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闺房调教11月15日,更新一次。 || 1.3万字

本人笔友作品《幻虹楼梦系列》已经恢复更新,请大家继续支持,尤其向喜欢拙作《彩羽楼物语》与《闺房调教》系列的同好进行推荐,本人的这两部SP小说都是依据笔友小说衍生出来的产物,所以投桃报李把笔友小说的地址放在自己文章的前面,也同时让更多喜欢虹儿姑娘和她姐妹的同好去看一看这些女孩子在SP世界之外的生活,网址如下:http://novel.hongxiu.com/a/40990/ 另外笔友还推出了新作《齐天大圣之逆天》,这部作品的第一部分已经完成,目前正在每日更新中,里面有少量隐讳的SP情节,希望大家能够喜欢,网址如下:红袖读书_好看的小说免费阅读 - 阅文集团旗下网站 。希望大家多多评论、推荐、收藏。

“姐姐,竹儿如何敢做如此冒犯姐姐的事情,还是竹儿来替姐姐受责好了。”当时竹儿惊惶的表情自己还记得。
“竹儿,既然有勇气指出姐姐的错误,怎么连姐姐受责都不敢看。以后你就是姐姐的监察使。姐姐有什么错你必须指出来,并且姐姐有错受责时都由竹儿来监刑。”
“姐姐,这个差竹儿可当不了。”
“好了你们有错,会由姐姐责罚改正,那姐姐有错呢?。‘以人为镜,可以见得失’,竹儿你性情外和内刚,又正直温柔,做姐姐的镜子正合适。再说,姐姐挨打的样子有你一个人看到就够姐姐难堪地了,你不做,难道还要让姐妹们轮流来看姐姐挨打吗?不过将来竹儿要是犯了错,说不定姐姐会趁机报复狠狠地打哟!”
想到这里,虹儿一笑,其实自己还是有私心的,自己打她们姐妹时经常让其她的姐妹们一起观刑,照理自己受责时也应该让她们姐妹一起看才公平,不过谁让自己是姐姐呢?这点特殊化还是要搞的,要不也太羞人了……
……第二天,自己在忐忑不安中缓缓地沐浴着,看着撒满花瓣的清水里完美的身体和白皙的皮肤,心想:“自己很久没有挨打了呢!都忘了小时候挨打是什么感觉了。”用络丝块轻轻地擦拭着自己光洁的臀,“梅儿她们姐妹犯错时,自己经常把她们的屁股打肿。不知道待会儿自己的屁股会是什么样呢?”
谷中的大部分人都被自己赶出谷去放了假,剩下的人也被严令不许靠近训诫室百丈之内。训诫室内只有严妈、荆妈和碧竹在里面。
自己只穿了一个粉红色的肚兜儿,围着一件宽大的浴巾走了进去。
“两位妈妈,虹儿自小就由两位妈妈抚养,两位妈妈可以算是虹儿的半个亲娘。今日虹儿有错,亲娘和都不在身边,自然由两位妈妈责打。虹儿希望两位妈妈不要因为心疼虹儿而徇私,虹儿身为一谷之主自应以身作则。张妈和李妈平时是如何责罚谷中犯错丫环的,今日两位妈妈循例则是。”
“还有,竹儿。若两位妈妈循私手软,你可以提出,让两位妈妈重新责罚。”
说完,自己解开浴巾。当宽大的浴巾从自己光滑的身上滑落的时候,粉嫩的背和光洁的臀暴露在空气之中,只有那粉红的肚兜儿强遮住羞人的地方,自己甚至忘了自己是高高在上的一谷之主,而是回到了童年。
自己伏到了刑凳上,双手被洁白的哈达分开绑在刑凳的两条前腿上,两腿并拢在脚踝处被紧紧地捆在刑凳上。严妈拿过来一个悉心缝制的圆柱形垫子,光滑的淡黄丝绸里紧紧地塞满了柔软的棉,垫在小腹下,让即将承受责罚的臀
高高地耸起,整个身子不能稍动。不用动手责打,单是被绑成这种姿势就已经让人感到深深的羞耻。这就是幻虹谷丫环受责的标准姿势。
两位妈妈各有一只手按在我的纤腰之上,说道:“小姐,按谷里的规矩在正式的刑责开始之前,先要吃一顿巴掌,这顿巴掌是不记数目的,直到把受责人的整个屁股都打红为止。”
在谷里,其他人都叫我谷主,梅儿她们是称姐姐,只有这两位妈妈依旧沿习旧时的称呼,叫我小姐。这也是我让她们来责罚我的原因。
当巴掌开始落到我的臀上时,我感到屁股上并不是难以忍受的疼,而是疼痛中带着麻和胀,一点点的渗入。渐渐地蔓延到整个屁股都胀了起来。
整个热身打持续了半柱香的时间。我没法看到自己的屁股被打成了什么样子。不过应该整个而变得通红了吧!以前我在责打梅儿她们时就应该是这个样子。
停了一会儿,真正的刑责开始了。两位妈妈拿得是湘妃竹制成的板子,长二尺有余、宽近半寸,韧性十分好。板子接触到皮肉时发出了很清脆的声音。
第一记板子就让我叫了起来,好痛,真得好痛。吃过巴掌的屁股在稍微冷却后挨板子的滋味真的很难捱。不过竹儿就在旁边看着呢,自己平时在打她屁股的时候总是不让自己叫疼,现在自己怎么能叫呢?太丢人了,我决定咬紧牙关再不出声了。
一下接着一下的板子,紧咬的下唇传来尖锐的疼痛,让自己保持着清醒。
打到三十板子时,刑责停止了,幻虹谷的规矩,一般打屁股的数目超过三十时,在打到三十下时要停下来让受责的人休息一下,喝口水再接着打。
“姐姐,喝口茶吧!”碧竹走过来跪在我面前,我分明看到了她眼里的泪。
茶,入口!是最爱的雨前龙井,清香甘美。我一饮而尽,感到心头的火淡了许多。
“如果姐姐依然坚持责罚自己的话,那么开始吧!”
这就是我选碧竹为监刑使的原因,若是有些清傲的幽兰,将来我会无法面对她清冷的眼神;若是淡菊,最调皮的她常常挨我的打,让她看到我也像她一样挨打时会忍不住大哭大闹,我会羞得无地自容。而和碧竹同样温柔的红梅此时怕是早就忍不住扑到我的身上了。只有竹儿,外和内刚的竹儿,温柔、善良。但是,坚定!
又是三十板子,一下接着一下,我感到自己谷主的尊严在这一下一下的板子下渐渐地消融了,有几次呼疼声已经冲到了嗓子,又咽了回去。我不肯,只为竹儿在身边,怕被她笑,咬紧下唇维护着一个姐姐的尊严。
但第二十九下时,板子落在屁股和大腿接到嫩肉上。我终于忍不住叫了出来,幸好别的人都被我支远了。
两位妈妈明显迟疑了一下,最后一板,很轻,很轻……
依旧是雨前龙井,饮完了茶,竹儿用她温柔的小手在我火烧火燎的臀上轻柔的按着,很轻、很轻,就像我平时打完她们姐妹后所做的一样,仿佛天边的云朵温柔地抚摸。已经有些麻木的屁股渐渐地恢复了知觉。
突然,清凉的液体滴在我的背上,一滴、两滴……
竹儿的声音在身后响起:“姐姐,还要打么?”
“当然,竹儿。你以为姐姐说话不算吗?”我强笑着威胁道,“不过接下来再打,姐姐会忍不住叫出声的。你可以笑,但不许和梅儿她们说,否则姐姐就打烂你的屁股。”
“两位妈妈,虹儿知道你们心疼丫头,但当年我娘就不疼我吗,我希望两位妈妈能像娘一样,娘当年责罚虹儿时可从来不手软呢!”
按谷中的规矩,打屁股超过六十下以后就该换刑具了,接下来的应该是凤尾紫藤杖,这紫藤杖长约三尺,握在手中最粗的部位也不过食指粗细,而用来打屁股的杖头要比小指还要细上三分,极是坚韧无比。
当第一下藤杖划破空气落到自己屁股上的时候,自己凄厉地叫了一声,不知道百丈外的人会不会听到,接着每一下自己都哭得稀里哗啦的,虽然能清楚地感到两位妈妈的手劲已经控制得比较轻了。但自己还是感到屁股上有火在燃烧,尤其是藤杖落到屁股和大腿连接处的地方时。自己的哭叫声连自己听起来都不好意思。反正已经哭叫了,在竹儿面前丢人就丢人吧!反正竹儿要是敢说出去的话自己就打烂她的屁股,好了就打烂、好了就打烂……
在假想着竹儿被打烂的屁股中,三十下藤杖终于挨过去了。
当竹儿把自己从刑凳上解开扶起来的时候。自己屁股上的肉还在不停地颤抖。在竹儿的服侍下勉强地穿好衣服,自己跪在地上,说道:“还有十记耳光,请两位妈妈责罚。”想想自己也真是执著呢。
“小姐,我和荆妈虽然从小照顾你长大,当时,夫人给了我们打小姐屁股的权力,所以小姐有错,我们可以杖责,但无论如何我们也不敢伤一谷之主的颜面。”严妈说道。
“是啊!小姐,今天小姐已经很受苦了,就算了吧!”荆妈也不愿再动手。
“好吧!两位妈妈辛苦了。”我挥了挥手,竹儿便扶我回了卧虹轩。

“竹儿,那十记耳光你来打。”我俯卧在床上下了这样一个决定。
“姐姐,竹儿可不敢。”记得,当时竹儿吓得跪在了地上。
“你不是也认为姐姐错了么?若是你犯了这样的错姐姐难道就不打你吗?”
“姐姐是姐姐,竹儿是竹儿。竹儿有错自当姐姐责罚,但竹儿怎么敢打姐姐呢!”
“所以这里没有别的人,竹儿打了姐姐也没有人知道。我们就让重复一下那天的事情,我把茶泼到你身上,然后你就甩给我十记耳光。”我固执地命令道。
“姐姐……”
“好了,如果莲哥哥在这里自然轮不到你。”说完这句话,我愣住了。
“姐姐,这十记耳光是我替你心上的那位苏青莲打的。”竹儿收手之后这样说到。
前三记在我光洁的脸上留下了十五条隆起的手指印,而后面的却轻若棉絮。这就是竹儿认为如果莲哥哥知道我欺负一个小丫头后会有的反应吧!
“知我者,竹儿也!”
不过呢,若真是莲哥哥来打的话,只有第一下会比较重吧,甚至第一下也会是带着风声,然后轻轻地滑落。毕竟,他不是竹儿,对我,更不舍……

想到这里,一点儿涟漪在茶中散开,是思念,是苦涩……

感谢一直以来大家对在下作品的喜爱,目前拙作《彩羽楼物语》正在参加天空的征文大赛,请喜欢我作品的朋友们去投上一票吧!大家的支持就是我的动力。投票地址就在天空原创的置顶帖——痛快天空首届原创小说大奖赛第(一)部分作品选举投票 内第十二个作品就是拙作《彩羽楼物语》了。 [本帖已被作者于2008年1月6日7时32分53秒编辑过]

多谢大家的支持,我什么时候更新就看大家帮不帮忙了。

我有个未见笔友最近在红袖添香论坛http://www.hongxiu.com/参加了言情征文大赛,名字叫《幻虹楼梦之嚎啕公子与绝世琴姬》(笔名是天一之源)。故事里的名字和一些故事就取材于我的这篇文章,可以看做姐妹篇吧!希望大家前去捧场,注册之后收藏、推荐、评论。如果能够多注册几个号来顶就更加感谢了。不过写评论时千万不要和我这里的文章联系起来,毕竟我们这些人在社会中还属于异类,以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为了支持笔友,回报大家,我推出了下面这章小说,如果大家支持笔友足够多的话,我会在这里更新的快一些,以感谢大家。

评论数再增加20、同时收藏和推荐各增加30我会更新一章,谢谢大家了。

谢谢你的夸奖,我会转告他的,你是这里第一个称赞他的人,他一定会很高兴的。

多谢夸奖,其实我和他的水平应该差不多吧。文风也很像,只不过我写的是大家喜欢的东西吧!我们一起努力吧!

对不起了,远方小姐。我的意思是在这里呀!大部分都是在抱怨我的绑架行为呢。

兄弟们,要顶去红袖添香那边,如果那边有人顶,这里我就不会让它沉了。当然,要注意方法和语气,具体要求见本文前贴。

写文章更加烦、更加烦、更加烦

总觉得写评论比写文章来的简单。

当朝阳投射下第一缕斜晖,虹儿听到浓重的喘息声,停止了回忆,淡淡一笑,心想:“丫头,你终于来了。”

来得果然是月影,一路不停的飞奔。月影跑得口干舌燥,看到茶肆也不多想,奔过来就高声叫道:“店家,拿碗茶来。”

茶碗递到面前,她也不多想,接过来一饮而尽。

“丫头,喝够了吗?喝够了就和姐姐回去。”

这仙乐般的声音在月影听来不吝魔音,茶碗“当”的一声落地。月影曼妙的身影急掠而起。

刚刚飞到半空,一道彩虹从后而至,在脚踝上只一缠,月影便倒飞而回……

训诫室旁的浴室,虹儿吩咐道:“暖雪、晴云你们两个伺候月影沐浴。”

这个浴室与普通的浴室不同,在近一人深的浴池正中立着一个十字架的木架。月影站在架前双手被分开绑在架上。然后浴池四周的龙头开始缓缓地流出水来。

水一点点儿从月影的纤足开始缓慢地上涨,渐渐地没过紧致的小腿、结实的大腿和纤细的腰。这是幻虹谷特有的温泉,水温并不是很高,只是比人能忍受的温度稍稍地高一点点而已,让这特殊地温泉浴变成了一种折磨。

当水面没过月影的脖颈,刚刚沾到下巴时,停止了上涨,月影越是挣扎就越是燥热。唯一露在水面上的俏脸上全是汗水。她只好停止了挣扎,渐渐地意识开始有些模糊。

大约一柱香的时间,月影感到酷热消失了,身子也干干爽爽的,被薄薄的毯子裹得严严实实。正躺在那天挨打的训诫室里。

“丫头,你醒了。既然被抓住了,就任凭我处治吧。”虹儿似笑非笑地看着她。红梅、碧竹、幽兰和淡菊站在她的身后。

月影站起来,看着虹儿还是一幅不服气的样子。

“丫头,再给你一个机会,现在答应还来得及。”虹儿笑了笑。

“即然本姑奶奶敢和你打了赌,那就任赌服输。今天就在这里任你处置,但让姑奶奶留下却是休想。”月影还是一负顽劣的样子。

“好,那就看看你的小屁股是不是和嘴一样硬了。”虹儿脸色一寒,说道:“今天,是第一次。就先让你体会一次简单一点儿的,就五福临门好了,也就是说我会用五种不同的方法打你的屁股。”

月影一声不吭。

虹儿冷声说道:“下面先到我前面来,伏下腰把屁股蹶起来,姐姐先赏你四十巴掌。双手抓住脚踝不许松开,否则就多赏四十。”

月影咬咬牙依言走到虹儿跟前,背对着伏下身,因为常年习武,身体的柔韧性很好,抓脚踝这样的动作还难不倒她。

虹儿坐在椅子上,两只手左右开弓像扇耳光一样的把玉掌挥了过去,这就是虹儿觉得打耳光的污辱性过强,还有危险,一般不愿意轻易使用,而发明了这种拿屁股当脸来打耳光的方法。虹儿打屁股的技巧已然是相当的熟练。随着一阵阵如同雨打芭蕉的巴掌声,一个个纤巧的掌印便在月影的屁股上浮现、重叠、模糊。

好了,多谢大家的捧场,不过之所以推荐数和收藏数能达标,本人功不可没。好了,帮朋友也要有个限度,必竟笔友的小说现在已然布入正轨了。只是点击量还有些单薄,这样好了,我不再要求大家费心去注册了。只要大家好好地欣赏他的文章就好了。至于我这里,那边的文章点击量每上升两万左右,我就更新一次,就算是庆祝吧!我这里还有两千多字的戏肉,也仍然在持续创作中。最精彩的拷打即将拉开序幕了。

某些同好说话请客气一些。我没有强迫大家什么,文章这种东西,愿意看就看,不愿意看便罢了。我毕竟写了不少文章对这个社区做出了自己的贡献,不知道楼上那位BS我的仁兄究竟做过些什么?还有千年老兄,你的回复未免有些轻佻了吧!

拉票的问题

拉票的问题,现在的红楼梦选秀、超女、好男。都有拉票的情况存在,也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不喜欢不投不看就是了。世界上当然有做好事不图回报的人,而且天空里也有不少,就像我最喜欢的水龙吟、平儿、朱如此类这些码字高手,他们的文章水平即使跳出SP文学的范围也应该可以在现在的文坛上占有一席之地,而且写字不求回报,我很佩服他们,但我不是,我写东西确实是像2006年2月的那位猫兄说的一样,开始为了天空元,后来是为了紫藤那边的评选,如果没有这些,我或许不会写,或许会写得很慢。我写的东西就像现在网上的VIP文章,不愿意买可以不买。我这边的,笔友那边的都一样。而且我想问一问,即使是现今文坛的多数作家,没有稿费的诱惑,会有这么多文章让大家欣赏吗?

另外,感谢猫兄对在下一直以来的关心。只是感谢之余,在下弱弱地问上一句:“猫兄,是不是在下的作品仁兄还勉强看得过去?”如果是的话,在下由衷高兴;如果猫兄不喜欢在下的文字,却能关心在下如此之久,只是为了斧正小弟的人品问题的话,小弟在此三揖为礼。或许,多年之后,在下无欲无求的时候,会努力向仁兄要求的方向,提高自己的人品。

还有静夜思小姐,你的文章我也有幸拜读过,虽然不是在下喜欢的类型,但小姐也该算是这里的一位才女了。或许,您仍然沉浸在“君子不言利”的高古境界。但请听一下在下的愚见,目前的商品经济社会,正所谓“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在下不敢忝居君子之位,但我认为我的这种行为还算得上取之有道。因为无论是天空元也好,拉票也罢,都是“财”这个字的一种外在表现形式。我出卖我辛苦所写的文章,来换取自己想要的利益,人品上有什么问题呢?就像工人工作是为了工资一样。当然,我第一个帖子中关于贡献的问题不是针对你,像你这样一心一意写文章不求回报的同好人品自然是高尚的。

再题外说说贡献这个问题,工人工作赚取薪酬是为了养家,农民种地收获粮食是为了糊口。但没有工人,便没有现代化的都市;没有农民,大地也将是一片荒芜。难道你能说,他们没有为社会做出贡献;难道你能因为工人挣工资,农民吃粮食就因此用那两个英文字母来定义他们的人品?所以我在这里厚着脸皮说上一句,我在追求自己愿望的同时,也为痛快天空这个社区做出了一点点微薄的贡献,不知二位以为然否?(对不起,近来教小学生写文章,有些受影响。)

望二位思之。

最后,说一句。我写的文章并不如何的好,不爱看的人当然可以不看。喜欢看的人如果愿意的话就去帮在下的一点儿小忙,给我增加一点儿更新的动力,这样我写的也快些。最后谢谢大家,尤其谢谢那些用心满足在下三五不时提出点儿小要求的同好们。

[本帖已被作者于2007年6月12日13时59分12秒编辑过]

该隐同志,如果你单纯是一名读者,那便请和普通作者换位思考一下。如果你也是一位写手,我想你应该知道,现在拉票这种情况太普遍了,因为一个初涉文坛的写手,不做好自我宣传工作的话,那他辛辛苦苦写的文章很快就会被浩如烟海的网络小说所淹没的,除非你的文章已经达到像《紫川》这样的高度。毕竟,“酒香不怕巷子深”的时代早已经过去了。而且就算是这样的作品,在最初积累原始读者的时候,作者有时也会喊两句请大家给我投票一类的话,当然,你的作品如果写的不好就是喊破喉咙也不会有人给你投票的。

还有,静夜思小姐,我或者笔友也暂时还不需要写字来糊口,不写也不会被饿死。但是,写字是我的兴趣,也是我的第二职业。我想,从事第二职业的人索取点儿正当的报酬也无可厚非吧?我写了文章,为笔友拉票,你不喜欢看我写的文章,就不去给他投票,如果喜欢,就花上一点儿时间去帮帮忙,这有什么值得争论的呢?

我想说,做为读者最讨厌的是自己喜欢的小说是个遥遥无期的坑吧?喜欢看我的小说,便去帮帮忙,我就更新的快一些,尽快添坑,不喜欢看,就算了。而且,以什么方式来决定自己小说是否更新,应该是自己的权利吧!还有,你说你对拉票的行为深恶痛绝,我想问一下是为什么?否则我们很难说得清楚我们的分歧是在哪里。

还有,千年兄,对不起,我可能是误解了你的意思了,以为你在骂我。

霓裳,那些超女快男自然无须自己去喊,背后当然有庞大的团队去为他们摇旗呐喊。当然,我拉票的手段确实是像你说的很拙劣,因为我只是一个写手,不是专业从事炒作的传媒人士。最好大家教教我如何做为一个草根,如何能有更加高明的办法来为有效的为笔友拉到更多的票。如果有的话,望大家有以教我。

还有,静夜思小姐,多谢你去投票。对于你的疑问我想反问一句,你见过一部点击率、得票数都低的小说会写完的吗?如果真的喜欢这部小说的话投上一票会很难吗?

毕竟网络小说和文学网站都是靠点击率来生存的。

多谢指点,不过放心好了,我写文章自然不会草草而就,这点霓裳你可以放心,但至于拉票的问题,我们还是有分歧存在。不如这样好了,如果大家觉得我的文章目前写的还吸引人,去那边多一些就。说明我在写文章方面下的工夫还可以。如果不吸引人,去的次数就少一些,说明我在写文章方面下的工夫还不够。那我下一章推出的就慢一些,也多一点儿时间来思考一下。下次写出来的也就会更加精品一点儿。就这样吧!毕竟就算是像霓裳说得那样,我是在要挟喜欢看我文章的人(我对这种说法持保留态度)。如果我写的文章没有人爱看的话,拿什么来要挟大家。

还有点击率高当然并不一定是好文章,但没有点击率的文章在网上……

随大家怎么说吧!我不打算改变自己的主意。我也累了,再没力气辩论了,至少今天没了。

另外,有气无力地最后说一声:“对不起了,猫小姐。”

本来再不想说话的了,不过我最喜欢的作者之一也来捧场了。不得不再说一句。

确实,我写的文章是给大家看的。(当然,自己也喜欢看。)不过最后一句话说的很让人寒心呢,“不齿”这个词用得重了些。大家如果对我的行为有意见,或者是不满,当然值得理解,我也表示尊重。

但是如果用上了“不齿”这个词,这说的就是人品了,我还表示理解和尊重的话……

如果是别人用这个词也就罢了,但是朱兄你就不同了,从事文字工作多年的你不会拿捏不准文字的轻重。

希望你是一时之误,否则,接住我的白手套。

粉丝倒谈不上,毕竟都不是小孩子了,不过确实很欣赏。

其实我最赞同的就是奇乐的这种观点,本来嘛!网上的东西,愿意写的便写,愿意看的便看,愿意投票的便投,想如何便如何,只要不去影响别人就是了。

[本帖已被作者于2007年6月13日11时55分41秒编辑过]

所以说啊!大家有这种态度就好了。那边去点的人多,我就更新的快些,反之就慢些。那边的点击率只不过是决定这便更新的速度罢了。当然,即使不愿意去那边帮忙的朋友愿意看我的文章也我很感谢,不过,大家也该感谢去那边点击率的人,毕竟是他们促进了这里文章的更新。本来嘛!一丁点儿的小事,何必口诛笔伐的。

昨天在发帖的同时看到了朱兄的回贴,本想立刻回应一下。但时间匆忙,未能成文。

对于霓裳的做法我认为值得商榷。虽然保持纯洁的愿望是美好,但换个角度想一下。若是当时尾戒答应了你的请求,我们就不光会看到朱兄的一篇佳作,也又多了尾戒的一张美图可以欣赏。而为了保持所谓的纯洁性,只见佳作,不见美图,未免美中不足。亦或,朱兄倔强如我,受训而强项,则既无文章可看,又无美图可赏。
还有,我们广大的同好,最大的愿望是有更多好的作品可以欣赏,即使是对那些写文章的同好来说,欣赏别人的佳作也是强烈的愿望。
不瞒你说,最初我写的那几篇“卧房调教”系列之《傲凤低头》和《青丝驯凰》,以及如今的“闺房调教”的开篇就是在天空文学不景气的时候,因为看不到别人的新作而自己意淫出来的。
不可否认,如今天空原创版块的文章如雨后春笋一般,这与王三斑竹等热心人士的努力是分不开的,(其实,我就纳闷,大家怎么能从一大堆的英文字母中知道斑竹叫王三呢?)但我想,如果天空的众多写手能够达成以文换文的协议,比如说:朱兄你和水龙吟、平儿、77、霓裳、热血痕、等等诸如此类我们天空每个能够写东西的人,大家共同约定,每人定期推出一定数量的文章,一定是社区之幸,同好之福吧!

还有关于纯洁性这个问题,我想说这样一点,没有物质基础的支持,纯洁性只不过是一个虚无缥缈的空中楼阁罢了。(请原谅我的用词尖刻。)

1 Like

支持我们这个社区存在的是服务器,好像每年都需要众多的同好去捐款才能维持得下去。我不清楚维持了这个家园需要多少钱,但看大家通常是你一百、他一百的捐献了不少,想必不是一个小数目吧!但这种只靠输血来维持的社区总会给人以朝不保夕的感觉,所以,不知什么时候天空出现了VIP版块,也就是交纳200天空元可以浏览两个月的制度。而天空元可以用人民币去买,大约是一人民币兑换十天空元的比例,这个收费已经很是低廉了,VIP两个月也不过是20元钱。虽然很少,不过这恐怕就是社区生存的无奈吧!而后推出了一个对写手优惠的制度,就是写出加精的文章可以得到天空元,可以这么说,如果没有这个制度,加上VIP版块对我的吸引,“闺房系列”不会有今天的长度。也有其他的一些写手,在自己的文章里说过,写文章是想得到天空元,去VIP那里看看。所以说,这个制度已经起到了促进天空文学发展的目的。朱兄潜水多年,可以回忆一下,是不是推出这个制度之后,天空原创比以前繁荣了许多。

总之,我认为,所谓SP文学的纯洁性,如果像霓裳那样来理解的话,未免失之偏颇。(貌似当初还有人对VIP版块的设定不满,更有人提出自己写的文章自己都看不到了,对此我要说,几乎所有的刊物都在接收投稿时,都会说投稿者请自留底稿,来稿不退。呵呵!跑题了。)如果连社区都没有钱来维持的话,那纯洁和爱好也不过就是心中的一块净土罢了。
最后,我要说的是笔友让我告诉大家的一句话,如果他的小说能够出版,他会在社区需要捐款时,捐出稿费所得的百分之十。(有人会说,看啊!东拉西扯地说了半天,最后一句话才是心里话,这个家伙的拉票方式又更新了。那就随大家怎么说好了,反正我认为这也算是我这个心地不纯洁,人品遭人BS的家伙给这个社区所做的一点儿微薄的贡献,也许有人会说,我们不稀罕。那也无所谓,反正我的原则就是在不损害别人利益的同时,来获得自己想要的东西。稀罕不稀罕的,谁也碍不着谁。)

小弟愚见,不知朱兄以为然否?诸君以为然否?小弟在此恭候大家的板砖。

还有楼上的那位兄弟,我会在这里更新。

[本帖已被作者于2007年6月14日10时37分9秒编辑过]

真不知道是在下偷换概念,还是小姐危言耸听,为了看一篇文章去画一幅儿就会累着?为了自己喜欢的文章去点几下鼠标就会累着?

比如一个小孩子在校劳动,说我想让同学帮我的擦窗户,而这个同学要我帮他扫地来交换。这个小孩子又恰恰是楼主在意的人,楼主会怎么办呢?帮那个小孩子训斥他的同学一顿?

至于我上一篇的东西是为社区今后的发展提出了自己的看法,不知道楼主究竟有没有看仔细,非说我的行为和劫匪似的?

我的境界倒是没那么高尚,但确实认为如果欣赏作品是大家的权利,那么创作作品就是欣赏者的义务(当然,我指的是有创作能力的同好在欣赏别人作品的时候,也应该尽一点儿创作的义务)只有这样才能促进更多优秀的作品出现。

另外,朱兄,于威挨屁是什么意思?

哈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原来威挨屁是这个意思啊!真是有着深刻SP文化的一句话呀!

另外,多谢你了,终于有一个人认同我的看法了,或者说,我终于把自己的看法说明白了。

多谢骑士普法,但我在课本上学到的是:“劳动对每个有劳动能力的人来说,既是权力,也是义务。”(注意,是“权力”而不是“权利”。)而劳动者是要获得报酬的。所以,你的第二条不成立。而第一条是公民义务的定义,并不适用。因为,有的特定人群会有特定的义务。而天空正是一个特定的群体。

还有,“确实认为如果欣赏作品是大家的权利,那么创作作品就是欣赏者的义务(当然,我指的是有创作能力的同好在欣赏别人作品的时候,也应该尽一点儿创作的义务)”这句话是我个人的意见,并没有要求大家同意。因为霓裳的假设正是我的观点,所以就说一下。当然,好像该隐兄弟很赞成我的话。

对于霓裳的这种“致敬”,我只能说一句,“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

我的意思是像这种义务是应该形成一种制度才具有约束力,否则不过是一句空谈罢了。

以下是引用 200602cat 在 2007-6-14 18:41:00 的发言片段:
应用某人的一句话:天热又潮湿嘛,小强随处可见 。。。。
面对这样的话,我确实是无言了,因为我最不擅长应对的就是这种风格了。如果想让在下闭嘴的话,这种方法最合适了。虽然我和大家的看法不同,但在辩论中从来没有使用过这种去污辱别人的语言,这也是大家一直能够辩论下去的原因。本来就是一个看法不同的事情,却把小强给引了出来。

只不过,用这种方法让我闭嘴,很厉害吗?污辱的又是谁呢?我还记得当年一场辩论会上,因为反方脱口而出的一句国骂而导致对方直接获胜的事情。当然,在这里,恐怕是没有这样的好事,不过只能说一句,对类似的情况我或许会保持沉默,但沉没不代表我同意了这样的观点。如果对我有不同的看法,请保持一个淑女的风度,好好说话。

98楼那位居然把写文章的人当成了酒吧的应召,也真让无语了。而且你没去过肯德基或者加州牛肉面吗?从来都是先掏钱的啊!还有就算是酒吧的应召在客人不结账的情况下,也不会让他跑了吧!

另外,霓裳,有话好好说。别把火力往别人头上转。在不损害别人利益的前提下获得自己的利益是我的原则。我始终觉得有偿劳动才是劳动的主流。

“鲁国之法,鲁人为人臣妾于诸侯,有能赎之者,取其金于府。子贡赎鲁人于诸侯,来而让不取其金。孔子曰:“赐失之矣。自今以往,鲁人不赎人矣。取其金则无损于行,不取其金则不复赎人矣。”

子路拯溺者,其人拜之以牛,子路受之。孔子曰:“鲁人必拯溺者矣。”孔子见之以细,观化远也。”

           ——《吕氏春秋·察微》

“子路拯溺而受牛谢。孔子曰:鲁国必好救人于患也。子贡赎人而不受金于府。孔子曰:鲁国不复赎人矣。子路受而劝德,子贡让而止善。”

           ——《淮南子·齐俗训》

所以,我要说无偿劳动虽然高尚,但有偿劳动才更加地有利于发展。

(为免误会,我再解释一下,我说的利益目前在这里指的就是,曾经的天空元、精华,现在的票数和用我的文章可以换来的文章。)

好了,今天整整一白天,我都没有时间碰电脑,大家有空可以看看我前面的建议。双方都平静下来想一想,有什么事情晚上再聊吧。

该隐,我只是觉得两者之间有相通的地方,所以拿来举个例子吧!

而且用子贡二人来比我,有些不恰当吧!虽然孔子说:“三人行,必有我师。”不过这里的师好像不能随随便便就称人是小子吧!

[本帖已被作者于2007年6月15日19时9分56秒编辑过]

我如约来更新了,那边第一赛季的投票已经开始了,希望大家去捧场。根据大家的意见,我这次就不把得票数和更新做紧密联系了,大家如果不忙的话就去捧个场吧!

随着屁股上阵阵传来的灼痛,月影轻轻地咬着牙一声不吭。她知道这才是刚刚开始,要熬过今天还有得挨呢!反正答应了师父要去找千虹娇姐姐,就一定要从这里逃出去。只是却不知道她一心一意要找的人正在狠狠地打着自己的屁股。

虽然,手打屁股不是最疼的,但双手抓着脚踝,月影开始感到头重脚轻,心想这还不如打耳光来得好受些。想着想着,“呯”地一声倒了下去,双手仍然紧紧地抓着脚踝不敢松开。她揉了揉身上,站了起来。嘴里依旧不服气地说道:“姑奶奶不小心摔倒了,你可以从头再打。”

“急什么?这次是打完了四十下你才摔倒的,算你过关了。不过下一关可就没那么简单了。”虹儿吩咐道:“梅儿,竹儿把刑凳搬来。”

红梅和碧竹依言搬来了刑凳。

“你趴到上面去,第二关是竹板子。”虹儿以不带任何感情的声音命令道。

在月影依然趴好后,虹儿把自己用的茶杯装满了水放到了月影光滑的背上。

“我待会儿用竹板打你二十下,若是中途你把茶杯里的水溅出来,打过的数目就不算,从头再打,若是把茶杯碰到了地上摔碎了,就从头打四十板子,而且要堵上嘴绑起来打,若是你自己从上面掉下来,就绑起来打一百板子。”说着,虹儿把竹板在月影的面前晃了晃。

那是一根长一尺半,宽一寸,厚度却比平时用的薄了许多,只有一分多厚。这是虹儿让淡菊特意做出来为今天准备的,因为薄所以造成的伤害比较小,不会对屁股有深度的伤害,只是让疼痛都集中在表层,让挨打的人屁股表面燃烧起来。

“噼噼啪啪……”竹板的连续挥动让月影的屁股表面像点着了火一样,但她紧咬着樱唇一动不动,就连茶杯里的水面也只是微微地起了一层涟漪,一点儿也没有洒出来的迹象。

转眼间已经打了十八下,虹儿也不禁暗暗佩服,这小丫头看起来和竹儿差不多,不过,莲哥哥的徒弟,怎么好不欺负一下呢!这小丫头眼里、心里只把莲哥哥的话当圣旨,都不知道我就是她要找的人,不能让她轻轻松松的过了这关,想着,她暗暗发出一个“坏坏”的笑容。竹板偷偷交到了左手,右手高高地扬了起来。

“啪!”修长的右手在空中抡圆了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拇指回收,食指、中指、无名指和尾指四根纤长的玉指自然的张开,像皮鞭一样狠狠地抽在了月影已经被打得通红的左臀上。

四个紫色的纤细指印慢慢地在月影红艳的左臀上隆起,虽然只是用手,但以虹儿打屁股的技巧,这一下不但比竹板子打得重得多,大拇指收了回去,其它四指的柔韧性充分发挥出来,不异于普通的四记皮鞭。不但改变了打击的节奏,还使疼痛不再停留在表层,而是直接深入。

“当”,茶杯终于像虹儿预想的一样,落在地上摔了个粉碎。月影紧咬的牙关功亏一篑。

“梅儿、竹儿,收拾一下。”并没有立刻继续,虹儿右手刚刚发力的玉指也在轻轻地颤抖。

“丫头,现在求饶还来得及,否则待会儿嘴堵上了就是后悔,也得四十板子打完了再说了。而且待会儿姐姐的手法和前面可就不一样了哟!不是一味忍痛就能行的哟!”虹儿带着一丝调侃的味道。

“有什么招数就使出来,姑奶奶受着就是了。”月影还是一付犟种的样子。

“好样的,竹儿,把她给我捆结实了。”

这次并不是平趴在刑凳之上,月影的小腹下面足足放了往常用的圆柱形刑垫,这三个垫子呈“品“字形把她的屁股更高的耸了起来。嘴堵上了,就连眼睛也被黑布蒙了起来。

以下是引用 远方 在 2007-6-20 10:32:00 的发言片段:

几天没来,竟有好几页的评论,而且我喜爱、崇拜的原创前辈们竟然全部现身,看来这个有关“sp功利”话题,确实值得讨论。因此,作为开始曾致顶楼主及他的笔友,心甘情愿为他所“绑架”的人,我想我和qwewee小姐最有发言权。怎么说呢,可能是过于期待楼主的文章,人在太想得到一件东西的时候心理就会失衡,在努力达到楼主要求的过程中近乎疯狂,那几天上班我什么都没干,就在不停的推荐、收藏。也许是期望值太高,看到更新的时候竟不禁有些失望,不是说文章不够好,只是无法承受付出与所得之间的心理落差,这篇文章似乎成了负担,而不是
很感谢远方和QWEWEE小姐还有其他喜欢看我文章的人呢,我会一如既往的写下去。

我还是忍不住说一下,大家过去帮忙投投票啊!

我说的投票是指“第一赛季入围作品评选投票”,在首页可以很轻易的找到。这种投票只须注册就可以了,无需VIP的。

[本帖已被作者于2007年6月26日11时47分54秒编辑过]

多谢QWEQWE一直以来的关心,不是那边的比赛结束了,而是感到自己目前的文章写的好象很重复。思路比较枯竭,有些难以为继的感觉。所以就暂时停了下来。因为写这种文章前面的铺垫比较多,也比较耗神。就是说,找不出找碴打人的理由了。笔下的那些妹妹为什么要挨打,总不能说是下雨天打孩子,闲着也是闲着吧!我慢慢地再找点儿碴吧!要不大家也来帮我找碴好了。

是啊!其实最难推陈出新的就是惩罚时的细节描写了。我不是江郎,好像也已经才尽了。

之所以没把闺房调教系列写完,是因为才思枯竭,实在无以为继。故此已经把该系列的最后一点儿存货贴了上去。另外写了一篇文章是我根据笔友小说的素材衍生出的一部中篇小说,也算是那部阳光小说的阴暗之面吧!顺便参赛。

虹儿并没有上来就打,而是让幽兰伸出纤长的手指在她已经被打得苦不堪言轻柔地按摩了起来,让月影感到十分舒服,不光是挨了半天打的屁股,就连大腿和粉背上的肌肤也受到了幽兰纤指的光顾,由于幽兰精擅穴位,所以让月影舒服的轻轻地呻吟了起来。就在这时,虹儿猛地挥起板子,只“啪、啪”两下就让月影从天堂掉到了地狱里面,虽然口不能言,但只从她身上的激烈颤抖就能看出这两板子给她带来的痛苦。

接着,板子又停了下来,幽兰温柔的双手又开始了细致的按摩,月影明白了这次的招术,全身的肌肉紧张着不肯再放松。由于捆腿的蚕丝是绑在膝弯处的,幽兰轻轻地扳起了月影的右脚,纤细的手指开始揉搓月影的小脚心,被脚心传来的一阵阵舒服的痒感刺激,月影紧张的神经松驰下来,虹儿从她原本耸着的香肩放了下去就可以看出来月影的情况。

于是,“啪!啪!啪!”又是三记板子挥了上去,这就是这一关的真谛——“天上人间”。在你最舒服的时候狠狠地打屁股,而在你做好挨打准备的时候只是轻柔地按摩。

细滑的粉颈、柔嫩的香肩、苦不堪言的屁股、结实的大腿、圆润的小腿、刀削美玉般的纤足……幽兰的十指如春风般在月影的身上游走,让她有飘飘欲仙的感觉,而付出代价的只有倒霉的屁股,被三五不时地狠揍提醒自己是在被人家打屁股,而不是享受人体按摩。只是月影现在自己也搞不清是希望立刻停止下来,还是愿意一直享受下去。因为屁股虽然很难熬,但按摩实在是很享受啊!在幽兰的手指划过自己柔嫩的肌肤时,月影感受到了从小就没有过的温柔,但板子抽到屁股上时,又几乎要疯掉,屁股根本就没有麻木的可能,每一下疼痛都实实在在的没有折扣。

您好,先去看那篇也是一样的啊!我保证那篇一定不是坑。

感谢一直以来大家对在下作品的喜爱,目前拙作《彩羽楼物语》正在参加天空的征文大赛,请喜欢我作品的朋友们去投上一票吧!大家的支持就是我的动力。投票地址就在天空原创的置顶帖——痛快天空首届原创小说大奖赛第(一)部分作品选举投票 内第十二个作品就是拙作《彩羽楼物语》了。

[本帖已被作者于2008年1月6日7时33分34秒编辑过]

庆祝此篇终于通过点击率一万大关,自己高兴一下。

所以啊,我吸取了教训,绝不再边写边更新了,一定要全写完了再向上贴。

那倒不是,而是我准备一旦填它的话就直接把它填死。

本人笔友作品《幻虹楼梦系列》已经恢复更新,请大家继续支持,尤其向喜欢拙作《彩羽楼物语》与《闺房调教》系列的同好进行推荐,本人的这两部SP小说都是依据笔友小说衍生出来的产物,所以投桃报李把笔友小说的地址放在自己文章的前面,也同时让更多喜欢虹儿姑娘和她姐妹的同好去看一看这些女孩子在SP世界之外的生活,网址如下:http://novel.hongxiu.com/a/40990/ 另外笔友还推出了新作《齐天大圣之逆天》,这部作品的第一部分已经完成,目前正在每日更新中,里面有少量隐讳的SP情节,希望大家能够喜欢,网址如下:红袖读书_好看的小说免费阅读 - 阅文集团旗下网站 。希望大家多多评论、推荐、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