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M/F+F/F]【春泥】--生日帖,跟帖有红包&万分感谢癫小绵童鞋友情插图!(*^__^*) || 9571字

涵,是澄命令要来惩罚我的女主。

当我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不可抑制的和澄大吵了一架。

但是却如意料中那般,没吵出什么好的结果来,反而给自己带来更大的灾难。

我气愤,澄是可以这样把我随随便便交给一个人处置的。

我也难过在澄的心目中,我的地位原来不过如此。

我会像个东西一样,他呼之则来挥之则去。也会像个玩具,他喜欢了就来看看,不喜欢就会忘记。

我跟澄为什么会走到今天这步?我在心里一遍遍的问着自己。

傍晚,我去见了涵。本就不是朋友,所以没有过多的寒暄。

涵,倒也不是我想象中的那样像个女杀手似的冷酷。

相反,她的气质跟外表总让人怀疑她根本就不是个主动。

呵呵,大概是我习惯了澄的冷冽,所以回头看任何人都是温和而友善的吧。

简单询问了犯错的原因,涵便开口要我准备一下接受惩罚。

强烈的不适感促使我不得不去洗手间整理一下自己。

我是一个习惯于唯澄的命是从的人。所以除了澄以外,我反感与任何一个人对我的颐指气使。

当然,如果我够大胆一点,或者涵的背后站的不是澄。也许我会立马走出这个房间。

为了惩罚而惩罚,这是我所不屑的一种sp。我反感甚至厌恶极了。

所以今天我的心情一直都处于烦躁的顶端。我甚至想着一会涵打我或者骂我的时候,我会不会顶嘴,或者直接甩掉她的工具。

不过……好吧,还没发生的事就先不去想那么多。毕竟,也不是她自己愿意来的。

我走出洗手间的时候,涵已经取出了所有的工具。它们像一群高贵的艺术品一样光明正大的摆放在床。

涵走近我,坐下,指指自己的腿。我有点犹豫…

倒不是害怕或者害羞什么。只是实在没有接触过F/F,这样的感觉让我很奇怪,更何况,还是这种“奉命而来”的惩罚。

涵的手很轻,有着女孩子特有的柔软和温情。所以在这种热身下,挨几十下根本不是问题。

她自己也仿佛意识到了这点,于是在我几乎快要睡着的时候,终于改用了工具。

应该是种皮拍吧,我凭着触感在判断。

涵也或许是真的女主,力量和分寸把握的很到位。有那么一瞬间,我几乎把她当成是澄的手在耐心的受着惩罚。

…

这样的场景再熟悉不过了。

暗哑的灯光,清脆的音质。看不到鞭打的影子,也无法预测自己的伤势。只是像个木头一样一下一下的承受着,隐忍着。

不习惯叫出声,也怯于认错。疼了,紧张一下,然后立刻放松。脑海里除了给身体发号施令“撑下去”以外,根本无暇去想其他。

只是疼痛的来源因为不是澄,所以每挨一下都会有种莫名的压抑。令自己堵到胸口发闷,却又哭不出声。

这是被澄训练出来的一种习惯吧。感觉不一样了,怎样的sp就都不会是自己想要的。

疼痛,就只是疼痛而已…

--------------------------------------------------------------------------------------------------------------------&

我叫长夏。

我给自己取这个名字的时候,却是在一个很漫长的冬季。

S城像受到诅咒一样下了场空前的大雪。仿佛要覆盖所有的阴霾和潮湿。

我有一个很FBI的主动,苏澄。

更多时候我像很多小被一样会俗气的喊他哥哥。

澄有很多小被。这是我在认识他以前就知道的事。

她们像一群皇宫里的女人一样美丽却又孤独着。

她们也像一群孤儿院的孩子一样,渴望得到澄真心的怜爱。

我是她们其中的一个,所以她们的渴望的东西我也在深深的渴望着。

我要讲述的也许不止是一个单纯的M/F或者F/F的故事。

也许我要讲述的不是SP,就只是一个主动和被动的故事而已…

--------------------------------------------------------------------------------------------------------------------&

2010年8月1日

仿佛真的快要忘记他的声音了,一开始听到“喂”的一声还以为是打错了。

眼看就要脱口而出一句“不好意思打错了”的时候,突然被问到,“怎么想起给我电话了?”

我:你信不信我现在已经在SZ了?

他:呵呵,不信。

我:你信不信我马上就可以出现在你面前?

他:不信。

我:…那你信不信我现在在SZL?

他:这个…倒是有可能…

>>>>>>>

手机里到现在还保留着那条信息—

我在浦东机场了,好好照顾自己。

我忘记了当时是因为什么原因关的机,只记得看到那条信息时已是三个小时以后。

我只是望着那片小小的屏幕发了好久的呆。不知道当时在想什么。

也忘记自己后来又回复了些什么,大概是一路平安之类。

但我却不知道已经远在大洋彼岸的他是否会收到……

>>>>>>

那个八月,雨水很多,天气却一如既往的干燥。

地铁站里,我们相隔不远,然而却谁也没认出谁。

他的手机一直打不通,电话里总是不停的响起正在通话中的讯号。疯了……

夏日的烦躁让人耐不下心。

有那么一刻,我的直觉是他仿佛就在身边的。

但毕竟还没那个勇气单凭直觉就敢没头没脑的撞过去。

—在他的印象里,我已经是个冒失鬼了。但却始终还是想把自己最美好的一面呈现在他面前。

我承认,我是虚伪的。

即使他曾经说过,他喜欢我冒冒失失的状态,因为那样的我们没有距离……

>>>>>>

不曾忘记相识几年来他所赋予的太多宠爱,发自内心,源于真诚。

在他的世界里,我是快乐的,任性的,也是不可一世的骄傲的。

没有想过哪天这些会消失。因为他给的温暖是实实在在的。

他知道,我的身边缺乏安全感,所以他总是努力的给予我更多。

我的心里是感激的……

网络里,他是温和的,善良的,自信的,宽容的,阳光可亲的。

网络里,我是任性的,自私的,多疑的,小气的,不可一世的。

现实里,他是可爱的,美好的,温暖的,细心的,才华横溢的。

现实里,我是沉默的,阴暗的,胆怯的,极端的,郁郁寡欢的。

有时候连我自己也说不出,这样一个明媚与潮湿的对比为何会走到一起。

就像当初自己把自私强加到他身上来满足自己一样。

也许什么都说不清楚,就只是顾着眼前这样糊里糊涂的走感觉也挺好。

所以从来不去想以后的路……

-------------------------------------------------------------------------------------------------------------&

2010年6月1日

安静的时候突然想起梦里居然出现了他。可是终究除了这个,还是什么都想不起来了…

最后一次记录,5月17。

然后26号留言,没有回复。27号告诉我,他在坚穿美国中部。29号留言无回复。

今天只收到他一句,好好照顾自己…

2010年10月7日

我在L的文字里看到了他的名字。

我是不是太容易吃醋了…

即使我明明感觉似乎很没有必要的,也觉得自己有这样的反应实在是很无理取闹。

只是有时候觉得,我们之间…似乎是有点越来越远了…

>>>>>

我比较说不清的,就是不知道我们是什么时候开始变淡的。

只是自我感觉既然已经走到这一步了,似乎也是件没有办法的事。

这个圈子本来就像是受到诅咒一样,似乎每一对主被最终都是要以离别而结局。

我不是第一天在这个圈子混了,应该已经习惯了才对…

只是令我比较痛心的是,我和澄的离别却是来自于我对他的背叛。

曾经许诺再也不离开他,永远都只认他一个主动的人。

到最后,却亲自毁灭了这个誓言…

和太多人相比,我始终是不懂得珍惜的一类。我深深的知道这点…

即使我每天都在喊着会珍惜会珍惜~

>>>>>>

我是一个习惯于当自己处在一个难堪的境地时,就会把自己赌气般推向另一种难堪。

于是在和澄冷战的两个月后,我终于和另一个主动实践了。

我记得那天之前我还打电话给澄,本意是希望澄能够说两句狠话,威胁也好,决绝也好,只要他是想阻止的,我就会回头。

然而事实却往往不似想象中那般如意。当我说,你不是一直对我爱理不理么?现在你也不用理我了,我会去找别的主动时…

澄只是像平常一样,温和的没有一点色彩的说,你要是敢,你就去吧。

我就像赌气般很义无反顾的回过去:你看我敢不敢!

----------------------------------------------------------------------------------------------------------------&

因为是义气之下找的主动,所以没有很深入的了解。

我只是说,我想疼,你满足我就好,但你不是我的主。他说,好。

于是我们见面。

我们实践的地方是我和澄第一次见面的地方。我好像是刻意带他去那里的,为什么,自己也说不清楚。

他打开电视,找合适的频道。

我无所事事的坐着,看着对面镜子里的自己,没觉得和以前有什么不同。

偶尔脑袋里会想着,现在走也许还来得及。他不会拦我的,他也拦不住。

也或者下一秒,澄也许就会打电话来质问我现在在做什么…

呵呵,我真觉得我很傻,澄会打电话来么?

>>>>>>

实践的时候,我没有按他的吩咐趴在他腿上。

我讨厌跟一个自己不熟悉的人亲近。或者说,不是我主动的人亲近。

所以最后我选择趴在了床上。

像平时受罚一样,把枕头垫在腹部,PP高高的耸起,无处可躲…

他的技术实在烂的可以,似乎真的以为sp就只要打在屁股上就是ok的了~

但作为小被却永远都是挑剔的。

SP虽然只是疼,但如果疼的不舒服,不是地方,就会变得很烦躁,没有心情投入,更没有耐心再挨下去。

就像他的板子时常会打到大腿根部或者与臀线交接的地方。

往上一点,有时还会抽到腰部。

但是想想,本身也就是随便找来的,只是想堕落的放纵一回,所以也没有必要去要求太多了。

电视里的节目听起来有时会觉得很烦躁,似乎在这个时候要么抱怨对方,要么安慰自己。其他什么都是多余的了…

换藤条的时候,他其中的一下居然还打到了尾椎骨那里。

我终于忍不住了,要他停下。

我是不是应该庆幸他那个时候倒是没有用板子,不然我估计会因为那一下而瘫痪也说不定!

他站在一旁被我满脸的气愤怔的莫名其妙。

我开始沉不住气了,爬起来穿好裤子没心情再玩下去。

他问我,是不是打疼了?

我深呼吸一下,还是忍住了那股冲动。如果是以前的脾气,也许我会毫不客气的质问他,你到底会不会打人?不会打人就别在这个圈子里混!

但是后来,我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有点疼…不过我也累了,不想玩了。

这是澄教会的我要懂得尊重人,尊重主动的吧。

我记得当初澄第一次在这里打我的时候,技术也是不怎么纯熟的。

但是他打的很轻,很小心。

在管教和惩罚之间,他似乎更怕我受伤…

我还依稀记得那个时候,他只是打的微微有点红而已。

因为当时为了逃打,我骗他说我下午要去外地,会坐很久的车的…

澄嘴上说我PP没那么弱,但后来也只是适当满足性的打,并非真的惩罚。

我把头拼命的埋在枕头里,怕澄会看到我奸计得逞的笑…

>>>>>

我们离开的时候,我告诉那个主动,我不希望他把今天的事情说出去。

我始终…还是怕澄知道的吧。

在见面之前,一直冲动着,纠结着,嫉妒着,控制着,却也意气用事着。

然而在所有事情都在这种矛盾的心理下完成之后,我才终于开始后悔…

—原来背叛的滋味,并不是我想象中的那样甜美…

--------------------------------------------------------------------------------------------------------------&

2011年3月25日

那天,我站在街角。忽然就迷失了方向。诺大的城市人来人往,只是我一个都不认识。

抬头看阳光的时候,被一股晕眩刺痛了眉宇,我害怕的抱紧了自己。

那个时候,特别特别的想念澄。一股来自心底的伤莫名的涌入眼眶,我无力去反抗……

我只是忍不住想再看看我们曾经走过的地方而已。感受一下当初的温存,回味已然逝去的美好。

很珍贵。真的很珍贵。

我想,我是真的很爱澄的吧。那种爱,超乎了SP的兄妹范围。一直以为,我们只是很有默契的搭档而已。

然而这么久了,不舍丝毫未减。想他时的疼已成为一种习惯,难以戒掉。

就像SP,已经毒入攻心。

>>>>>

我一直不敢和澄联系,在身上的伤没有完全消褪之前。

然而不幸的是,那个像我一样会食言的主动,并没有帮我保守这个秘密。

第二天,风声就传到了澄的耳朵里。

澄自然不会原谅我对他的背叛。他掐着我脖子质问我的时候,像只发狂的狮子,让我以为自己随时都会死掉……

看到那样的澄时,我居然也开始心疼了。

但是和澄比起来,我又何尝不是一只骄傲的狮子。加上嫉妒心的驱使,我又怎么会那么轻易的就低头认错呢。

—如果你不和我冷战,如果你老早就向我解释你和L的事情。

—如果在实践之前的电话里你会狠狠的骂我一通,我又怎么会做出如此令你痛心的事情呢。

—我只是你的一个玩具而已,你想到了就会来找我,想不到就把我丢在一旁。

—你有拿我当你的妹妹么?

澄把我绑在长凳上,绳子的禁锢快要让我无法呼吸。他从来没有这样绑过我,他知道我怕那种被束缚的感觉。

他走到我面前,蹲下。从未感受到的冷酷让我不敢去直视他的眼睛。

他抬起我的头问我,你是怎样找到那个主动的?

我垂下眼帘,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这个问题。我好想已经意识到危险在逼近了…

“啪!”澄突然给了我一耳光。这是我没有想到过的事情,脑袋一下就懵了。

“我在问你话没听到是不是?!”澄的声音冷的让人发颤。

“是…在群里认识的。”我小声的回答。

“认识多久?”

“一两天…”

“了解他么?”澄的语气硬了起来。

我摇了摇头,“不了解。”

“啪!”又是一耳光。澄狠狠的捏起我的下巴,“不了解的人你就敢去跟他实践?!”

我闭上眼睛根本不敢去看澄。他是我认识的那个澄么?

我只知道,他是我从来没有见过的…

“你知道那是个什么样的人吗?”

“你知道我耳朵听到的那些都是什么吗?!”

“你是弱智吗!你第一天在圈子里面混吗?!!”澄用力甩开我的脸,转身去拿工具。

板子重重的落下,像是冰雹一样砸到身上。急促却又带着规律。剧烈的疼痛瞬间袭入全身。

前一天才挨的打,个别肿块都没有消褪,这样的疼痛谁受的了…

伤上加伤是每个小被都怕的,也是最无力承受的。

我几乎从第一下开始就忍不住的哭喊出声。

但是澄显然没有心情去理会这些,他只是用力的落着,一下一下。仿佛不是要将我打醒,而是恨不得那个曾经一再纵容和宠溺我的苏澄…就此消失!

我拼命的抓紧凳沿,不肯认错,也不敢。

我没有仔细去想澄话里的意思。因为我已经不确定现在的澄是否还会在乎我的感受。我只是想着此刻的他,一定恨透了我对他的背叛…

我的澄…

“我是不是太宠你了?都敢跟我叫板了是吗?”

澄用板子顶着我的头。下一秒,几乎是全身的力气…狠狠的落了下去…

我猛的扬起头,终于大叫着哭了出来…

原来在你的心里,那些冷漠,那些放纵,那些不闻不问,那些不理不睬…

全是你所赋予的宠爱?

一个曾经会因为我无故闹情绪而前来质问的人。

一个会因为我只是误会说谁谁谁也叫他哥,他就会立刻跟谁谁谁划清界限的人。

一个会为了保证我有足够安全感而不会让其他人喊他哥哥的人。

一个我即使犯再大错也会一笑了然的人。

一个我曾经因为内疚而主动请罚但是却不肯动手的人。

一个…曾经那么在乎我的人…

如果那些冷漠是宠爱,那以前的阳光可亲算什么?

如果那些放纵是宠爱,那以前的包容算什么?

如果那些不闻不问,那些不理不睬!都是宠爱…

那以前对彼此的在乎…算什么?…

算什么!!!

>>>>>

澄换工具的时候,我其实已经没有半分力气了。

或者更准确一点的说,我早从第一下开始就已经支撑不住了。

我尝试着想挪动下身体,却已经感受不到自己的存在了…

藤条的威力虽然还是锐不可挡,但和沉重宽大的木板比起来,此刻也似乎含蓄了很多。

我已经感觉到自己的皮肤开始溃烂了…

鲜血渗出来的时候划过那股滚烫…酥酥麻麻的。

像虫子一样毫无规则的乱爬…

我好像被打怕了。

以至于澄再次拿起板子的时候,还没落下,我就已经条件反射性的喊了出来。

身体下的凳子随着重量的偏向开始摇摇晃晃。

“喊什么!我还没打呢!”澄大声的呵斥着,随着板子的落下。

那个时候,我反而喊不出来了。我实在没有力气了…

“哥哥…救我…”

“还不肯认错是么?”澄的语气淡淡的,听不出任何情绪的变化。

我虚弱的趴在凳子上,感觉自己快要失去知觉。

“澄,我爱你。我没有想过要离开你。但是,对不起…”

“你觉得我还会再相信你么?”澄走在我面前,拨开被汗水和眼泪胡乱粘在我脸上的头发。“爱我为什么要背叛我?为什么?”

我努力的抬起眼睛去看他。可是却说不出一句话…

我在澄面前可以不必这样倔强和逞强的。我知道。可是为什么我没有办法把自己心里的怨气和怒气说出来?我没有办法告诉他我的小气和自私!

更何况,如今的他已经不在乎我了…我们的关系已经变了。

或者他本就从来就没在乎过我,连他自己都说过,以前的SP大多只是游戏,不是么?

“还不打算说是么?”澄再次回到我身后,抡起了板子。“我看你能给我撑到什么时候?!”

清冷的空间,仿佛全宇宙都要沉寂…

却突然像是快要刺破耳膜的净噪,伴着一下一下的抽打。

颤抖的,绝望的,悲伤的,歇斯底里的,喊着:哥——!

------------------------------------------------------------------------------------------------------------------&

我是被药水的冰冷刺醒的。身体的僵硬促使着脑海里当时只有一个念头,就是不能动。不然我也不知道会是怎样的疼痛。

我仍然是趴在凳子上的,只是少了绳子的束缚。

因为身体的瘦弱,胯骨处长时间恪在硬凳上有一股难以承受的疼痛。

我尝试想抬高点臀部可以平衡点身体重量。然而却发现包括双腿都已经是肿痛的了。

大腿处显然是被藤条抽打过的刺痛,让我没有办法再敢挪动分毫。

澄坐在床边,看到我醒来。命令我从凳子上下来跪到他面前。

我小心翼翼的撑起着身子,感觉到屁股疼痛的时候似乎连带身体都在不住的颤抖。

我跪在澄的面前,极力的控制自己。澄摁住我的肩,要我跪坐下去。屁股上的血痂似乎被这么一折腾又在意欲裂开…

我推开澄的手,顺着床沿往另一边快速的躲。仿佛在逃避一个魔鬼…

他不是澄。他不是…

澄愤怒的追过来抓住我,“我真的管不住你了是吗?你居然敢推开我了!”

他一把抓住我的头发到自己面前,“你TM敢背叛我,还有资格这样对我?!我哪个被动是你这样无法无天的!”

我惊恐的望着他,那一刻,我终于敢看他的眼睛了…

原来嫉妒也是可以带来勇气的。

“是,我无法无天,我无可救药。你的L听话,那你去认L做你的妹妹啊,你去疼她啊~”

“啪!”我的话还没说完,就换来澄的一耳光。

“你想气死我是不是!我有没有跟你说过我和L只是朋友!?你TM就为了这么点小事给我在那里一天到晚的闹!还背着我去跟一个不三不四的人实践!你就是这么堕落自己!这么颓废的生活吗?!!”

澄大吼着,急怒攻心,撕扯着声带,连嗓子都开始发哑。

“我怎样堕落是我的事,你要是不喜欢就离开!本身我在你眼里就只是一个玩具而已,不是吗?!”我似乎也开始不顾一切了。明明那些话说出来的时候,心里那么疼…

澄走过来掐住我的脖子,最初的力量似乎真的要将我掐死!

“你说的没错!你TM就是我的玩具!以前是!现在是!以后也是!所以你根本就没有资格背叛我!只有我丢弃你的份!!”

那一刻,我突然说不出话了…

我松开阻挡澄掐着我脖子的那只手,不想再做任何反抗…

澄也稍稍收着力,但眼里的愤怒并没有褪去。

我哭了。不可抑制的哭了…

“你就是我的玩具!以前是!现在是!以后也是!”

“你根本没有资格背叛我!只有我丢弃你的份!!”

这是从澄的口里说出的话。这是我的澄,说出来的话…

我问澄:“如果你真的那么恨我,为什么不离开我?”

澄粗暴的拽起我的发,脸上除了愤怒还是愤怒。

他说:“只有真的伤心了,失望了才会离开。而你!这辈子都别想离开我!”

他用了下力,我被一把推开沉闷的摔到地上。

“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的奴!你对我的称呼只能是主人!我不是你哥!我的妹妹已经死了!”

他跨过我的身体。这是他离开前留下的最后一句话…

—如果我们连信任都没有了,我们还剩下什么?

----------------------------------------------------------------------------------------------------------------&

那次过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澄对我的要求似乎也越来越严格。包括任何时候任何事,我都必须要在信息里告诉他。

睡觉的时候,常常会从睡梦中惊醒。

梦见澄在那天抡起板子时的样子。梦见自己被打的血肉模糊…

有时候会很怕接到澄的电话,担心自己又做错了什么事情而惹澄生气。听他说话会渐渐分不清何时玩笑,何时认真。

甚至怕见到他,和他近距离接触…

澄似乎也察觉到了我的异样,询问我到底怎么回事。

那个时候,他仿佛又像回到从前一样。那个阳光温暖,和蔼可亲的澄,好像又回来了。

我茫然了…

因为我好像已经习惯了乐极生悲的恐惧。

所以哪怕是理应放松的时候,我好像都会不由自主的紧绷着神经,唯恐自己一个不小心,下一秒就会发生变化。

什么都可以成为过去。但是什么都回不到过去了。

我深深的知道。

他是太阳。曾经的曾经,我唯一的信仰。

但是太阳本就是危险的。因为温暖到极致的东西是会燃烧的。

太阳的光也是我们这种身处暗黑角落的人所惧怕的。

所以远离他就远离温暖。接近他就接近危险…

那个夜晚,又一次噩梦的惊醒。

我发信息给澄。我说,我害怕你,我不敢靠近你。

澄没有回复我。但是从那以后,澄再也没有打过我。取而代之的,是一位女主。

她就是,涵。

-------------------------------------------------------------------------------------------------------------------&

我和涵的第二次见面,是和澄主被关系结束的两个月后。

理由是我没有听澄的话,无缘无故的手机关机。澄好几次都找不到我。

那天的雨也不是很大,但是却足以让人不方便出门而感到心烦。

高烧几天没退,晕晕乎乎的去开门。

澄的脸上看到的永远只是平静,抑或冷漠。反倒是他身后的涵,眼里有种读不出的纠结和无奈。

呵呵,不知道是不是第一次打我时的那个涵~

>>>>>>

第一次出现这样三个人的场面。涵的身上少了份初时见面的淡定和御气。她问我话的时候总是要顾忌澄的脸色。

我那时候才知道,原来涵,也曾经是澄的小被。

难怪她第一次打我的时候,我会感觉到澄的存在…原来,她本就是澄训练出来的女主啊。

我跪在角落里接受涵问话的时候,因为一直是沉默的状态,澄开始失去耐心的推开涵,自己上前问我。

他掰过我的头,语气强硬:“你知道你不说话的后果。我问你为什么会关机,听到了就给我回答!”

我急促的呼吸着,头脑因为发烧的缘故在晕眩中努力的寻找清醒。

“我……我以为你让涵来管我,所以你就不会再找我了….我、不想,让涵管我….”

“所以你就关机让谁都找不到?!”澄适时的接话。

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在说出那些的时候,会莫名其妙的哭。

但,我真的只是控制不住而已……

既然涵也曾经是澄的小被,为什么这次见面澄还是要命令涵来惩罚我?

难道就因为我说我害怕他,不敢靠近他。他就真的打算以后都不会动手打我了吗?!

我终于还是沉不住气了…

那一次我反抗了。澄要涵动手的时候,我转身跑了。

我推开了涵,从自己的房间里跑了出去。

我什么也不顾了,我要不惜一切代价打破这一切!

我奔跑着,即使明知道涵不会追出来。澄更不会阻拦。但是隐忍在心里的痛再也控制不住了…

澄,我恨你。恨死你了…

----------------------------------------------------------------------------------------------------------------&

2011年3月29日

多久了?我自己也快忘记了。只是不知道是时间还是空间的错觉,总让自己觉得似乎是很久很久的事。我好像很久没有和任何人联系过了。包括澄…

我把手机关了,怕接到澄的电话,也怕看到任何训斥的信息。一直放逐自己在外面流浪,不敢回家,怕澄会找到我。把自己伪装成人间蒸发的假象。

我就那样从涵的眼皮底下跑了。从来没有反抗过澄…他一定气坏了。

我好像自由了。但我却一点也不快乐。

没有了澄,生命就好像失去重心似的开始变得混沌不羁。

不是爱人,却像失去爱人一样,整个世界都变得空旷和迷茫。

有时也会常常在想,终究不是可以陪自己走到永久的人。

与其日后感情越深,分开的时候越生不如死。倒不如趁现在自己还能克服的时候,努力的接受。

澄不是我的全部,不会陪我走到最后。我知道,所以我努力的克制自己~

但是更多时候,想念是可以让人不顾一切的后果。

澄不是我排遣寂寞的利用品。想念,是因为喜欢。

不是老公,不是情人,不是爱人。想念,不止澄的阳光,澄的快乐,管束,疼痛,宠溺,或者包容。

想念,只因为是你……

------------------------------------------------------------------------------------------------------------------&

我回家的时候没有打电话给澄。那辆蓝色的车却那么熟悉的出现在我的眼前。

澄靠在车上很无聊的抽着烟,风把他的发吹的很懒散,像梦一样绚烂的有点不真实。

距离太远,我看不到他的表情。

只是那样的侧脸和很久以来的思念相互碰撞之时,那种碎裂的感觉着实让人心疼…

也或者是直觉还是感应。澄仿佛也察觉到了我的存在。

他几乎是转头的那一刻,目光就准确无误的落在了我身上。那种熟悉的冷酷和漠然…点燃了好多美好或者伤感的回忆。

有点害怕,也有点紧张。不知道澄是否还在生气,或者一看到我怎样都是气的。

我甚至想着他走近我的时候估计第一个动作就是给我一巴掌。

想着,就会害怕,不敢再向前。只是默默的站在那里,不知道该说什么,也什么都不敢说。

这就是纯粹的被动吧。在主动面前永远都是需要被支配的,否则就找不到自己的存在。

澄向我走来的时候,那种气势的逼近突然让我有种想要后退的欲望。

我好像太害怕承担后果了,或者真正做了坏事的人都会这么害怕吧…

澄会像上次那样狠狠的打我么?或者又会把我交到涵的手上。

我已经来不及想那么多了,因为澄已经抓住了我。他的眼神是冷漠的,但是眼底却透漏出一丝感伤…

是我的错觉么…

我有这么可怕么?…澄问我。

我望着他不知道该不该说实话…或者我自己也不知道。

只是无论如何我好像已经没有撒谎的余地了。我的表现已经出卖了我自己。

于是我说,有时候……会。

声音小到连自己也快听不到。

澄撇过脸,无力形容的苍白和落寞。他闭着眼睛好像在深呼吸,一如既往的清澈。只是眉宇间透出了一丝无奈和决绝。还有…疲惫。

—以后就不用怕了。从今天开始,你自由了。

我望着澄,突然不明白他在说什么。

自由?他是想说……

—过两天我就要回美国了。你的噩梦….终于可以结束了。开心么?

澄问我,脸上带着自负的笑。

那是澄的笑….我好想已经很久没有看到过了。

只是,为什么是在这个时候。

澄,我没有想过要离开你。从来都没有……

----------------------------------------------------------------------------------------------------------------&

2011年4月5日

澄走的时候没有告诉我,我是在醒来后才发现他是今天离开。

我用最快的速度换好了衣服出门,直奔浦东机场。

然而路上打开手机时才突然收到澄的信息:

我在浦东机场了,好好照顾自己。

时间是三个小时前…

我突然停住了脚步。不知道下一秒该往哪走。

三个小时前的信息,我到现在才收到…

如果我早一点看到信息,如果我还能在离别时见到他。

是不是什么都还来得及呢?

为什么要关机,为什么…

我坐在路边的台阶上,眼前的人流突然变得好多。

有方向,有目的的来来去去着,我不知道他们在忙什么。

世界这么大,路这么多。可是为什么却没有一个人是可以永远陪着我走的。

我翻出那条信息,点了回复。噼里啪啦的敲了一些文字,点击了发送。

直到屏幕上出现了一个大大的对号,告诉我发送成功以后,才放心的收好。

我拦了一辆出租车朝游乐场的方向开去。

等红灯的时候,车子里突然飘起庾澄庆的歌声。

那首《春泥》像被人设计过一样,适时的充满整个车厢。

迷雾散尽/ 一切终于变清晰/ 爱与痛都成回忆

遗忘过去/ 繁花灿烂在天际/ 等待已有了结局

……

那些痛的记忆/ 落在春的泥土里

滋养了大地/ 开出下一个花季

风中你的泪滴/ 滴滴落在回忆里

让我们取名叫做珍惜

漫天纷飞的话语/ 落在春的泥土里

滋养了大地/ 开出下一个花季

风中你的泪滴/ 滴滴落在回忆里

让我们取名叫做珍惜

让我们懂得学会珍惜

……

摩天轮上的那一刻,我许下了一个愿望。

丝丝入微的心疼还是不由自主的笼罩了过来。

哥哥,对不起,我把我们以前太多太多的美好…弄丢了。是我不好是我坏,我不懂得珍惜。

哥哥,我记住了你所说过的每句话,我会勇敢的走,不再迷茫不再彷徨。

生活必须要阳光,这是你说过的,我都记住了。

日后的路我一定会坚强的走。

快快乐乐的,带着你所期望的笑。

乐与欢喜,我只愿你一切都好。….

朗诵版链接:http://www.spank2u.com/script/forum/view.asp?article_id=14762223&IsInFrame=1

领红包链接:http://www.spank2u.com/script/forum/view.asp?article_id=14763605&IsInFrame=1

ps:我自己也不敢相信自己写的是篇生日文…所以最后的结论是:我果然不适合写原创>_<!

[本帖已被作者于2011年4月6日9时30分47秒编辑过]

我囧。。太急了,忘记了选择帖子属性。。。做成奖金帖了。。

呼吁哪位管理。。我把天空元转给你。。麻烦帮我编辑下好么。。万分感谢!

嗯嗯。。对的 我也这样想。。先这样吧

以下是引用 风雨不及微细尘 在 2011-4-6 9:35:00 的发言片段:

			这个贴嘛,关于玩具之说嘛,关于有些看似过分的举动嘛,不是我们可以理解滴。哈哈。什么叫周瑜打黄盖呢?如果细究起来,打就是一种伤害了,有的时候,感情的宣泻不会按常理出牌滴。不要认真啦,只要祝福啦!楼楼嘛,文章很美。其实楼楼很在乎澄啊,哈哈

唉 其实我想表达的是一个彼此在乎双方的概念。。但是双方呢又比较不善于沟通,或者说,直接性的表露出来。。呵呵 其实现实中有时候觉得自己就是这样的人。。心里有什么想法都习惯闷在心里,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怎么都无法说出口。。。然后主动刻画只想体现出一种信任的感觉,所以比较大度包容。。但是有时候被的心理就是很难理解的。。所以有时候的信任给人的感觉仿佛是不在乎的表现。。。于是就容易想东想西 后面主动的对白其实大多是气话。。。人在生气的时候本就是没有理智的,所以。。。

哎呀。。。自己也觉得很郁闷。其实回头自己看的时候感觉已经空空如也了,完全不明白自己在写什么。。似乎与初衷脱轨了。。囧

以下是引用 枫叶 在 2011-4-6 23:24:00 的发言片段:

			夜无声?LZ这个名字。。。汗。。。这个名字。。。


			好吧,虽然已经看过了,但还是顶一下吧~~~

啊啊?~~枫叶。。这个。。名字。。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