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M/M]夜,依旧斑斓!(有打针情节,不喜勿进!) || 9383字

(写在题前:偶是老潜水、睡觉,没什么贡献!近来罪恶感突发,于是趁刷夜草就一篇偶稀饭风格的SP文,第一次写,人物、情节都比较简单,希望大家不要扔偶臭鸡蛋哦!)
(再罗嗦一下人物的简单背景吧:
东方靖:男,身高1.82m,体重75kg,华东医院内科大夫,医术精湛,且有一手高深的针灸技术!信条:无规矩不成方圆!
雷拓:男,身高1.76m,体重65kg,自由小说家,人懒,嘴谗,尤喜冰激凌,可惜没个好胃!信条:得过且过!
写到这里,大家应该就明白谁是主谁是可怜的小被了吧?好了,故事开始了!)
时钟短针指向了11,雷拓猫似的蜷缩在被子里,磨蹭着柔软的枕头,嘟囔着:“臭靖,说10点回来,结果呢?到现在也不回来,真是的,等的头都痛了。唔,怎么肚子也有点不舒服啊?可能下午冰吃多了,不过千万不能让靖知道,不然…”想到东方靖知道后的后果,雷拓可爱的小PP不禁绷了几下!
11点32分,熟悉的开门声让昏昏欲睡的雷拓精神起来,他掀开凉被,赤着脚跑下床!
东方靖推开半掩的卧室门,马上把雷拓抱了个满怀:“小东西,不是让你不要等我吗?这么晚了。。”
“人家想等你嘛!”雷拓撒娇的伸手搂住东方靖的脖子。
打横抱起他的亲亲小爱人,东方靖皱了皱眉头:“小东西,空调温度不要开这么低,我早上不是告诉过你吗?你体质不太好,当心感冒知道吗?”
“知道了,我的大医生!”敬了个极不标准的童军礼,雷拓皮皮的拿脸蹭东方靖的脸。这一蹭却让东方靖本来舒展开的眉毛又皱成了“川”字:“怎么头有点热啊?小东西,你有哪里感觉不舒服吗?”
“没有啊,”心虚的低下头,雷拓慢吞吞的说:“没有不舒服啊!”
“小东西,我早上交代你的你都乖乖听话了吗?”“有啊,你让我好好写作,乖乖吃饭,空调温度不要调太低,还有,不要吃冰激凌!”说到最后,雷拓的语气又低了下去。
“很好,呵呵,你都记得就好!”再蹭蹭他的小亲亲的额头,东方靖喃喃着:“好象还是有点热,小东西,你等等,我给你检查一下啊!”“啊?人家不要啦,我没事,可能是你的头太凉了!”雷拓搂着东方靖的脖子撒娇!
“好了,乖,只是量下体温,没事我们就睡觉,好吗?”把雷拓放在床上,又细心的给他盖上凉被,东方靖拍拍他的脸:“乖乖躺着,我去拿药箱!”“不要了啦。。。”雷拓还是不甘心的喊着,皱着一张苦瓜脸看着东方靖打开卧室的门离去。
雷拓一直很纳闷自己怎么会喜欢上东方靖呢,他从小就很讨厌看医生的,尤其是中医,因为医生总是代表吃药、打针、输水,而东方靖可是两样都具备啊!他体质不是特别好,所以医院也没少去,以前每次去都是被父母押着进候诊室的,而想给他打针、输液,用他父母的话说,那得经历一场世界大战!然而等到他的父母某次很偶然的带他到东方靖的诊所并见识到了他给雷拓看的第一次病的过程后,他们就很没义气的把他给遗弃了,两个人恩恩爱爱的出国定居了,然后他也就陷入了“无边苦海”!当然这只是他自己认为,在大家看来,他却是很幸福的,而雷拓自己也认为,东方靖几乎是十全十美的,只除了他的医生职业和他那手精湛的针灸术外。不过,没办法,爱上了就是爱上了,纵使雷拓看见东方靖的那套闪亮的银针就起鸡皮疙瘩啊!
胡乱思想着的雷拓被拿着药箱进来的东方靖打断了,看着那个药箱雷拓就心里不舒服,不由得抓紧了凉被。看着自己的亲亲小爱人吓的那个样子,东方靖有些想上前抱着哄哄他,但是。。。
“雷拓,你今天有乖乖的听我早上出门时对你说的话吗?”“恩?叫他雷拓?代志有些大条耶!难道。。。”一边想着,雷拓却没阻止自己的嘴,吐出这样的话:“有啊,我今天很乖的,都有听你的话啊!”
“恩,很好!你也应该知道撒谎会付出什么样的代价的!”东方靖语气有些重:“好了,现在,趴下,我给你量量体温。”东方靖一直坚持给雷拓量肛温的,因为让他含在舌下他总是翘起舌头咬住体温表,这样就量不标准了,不过雷拓每次都是要提一番抗议的,而这次。。。
雷拓没有任何反抗的翻个身趴下,并主动褪下了自己的小内裤,任由东方靖掰开自己的PP,把涂了凡士林的肛温表塞进自己的身体里。然后呢?“啪!”一声清脆的击打声响起,雷拓有些吃惊,击打并不重,也不太疼,但也让雷拓不禁绷了绷自己的PP,带动肛温表,让他感觉有点不舒服。接下来的五分钟里,不轻不重的击打不断落在自己的PP上,说是惩罚吧有些轻,而且东方靖也不是一直击打,偶尔也摩挲一下自己的PP,但要说是爱抚吧,这力度似乎又有些重!雷拓温驯的趴着,起伏的思潮没有表现出来,只是偶尔绷一下自己的PP!
五分钟后,东方靖抚摩了一把这个自己最爱的、嫩白的小PP,把肛温表拿出来观看,雷拓则摒住气息等待东方靖报出自己的体温,但是东方靖却没有告诉他体温,只是绷着脸对雷拓说:“翻个身,平躺着!”心虚的雷拓也不敢问,照做吧!看了看雷拓的喉咙后,东方靖以手轻扣雷拓的小腹几个地方后,对着肚脐右下方一点稍微使劲摁了一下,立刻引来雷拓的反应:“啊~~,疼!靖!”
“小东西,你发烧了,嗓子有点发炎,而且肚子也有点胀,打两针吧,我再给你扎两下,很快就好了!”这话可引来雷拓的剧烈反弹:“什么?打针?还打两针?还要针灸?我不要,不要不要不要~~~”说着迅速抓起被子把自己裹的紧紧的并死死的抓住被子的前端不松手!
这厢东方靖拽了几下被子没拽开后,本来就绷着的脸更黑了:“雷拓,松开!”“不要不要不要,打死都不要!”把头摇的象拨浪鼓似的雷拓依旧紧紧的抓住被子!这下可惹恼了东方靖!伸手轻松的把雷拓连人带被抱起来翻了个身把他摁趴在自己的右腿上,左腿一抬就钳制住了小雷拓可怜的身躯,被子也被压在雷拓的身下形成了一个鼓包,刚好垫高了雷拓量完肛温、还没来的及提上小裤裤的白嫩的PP,这写可方便了东方靖的铁纱掌在上面肆虐。
啪啪啪~~~“打死都不放手是吧?”啪啪啪~~~“犟是吧?”啪啪啪~~~“不打针是吧?”啪啪啪~~~“撒谎是吧?”啪啪啪~一连串的巴掌又密又急,雷拓的小PP马上由白转粉,渐渐向通红过度,可怜的雷拓无助的踢着自己被压制的腿,妄想避开这疼煞人的巴掌,但却只换来更重更急的巴掌落下。难耐疼痛的雷拓大声叫着:啊疼啊靖,哎哎呀,好疼啊,不要打了啊好疼啊啊,我又没有做错啊做错事,你怎么可以打我?啊~疼疼疼疼啊~“
“没有做错事是吧?”本来已有些缓的巴掌重又密集的落了下来,甚至有比开始更重、更快的趋势,直打的雷拓想把自己可怜的小PP扔掉不要,但又不能,所以还是只能无助的想踢腾着自己的腿,聆听东方靖对他PP和人的教诲:“你还不承认?啪啪啪啪~我刚才问你都不承认 啪啪啪~现在还不承认 啪啪啪啪~好,那我就告诉你啪啪啪啪~ 我刚才去拿药箱时不小心踢翻了客厅的垃圾桶 啪啪啪啪~~~(什么?雷拓绷住了嘴,心里暗道惨了惨了,然而嘴没闭多大会就又投降给了东方靖那肆虐在自己PP上、惨无人道的铁纱掌。唉!)啪啪啪啪~~~ 我早上还专门交代你不许吃、不许吃,你不听就算了,还吃那么多,回来我问你你竟然、竟然还撒谎(这重复可不是东方靖口吃啊,那一个个重复的词语可是雷拓PP的血泪史啊!),啪啪啪啪~~~ 你说你该不该打?啪啪啪啪~~~ 啪啪啪啪~~~
掌击声不绝于耳,换来雷拓的涕泪俱下:“呜呜呜~~~,疼、疼、疼,靖,我知道错了,啊~不要打了,疼啊,啊,我错了我错了,我知道 呃~错了!”看雷拓哭到打嗝,东方靖终于停下了击打,看着这个已经通红的、微微颤抖的小PP,他努力克制着自己不要替他揉,这小东西,最近给他宠的有些无法无天了,这次一定要让他记住教训,不然他的身体可经不起他这么折腾。想到这里,东方靖仍然绷着脸:“知道错了?”
“呜呜呜,知道了我知道错了,呜呜!”
“错哪里了?说!”啪
附赠一巴掌!
雷拓身子一颤:“啊呜呜呜,不该不听话,呜不该把空调温度调的这么低,不该不该说不打针,还有,呜呜呜,还有,不该撒谎骗靖~呜,靖,我知道错了~”
“那好,既然你都知道,老规矩,你说打多少下吧?”“什么?”雷拓高八度的叫声正在显示着他即将面临的惩罚的力度:“哇~呜呜呜,不要了靖,靖我以后再也不敢了啊,我还病着,而且你已经打过我了,不要再打了好不好?呜呜呜~我的PP好疼啊,都打烂了!”
看着雷拓可怜兮兮的模样,这厢的东方靖真是又好气又好笑,但说出口的话来却一点也没显露:“刚才打你是因为你没有承认错误,现在才是惩罚你错误的开始。你也知道你病着?知道还吃那么多冰激凌?知道空调温度还调那么低?知道你刚才还不配合治疗?好了,别想再拖了,我是医生,我知道你的病情,打你的PP也可以促进你的血液循环,促使你发汗,会让你的病好的更快的!现在(啪啪啪三巴掌换来雷拓的三声惊叫),老实说,你该打多少下?”

本帖已被媚雪铃蛮于2008年12月27日11时37分34秒编辑过

“呜呜呜~靖,我以后再也不敢了,人家PP好疼哦,恩~头也疼了,你就饶了人家这次吧!”
啪啪啪
~回答他的却是一连串的巴掌:“我们定的规矩是什么你忘了吗?既然认识到了错误就不许讨饶,还有,少装可怜,我很清楚你的身体,而且一会针一打明天你就会好的!你这次太不象话了,所以,这顿教训你是逃不掉了,而且我会让你好好的记住一段时间的!现在,自己说,你该被惩罚多少下PP?“
这一连串的巴掌可是让雷拓的苦头吃大了,东方靖虽然一边说话一边揍他的PP,但是手劲可是一点都没减呜呜呜~靖,啊好疼啊,我说,呜呜呜~一条错误~10下,噢喔,说谎~说谎要加倍,(东方靖:‘所以,你该被打’)呜呜呜~8~80下,靖,不要加倍好不好?80下我的PP肯定会肿的,你一会还要给人家打打针,呜呜呜~打肿了PP就不能打针了!”即使只是说说,雷拓的“打针”还是让他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废话少说,这段时间没有教训你,你已经忘了PP开花是什么滋味了吧?那好,我们现在开始,念你今天身体不舒服,刚才也接受了一点教训了,这次就不让你数了,但是规矩一样,不许躲、不许挡,还有不许大声哭叫,明白吗?现在,准备好了吗?我要开始了!”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
五个一组,五个一组,左边PP一组,右边PP一组,东方靖打的很有规律,劲道也拿捏的很好,尽量的把疼痛传递给这个欠揍的小PP而不伤害这个自己最爱的小PP,但就算如此,这劲道打在刚才已经被教训了几十下的、通红的PP上,仍然让雷拓感觉简直痛不欲生,他不断的想踢腾自己的双腿,用手紧握床单,那一波波接连不断的疼痛让他有种想把自己的PP丢掉的冲动,但是PP仍然牢牢的长在他该长的部位,而他也依然能感受到那一波波折磨人的疼痛,依然只能慢慢的感觉自己的PP发热、肿胀,依然只能安稳的趴在东方靖的膝盖上呻吟、哭泣:“啊唔噢太疼了,呜呜呜~靖,呜~靖我再也不敢了,好疼啊,我受不了了,呜呜呜~~~”
80下虽然听着很多,但从开始到结束,其实只用了大概不到五分钟,而在雷拓却好象过了一个世纪这么漫长,就在他以为他再也受不了、就快被这疼痛逼疯的时候,谢天谢地,巴掌停了下来,但是雷拓却好象感觉巴掌仍在继续,那一波波的疼痛依然肆虐在他可怜的PP上。
东方靖看着这个颤抖在自己腿上的PP,心里真是又心疼有生气,这个他最爱的PP早已不复原来的白皙、粉嫩,在他巨掌的“照顾”下,连臀沟、PP和大腿的交接部位都变的通红异常,臀峰更是红的发亮,整个PP的里里外外都红的很均匀,不过还好,PP只是通红而并没有肿的很多。暗地里点了点头,东方靖对自己的成果很满意:‘相信这应该会让这个小东西乖一段时间了’。
雷拓依旧在哭泣,PP上疼痛的余波还在继续,不过也在慢慢平静下来!东方靖耐心的等着,等到了雷拓只剩啜泣的时候,他开口了:“记住这次的教训了吗?”
“~”回答他的只是无声的啜泣。
啪~“啊
呜呜呜~,记住了啦!”
“唉!你啊,为什么每次都得等到巴掌落在PP上才会乖呢?这应该能让你记一段时间了吧?真是的,都不知道你这小脑袋瓜里整天在想着什么东西!好了,现在,自己起来趴在床上吧,打完两针我们就睡觉了!”
“呜呜呜~~~,靖,那,可不可以只打一针啊,两针太疼~~~”话未说完就被东方靖冷冷的打断了:“你以为这是菜市场买菜吗?还由得你讨价还价?看来刚才的巴掌没起多大作用是不是?还是不听话?”
“呜呜呜~~~,我听,我听!”小心翼翼的起身动作依旧牵动了可怜的PP上的肌肉,雷拓呻吟着,慢慢的趴在了床上,红红的屁股可怜的随着雷拓啜泣的声音抖动。突如其来的磁片划过玻璃的声音吸引了他,泪眼朦胧的偏头看了看站在床头柜旁边的东方靖,雷拓被他手中的东西吓坏了,一字排开的6个针剂药瓶、两个5ml的针筒,还有那最可怕的两个闪闪发亮的、尖锐的针头,他偷偷的又拉开被子,小心的把自己的身体藏进去。
这一切的小动作当然没有逃过一直留意他反应的东方靖,他不动声色的继续着手上的工作,掰开针剂,晃匀药水,吸入针筒,排净空气,一切都有条不紊的进行着,两个针筒都准备完毕后,他右手持其中一个,转过身,对着床上的“粽子”说:“PP不疼了吗?还想再捱打是不是?乖乖把PP露出来,快点!”最后的两个字东方靖加重了语气,也成功的让“粽子”自己把“粽子皮”自己剥开了。哆哆嗦嗦的露出了红红的PP,那PP似乎也在哆嗦!
叹了口气,东方靖终于忍不住把手抚上了那个可怜的小PP,却惹的雷拓好大一个惊喘和悸动。放下针筒,东方靖心疼的把雷拓拥入怀里,拍着他的背:“好了好了,不怕啊,打疼了吧小东西?谁让你不听话呢?你知不知道你这么不爱惜自己的身体我有多心疼啊?打的你疼我也心疼啊!好了好了,现在听话点,乖乖打针,打完了我给你揉揉好吗?”在东方靖的衬衫上蹭干净的自己的眼泪鼻涕,抬起埋在他怀中的小脸,雷拓可怜兮兮的说:“那~你轻点好不好?我~我害怕,呜呜呜~~~”乖乖的让东方靖放在床上的雷拓还是忍不住哭了出来。
冰冷的棉球擦过依旧火热的PP,雷拓激灵灵打了个寒战:“呜呜呜~~~,靖,靖你轻点,靖,呜哇~~~”猛的绷紧PP,抖然扬高的声音随着闪亮的针头没入PP的动作发出,显示着刚被巴掌肆虐的PP又遭针刺的疼痛程度。东方靖尽力放轻手上的动作,手上的棉球还不住擦拭针眼的周围分散疼痛,嘴里不住的哄着这个又哭的可怜兮兮的小东西:“好了好了,忍一忍啊,就快完了就快完了好了”拔出针,换个棉球擦擦另一边的PP,东方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另一针扎进了雷拓的PP,“哇啊啊啊~”雷拓的嗓子再次受到高音的锻炼,身子也微弓了起来,东方靖急忙以拿棉球的手摁住他的腰:“别动,动了更疼,要是针断了就更麻烦了。这针是消炎的,比刚才的退烧针稍微疼点,你忍一忍啊,就快好了,乖,听话啊!”回答他的是雷拓快喘不过气的哭泣:“哇,好疼啊,我不打了,不要再打了,拔出来吧,靖啊,不打了,好疼啊!”针拔出来了,东方靖两手持棉球摁住了两个在红屁股上仍然很明显的针眼,一边轻轻揉,一边柔声哄着床上哭的喘不过气的小可人“好了,看你以后还敢不敢把空调开那么低了,好了好了不哭了啊,针打完了,不哭了啊,听话!我给你把药水揉开,明天就不疼了啊,不哭不哭了!”
雷拓的哭声渐渐低了下去,经过这一番又是打屁股又是打针的折腾,让他的体力有些透支。等东方靖把棉球拿开,再看床上的人,含着泪的雷拓睡着了!他笑着摇了摇头,收拾起了药箱,在看见箱底一排闪亮的银针后突然想起来他的小东西还吃坏了肚子,必须针灸!没办法,他摇了摇雷拓,轻叫:“小东西,醒醒,小东西~~”“呜~不要打了,靖,好疼啊,我以后不敢了!”雷拓梦呓着,翻了个身,却没有醒!无奈的摇了摇头,“算了,今晚也够他受的了,明天早上再看看吧,如果还是肚子胀的话那这小定息就逃不掉了,药箱就先放这里吧!”洗漱完毕,东方靖轻轻上床,拥住他这一生的挚爱,笑着沉进了梦乡!临睡前,他望了望窗外,想着:
明天的故事即将展开,但至少,今晚的夜依旧斑斓!

黎明,天际微白!
东方靖率先醒了,看着窝在怀里猫一样轻轻打呼的雷拓,他幸福的笑了!以额头轻挨雷拓的额头,东方靖微松一口气:还好,不热了!不过待会还是量一下吧!看看露在凉被外面的小PP,红肿早已消退,只有一点点的小印记,不过打针的两个小红点却依然醒目!坏心大起的东方靖伸手轻按了一下其中一个小红点,立刻引来怀中人儿不按的扭动和躲藏。轻轻正了一下雷拓的身体,他又以手扣了扣怀里小东西的腹部,却发现鼓胀的感觉似乎还未好转:小东西,看来一会儿你可又该哭鼻子了哦!想到他昨天哭的可怜兮兮的表情,东方靖心中盈满了对他小东西的怜惜,思绪也不禁回到他第一次见到他的小东西时的场景:
“放开我,放开我,我说过我不要,别过来~~”
东方靖皱了皱眉,这是怎么回事啊?有人绑架吗?推开他和好友司徒晨合开的私人诊所的门,就看见屋里乱成一团,一对夫妇模样的人正欲把一个胡乱挥动双手和双脚瘦瘦的、眯着一双泪眼朦胧的孩子摁在候诊床上,而旁边则无措的站着手举针筒的、自己大学的学妹、他诊所的护士–展灵。“这是怎么了?”“东方医生,你来了就好!这位病人他高烧不退,司徒医生刚才给他看过,说要注射,可是这都半个小时了~~~”
“好了,不用说了,我知道了!把注射器给我!”一旁的展灵如获大释!而坐在床上的那个“孩子”却如临大敌!他瞪大了自己的眼睛注视着针筒的移动,一副苦大仇深的模样带着一点惊惧!
东方靖走到他面前,无意间接触到床上那个男孩的眼神后突然心中一悸,一种异样的感觉从心头升起,看着他害怕的模样自己好象心都揪紧了,有种想把他抱到怀里好好安慰一番的冲动。他定了定神,用比平时哄别的孩子更温柔的口气说:“孩子,生病了要接受~~”“不要不要不要!”把头摇成拨浪鼓,“就不要,你走开,我的身体我知道,我死都不要让这东西挨到我!”
耶?这小孩有点任性啊!而且这么不爱惜自己的身体,真是该打屁股!在医生这个行业从业5年的东方靖最看不得病人不爱惜自己的身体,不过今天看在他心中异样感觉的份上,他再忍、忍!“孩子,听话!一直高烧不退对你的神经各方便都很不好的!”“不要你管,我就不要!死也不要!烧死拉倒!”
很好!忍无可忍了!眯起眼睛,危险的攒起自己的眉毛,东方靖把手中的针筒交给一旁的展灵,双手一伸就拦腰抱住了床上那个瘦弱的男孩,却发现他比自己预估的还要瘦、还要轻,一阵愤怒袭上心来,东方靖坐在候诊床上,把手里的男孩翻了个身横放在自己的大腿上,仿佛做过很多遍似的褪下了他的运动裤,没有迟疑的一把拽下了平脚内裤,巴掌开始轻车熟路的落在这个白皙、粉嫩的光PP上。那个男孩似乎一开始没有反应到一个医生会做出这样的事情,(不止他,包括身边的展灵和那对夫妇都没有反应过来啊,小靖靖初次见面的这个举动实在太出人意料了!)等他再回过神来时,巨大的巴掌声和铺天盖地的疼痛让他愤怒极了,从来没有人这么对他,他是家里的独子,父母一直都是宠的,根本没动过他一根手指头!他口不择言的踢腾着自己的双腿,同时用力挥舞自己的双手去挡自己渐渐发热的PP:“你这个坏蛋,大笨蛋,大变~啊~大变态,嘶,啊放开我,你敢打我!”
这厢,东方靖的手不住的一上一下,把疼痛传递给自己膝盖上这个小PP的同时,嘴里也没闲着:“你怎么可以这么不爱惜自己的身体!啪啪啪啪啪啪
~高烧会把脑袋烧坏的,啪啪啪啪啪你想做个小白痴吗?把自己的身体搞成这样,啪啪啪啪啪啪还不接受治疗!啪啪,让你任性,啪啪啪让你任性,啪啪啪啪让你不听话,啪啪啪啪啪~让你不听话!”
东方靖越想越气,手上的巴掌也越挥越高,越落越重,从未挨过打的那个男孩怎么会忍受的了,从东方靖不甚规律的巴掌落到自己PP上第三组开始就受不了了:“啊
好疼啊,你放开我,,不要打了,好疼啊,啊啊啊哇哇哇”到最后已经只剩下响彻室内的哭声了!
东方靖停下肆虐在PP上的大手,沉着脸问:“说,打不打针?”“呜呜呜~~~”回答他的只有一连串的哭声,啪重重的一巴掌又落在已经通红的PP上,成功的换来了PP主人的惊叫和讨饶:“啊~别打了,我打,我打,呜呜呜~~~”
东方靖把横在膝上、颤抖不以的小身躯抱起来放在床上,走过去从楞楞的还没回过神的展灵手里拿过注射器还有棉签,转身朝那个还在不断哭泣并注意着自己一举一动的男孩走过去,“呜呜呜,你轻点好不好,我我害怕!”猫叫一样可怜的声音配上刚从眼角划落的两滴泪,他楚楚可怜的模样让东方靖的怜惜之情溢于言表,他放柔了声音对这个可怜的小东西说:“好了,你听话放轻松,我一定会轻轻的好吗?”
东方靖尽力放轻的动作仍是弄疼了刚挨过打的PP,更何况尖锐的针头也戳了进去,只听的PP的主人哭声猛然一大,并倏地绷紧了他的PP,一分钟的针剂打完,男孩(在东方靖的眼里这依然是个瘦弱的孩子!)也哭的喘不过气了!东方靖拔出针,轻轻揉了揉针眼,又温柔的替那个小可怜提上了裤子,嘴里还不停的哄着他:“好了好了,不哭了,已经打完了,不会疼了啊,不哭了!”
把注射器放在一旁,他拿起来了桌上的病历,那个小东西叫雷拓啊!再往后看,东方靖微楞了一下,原来他都20了呀,可是那个瘦弱的身体怎么看怎么向15、6岁的小孩子啊?浏览了一遍后他又皱起了他那帅气的浓眉:“怪不得他这么瘦呢,这小东西的身体怎么这么差啊?贫血,肠功能紊乱,胃也不好,还有些营养不良!先生,先生
”
回过神来的夫妻在旁边忙答应:“啊,噢,我是他的父亲,医生,怎么样啊?小拓他~~”
“他的身体非常不好,营养不良,肠胃功能都失调了,再这样下去他的身体会彻底垮掉的,”“啊?小拓的身体本就不是很好,他又爱挑食,我们是觉得他这阵子抵抗力越来越不好了才强把他拖来看医生的,那~~那怎么办啊?”焦急的雷父急忙问。
“我看这样吧,以后的半个月,你每天带他过来这里,我用中医给他调理调理吧,同时也可以增强抵抗力!”雷父一听,满心以为自己视看医生如上刑场的儿子会尽力反对,但偷眼瞄瞄仍趴在床上的儿子,却发现儿子脸上并没有以往打完针后的害怕和厌恶的表情,反而很平静的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于是就点头答应了下来。

1 Like

在后来的半个月里,东方靖和雷拓的互动更加频繁,吃药雷拓必须要东方靖喂(喝中药汤啊,小拓拓在我的蹂躏下很苦的!),打针别人一近身他就又哭又叫,只有当东方靖给他打时,他才不会反抗的那么激烈,但他会用一双泪眼汪汪的双眸无言的注视着东方靖,勾起这个白衣大夫满心的怜惜!当然在他非常皮、任性的时候,那个经常安抚他的大掌也一定会毫不留情的给自己的PP染上鲜艳的颜色!等到半个月的诊疗告一段落时,东方靖和雷拓的关系已经昭然若揭了,好在雷父雷母很开明,他们并不介意这个医术精湛的男人带走他们心爱的宝贝儿子,因为他们知道,他是爱他的,儿子在他手里虽然偶尔PP会受点苦,但在别的方面绝对不会受委屈!所以他们乐得轻松的把儿子往东方靖的家里一扔,出国环球旅行去了,并说要雷拓不要来打扰他们的二人时光,搞的雷拓老是非常不甘心的喃喃的嘟囔说自己被父母给遗弃到了东方靖这个无边的“苦海”里~~~~
怀里蠕动的小身躯拉回了东方靖遥远的思绪,低下头看看,小猫正揉着惺忪的睡眼冲他笑呢!那可爱的模样让东方靖忍不住低下头,深深的吻住了他的最爱!雷拓莆清醒就又遭爱人深深的一吻混淆了自己尚不清晰的思维!好在东方靖很快的回神:不行,小东西的身体还没完全好!我不能~~
硬生生克制住自己奔腾的欲望,东方靖命令自己从他最爱的红唇上离开,看着自己怀中双眼迷朦、脸郏嫣红的娇颜,差一点又忍不住的扑倒雷拓!深吸一口气,东方靖待自己稍微平静一点后温柔的对雷拓说:“天还早,你再睡会,我去给你煮点粥喝好吗?”
“我没有胃口,不想吃!靖,不要起来,再抱着我睡会嘛!”生病的雷拓很黏东方靖!
“你没有胃口是因为你昨天吃冰激凌太多把肠胃吃坏了,待会听话让我给你扎几针好吗?这样很快就好了,不然肠胃功能失调还是会引起发烧的,到时候可就又不是扎几针这么简单了哦!”
“啊?靖~~”拖长声音的雷拓一把抱着东方靖的脖子,把脸也埋进去,模糊不轻的说:“会疼啦!不要好不好?” “谁让你不听话,吃那么多冰激凌的?把肚子吃坏了还不想治疗?你是不是小PP不疼了啊?”带着笑意的威胁还是让雷拓反射性的捂住了自己的PP,毕竟昨天晚上的滋味很不好受,他可不想再来一次!
小嘴一扁,雷拓摆出泫然欲泣的表情:“那要扎几下啊?一下好不好?最多我保证以后不会吃太多冰激凌了嘛!”“只扎三针,但要留十分钟!你的保证啊,是跟印在你PP上的巴掌印成正比的,典型的记吃不记打!所以必须对你付诸武力,知道了吗小东西?好了,不许再讨价还价,不然巴掌可就要上了啊,你自己选择吧!”“你这明明就没得选让人家怎么选嘛!”心不甘情不愿的嘟囔着,雷拓惧于巴掌的威力视死如归般的闭紧双眼,平躺在了床上,拳头紧紧的握在两侧,想着眼不见身不害怕!但闭上眼睛后耳朵却变的很敏锐,心里不自觉的在猜发出这个声音的动作:药箱被打开了一层掀开第二层该看见那一排东西了吧?终于忍不住了,雷拓想睁开眼睛看看靖拿的银针是什么型号,但就在这时,一只大手伸到了自己的腰上,轻轻的把睡裤往下褪了褪,雷拓知道,苦难要开始了!眼睛重新闭紧并把小脸皱成一团,两手也立即抓住了床单,身体瞬间绷紧!
一抹冰凉袭上了自己的肚皮,雷拓屏住呼吸等待着疼痛的袭来,但等了许久,意料中的疼痛却始终没有出现,凉凉的棉球不断围绕着肚脐擦拭着,很舒服,雷拓渐渐放松了自己的身体,这时,尖锐的刺痛却突然出现,而且靖没有给他一点反应时间,等雷拓又绷紧了自己的身体时,三根大小不一的银针已经或深或浅的没进了雷拓平坦的小腹中,虽然不是特别疼,但仍让雷拓的小嘴一扁一扁的抽泣!东方靖伸出一只手握住了雷拓握的死紧的拳头:“放轻松小东西,看,没你想象中那么疼吧?好了,来放轻松!”“可是可是还是疼!”靖的另一只手轮流对银针使出针灸的手法,推、拉、捻、提、压、弹,这滋味可不好受,雷拓突然哭出来的声音也彰显了这一点,“放轻松宝贝,放轻松会没那么疼的!”“呜呜呜,不要了,放不轻松啦,你把它拔出来我就轻松了啊!够了够了,不要了,呜呜呜,靖,疼啊!”
十分钟后,拔掉银针,雷拓也停止了哭泣,但还是扁着他那个可爱的小嘴!等东方靖把药箱收拾好回头看到的就是这个“深闺怨妇”的表情,无奈的笑笑:“看你还不记住这次的教训啊?好了,我去给你煮点粥,你去洗洗,该起床了待会我上班了你可给我在家乖乖的哦!不然啊,看着你的PP!”
八点钟,东方靖等小东西吃完,收拾好放心的上班去了,因为昨天的晚上的教训会让他的小东西乖一段时间的,不是嘛?呵呵!
(好象这个开头有点突兀,但是偶实在想不起来更好的了,只好让它从可怜的小拓拓的小PP开始,阿弥陀佛!小拓拓不要捂着PP骂偶啊!!好了,没有时间了,偶得下了!听你们的,偶可是开始经营这个长篇了啊,你们可一定不能让他沉下去,偶会经常来更新的,呵呵!)

以下是引用 shenhuxi 在 2007-8-15 12:19:00 的发言片段:
天,我一直以为是个女滴~~~~~~~~~~~~~~~对不起哦
拜托你看看清楚啦,偶有写是M/M啊,真是郁闷!

偶是喜欢这样的情节啦,见仁见智吧!如果大家不喜欢,那我不更新就是啦!希望以后大家再有看到不喜欢的话不要说偶!!

以下是引用 lan2003 在 2007-9-12 5:32:00 的发言片段:
哎呀,生气了?? 文章好看呢,快更新啊! 等好久了.
也不是生气,但是第一次写文章就有人提那么多的反对意见,让我觉得很受打击而已,既然还有人喜欢,那我就再更新一点吧,不过这段时间我的学校刚开学,所以有点事情要忙,加上学生会要招新,而我的懒病又有点想发作了,嘿嘿!

大家有想看的什么样的情节可以在这里留言,我尽量码给大家看!呵呵!更新来了,比较老套,希望大家还能喜欢!不喜欢的也请多包涵喽!

啊?啊?啊?

气死我了,玛了三个多小时的文字一个网页无法显示全部都完了!

郁闷啊!!!不更新了!

这玩意儿居然还能看见···N年前的消遣文了···

1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