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M/F]跨越时空(全文完)多年前的坑,今天填掉了 || 8804字

跨越时空——(一)

哈哈,终于等到星期六了,躺在床上心情真是无比舒畅,伸个懒腰先!哇呀。。。,好痛啊!真是乐极生悲,忘了PP上的伤了,昨晚上刚被他打的。我这是怎么了,喜欢上SP这项特殊运动,而且还找了个不懂得怜香惜玉的玩伴,老也死板着一张脸不会笑,下手又狠又重,有时候还喜欢让我高高厥着光屁股等着挨揍,真是羞死人了,可是我偏偏就是喜欢他给我的这种感觉,哎,没办法,我大概是脑子锈逗或是得了什么病了,或者真的是欠揍。

可是外面大好的太阳总不见得我今天一天都躺在床上吧?不行!这点伤算什么,才不管它呢,老样子,出去逛街晒太阳运动运动。今天去干什么呢?好好想想,好像观前街上新开了几家新的小饰品店,过去逛逛,看看能淘到什么新玩儿样。注意已定,起床喽。哎呦!动作太猛了,又碰到我的PP了。哎!冤家,是不是我上辈子欠你的,下手这么重!哼!下次不跟你玩了,看你怎么办!说是怎么说,不过我知道肯定不过几天我又忍不住了。算了,还是别为难自己了,动作悠着点吧,我慢慢来总行吧?

啊!。。。我可爱的观前街呀,总算看到你了,本来15分钟就能走到的,今天足足花了我半个小时。不管了,到了就可以,慢慢逛吧。走了大半个上午,没看到什么新鲜玩样,已经快走到街尾了,咦?这里什么时候多了个仙女庙?我怎么从来都没有见过,反正好久没进庙烧香了,管他什么时候造的,进去烧柱香,求求菩萨帮我去去“晦气”,教教我对付那个死冤家的办法。香烧完了,菩萨也求了,顺便逛逛这个庙吧。嗯,什么味道这么香?好像是桂花的香味,后院里飘过来的,我最喜欢花了,走,去看看。哇,这么多花,正好没人,进去一饱眼福。

“姑娘你也喜欢花?”好柔和悦耳的声音,我不禁回头。‘仙女呀!怪不得这里叫仙女庙呢,原来真得住着一位貌似天仙的美女,可惜出家了,否则一定当选港姐。’心里这么想当然嘴上不能这么说,否则人家当我有毛病呢。“是的,我也喜欢花,这些花是师太您种的么?”“正是。姑娘你若也喜欢种花我们不妨到内室喝杯茶好好聊聊养花之道。”“这个,我恐怕打扰师太的清静,不太方便吧。”“不会不会,我是个喜欢热闹的人,而且我看你好像有心事,说不定我可以帮帮你。”“这个您也看得出吗?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吧。”

走进内室,家具和装饰都是复古的,我最喜欢这种风格了。“姑娘喝茶。”闻着香我就知道是冻顶乌龙,我喜欢,这师太怎么这么了解我?“谢谢师太。”“不要师太师太的好不好,你就叫我云姐吧,看上去我也不你大不了几岁。“这倒是,那我就叫你云姐,你叫我悦儿就可以了。”“悦儿,你好像有心事。”嗯?不是说探讨养花之道的么,怎么一开篇就问我这个隐私问题。“这个这个。。。。。。,也没什么啦,只是最近不是太顺而已。”“是不是喜欢上了某样东西或是某个人?”“嗯!哦,不是!没有!怎么可能!我怎么可能喜欢上他这个没人性的家伙!”“哈哈,你看吧,我都还没说什么呢,你自己都招了!”“啊?。。。噢!。。。”“是不是觉得自己有这种爱好有点怪?是不是觉得想躲他又想见他?”“嗯?云姐,你都知道啊?”“是啊,我可以看透你的心。好了别烦恼了,这都是你上辈子欠他的,注定今生还他。”“不会吧,真的是我上辈子欠他的?我欠他什么了?云姐你快告诉我呀。”“悦儿,天机不可泄漏,除非你自己回到前生去看看。”“回到前生?怎么回去?开玩笑呢吧!”“想去么?想去我可以帮你呀?”“你真得不能告诉我前生我和他到底有什么瓜葛么?” “不行,你还是自己去看吧。”“让我想想,好吧,我去,那我怎么去呢?”“看到那幅观音像了么?观音像的背后就是通往你前生的通道,放心去吧。”我走过去,掀起观音像,里面黑洞洞的,就像时空隧道。“云姐,我有点怕,你推我一把好么?”“别怕,没事的!”“那我怎么回来呀?”诶呀,我被一股强大的引力吸入通往前生的隧道。“记住,观前街尾,仙女庙中就是你回来的通道。”云姐的话渐渐远离了我的耳边。

我觉得身体像失去了重心在不断地往下跌落,不知过了多久我突然感觉到一次猛烈的撞击,好像是撞到了一堵墙上,然后就失去了知觉。又不知过了多久我才迷迷糊糊的醒过来。当我睁开眼才发觉自己正趴在一张床上,打量一下周围,屋内的家具和装饰都是复古的,哦不对,应该说就是古代的才对,这难道就是我的前生吗?光看这屋内的陈设还不知道是什么朝代的,这屋里空空荡荡的怎么也没个人,趴着干嘛呀,先起来到处逛逛再说。我一翻身,哎呦!怎么PP还痛啊,我都来到古代了你都不放过我,哼!不过还好了,这点小意思很快好的,两天一过保证什么事情都没有,活蹦乱跳像只小兔子。老样子,动作慢点就OK了。“哎呀,小月姑娘,你怎么起来了,快回床上歇着,身上有伤一定要好好养着,千万可别落下病。”我莫名其妙的又被推回床上,也不知道眼前这位慈眉善目的大婶是谁,先问问吧“不好意思,请问大婶您是。。。?”“看吧,大户人家的小姐就是不一样,说话还文绉绉的,只是可惜了命不好,像我们一样落到将军府来当丫头,你就叫我李婶吧。”“将军府?什么将军府?”“镇南将军府啊,小月姑娘你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呀,我这是什么记性,这可是我的前生,别把李婶吓着,可是什么都不知道也不行啊,想一想再问吧。。。。。“李婶我好像不太想得起来我这是在哪儿,你可不可以告诉我?”“诶呀,瞧瞧瞧瞧,这话是怎么说的,一顿小板子把个好端端的姑娘打成这样,老爷也真是的,不知道怎么想的。”小板子,也就是打屁股了,那我就知道为什么身上还痛了,原来在这里我也刚挨过打呀。“李婶,不是的,这个。。。”哎,都不知道怎么开口,算了,顺水推舟吧。“李婶,我不知道我是怎么了,可我真得什么都想不起来了,我不知道这里是哪里,不知道我怎么会到这里,不知道你说的老爷是谁,不知道我身上的伤是怎么来的,你可不可以告诉我?”这个火候好像还不够,再加上一句“李婶,你要是觉得不方便说也没关系,或者过几天我可能可以想得起来。”我装得可怜兮兮的,看李婶不上当!“这有什么不方便说的,只是小月姑娘你要不要找个大夫给你看看?”“不用不用,过几天应该会好的,你不用太担心,我身体一向很好的,今天不知道是怎么了。”“身体好?20小板子就把你打晕了,还好?过几天我一定给你好好补补。”开玩笑,20板子能把我打晕,不可能吧,看看手看看腿,不算胖也不算瘦啊,够strong的了,在现代社会至少也属于丰满型。“李婶,不用了,不要为了我难为你。”“不会,这府里的吃喝都归我管,没关系。再说老爷平时对我们下人也不错,就是不能犯错,否则免不了皮肉受点苦。”“那李婶,你可不可以告诉我我今天是犯什么错了?”“怎么,你真得一点儿也不记得了?”“嗯。”“哎!今天你是第一天进府,什么错也没犯,不过老爷在你入府之前关照过大管家,说是你出身大家,从小娇惯,现在进了我们府上当丫头就要让你学会当丫头的规矩,一进来就要先让你知道知道家法的厉害,让你不敢犯了规矩,所以你一进来就被管家带到西厢房里打了20小板子,没想到会把你打成这样。”“那我是怎么会进来的,我的家又在哪里?您说的老爷又是谁?”“这里是镇南将军府,老爷当然就是镇南将军了。说起你怎么进府的可就说来话长了,你父亲原是当朝二品文学殿大学士,可不知道怎么得罪了国舅爷,国舅爷一向心胸狭窄在皇上面前进谗言,你父亲就被皇上下旨发配边疆,你父亲一气之下在朝堂之上撞柱而亡。国舅知道你父亲和我们老爷一向政见不和,所以就把你送到将军府上来当丫头,你看你一进府就受苦了。”“那我其他的家人呢?”“听说你母亲很早就过世了,你父亲就你一个女儿,视为掌上明珠,你们家也被抄了,家丁们都被遣散了。”“爹,娘,哼哼哼哼。。。。”装一装吧,掉两滴眼泪,可别露了什么破绽,可是想想这可是自己的身世不知怎的就真地哭了。“瞧我说什么不好,怎么光挑惹你伤心的事情说,小月姑娘快别哭了,越哭越伤身体。”“不,不,李婶你别自责,我只是觉得自己。。。”“别说了,我都知道,突然之间从养尊处优的大小姐沦落为伺候人的丫头,论谁都受不了,谁让你命不好呢!认命吧!”“嗯。李婶我初来乍到,什么都不懂,你可千万别把我当大小姐,一定要多教我,我洗衣做饭什么都会。”“瞧瞧,多懂事的姑娘,可你从小养尊处优,怎么可能会洗衣做饭呢。?”诶呀,划边了,快点自圆其说吧。“噢,因为父亲就我一个女儿,虽然疼爱但也希望我能学会自己照顾自己,所以有时候会让家丁们教我洗衣做饭。”“小月姑娘,太好了,你想起来了?”哎呦,真是越乱越出错。“是,经你这么一说,我好像想起来一点了,真是谢谢你李婶。”“那就好那就好。你好好休息几天,事情我都给你想好了,老爷的院子外面是个小花园,原来的那个花匠回老家娶媳妇去了,种花养草的活不累,就是不知道你会不会?”“会,会,我最喜欢种花了,家中的花都是我摆弄得,谢谢李婶。”这句可是真话,家里的花可都是我种的,连公司里的发财树、巴西木、滴水观音也都被我养得枝繁叶茂。“这就好了。那你好好休息吧,我先去忙了,晚上我会把晚饭给你送过来的,你就别起来了。”“李婶你忙吧,别为我操心,我自己起来吃就可以了。”“怎么可以,你伤成这样,一定要好好养两天。”“这。。。”“别这呀那呀的了,听我的。”别多事了 “好,李婶,那我听您的。”“这就对了,我先去做事了。”“好,您去忙吧,我会照顾自己,您别担心我。”

李婶走了,我总算可以起来活动活动,身上还是有点疼,不过没想到过去的自己这么不经打,20板子就会被打晕?不可能吧,用手捏捏自己屁股,也还好呀,不怎么疼。先找面镜子看看过去的自己长什么样,耶?怎么一模一样呀,一点也没变,还好还好!至少知道自己不算丑。就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知道我前生到欠那个死冤家什么了,要我这辈子用这种特殊的方式偿还他,也不知道这个将军府和我的过去,和他又有什么关系。不过没关系,这里看上去还不错,耐心慢慢等吧。

			<script language=JavaScript> ActivepowerShowAD(ActivepowerForumViewTopicContentAD,"../../user_file/1/ad/ForumViewTopicContentAD.htm","ActivepowerForumViewTopicContentAD"); <\/script>跨越时空——(三)

很快在这里已经过了将近半个月了,每日的生活只有用清闲两个字可以形容,养养花种种草,比在公司里天天像打仗来的舒服多了,简直就像休假。而且原来的花匠把这些花也照顾得很好,我只需要适当的修剪和打理就可以了,我还根据自己的喜好种了些可以泡茶的花草。这个府里的人也都很和善,人人都各司其职也都很互相照顾,在我空余的时候我也会去厨房帮李婶的忙,做几个拿手的菜,其实我挺喜欢煮菜的,觉得整个煮菜的过程是个塑造艺术品的过程,看到别人津津乐道的“欣赏”我创作的艺术品更是一种享受。

			在这半个月里我一直没有见到这个府第的主人——镇南将军,也就是李婶他们嘴里的老爷。据管家说老爷去边关视察了,要过一段时间才会回来。人人都说老爷对下人很好也很严厉,千万不要违反了府里的规矩,否则府里的板子可是很厉害的。


			这天下午我照旧在院子里照顾着我的花草,想把一棵梅花从花盆里移栽到土里,我用铲子在土里挖了个坑,又在坑底加了点肥并浇了点水。我蹲在小土坑边上刚想把花从花盆里挪出来可突然发现有一双脚快要踢到我的花了,“小心,别踢了我的花!”我扑上去搂住我的花盆,当我抬起头来的时候我又猛地扔掉手中的花盆扑到来人的怀里 “怎么是你呀?你知道我在这里么?总算看到你了,想死我了。”“你这是干什么?男女授受不清的道理你父亲都没有教过你么?”他把我推开,男女授受不亲?呀我忘了我这是在前生了,这么夸张的动作没把他吓到就不错了。“老爷,月儿姑娘,你们干什么呢?”管家走了过来。“老爷?啊?你就是那个镇南将军?开玩笑吧,就你也能当将军?哈哈……我还以为将军是个白胡子老头呢。”我伸手摸了摸他光光的脸和下巴,和我认识的你一模一样,可这一摸不要紧,把我刚才手里的土全涂在他脸上了,他的脸成了个小花脸。“什么味道?怎么臭烘烘的?”他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又闻了闻,然后我就看到了一张怒火中烧的脸和一副吃掉人的眼神。“月儿,你干什么呢?”管家一把把我拉到他身边,“老爷月儿她刚进府,不懂规矩,你千万别和他计较。”“学士府的千金怎么毛手毛脚的,不知道你父亲怎么教导你的,疯疯癫癫的。管家,她不懂规矩你不会教导她么?”“可月儿姑娘挺懂事的,府里上下都很喜欢她,再说她千金之躯,怎么经得起府里的家法。”“这里是镇南将军府,不是她的学士府,她现在是将军府的丫头,不是学士府的千金。”“我不是丫头”我没好气地蹬了他一眼。“ä½ ……!管家你看到了,这就是你舍不得教训她的结果!看样子今天我要亲自给你点教训了,走,跟我到院子里去。”“老爷,月儿刚进来,你可别跟她计较,月儿,还不快和老爷赔个不是。”管家想救我,我好不容易看到他,还能有和他单独相处的机会,我才不要浪费呢。“我不!凭什么给他陪不是?我又没说错!”“你!好好好,等会儿有你认错的时候。管家你别管了,走!”他一把拉住我的手往他的院子里走去。“老爷,”管家还是想救我。我回过头对管家笑了笑,并吐了吐舌头摇摇头,意思是:我没事的。管家一幅慎怪的眼神,意思是:看你,惹祸了吧!
			走进他的院子他就放开了我的手,乘他锁院门之际我飞快的打量了一下他的院子,(平时除了管家其他人是不可以进他院子的)。他的院子里除了墙边种了一圈紫竹之外就只剩两块怪石和一口石井了,感觉冷冷清清的没有生气。“先去把你的手洗洗干净,洗干净了到廊底下跪着去等着”他从井里打来水洗干净脸又端了一盆水放在我面前。“洗干净手可以,可是我不跪。”“不跪?你倒挺硬的,看你能硬到什么时候!那好,便宜的你不挑,要挑贵的,到我房里来。”我跟他走进卧房。他不知从哪里拿出一块竹板子,又在床上堆上了两个枕头,“趴上去。”“你想干什么?”我赶紧用手捂着屁股。“没大没小!你明知道我要干什么,我要替你父亲好好管教管教你这个小丫头。”“我不要,我父亲才不会打我呢。”“要不要可由不得你。”他一把把我推到床上,并把我可怜的小屁股挪到枕头上。原来你上辈子就喜欢打人家屁股,哼,一见面就这样对我,我愤愤地想。‘啪、啪、啪’我听到了板子和隔着衣服的屁股接触的声音,可我没什么感觉,就好想打在别人身上。“你这丫头倒挺硬的,不觉得疼是吧。”说实话,是一点也不疼,玩了这么久的sp,又碰到你这个不懂得怜香惜玉的,早有良好的抗击打能力了,隔着裤子你下手又不重,怎么可能疼呢,你在古代怎么手无缚鸡之力呀,还大将军呢!当然这种话只能想,要是说出来我的pp肯定会遭殃的。“看样子你是不觉得疼。”他伸手抱起我的腰,解开了我的腰带。“你干什么?”他也不回答,只是一把拉下了我的裤子又把我推回枕头上继续打,这下我明显感到疼了。这可是古代呀,你怎么伸手就要脱我裤子,你现在可不是这个样子的,虽然是霸道了点,可是很君子的呀。哼,古代人就是笨,腰带都没有锁扣,这么容易就被他拿下来了,呜……,我好可怜。我的眼泪不知怎么下来了。他的手里的板子明显轻了下来。“小丫头,知道错了么?”“哼,我才没说错呢,你哪里像将军了?”“你这丫头,我让你知道我是不是将军。”他站起身,用力挥动起手中的板子。“哇、啊、好痛啊。”我感到pp上想着了火一样的痛,我开始扭动身子想躲避他的责打,他看出了我的企图,伸出一只手死死的摁住我的腰眼使我动弹不得。原来你在古代就会用这套招数了,每次一被你摁住我就只有求饶的份了。 “不要啊,别打了,呜呜……好痛,你停下……,呜呜……。”“停下可以,你认错,我就饶了你。”“我不,我没错,我就没错,要错就错在我有毛病好好的班不上,跑来前世看你,原本还以为你上辈子会对我多好,所以我欠你情这辈子要还你呢,谁知刚看到你就被你无缘无故重打一顿。呜呜……。我知道不该把泥弄在你脸上,可我又不是故意的,人家看到你高兴么。呜呜……。你就知道欺负我,刚才还男女授受不清呢,可没几分钟就动手脱人家裤子,我可是女孩子呀,你叫我以后怎么见人呢。呜呜……。爸爸、妈妈我要回家,我不要待在这里了,呜……。爸爸……呜。”“好了,好了,你这疯丫头不知道你在说点什么,我不和你计较总可以吧,别哭了。”他停下手。“呜呜……,呜呜……。”想哭是简单,可想停就困难了,火车也有惯性地吧,何况是我的眼泪呢。“快别哭了,是不是很疼啊?”“嗯。”我点点头。他走出去,很快拿来一条冷的湿手巾敷在我屁股上,疼一下子减轻很多。“你疼就认错吗,何必死撑?”“哼,我没错,就是疼死也不认错。”“你这丫头这么这么倔。算了,算我倒霉把你要回家,早知这样不如当初然他们卖你去妓院好了。”他伸手又把手巾翻了一面。“什么要回家,明明是别人送给你的。”“你!你这丫头真不知好歹。”看他这个样子大概他说的是真的了。“你不是和我父亲一向不和么,为什么要救我?让他们把我卖去妓院不是正好和你心意么?”“我和令尊只是政见不一,我觉得令尊太守旧,其实他的人品我还是很敬佩的,我怎么能看着你千金之躯落入荒淫之所呢。所以就把你要回来了。”“噢,那谢谢你。”“谢?你也会谢我?你这个小蛮女也会谢我呀。”“你,人家是真心实意谢你救我吗,你不要这个样子好不好。”“好好好,你还疼不疼?”我试着动了动,然后摇摇头。“不疼?你看后面肿了,你竟然不疼?”“不要看,羞死人了,你还说,打我打得那么重?我还以为我和你有仇呢。”“是我不好,下手重了,可你也不该把泥涂在我脸上。”“我已经说不是有意了的吗。”“哎对,你刚才说什么呢,我怎么听不明白,什么前生来世的?稀里糊涂的。”“啊?什么呀?不知道啊。我大概刚才太痛了,胡说八道,要不就是想我爸妈了。”“可能吧。你会不会读书写字?”“会啊。”“对呀,学士府的千金怎么可能不会读书写字呢,我真是多此一问。”“我现在不是什么学士府的千金了,我是你将军府的丫头。”我的眼眶又红了。“没有没有,你别胡思乱想,在我这就和你在家里一样。”“什么没有啊,这句话明明是你刚才自己说的。”“我刚才那不是在气头上么?原本以为你蛮不讲理,想给你点下马威。好了好了,别再哭了好么?”我抹干眼泪,点点头。“那你以后就到我院子里来帮我种种花吧,顺便照顾照顾我的起居,我书房里也有不少书,你喜欢可以去看。”“嗯,谢谢将军。”“不过丫头,你这脾气可要改改。”“改是可以,可你能不能不要丫头丫头的?我不习惯,你可以叫我月儿。”“丫头不是挺好听的?我喜欢,慢慢你就习惯了,我不喜欢叫你月儿。”哎,霸道劲又上来了。好把你喜欢吧,这可倒好,现在我们相处的时候你从不称呼我也就算了,我也知道你也不知道怎么叫我,反正我也不是纯被动的,我一样也不叫你。可现在倒好,丫头,将军,什么称呼呀!哎,我是又被你吃得死死的了,真不知道我哪里欠你!


			自从进入内院之后我和他的接触也就多了起来,他确实如李婶所说待人和善,而且虽然他口上叫我丫头其实并没有把我当丫头看,他的衣食起居都是他自己打理的根本不需要我插手。我平日里只需要帮他整理整理书房,擦擦房间里的灰尘就可以了,大部分的时间我都是上午在书房看看书下午在花园里摆弄摆弄花草。我嫌他的花园太荒落了就在院子里种上了很多花草茶树,五颜六色的花朵给原本静寂的院子带来了不少生机,等花开了之后我把它们采下来晒干泡茶给他喝。有一次我泡了一杯山楂花茶(很酸的,平时我自己才不喝呢)端给他,他在看书,也没顾得上看这茶,拿起杯子就喝,然后噗的一下把茶都喷在地上,扔下书一把把我拽到他的腿上,大巴掌啪啪的就扇向我可怜的小PP。“好你这丫头,想害死我呀,你给我喝的那叫什么呀,牙齿都快被酸掉了。”“呵呵呵呵,那是山楂花茶,降脂减肥的。”“你还敢笑,看我不打死你,我这身材还需要减肥么?”虽然嘴上说打死我,可手上已经停下了,隔着那么多衣服一点也不疼得。之后的一段日子里,我常常泡各种各样的花茶,他大概是被酸怕了,每次总要仔细的看一下才敢喝,真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啊!

[本帖已被作者于2011年7月24日8时44分30秒编辑过]

应好友之邀,填此坑如下:

日子过得很快,转眼快三个月了。一天他在写字,我在看书,管家急匆匆的跑进来:“老爷,不好了,国舅爷来了,在大厅坐着呢。”“他来干什么?”“不知道,看起来有点来者不善的样子。”“你告诉他稍等片刻,我马上出去。”他向管家交代着。

我动手帮他换见客的衣服。“将军,那个国舅爷是不是把我爹害死那个?”

“除了他还能有谁?”“那他找你干什么?”“我也不知道,应该不会是什么好事,你记得千万别出来啊!”不让我出去,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交易么,不让我去我偏去,我只少还要替我那个前世的爹爹报点仇呢。

他很快去了大厅,我偷偷准备着怎么捉弄一下那个国舅爷。

我偷偷跑去问李婶要来了巴豆,碾碎了放在我的花茶里煮了煮,然后我决定亲自去会会这个国舅爷。

我换了件丫头的衣服,端着茶走到大厅里。

“国舅爷,听老爷说您来了,我特地给您准备了我们府上特有的花茶,您尝尝。”

他坐在边上,拿要吃人的眼神瞪着我,我冲他做了个鬼脸。

“国舅,她就是上次您给我的那个学士府的丫头。”

“哦,没想到那老家伙的女儿到长得不赖,早知道我就自己留着不给你了,老弟你艳福不浅啊!”那老家伙色眯眯的看着我

我偷偷站在边上,死色狼,看你色,等会儿看你怎么出丑。

过了一会儿,效果来了,国舅的脸色开始变了,然后忍不住问将军借茅房,刚从茅房出来转身又进去了,将军瞪着我说:“你不要命了啊,滚回院子里去。”

哈哈,我目的达到了,回去就回去吧。

回到院子里,我高兴的偷偷直乐。大概过了半小时左右,他黑着脸进来了“丫头,过来。”我兴冲冲的过去。“你还乐,你要不要命啊,得罪国舅爷,你知道会有什么后果么?”

“不就是国舅爷么,至于你怕成这个样子么,胆小鬼!”“你说什么,我怕?我胆小?看样子我太宠溺你了,你真的是无法无天了。”

“跪下”他的脸真的黑了。

算了跪就跪吧,大不了就是再被你打一顿,值啊,反正教训了那个什么我才不在乎的国舅呢。

“自己把裤子脱了,趴床上去。”

什么,要我自己脱裤子,我才不呢“你要打就打好了,何必要我脱裤子,多此一举。”

“那么我给你选,我把府上的人都叫到大厅去,看你挨打,或者自己把裤子脱了趴到床上去,你自己选吧。”

算你狠,我还是动手把裤子脱了,自己趴到了床边上,唯一的感觉是屁股凉飕飕的而且还是有点害怕。虽然不是第一次用这种姿势对着他,可不一样啊。在穿越前,我知道打我是他的爱好,同样也是我的,我知道他不会伤害我,可现在背后的他我实在没有把握。

随着风声突然感到一根弹性和柔性都很好的东西甩到我的屁股上,天啊,从未有过的痛在我的身上蔓延开。我回头看到他手里拿了一根竹子。MD,用这种东西打我,太过分了,明明你欠我云姐怎么说我欠你呢!不过我还是忍住了,我绝对不能认输。他的竹鞭在我身上毫无预兆的挥动着,痛越来越剧烈,我开始扭动我的身体以减少痛苦。

“知道错了么?”

“不,我没有。”

“你知不知道你的任性会有什么后果?”

“后果,能有什么后果,无非就是像现在这样被你打一顿喽,早就知道了。”

“打你!打你的后果是最轻的!你知不知道国舅他会想尽一切办法把你从这里弄出去,然后折磨你?”

“会么?那也好啊,免得挨你的鞭子。啊。。。!”

“你说什么,比在我这里好是么?”鞭子更快更猛烈的抽在我的身体上,已经不单单是打到我的屁股,还有腿和腰。

我除了叫唤以外已经没有多余的力气去回答他了。

。。。

“圣旨到,镇南将军接旨。”府外传来了太监的高喊声。

他手中的鞭子停下了“没想到来的这么快。”他转身向大厅走去。

我伸手摸着屁股上一条条凸起的痕迹,虽然轻轻的触碰都会带来剧烈的痛,但我还是想知道圣旨究竟说什么。穿上裤子,忍着痛偷偷躲在大厅的边门。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近日蛮夷入侵我北关,命镇南将军即日启程以御敌军,不得有误。”我知道这是国舅搞得鬼,他是镇南将军,北边有战事,怎么轮也不会是他先出征。

“臣接旨。”

他送走那个太监,转身看到我愣愣的靠在柱子上。

“我跟你一起去,不管生死我都要和你在一起。”我坚定地说。

“不,这是战场,你不能去,战场上我不能保证你的安全。”

“我不需要你保护,相信我,我会骑马,我能保护我自己。”骑马和击剑都是我的爱好,也算是强项了,我紧紧握着他的手,看着他的眼睛。

他点点头,吩咐着准备马匹,马车和战衣。

马车上他第一次紧紧的抱着我,温柔的揉着我的屁股。“丫头,如果我们能打赢这场仗我就想办法参奏国舅,相信我。”

“我信,不过我不想你再去冒险。”

。。。

战场上,我骑着战马,挥动着剑,尽量在他的身边。我很庆幸我的爱好能够帮到他,看着敌人在我的面前倒下,我思绪万千。我的分神让敌人有机可乘,当我发现有一支箭向我射来的时候我已经没有能力去化解了。突然间一个人挡在了我的面前,当我看清的时候他已经中剑倒在了我的怀里。

他第一次微笑着看着我“丫头,我再也不能保护你了,你要保护好你自己,千万不要去找国舅。”他闭上眼睛。

我第一次知道失去一个人是那么的心痛,我也知道了云姐为什么说我上辈子欠了你,原来我欠了你一条命!

我不知道我是如何杀出战场的,我把他运回国都。真是老天有眼,我竟然知道了这次蛮夷入侵是国舅的杰作。我利用了将军的离去外加我学士府千金的身份联合了朝中所有的老臣一起参奏了国舅,国舅被处死了。

在将军被风光大葬后,皇帝要我入宫,我拒绝了,我告诉皇帝无论是我的人还是我的心都已经交给了将军。

。。。

按着云姐的嘱咐,我找到了观前街的仙女庙,还是那副观音像,我踏上了回到现在的路。这次我没有任何的犹豫,跳进隧道中。当我醒来时,我发现自己躺在医院的床上,爸爸正守着我,爸爸说我已经昏迷了快四个月了,医生说是车祸撞击导致的昏迷。经过全面检查,医生确定我完好无损。爸爸说他来过电话,已经来看过我了。赶快给他电话,告诉他我没事了。大约半小时后他提了一篮水果走进来,我跳下床,冲上去紧紧抱着他“答应我,再也不要离开我好么?”

他被我弄得一头雾水“我说,丫头,你倒是以后走路小心,不要再吓我就好了。”

丫头,这是你第一次在现代对我有称呼,大概这就是前世的记忆。

全文完

我很喜欢这篇多年前写的文,虽然结尾是最近刚写的,但情节是开文的时候就想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