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被风吹落的夏天》 || 1.2万字

第一章《初遇》

那年夏天我十七岁,从灯红酒绿的城市回到阔别十余年的小城,因为…育我十年的奶奶死了.我终回到了父母身边,回到了那座在梦里才会出现的小城,只是如今的我已不再是当年笑容灿然的孩子,那眼里于年龄不相衬的忧伤,总是引得别人侧目,同样吸引路人眼球的还有那身男孩子的装束,和那个大大的双肩包.我总是很安静的走路坐车听音乐,我喜欢这样安然的生活.

我叫林萧然,我喜欢这三个字因为它够飘逸,我喜欢洒脱的东西. 我是一个美术生每天背着画夹骑单车穿梭在学校和家之间后来,因为家实在太远的缘故爸妈终扭不过我,为我在学校附近租了一间阁楼,不算太宽敞却有一个不算太小的天窗. 日子回到了正轨,我终没有因为奶奶的离开和转学浪费的时间留级,而是升入了高三,因为破在眉睫的艺考和紧随其后的高考所以课业分外紧张.好在我是个冷漠的孩子似乎并不存在适应环境这一说. 我的专业老师是个很年轻的女老师,是温和而爽朗的人,大我十岁的样子.她的笑容恬淡而灿烂,让人觉得很舒服。她是那种很容易让人记住的人吧,起码她给我的印象很深刻.她总是穿着及膝的女式风衣在校园里走过,像是带起了一阵风…
那是第一次去画室的样子,前一天晚上在网上熬了一整个通宵,天蒙蒙亮的时候才小息了一会,第二天自是晕晕沉沉,几乎睡掉了所有的课,然而晚上的专业课总是躲不过的,只是当我醒来时晚上的第一节英文课已经开始了,我只得假寐到下课,在铃声想起,英文老师的那声好下课,停留在"下"的时候,在众人诧异的目光里,迅速的跑去自己还不太熟悉路的画室.只是我不知道,在我眯着眼伏在卓子上的时候,那个曾在校园里擦起一阵的风的身影,已在教室的走廊中轻轻的擦过一阵风. 匆忙的从储物柜里拿出画板和画笔,便拔腿跑开了,却在回过神来的时候突然想问这是哪里这样白痴的问题…
几乎是与此同时,上课铃很不凑巧的响了.空无一人的走廊稍稍掩饰了些我迷路的尴尬.却在这寂静里突然响起了温柔的女声来…
“同学怎么不去上课? 我一时语塞…在自己学校迷路这种事总是不好讲出口.

你是林萧然么?
恩…对 我抬起头迎上她灿然的笑容,却发现她的笑中甚至多少有些玩味的意思,似乎一眼就能把我看穿的样子. 我努力的让眼睛直视她,却在那温柔却又不失威严的目光中败下阵来.低头沉默不语.

怎么,迟到了?
……

恩…
那好,画室在这边,要记好了,下次不要在找不到哈! 我的脸迅速的由白转红,尴尬的表情竞把老师逗笑了.她拍拍我的肩,走吧…

大部分同学都放学后,老师又陪了我好久,我站在画架旁,静静地勾出伦廓,填色,耳机里是安静忧伤的曲调,在车水马龙的街道上,走着一个特立独行的孩子,长的流海挡住了识线,面容模乎,看不清的表情. 那是曾经的年华里曾经的自己,一个人孤单的长大.在繁华中独享寂寥,那个时候惟一的寄托便是那一纸画稿 。每天的生活除了上课吃饭睡觉剩下的也只是用色彩来构筑自己的王国,我一直以为那个才是自己的世界,是属于我自己的世界,后来…父母扭不过我,我终能自由的画画了,生活却像是少了什么,以前我一直不知道那是什么,却在转来这里不久知候突然明白,那个一直不曾出现,被我一直苛求着想要得到,却因一直求不得的而让我冷冷的下意识的拒绝的是温暖吧 对,就是温暖…

一只手轻轻的搭在我的肩上,我愣愣的回过神来,迎上那双温柔的眼睛,老师的手慢慢的握着我拿画笔的手,她温暖宽厚的手掌带着我在画纸上游走,然后那幅画变得不再生硬和干涩. 你看这样就好多了…… 说着她又揉揉我的头发.温和的微笑.

这温暖几乎让我想起十年以前还在读小学的自己,每天放学回家时,我总是把书包收拾的很慢,有时候甚至在教室里写一点作业,我不是读书用功而是我害怕看见放学时被爸妈领走的孩子, 直到有一天,另一个孩子也留在了教室里,在她小声的哭泣里我木然的望着窗外,我一直等在教室里,虽然我知到那个孩子终将被接走的.
果然…
“小祺,好不哭了…爸妈不是有事么,姐姐来也一样啊!”
“我以为,以为…你们都不会来…”

“傻瓜,姐会一直陪这你啊,怎么会丢下你呢?”

七岁的那个黄昏,我真得哭了,哭的让路侧目.那是我记忆里为数不多的哭泣,以前,被老师骂,跟同学吵架,甚至被说成是没人要的孩子我都没哭过,却在这句讲给别人听的’我会一直陪着你里’不能自己的哭出了声……
那个时候我在想,如果,我不再那样坚强,如果我也在无住的时候哭泣,是不是,就会有人告诉我,会陪伴我长大!那种希望被疼爱和保护的感觉如此强烈,以至于因为长期得不到满足而让我整个人都变得冷漠起来.
其实,我也真得很想,很想在自己无助的时候有一个身影是可以依靠的,很想在自己难过的时候有一抹温暖是可以僚以安慰的. 我望着正收拾东西准备送我回家的老师,不由的感叹到,她似乎符合我同年里臆想的姐姐的全部影子.

是那个晚上才发现,老师就住在我阁楼的下面,在我快要上楼回家时!老师突然问我,为什么上课睡着呢?昨晚没睡好么? 我诧异的望着她,老师就又补了句,我第一节课时去过你们教室. 我顿时慌了手脚,终还是没有搪塞的招了昨晚通宵的事,我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在她面前竞连学生的蒙混过关的本事都忘了.或许一个人的冷漠和坚忍都是有期限的,当我们到达自己的极限时就会有一个天使化身成为我们身边的人,它会用温暖来容掉那些住扎在我们灵魂深处的冰,用疼爱治愈内心的创伤. 我乖巧的点点头,轻轻恩了一声,我想或许老师就是那个天使吧,那个在冰天雪地里可以构筑一道温暖的城池的天使.

本帖已被淘气不易于2009年8月28日12时32分3秒编辑过

第二章《深秋的金黄》

以后的日子很快就跟老师熟洛起来了,假期里长长窝在她家的画室里练习,久了私底下就开始喊她姐,那些心底的崇敬和依赖便也容进这一声一声的姐姐里.似乎让我找到了儿时的依靠,心里是满满的幸福.
学校里我依然是那个淡漠的孩子,一个人骑单车穿越落安静的马路,一个人在校园里慢慢的走过,在画室里塞着耳机心无旁骛的作画.每次老师站在我身后,我总能从她深沉的呼吸中分辨出她对我的画是否满意,那个时候我总有些紧张,然后想象她弯弯的眉角或是她轻摇的脸庞. 平稳的日子并没有过的太久,我必竟是一个过于散漫的孩子,初遇时,没有被我放在心上的警告,竟然让我疼了好久.

那晚上,回到我的小窝已经不早,可精神却出齐的好,便用那台已然落伍凑合还能用的笔记本上网灌水看文,也许是真得很累,竟睡着了,而第二天是周六,全天专业补课. 一缕阳光透过头顶的天窗照进来,让我醒来的却是一阵急促的砸门声.伴随它的还有那个熟悉的声音,小然,在么?小然,小然,你怎么了? 我慌乱的站起来,不小心踢倒了椅子,跌跌撞撞的开了门. 那一瞬我才突然清醒了一样,心底的一个声音大叫,惨了!看得出老师很着急看到我竟如释重负的舒了口气,然后她的目光落在我闪动的电脑上,你还挺能撑得,最后一贴四点四十回的啊! 我低头不敢看她的眼,却听见她说"走去我家给你做点吃得"我像吃了定心丸一样,却在后一句"账一会再算!"恨不得,马上死掉.

那碗面吃得很伧促,甚至可以说是提心掉胆,好在老师没在我身边,她在自己房里翻箱倒柜的样子,更让我紧张起来了.
饭吃好了,老师也从房里出来了,只是她的脸很严肃让我不敢去正视.那个时候,我很怕,真得,我不知到自己在恐慌什么,可我真得很害怕…
“小然,我跟你说过什么还记得么?”
“啊?”
老师没在说什么,只是走上前来,轻轻的打了一下我的屁股.
我的脸顿时红了…我委屈的望着她,姐…我知到错了…那声音很低很低,几乎要听不到的样子.
那好去我卧室到床上趴着去,还有,把裤子脱了…
我惊恐的望着老师,使终在她不可抗句的眼神里走去了卧室…
我磨蹭着不愿意脱裤子,可是却还是顺从的慢慢的拉滑了下去,感觉冷冷的风吹着,寒意也贯穿的全身!时间像是静止了,脸蒙在床单里,然后有了脚步声!

“知道错了?”
“恩!”
好,这次打你二十,给你长个教训!
……
身边的木板子被拿了起来,我身子一颤咬了咬牙,然后只听见嗖的一声,然后是啪的一声钝响.我眉角一骤,紧的缩了下身子,疼,真得很疼,这是我第一次挨打,因为熬夜,因为没有去学校,记得小时候即使没有到校也从没有被责问,谁在意呢,我不过是个没人爱的孩子,那个时候,我的宁愿被打一顿都不要这样被忽视. 啪,又是一下.我能感觉到那来自那支手的力道微微清了些.却同样很疼.然后是接联的两下,像是咬牙狠心打下的,越来越重,打在相同的地方. 眼泪在不知不觉中流了下来,疼痛无声的落下,一下一下,没有言语,没有声响,几乎是是机械的落下来让我错觉不会在有尽头.疼,疼…,而比疼痛更让人恐慌的是那种害怕被遗弃的感觉. 很难熬,几乎要叫出声来,在心底企求着停下吧,不要在打了…然后,几乎是下意识得,我开始大声的喊叫着!姐,我错了,真得错了,我不敢了…姐…

板子似乎迟疑了一下,又毫无遮掩的落了下来痛楚又一次蔓延开来,终于我听到了姐的声音,"知道错还玩那么晚,不知到是高三么?"又是一下,"不知到要爱惜自己么?"明显加重了力度的样子,"我还以为你怎么了呢,差点没急死?"很轻的落下来,像是不忍再去责怪的样子. 可还是让我疼得咬了咬牙!
起来吧……
姐……我…
恩?
对不起,小然让你担心了.
呵呵,傻子!一点都不会照顾自己!
好点了么?
恩…
在我这睡吧,今天准你一天假,但醒来后要记得画一张石膏像啊!
恩,会得.
老师灿然一笑,那其中掺杂了些许的疼惜和无奈,可更多的是温暖.挨打很疼,疼得难以忍受,可若可以换回那些许的温暖,似乎也是值得的. 我不算太踏实的睡去,那些灼灼的疼痛并为散去,一动便很疼…可着疼痛在那间狭小的阁楼门被打开,出现那张焦急又关切的面容时,变得如此心甘情愿.

醒来时已是下午,晃乎的起床,发现餐桌上摆了几道菜刚要开动,就发现桌上的便条,小鬼,热了再吃啊,自己胃不好就要勤快点! 似乎有一抹暖流从心底涌出来,淡淡的,就像快要来临的深秋的金黄.

第三章《泪,那么甜,那么锨》

石膏像并为浪费我太多的时间,可这一次我却画得格外仔细.不为别得,只是觉得这样一来老师会开心些吧. 我不知道十年的差距意味着什么,可是这样的时差所导至的也只能是让姐把我看的透彻而我却总有种靠不近的感觉,有时候我甚至会假想一下,如果我们相差只有一两岁 如果相差只有一两岁,是不是就能像朋友一样的相处,而在她难过时也可以去安慰,有时候并不想只是在被保护的境地中,如果可以总归是希望自己给姐姐带来的不仅仅是担心和恨铁不成钢的心情,而没有血缘的牵伴,似乎被抛弃和遗忘的机会会曾加好多吧!

秋季是多雨的季节,我依旧保留着站在窗口的习惯,我不知道自己想要仰望的是什么,我只是喜欢被吹拂的感觉,在风里才会有存在的归属感. 雨在不被注意的时刻落下,凭添了黄昏里的几分愁怅,我站在窗边,有雨水透过窗子吹在脸上,凉凉的… 楼下学校窄窄的小道上,那个熟悉的身影骑车走过,而被她载在身后为她撑着伞的是小她几岁已经工作了的妹妹.
那个时候我的脑海里所闪过的是幸福这两个字,是一种让我望尘末及的幸福. 因为她可以呆在你身边,在你开心的时候不开心的时候,她可以冲你撒娇耍赖而不用害怕因为过于任性而被抛弃,即使全世界都都不爱她了,她还有你这个姐来疼她.当你在风雨中载她向前她而她躲在你身后为你撑起一把伞的时候,我突然明白,即使再怎么靠近都或许无法像做到她一样吧,可以始终以一个被疼惜的姿态陪在你身边,那样的相依貌似是我永远都无法得到的吧. 这些天,姐灿然笑容渐渐少了,是因为太过熟络而不在愿在我眼前遮掩,还是真得有什么不开心呢? 还不算太冷的夜里,我总是打开头顶的天窗,看星星也将祝福的心愿许下.而那些依赖,似乎在着样的夜晚一路疯长下去…
入秋后艺考就还有几个月的样子了,按照以往的惯例会停一段日子的文化课,虽然不用面对恼人的文综,可这段日子也是专业生最累的日子. 我却在暗自庆幸着每天可以跟在姐身后学画的日子. 只是姐的要求也突然变得精益求精起来,每一个细节,每一条线,每一个光影都是被要求必须要处理好的,她后颈的叹息变成了用手拍拍我的肩,和一个简单到不能在简单的改字. 每当那个时候我都很茫然,明明对别人不是这样的. 明明从前没有这样严苛的. 若是技术上的错误还好,若是不专心的怠慢就会换来老师扬扬眉撇撇嘴"放学去我那加画"的罚单. 是在这样的关照里,自己的画才有长足的进步吧.只是,性子不算很缓的我,总有些不理智的时候.比如,撕画……

已经忘记是第几次被缓缓的拍了拍肩,耳边出现同样次数的"改",甚至最后一次时老师因为我的心猿意马而明显的有些生气的味道.我只得拿起橡皮从新修整,可越画越不对的样子,终于忍不住擦出了大片突兀的空白,然后整个教室里笔磨擦在纸上的声音全部静止了,取而代之的是是我手中的画被撕裂的声音.
"林萧然,你给我出去!"我愣了一下,不敢看那个已经愤怒的身影.只是低头欠了欠身子站在了走廊里. 已经有很久没有听见老师叫我林萧然,以前她总是小然小然的,让我以为自己还是个长不大的孩子.我突然有些后悔,老师说过她最讨厌自暴自弃的孩子,而撕画是已将这分不理智表现到了极点了吧. 我直挺挺的站在教室外,晚饭时同学都跑去买饭,老师出来皱眉看了我一眼又走回画室去了.不吃晚饭么?是是我让老师失望了吧! 晚上的三节课依旧是空腹的站在走廊里,每一次下课铃响起我的心就提了起来,然后在下一次上课铃里被绝望的恐慌包裹着.腿很酸,像是不会打弯了一样.原本不太好的胃在激烈的叫嚣着.一遍一遍的提醒着我姐也是没吃有东西,并且,是因为自己. 在最后一遍铃声里慌了神.很多人都走完后,姐一个人慢慢的锁上门,静静的望着我,在她责备的眼神里我突然觉得很踏实,起码她没有想要丢下我的意思.
姐,我错了…
回家再说吧…
恩
一路上并没有过多的言语,在便利店里买了些食物给我吃,而她自己却吃了很少,我大抵也知到这次等待着我的是什么,多少有些慷慨赴刑的味道.不管怎么说这次确实是该打,可真的板子贴到肉上,那可不是疼么! 回到姐家里,她放下包就直奔主题,自己说吧,这次该怎么办? 我的声音很低很低,姐,我…认打…只是别生我气了,成么? 老师似乎让我弄得有些哭笑不得,弯起眉角撇着嘴望着我好一阵.
那你去我卧室床上去趴好!

我默默的走过去褪下裤子,却被只手扶了起来,在床沿上放上了一块柔软的垫子. 要开始了么?我心里打着鼓,这次总没有上次那么好挨吧.谁让自己错了呢,今天是真得让姐失望了吧. 夹杂着板子落下击起的乎哮的风声,冷不丁得,啪…痛楚一晕一晕的散开,我被打的一颤差点没叫出声来,然后是接联的五下很快的铺展开来!

"小然,错哪了?"我的脸紧紧埋进被单里.

我不该撕画… 又是接连的五板子很重的落下来,就着样么?

啊,疼… 我失声喊了出来,却换来了更重的板子.似乎是铁了心的要给我个教训, 说啊…就只有着些?

不是,我…我不认真,我走神! 啪…很响亮的一声把我都下了一跳,然后是我带着哭腔的喊声:啊,我错了,真得,我不敢了… 然后是相同力度的五下,我的身子猛的扬起,却被按得死死的.“还有呢?”
我…我… 我有些不敢说了,因为害怕那些骤然加重的板子. 啪,啪!是两记更为响亮的板子.
我,我不该自暴自弃!
啪!
啊!!
这声喊叫几乎走了音,痛彻心扉也就是如此吧,已经完全没有力气挣扎,甚至分不清是痛在哪里. 板子还是一下一下落下来,姐这次并没有规定次数,而一但变成那种有序的落板,就会给人那种没有尽头的错觉. 你不是很历害么?都学会撕画了,你还会什么? 考试时画不好呢?是不是还要放弃考试啊? 不是很洒脱么?是怪我管你太严么?那以后不管了就是了! 板子在那一瞬挺了下来,我的心突然狠狠的疼了,在姐姐说要放弃自己的那一瞬,这种恐惧比她把我赶出教室在走廊里不理睬时更让人难过,比被她按在身下等疼的难以自己更让人不能忍受.
对不起,姐,小然不会再让你失望的,姐,我真得知到错了. 姐,你打我吧,我再也不喊了再也不哭了.你不要不理我! 当我带着哭声讲出这些时,姐的板子没有再落下,她也许久没有讲话. 我抬起头努力想看清她的脸,却再那一课看见她苍惶的转身,她的眼睛很亮很亮,是…是眼泪么? 头被轻轻的揉了下,等着,别动! 姐便出门去了.当她再次回来时,手里有了一瓶药油.

没有言语,只是轻轻的把瓶盖旋下来,用手慢慢的揉热,然后一股暖流被敷在曾经疼痛难忍的地方. 钝钝的有些痛感,却比刚刚要好很多的样子. 眼泪在这一刻才可以说是汹涌的流下来吧,有一双手轻轻的为我提起裤子,划过我的脸颊,拭干那些眼泪. 怎么,姐打你,委屈了? 我摇摇头,是我不对… 傻孩子! 那天晚上我睡在老师的房间里,她去了旁边的那间卧室,很晚很晚的时候,她走进来为假装熟睡熟睡的我掖好被角,然后她坐在地板上,轻轻的低语,那些不曾被我知道的心里话,在那一刻被我听的清清楚楚!

小然…为什么总是害怕被抛弃,姐姐不会离开的啊,为什么总是让人觉得你如此落寂,你的画是那样感伤,处处透着寒冷,让人无处温暖… 第一次看见你是从门洞里望着你一个人搬东西,明明单薄,却不让别人插手,那样的倔强让人心疼.后来才知道你是我的学生,在走廊里看你因为睡过头而懊恼,破罐破摔的假寐,看你迷路是偶尔出现困惑的表情,熟络后才发现特立独行是遮掩的晃子,其实你那么粘人,那么依赖,又那么害怕给我造成困扰,明明是可爱又孩子气的人,却非要让人觉得冷漠难以靠近,也是后来才发现你笑起来也很暖.有时候我会问自己,要怎样来温暖,怎样去疼惜?才可以呢,你那么没有安全感,又那样让人不忍去伤害……
是在这样的低语中慢慢的睡着的,我知道那些话姐是无论如何不会将给醒着的我听的,可是着辈子能有幸遇到这样一个姐,知道她对自己有那样的疼爱,便足够了吧.

第四章《我害怕你离开》

第二天几乎一整天都不敢坐,姐那句今天站着画是别人眼里的不尽人情却是我眼中最大的疼惜吧.
姐姐昨晚眼中的晶颖今天却久久在脑海中挥之不去,让我用一生来铭记的是黑暗中她柔柔的低语.
是真得心疼自己才会以那种不被听见的方式告诉自己啊,这是怎样一种无言的疼爱呢.
吃中饭的时后又被疼惜的问道,好些了么?
我用力的点点头,让你担心了,姐
似乎,只有更努力才能回报这份深沉的疼爱吧. 那以后我便沉稳踏实很多,老师的那句不错也似乎讲得越来越多了.
我突然很想让时间停止,停止在这段跟老师朝夕相处的日子里.艺考过后,便不会在有这样的机会,而高考会让我彻底的离开这座学校.
那么以后的日子应该怎么办呢?不会再有一个人,让我这样去信赖,不会再有一个人如此的管教我,让我觉得自己是需要被管治被保护的孩子,也不会再有一个用灿然的微笑告诉我还有温暖,还有温暖…… 艺考就这样如同一片挥之不去的乌云紧紧的压了下来,老师带队跟我们一起去了一百公里外集中考试的地方,旅店的一整个楼层都被包下了,老师本可以住单间的,可是因为我并不是一个太过合群的孩子,便主动要了一个两人间,让我搬过来. 那段日子虽然是兵慌马乱,却在这种颠簸中找到了家的温暖.很多个夜晚,我乖乖缩进被子,闭上眼睛,头发被一只温暖的大手轻轻的揉揉,被角被紧紧掖好,那些些夜晚我总是很安稳的入睡,前所未有的踏实.而每天早上也是被温和的叫醒,早餐已经准备好了,吃完刚刚好赶公车去考试.其实姐姐每天都很疲惫的,因为她要跟其他老师和没有考试的同学去报名.可她却依旧在我身后把所有事都准备好,让我不曾为任何事困扰. 这就是幸福吧,几乎要让我沉溺的一种幸福.
如果有什么可以换来时间停止,有什么能让这温暖延续,我愿意用自己拥有的一切去交换.
我也曾感慨,偌是从小便是她妹妹该有多好,我一定做个最乖巧听话的妹妹.对,最乖巧听话的妹妹.
可是,可是,为什么美好总如此短暂,这个世界上,什么都是可能被阻止,却独有时间,无法逆转,对所有人公平.
艺考,是一场身心俱疲的战役,深陷其中,胜败只有那短暂的时日.十几场拼杀下来,心中有了底,却有些恋恋不舍起来.我贪恋留在姐身边的时日,是那样不舍的离开.可就像小鸟终要离巢,我有自己的天空要飞.这是一场已经注定的离别,诚然若没有遇见,离别也就无谓难过,可我或许还在冷漠的活着,没有温暖也不会如此努力.是在那个失去了陪伴我多年的奶奶,一切变的有些万念惧灰之时的夏季,姐姐像个从天而降的天使让一切不在如此忧伤,让生活不在毫无希望!
我开始试着感谢造物主的伟大,试着相信缘!因为这个样子相信会让我觉得,即使我离开很久,姐也不会因为时间的流走而忘记曾有一个孩子笨拙的依赖过她,用尽力气的仰望过她,像信奉真理一样的信奉过她讲的话. 在回到学校,似乎又有了刚来时的感觉,好像是试应了动荡着考试的日子,好像是有些不试应没有老师出现的日子.
爸妈坚持着让我回去住,每天老爸会开车接送,可是阁楼却在我的坚持下没有被退掉.我说我喜欢那里,那像奶奶家一样,也是我的家.无聊的时候我会翘课回到阁楼里.无声无息,姐姐不会知到.她现在在教高二的美术生,依旧在校园里撩起一阵风.
自己的成绩是从什么时候就没好过呢,其实跟本就没怎么学的样子.对于它们我似乎使终是自暴自弃的样子.有时候,也会突然自嘲的想,会被打吧!可是,以经很久没跟姐聊天了呢,她还那样心疼自己么? 还会那样教训我么?
这是怎么了,竟想要被罚,忘了那疼了么?忘了想要逃离的心情了么?忘记被责备的难过了么?可是,可是…总比现在要好吧,这种负罪的内灸感,在每日父母的关怀下,在姐递过很多好名次的专业证时,在慢慢的膨涨着…还不如被打一顿来的痛快吧,不如被打到怕了这罚而踏实的学习来得好吧 一模…几乎以全败的成绩出现在高三的皇榜上,很好找,年级排名倒着来,不费力就能找到林萧然的大名.
是在榜单拉起的不几天,看见特意去看成绩的姐,站在我的名字前,如此明显的一次叹息.
那天下午我没有去上课,而是从学校去了那间窄窄的阁楼.刚要开门的瞬间,就被喊住了,声音很清柔,却让我有些窒息.是一路跟过来的么,那在路上抹的眼泪,背包里买下没有来的及开的啤酒,都看见了么?
我想,我想叫声姐,我想,想被她温和的安慰,可是,这样的自己真得有这个资格么?
我是这样的不争气呵!

我回过头,却没有望着她,每次做错事我都像个犯了错的小学生一样,低着头,不敢望像她.
不开门么?
啊?哦!
我回过神来,顺从的开了门.
以经很多次了吧?逃课! …
还学着喝酒啊?
这是第一次买…我错了.
怎么,不跟学画了就不喊我了?
不是,我怕你,怕你,怕…泪水又一次咂落,我咬着牙,再也讲不下去了.
恩?
怕你,不要我,这样懦弱的学生,不愿意在做那个让我依赖的姐.

那声音很低很低,像是卑微的低到了尘埃里. 进去吧,你不是说这是你的家么? 恩,它是! 家是什么呢,是你躲闪着逃避的地方么?你是这个样子的么?一直都是这样?

…恩…
啪,很重的一巴掌落在了肩上. 你知道我最讨厌什么的!
恩…
可你是在自暴自弃!
姐,我…对不起,又让你失望了. 你还知道我会失望啊!
你要用这样的成绩来回报那些辛苦赚来的证?
对不起
你对不起的是谁?啊!自己想想,想明白了就来楼下找我.你知道做错事就要承担后果,若是你这样都做不到,以后也不用喊我姐了.明明是午后,房间却只有一缕阳光,使终不是很明媚的样子就像我现在么?
对,就是像现在的我吧.哪怕自己曾经阴暗忧伤的世界被姐姐照亮过,可始终无发摆脱这并不明媚的属于自己的世界啊.
我并不是一个坚持不懈的孩子,只是害怕浪费你的心血,辜负了你的教导.在没有遇见之前,那种无端的忧伤在不断的侵袭着我,躲不掉便沉溺在其中.可是姐,你明白那种无助么?就像一个四肢建全的人,却没有办法站起来像其它人一样行走,就像一个无法讲话的人没有办发告诉自己最亲近的前方潜在的危险. 是真得憎恨过自己的没用,憎恨过自己的自弃.
每个窝在阁楼画画睡觉的日子,在望着天窗一个人流泪的日子,我所企求的也只是你一句柔声的安慰.
在遇见之前,我的眼泪那么少,就像被丢在极点的学球,只能被侵蚀而无法被溶化.

可是,是我错了吧,在遇见之后,我曾经答应过的,做你身边乖巧听话的妹妹,曾经在你厚重的板子下因为自暴自弃而哭喊着认错.
以前,你不许的我从不做,可是在离的你越来越远的日子里,我却把那些你曾不许的做的变本加力.如果疼爱是伴随着责备,那么我也就不会在意这附带的责被,只要,不要回到从前就好,不要再再回到那些被冷冷抛下的日子就好. 以前总没有发现从阁楼到姐姐那的路会很漫长,其实也只是隔了一块地板啊,可是为什么像是那么遥远的样子.
在那扇熟悉的门前,我站住了.很久没有敲下去.而它却在我毫不防备的时候打开了. 想好了么?
恩… 我闪身进门,很自觉的去了卧室.这一次床上放着的不那块红木板,而是,一根半尺来长的的腾条.我打了个寒噤,褪去了外裤和内裤,静静的趴下!慢慢的把头埋进床单里. 身边的藤鞭被拿了起来,小然,你这样,姐姐很失望. 心在那一刻坠落下去,没有尽头的坠落…
啪,带着风声,第一下就这样落了下来,没有半点的迟疑样子.这疼痛比以往都来的剧烈,只有疼,难以忍受的疼.咬紧的牙齿忍不住打着颤,啪又是有力的一下,狠命的咬紧嘴唇.疼痛在扩散和叫嚣着. 眼睛里的酸涨却愣是被强忍住了.没有哭喊,没有认错,只是任凭自己没有接受过的藤鞭一下一下落下来.而身后也是没有经历过的灼灼的疼痛,无法忍受的疼.

依旧是乎啸着落下的鞭响声,伴随着疼痛而来的是渐渐弥散开的恐惧. 那种无助感,在,小时候放学回家的路上,在每次父母匆匆而去的铁轨旁,在奶奶离开的那个夜晚,在每个孤单的夜晚和窝在阁楼的日日夜夜里无声的存在着. 那样熟悉的感觉啊,就像自己身上的皮肉,就像那种与生具来的忧伤.
啪啪,依旧是机械的落下来,连那分疼痛都快要让我麻木了.可是姐为什么还是没有言语.依旧是那样的疼痛,没有半点的手下留情. 可是我,已经无法隐忍了啊. 低低的啜泣,打破了房间里原有的安静.不可以再求饶,是自己的错,这样任性的自己,是应该被打的吧.逃课,睡觉,自暴自弃,甚至会买来啤酒要喝.
“是自作自受吧. 知道错了么?”
那声音还是那样轻柔的却伴随着让我刻骨的疼.
"恩…小然错了…
那鞭挞在我说出那句知道错了后就再也没有落下.
不逃课了? 啪,姐姐的巴掌落了下来. 不轻不重.
恩
还要上课睡觉么?
啪
不会了!
要不要好好学,恩?
恩.
啪,啪
跟我保证
我,我保证,好好学
啤酒的账还没算吧.
可我没喝过啊!
是想喝吧?
我…是…想…
呵呵,你想说借酒消愁吧
姐姐怎么都知道喔! 姐,你很失望么?对不起55555555555
你这个小孩啊. 来上点药! 心里突然暖暖的,却又忍不住任性起来.
我不!
怎么?这打没挨够? 又是那种玩味的表情,好像洞查一切的样子. 我突然有些委屈,“疼…” “刚刚还挺能撑的啊,都不求饶呢,这点疼还怕?”
药被轻轻揉近伤口,暖暖的,却针刺般疼. 这样也很好吧,有多久没有这样过了,安静的呆在姐身边,听她的数落,也是一种幸福. 今天晚上就别回家了,明天,也在这住一天吧,不过你得背六十个单词,五个文综题!做租金啊,恩?

恩,我晚点给家里打电话.可是姐,挨了打还这么贵房租会不会有些惨忍啊.
姐一愣神,恩,这个问题麻我后天跟你说,可是,明天我收租时,你背不好可要挨我手板子啊! 啊?还打?
呵呵…
时间仿佛定格在这一桢美好的画卷上.是真得想要用自己拥有的一切,去交换这样的一种幸福.被牢牢放在脚下,被紧紧守护的幸福.

第五章《驶向温暖的列车》

那天姐姐没有去上课,她一直陪着我,跟我一起背单词,看着我背文综题.就像曾经的她握着我的手,教我如何把画画得更有味道. 屋子里还留有药的气味,姐姐一直没走,坐在我的床边看我喝下一杯牛奶.缩进被子里乖乖的入睡. 我一如艺考时的那些兵慌马乱的日子.安稳的入睡,我不知到这个晚上姐有没有在黑暗中在对我讲话.

第二天醒来时餐桌着摆了面包和奶,依旧有一张条子嘱咐我要热了再吃. 永远都是这样的淡淡的关怀,却足以温暖一整个寒冬. 吃完饭便开始努力的记忆这些沉长的题目和最讨厌的单词,总是丢三拉四,走神走得特历害.是努力到废寝忘食的地步,才在姐收房租时只错了六个单词. 可是姐却没有要放过我的样子. 小然,过来,趴我腿上! 我只得褪了裤子轻轻的趴了上去!
啪,好重的一下.打的我身子一颤.今天起的很晚吧,知道要背书还偷懒!姐姐嗔怪到.
姐,我错了!
呵呵…瞧你吓得!起来吧!
啊?
嘿嘿,真想挨打呀?明早可要早起啊,别迟到了.
姐姐你坏,故意逗我!哼!真想挨是不?

嘿嘿,睡觉了!.

那个时候我一直以为,就是这个样子了吧,在每个遇见姐的日子里,我都会学着她曾经的样子灿然的微笑,满怀依赖的喊她,她亦会摆摆手向我回应,偌是隔的近了还会揉揉我的头发.我总是乖巧的迎上她疼爱的目光,完全没有平时安静冷漠的样子.
我依旧喜欢在闲暇时站在窗台上,在风中仰望苍蓝的天壁寻找那抹温暖的身影.或许日子会这样走下去吧,一直到高考,到离别.我在也不会任性,不会让姐担心甚至去跟别的同学打成一片,不再以孤冷自居.
如果,一切按照预想的那个样子.是不是就在某个盛夏的午后,提着大包小包的行里.离开家离开姐,一个人去陌生的城市,独自生活四年. 可是,现在的我,却独自一人在这寂寥的夜里以一种逃离的姿态,跳上了火车.而列车的尽头是那个繁华熟悉却不再有亲人的城市,奶奶的离开于那座城市或许只是 偌大的土地多出的一块几平方的坟墓,于我却是物事人飞的苍凉. 我不知到自己为什么要回去,或许是真得没有地方好去了吧. 手机被我轻轻的关掉,身上是自己仅有的家当,甚至没有换洗的衣服.以经记不清是地几次根爸妈争吵每次都是为一件不起眼的小事,每次也总会扯到我差到可以的成绩,似乎只有真得让我自己都认为自己真得一无适处他们才会满意.这个就叫做离家出走吧.
我站在曾经的车水马龙中这样想到.我漫无目的的走着,不知不觉就来到了曾经的家.那个家已经不属于我了呀,里面暖黄色的光茫在也不是为我而留.还有那个慈想的面容,在也不会出现在眼前了吧. 心里竟是一阵绞痛. 我在附近的旅店里住下,租的是偏宜的木质阁楼

第二天一早我去花店里买了奶奶最喜欢的百合花赶去墓地.我还记得她苍老的双手划过我脸庞的感觉,还记得她在弥留之际用怎样一种流恋望这我,好像要把下辈子的疼爱一同望向我. 整整七天,我除了窝在阁楼里就是去看奶奶,前所未有的疲惫.
我买了酒,简易的依拉罐,摇一摇喷出浓郁的酒香. 都说酒能醉人呢!我突然很想知到醉到底是什么感觉.

就像每次仰着头灌下一瓶瓶可乐.这个样子就会醉吧. 曾经有一部王家卫电影有过这样一句台词,水越喝暖酒越喝越喝越寒,原来真得是这个样子啊. 第一口便是胃里难奈的烧灼,似乎所有的难过一齐涌过来. 我打开手机,数不清的未接电话,和好多条未读短信. 手机突然震动了起来,是姐姐.
小然?你在哪!
你爸妈很着急,跟我说,你在哪?
还是不肯回来么?你闹够了吧,你再不讲话,就再也别来找我了!
不知为什么,还是拿起手机给姐姐回复了短信!

姐…
好,乖,跟我说,你在哪?
我,我在奶奶家对面的旅店!301室.
好,你在那边等着,不许走.
姐,你自己来可以么?
好,但是我要给你爸妈个报平安.
恩

就这样晕晕沉沉的睡去.在不知是过了多久后被人拉了起来,隐约听见有人说,谢谢你啊,我们明天办退房手蓄,就这样吧.一床温暖的被子将我覆盖,我没有再睁开眼睛,我知道在她的身边不会在有伤害. 再次醒来的时候,姐姐已经坐在我床边,愠怒的望着我.巴掌就在那一刻落下,比哪一次都来的轻.是心疼我了么? 我没有躲,只是向她怀里蹭一蹭,再蹭一蹭.
在那一刻疼痛真得不重要了吧.重要的是,我还在你身边,我还在被温暖着,被疼爱着…似乎是足够了吧. 后来,我被姐姐牵着穿过车水马龙,穿过繁华街道 我突然想起儿时的那个午后,姐姐牵起女孩的手告诉她我会一直陪你成长. 在火车的轰鸣中我乖巧的坐在她身庞.一如一个天真的稚童.
我安静的望着窗外,这个春天似乎就要逝去.而我的十七岁一去不再回来.这一年我收到的最珍贵的礼物是姐姐一直到高考的照顾. 也是在一如艺考那样的体贴的照顾里,我安然的度过了高考前的那一个半月的日子. 在很久以后,我站在漂亮的象牙塔里,在宽敞明亮的画室里,安静的作画.每当这个时候我总感到曾经那个温暖的大手我着我拿起画笔的手,而如今我的画也不在那样枯涩,我的画越发温暖,虽然依旧喜欢一个人却是别人眼中温和沉默的人.
这年教师节我给姐姐寄了一幅画,那幅画里是一个身着白色风衣的姐姐牵着一个中性的女孩迈向列车的一瞬.这幅画曾叁加过一个青年画展,被人以不错的价格买下,可我没舍得,它参赛的名字叫 驶向温暖的列车.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