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分岑寂---- 落落夕拾(转) || 1.1万字

这所北方还算知名的大学又在眼前,我再次走近校门,想着这学期的课程,喜欢的专业却不爱学习,爱学习的专业,实际上好像并没有多喜欢。

喜欢中文,却喜欢学经济,来了大学将近一年多,才知道,喜欢和学习原来说的是两个事情。

无所谓,不能更改志愿,却可以安然的接受,给生活增加滋味,这学期,辅修的经济学。

上学期,和一贯跟自己暧昧的大学辅导员——丞,搞在了一起。我一次次的警告他,不许勾引我,结果他不可能听自己学生的话,还是和我厮混在了一起。

为了他的工作和我所谓的好好学习,我决定暂时不要公开,也喜欢这种茫茫人海仿佛不相识的暧昧。说我们师生恋太俗,其实有人的地方就有爱慕,这是我们人类的本能,只不过校园环境为我们提供了某种话题,去取代我的正常感情,但是取代不是掩盖,再我一次次的闯祸和不羁的种种行为下,丞不得不和我接触,到最后得出一个师生恋的结论——我爱丞,丞也爱我。

我们也是正常人,也要有正常人的感情。爱情约等于激情,激情约等于〖一.夜.情〗。所以爱情约约等于〖一.夜.情〗。太天荒地老的语言,往往禁不起消耗。我告诉丞,我们尽量让彼此快乐,丞爱极了我洒脱和热情,口口声声的要娶我,但是院长说还是尽量让我先完成学业。

于是这次回来,又多了一些牵挂和欢喜,还有种在众人眼皮底下偷情的刺激。

我不喜欢老师这个称谓,道貌岸然,巧舌如簧。

去丞的办公室和他打了招呼,告诉他我已经回来,顺便签个字,不要记我晚到。拿走了寝室的作息时间表和女生这边的课程表,亲了他的嘴唇,告诉他,明天上课见。

因为当晚我有一场超级party,假期敲字的稿费赚到了手里,这是我的私房钱,拿了一笔数目准备开学前的轻松时间里带这帮姐姐妹妹分享我的快乐,市场经济,也带给我小小的利润。画圈的,描点的果然是头脑发达的领袖,发小财让我屡试不爽,欲罢不能。

是的,想起玩耍,是那么的美丽和灿烂。

晚上天黑之前,我在这个城市的比较好的老牌子酒店请姐妹儿们填饱了肚子。但是自己只吃了凉拌的青椒,看见太多美味的时候,我总会有点莫名的害怕。我想好戏在后面。于是我们去了SO. S.我开了中包,足够我们连吃带喝带撒野

我看见这时的大家已经酒过无数,啤酒瓶子扔了一房间,七零八碎。反正我是轻度的眩晕了。

我喜欢放肆,零束缚对我来说是最好的快乐。

“用牛奶服下,我哥说没关系。”那姑娘很自信的说。

说实话,我头一次看见夏娃诱惑这样的药,药片都那么的可人,我想知道这东西有多么的HIGH,反正今天难得高兴,于是要来一箱特仑苏,我永远的大脑简单,SO.S的监控是不是看见我们的胡作非为了我不知道,就这个时候,有人问这包间的东家是谁。

我精神恍惚但也很开心的告诉他:“我啊,怎么了?”

有俩拿警棍的保安像模像样的把我们一群人带到休息室,问我是哪个学校的,我浑身酒气的告诉他:“关你P事,穿身绿看你就来气。”

一个保安显然由于我的不敬,给我使出社会那套,居然踢了我一脚。我刚用嘴想和他母亲发生肉体关系,被比较有理智的同胞拿下。

同学里的一个班级干部个丞打了电话,10分钟以后,丞开着他的宝贝迅速赶来,看见狼藉一片,问谁请的?我笑着说:“老师,是我。”说完还用挑逗的眼神借着酒劲看他一眼。

只记得他跟着保安和管理人员在走廊里来回的走啊走啊,终于可以带我们回去了,清醒的和不清醒的混坐一辆出租,省的下车只打表不给钱。我没坐丞的车,让那些喜欢巴结的班干部去坐吧。

一路折腾下来,出租车走到校园门口我就开始哇哇大吐,胃里翻江倒海,每吐一口,就像抽水马桶抽水后再往上反起一阵,痛苦难带,我心想,今天开学我是乐呵透了。

丞让所有的人都寝室去,好好休息,还好开学第一天课不多,明天午才有课。

我也跟着往回走,拉着一个一直好心搀扶我,但不嫌弃我脏的人的胳膊。

“你站住。”丞叫我。我自己偷偷的笑笑,之后转头说:“好吧。”然后对一队人马说:“帮我把包拿回去。”

大家莫名的离开,没有人知道我们的关系。大家以为,我要回公寓住,不回寝室了,公寓比较舒服。

等大队人马走远,我看着这个比我大7岁的男人,夜色下显得有点苍老,我突然醉醺醺的觉得他怎么有点有失活力呢。蓦然间看见他对我鄙弃的眼神,本来酒后理智不多的我大声问:“你看什么?!你嫌弃我?!”说完心疼了一下。手扶着膝盖弯腰控制着我还是没吐干净的胃。

被自己最爱的人厌弃是最最悲哀的事情。

丞把我拽上了他的车,拉我回了他的公寓住处。进了门我开始放水洗澡,用了多多的浴液,洗净我的酒气,灌了不少的凉茶,心里胃里都舒服些。头好像也没那么晕了,只是胃里空空的感觉。嘴里满是苦涩。

小心的穿好衣服,问丞:“你有什么吃的没有,帮我弄点粥吧,你会么?吃完我回自己公寓睡觉,头还是有点晕。”

丞看着我,沉默。

“去,把手扶在吊铺的护栏上。”丞的公寓,一个卧室,一个书房,书房的床是吊铺,上面是床,床旁边有高出的低矮护栏,下面是他的电脑桌,还是摆放各种资料和教材的的书架。

“嗯?干什么?”我不解的问,眼睛依然半张不张,刚才开心的情景记忆犹新。

“你少废话,快点。”丞开始面带愠色。

我把手扶在吊铺的护栏上,我高挑的身材让我的动作轻而易举,吊铺到地板,居然和我的身高一样。

我没有力气的扶在上面,把头搭载抓着护栏的手臂上。有种想睡觉的感觉。

“你喝了多少?”

“你问哪种啊,阿丞老师?”我迷迷糊糊的开着玩笑,忽略了他解下皮带的动作。

突然感到下体一阵凉风掠过,丞在瞬间扒掉了我的运动裤。“啪!”的一声,他把他的皮带抽在了我刚被他扒下裤子的屁股上。

“啊~~~!你干什么?你打我?!!!”我赶紧放开护栏,自己提着裤子,愤怒的看着这个男人,我的老师,我的情人,我的未来老公么……?

“给我扶好!”丞没有了一丝往日的温柔和体贴。失掉了所有恋爱中该有的容颜,冷酷严厉。

是的,他还是我的老师,是我的辅导员,我还是对他有点尊重和畏惧,我们还没到何以秤之为亲人的程度。简单的说,师生关系和情人关系同时存在着。

我看着丞,静静的说:“7个而已。”

“扶好!”丞近乎暴怒的说。

不喜欢辩解,不喜欢争吵,也不喜欢顺从,只喜欢静静的强词夺理并说到对方理屈词穷。我是我们校的最佳辩手。

“事情已经发生了,对不起,结账用了多少,明天给你。包刚才被带回了。”我说完,转身要走。

丞把我拽回,把我扔到他睡觉的大床上,迅速的把卧室的门锁好,手里,依然是刚才冰冷抽下的皮带。

我顺手抓起他的枕头挡在自己面前,大声的说:“你•••ä½ •••ä½ åˆ«è¿‡æ¥ï¼â€å¯ç¬‘的样子像一个即将要被糟蹋的少女。

丞一上前,一把抓住我的裤腰,我几乎是被他拎着抓起并再次趴着摁在床下,我还是醉酒的人呢,几下折腾,没了力气,何况是对一个男人的反抗。

“放开我,你放开我~~``````”我害怕的叫着。就在我大叫的时候,丞顺势又脱下我的运动裤。屁股再次展现再他的眼前。

“啪啪啪 啪啪啪 啪啪啪”丞一句话没说,用皮带狠狠的抽在我的屁股上,一股钻心的痛顿时弥散开来,丞,你在做什么。我疼,你不是最怕我疼了么。

我用手死死的抓着刚才掩护自己的枕头。大声的说:“别打我,你不许打我!”

“不打你?不打你怕你毕业都难!”

“你凭什么打我?!嗯?!哪有你说的那么严重!”我边说边晃着双腿,减少刚才抽下的疼痛。“你还有力气顶嘴呢,是不是?”丞没等我反应过来,“啪啪啪 啪啪啪啪••••â€çš®å¸¦å†æ¬¡æŠ½æ‰“再我的屁股上,一种撕裂的痛苦开始逐渐清晰。我的上半身被他死死的摁着,手臂也被同时压在了自己的身下。起身反抗,无济于事。“起来起来•••â€ä¸žå±…然刹那恢复了往日的平静和和善。

我依然呆呆的趴在那里,不管丞怎么弄我,我依然光着红肿的屁股,懒散的趴在那里。我觉得一动,就要暴露我全部的羞耻。

我宁愿把挨打的羞,继续的在枕头下隐藏下去。

突然,屁股上冰凉一震,给我一个冷不防的“激灵”,我立即翻过半侧身体,看见丞用毛巾轻轻的敷着我的屁股。

我抓起毛巾,一把扔在丞的脸上:“拿走,S开!”

趁着丞没反应过来我的暴躁,我赶紧穿好裤子,立即冲出卧室,打开公寓的门,一瘸一拐的带着屁股上的疼,疯跑到自己的住处。

一路上好像能听到丞的叫喊,但是我的自尊和骄傲让我绝不可能停下来。打我,休想!

由于挣扎和喝完酒才上来的疲惫,加上挨打的痛苦,一起袭上身来,到自己公寓的时候,已经是满面红色,气喘吁吁,狼狈不堪。

疲惫,累,暴躁,不安,困倦,恍惚。

打我,居然打我,还像教训孩子一样抽我的屁股,好,丞,你不是老师么,那么你就当你个鬼老师去吧。我气得开始在心里胡言乱语。

我看着全身镜里的自己,失去了原本还姣好的模样,剩下的只有愤怒和羞臊。

我趴在自己卧室,蒙头大睡。半夜翻身,还有屁股上皮肤因挨打而干涩的疼,丞,你带给我延续的痛苦。每疼一下,都会想起他打我时候的冷酷和疾言厉色。

酒精还是能让我昏昏沉沉的睡下去,也许还麻醉了一部分的疼痛。早上醒来,已经是10点多钟,要起床洗漱,准备下午的课。刚有爬起来的意思,屁股一阵疼痛,肉皮上像有利物轻轻的割划。“嘶~哎呦~我C,”疼得忍不住骂了句脏话。想起来昨晚挨的揍。狠狠的咬了咬嘴唇。

顺着疼痛被打败,再次趴下,侧身蜷缩在床上,心想:是的,丞揍了我,打了我的屁股,还打得那么疼,还是不是我的老师,还是不是关心我的大哥哥,还是不是那么爱我的情人,口口声声的说要娶我的未来老公。

打我,还头一次这么有人打我,而且打的还是屁股!!!

我告诉自己不能在想了,赶紧准备洗漱吃饭和上课。我告诉自己不能在想了,赶紧准备洗漱吃饭和上课。

闭着眼睛走出卧室,坐在书房的化妆凳上,看着自己憔悴的脸,真TM难看~!

“嘶~啊~~呦”坐下的屁股还是有点疼,行,你狠。我心里怨怨的骂道。

我站起来,脱下裤子,转身看着屁股,皮带带给我有几处淡淡的紫色点点的臀伤。

走出书房的时候,小客厅沙发上的庞然大物吓我一跳。“啊!”我惊叫着往后褪,我的叫声让这个庞然大雾瞬时蠕动,我定睛一看,原来是丞。

我心想他是怎么进来的?不管,假装没看见,昨晚的打我到现在都在疼,是这个庞然大物的腰带给我难以名状的痛楚。

我刷牙洗脸,丞的目光跟着我游移不定。

“早上好啊!”丞试探着问。居然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我依然像他是空气一样,出落在我房里的各个角落里,化妆打扮找衣服。昨天的脏衣服,我顺手仍在沙发上,故意扣在了丞的脑袋上。

“哎,你扔我脸上了。”丞又开始没话找话。

我坐在客厅的另一个单人沙发上开始喝牛奶,猛的往后一仰,有带来一股疼痛,从屁股蔓延到腰,我咬着牛奶的吸管,闭着眼,忍过这股疼痛。轻轻的向上窜动一下,找个舒服的姿势。

“你的两个沙发好舒服啊。”丞再次问道。在我两次表示沉默以后。

我的吸管发出“哧哧 呼呼”的响声,牛奶已经喝完。

我轻轻起身,回到卧室,拉开衣柜,但是找不到一条是皮质的腰带,于是,拿了条革制的时尚腰带背着手把腰带藏在后面,从卧室离开,走向丞。

我站在丞的面前。“小女子今天挺好看啊。”丞开始调戏我,我恨透了他这个样子,他以为,我会把羞辱和疼痛瞬间忘记,可是我偏偏又是极度记仇的女子,我抄起那条腰带,狠狠的向丞的后背砸去。

啪啪啦啦的响声在我的房间里回荡,没有丞的一句叫喊和一丝的反抗,10多下之后,我有点怕了。不知道是什么让他如此的镇定,坐在那里,毫无怨言的让我抽打。每打一下,我的心也跟着抽搐的疼,心脏终于不能支撑委屈和想念的时候,放下了腰带,霎时泪流满面。

我喘着粗气站在他面前。丞盯着我的双眼默默的看了几秒。起身,紧紧的把我抱住。

我的头搭在他的肩膀上,手紧紧的抓着他腰部的衣服。颤抖和流泪……“疼啊……宝贝。”丞拍着我的后背,仰望着天花板,静静的说。

“该!”我在哽咽的喉咙里用力的挤出这么一个字来。

丞顺势把手滑落到我屁股的位置,用手揉着我的屁股。他的大手,足足的可以盖住我半个屁股。

“嘶•••å“Žå‘¦~~~”我禁不住呻吟到:“你轻点。”

“打疼你了是不是?!”丞温柔的问。我突然想起来昨晚挨打的羞臊,脱了裤子,用皮带……我像换了频道的电台一样,突然问道:

“你是怎么进来的,嗯?”

“用你落在我公寓里的钥匙啊。我昨晚进来时候你已经睡着了。”我才想起来,昨晚跑上来,发现钥匙不见,到保安处现要的钥匙,愤怒片刻,就沉沉睡去,这钥匙是挨打时候扒下裤子时弄掉的!原来丞也在这守了我一夜。

丢人啊……怎么又引到〖打.屁.股〗的场景上去了。我正在想着怎样才能不提这事。

丞突然说:“还生气么?很疼么?”

“知道我会疼,会生气,就不应该……”我觉得我不好意思说出“打我屁股”这四个字,于是咽下到嘴边的话,把头埋在他的胸膛里。

“来,我看看,”说着要脱我刚刚穿好的裤子。

“不不不……”我把脑袋晃成波浪鼓一样,“没事没事。”害怕他看见我被揍完的屁股。

“快,听话。”丞拍拍我的背。我顺势扶着他的腰,让他脱下裤子,看我的伤。

他轻轻的揉着有紫色点点的地方,问:“现在是特别讨厌我?”

我不说话。心想怎么可能讨厌,一直深深的爱着,就是昨天睡觉的时候,也在思念,只是不知道要如何面对这样的思念。

“唉……你们昨天……”我捂着他的嘴,示意他不要再说。

“嗯,我知道不对了,但是真的没有嗑药,只是喝了过多的酒。”我嘤嘤的在他颈部的位置,喃喃的把话说完。

“嗯,我知道不对了,但是真的没有嗑药,只是喝了过多的酒。”我嘤嘤的在他颈部的位置,喃喃的把话说完。

“不许下次了,我接到你们被带到so.s控制室和休息室的时候,已经吓了半死,那是……”

“我知道,是被控人呆的地方。”我提好裤子,意思是不用再揉了。

“不要胡闹,你还是学生。”丞看着我,发出那种只有老师才有的语气和威严。

“嗯嗯,好。”我答应着丞。

丞告诉我昨天控制室里的负责人是他的初中同学,他保证了好久,办了各种手续交了罚款,才把我们这帮疯子带出来。

我诧异的看着他,原来这么严重。手续和罚款,呵呵,没有过硬的关系,那么只能贯彻下去。

“受累了。”我摸着屁股说。

“昨天我也有错,不该那么重的打你。”

我再次捂住他的嘴,看着他,对他说:“算不算家庭〖暴.力〗啊?”

“算是体罚教育吧,夏凌萧同学。”

“那你疼么?”我开始关心起刚才自己近乎疯狂的举动给他带来的后果。

我轻轻的解开他的衬衫,一道道的红檩斑驳后背,不知道刚才用了多大的力气,个他的背弄得这样触目惊心。原来,失去理智是那么的可怕。

丞看出了我的担心和愧疚,于是说:“没事,不疼,小丫头过了一个假期,长力气了,好事好事。”

我抹着眼泪再次大哭,边哭边说对不起。

丞捧起我的脸,轻轻的吻了额头对我说:“不哭了,哎呦,妆都哭花了。”

“快快,下午上课了,我还有咱们班的专业课呢。”

“你准备一下,我在家叫了外卖,一会到我那公寓去吃。听话,快快,重新洗洗脸。”丞再次的安慰我复杂的心情。

我把他送出家门,想着这样的爱戴,真挚复杂,沉沉的陷了下去,我告诉自己,我是那么的爱他,一切的存在,似乎都和他有关。下午上课,我坐在椅子上,好了很多的屁股并不是很疼了,呆呆的望着上面讲着《现代诗歌导论》的丞。

我喜欢语言,却不喜欢这么认真这么条理的学习。

于是上课时候,拿着手机给成丞发信息:“没意思,不爱听……”时下,丞正沉浸在他的课堂上,黑板上写着那首汪国真的那首《赠友人》:

不站起来/才不会倒下/更何况/我们要去浪迹天涯/跌倒是一次纪念/纪念是一朵温馨的花/寻找 管什么日月星辰/跋涉 分什么春夏秋冬/我们就这样擕着手/走啊 走啊/你说,看到大海的时候/你会舒心的笑/是啊 是啊/我们的笑 能挽住云霞/可是,我不知道/当我们想笑的时候/会不会/却是 潸然泪下

丞的手机突然在讲桌上“呲嗞啦啦”的振动起来。他用眼睛瞄了一下,看见我的号码,冲着我的方向突然停止了口中正讲的内容。

“夏凌萧,说一下你对这首诗的感觉。”

我站起来,注意力一直在观察他的表情上,忘记了看黑板上他精挑细选的诗歌。

我快速的浏览了一下,说:“老师,我很喜欢其中的一句话。”

“嗯,说说吧。”丞笑着看着我。

我喜欢:“我们就这样携手走啊走啊”,这句话。没有其他感受了。

丞显然知道,我是对他说的,只是利用了课堂这样一个时机,还在耍弄我的甜言蜜语。

丞笑着让我坐下,我在位置上用手指偷偷摸着自己的嘴唇,以一种大胆独到的方式,放肆的向他调情。

丞没说什么,继续讲课,但是我看见他有几秒钟的脸红,羞涩的对待我的大胆,还好,瞬间转变过来。

课间的时候,丞翻着信息,趁大家不注意,冲我做了个鬼脸,OK,我的爱意,已经传达到。两人的默契,总是能给彼此带来如痴如醉的感受。

我无数次告诉过丞,他喜欢的诗歌是我觉得最精神病的东西。说白了就是我觉得作者不会好好说话。我还告诉他,还不如讲点LES之类,肯定有市场,遭到他的反讽和打击,不喜欢争辩。不接受但是可以在心理狠狠的拒绝。

我实在觉得无聊,于是丞的第二节课,没和丞打招呼,去了学校的台球厅,玩了5杆,回到公寓,买了外卖,给丞发信息,告诉他我买饭了,直接到我公寓来吃就好。并告诉他会有香吻陪伴。

“你想往哪跑?嗯?药是哪来的?说! 啪啪 ••å•ªå•ªå•ª 啪啪啪~~又是接二连三的抽打,我把脑袋深深的埋在宣软的枕头里,含糊不轻的说:“别打了,别打了••••ä¸æ˜¯æˆ‘çš„••••å•Š•••ç–¼•••â€æˆ‘开始流出了眼泪。弄湿了枕头,也湿了我的整张脸。

“啪啪 啪啪啪 啪啪”集中的痛苦让我用手死死的抓着枕头,“饶了我•••æ±‚求你•••555555555”我开始放肆的哭喊,希望丞不要再打。

“我让你喝酒,让你嗑药!!!”丞边数落,又用皮带 啪啪啪 的抽打,我随着皮带抽动着身体,呜咽着哭泣。

“丞••æˆ‘没嗑药•••æˆ‘只是好奇•••55555••••åˆ«æ‰“了”

“嗯?好奇?!我打你好奇,你怎么什么都好奇,啪啪啪 啪啪啪 你是小孩子么? 啪啪 啪啪 ”一下下的抽打,我一下下的抽缩,头继续死死的埋在枕头里。呜呜啦啦的哭泣。

“我不是•••æˆ‘不会了•••å¥½ç–¼•••æˆ‘的屁股啊•••â€æˆ‘在枕头里含糊不清的大叫,传出来的是呜呜的声响和并不清晰的叫喊。

“你刚开学就敢这样子?!啪啪 啪啪啪 啪啪 你以为你有我什么都不怕了是不是?啪啪”

“啊•••æˆ‘错了•••æˆ‘不敢了•••æˆ‘记住教训••æ•™è®­äº†•••â€

我好像已经失去了挣扎的力气,刚刚洗好的身体,又是一身的汗水。

“啪啪啪 啪啪啪 以后怎么办?”丞呵斥的问。

“绝对不敢了•••ç–¼•••ä¸ž•••å¤ªç–¼äº†•••æ”¾äº†æˆ‘••å¥½ä¸å¥½â€æˆ‘近乎祈求的问到。

寂静。

我趴在床上瑟瑟发抖,从没感受过这样的疼痛,屁股上发烫灼热,火烧一般,皮肉炸裂一样,记忆着刚才的惩罚。

“起来!”丞放下皮带。试图用手从后满抱起我。

“你打我•••â€æˆ‘似乎恢复气力哽咽着对这位丞老师委屈的说出,摸着手感发烫,明显肿起的屁股。

丞拉着我的胳膊,想帮助我起来。

“起来起来•••â€ä¸žå±…然刹那恢复了往日的平静和和善。“起来起来•••â€ä¸žå±…然刹那恢复了往日的平静和和善。

我依然呆呆的趴在那里,不管丞怎么弄我,我依然光着红肿的屁股,懒散的趴在那里。我觉得一动,就要暴露我全部的羞耻。

我宁愿把挨打的羞,继续的在枕头下隐藏下去。

突然,屁股上冰凉一震,给我一个冷不防的“激灵”,我立即翻过半侧身体,看见丞用毛巾轻轻的敷着我的屁股。

我抓起毛巾,一把扔在丞的脸上:“拿走,S开!”

趁着丞没反应过来我的暴躁,我赶紧穿好裤子,立即冲出卧室,打开公寓的门,一瘸一拐的带着屁股上的疼,疯跑到自己的住处。

一路上好像能听到丞的叫喊,但是我的自尊和骄傲让我绝不可能停下来。打我,休想!

由于挣扎和喝完酒才上来的疲惫,加上挨打的痛苦,一起袭上身来,到自己公寓的时候,已经是满面红色,气喘吁吁,狼狈不堪。

疲惫,累,暴躁,不安,困倦,恍惚。

打我,居然打我,还像教训孩子一样抽我的屁股,好,丞,你不是老师么,那么你就当你个鬼老师去吧。我气得开始在心里胡言乱语。

我看着全身镜里的自己,失去了原本还姣好的模样,剩下的只有愤怒和羞臊。

我趴在自己卧室,蒙头大睡。半夜翻身,还有屁股上皮肤因挨打而干涩的疼,丞,你带给我延续的痛苦。每疼一下,都会想起他打我时候的冷酷和疾言厉色。

酒精还是能让我昏昏沉沉的睡下去,也许还麻醉了一部分的疼痛。早上醒来,已经是10点多钟,要起床洗漱,准备下午的课。刚有爬起来的意思,屁股一阵疼痛,肉皮上像有利物轻轻的割划。“嘶~哎呦~我C,”疼得忍不住骂了句脏话。想起来昨晚挨的揍。狠狠的咬了咬嘴唇。

顺着疼痛被打败,再次趴下,侧身蜷缩在床上,心想:是的,丞揍了我,打了我的屁股,还打得那么疼,还是不是我的老师,还是不是关心我的大哥哥,还是不是那么爱我的情人,口口声声的说要娶我的未来老公。

打我,还头一次这么有人打我,而且打的还是屁股!!!

我告诉自己不能在想了,赶紧准备洗漱吃饭和上课。我告诉自己不能在想了,赶紧准备洗漱吃饭和上课。

闭着眼睛走出卧室,坐在书房的化妆凳上,看着自己憔悴的脸,真TM难看~!

“嘶~啊~~呦”坐下的屁股还是有点疼,行,你狠。我心里怨怨的骂道。

我站起来,脱下裤子,转身看着屁股,皮带带给我有几处淡淡的紫色点点的臀伤。

走出书房的时候,小客厅沙发上的庞然大物吓我一跳。“啊!”我惊叫着往后褪,我的叫声让这个庞然大雾瞬时蠕动,我定睛一看,原来是丞。

我心想他是怎么进来的?不管,假装没看见,昨晚的打我到现在都在疼,是这个庞然大物的腰带给我难以名状的痛楚。

我刷牙洗脸,丞的目光跟着我游移不定。

“早上好啊!”丞试探着问。居然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我依然像他是空气一样,出落在我房里的各个角落里,化妆打扮找衣服。昨天的脏衣服,我顺手仍在沙发上,故意扣在了丞的脑袋上。

“哎,你扔我脸上了。”丞又开始没话找话。

我坐在客厅的另一个单人沙发上开始喝牛奶,猛的往后一仰,有带来一股疼痛,从屁股蔓延到腰,我咬着牛奶的吸管,闭着眼,忍过这股疼痛。轻轻的向上窜动一下,找个舒服的姿势。

“你的两个沙发好舒服啊。”丞再次问道。在我两次表示沉默以后。

我的吸管发出“哧哧 呼呼”的响声,牛奶已经喝完。

我轻轻起身,回到卧室,拉开衣柜,但是找不到一条是皮质的腰带,于是,拿了条革制的时尚腰带背着手把腰带藏在后面,从卧室离开,走向丞。

我站在丞的面前。“小女子今天挺好看啊。”丞开始调戏我,我恨透了他这个样子,他以为,我会把羞辱和疼痛瞬间忘记,可是我偏偏又是极度记仇的女子,我抄起那条腰带,狠狠的向丞的后背砸去。

啪啪啦啦的响声在我的房间里回荡,没有丞的一句叫喊和一丝的反抗,10多下之后,我有点怕了。不知道是什么让他如此的镇定,坐在那里,毫无怨言的让我抽打。每打一下,我的心也跟着抽搐的疼,心脏终于不能支撑委屈和想念的时候,放下了腰带,霎时泪流满面。

我喘着粗气站在他面前。丞盯着我的双眼默默的看了几秒。起身,紧紧的把我抱住。

我的头搭在他的肩膀上,手紧紧的抓着他腰部的衣服。颤抖和流泪……疼啊……宝贝。”丞拍着我的后背,仰望着天花板,静静的说。

“该!”我在哽咽的喉咙里用力的挤出这么一个字来。

丞顺势把手滑落到我屁股的位置,用手揉着我的屁股。他的大手,足足的可以盖住我半个屁股。

“嘶•••å“Žå‘¦~~~”我禁不住呻吟到:“你轻点。”

“打疼你了是不是?!”丞温柔的问。我突然想起来昨晚挨打的羞臊,脱了裤子,用皮带……我像换了频道的电台一样,突然问道:

“你是怎么进来的,嗯?”

“用你落在我公寓里的钥匙啊。我昨晚进来时候你已经睡着了。”我才想起来,昨晚跑上来,发现钥匙不见,到保安处现要的钥匙,愤怒片刻,就沉沉睡去,这钥匙是挨打时候扒下裤子时弄掉的!原来丞也在这守了我一夜。

丢人啊……怎么又引到〖打.屁.股〗的场景上去了。我正在想着怎样才能不提这事。

丞突然说:“还生气么?很疼么?”

“知道我会疼,会生气,就不应该……”我觉得我不好意思说出“打我屁股”这四个字,于是咽下到嘴边的话,把头埋在他的胸膛里。

“来,我看看,”说着要脱我刚刚穿好的裤子。

“不不不……”我把脑袋晃成波浪鼓一样,“没事没事。”害怕他看见我被揍完的屁股。

“快,听话。”丞拍拍我的背。我顺势扶着他的腰,让他脱下裤子,看我的伤。

他轻轻的揉着有紫色点点的地方,问:“现在是特别讨厌我?”

我不说话。心想怎么可能讨厌,一直深深的爱着,就是昨天睡觉的时候,也在思念,只是不知道要如何面对这样的思念。

“唉……你们昨天……”我捂着他的嘴,示意他不要再说。

“嗯,我知道不对了,但是真的没有嗑药,只是喝了过多的酒。”我嘤嘤的在他颈部的位置,喃喃的把话说完。

“嗯,我知道不对了,但是真的没有嗑药,只是喝了过多的酒。”我嘤嘤的在他颈部的位置,喃喃的把话说完。

“不许下次了,我接到你们被带到so.s控制室和休息室的时候,已经吓了半死,那是……”

“我知道,是被控人呆的地方。”我提好裤子,意思是不用再揉了。

“不要胡闹,你还是学生。”丞看着我,发出那种只有老师才有的语气和威严。

“嗯嗯,好。”我答应着丞。

丞告诉我昨天控制室里的负责人是他的初中同学,他保证了好久,办了各种手续交了罚款,才把我们这帮疯子带出来。

我诧异的看着他,原来这么严重。手续和罚款,呵呵,没有过硬的关系,那么只能贯彻下去。

“受累了。”我摸着屁股说。

“昨天我也有错,不该那么重的打你。”

我再次捂住他的嘴,看着他,对他说:“算不算家庭〖暴.力〗啊?”

“算是体罚教育吧,夏凌萧同学。”

“那你疼么?”我开始关心起刚才自己近乎疯狂的举动给他带来的后果。

我轻轻的解开他的衬衫,一道道的红檩斑驳后背,不知道刚才用了多大的力气,个他的背弄得这样触目惊心。原来,失去理智是那么的可怕。

丞看出了我的担心和愧疚,于是说:“没事,不疼,小丫头过了一个假期,长力气了,好事好事。”

我抹着眼泪再次大哭,边哭边说对不起。

丞捧起我的脸,轻轻的吻了额头对我说:“不哭了,哎呦,妆都哭花了。”

“快快,下午上课了,我还有咱们班的专业课呢。”

“你准备一下,我在家叫了外卖,一会到我那公寓去吃。听话,快快,重新洗洗脸。”丞再次的安慰我复杂的心情。

我把他送出家门,想着这样的爱戴,真挚复杂,沉沉的陷了下去,我告诉自己,我是那么的爱他,一切的存在,似乎都和他有关。下午上课,我坐在椅子上,好了很多的屁股并不是很疼了,呆呆的望着上面讲着《现代诗歌导论》的丞。

我喜欢语言,却不喜欢这么认真这么条理的学习。

于是上课时候,拿着手机给成丞发信息:“没意思,不爱听……”时下,丞正沉浸在他的课堂上,黑板上写着那首汪国真的那首《赠友人》:

不站起来/才不会倒下/更何况/我们要去浪迹天涯/跌倒是一次纪念/纪念是一朵温馨的花/寻找 管什么日月星辰/跋涉 分什么春夏秋冬/我们就这样擕着手/走啊 走啊/你说,看到大海的时候/你会舒心的笑/是啊 是啊/我们的笑 能挽住云霞/可是,我不知道/当我们想笑的时候/会不会/却是 潸然泪下

丞的手机突然在讲桌上“呲嗞啦啦”的振动起来。他用眼睛瞄了一下,看见我的号码,冲着我的方向突然停止了口中正讲的内容。

“夏凌萧,说一下你对这首诗的感觉。”

我站起来,注意力一直在观察他的表情上,忘记了看黑板上他精挑细选的诗歌。

我快速的浏览了一下,说:“老师,我很喜欢其中的一句话。”

“嗯,说说吧。”丞笑着看着我。

我喜欢:“我们就这样携手走啊走啊”,这句话。没有其他感受了。

丞显然知道,我是对他说的,只是利用了课堂这样一个时机,还在耍弄我的甜言蜜语。

丞笑着让我坐下,我在位置上用手指偷偷摸着自己的嘴唇,以一种大胆独到的方式,放肆的向他调情。

丞没说什么,继续讲课,但是我看见他有几秒钟的脸红,羞涩的对待我的大胆,还好,瞬间转变过来。

课间的时候,丞翻着信息,趁大家不注意,冲我做了个鬼脸,OK,我的爱意,已经传达到。两人的默契,总是能给彼此带来如痴如醉的感受。

我无数次告诉过丞,他喜欢的诗歌是我觉得最精神病的东西。说白了就是我觉得作者不会好好说话。我还告诉他,还不如讲点LES之类,肯定有市场,遭到他的反讽和打击,不喜欢争辩。不接受但是可以在心理狠狠的拒绝。

我实在觉得无聊,于是丞的第二节课,没和丞打招呼,去了学校的台球厅,玩了5杆,回到公寓,买了外卖,给丞发信息,告诉他我买饭了,直接到我公寓来吃就好。并告诉他会有香吻陪伴。我叫了自己喜欢的火爆甘蓝和丞爱吃的古老肉,在餐厅摆好,等着讲台下的丞归来。

打开音乐,热情的艾薇儿,爱死。

把冲饮的椰汁冰镇好,微热的天气,还是需要冷藏的饮料。

不一会,丞拿着他并没有还给我的钥匙,打开了我公寓的门。“阿丞老师,来,吃饭了。”老招呼到。

“你最后一节课干什么去啦?”丞问到。

“哦,打几杆台球,你可真行,一个汪国真,你能讲那么久……”我嘲笑他。

“你懂什么?好了,吃饭吧。”说完丞和我对面坐开。我草草的吃完,想上网看电影,于是只吃了半饱,扔下丞一个人,开始在书房看电影。

丞吃完,也走了进来。把我抱起来,他坐在我的专利淡紫色单人大沙发上,我坐在他怀里,我示意他吃薯片,他说不吃。我说嗯于是又认真的看起来。

“哎,你上课走时候,怎么不和我打个招呼呢?”

“后来不是给你发信息了么。”我没有耐心的对他说,表示对他对我的打扰表示不满。

“我刚才点名了。”丞又说。

“嗯,好,点就点吧,别记我奥,谢谢~~~”我几乎是敷衍的说到。

“你怎么这么喜欢逃课?”

“但是我不挂科啊不信你问教我的老师他们都对我挺不解的。”丞的提问,居然让我有了炫耀的资本。

“啪”的一下,丞用他的大巴掌猝不及防的拍在了我的屁股上。我侧身在还算宽裕的大沙发上搂着他的脖子,屁股上突然拍来一巴掌,连带昨天还没完全好的疼,一起疼了上来。

“哎哟,我把头埋在了他的脖颈后,娇娇的说:“干什么啊,人家还疼着呢……”说完用拳头轻轻捶着他的背。

“不挂科就满足了是么?”丞开始不像吃饭时候那么温柔。我意识到气氛有点不对,为自己开脱到:“你不知道我学了两个专业么,我更看好我学经济的天分。”

“你还有理?”没等我再去顶嘴,丞一把脱掉我进屋就习惯换的睡裤,用手压着我的腰,我抓着沙发的侧面,差点摔倒,电脑里依然传来电视剧对话的声响。“我昨天的还疼着呢!”我大声的对丞吼到。发泄刚才一巴掌以及他脱了我裤子的不满。

丞顺手抓来朋友放在我书房的塑料绘图尺。“啪”的一声,落在我光光的屁股上,塑料和皮肤迅速碰撞并弹开的声音击痛了我的皮肤,我使劲的摇着身体,想挣脱这个又要对我教育体罚的丞。

“丞……轻点……昨天的……还疼呢•••â€æˆ‘见不好挣脱,开始求饶。

“啪~!”又是一尺子,打在屁股上,那种清脆的声音让我觉得已经足够羞耻。

“啊~不要打了~疼!”我大叫,并使劲的抓着沙发,但求能缓解疼痛。

“啪~!•••å¼€å­¦ç¬¬ä¸€èŠ‚课就跑掉一半!”丞开始指出我的错误。

“啊~~~知道了,以后不跑了•••å‘œå‘œå‘œ•••â€æˆ‘开始抽噎,疼痛汇聚成一小片微红的面积,我开始感觉到屁股上隐约发烫。

“啪~!•••è¦æ˜¯å†è·‘怎么办?”丞严厉的问我。

“呜呜……怎么办都行,别打了•••ç–¼••••çœŸçš„很疼•••â€æˆ‘觉得我的屁股,每一处都细嫩的经不起尺子的抽打,刚才的一下,我立刻抖动身体,并把屁股紧张起来,想快速忍受过去这样的折磨。

“啪~!•••ä»Žä»Šå¤©å¼€å§‹ï¼Œä»¥åŽè¢«æˆ‘发现翘掉一节课,就五下尺子,就用它揍屁股,记住没有?!”

“嗯嗯••••å‘œå‘œå‘œ•••è®°ä½äº†ï¼Œä¸ä¼šäº†ï¼Œä¸æ•¢äº†~~求求你,放了我吧……”

丞帮我提上裤子,我能感觉到屁股在睡裤里都散发着刚刚被打过的微热。丞把我抱过来,问:“疼不疼?!”

“嗯嗯~~~~”我连连边哭边点头。

“还敢不敢随便走掉了?”

“不了不了”使劲摇着脑袋。

“今天给你记逃课了,告诉你奥,一视同仁”丞轻轻揉着屁股,恢复了温和的语气。

“嗯……”我没敢继续争辩,不喜欢。打都打了,努力认错,争取宽大处理。

“乖一点才好。”丞用手指点着我的脑袋。

我用泪汪汪的大眼睛看着他,他用无奈的眼神打量着像受了很大委屈的我,紧紧的搂着我的腰……“宝贝,打疼了吧?”丞帖在我的耳边轻轻的说。

“还……还行……就是打的时候,特别的疼。”说完,自己为自己心疼一下。

“行了,别老问了……”我有点害羞的饶开刚才挨打的话题。

“让我摸摸,屁屁还发烧么?”丞绵绵的眼神让我陶醉其中,他用手摸着我被惩罚的屁股。

我撅着小嘴看着眼前的这个男人,体贴不失严肃,爱极了这样的丞。

“丞用另一只手,轻轻的捏着我的脸蛋对我说:“要好好的,知道么?我会好好疼你的。”

甜言蜜语总是一剂良好的〖春.药〗。

我扳着他的脸,轻轻的吻下,碰在他的舌尖,冰凉湿润,还有漱口水的薄荷味道,越发馋人。

丞放肆的亲吻着我的唇和舌,在我的低吟下,吮吸着我的气息。

丞用手侵进我的睡衣,解开我的围胸,爱抚着我的敏感地带。轻抚和揉捏,让我突然有种酣畅洗浴的淋漓,抓着丞的手,轻轻的说:“亲爱的,不要放开,我爱你。”

不知道这样亲吻了多少回合,丞又把我抱起,对我说:“宝贝,爱你。爱乖乖的你。”

我亲了他的脸颊,坏坏的笑着说:“就不乖乖的……”

丞捏着我的鼻子说:“那就使劲的打你的屁屁。”

我把头顶在他的肩膀上说不要。他说等我再犯错就让我知道他的厉害。说完,还扬起他的大手假装朝我屁股打下去的姿态,我赶紧抱着他,对他说:“凌萧最好了,最乖了,不气不气。”

丞轻轻的拍着我屁股说他要回自己住处了,我说明天见。

他临走还再警告我,不许再逃课了。我赶紧点头应承,他走后,我躺在床上静静的想着他,微笑得盼望着明天的见面。顺便计划处一系列课堂上传情的手段,偷笑,把被子埋在脸上,放佛在空空的屋子里,我却被人戳破了心机和秘密,羞羞的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