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M/M]老大的老大 (完) || 1.1万字

一、相见

“暗夜,我明天会到!想你了!”流熵还是这么简洁!关闭了通信线路的暗夜靠在椅背上吸着烟看着桌子上放的照片!两个俊美的男人!(暗夜~中国最大黑帮势力夜盟的盟主,30岁。另一个身份~世界黑暗势力头目流熵的爱人)

又要见面了!流熵,一个最霸道的男人,不允许任何人反抗忤逆他!想起六年前他将自己关在他身边让自己臣服于他的画面,暗夜混身发冷!流熵,霸道心狠英俊帅气的法国男人,拥有超高的智商,198的身高,强壮的体魄,身边美女帅哥多的数不胜数,可是偏偏就看上了自己!宠自己时可以宠上天,生气时却依然可以将自己打的半死,痛不欲生!

“大哥”小弟徐飞看到暗夜愣神了,叫了一声。

“什么事情?”暗夜收回溜走的神,正正身子,看着徐飞。

“您该去开会了”徐飞应到。

“嗯 走吧”暗夜揉了揉太阳穴,起身走了出去。

暗夜听着会上的报告,眼光中露出了一丝凶狠。然后直直的盯着坐在他身边左排第一个位置的元老级人物——金位长老林森。种种迹象表明了他伙同红帮吞噬了夜盟的毒品的线路。可是他却依然不动声色的坐在那里品茶,好像说的不是他一般。

“林叔,您有什么要说的吗?”暗夜看着喝茶的林森面无表情的说。

“盟主,我有什么可以说的?如果您相信这片面之词您可以将我按盟规处置,但是如果想要我承认,恕我不行。”林森很是蔑视的一边喝茶一边不痛不痒的说着。在他心里暗夜只是一个依靠自己的美色攀上流觞的男宠。

“嗯,为了给大家个交代,林叔只能委屈你了啊”暗夜虽然生气,但是林叔毕竟是长老,还有就是流觞……

“盟主,怎么您想把我关到地牢?”林森有点阴森的看着暗夜。

“林叔,既然种种迹象表明是您?那么我必须给大家一个交代”暗夜也是面无尘色的看着林森。

“你?你还没有这个权利”林森不屑的看着他。

“哦?林叔这句话是什么意思?”暗夜就这样看着林森

“一个靠美色充当别人男宠的人,当上盟主已经是万幸了,千万不要以为这样自己就是了不起了”林森面漏狠光讽刺的说道

“啪,林森?”暗夜怒道,在林森心里他最讨厌别人说他是男宠。

“难道我说错了?”林森不怒反笑“难道你没有和主上干过?呵呵”

暗夜就这样看着讥笑的林森,再看看座位上的其他人,感觉别人都在笑他,心里气愤万分。“林森,你以为流觞记你恩,我就不敢动你?你信不信我杀了你?”

“是吗?好啊,我倒要看看你怎么触怒主上的。怎么被主上扒光打屁股的,那种感觉是不是很好啊?哈啊哈哈哈哈”林森不断刺激着暗夜。

“你?找死”暗夜拿出枪,指着林森。

林森就这样看着暗夜,眼睛里由讥讽变成了严肃和狠毒。

就在这时,会议室的门打开了,面色陈静的流觞就这样高贵的登场了。他慢慢的走到暗夜身边,旁边的人都感觉到了强大的压迫感,慢慢的抬头看着这个漂亮迷人的法国男人怎么会这么大胆敢闯进夜盟的会议室。

流觞走到了暗夜面前,拿下了暗夜手里攥着的枪,一口流利的汉语吗,命令的语气“跟林叔道歉”。

林森就坐在座位上得意到看着暗夜,看着暗夜接下来该怎么办。道歉就预示着暗夜的退让和男宠地位,不道歉就公然挑战流觞。

暗夜有点胆怯的看着流觞,可是他又受不了林森的讽刺,他狠了很心,让自己鼓起勇气,哪怕事后被流觞罚的再狠,也不能认输。自尊不可泯灭。

然后公然对上流觞的眼睛“这句道歉应该是林森说吧。”

流觞看着眼前的爱人,不在他身边已经一年了吧,这一年暗夜长的更男人了,尽管眼角慢慢出现了细纹,可是还是那么的漂亮,身体也比一年前强壮了,还算听话,没有趁自己不再就不注意锻炼,不注意身体。一年的思念很想马上把他抱在怀里,可是这个小老虎现在又上来了脾气。难道真得让自己一见面就给他一顿?

暗夜就这样看着流觞盯着他,心里慢慢开始胆怯了,但是自尊心不允许他就这么低头。他知道这样公然顶撞流觞后果一定很严重的,心里有点害怕,慢慢的眼神弱了下来,在流觞面前他永远只有低头的份。

流觞看着爱人眼里开始的不服,不甘,气愤,然后在自己的注视下变得倔强,有点胆怯,可是依然固执的神色。心里不觉得好笑,他伸出手慢慢的抬起暗夜的脸,让他躲避的目光再次对上自己“和林叔道歉”

“不”暗夜就是看不得林叔得意和挑衅的眼神。

“暗夜”流觞最看不得别人忤逆自己,自己的爱人更不可能,这种毛病怎么总是治不改?这时流觞的眼里流漏出一丝不悦与生气。

暗夜看着流觞生硬的语气,知道这是流觞在警告自己,可是自尊心就是不允许他认错,尽管知道后果不一定是自己所能承受的。果断的将头撇向一边。

流觞被暗夜的表现真的有点引怒了。“道歉”

暗夜看了一眼流觞不再说话。

只听见“啪”一声,众人都震住了,在看暗夜,只见暗夜脸撇到了一边,脸上一个红红的掌印,嘴角挂着意思血迹。众人吃惊,看着流觞,心里都在慢慢揣测这个人是谁,怎么连盟主都敢打,而且盟主似乎很怕他,难道他就是主上流觞?

流觞用手再度抬起暗夜的下巴“怎么不在我身边一年,胆子越来越大了啊。是忘了规矩,还是迫切的想要尝试规矩呢?”说完,扫了一眼屋内都已经愣住的人,又看了看得意的林森,心里很是不快。尽管林森就过他一命,但是这并不表示他就有权利来羞辱他的宝贝。让 暗夜道歉只是为了还他救流觞一命,给他个面子。流觞看着林森冷光一现,掏出枪,开枪,回手放枪只在一现之间。屋内的人只听见一声枪响,然后就看见林森倒下了,可是他们都没有看清流觞是怎么动手的。他们都被流觞的身手震惊了,原来这真的是主上。除了主上谁还有这闪电般的速度和技术?!

“我的宝贝,是不是该散会了?我想我们还有事情没有做完呢。我在车里等你”说完就走了出去。

暗夜深吸了一口气,打开车门走了进去。来到流觞面前,低头跪了下去。

流觞看着暗夜,嘴角里浮现出一丝得意。他并没有叫暗夜起来,他就这样看着暗夜,回忆起了六年前的相遇。六年了,他和暗夜已经在一起这么长时间了。看了一会,流觞冷冷的一句话让暗夜浑身一抖“老规矩”。暗夜平复了一下心里,然后站起来慢慢的退掉裤子,内裤,叠起来放到了一边。然后走到旁边的柜子里,先拿出那块桃木的板子,然后拿出那根让他害怕和恨得牙痒痒的竹篾。再次来到了流觞面前跪下,将板子握在手里,看了一眼面前双臂环抱于胸前的流觞,然后狠狠心一下子招呼上了自己的臀部。“啪”“呃”这一下子暗夜用尽了全力,身子忍不住向前倾,臀部出现了一片板子的红印,要不是看见暗夜忍痛的眉头紧皱,看见的人都不会以为他这是在打他自己。

又是一下子“啪”,这一下完全盖在了上一板子上,暗夜极力的稳住身子,就是这两下已经让暗夜的屁股红肿了起来。“一”暗夜大声报出了数。

“啪”“二”,“啪”“三”“啪”“四”……,暗夜就这样一下一下的打在自己的屁股上。

“啪”“呃 三十”暗夜的脸上满是汗水,身子在不自主的颤栗着,另一只手紧紧地抓着自己的大腿,想要稳住身子。暗夜的屁股上已经肿的二指高了。最明显的就是横跨屁股的那个板印,三十下一下一下的印在上面,已经全是淤血。报数是三十板子,可是已经大了七十多板了,没有打在完全重合的不算,身子动了的不算,就这样明明的三十板子,却打了两倍之多。

暗夜慢慢的放下手里的板子,拿起拿给竹篾,慢慢的跪行着来到流觞脚下,举起竹篾。

流觞接过竹篾,甩了甩,风声嗖嗖的,可是却让暗夜打了个冷颤。板子是生生的打在肉上,钝钝的疼,可是竹篾虽然不会伤到筋骨,但却是生生的将肉丝丝的切开,那疼痛让暗夜想起来就害怕。

就在暗夜想要转身跪下,将臀部呈给流觞时,却被流觞按住了“我的宝贝,害怕了?”他拿起竹篾时,明显感觉到了暗夜的身子一抖。

暗夜没有说话。心里却埋怨:哪次我不害怕?我又不是铁人挨打不会疼,再说你哪次打的让我不想去死我就谢谢天谢谢地了。可是这些话他是打死也不敢说的。

“既然害怕挨打,为什么还要做出让自己挨打的事?你说是不是欠打?”流觞玩笑着说,可是暗夜不敢把他这个当作玩笑。

“啪”流觞扬起手里的竹篾狠狠的一下甩到了暗夜的屁股上。

“啊”暗夜被这突如其来的一下子给打的叫出了声,再见暗夜的臀部上,肿肿的屁股上一道血痕横在上面,慢慢的高起,然后向外慢慢的渗着血珠。

“怎么?一年没有受规矩,连规矩都忘了?怪不得敢顶嘴不听话了,原来是忘了规矩的滋味啊。不过我会让你慢慢拾起来的”流觞开始玩笑的语气,到最后几个字却是从牙里一个一个慢慢吐露出来的。可是这句话却把地上跪着的暗夜吓着了。

“啪 啪 啪”流觞连着狠狠的甩了三下。

“额”暗夜极力稳住自己的身形,可是太疼了,屁股上又多了三道血痕。嘴唇已经被咬破了,味道咸咸的还有一股血腥味。

“啪啪啪 啪啪啪 ……啪啪啪”流觞似乎是不满意暗夜的表现,拿着手里的竹篾一下一下狠狠的打在暗夜的屁股上。暗夜的屁股就遭了殃了,一道一道的血痕,慢慢的裂开,血从伤口上流出来。

“啊 啊 额”暗夜忍住疼痛,可是竹篾带来的痛是慢慢撕烂皮肤的痛,从力度上他知道流觞生气了,如果自己在求饶,不守规矩,后果不看设想啊。可是真的太疼了啊,慢慢的眼睛湿了,汗水顺着脸庞留了下来。

“疼吗?”就在这时流觞不冷不热的一句话冒了出来。

“嗯 疼”暗夜舒了一口气赶紧回答。

流觞从座位上起来,蹲在暗夜面前,抬起他的头,看见暗夜疼得泪水汗水流满了脸庞,额前的头发已经被汗水浸湿了。“疼?呵呵,哪还敢顶嘴?”

“知道错了,不敢了,”暗夜很是虚弱的哆嗦。

“知道错了?不敢了?”流觞冷笑道

暗夜很是紧张的看着他,他不知道流觞还要怎么打他。

“才挨了这么几下就知道错了?看来这一年你过得真是滋润啊”流觞就这样盯着暗夜,一个字一个字的慢慢吐出来,攥住暗夜下巴的手却用起了力。

暗夜被这几个字吓得身体一抖,他知道这次流觞是真的生气了。

“哼,先把衣服穿起来。等到了家再说”流觞放开暗夜又回到了座位上,靠在椅背上,慢慢的闭上眼睛。暗夜看见流觞这样,心里有点害怕,可是他知道求饶也没有用,还是自己省点力气吧。但是后面太疼了,伤口都被竹篾一丝一丝的剌开。一动就是撕裂般的疼。正要拉过内裤穿上,闭目养神的流觞却轻飘飘的吐出一句话“内裤就不要穿了”,暗夜顿时连红了起来。他知道流觞这是为他好,屁股伤成这样,穿内裤无非是上刑啊。

忍痛穿上西服裤子的暗夜就这样跪在了流觞面前,身后的痛一波一波的折磨着他,可是他不敢叫出来,不敢用手去碰,不敢在受罚期间搞小动作。

这时,门开了。流觞睁开眼睛,看了暗夜一眼,知道他已经痛到极点了,弯下腰将他抱起来,避开屁股上的伤口。暗夜偷偷看了一眼流觞就将头低下。流觞看见了自己情人的小动作,很是想笑啊。现在知道怕了?!

管家和仆人看见流觞抱着暗夜走了进来都弯腰问声好,便见怪不怪的各自忙自己的事情了。流觞直接抱着暗夜来到了二楼的卧室。

这件主卧是按着流觞喜欢的法国风情设计的,这个卧室的颜色以白色为主打。白色的大床,白色的沙发,白色的落地窗帘,还有唯一的紫色地毯。流觞将暗夜放在了大床上,然后便开始拔掉他的衣服,暗夜就这样看着流觞的动作,不反抗,他知道自己也反抗不了(自己不受伤的时候都打不过他,别说自己现在被他打伤了呢)。被脱光光的暗夜就这样趴在了床上,流觞转身进了浴室,暗夜紧张的心暂时得到了片刻的放松,眼睛开始疲劳,隐隐约约听见浴室里放水的声音,然后流觞走了出来,再次将没有穿一件衣物的暗夜抱起来走进浴室。

流觞将暗夜慢慢放进超大号浴缸里,让他趴在浴缸边缘跪厥在那里。然后撩起水慢慢的淋在暗夜的屁股上。“啊 ”暗夜痛叫了出来,太疼了。

流觞不管他,还是慢慢的将水淋在了暗夜的屁股上,轻轻的洗掉暗夜屁股上的血迹。可是这无疑是在对暗夜第二次用刑,撕裂的伤口被热水一洗,更是疼痛难忍啊。“啊 啊 啊 呜呜呜 啊 殇 痛啊 ”暗夜终于忍不住大叫了起来,他希望可以得到流觞的一点的怜爱。

“啪”流觞一巴掌打在了暗夜伤痕累累的屁股上“再叫句试试”威胁道。

暗夜很是委屈的赶紧闭上嘴巴。就这样忍着痛,手紧紧攥着浴缸,等到流觞清理完后,暗夜已经痛的趴不住嗯了,全靠着流觞按住他的手。、

流觞又替暗夜马虎的冲了一下,就拿过浴巾将暗夜包住又抱回到了卧室的大床上。暗夜就看着忙前忙后的流觞,鼓起勇气,拉拉流觞的衣服袖子,委屈的说“殇,我知道错了,以后再不敢顶撞你了,你 你 你 你就饶了我吧 ”

流觞看着暗夜的委屈样子,心里也是有点心疼啊,可是他的威严不容人挑衅。更何况是自己的情人?!

“现在知道怕了?好了 ,现在省点力气吧。等到晚上有你怕的时候”流觞假装没听见暗夜的祈求。

“殇……”暗夜还想说什么,却被流觞的一眼给吓得不敢再说话了。

流觞看着暗夜屁股上的青肿不堪还有一条条被竹篾打出的血口子,心里心疼可是心狠的流觞并不想就此放过了暗夜,身为世界黑暗势力的首领心软从来都是多余的。

“趴在这里休息一下吧,一个小时之后去你该去的地方,还有我希望再去之前你最好把牛奶喝了。”流觞说完就走出了卧室,只留下暗夜一个人光光的趴在了床上。 看来流觞真的没有打算饶了自己,也是啊 那次自己犯了他的忌讳会轻易脱身的?想到这里,脑子里有出现了他们相遇的画面。

补充

六年前

刚刚即位的暗夜,应邀来参加一年一度的黑暗会议(全世界的黑暗势力都会在3.15这一天来到法国的一个暗地来参加会议,将所有的事项汇报给主上)。本来不喜欢应酬的暗夜,并没有向其他人一样联络感情,而是自己一个人来到一个偏僻的地方,坐在那里喝着红酒闭目养神,而就是这一幅恬静的画面被站在楼上窗边的流觞看见了,这幅画面久久不能忘却。

“你是谁?”流觞来到暗夜面前,居高临下的询问,那股霸气令暗夜都浑身一冷。

暗夜看了他一下,然后起身没有回话便转身想走。

流觞从来不允许自己被被人这样忤逆,一把抓住暗夜的胳膊将他拉到自己面前“你是谁?”

暗夜的身手已经算得上是无人能及了,可是却在这个男人抓自己时却没有力气还手,就这样被男人擒住拉到他面前。慢慢抬起头冷冰冰的看着这个男人,这时他才发现这个男人长的真是高,自己186的身高在他面前还得仰视。白白的皮肤,大大的蓝色的深不见底眼睛,高高的鼻梁,还有就是全身散发出来的气质,这简直是从画里出来的人物啊,真是好看。

“看够了吗?”流觞似乎很是满意暗夜的表现,一丝诡异的笑意从嘴角流露出来。

暗夜被他这么一说很是窘迫,才想起来他的问题,用力甩开他的手“哼,你管的太多了。”

流觞眉头皱了一下,走进一步,低头看着暗夜:“但是足够管你了”,流觞也不知道为什么,从刚才看见暗夜的那一幕心里的就波纹荡漾了,在看见面前的老虎想要得到他的心理更是强烈了。

这时,会议开始的钟声想起,暗夜看了一眼流觞便大步离开了,流觞看着暗夜的背影,“我一定会得到你的”

各国的参议者都就坐了只等待主上的到来。

这时门开了,流觞就这样大步稳重的走了进来,环视了一圈,在中国的座位上看见了抬头正看他的暗夜,不愧是自己看上的人,看见自己还是这么的淡定。来到座位上坐下,翘起二郎腿,直接进入正题“在汇报之前我想先宣布一件事”看了看各国的首领,“我决定选出一位作为我的使者,如果我不在时他可以直接下达命令。”这时各国的首领开始沸腾了,这时多么大的权利啊,唯独只有暗夜在哪里静静的坐下,好像这一切都不管他的事情一样。流觞就这样玩笑的看着暗夜,慢慢起来来到暗夜身后,“暗夜,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的使者了”

所有的人都看向了暗夜,一个很具有东方气质的中国人。暗夜站起来转过身子,抬起头对上流觞的眼睛“谢谢主上的厚爱,我相信在座的各位比我有资格的多的是,还是请主上另选他人吧”

流觞听到这里,眼里的笑意逐渐冷却了,众人看着慢慢愤怒的主上,都替暗夜捏了一把冷汗。但是流觞却笑了,一把将暗夜搂到怀里,紧紧的掐着暗夜的胳膊,暗夜想要反抗,但是却被流觞的一句话“我想你不想你的组织被瓦解吧”给弄得愣在了那里,然后只感觉到胳膊传来的疼痛。流觞似乎很是满意暗夜的反映,有弱点。然后抚着暗夜的后背宠爱的说“好了,别闹脾气了。”这时在座的各位都很是惊奇的看着这一幕,然后看看他俩的动作和姿势似乎明白了什么。

流觞拉着暗夜走到了自己的座位上,拉着暗夜的手,对下面的人冷冷的说道“从今天开始,暗夜就是我的使者了,见了他犹如见到我一般。我不希望有听到任何不服的话。不然……”说道这里下面的人都感觉到全身一冷。 “好了,现在看是汇报吧、”就这样流觞牵着暗夜的手,坐在座位上听完了各国的会议。暗夜就站在流觞旁边,直直站了20多个小时,腿已经开始打颤了,流觞似乎当作没有看见般似乎又像是在惩罚他。

“汇报完了”听见这句话暗夜心里一轻松,终于熬到头了。

流觞看着底下的人们,又说了一句“既然都汇报完了,那么我们就开始算账吧”然后把目光投向了暗夜,“我的话从来不容人反抗和拒绝,哪怕是我的宝贝也不行”然后站起来,俯视看着暗夜。

“趴下”流觞盯着暗夜毫无语气的一句命令。暗夜看着流觞,“主上,想要教训我可以直接将我交给刑堂”

“我的宝贝怎么能让别人打呢,要打也是我自己打”流觞冷笑的看着暗夜。

下面的人就看着他俩的对峙,心里都替暗夜捏了一把汗。

流觞突然擒住暗夜,将其一把按倒在了会议桌上,嘴里还是教训的语气“越来越不听话了啊。看我今天不好好教训一下你”

“放开 放开”暗夜火冒三丈,身子也在抵挡,可是就这样被按在了桌子上,一点力气也是不出来。这时只感觉有人在接他的裤腰带,暗夜更加着急了:“你想干什么,放开我”

“啪 啪 啪啪啪”流觞看着还是不听话的暗夜,心里一火,狠狠的五巴掌甩了上去,“额”暗夜的屁股顿时感觉像是被烙铁运了一般,火辣辣的疼啊,疼到骨头里。可是自尊不允许他认输,还是拼命的动用可以动用得力量。右腿向后踢去,却被一脚更狠的踢了回来,“啊”只感觉右腿好像骨折般。从力度上来看,流觞似乎真的生气了。只是快速的接下暗夜的腰带,然后一用力“撕拉”一下,暗夜的裤子被撕开了。

暗夜感觉身后一凉 ,赶紧用手回去当着。却被一皮带抽了回来“啊”。皮带刚好抽在了手背上,顿时一道口子裂开了。底下的人都震惊了,看着愤怒的主上和趴在会议桌上,下身只穿着内裤却依然反抗的主上的情人——暗夜。

“道歉,我就打你60,要是还倔强,后果……”流觞冷冷的看着趴在会议桌上不服输的暗夜,警告道

“哼”暗夜硬气的不理会流觞,可是没有多长时间他就后悔了他的不回答了,在流觞面前硬气不服输都是不可要得,再硬气的人他都可以把你打成软脚虾。

流觞看着手底下的孩子,火气上来了,举起皮带狠狠的的落了下去.

"啪 啪 啪 啪 啪 "又是一连五下、

“额 额 ”暗夜被这撕裂的疼痛打的叫出了声,可是生来的傲气使暗夜马上又紧紧咬住了自己的手臂。下面坐着的人都吓到了。他们知道主上的狠毒,可是这还是第一次见到啊,只见暗夜的白色内裤上裂开了五道口子,鲜血流了出来。一皮带的威力原来可以这么大啊。对待自己的爱人都可以这么狠,更何况是他们?流觞今天当众打暗夜一方面是这孩子当众忤逆他,而是他要震慑所有的人——他的话从来不容任何人质疑。否则后果很严重。

“啪啪 啪 啪 啪 ……”屋子里只听见一声一声的皮带抽打在了肉上的声音,还有底下人们的唏嘘声。再者就是暗夜时不时虚弱的“嗯 额 嗯哪 额 ”。

六十皮带打完了,流觞扔掉皮带,看着内裤已经破烂沾满血迹的,屁股和大腿已经鲜血琳琳的,没有力气的趴在会议桌上暗夜,再看看底下人们的害怕的眼神,他知道自己的目的达到了。抱起暗夜,抬起暗夜的头,满脸苍白湿润的暗夜,不知道是泪水还是汗水,嘴唇已经被咬破了,手臂上也被他咬的献血琳琳。流觞知道自己下了多重的手,几乎没有人能忍下三十皮带的,可是暗夜却忍下了60.这让流觞更是确定了暗夜。可是他还是攥着暗夜的下巴狠狠的说“这次先打你60,记住这次的教训,也就是你吧,要是别人我会让他求生不能求死不得的。先休息一下,然后给我会卧室的刑房跪着去,然后每天去斯密斯大叔那里领30鞭子”

说完将暗夜抱在怀里,避开他的伤口,坐在座位上。“好了,散会吧”众人看着在主上怀里几乎昏死过去的暗夜,心里更是害怕的低头离开了这里——对待自己身边的人都可以这样,更何况是他们?!

流觞看见人都走了,抱着暗夜来到了二楼的卧室,放下他,看着床上虚弱的人,轻轻的抚摸着被冷汗打湿的头发。

“妈妈 妈妈 不要走 妈妈 妈妈 呜呜呜妈妈”暗夜似乎在做噩梦,嘴里焦急的叫着。紧紧拉着流觞的手,这样错弱的暗夜让流觞心里一疼。

流觞就这样静静的站在三楼的惩戒室里,他知道自己杀了林森的事情不会太久就会传导父亲的耳朵里。“铛铛,少爷,老爷的通路”管家敲了敲门在外面向流觞报告说。毕竟这间屋子只有老爷和少爷可以进入,别人一概不能进入。

流觞吸了一口气,打开了通路,顿时一面墙上出现了父亲。父亲还是那样,面无表情的脸。“爸爸”流觞单膝跪地,一只手臂放在胸前低头请安。

“说吧”约翰.福德冷冷看着儿子,话语还是不带一丝语气。

“儿子杀了林森”流觞如是说道。

约翰不说话,就是在那里坐着,闭目养神。

“儿子知道了”流觞看父亲不说话,便知道自己的惩罚又开始了。于是走进了浴室,洗了个澡,然后换上一条白色绸裤。在他们家里,家法是个很神圣的事情,惩罚之前必须先净身。流觞来到了父亲面前“请父亲明示”

91楼

“六号,一秒,一百吧”约翰很是轻轻吐出几个字,似乎眼前是陌生人一般。

“是”流觞低头应到,然后拿出遥控,按了几下,这时一面墙动了,转了一百八十度。这时出现了一个型架,这个型架很是奇怪。

流觞走到那里,将自己的脚分开固定捆绑在型架的两条腿上,然后对着右侧的电子仪器调了一下,又将一块板子安装在了机器的转轴上,然后将一块布塞到了自己的嘴里,流觞知道这次的惩罚很重,不知道自己可不可以忍下来,他不想大喊大叫,让自己的宝贝担心。然后拉开寄在自己腰间的带子,这时裤子松了,从后面耷拉下来一块布,这样正好露出了流觞的屁股,竟然还有这种裤子。流觞紧紧的抓着型架的扶手,一按上面的按钮,自己的双手就被铐住了。静静等了二分钟。仪器开始工作了。

“啪”一板子便扇上了流觞的屁股上。

“额”流觞身子动了一下,只见一道红印出现在了流觞的屁股上。再看看板子的大小,正好和流觞的屁股一样大。一板子正好将流觞的整个屁股都达打到了。

“啪 啪 啪 啪 ……啪 啪 啪……”板子一秒一下的快速的打在了流觞的屁股上,一点不给流觞喘气的声音。板子一下一下不停歇重重的打在了流觞的屁股上。十下之后,流觞的整个屁股已经肿了起来,整整大了一倍。

“啪 啪 啪 啪 啪 啪 ……啪啪 啪 啪 ……”板子还是一下一下的打在了流觞的屁股上,就看见板印一下一下重叠。板印慢慢变高,淤血。三十板子下去,流觞的屁股上已经红亮亮了,似乎在打下去,就要肿胀开了般。

流觞疼得受伤的青筋突起,可是他还是紧紧地抓着扶手,稳住已经发抖的腿。保持住体力。

“啪 啪 啪 啪 啪 啪 啪 …… 啪 啪 啪 ……”板子只是一下又一下的来回摆动。

“额 额 额 额 ……呜呜 额 ”流觞的屁股已经被打的出了血,冷汗顺着流觞的脸留了下来。

“啪啪 啪 啪 啪 啪……”板子并没有因为流觞的疼痛而减轻一点点,还是一秒一下的速度,还是那个力度。

“额 额 额 额……”流觞强忍着屁股上的疼痛,他知道现在父亲是怒了。毕竟林森和父亲有些交情,还救过自己,现在竟突然让自己给杀了,这无疑在越过父亲杀掉他的朋友,这是绝对不被允许的。

“啪 啪 啪……啪 啪 啪……”板子还在一下一下的重重的打在流觞的屁股上。

“啪”一板子便扇上了流觞的屁股上。

“额”流觞身子动了一下,只见一道红印出现在了流觞的屁股上。再看看板子的大小,正好和流觞的屁股一样大。一板子正好将流觞的整个屁股都达打到了。

“啪 啪 啪 啪 ……啪 啪 啪……”板子一秒一下的快速的打在了流觞的屁股上,一点不给流觞喘气的声音。板子一下一下不停歇重重的打在了流觞的屁股上。十下之后,流觞的整个屁股已经肿了起来,整整大了一倍。

“啪 啪 啪 啪 啪 啪 ……啪啪 啪 啪 ……”板子还是一下一下的打在了流觞的屁股上,就看见板印一下一下重叠。板印慢慢变高,淤血。三十板子下去,流觞的屁股上已经红亮亮了,似乎在打下去,就要肿胀开了般。

流觞疼得受伤的青筋突起,可是他还是紧紧地抓着扶手,稳住已经发抖的腿。保持住体力。

“啪 啪 啪 啪 啪 啪 啪 …… 啪 啪 啪 ……”板子只是随着仪器的指示一下又一下的来回摆动。

“额 额 额 额 ……呜呜 额 ”流觞的屁股已经被打的出了血,冷汗顺着流觞的脸留了下来。

“啪啪 啪 啪 啪 啪……”板子并没有因为流觞的疼痛而减轻一点点,还是一秒一下的速度,还是那个力度。

“额 ……”流觞的屁股上已经鲜血淋淋了,血顺着大腿向下流着,滴落着。流觞只感觉自己的屁股已经烂了,腿已经软的站不住了。

一百下打完了,流觞一下子趴在了型架的横梁上,已经没有一丝力气了。臀腿钻心的疼,慢慢吐出嘴里的布,粗粗的喘着气,轻轻一动下身是撕裂般的疼痛。可是父亲还在那里等着自己。流觞凭着自己的忍力,紧紧地咬着自己的嘴唇,慢慢的一按按钮,揭开自己的束缚,然后鼓起力气,慢慢的来到父亲面前“谢 ……谢父亲 ……赏罚”

“哼,这次就饶了你。下次不要让我知道你这么无理,不要为了一个弱点什么都可以做。再有下次……哼,好了自己休息一下,上药吧。”

“是,谢谢父亲”流觞知道这次是父亲的警告。流觞一看到父亲的通路断了,一下了跪倒了地上。屁股上的疼一波一波袭来,越来越疼。自己休息了一会,然后慢慢的站起来,一步一步的挪到浴室,忍痛清洗了一下自己的伤口,然后回到床上,自己慢慢的上了些药。就这样静静的趴在床上,休息一下。心稍微一放松,便进入了梦想。

等到醒来时,天已经黑了。他赶紧看看手上的表,已经六点多了,心里一着急,赶紧拿起床边的电话“喂,史密斯大叔,麻烦你去二楼让暗夜起来吧,然后给他上点药,让他吃点东西就休息吧。在告诉他我今天不会去了。”挂掉电话,心里一阵心疼啊,自己的疏忽一不小心睡着了,竟让自己的宝贝跪了四个小时。

就这样过了一个星期,暗夜每天都呆在屋子里,流觞一次也没有来过,有什么话都是斯密斯大叔来传达,当然流觞挨打的事情他是更不可能知道的。一个星期臀腿上的伤已经好的差不多勒,至少可以行动,慢慢的坐下了。正当暗夜站在窗边愣神的时候,突然有人从后面抱住了他,头埋进他的肩膀里。他知道是流觞,也只有流觞。两个人就这样静静的站着。

“宝贝,伤好了吗?”流觞温柔的问

“已经没事了”暗夜轻轻的吐出几个字。

“怪我打你?”流觞抬起头,将暗夜转到自己面前,直视着他。

“没有,我了解你。是我不应该不听你的话”暗夜面无表情。

“夜,林森是爸爸的朋友,是我的长辈,再说还救过我。我不能……”流觞看着此时的暗夜,心里有点心疼。

“不要说了”暗夜用手堵住流觞的嘴“我知道”

“好了”流觞然后语气一转,笑笑的对暗夜说“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暗夜想了一会,很是纳闷的看着流觞。

“你呀,好了,来,把衣服换下来,我在下面等你啊”流觞宠溺的看着暗夜,然后将一个礼盒递给了暗夜。

十分钟之后

暗夜穿着一身白色西装从楼上下来,惊艳了站在客厅里等着他的流觞。流觞来到暗夜面前,低下头轻轻的啄了一下暗夜的嘴唇,然后笑笑,“什么都不要问,只要跟着我就行了”然后拉着暗夜的手,走了出去。

打开门,暗夜惊住了。从门口开始一直到大门口的路上洒满了玫瑰花。而且前面还有一个百合编织成的一个屏风,上面有红玫瑰组成的“I LOVE U”,就在这时,突如其来的五颜六色的气球都飞了起来,然后带动的一个横幅从天而降“暗夜,你是我的唯一”。这场面好漂亮啊。暗夜看着这个场景,然后转过头看着流觞。

流觞笑着看着暗夜,然后在他脸上亲了一下,轻轻的说“宝贝,我爱你。生日快乐”

暗夜眼里慢慢的充满了泪水,低下头,调整了一下自己的状态,然后抬起头对着流觞灿烂的感激的笑道“谢谢你”

流觞拉着暗夜的手放到自己的心房处,认真的对暗夜说“不要说谢谢,你是我的爱人,我有权利和义务去让你幸福快乐。我说过我会让你幸福的。请你放心的将自己交给我。”

暗夜震惊的看着流觞,他从来都知道流觞对自己是认真的,虽然流觞很霸道,有着王者气势,不允许自己不听他的话,忤逆他,有的时候又对自己很是残忍,可是他知道流觞对他的心,今天听见这些话,暗夜真的惊呆了,他没有想过流觞也会说出这些话。眼泪慢慢留了下来,然后轻轻的点了点头。

流觞温柔的擦干暗夜脸上的泪水。

“啪啪 啪”连着三下掌声响了起来。暗夜和流觞都转头看想了门口。

流觞看见了来人,身子猛地一晃,然后慢慢的将暗夜向自己身后拉了拉,自己向前一步挡在暗夜,低头喊了一声“daddy”.暗夜听见流觞的称呼,连忙看了看走向他们的那个男人,浑身的冷气,愤怒的看着他们两个。身后还跟着两排保镖。

约翰走进他们俩,他看见了儿子的维护,没有说什么然后走进了屋里。流觞拉着暗夜紧跟着也进了屋子。

"爸爸"流觞拉着暗夜站在了约翰面前。

约翰抬起头紧紧地盯着暗夜。

流觞赶紧自己挡住暗夜,抬起头对上父亲愤怒的眼光“爸爸,请您不要伤害暗夜。”

约翰笑笑对着流觞“我说过我要要他的命了吗?你这么公开的将弱点至于明处,就凭这一点难道我不能杀了他,恐怕你自己也自身难保了吧”

“儿子犯的错儿子自己承担,但是我绝对会保护暗夜,不让他受一点伤害。就是您也不行。”流觞正式的和自己的父亲说着,然后又说道“暗夜不是我的弱点,再说就算是弱点,我也有足够的能力保护好我的弱点”

约翰看着自己的儿子,心里一阵赞叹:这才是他的儿子,这才是黑暗帝国的主上。够霸气,够自信。再看看暗夜,自己也是很喜欢这个孩子的,也许由他陪在自己的儿子身边也不错。当年因为自己的失误,自己的懦弱使自己遗憾了三十多年,也许可以在自己的儿子身上实现那种幸福和遗憾。

“暗夜?”约翰看着不甘心站在流觞躲着的暗夜。

“主君”暗夜越过流觞,来到约翰面前。

不错,够冷静。约翰更是喜欢面前的孩子。“流觞,不听话,一会帮我上家法。打他50鞭子”。

暗夜诧异的看着约翰,然后又是看看流觞,只看见流觞笑着看着他点点头。

“好了,我也累了,你们也该干什么干什么去吧。”约翰站起来要上楼,突然停下又对暗夜说“别忘了帮我管教一下那小子啊。不须留情啊,要是我知道你留情了,后果流觞自己知道”

“宝贝,太好了”流觞看着父亲已经消失在了楼上,一步上前抱住暗夜。

“嗯”暗夜也是幸福的点了点头。然后又对流觞说“主君并没有传说中的恐怖啊”

“这次得谢谢父亲了,谢谢他成全。恐怖?哈哈,谁说爸爸不恐怖了?你知道当初爸爸怎么帮我克服我害怕的东西吗?”流觞很是感激的说着。

暗夜抬起头,好奇的看着流觞。 从此两个人的不平等生活就这样继续了下去。(完)

1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