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都照不到的地方 || 1.1万字

(一)小偷
孩子是天使为了世界的快乐,忍痛滴下来的血液。

春日
和风小学操场
体育课

温柔的阳光撒在孩子们可爱的面容上,孩子在风中奔跑着,连脸上的汗珠都是快乐的。
突然,奔跑在队伍最前面的男孩子狠狠地摔倒在地上,并在地上滑动了一段距离,那孩子艰难地爬起来坐在地上,用手捂住膝盖,血液从他的指逢滑下来,男孩低着头,没有出声,阳光下,看不清孩子的模样,隐隐的可以看见他紧抿的唇,在场孩子们骚动起来。
一身运动服的李洋忙走了过来,他是刚从师范毕业出来的小伙子,亦是这个班级的班主任。阳刚帅气,甚至有些未脱稚气,他一脸焦急地蹲下来,轻声问道:“怎么样?不要紧吧?”
“很痛”那孩子仍然没有抬头
“班长在哪里?”刚接手这个班级的他还不能完全叫出孩子们的名字
“有,”带着眼镜的男孩走了过来。
“那就拜托你送他去一下保健室,”李洋扶起男孩,交给了班长,回头试图叫躁动的孩子们安静下来继续上课。

办公室
一杯热茶递到李洋的桌上,正在改作业的李洋一惊,抬头,年轻美丽的张幼妮老师正对着自己微笑,“6年级的学生怎么样?”
“恩,很好啊”李洋给了她一个微笑,爽朗得像个大孩子,
“李老师第一年职教就是6年级生,很辛苦吧。”张又妮问道
“嘿嘿,没有的事,其实当老师是自己从小的心愿,所以一点也不会觉得辛苦啊~”李洋说道
“还是李老师看得开,你知道我们的教导主任是怎么说的吗?”张幼妮夸张地用自己的手指将自己的眉毛挤到一对,学着那个半老头子的口气道:“教学啊,就想洗个热水澡,水热了自己呆不下去,太凉了又洗不干净,温温的最好~黑休黑休~”
“哈哈”李洋被逗笑了
这时,班上的几个孩子跑到李洋面前,上气不接下气地说着什么,半晌才明白孩子们的意思,班上一个孩子的学费被偷走了。
恩?李洋的眉头紧了紧,忙跟着孩子们走了出去

李洋赶到6年D班时,班上已经闹成了一堆,他快步走到被盗的孩子的身边,轻轻地扶着急哭了的孩子问道:“真的不见了?有没有好好找找?会不会忘在家里没有带来?”
“不会的,我早上明明看见妈妈放到我书包里的~而且体育课前还有的”
“不会是任熙干的吧?”不知道是哪个孩子说到
“有可能!任熙家很穷的!不是他还会是谁呢!”另一个孩子也说
“对对对!他那时侯他一个人在保健室,任熙有很大的嫌疑呢~!他体育课摔到肯定也是故意的!”大家你一句我一句地说着“对嘛对嘛,钱一定是任熙拿走的!哦!哦!哦!”孩子们拍着桌子怪叫起来
“同学们,请安静。安静下来”李洋挥着手,试图让沸腾的孩子们安静下来,不过好象没人听他说话,不过班上突然安静了下来,李洋正在诧异当时的变化,突然看到门边立了个孩子,脚上绑着白色的绷带,这是李洋第一次看清楚这个孩子的模样,过分清秀美丽得像个女孩的男孩脸上有着一双冰冷的眸子,只是似乎是很瘦弱的样子,皮肤也过分的苍白得不像个孩子。这时的孩子正冷冷地看着在场人老师和同学。

“小偷回来了。”不知是谁轻轻地说出一声,班上又开始沸腾起来
“同学们,安静,都安静。老师认为在事情没弄清楚前不该这样说,而且老师也觉得任熙同学绝对不会做也种事,”李洋走过来扶住任熙,在他身边任熙低下头,眸子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冷漠表情。
“可是老师,一定是任熙干的嘛~!”一个男孩站了出来大声道
“为什么呢”李洋问
“因为我妈妈说,这种事一定只有穷人才会做的~!”
“对嘛,我爸爸也这么说的。”
“这个```”李洋觉得有些哭笑不得
“。。。为什么大家都欺负我呢”沉默了半天的任熙低着头,突然开口道,(默儿:别问我为什么任熙这么漂亮还会被班里同学欺负,事实是这个阶段的小孩子们根本还没有什么审美标准,话说我小的时候觉得只要是男孩都是丑八怪的说,现在想起来挺寒的,而且这是个很现实的问题,在学校比较穷的孩子真的会受些欺负)“我家虽然穷,可是父母也是有教养的人,也不会容忍偷窃行为的。”一滴泪从任熙精致的脸上滑落下来,滴到地上,溅出一朵水花
“任熙同学,对不起,”看着那滴泪花,李洋莫名心头一酸,轻轻扶住任熙的头,对着班上的孩子说:“老师也觉得和任熙同学没有关系”不料任熙挣脱李洋的手,走到自己的位子上,拉出自己的书包,冷冷地道:“我知道了,你们可以搜身什么的。”说这把自己的书包往地上一扔。“而我。。”任熙又走到讲台上:“就脱衣服给你们检查好了。”
说罢开始解上衣的扣子
“任熙同学,没``”李洋想跑过来对任熙说没这个必要,可是他走得太急了,就面向地面一下摔倒了,随便还一把扯落正在脱衣服的任熙同学的裤子。
画面定格了,摔在地上的李洋老师和裤子被扯落到脚跟的任熙同学
无论那一个都很滑稽。
半晌后的暴笑,大得连隔壁班的老子同学都纷纷跑过来看出了什么情况。

办公室
“哪个任熙同学,今天的事,抱歉。”李洋对着坐在对面凳子上面无表情的孩子道
“你是指你让我走光的事么?没关系,反正我自己也打算脱光光的。”任熙冷淡说道`
“不单是,班上的同学们```。”李洋道“老师告诉他们。。”
“不用了,我会自己让他们知道我的清白的。”孩子的脸上露出有一丝坚韧,让李洋更加相信自己的判断
“老师师认为绝对不是任熙同学拿的。请给老师一些时间,我一定会证明的”
“老师,你真的相信我?”孩子抬头,眼中闪过一丝内似感动的情感。李洋抓住了那一丝表情
“恩,当然。”李洋点头
“即使我家里贫穷?”
“哈?你别想太多,今天就早点回去休息,明天就忘了这件事,开开心心来上学吧!”
“恩!”一直冰冷的孩子居然给了他一个微笑,好象真正的天使,他说:“谢谢”
“恩!”李洋觉得这个微笑比任何东西都叫宝贵

孩子的笑那么干净美丽,
可是孩子,
你为什么不笑呢?

走出办公事的门,从门逢里望了望还在埋头改作业的李洋,任熙眼睛里竟然有一丝得意不屑的笑意。
“还真是个嫩得很的老师呢。”说着,从内衣口袋里摸出一个信封,上面写着:6年D班,XX的学费。里面是厚厚一叠钞票,任熙数了数里面的数目,又看了一眼里面的人
“就那样直保持青春吧。笨蛋。”

黄昏散在美丽的孩子身上,孩子将一点面包屑丢给一只杂毛的野狗,孩子的眸子里是一望无及的寂寞,孩子起身走了,边走边踢着一颗孤单的小石头,杂毛的野狗吃完为数不多的面包屑,变跟在孩子身后走,走了好久,孩子停下来,转身,对狗说:
“笨狗,别跟着我,我什么也没有了。”
可惜狗狗听不懂,顿坐在自己脚边,发出呜呜的声音。
“真是只笨狗。”孩子抚摩狗狗的手那样温柔,就像他当时脸上的微笑一样。

不道二十平方的破屋前立着两个争吵的人,一个50多岁的老女人对着一个40几岁醉熏熏的中年男人在咆哮着
“任先生!已经3个月了!你们家的房租已经不能在拖欠了!”
“吵死了~!等我赢了马还会差钱你这点钱么!”中年男人醉熏熏地拿着一个酒瓶吓唬着要敲老女人的头
“你以为你这次又这样耍无奈就完事儿了么!!”老女人边躲边尖叫着,一点也不退让。
任熙无视那两人的纠缠,独自一个人开门进到破屋里,屋里没点灯,浑暗的,任熙将书包丢在地上,同时也将自己仍丢在地上,望着黑漆漆的天花板大口的呼吸着。
过了半晌,有跌跌撞撞的声音传出来,任熙一下坐起来,漠视着从门口跌走进来的中年男人。中年男人看了他一眼,没说话,扬头喝了口酒,喝着喝着把瓶子拿起来摇了摇,又把眼睛对瓶子口看了看:“什么嘛,已经没有了啊,喂,阿熙,去买酒来。”
“。。”任熙冷冷地看着他,没有动。
“那是什么眼神?”中年男人像任熙走了过来,不轻不重地用脚推了推他:“我叫你去买酒,没长耳朵么?”见任熙还是没动,便又上前去,狠狠的一脚就要踢过去,任熙却躲开了,站起来,移到并不宽阔的另一个角落,冷冷地看着他说:“不工作,什么钱也拿不出来,妈妈的治疗费也一样,还说什么喝酒?要买酒的话你倒是拿钱出来啊!”
“你这是什么态度?我可是你爸爸呀!”中年男人醉熏熏得对着任熙站得地方挥出一巴掌,任熙再次从他的掌下躲开,移到他的后面
“爸爸?”任熙冷笑一声“我从来就一个妈妈,而你不过是个垃圾!只会喝酒赌马的人算什么爸爸,就是因为这样,妈妈才会不得不早也工作晚也工作的累出病来!什么爸爸!背信的人!!”
砰。任父的酒似乎顿时醒了一大半,他丢了酒瓶,像任熙走了过来,似乎很平静地看着他:
“阿熙,现在这个社会,无论大人、小孩,不背信是无法残存的,人就是会背信弃义。”似乎是在瞬间,没有任何前兆,他狠狠地一把抓住了任熙,把他扯离地面,狠狠的一耳光过去!啪!!任熙被扇倒在地上,眼前有一瞬漆黑。有红色的液体从鼻子里流出来。
任父再次走过来,狠踢了任熙几脚,任熙抱着头的身体缩成一团,装着钱的信封有些褶皱地露出来,任父过来蹲下来要扯出那个信封,任熙却拼命爬起来地抓住他的手,叫道:“还给我!,还给我!”任父毫不费力地甩开任熙,从信封里扯出钱来数:“只有这些?还有没有?”说着又扯起地上的任熙搜,“住手!混蛋!住手!”任熙狠狠的挣扎,任父抓起任熙的身体,再重重将他撩倒在地上,再搜,边搜边挥着拳脚耳光
“没了,已经没有了!”毫无办法的任熙终于被逼出一丝哭腔,任父站了起来,走到一边坐下,无视在旁边坐着狠狠瞪着他的任熙,泪水在眼眶里打转,却倔强地没有滴落
“看什么?”任父一边数钱一边冷冷地说:“反正是偷来的,你一个小孩子放怎么多钱在身上干什么。”说着,丢给任熙10钱:“去给我买酒去。不管你是偷还是买,给我弄来!”看着还没动静的任熙,突然抓起身边的扫把,站起来,恶狠狠地说:“快滚!!”
吓得退了一步的任熙,一咬牙,抓了10块钱跑出屋去。

走出屋子,那只杂毛的野狗居然还在屋外坐着。也许是正当一阵风吹来,吹落了任熙久忍的泪,狗狗傻傻地盯着他看:
他狠狠擦了泪说:“看什么看?我的眼泪很贵的。” 任熙没有用那十块钱买酒,而是买两个面包,所以,今晚是不能回家的。
月光下,孩子将手中的面包分给狗狗,说道:“不可以白吃哦,今晚要负责当我的棉被。”
看着在吃面包的狗狗
任熙突然平静地冒出一句:“太瘦了,不然可以卖个好价钱了。”
如果狗狗真能听懂他的话,怕早就下得落荒而逃了。
在建筑工地的一个巨大水泥管里。美丽的孩子抱着一只杂毛的野狗,安静的熟睡着。孩子的身体总有一丝颤抖。

平静的早晨
除了写着“任熙是小偷”的黑板与突然失踪的任熙的桌椅。任熙冷冷地环视了周围若无其事的同学们,突然在阳台上它们,他也若无其事得走过去搬他的桌椅。也在他走进阳台的同时,一个男孩悄悄关上了阳台的门。
哈哈哈!!全班响起一阵嘲笑,哦哦哦!!孩子们兴高采烈地拍着桌面。
正当李洋走进教室,一脸笑容地问他的可爱学生们有什么好事时,看见了黑板上的字和被关在阳台上的默然的任熙时,一脸的笑容顿时消失,他一边开门放出任熙,一边责问道:“这是谁干的!”
“不知道啊!”
“我们不知道!”孩子们认真地说
“你们。。”太过气愤的李洋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哼。”任熙只是冷笑一声,踢翻了关他的那个孩子的桌子,飞身奔跑掉了,无论李洋怎么在他身后叫他。

任熙在天台坐了很久,直到听到了下课的铃声,任熙用力拍了拍自己的脸颊,换上了一脸温柔的微笑

圣心医院
402病房
“妈妈。”推开病房的门,任熙探出一个头来,很美丽的微笑
“阿熙~”美丽却虚弱的妇女勉强露出一点苍白的微笑,对着任熙招招手。任熙乖顺地走过来
“恩,妈妈的气色好多了呢,大概很快就可以出院了”坐到妈妈身边的孩子轻轻地安慰着病弱的母亲
“真的么?妈妈很开心呢,妈妈让阿熙和爸爸都操心了呢。”扶着任熙柔顺的头发,觉得儿子在听到某句话时身体颤抖了一下,变轻声问:“怎么了?
“没什么的 。只要妈妈好起来,什么都没关系的``”
这时
“林真的家人请出来一下。”母亲的主治医生对着任熙招手

“你母亲的情况真的不容乐观。”医生严肃地对任熙说“你的父亲到底什么时候能来?”
“对不起。医生,我爸爸他出差了”任熙急说:“什么事都可以跟我说”
“这样,恩,你尽快联系你父亲,你母亲的手术不能再耽误了。”
“医生,”任熙低下头,抿了抿唇:“手术费需要多少钱?”
“你叫你父亲先准备5万元。后期要看你的母亲的康复情况了。”
“恩。”

你叫你父亲先准备5万元。后期要看你的母亲的康复情况了。
你叫你父亲先准备5万元。后期要看你的母亲的康复情况了。
5万元。。
5万元。。

美可仪超市
收银小姐正要关上收银柜时,
“对不起,阿姨,可以帮我查一查这个东西么?上面的价格我看不清楚”一脸天真的孩子地递给收银员一包糖果,糖果上的价格被谁恶作剧的弄花了。收银员拿着糖果包在研究时,任熙盯着没关上的收银柜咽了一口口水,小小的手伸了过去,快拿到了,马上就拿到了。拿到了。最边上那一叠厚厚的百元大钞装进了自己的衣袋,呼,任熙松了口气,正在这时一只大手,抓住了他的衣领任熙回头,是一个穿着保安服装的中年男人抓住了他的衣领。
慢慢低下头的孩子,轻轻开始抽泣,用细弱的手背擦着眼角滑下的泪,保安看着这个‘险些’落入‘歧途’的孩子露出一些同情的目光,抓着他衣领渐渐松开,他对孩子说:“走吧,到那边去说。”
任熙似乎是很乖顺地转过身,一直楚楚可怜的样子,对着保安泪眼婆娑地说:“对不起”。然后他就撒腿飞奔逃入商场里面,然后回头对保安吐了吐舌头,微笑着:“我才不要。”
“该死!臭小鬼~!”被玩弄的保安向任熙逃跑的地方追去
就这样和任熙作了半天迷藏的保安,终于看见任熙正站在离自己不远的对面,冷冷地看着自己,嘴角扯着一丝嘲弄的笑意。
任熙所处的位子两边是货物架,后面是一堵墙,像一个天然的死胡同。
“呼呼你跑啊!”见鬼,这个该死的小恶魔!,居然让他跑得这么累?!保安有些恼羞成怒。“我看你往哪里跑!”他一步一步让任熙逼近,任熙却开始只是冷冷地看他,没有任何表情,见他不断地靠近,脸色却猛地惨白下来,身体开始不住地颤抖,脸上的惊恐欲滴,像一只尾巴被踩到的猫,终于,当保安正要抓住他时,任熙发出了很恐惧的尖叫
“不要啦!!”

画面定格
一个气喘吁吁保安摸样的粗大男人试图抓一个惊恐未定的美丽孩子。
周围的人越围越多,有一些窃窃私语。

“啊这个”在众人的眼光下,保安尴尬地移开正要捉住孩子的手,抓抓头汗笑道:“一个误会``呵呵呵呵呵”

任熙猛地从他身后跑出来,扑入旁边一位围观的妇女怀里,把头埋在她怀里,颤声说着:“姐姐救命~!保安叔叔好奇怪啊~~!”
已为人母的女人总是爱心泛滥的,何况还是这么美丽标志的一个孩子,最主要的事这个孩子还平白让自己年轻了很多岁!,妇女当下成了任熙最坚实的后盾,她抚摩怀里小孩的头,“弟弟不要怕哦~,来告诉姐姐发生了什么事~”
任熙一边用双手揉着眼睛,抽泣地说:“保安叔叔脱我的裤子,还摸我下面,好奇怪~!”猛一看,任熙的裤子拉练真的是被拉开的?!
“恩!?”不止妇女,周围的观众都一脸怀疑地望向那个保安。
“啊!!臭小鬼!你胡说什么!?”保安石化恢复后对着任熙大叫
“哇~~~!保安叔叔好可怕啊~~!”任熙干脆扯着嗓子大哭起来。

议论声越来越大,
“哈``什么啊!不是,那小鬼偷了收银柜里的钱!不信,不信你们看,”保安气急败坏地快速走过来,从任熙的口袋里搜出几张老人头,:“不然的话一个小孩子怎么会有怎么多钱?!”
“可是可是”泪水在任熙的眸子里转动,楚楚可怜的盯着保安看,:“不是叔叔自己说,只要我不出声就给我这些的啊```”

原来大人也是会像孩子一样翻人八卦的`

“真的是,说谎也要有水平些嘛~这么小的孩子要怎么从收银柜里偷钱嘛”
“你看那个保安人摸狗样的一看就不是好东西~!”
“就是居然想XX小男孩?真够恶心,还好我家阿毛被他盯上!”
“哼!以后也不会再来这里买东西了~!”
“那孩子真可怜,吓坏了吧”

在大家的议论中,情况似乎真的很‘显然’了!

回家的路上
“真是遇到可怕的事了呢。”李洋提着两个装满泡面的方便袋走着,一脸微笑地,对着身边一路沉默任熙说,如果他刚才没在那家超市买东西,还真的不知道自己的学生遇到了这么‘惊险’的事情,看到孩子苍白的面色,还真是吓倒了:“不过已经没关系了~不用担心了~”
“那个保安的下场会是什么呢?”任熙的头低着,看不清楚他的表情
“可能会被革职吧。”李洋耸耸肩
“是么。。”隐隐看见任熙的眉头颤抖了一下,“那真可怜。。”
“他对你做这种事你还说他可怜?”李洋笑了笑
“应该还有家人的。”任熙答非所问地轻声道
“恩```任熙同学是个很温柔的好孩子呢``”李洋温柔地抚摩任熙的头,微笑着说。
“老师。”任熙回眸躲开他的微笑,低着头问:“爸爸说,人都是背信忘义的。真的?”
“没那会事~,相信老师,人皆有恻隐之心的。”李洋停下来,握住任熙的双肩,坚定地说道
“老师为吃亏的~”任熙突然抬头,对着李洋明媚地一笑,美丽得像天使一般,转身,飞快地跑走了。
那飞纵欲逝的身影,竟让李洋心里一阵莫名的了然。

望着只有二十平米的破屋,李洋再次对照了手中的家庭联系薄,上面清楚的写着:任熙
“真的是这里?”李洋走进去,很礼貌地敲敲门,没人应,再敲了敲,还是没有应答,正当他转身欲走时,门开了,满脸胡渣的中年男人走了出来:“你找谁?”
很重的酒臭味,出于礼貌,李洋没有用手捂住鼻子,而是微笑道:“打扰了,我是任熙的班主任”
“找阿熙?他还没回来,”中年男人抓了抓头,转身欲关门
“啊,不,先生,我是想来和您谈谈的。”
“跟我?”男人想了想,侧身让出一个道来。

昏黑的小屋子,里面弥漫着哝哝酒精的味道,男人自己坐在椅子上,看报子,点了根烟,没怎么说话,气氛很尴尬
“啊,没看见任夫人?出门了么?”被晾在一边半天的李洋找出一句话
“病了,脑里长了个东西,住了一两年的院了”男人边说边吐口烟
“啊,对不起,我失礼了那个,”李洋觉得有一丝窘意 “啊,没关系了,”男人摇摇手,“哪个李老师,是否可以跟你借200块钱呢?”
“恩?”李洋,虽然疑惑,还是从衣服口袋摸出200元,递给男人,男人很快接过钱,嘿嘿地笑着:“那招呼不周了,我得出去一趟,”走了两步,又停下来回头说到:“哦,阿熙应该马上就回来了,您稍等了。哦,钱哪天叫阿熙还你。”
男人就这样走了,留下目瞪口呆的李洋和一间黑漆漆的小屋。

黑暗,光秃秃的墙壁上有一张全家福,可是上面的玻璃却早已经裂得不成形状了。地上乱躺着无数破酒瓶子和垃圾
烟味,
酒精浓度。
无论哪一种,都没有生气

李洋开始惊异

任熙
那个寂寞美丽的孩子
到底是生活在怎样一个世界里

一只老鼠突然飞快地从自己手上爬过,
惊的李洋猛地摔开它
李洋觉得自己快吐出来了,
他从桌子上拿起一团废纸擦了擦手,
突然觉得这团纸很奇怪
他疑惑地展开纸团。
然后他的表情定格了

不是什么纸团
而是一只信封
上面写着:3年D班,XX的学费。 黑暗中,中年男人浓重的呼噜声音,孩子的眸子里没有波动,他轻轻翻开男人的裤子,摸出里面的百来元钱,冷淡的声音
“居然用掉这么多。”任熙丢了父亲的裤子,把剩下的钱塞进一个玻璃瓶,玻璃瓶里零碎地有些纸币,上面稚嫩地写着:妈妈的手术费。任熙将它塞到了一块破砖头后面。又回头,男人睡得还很死,孩子眉头动了动,底底地骂了一句:“混蛋。。”

清晨
李洋进了教室走到讲台,对着全班的孩子扫视了一遍,最后目光停留在任熙上,他说
“同学们,今天老师有重要的事宣布,关于。。”李洋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个信封。然后他看到稍纵即逝的惊慌和诧异从任熙的眸子里流出,他打开信封,里面是几张纸币,他面色不改地笑道,“XX同学的学费已经找到了,看,一分不少,是初中部的大哥哥拣到交给老师的,恩,现在就物归原主了”
班上静了几分钟,有几个面红的孩子对着任熙说:“对不起,我误会你了。”
然后有很多孩子都纷纷挣着给任熙说:“对不起,我们错怪你了”
孩子比大人高贵的地方是,他们从不会吝啬一个道歉。

任熙抿着嘴,然后爬在桌子上哭了。身体一直在颤动着。无助得只是是孩子。

课堂在继续。
任熙的表情一直是那样淡淡的,他知识目不转睛地盯着李洋看,可惜,李洋没再看他,很认真的上着他的课。

李洋似乎是寻找了很久,才在天台上,找到任熙
那时侯的任熙,单单地望着天,夕阳撒在他的身上,似乎总是单薄瘦弱的影子。孩子回头,对着他狠狠笑了笑

“以后。。别做那种事了。”李洋说,他俊俏的表情中甚至有些不安。有什么能比硬生生揭人家的伤疤更痛呢,还是那个很小心在治疗中的伤疤。“任熙同学有不得已的苦衷吧,需要钱?”

“这世界上每个人都需要钱。”任熙很认真地说

“那也不能就去拿别人的啊。”李洋笑笑

“老师帮我掩饰又是为了什么呢?让我感激你么?”任熙也笑笑

“不,不是这个意思。”

“那些政治家,大老板还不是一样传黑心钱,和偷也没什么区别,老师为什么不去管了,”任熙冷淡地说:“说实话,我最讨厌你这种人,自以为是的慈悲家!吃饱了饭就整天摆个救世主的样子去同情这个,同情那个。”

啪!!
一记耳光
李洋愤怒了,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这是一个怎样的孩子说出的话?!

“偷窃又怎么样!”任熙的脸被扇得一歪,他狠狠回头,眼中居然聚满了泪:“我也知道这是坏事!可是我就是需要钱!可是没有钱妈妈就会死掉!所以,无论什么事我都会做,只要能救活妈妈!你知道什么!!”

李洋眼中又闪过一丝同情和后悔,他也知道任熙这样的孩子肯定是有故事的,他却出手打了他,任熙却抓住了着一瞬的神色,狠狠抓住李洋,大声哭喊着:“同情吗。同情的话就给我钱。同情的话就给我钱!同情的话就给我钱!!”

任熙哭喊着,一声比一声大。
一直以来,任熙哭都是那样怯怯的,低低地埋着头,任眼泪滑过他精致的脸,可是现在,眼神中的那股绝望,那样悲伤的大哭,像发泄什么东西一样的哭喊。

那是一个什么样的表情。。
像一只因风四散的蒲公英``

李洋背上的孩子安稳地睡着,密密的睫毛还有一丝泪痕,孩子梦喃里叫着:“妈妈妈妈”李洋将孩子往上托了托,望着前方的破屋,自言自语地说到:“马上就到了”

李洋礼貌里敲了敲门,随着几声听不懂的脏话和拖鞋着地声,满头乱发红眼的男人开了门,看到是之前借钱给自己的老师,男人对他哈哈笑了两声,就接过孩子
李洋说:“孩子有点累,今天让他好好睡一下”
男人打着哈哈说知道,然后关了门
李洋转身欲走,似乎听到重物落地的声音,李洋再听,好像又没什么声音,李洋摇摇头走了

猛地被摔到地上,任熙似乎是一下惊醒的。仔细一看,自己居然在家里。只记得前些时候是和李洋在学校的天台。难道是那个多事的家伙?没让他多久的回忆。碰!疼痛狠狠在胸口咬了一口,男人似乎是刚踢了他一脚。
“臭小子,钱哪去了?”男人点了根烟,吸着,一脸阴森地看着他
“钱不是你全拿走了么,怎么来问我。”任熙扶着地坐起来,不屑地转过头去
“妈的!花样玩到你老子身上了!”任何望狠狠丢了烟头,踩灭了,迅速咻咻地扯出腰间的皮带:“老子今天打不死你!!” 猛地被摔到地上,任熙似乎是一下惊醒的。仔细一看,自己居然在家里。只记得前些时候是和李洋在学校的天台。难道是那个多事的家伙?没让他多久的回忆。碰!疼痛狠狠在胸口咬了一口,男人似乎是刚踢了他一脚。
“臭小子,钱哪去了?”男人点了根烟,吸着,一脸阴森地看着他
“钱不是你全拿走了么,怎么来问我。”任熙扶着地坐起来,不屑地转过头去
“妈的!花样玩到你老子身上了!”任何望狠狠丢了烟头,踩灭了,迅速咻咻地扯出腰间的皮带:“老子今天打不死你!!”

虽然早就没有挨打的恐惧了的那双眸子似乎还是往后躲了躲的,无奈的是屋子的局限性让任熙没有逃跑的余地,任何望是很轻松地把他从地上提起来,然后再狠狠扔向屋子里唯一一把破藤椅。被藤椅撞到胸口闷痛一片,任熙从地上扶着藤椅站起来,还没站稳,又被父亲一脚踹倒在藤椅上,还想再爬起来时,父亲的脚已经狠狠将他的背踩在藤椅上,他感到父亲的冰冷的手从他的后背下方探入,在寻找扒掉他裤子的途径,他扭动了一下,甚至很违心地带着哭腔叫了他一声平时很鄙视的词汇:“爸~~”当然知道这无济于事。他知道那个人是不会轻易放过他的,接着刺裸的臀上已受到的一下狠狠的击打,耳朵里听到清脆的皮带抽打皮肉的声音,疼痛,那可怕的、从小咬啮到他的骨头里咬啮了他的灵魂的痛,然后皮鞭声不断地响起来,那种可怕的声音,从第一次挨打,吓得他多年以后,一听到鞭打声还会发抖的声音。
皮带撕碎他的皮肤,每一下都在他臀上割裂一条一厘米宽的长长的口子,任熙挨了十几鞭,任熙一直就不是个可以坚强得能够容忍这样巨痛的孩子,所以他惨叫。狠狠的惨叫。最后惨叫声已变成混乱的哀求声:“别打了别打,别打别打别打!别——打!
然后一只大手把任熙从椅子上拎起来,扔在地上,嘲弄地看他:“服不服?恩?”
任熙全身颤抖,顾不上提裤子,只是缩成一团,但是点头,一次又一次点头,点头,不断地点头。
“那么,钱在哪里?”男人将手中的皮带弄出吓人的声音
“钱在```在在”
在了太多次,任何望不耐烦了,后面的两皮带是对着任熙的脸抽下去,在任熙帅精致的脸上狠狠留下两道赤红的吻痕,任熙跌倒在地,再也没办法爬起来,他轻轻喘息着在颤抖,男人似乎是在安静地默视他,接着他冷冷地说:“在装死么?!”半晌后,他再听到皮带从头顶下来的风声,他厉声尖叫:“我错了我错了!钱在右墙角后面”现在只要毒打停止就好了。。可是皮带却再一次抽下来,他除了惨叫,再也无法发出别的声音,就算他求饶,也没有用,那个男人根本不在乎他是否求饶,皮带一次次抽下来,冷汗从他头下直淌到眼睛里,可是硬是没有眼泪,他瞪大的刺痛的眼睛,眼睁睁看着面前的地面上,渐渐溅上血点,那血点越来越密集,最后他眼前一黑,终于得到平静
男人看了一眼昏死过去的任熙,将手中的皮带扔在地上,走过去,将墙角的玻璃瓶找出来,狠狠往地上一砸,随着纤体破碎的声响,玻璃瓶粉碎在地上,形成一个夸张的图案,男人很快地从地上拣了钱,数了数,轻笑道:“这小子居然这么‘有钱’”
然后一把将它们塞到自己的裤袋,就走出了屋

黑暗

醉醺醺在小屋的床上呼呼大睡的中年男人
缩坐在墙角,把头埋在膝中,环抱着膝盖,片体鳞伤的孩子

破碎的玻璃瓶连同什么一起破碎掉了

孩子突然狠狠地抬头,狠狠地望那个烂醉的男人,狠狠地望满地的酒瓶。
狠狠的
狠狠的。。

从宿醉中被浓烟弄醒的男人吃惊地发现自己竟然身在一片火海中,离自己几米外,在安全区的美丽孩子,正用得意的目光看他,那是淘气的天使恶作剧得逞的微笑。
很快,他被救急的消防队员拖出火海,头发被烧焦,衣服也只剩些碎片。他发疯地走过去,抓住那孩子,一巴掌将他倒在地:“你竟然```想杀了我?!”
几位警员相继走来,
“。。”在地上的孩子的对他一个奇异的微笑,突然,他跑到男人的前面挡出他,泪从他明澈的眸子里流出:“对不起,警察叔叔,爸爸他不是故意的,因为房东太太老是来追要房租,爸爸才会心情不好喝醉的,他没有故意要纵火的意思!”、

几位警员诧异了一下,互相讨论了一下,为首的两个人走上来,扣上任何望把他口上了警车,任何望老大的嘴张着不能说出话,一个警员拿出对讲机道“喂,已捉到涉嫌醉酒纵火的嫌疑人,下面将带他去进行酒精测试。”

任熙却拼命抱住了警员的腿:“求求你~请住手,别抓我爸爸,爸爸是个仁慈的好人~~!所以,请不要抓他,”警员看看满脸泪痕的孩子,那样悲伤惊惧的神色,弱弱地抱着他的手,苦苦地求他,他坚实已久的心,居然有一丝闷痛,可是他还是扯开任熙的手,上了车,让车开走了
任熙一直苦苦地追着车,哭喊着,然后狠狠地摔倒:“请不要抓他走~不要捉他~!爸爸~!爸爸!!”
车上的任何望拼着命说自己是冤枉了,可是在车上却明显地测出他很高的酒精用量,被强行打了镇定迹的任何望昏睡过去。可是每个人肯定了孩子的说法,车上一位警员同情地看着车外让人怜惜的孩子,他是在怎样的情况下,用自己稚气的做法拼命地救他的父亲。大家都想:这种人居然有一个这么乖的孩子!真是可惜了!!

望着越走越远的警车,任熙的未干泪痕的眸子瞬间恢复原有的一丝无法言明的冷默:“在妈妈好起来之前,你就在监狱待着吧,笨蛋。”

周围依然响着消防车的警笛,巨大的火舌吞噬着孤单的小屋,有人在围观,有人在尖叫。消防人员还在抢救着什么,其实,,每个人都知道,什么也没有留下。

人都是会背信的。

红色的火焰明媚的孩子的脸
那样妖艳的颜色
美丽的孩子
嘴角牵动起一个近呼残忍的微笑。
圣心医院。
“对不起,给你添麻烦了,”林真虚弱地对面前那个男人说
“那里的话,我们都是一家人。”中年的男人摇摇手“只是,阿望那家伙太不争气了,被判了5年。如果我不管,你叫你和阿熙怎么生活呢?”
“大嫂又要生气了吧”林真垂下眸子
“没那会事,阿熙是个乖巧的孩子。从你不顾爹娘反对离开家这么久,我这个做大哥的也没能帮你什么。”
“大哥我。。” “算了算了,以前的事都不要提了,可惜,家里的事都是你大嫂在管,不然我早就把你们接回来了。也不回等到现在了”
“那,阿熙就拜托你了。。”
“啊应该的你好好养病。”
——————————————————————————————————————————————————————————————————
似乎是很好的天气,天透出一点点透明的蓝色,像孩子清澈的眸光一般。
密细的睫毛遮住了美丽的孩子半垂着的眸子,看不出一点内心的神色
汪~!汪~!身后突然传来两声犬鸣,一只杂毛的野狗飞奔着向他跑过来。
孩子回头站住。一张明媚的笑脸。
狗狗在他身边乖顺地匐在地上,发出细细的呜声
“笨狗。。”任熙弄乱了狗狗头上的毛,一脸温柔的笑“还是要跟着我么?果然你比人类高尚,怎么也不会背信的,你说是么?不过你完全不知道自己的处境呢。。”
任熙起步,将身上的书包挪了挪,狗狗慢慢地跟着他。他也不管,似乎是真的在跟狗狗说话。一边走一边说。
“这次是真正的寄人篱下呀,寄人篱下的人的寄人篱下的狗,很饶口是不是?”任熙笑了,忽然停在一栋高大的建筑。他迷着眼望着那美丽的房子。透过那倒紧闭的大门,他用手指拨了拨,遮住他视线的刘海。

突然,大门出来一个穿着粉红色洋装的小女孩,本就平淡无奇的模样现在更是被扭曲得有些古怪,高高得挑起眉,和她高高束起的小辫成了一对,她冲着任熙说:
“我可不承认你进我家!跟纵火犯的儿子一起住,在学校会被人怎么看?一想到就恶心!!”
任熙冷淡淡地望着她,一句话也没说。
“那是什么眼光?”女孩翘高了鼻孔,上前推了任熙一把“想在我家借住,还敢跟我叫嚣?”
呜!!汪!!汪!!狗狗看见主人被欺负,马上裂出牙齿,对着女孩发出呜烈的施威声。
“呀!!”女孩吓得摔了一交,大哭着退爬了几步。
“怎么了?小玲?出什么事了?”一个衣着高贵的中年妇女听见女孩的哭声,急走了出来,女孩一下扑入妇女的怀中:“妈妈~!任熙他!!他让他的狗咬我!!”
女人一边查看着自己的女儿到底有没有伤着,一边抬头看任熙,
用一种冰冷的眼神。
任熙也就那样看着那对母女。
用另一种冰冷的眼神。————————————————————————————————————————————————————————————

午饭时间
从门逢望了办公室一眼,确定李洋在里面,林玲吸了口气,一脸微红奔进办公室。将一个热腾腾的便当放在他的桌上,说到:“这是请老师吃的~!”
然后就飞快的跑了
“呀``”还没回过神的李洋楞了楞,一脸傻得可爱的表情
“呵呵`李老师的魅力无比啊~!”张幼妮打笑着说

————————————————————————————————————————————————————————————
“呀~!任熙居然有带饭盒?!”班上的一名男孩像发现了新大陆一样。
“也``!真的也~!以前不都是啃面包的么?”大家围到任熙桌子边上来,任熙只是抿了抿嘴没有说话。
“说起来,任熙现在好象是住在A班的林玲家也~!任熙~你们是什么关系?”
“任熙,给看看,你的饭盒里是什么?人家林玲家很有钱的,很多肉吧~!”一个男孩不由分说地抢了任熙的饭盒,这时,一直沉默的任熙猛得站起来,大声叫到:“快还给我!”
“抢不到~抢不到~!”男孩一边跑一边叫,见任熙并没扑过来,便猛地打开任熙的饭盒,“哈哈!什么嘛~你们看,是白饭!全部是白饭~!”
任熙站住了,低着头,紧抿着嘴,身体有一丝颤抖。
“喂~别太过分了~要哭了啦~!”不知是谁,低低地说了一声。
“好嘛好嘛,还给你,什么好东西。”男孩兴兴地走过来,甚至有些不安。“喂,任熙?”
“哇!!”在任何人都没预料下,一个拳头,伴随着杀猪般的惨叫。猛地砸在那男孩的鼻子上,鲜红的鼻血掉了下来,饭盒落地,当的一声。盒中的白饭撒了一地。
“。。”任熙冷冷地扯了扯嘴角,转身飞奔离开。

端着手中的盒饭,李洋甚至有点不知所措,突然,他就看见了,在天台上,那个一直孤单的望天的美丽的孩子。。。
任熙同学~”
李阳似乎挥动的是早上从林玲那里得到的饭盒,任熙眯着眼睛看他,那表情庸懒得想一只猫,突然,一阵奇怪的声音从某个地方响起。
咕。。。。。。

“谢谢招待,”任熙拿着筷子对着李阳拜了拜,突然很正经得问李阳“老师的午餐没了,没关系么?”
“恩~本来老师就打算是要去吃拉面的”;李阳笑笑
“呃```那还真失望,”任熙夹起一块小香肠往嘴里放,
“啊?”
“因为再等一下下就有拉面吃了。”任熙对着李阳,很美丽的一个笑容。
“你还真是不懂得客气啊~” 李阳笑着揉乱了任熙的头发

放学后,
猛得被推进厕所,撞在墙上任熙觉得有些晕。透过刘海的缝隙,他可以看见对面的三个人,两个初中部的学生,和一个小学部的学生,很巧的是,那个小学部的人,正好是今天早长和自己发生争执的那个男孩。
猛得往任熙肚子上放了两拳,一个初中部的学生的抓住了任熙的头发,把他狠狠地拽起来,那男孩一脸得意的笑。
“咳咳``”任熙闷咳了两声,
“任少爷~不好意思~今天弄掉了你的饭~我要好好赔你才行的”男孩从口袋里拿出一个鸡腿,“来,这个鸡腿请你吃~”男孩将鸡腿往地上一丢,说道:“哎呀,不好意思~掉到地上了,不过很适合你呢,带着厕所味道的鸡腿!”
男孩拿着手中的鸡腿拼命向任熙脸上趁。猛地看见任熙冷冷的目光
“别用你那种,眼神看我,我好怕,”说话间一记耳光甩在任熙身上“真的很怕的!”
任熙对着他,邪邪一笑,吐出几个字
“也•就•这•点•本•事•”

可悲的人啊,
除了暗地下手什么也做不了的人。
你也就这点本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