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小库YY系列之一 —— 心灵记忆的延续 || 8521字

写在序前面的话:

YY,顾名思义,此文是一篇非真实的小说。系列,再顾名思义,此文是一系列文章里的一篇,至于会不会有其他篇,有多少,要看有没有人喜欢这样的文了,或许就只有这一篇而已。

此文将以第一人称开写,文章主角的名字是“小库”~>_<!懒得想了~就用偶自己的名字凑合吧~ (再次呼吁同学们不要把偶套进去~!)

序

“呦~你的得意门生回来看你啊?”

“呵呵”沁心的微笑,我可好久都没看到了!

此刻,我正以一个初一学生的身份,站在我母校一年一班的门口。教室还是记忆中的样子,可却空旷了不少,毕竟现在的小学已经开始实行小班教育,比起当年我们的60人一班,可真算是幸福了。

一张张幼稚的脸,几乎每张都多多少少地有一些婴儿肥,可爱极了。

“等我一下。”

我应了一声,她便转身进了教室,“同学们,我们把黑板上的拼音念给姐姐听好不好?”

齐声的朗读,整齐的声音里偶尔会有一个两个出错,却透露出了极为认真的热情。

“很好,大家在教室里好好地休息一下,班长,你看一下。”

“走吧,去我办公室坐会儿。”

“恩。”我点头,跟在她的身后,这似乎已经成为了一种习惯,就算是一毫米,我也习惯站在她的后面。

办公室也还是记忆中的样子,那么宽敞干净。

“于老师……”

“小鬼~还算好,没把我忘了!”

“我哪会啊……”

这个于老师是我的数学老师,看上去小小的,脾气可是大大的!饿~~~差点忘了那个“她”了,她教的是语文~是偶滴班主任~以前滴……

反正这两个人就是我的克星!那种又爱有怕的感觉~还满不错的啦~

[本帖已被作者于2008年8月11日15时51分50秒编辑过]

[一]

“我看你最好解释一下为什么隔了一年才来看我们。”

“因为今天是教师节嘛……”

“去年没教师节?”

“不是啦~~~”天呐~~~哪有一年多没见了,刚一见面就为难人的?

“那是什么?”

“我怎么知道。”太不爽了!亏我还这么想他!

“**病又犯是是吧?行!我帮你记着!”

“啊?”这句话太熟悉了!有种不祥的预感……我的经验告诉我……今年也不该回来的!

“行了,你别吓唬她了,她现在可不是我们的学生了,况且你这样吓她,她以后可能就再也不会出现咯。”

“恩,提醒我了,以后每个星期来一次,要是我有一个星期没看到你,哼哼!”

“什么?每星期?”我的妈呀!我做了些什么?送羊入虎口?!

“这主意不错哦。”某人附和道。什么嘛~~~明明刚刚那句‘她以后可能就再也不会出现咯’就是……

“不行啦……我很忙的……”要是推不掉,我就真的完了!

“忙?行,要是不答应,现在就给我出去!”

威胁我?没办法,我的软肋被他们摸得一清二楚,这招屡试不爽。得~还是要乖乖认输……

“我答应就是了嘛……”没想到我鼓起十二万分的勇气回来看看尽得到这样的回报,这个世界还真是——不公平!!!

“早答应不就好了,真是的。”

‘喂喂!这是威胁人家的人该说的话吗?好象你还很有道理一样!’这种话嘛~~~只能偷偷地在心里想想,满足一下我小小的造反之心~

教师节,老师通常都是有活动的,我们学校是整个下午就放掉了,小学毕竟是小学,下午还是有一节课的。

边吃着零食边聊天,避重就轻地交代了现在的学习情况,这一年比起小学里的生活确实轻松了不少,没人盯着了嘛~

很快到了下课时间,徐老师要履行班主任的义务,到班级做一天的总结,然后宣布放学。我本想乘机开溜,可又没溜成,被挽留参加教师节活动。所谓的教师节活动其实也就是类似于运动会,不过是纯粹的娱乐性质而已。

或许这是作老师必须要有的牺牲吧,平时装出一副一本正经不苟言笑的样子,不过在这样的活动上,可是全部都暴露出来咯~我看他们比小孩子笑得还可爱呢!

整个活动持续了三个多小时,毕竟是九月份的天,再下去也该受不了了吧。

晚上还有饭局,这会儿是真的该闪了~总不见得去蹭顿饭吧~~~吼吼!

将书包甩上了肩膀,然后 say goodbye。

今天就检查了一个抽屉,里面的东西果然没变,还是好多好多的零食,不知道还有两个抽屉里的东西变了没有?

饿…哪里米看明白的说? 偶来解释~

[二]

一个星期出现一次其实也并不是什么难事,因为我的初中就在小学旁边~真要去嘛~算起来也就是星期五的下午了~

‘都已经毕业了还要经常到学校去的感觉真的怪怪的,虽然自己看上去也还是个小丫头片子,可那种感觉不一样啊!况且我回来干嘛啊?陪两个可爱又可恶的家伙聊天?!’

“我来啦~我来啦~~”

“怎么这么晚呐?”

“哦,今天轮到我们组大扫除嘛~所以晚了,于老师类?”明明是他要我来的嘛~怎么自己不在……

“在教室里,帮几个小东西订正考卷。”

“啊?不用吧?才一年级哎!会不会太过了?”

“应该快好了,还有,桌子上的那本奥数是帮你准备的,里面有勾出来几道题目,要你现在做的。”

“做题目?”

“对啊,快点去做吧,要不然你于老师回来会生气哦。”

“哦……”这小灶是不是开错对象了?

这题目不做还好,一做真的是汗哗啦哗啦地流下来。明明都是一些最基础的题目,只要知道公式就一定可以算得出来。认识我的人都知道,我根本就不是一个用功的孩子嘛~每次都是**无奈才……就拿公式来说好了,都是考试前稍微背一背,本来嘛~读书学的是方法啊,干嘛要记这些讨厌的东西?会用不就可以了~

虽然我有我的理论,但现在我身处的地方让我不得不暂时放弃这个理论,忏悔吧……

‘佛啊!我知道我不该临时抱佛脚的,但请你一定要救救我~我真的没想到会有这么一招嘛~’

“来多久了?做几题了?我看看。”饿~~~我最不想听到的声音居然这么快就荡漾在了我的耳畔!

“啊?还……还没……”我本能地伸手盖住了书上的题目。天知道我用死算的方法坑出了可怜的两道题!

“怎么啦?是不是忘了很多?没关系,我看看。”说完便从我的掩护中把书抽了出去。

“怎么可能‘没关系’?看了之后一定会……”

“你在做什么?啊?!”果然不出所料,骂声晴天霹雳般地爆炸在了我的头顶。

“我……我忘了……公式……”

“我都忘了,这可是你的老节目了。”

“呵呵……”果然,我还是只有傻笑的份。

“笑!还笑得出来?毕业了是吧?管不到你了是吧?我今天到是要看看我还管不管得到你!”

大难临头,可是我飞不掉啊!

“起来!”

我顺从地站了起来,退到桌子旁边,立定。‘一年多了,没想到会再次体验这种感觉,不知道一年下来,皮是不是薄了,受不受得了?’

最里面的抽屉,果然也一点都没变,一把闪着寒光的钢皮尺静静地躺在那里,呈对角将整个抽屉分成两半。

感觉背脊后面一阵寒风吹过,让我寒毛一根根地排队竖了起来。

“怎么样?是不是很怀念?你毕业之后,它可尘封了很久了,不知道为什么,我找不到一个比你更欠揍的人,所以一直都没用过它。”

“……”我有这么欠揍吗?

“是不是很感动?你现在可是唯一能享受这种待遇的人了。”一个可恶的旁观者凑了上来。

我也不用想着徐老师能替我求情了,她能不同仇敌忾我就谢天谢地了。

[三]

“公式忘了,规矩应该没忘吧?”

“没……”就是把名字忘了,这也忘不掉啊!如果我失忆,恐怕这要命的规矩也忘不了。

“那还磨蹭什么?手!”

“哦,哦……”很不情愿地伸出左手,并拢的四指被轻轻地握住,不需要用力,因为我不会也不敢乱动。

“啪!”

‘好痛!’我轻咬着嘴唇,隐忍着这难以忍受的疼痛。

“痛吗?”

“痛……”好不容易从牙缝中挤出了一个字。

“啪!”

‘啊!’死死地用牙齿咬住嘴唇,绝对不能出声!

“啪!……啪!……啪!……”

‘恩~~~妈呀……谁来救救我?’

“忍耐力还是那么好,一点都没减退嘛~真不容易!”

我痛得已经在抽手和不抽手之间徘徊了,居然还在那里说风凉话?!可恶!

“啪!……啪!……啪!……”

手被握住的感觉一下子变得强烈了,我这才发现自己情不自禁想要收回我那保受摧残的手。

“记住了没有?”

“记住了……”我想我的眼睛一定已经红了。

“这些题目,回家做完,下星期带来。还有,如果再让我发现你不背公式,可不会像今天这么轻松了,我想你能听懂我的意思。”

“是,我知道了。”

“你呀,知道也就是知道一会儿,没多久又忘了,非要一次又一次地提醒你。行了,我看今天这事就这么结了吧,毕竟我们的这个丫头已经一年没在我们的视线范围内生活了,得给她点时间适应适应。”

“我说徐晴,为什么每次你都要我来扮黑脸?你每次教训这丫头的时候我可从来没往你脸上抹过黑啊。”

“我有吗?”

“算了……”

“我想先回去了……”两个人都不是好人……我哭死都没用了……

“这么快就走了?不再多待会儿吗?”

“不了,我回家冷敷去!”我必须以强硬的态度表现我的不满!

“好吧,反正过会儿我们还要开会,你先回家吧。别忘了下个星期把做完的书带来。”什么?完全不吃我这套?我晕~

“哦……那我先走了……”

学校已经放学了,我肆无忌惮地横穿过操场向校门口前进。手心烫得可以煎熟一个鸡蛋,肿起了厚厚的一条棱子,拳头显然已经握不上了。

在这个学校生活了五年,五年的回忆足够把一个人的脑袋装满,可现在,注定是要再硬往里塞了……

[四]

说起来,我不过是个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小女生,唯一的过人之处就是会耍点小聪明,有时再加一点点小小的,真的是小小的自恋~

我也不知道是因为什么让我得到特别的“关照”,但内心深处根本不觉得倒霉,反而有一点点小小的甜蜜。硬要找个理由的话,恐怕还真是……我比较欠揍吧……难道是盯着我会很有成就感?

通常会和老师有更多交集的不都应该是班干部什么的嘛~可我偏偏全都不是,这都是拜我那忽上忽下的成绩所赐。

这样的师生关系恐怕很难让人理解,有时候甚至不明白为什么一个人前一秒钟还笑着跟你说话的人,在下一秒钟就能摆出一副吓人的严肃,命令你承受“错误的代价”。

换个角度想一下,现在虽然我还是梳了一头的小辫子,可已经没以前那么招摇了,至少只要在星期五的时候藏一下,就万事大吉了。

但事实呢,并不如我想象中的那么轻松,原来我还是有很多小辫子露在外面,自己还浑然不知。

也真够倒霉的,本来星期五比平时要少一节课,之后又有双休日,是个约同学逛街的好日子,可是如今,我只能告别好友,独自踏上征程。

天知道我这个“得意门生”的称号是怎么来的,就算我能读好,可我也不是那种想花很大精力读好的孩子。一般,就是我生活的原则,但命中注定我的生命不会一般。

开学已经三个星期了,九月份的天还是闷闷的,让人有些透不过气来。这个私立的花园学校的环境还真是不错,特别是老师的办公室,两个人一间,空旷得很,饮水机,空调,小型冰箱还有微波炉,沙发,茶几,书橱一应俱全。

办公室果然还开着空调,凉爽的感觉带走了一身的闷热。有免费的空调吹,这大概就是我现在出现在这里的唯一好处了吧~

“来了?”

“恩……”干嘛问这么无聊的问题~我没来,你看到的是什么?

“先把书包放下,休息一会儿吧,你于老师还在教室里奋斗呢。”

“怎么又是这样?他不觉得累,人家小朋友还觉得累呢!”

[五]

“没办法,把你们这届从小鬼头带到毕业,有直接带了一年的五年级,现在又回去带一年级,是有些调整不过来的。况且你又不是不知道,他根本就是个工作狂。”

“呵~他工作狂是没事,可把学生给害惨了!五年级那会儿,两天就考一次试,还天天都有一整套的考卷,最可怕的是,居然每一张都结了分数!还有啊……”

“你个丫头,又在抱怨了?!”我换了口气,刚想继续碎碎念,就被突然出现的声音喝住了。

“呵呵~我没有~我是在夸您尽忠职守呢!”眼睛提溜地一转,先糊弄一下再说!

“小样!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没心情跟你绕,东西呢?快点拿出来。”

“哦……”拿出来就拿出来,本小姐才不怕呢!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一分钟……两分钟……我就感觉越来越热,越来越闷。是空调坏了吗?当然不可能,是我快坏了!

“怎么了?你不会告诉我你没做吧?”因为我是蹲在那里翻着书包,就觉得一句话劈头盖脑地就把我弄晕了。

“当……然做了!”天呐!这种玩笑我可开不起呀!搞不好我的小命就丢了!(某库:MS夸张了点哈~)

“那你慢慢找吧,哎~”不用抬头也能感觉到某于坐到了椅子上。

我一向喜欢复杂的东西,所以无论是笔袋还是皮甲或是书包,都是层数超多的。我里三层,外三层疯狂地翻着我可爱的书包,就连一看就知道小得不可能放得进一本书的袋子也用手掏上半天。

几分钟之后,我不得不相信这是事实。一定是今天在啃完最后一题的时候,落在台板里了!

“怎么样了?找到没啊?”

“这个……我……我好象忘在台板里忘带了,不过我真的做完了!”

“有用吗?你知道我的脾气。”

“不是……不是不知道,是……”真是欲哭无泪啊!

我抬头,可怜兮兮地望着于老师,我已经委屈地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徐晴,东西借我还是你替我动手?”

‘不要……我真是个笨蛋笨蛋笨蛋!’

“你的事还是你自己解决吧,我可懒得管,要哪个?”

“你知道的。”

“拿去。”说着,便从抽屉里拿出了一根两指宽,一指厚,三十厘米不到一点的竹尺,递给了于老师。

“好吧,去把门锁上。”

“哦……”哎~反正躲不掉了,当然还是面子第一!

羽毛交给兔兔了嘛~除非她不要了~那我再拿回来继续写~不过兔兔应该是不会抛弃我家翎儿宝贝和馨儿宝贝的~

我写什么就支持我什么么好类~

[六]

只听‘咔嗒’一声,再习惯性地拉两下门,确保已经锁上了,不敢回头,悄悄地深呼吸,如果时间能停滞在此刻,那我宁愿永远就这样站在门边上。

“站那里干嘛?还不快点过来?!”

“……”为什么要快点?我就是喜欢慢点!呜呜~~~

“嘭~嘭~”身后传来竹尺敲上皮质的沙发上所发出的声音,很闷,很沉,直击人心。

“你很喜欢磨蹭?这对你没好处,你知道的。”说得很轻,很轻松,可听起来却让人一点儿也轻松不起来。

“不是……”我急得想要跳脚!

“过来!”

“我不要……”

“你说什么?!”

“呜呜~~~我……我什么都没说……”

“还想跟我磨是吧?”

“我不……不是……我怕……”

“怕?我们天下无敌的小库儿也会有怕的时候?怕你还敢给我粗心大意?给我过来!”

“让我准备一下……我……我脚软……”事实上,我真的想一步就跨上去算了,可脚不听使唤我也没办法呀!

“好,就再给你三秒钟,你最好在我的耐心被你磨光之前过来,三!……”

“别……别别数,我过来就是了。”这又是我的一个毛病,我就怕听到人家倒计时,总感觉心脏受不了。

“快点!”

该来的总会来的,死而死矣!眼睛一闭,几步就走到了沙发边上。

天旋地转之后,自己已经趴在了沙发上,因为穿着短袖,皮肤直接贴在了冰凉的沙发上,很奇怪的一种感觉。

“小库,你自己说你什么时候能少给我闯点祸?”随着质问的声音,屁股上实实在在地挨了好几下。

隔着裤子,疼痛的感觉并不特别尖锐,但直渗入肉里,那种疼是真实的,也是我最害怕的。不自觉地想要把头更深地埋进沙发,脚也绷直到碰触到了沙发的扶手。

“我……我不是故意的……”

“你有哪次说自己是故意的?”

“……”我晕~我要是说:‘我……我是故意的……’我还有命看到第二天的太阳吗?我又不是傻子!

“你什么时候能不再粗心大意?一点女孩子的样子都没有,一天到晚丢三落四的,你要我说你什么好?!”又是好几下,至于到底是多少下,我也没精力数了,只知道疼,很疼!

“……”我最好您什么都别说!什么都别做!

“我看你就是欠管教!你要是有一个星期能不犯错,太阳就从西边出来了!”

“……”下个星期要是再被抓到把柄,我就!……>_< 算了……话别说得太满……毕竟我自己的记录是真的不太好……自己都不能是自己信服,又有什么资格说服别人?

[七]

“起来,把裤子脱了。”

“啊?!”听到这样的‘命令’,我猛地扭头,视线正好撞上了那对深邃的眼睛,慌忙收回自己的目光,却发现因为用力过猛扭到了脖子。

“我说得不够清楚吗?还需要重复?”

“不是……可是……能不能不要?”

“你不知道我说出来的话是不会收回的吗?”

“知道……”

“知道?我看你一点也不知道,看来今天需要好好帮你补补课了。”

眼泪夺眶而出,哎~终于还是没忍住……“不要不要!我都记得,一点也没忘!”说完我才注意到,自己的声音一下子变得好响。

“没忘是吧?那现在该干什么呢?”

“我……我……知道……”慢慢地用手撑起了身子,跪在了沙发上,伸手解开了腰带,其实这并不困难,只是轻轻一拉,蝴蝶结便散开了。松紧带的裤子,腰带充其量只是一个装饰品,解和不解根本没有本质上的区别,这时候它的作用只是多拖一点时间而已。

接下来,只要眼睛一闭,把裤子整个往下一拉就行了,可是我的手却怎么也搭不上裤子的松紧带,感觉浑身一点力气也没有,好怕下一秒钟会连呼吸的力量也没有了。

我不知道自己犹豫了多久,只感觉背后被猛地一推,人便又趴回到了沙发上,接着裤子被一把拉到了大腿根部,伴随着一声呵斥:“行了!今天的惩罚,翻倍!”

感觉到脸一下子红到脖子,血液直往上涌,眼泪再一次涌了出来。

“本来今天不想下手太重,是你自找的。今天我就帮你好好复习一下规矩!”说罢,“啪!”地一声,竹尺便挨上了屁股。

钝痛,痛到了更深处,我努力抑制着即将要冲破喉咙的叫声。对,的确是我自找的,哪次不是我自找的呢?我活该!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耳朵仿佛已经听不清楚竹尺的敲击声,每一下撕心裂肺的疼痛都让我有吼出来的冲动,但最后却化成了“呜~呜~”的声音,消失在我始终强迫着不愿张开的嘴里。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我不知道原来惩罚的数量,更不知道翻倍后的数量,这样无尽的惩罚是最折磨人心的,幻想着每一下都是最后一下,可永远都会又有一下。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我甚至不知道加倍前的惩罚有没有结束,只是隐忍,再忍……

“告诉我,你还记不记得规矩?!”

“记得。”从牙缝中挤出了两个字,然后就立刻紧紧地闭上了嘴巴。

[八]

“是什么?!”

这次我没有急着回答,而是偷偷将埋在双臂中的脸微微抬起,呼吸了一口新鲜空气,才缓缓开口:“服从一切管教。”

“原来你还记得啊?”这句话带着一点嘲讽的含义,给我一种很不舒服的感觉,“那就是明知故犯,罪加一等!”

昏~!早知道这样我就说我不知道了!不过……说不定那样更糟,要是来个罪加三等什么的,我肯定当场就昏过去了!

“好,我就再给你一次机会,总结你今天犯的错,够深刻的话,就再打二十下,不然,我看你今天就要趴着睡觉了。给你三分钟想一想。”

人家说疼痛能帮助思考,或许还真有点科学依据,我突然就觉得这时候的脑子转得飞快,就像是在案件重组一样,把每一个细节都考虑再三。

“时间到了,说吧~也让我好好听听我们能言善辩的小库是怎么为自己谋求福利的。”

“我能不能先把裤子穿好,站起来说?”我试着询问,毕竟这样的姿势实在难堪。

“不能。”一票否决……

“……”

“快点,如果你不想说的话,我也不勉强了。”

“不……不是!我当然要说……”

于老大摊了一下手,示意我继续。

“恩……我忘了带作业……”

“恩?~~~”

“听我说下去啦~我知道,‘没带就是没做’,您的口头禅嘛~”可我真的做了!!!我冤死了我!算了,认栽吧~“我不该不做作业,惹您老人家不高兴。”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可我这贫嘴的毛病还就是改不了……

“继续。”

“哦……这第二,我不该不好好认罚,把您又一句口头禅‘服从一切管教’抛诸脑后。”我最最不该的是刚出了火坑,还屁颠屁颠不知痛痒地跑回来,义无返顾地再往里面跳!

“我听出来了,认识得挺深刻;我也听出来了,你还敢在着跟我贫是吧?行!很好!我说话也不能不算数,前面的事情再二十下就算了了,我们再算算这贫嘴的帐。”

“啊?!我哪有?我哪敢啊?我可是灰常灰常地尊敬您的!您可千万别误会呀!”这下好了,又玩出火来了,要是我现在把‘您’字改回来,不是自己承认是在贫嘴吗?只能硬着头皮狡辩了……

“真行了啊!功课没见长,这耍嘴皮子的工夫到是与日俱增啊!我到要看看,今天能不能把你管服了!”

没人顶~我自己顶~

你个破饺子烂饺子!本来还想谢谢你的。。。居然想用竹板顶。。。不谢了~哼!

[九]

“啪!啪!啪!啪!啪!”

“我……我……我没贫嘴~没有~啊!”

“啪!啪!啪!啪!啪!”

“啊!疼~呜呜~”

“啪!啪!啪!啪!啪!”

“厄啊呜轻……轻点”

“啪!啪!啪!啪!啪!”

“啊!疼疼~我……我……”

“啪!啪!啪!啪!啪!”

“啊!我……我错了!不要……不要打……打了……”

“还敢贫嘴吗?”

“不……不敢了……”

“这次算是警告!再有下次,皮就给我绷紧点!听见没有?!”

“恩……”这还叫警告?不愧是数学老师,语文没学好!

“起来吧。”

“哦……”爬起来的时候才发现手臂已经粘在了沙发上,闷出了一层薄汗。

“我说于雷啊,这打完了你又不管了?”这时候,一直在一旁冷眼旁观的徐老师发话了。

“这接下来不是你的专职吗?”

“行,你这是又扔给我了是吧?小库,先别起来了,帮你处理一下,免得你妈又心疼。”

“不用了,我不疼了。”

“不疼?那再来两下!”说着,某于又拿起了刚放下的竹尺。

“别,别!我疼!”

“疼还不好好听话?趴好,别乱动。”说实话,对于徐老师的温柔,我是贪婪的,这贪婪几乎把我的小命给搭进去了,但我就是想要……

热乎乎的毛巾搭在我的臀上,然后渐渐冷却,带走了一丝痛的灼热。清凉的药膏慢慢地被揉开,化开,散进每一寸的皮肤,刺痛也随之渗进了每一寸的皮肤。

“嘶~~~~~~~~~~”

“很疼吗?”

“还行……”

“再忍一忍,一会儿就好了。这药膏一定要揉进去,不然好得就慢。”

哎~我也真不明白这两个性格完全不同的人是怎么成为搭档的,不过他们信奉的教条可是出奇地一致,都奉行棍棒教育!

于老师的火暴脾气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了,在他旁边总觉得提心吊胆的,生怕一不小心就踩到他的地雷,炸得某个地方痛,反正这地雷只要爆炸,就肯定会炸到我身上的某个部位。

徐老师的性子总是不温不火的,让人捉摸不透,让人迷恋她的温柔,害怕她的冷漠。但更为重要的是,她是一颗重磅炸弹,就是引线很长,从点燃开始能烧很久,不过一旦烧到了头,那威力可是不容小视的。

在某种意义上,他们对我来说,早已经不是普通定义上的“老师”了,是朋友,是知己,是长辈,是亲人,这是一种奇妙的关系,用语言很难形容。而这种奇妙的关系带给我的是依赖,是幸福,是伤感,是彷徨,我享受这种甜蜜的感觉。

[十]

“你书没带来,这个星期的作业要怎么办?”

“那就算了嘛~暂停一星期又不要紧~”

“你想得到美!我再找本书。”

‘我晕~!’

最后的结果就是,题目量翻了一倍!

虽然我天生就是一个闯祸精,但做人嘛~有时候会**着稍微乖一点。

安全地度过了第三周的黑色星期五,还啃了不少的果冻~吼吼!

“丫头,还有一个多星期开学就一个月了,会有月考吧?”

“应该吧……”

“什么叫‘应该吧’?”

“就是老师还没通知,公告也没贴出来,所以不知道。”

“那我通知你,月考就在下下个星期三四五,好好准备。”

“好啦,我知道了,那我先走了。”

“恩。”

我一溜小跑直到离开办公室五十米才停下脚步。就快月考了,屁股啊屁股,你可爱的主人我只能尽自己最大的努力争取能保你平安,如果万一不幸还是让你遇难,你可要多担待着点啊……

很快就到了月考的时间,因为考试是三四五,于是我得到了特许,这个礼拜可以不出现!

于是和我亲爱的同学一起度过了一个美好的星期五~周末的时间总是过得特别快,终于又到了星期一,那时候我们通常称星期一为黑色星期一,因为上个星期的考试成绩都会在星期一出来,而且星期一如果有测验的话,一定会由于两天的疯玩而考得特别差。

连着报了一天的分数,分析了一天的考卷,还好,在“压力”下,我的成绩总算是基本达标了,估计啊,这个星期五没什么太大的问题了。

抱着轻松却不敢大意的心态,又一次踏进了那个弥漫着危险空气却散发出熟悉味道的地方。

办公室里还是只有徐老师一个人,估计是某工作狂又在某处发光发热了吧?

“很准时嘛,是不是两个星期没见想我了?”

“才没有!”少臭美了!我保证下次迟到至少五分钟!

“考得怎么样?说说吧。”

“还过得去,都达到标准啦~”

“是吗?拿去,自己看。”说着,递给我一张纸条。

‘语文作文中一个错别字,把‘妈妈’写成了‘奶妈’(我晕~ - -|||);数学因为没写总结性语句扣了一分(拜托!那是老师的坏毛病!因为是满分才会被挑刺的!);英语语法词汇部分错了七分(我不喜欢背单词…>_<!)

“这个……”NND!哪个混蛋打我小报告?!有种的就给老娘站出来!气得我七窍生烟,可只能把火往肚子里吞。(其实我知道是哪个‘混蛋’……)

[十一]

“怎么样?有什么感想?”

“没有……”委屈死我了!

“有什么想说的?”

“下次不会了……”其实人在无助的时候连求饶都只会用最简单的句子了。

“其实我挺佩服你的,这奶妈和妈妈你都能给我搞。”

“我……”我这不是笔误嘛~虽然是离谱了一点……哎~~~~~~~~

“好吧,锁门去。”

“……”

“怎么了?还有什么想说的?”我最受不了的就是徐老师这种永远不温不火的性格,无论是什么情况,我都没有办法知道她是不是在生气,有多生气。这是另一种无法用言语表达出来的恐惧。

“可是……我的分数……达到标准了……”我没有底气地小声狡辩。

“你这么认为?恩?”

“没……没有……”世界上大概没有比我更加没用的人了,一句略带威胁语气的句子就把我吓住了。

“那就做你该做的事。”

无奈,我只能小步小步地挪到门口,扭上了那个黑色的椭圆型小锁。

“你知道我的原则,我只看结果不看过程,还有就是绝对不会放过任何因为粗心造成的低级错误。”此时,我已经乖乖地趴在了沙发上,等待暴风骤雨般的疼痛。

‘哼!你的原则!你们都有原则!一个只看结果不看过程,一个只看过程不看结果!哪有这样的?!反正我是怎么样都不是人!!!对你来说,只看结果根本也只是借口,除非是满分,不然哪次不是被你借低级错误的理由教训一顿的?’我恨恨地想着……

“啪!”

“恩~~~~~~”老大……你居然用那根粗的???!!!妈呀!救我!

我最怕的就是这根东西,大约三指来宽,同样是三十厘米不到一点,却有两指后.感觉这种已经不能称之为“尺”了!根本就是“板!”

“啪!”

“啊!~~~~~~~~”老大……您的力气又大了!!!

钝痛,最受不了的就是这种感觉!

“啪!”

“呜~~~~~~~~~~”老大……您都不懂得怜香惜玉的吗?您还是不是我老大啊?!

太阳当空照,花儿对我笑,小鸟说早早早,你为什么背着炸药包?我去炸学校,老大不知道,一拉线,我就跑,轰隆一声老大炸飞了~!!!

哼!我唱歌!

“啊!恩~~~~~~~~`”唱歌没用!还是痛!

“啪!啪!啪!”

“哎呦!我的妈呀!”

“你妈在家里呢,救不了你!”

“呜呜~~~~~”我妈……我妈……哪里舍得打我……也不知道你用的什么方法,老妈居然把我这个宝贝女儿送到你个大坏蛋手里!!!哦,不对,是两个大坏蛋!

“啪!啪!啪!啪!啪!”又是一阵猛烈的击打。

眼泪终于还是不争气地滚落,悄悄地用手臂将眼泪擦去,将滑到嘴角的呜咽声死死地咬在嘴唇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