋的帮助,强列的高度差,让他的气势逼人,男人双臂支在墙上,把我卡在怀抱中,我瞬间感觉脑袋“翁”的一声,这就是传说中的壁咚吗,我瞬间凌乱了,别人壁咚都是为了告白,而我的第一次却是要被sp。

不可以~

我连忙用力推开他,边说:“干嘛,快让开。”可他又高又壮,根本没有丝毫晃动。我试着左右挪动,可无论我往左或是往右,他总能准确的拦住我,他经常运动的优势很明显,反应和速度,我根本不是对手,我索性耍赖般蹲在地上,把胳膊交叠,环抱起自己,可他也竟也蹲了下来。似乎没有给我喘息的时间,抓住我的双臂,把我拉起来站直。

我突然有点恐惧,因为他总是让我琢磨不透。

“别这样。”

“我怎样了?”

“放开我。”

“我又没抓住你。”

“你躲开。”

“不。”他调侃着。

我对他的蛮横和无理取闹,丝毫没办法,感觉脸上的温度在急剧升高,呃~真是令人尴尬的场景,希望可以快点结束。

“咦,你的脸怎么红了?告诉我原因。”他很随意的把散落在我额前的碎发,捋顺放在耳后,“是害羞吗?”

明知故问,哼,我才不回答呢。

“说…”

我不语。可他的脸却凑了过来,快碰到我的脸颊了。我慌忙低下头,他的脸碰到了我的头发,深吸了一口气,说:“我喜欢你头发的味道。”

我用手继续推着他,想保持距离,可他偏偏保持一个,控制但不压迫我的距离,仿佛为了更好的观察我的表情。

“这几天,你有没有做错事啊?该接受怎样的处罚?”他顿了顿,继续说:“你自己说说看。”

“呃……”我下意识的向后缩了缩脚,“没有,我这么好,怎么可能有。”

可显然他一下就发现了我的小动作:“你缩脚干嘛呀?脚上的伤口还没好呢,还不听话,不肯抹药,不知道夏天最容易感染吗。这还不是错误吗?我是不是和你说过不许做伤害自己的事情?”

我的脚趾蜷曲着,像个做了错事孩子:“鞋子不合适,我有什么办法,我又不想磨破。”

“但破了就要尽快消毒啊,为什么不消毒。”

“呃…怕疼。再说了,是我疼,又不是你疼,我都疼了半天了,你不安慰我就算了,还….”

“你总是做错了找一堆理由么?”我的话再次被他打断。“你知道早上我为什么生气吗?不是因为你迟到。”

我有些摸不着头脑,听他继续说下去。

“你的错误不是因为迟到,因为没有耽误什么事情,我在等你,知道你会来,我是个自信的男人,不会胡思乱想,但你在出小区门时,脚被绊到了,你以为我没看到吗,老是毛毛躁躁的,本来脚的伤还没好彻底…”

听完他的话,我心里瞬间暖暖的。

“好了,现在继续,你自己说错误吧,告诉我,别说没有,要是忘记了,会加倍的。记住我的话,告诉我。”

我此刻激动暖暖的心还没温暖,嘴角的弧度还正在上扬,就被他的话又打击跌到冰点,他总是这么阴晴不定。

“没有…”我轻轻说道,边偷偷观察他的表情。

“你确认是这个答案吗?”他扬扬头道:“我给你三秒钟,确认了?我要是找出证据,你的处罚….加倍!重度…加倍!工具….加倍!”

“呃…不要吧。”我一愣,一时竟然无法反驳。

“你确定吗?”他戏谑的用食指轻轻敲打着墙面。“我可倒计时了啊,三…”

“停!”

“你说停,我就停?我是什么?出租车?……二 …….” 他故意拉长了调子。

“不要!”我泄气了,:“我说。”

“恩,很好。要说全,你向我坦白的,你认为有错的….不全…被我挑出来,就要加倍!你说吧。”他故意把“加倍”说的很重。

“呃…”居然又沦落到了这么被动的局面,我实在不甘心:“等等,我一下想不起来。”

“说!”

“想不起来了……”

“真的吗?我和你说的,你全忘了?”

他的呼吸有点急促了,况且在壁咚的情景下,我的压力一下变的更大。感觉到他的喘气都喷到了我的头发上。

“你确认你都想不起来了吗?”他停顿了一下,继续道:“那我就执行我的决定?”

“不要。”如此不确定的环境,我还是妥协了,垂下了脑袋,喃喃道:“我脚受伤了,没有抹药…”

“恩,很好。”他点点头:“伤害自己的处罚,你自己说。”

“不要说”

“你要不说,我替你说,但你不能讨价还价,那我替你说?…. 替你决定?…”他故意把每句话都拖很长,想增加我的压力,可我压力已经很大了。

很明显,这样的选择,我并没有优势,我依旧沉默,想等等看。

“选择我定,你就没话语权。选择你定,要是…合适…我尊重你…不合适…我加!”

冷气十足的客厅,我的后背居然全是汗,“我自己选择,我又不傻。”心虚嘴硬是我最明显的一个标志。

“注意!要是你太轻了,我是会加倍的,要是合适,就过了。”

我去…这两字,是我最想送给他的,可是…这样的情况下,我不敢!我不想给自己找虐。所以我懦弱了…,开口道:“5。”

“伤害自己就五下吗?…. 这是你最后决定吗?”

我又没谱了,我当然知道,他的规定是12下,可我还是想赌一把,“恩…”我回答的很没有底气。

“告诉我!”他再次加重口吻。:“确认吗?”

我哆嗦一下“你等等…”

“确认吗?”

“我…”

他的脸又再次向我压了过来,“你说你确认吗?…你要是确定,就说确认,我要是觉得太少,那…就加倍!”

“可是…”这样的压力下,我有点底气不足,可不愿意轻易放弃,:“比如,怎么界定这个度,比如,我觉得合适,你觉得不合适…,应该听谁的?”

“你可以比较以前的例子,处罚是多少。而这次,你这个已经出现伤害,还让伤害进一步加大了。”

“我不要,就事论事是。”

“规矩就是规矩,不是每次,歇斯底里纠缠不清的废纸。明白吗?”

“我觉5就挺合适的。”

可他似乎不想再和我纠缠下去了,又一次逼近我,“我问的是,你,确定不确定?你可以说,确定,还是不确定?合不合适,我给你理由!”

“那要不我退一步,6?”

他步步紧逼“你说,确定吗?”我的头已经紧贴墙面了。而且他的鼻尖和我的几乎相碰,我感觉后背的汗更加多了。

“你确定吗?说。”

“…….”

他的眼睛里似乎有了怒火。我想躲开他,但他的手臂挡住了我最后的希望。

“我很不喜欢,你过多的挑衅我的权威,你的挑衅够多了,还要

继续吗?”

“继续,或者告诉你我的威严是什么。”

“你别吓唬我…”我脑子一片空白,“就6吧。”

“确认了吗?”

“恩…”

“好,还有吗?说。”

“没有了。”

“最后一遍提醒你,”他指了指我放在茶几上的手机,我看了一眼,“我的耐心再被消耗,就没有了。你路上玩手机了吗?我有没有说过不让你看手机。”

“没看”

“再说一次。说…还不承认。”他趁我不注意,把我的肩膀抓住,反了过来,我面对墙壁。双手被他一个手紧紧抓起,按在了墙上。“说,你认不认。”

我感觉自己茫然无助,没有说话,可是害怕极了。而他的右手,在我后背慢慢下滑,仅仅指尖接触到我,我有些颤抖,晃动着自己的胳膊,想要挣脱,可是无能为力。

“最后的机会,你说。”

我没有说话,也没有辩解,他的手伸进了,我身上的衬衣里…

“不要,我承认了,我看了…”

“恩,他的语气突然柔和了,咱们说好多少下?你可以选择不回答,或者回答准确,也或者回答错误。”

你记得干嘛问我?

我要你说

我不说

不说,是吧,我用手来帮你记忆,3秒一下,打到你说为止。

不要吧

你应该知道我说话,都会实现。他的手伸到了我的内裤边缘,然后用力拉下来。

“啪……”

在我完全没防备的情况下,猛的挨了一记,我有点被打蒙了,愣了一下,可他并没有给我思考的时间,如他的一向作风,言必行,行必果,巴掌每隔三秒就有规律的砸下来,突然其来的重击,让我的大脑瞬间短路,疼!我似乎都忘记了闪躲。

不知道被打了几下,他停了下来,说道:“我建议你还是现在说出数字,因为你迟早都会说的。”他的头又再次凑在我面前,戏谑到,“你现在被打的数量是不计算到总数的。你要说吗。恩?”

屁股火辣辣的疼痛正在冲斥着我的大脑,是的,他说的很有道理,我最好的选择的确是早比晚好。“24~”我哽咽道。

“一共多少?说全”

“35…”好吧,我承认我懦弱了,以前的经验告诉我,此刻完全被动的场面,如果我继续挑衅,一定没好结果。

“恩,很好。”边说着,他猛地把我扛到肩上,向卧室走去。

呃~不,我被这个姿势,惊到了,愣了几秒后,迅速回过神,喊着:“流氓,快点放我下来。”边一手抓着他的耳朵,另一只手还挠着他腰间,所谓的“痒痒肉”。

可他很轻易就制止了我所有的动作,然后将我不轻不重的扔在床上,麻利的将手脚,分别拷在早就固定在床杆四周的皮质手铐上。这下我完全被动了,也明智的停止了自己所有的无谓反抗。

看着他折回客厅,拿出了工具包,听着他拉开工具包拉锁的声音,我的心简直要跳了出来,可他偏偏站在我看不到的地方…

他回到我身边,坐在床边,我下意识喊到,“快点躲开。”

可他并没有理会我,他撩起我身上的衬衣,没有了衬衣的遮盖,我感到屁股上一阵凉意,可随后又感到一阵热气袭来。

艾玛~他的脸居然又凑了过来,离我太近了,快点躲开,我的脑子一片混乱,不停摇晃着手脚,想起来,可是无济于事。

“快点躲开!”我几乎歇斯底里喊到。

“恩,可以,快点起来干什么?你告诉我。”我感觉到他并没有马上离开。

“呃…”这么丢人的话,我怎么说的出来。“不要说。”

“恩,确认不说吗?”

我感觉到了他的手指尖也开始触碰我的肌肤,“不可以,流氓!”

“哈哈”他一下子笑了出来,继续说道:“你都说我是流氓,我就要证明这个名词的含义,要不太亏了,哈哈。”

“…停!我投降。”我瞬间的骄傲,全扔到了一边。

“恩 很好 是我以前每次给你选择思考的时间太长了,以后不会的,你说,你让我干什么。”

我感觉到我的血液不停上溢,脸上的温度也在急剧上升,瞬间想起qq表情上那个敲打的造型,如果可以,我真希望不停向他头上砸着,可惜,我现在完全被动!我感觉到他的手指又开始沿着我的屁股滑动了,尽管我知道他肯定不会越雷池半步,可这样的场景,也实在令人难堪,无法忍受。“快点打吧。”

“谁快点打谁?说明白。呵呵”

呃~气死我了,无数个QQ敲打都盘踞到他的头上,他是故意的,可我….无能为力…“打我。”

可他居然不依不饶:“说,谁要打谁?不完整,我继续。”

“你打我…”我的嘴都快要咧到下巴上了,无奈的吐出这三个字。

“你要说,求你快点打我。”

“呃~”我觉得我的额头开始冒汗了,比起这种令人羞耻的感觉,我宁愿选择被打死,可….现实没有假设,“求你打我…”我的声音近乎哽咽。

“恩,很好。哈哈。”他居然还笑了,“说的比较完整,我很喜欢。我现在说一下本次实践的规矩,我带了几个工具,上面写了号码,包括我的手在内,一共5样,分别是手,一丈红,皮带,藤条,板子,我会按你说出的号码位置,顺序,打,但数量是递增的,看你手气了。数量分别是2、3、5、10、15,一共35下,比如,你说了3,3号是手,那就手打两下,明白了吗?你可以选数字了,然后告诉我。”

呃~这么有创意,还选择题,艾玛,“顺序就5、4、3、2、1吧。”

“恩,好的,我就不告诉你选择的是什么了,打下去,你猜,猜错了,加倍如何?”

我没好气的瞪他一眼,说“我说不行,你听吗,哼。”

“恩,开始吧,第一组2次。”他得意的说着,“你自己感觉一下,告诉我,错了就增加一下,为了给你更多的猜中机会,我会挥动几下,你感觉一下这个东西的气势。”

我忍不住呵呵两声,说的像为我考虑一样,明明是增加我的恐惧感。

他挥舞了一下,好像声音不大,感觉比较柔软,我怯怯的猜着,“是一丈红吗?”

(“一丈红(大概长30cm,宽6cm,橡胶的,颜色鲜红,分6mm,8mm和10mm,他拿的是10mm的)”)

“恩,猜对了。”一丈红轻轻用力,打在身上就很疼,我感觉他并没有用力,都让我疼得颤抖了,两下只后,他为我敷了冰袋。

接着第二组,我感觉后面有风的感觉,但是不是很大,也感觉不出是什么,在我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啪………”,很响亮的抽在了屁股上,我本能的把屁股往另一边躲去。

是木板~

两秒后 “啪………”又是同样的位置,我没有发出惨叫声,尽管真的很疼。

三秒后,第三下板子还是在同一个地方,我倒吸一口冷气。

“你想打死我吗?”我喊到。

冰袋如期而至,火辣辣的灼热感遇到冰冰凉,感觉还不错。他一个手拿着冰袋,另一个在没打的地方抚摸。

“不许摸!”

但是他并没有停下来,我试图躲开,也无效,“你的抗议,很好。我喜欢。你还有什么抗议的吗?”他的手并没有停。

“流氓!”

“这个词,你一说,我就有股力量,促使我证明我是流氓。”

“不要,我不说了。”

然后第三组,5下,我感觉到他挥动工具的声音,很清脆,应该不算宽,因为我听到风的声音并不太大。

“藤条~”

“恩,很好,又猜对了。”

“啪……”我话音刚落,一阵剧痛就传来了,藤条结结实实的横着打在了臀峰上,疼痛还没有完全被消化。又一阵剧痛传来,位置稍靠下一点,接着又一下,只三下就让我开始大声喘息,可他并没有给我太多时间消化疼痛,很快在两边屁股上各打一下。

终于这一组结束了,冰块如期而至,我趴在床上,喘着粗气,头上也隐隐出汗了。

我觉得自己太被动了,于是,我挑衅的对他说,“我有个想法,你敢答应吗?”

“说来听听。”

“我觉得如果你能说服我,主动配合你下一组,会不会更有意思。不过比较有难度,因为决定权在我这里,当然武力是不行的,我打不过你。”我突然觉得自己的想法特别好,抑制不住的喜悦,让我忘记疼痛,笑出声来,配合不配合的决定权在我这里,他根本没有胜算,为了让他能答应,这看似不平等的条约,我故意加上一句,来激他:“你敢吗?”

“主意不错,我答应了。”他没有过多考虑,就答应了,边说边把我的手铐和脚铐打开,这么痛快就答应了,这倒是在我意料之外。

获得自由的我,马上又充满了活力,飞快的跳下床,挑衅般冲着他露出得意的笑容,哈哈,我就不信,你有办法能让我配合你。

“趴下。”他的声音很严厉。

可我此刻的心情实在太好,我冲着他伸出一个手指,左右晃了一晃,“不!”然后得意的再也控制不住的狂笑起来。

“你确认吗?”

“当然,啦啦啦。”我实在是太兴奋了。我双手放在耳边冲他挥挥手,还吐了吐舌头,做了个鬼脸。

“确定?”他微微头向上扬了一下。

“恩恩,确定无数次,哈哈….”我晃晃头,虽然他力气大,可是规定是他不许动用武力的,这种局面,我稳赢。“要不你也求求我,我表示可以考虑一下。哈哈…”

我的笑声还没停止,只见他几步跨到床头柜那里,迅速拿起我手机,他居然事前看到了我的手机密码,迅速解锁,在我同事的群组中,随机拨通了一个电话,我愣在原地,在我反应过来时,听到电话已经拨通了….

我的心情简直可以用抓狂来形容,我马上冲过去抢手机,可他却将食指比在嘴边,做了“嘘”的手势,低声说,“电话可随时会接通呦。”

我马上安静下来,可思维还很混乱,这时…电话接通了…

“喂….”

我又瞬间僵化了,他把手机塞回我手里,我本能的接了起来,可是,我该说什么,于是,我迅速挂断。可电话居然又打了过来。

“喂…啊…没事……我不小心拨错电话了……恩恩….不好意思……”心惊胆战的挂断电话,还没等我发火,更准确是我还没回过神,居然被他又把电话抢走了。

“你去床边趴好。”

“不去。”

“很好。”他马上又拨通了另一个号码,并打开了扬声器。

“嘟……嘟……”我听到了等待的声音。这次他拿着电话,没有给我,我马上去抢,可手机被他举的很高,我跳了半天也没有够着,在我准备爬上床去站在高处够时,电话接通了。

“喂…”

我的右腿刚迈上床,甚至还没站直,电话居然就通了,我胡乱找了一个理由,接茬说了几句。

他顺手指了指床,比划了一下要求的姿势。我左脚迈上床,准备抢手机,他又再次做了一个“嘘”的手势,嘴角一弯笑了,如果不是处于现在这个尴尬的场景,我一定会觉得他很帅,可现在我只想变成一个大锤把他砸扁,砸他无数次,可是,我妥协了,我含含糊糊的把电话应付完。

“还要继续吗?难道你想周一时,让每个同事都关心一下你怎么拨错电话了吗?”他笑了一下,:“现在,你知道该怎么做了吗?”

我带了一丝苦笑,无奈的摆好了他要求的跪趴姿势,可他似乎在有意“报复”我,故意不停的调整我的动作,终于,我忍无可忍,直接跳了以来,喊着:“我不干了,爱咋咋。”

他冷笑一声,“恩,好。”说着手指又放回手机,准备拨下一个电话,而我不知道他下一个会拨打给谁。

瞬间,他的头上又出现了好多圈锤子,可是….我妥协了,甚至带了一丝哭腔,“我摆还不行吗。你这不按常理出牌….你先换我手机…”

“你先说听话吗?”他得意的晃晃手中的手机,:“你可以,小的反抗,但不能对抗我的命令。”

“你让我握住点手机,我就说,哪怕一点点。”我觉得我现在的表情,像极了QQ图图里那个两眼发直的呆滞表情。

“不行,凭我对你的了解。”他作势又要拨打电话。

“不要~算你狠。”我感觉自己内牛满面,心中暗想,下次一定把手机藏好,看他怎么再要挟我。可愿赌服输,我只好按照他的要求,摆好姿势。

好在他没有再为难我,在身后甩了甩工具,是皮带,因为只剩皮带和他的手了。

“10下,准备好了吗?”

“恩。”

“不要用手挡,会受伤的。”话语刚落,就感觉到了疼痛袭来。

“啪….啪……啪….”

我是轻度贝贝,这样的疼痛,我根本无法忍受,因为他几次都打在同一个地方。我想往前趴去,可他的大手,有力的按住了我的后背,后面的脚也被他的腿顶住,我动不了。我只能保持这个姿势,我疼的开始有些抽泣,但并没有流泪,也没有夸张的喊叫。

好在一切终于结束了。短暂的冷敷后,他拉着我的手,走出了卧室,到了客厅,他坐在沙发上,将我按在他腿上,标准的otk姿势,用来结束最后的15下。

“啪……”在我没有防备的情况下,他很用力的击打下来,我被吓了一跳,马上想起来,可被他按住,“啪……啪……”他每一下的力度和角度,都让我没有一点准备,我伸出右手去档,可被他的左手按在腰间,右手继续,打一下,会稍作停顿,我的挣扎像是徒劳,已经十一下了,没想到我会自己偷着数着。

可他突然停止了,从茶几拿了一个东西,我感觉屁股一凉,胶装的物体落在上面,冰冰凉的感觉,然后,他的手开始揉着,涂匀,“是芦荟胶。”他说着,火辣辣的屁股一下变的清凉,很舒服,正当我放松时,“啪……啪…….啪………”他连档的机会都没有给我,就用三下力度很大的手板,打了下来。

终于一切结束,他把我怀抱起来,走到卧室,为我冷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