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富婆妈咪的故事(上半篇) || 1.2万字

原创]我和富婆妈咪的故事(完结篇) 11月3日更新
里

《一》
我已经大四了,早就没课了,工作也找得挺好,就等着七八月份去上班了。按说,这段日子是我一生中最逍遥的时光了,工作前最后的疯狂,
这好日子我都过了好几个月了。但是作为一名法学院的学生,总是希望通过九月份的司法考试的,那可是中国第一考啊,难度超高,虽然我法律学得还行,但其实背书的水平不很高,谁说女生背功都很好的?!完全没根据。想到那么厚的指定书,我简直要抓狂。
我很早就叫嚣着要复习了,但几个月过去了,我还没有行动。我妈提醒了我好多次,干妈也敲木鱼了(就是提醒警告的意思)。
干妈其实也是上海人,不过很早就去了香港,现在事业发展得特别好,国内国外的经常跑,钱大把大把的赚,我开玩笑叫她是“富婆妈咪”。
她对此很郁闷,装得很气愤地敲我毛栗子,“不准叫,一想到富婆我就想到那种满身横肉,珠光宝气的女人,俗死了,我像那种女人吗?叫我妈咪就得了。”最后一句话是用广东话说的,多年在香港的生活,她说话经常上海话普通话广东话不断切换,幸亏我聪明,广东话也基本听得懂的。她当然不是那样的,她身材很凹凸有致的,长得也美得有风韵,她对此很自信。不过,我说,“妈咪,你当然不像那种女人啦”,我顿了顿,“你本来就是嘛。哈哈哈”“你,你,”她把眼睛瞪得很大,把魔爪伸向我,装得很生气地抓住我的衣服把我拖到她身边,按住我的腰打了几下屁股,含笑边打边问, “还敢不敢乱叫拉”“别打啦,哈哈。。。”我趴在她身上,拼命笑,闻着她身上的香水味,若有似无,很有女人味。
“说啊,还敢不敢乱叫?”她声音又拔高了,又打了几下,加了力度。
我改变策略,一挣扎,站起身,勾着她脖子对她淫笑,“继续打,好舒服哦”,说着用中指轻轻滑过她穿裙子而露在外面的大腿,很妩媚地在她耳边吐气如兰,“我最喜欢被美女性骚扰了,我的屁股手感还不错吧。”还对她挑了挑眉。说实话,我还真对我的屁股比较自信,遗传自我妈妈,非常挺翘饱满,侧面的弧线很美,像个问号,而且肌肉比较紧,弹性十足。妈咪大概没料到会被干女儿调戏,表情不断变化,郁闷、哭笑不得、生气,我觉得她特别想掐死我。突然,我感到裤子被用力往下一拉,我啊地一声尖叫。我们俩都被我叫得吓了一跳,没办法,我实在是猝不及防啊,没心理准备。在家里穿的是睡衣睡裤,特别容易拉下来,这样实在太羞耻了,我拼命把裤子往上拉。但被她按住了。
“把手给我放开,再敢动?!”她表情挺严肃,不怒而威。其实,我心里还是有点怕她的,毕竟商场征战那么多年,她就是天生有种镇得住人的气势,否则在这个男人的天下也不会闯出一片自己的天空,她的手下都很尊敬她。我乖乖的把手放两边,不敢造次。
她对她的话的威力似乎挺满意的,表情和缓了。一边的嘴角上翘,眼睛带笑,一手扶着我的腰,一手慢慢摸着我赤裸的屁股。我心里有点紧张害怕,还觉得有些尴尬丢脸。客观地说,她那个样子确实很迷人,成熟女人的魅力,虽然四十出头,但可能没生过孩子而且懂得生活和保养,勾人的眼神,似笑非笑的表情,但我实在没办法细心体会这些,因为我不知道我将面对什么。她到底怎么想的?不知道。
“啪。”她在我屁股上轻轻拍了一下。“嗯,手感的确不错嘛,脱了裤子打,感觉的确不一样噢。。。有弹性。”突然又重重捏了一下,“丝。。。”我抽了口气,表情挺痛苦。她边帮我揉,边说,“很紧的肌肉啊,现在舒服吗?被我打得很舒服是嘛?嗯?说话呀,不是挺会说的吗?还是舒服得说不出话来了?”我不傻,在没摸清她的想法以前,我是不会轻易开口的,免得后果严重。突然,她重重的打了我一下,估计有五个手印了。“说!我刚刚性骚扰你了吗?”她表情忽然又严肃了。我努力装得很无辜的表情看着她,想从她的眼睛中看出她的想法,来确定我的答案,但实在猜不出。“讲啊!”声音又拔高了几度。我只好轻轻地说,“没,没有。”
“撒谎!”屁股上又重重挨了一下,比刚才那下更疼。“我这么又摸又捏的,不是性骚扰是什么啊?!说呀?说话怎么那么不老实啊?给我说话!”“是,是性骚扰。”我的表情尴尬的要死。刚才张牙舞爪的架势早就没了。
“嗯,我不光性骚扰,我还性虐你呢。”“李妈,李妈,帮我到楼上书房,把那根藤条拿下来,快点!”然后很随意的跟我说,“看来我这个妈咪管不住你了吧。”我真是紧张了,屁股有点紧了,她按在我屁股上的手感受到我的紧张了。
在认她做干妈的时候,不仅跪着敬茶给她,还要跪着把藤条给她,表示听她管教。不知这是香港人的习惯,还是她家的规矩。然后她用藤条打了我一下屁股,这是形式,表示我不听话她会用藤条打,是长辈立威,她舍不得我,打得很轻,但我还是觉得有点疼,而且一直听人说,藤条打人最疼。所以,我现在在担心,会不会真的打我,一下一下都有很深的印子。
她饶有意味的看着我的表情,我竭力装得很放松,满不在乎。
李妈把藤条拿了下来,交到妈咪手里,她依然很随意的把藤条稍微弯了弯,往旁边沙发一指,“趴到那里去,把屁股翘起来。”不会来真的吧?我撑不住了,做人要能屈能伸嘛,我哭丧着脸,装得很可怜得叫了声,“妈咪。。。”
“要吃奶啊?快啊,趴好。”她戏嘘地看着我,又是那副似笑非笑的表情。
我只好放手一搏了。搂着她脖子,撒娇说,“妈咪,我真的很爱你啊,我最喜欢妈咪,真的,我以后好好听妈咪的话,不敢这样了。我妈咪最漂亮,身材又棒,人见人爱车见车载,男女通吃老少咸宜。”我那表情和声音,林志玲姐姐见了我都要认输。
妈咪的笑意更浓了,“你说的是不是真的啊?是不是真心话啊?”我一看有戏,无比真诚的看着她的眼睛,坚定的点点头。
“那你还不快过去乖乖趴好?!”语气又急促了,声音又严厉了,从表情看,一点商量的余地都没有。
我狠狠心,只好乖乖趴好,等着可怕的藤条抽在屁股上。主啊,上帝啊,救救我吧。
许久,藤条都没有亲吻我可怜的屁股。怎么回事?我冒着危险,偷偷的转过头。
妈咪在那里看着我的屁股,看着我可怜的姿势。她在笑,笑得很开心!
怎么回事?我突然醒过神来了,她在耍我!她在耍我!我愤恨的把裤子拉起来,重重的坐在沙发上。我真是有点生气了。
她见了,放肆得大笑了,哈哈哈,笑声充满了得意和嘲讽。很少见她笑得那么失态,都弯下腰了。
我真的觉得自尊心受到了摧残了。向来是我耍别人的,没被人这么玩过。
她跑来坐到我旁边,笑着搂着我说,你再不回头,我也憋不住了,忍得要内伤了,乖女。
我郁闷得往旁边挪了挪,不要她抱。
她又坐过来一点,更紧地搂住我,“乖啊,不是要以后好好听妈咪的话的吗?哈哈。说话要算数啊,不听话打屁股。就你,还调戏我?这回给你个教训,再有下次,看我不真打你。”
我真是哭笑不得,很幽怨地横了她一眼,忍不住跟她一起笑了起来。
唉,跑题了,刚说到复习司法考试,因为我家里不很大,我反正在家没心思看书,老是上网,她说就到她家去吧,地方大,别把电脑带去,别墅区要出门一定要车,只要她不同意,司机不会带我出门的,有厨师烧饭的,所以可以专心温书。我和爸妈都同意了,反正我自己也管不住自己,再说她也不一直在上海的,我也有相当的自由度。而且,她也挺忙的,也不懂什么法律。我觉得这样挺好。
住过去以后,又发生几件事

我和富婆妈咪的故事2
我相信,大家看了前文,一定会想到,我去了妈咪那里住,还是没有好好复习。显然,你猜对了。不过,很多人也许会猜,大概不好好复习,会被打屁股,每天规定背几条法律,回来检查,少背、背错会被打几下这类的,然后被藤条打的巨惨的。显然,你猜错了。至少,目前为止,那么恐怖、无趣的事还没有降临到我头上。
刚住过去那阵子,妈咪在上海。我也看过法律的,无奈实在法律是无聊的,而且有的东西我知道的,但也许会混淆,所以要细看,这是很痛苦的。大概只有学法律的人才能理解这种痛苦。看一两个小时,我就没什么心思了。没劲。
打开电视,没什么好节目。按摩浴缸,又不是冬天,有什么好多泡的,无聊。煲电话粥,没这个习惯。健身,就更没兴趣了。游泳,天还太冷了点,家里的泳池还没高级到温水的呢,而且水也脏了。
心情一直不佳,幸亏今晚妈咪带我出去吃饭。吃饭当然也不见得好玩,但总比坐牢好。别墅区显然是叫不到出租车的,她说得很好听,想出去可以让车送,但家里才一部车,一个司机,我总不见得为了自己要出去瞎逛,就把司机从公司喊回来送吧。
妈咪回来了,终于回来了。我很激动,早就在沙发上久候了,连衣服都换好了,真没出息。
她一进门,我就给她一个大大的拥抱。
“宝宝,妈咪可能今晚没时间,马上要出去和个客户吃饭,这个人很重要的,很难约。又不大熟,不太方便带你。。。”她一说话快,就开始广东话了,可恶。
“别老是跟我说鸟语,我听不懂。”我的声音明显不悦。我不喜欢计划被打乱的感觉,都盼了一天了,讲好的事情,怎么就取消了呢。
“呵呵,不就是吃个饭吗?sorry啦,下次带你吃好的。”她说得很随意,一点道歉的感觉都没有,她都不觉得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我没理她,到楼上换衣服了。
她走进我房间,她这次表情倒有点抱歉的意思了,“宝宝,我原本想我们今晚出去吃,所以我说好了让王阿姨(她是负责做饭的)今晚休息,她家里有点事。”
“什么?!”我真是有点生气了。其实不就是吃个饭吗?我也不太明白自己为什么那么生气,但就是觉得很被忽略,一点都不顺的感觉。
“你可以叫什么必胜客啊,肯德基什么的外卖,对不起啦,宝贝。”
“不行!我今晚就想好好吃顿饭!若她也不烧了,我今晚就不吃了,饿死我算了。”
“好了好了,别闹了,让她炒点蛋炒饭给你,我都答应了放她假了,懂事点。”
“那你还答应了我了呢。”我把她一个人留在了房间,下楼了。
饭炒好了,我郁闷地吃了起来,妈咪也打扮得差不多了,快出门了。什么东西?第一口我就咬到了不少很硬很硬的饭粒,我忍了,吞了下去。第二口仍是这样,我把硬的吐了出来,第三口还是这样,实在忍无可忍。
“王阿姨,这饭怎么回事?一粒粒硬的可以当子弹用了。”
“啊?不会吧,要么我抄的时间久了点啊,不可能的吧。。。”
我非常讨厌不肯承认错误的人,老是狡辩。我重重地把筷子放在桌上,“那你自己来吃吃看!”
妈咪看不过眼,边找鞋边说,“好好说话,自己看看这是什么态度。”
居然还骂我。我恨恨得起身,故意把椅子弄出很大的声响,还踢了一脚。不吃了!这总行了吧。
“回来!饭不吃胃不要饿坏了吗?不就是一点点小事,闹到现在。”口气里,全是我的错,是我在故意找茬。
我很委屈,一口气忍到现在了。一下子发作了,我手一挥,朝她喊,“那你自己来吃吃看呀!是人吃的吗?!”没想到,碟子竟被我手带出去了,摔在地上,很大的声响,饭洒得到处都是。我们所有人都被巨大的声响下了一大跳。我心里有点怕,站在那里不动。
“你给我收拾干净。” 她已经站在门口了,但又转回身来了。妈咪的声音很冷,不大,但很有威慑力。我知道,这是她怒极了。
我没动。一是有点怕,二是,我还有点委屈和生气。
屋里很静,过了总有一分钟,感觉很漫长。
王阿姨反应过来了,她拿来扫帚来扫。
“你别动!让她来!”声音很响,很坚决,依然很冷。
我很委屈。我还站在原地,不肯动。
王阿姨来打圆场了,“呵呵,是我没把饭烧好,恐怕是硬了点,难怪小姐有脾气。不小心弄洒了,我收拾干净就好了。”说着就扫了起来。
“不要你做好人。”我低声说,偷偷白了她一眼。
妈咪把坤包扔在了沙发上,走了过来。站在我面前,看着我,脸色铁青。我不看她。
很快王阿姨就扫干净了。妈咪说,“你不是要回家吗?快走吧。”
眼看着一场暴风雨要来了,她很识相,马上拿了东西就走。
偌大的房子,很安静,妈咪站在我面前,仍看着我,我不敢抬头。我很怕,我知道不可以摔东西,尤其不可以摔饭碗,太没家教。但我真的不是成心的。
许久,妈咪吐了口气,“有啥要讲的?”用上海话说来,语气缓和了不少,眼神也有些宠爱。
我不肯说话。我知道,只要说一声,我不是成心摔碟子的,不小心碰到的,就会没事,而事实上也的确是这么回事。但我不肯说,心里还是有点委屈,脾气有点倔。
妈咪等了很久,突然象下了决心一样,“好样的你!把藤条拿下来!不打不行了,太宝贝你了是吧?现在一点规矩都不懂了。盛饭的碟子也摔了,这样下去还了得了?”
妈咪宠我的时候是一回事,发起火来那是另一回事。宠起我来,我一个礼拜赖在她那里不去上课她也不管,还帮着我说谎,下班回家陪我玩,甚至把我带到她公司去玩。知道我感冒,不是什么大病,都特地赶到我寝室,接到她那里,我最不喜欢喝药水,我都那么大的人了,她都把我抱在怀里喂我喝,慢慢哄我,一点都没脾气。但真的火气上来了,那也是挺可怕的。我知道的,我知道我不会好过的。
我不想拿藤条,我知道打起来很疼的,打下来我肯定吃不消的,想到就发抖。妈咪盛怒之下,下手不会轻的,不会是认她做干妈那次那样意思意思。
她看我还是不动,更生气了,“你现在胆子大了,我的话你都不要听了,是吧?”“李妈,帮我把书房里那根藤条拿过来!”她声音很响。李妈是管家,可谓看着我妈咪长大的,妈咪到哪里都会带着她,平时也比较敬重她。
李妈直接过来了,“做啥啦?敲掉一个碟子,你倒要拿藤条打啊?想得出的!平时那么宠她,一点都不舍得管,骂都舍不得骂一句,整天跟我说宝贝怎么怎么,缺点都被你说成优点了,现在怎么就下得了手了?好了好了,不是要出门吃饭吗?不要晚了。”说着就把妈咪推向门口。李妈还是帮我的。
“我再问你一声,你有什么要讲的没有?”妈咪绷紧的脸,柔和了。
“还不快跟妈咪认个错啊?说啊,乖一点。”李妈推推我。
为什么我要认错?错就错在我摔了个碟子,而且我也不是故意的,我心里也不痛快的,而且本来就是她先失约的。我平时很讨人欢喜,嘴巴又甜又懂人的心意,所以妈咪很疼我,但有时候,也很犟,脾气上来了谁也拉不住,这点倒跟妈咪很象。我死活不出声。
李妈有些意外,也有些尴尬,“哎哟,这个小孩倒跟你一样,从来不肯认错的,呵呵,算了算了。。。”
妈咪不说话,把鞋脱了,又重新换上拖鞋,开始打电话。她让她的助手代她去吃饭谈生意。
我知道这次逃不掉了。
“李妈,你不要护着她,再不管还行吗?无法无天了!你讲得对,这个小孩是要管教管教,好好同她讲都不听的,我今朝不出去了,好好管管伊!”她说着,就上楼了,“跟我上来!”
在书房里,妈咪把门关上。她看着我,“把藤条拿给我!”
我看了她一眼,象冰一样的眼睛。我不敢不动,磨蹭着把藤条拿到她手里。
“呼。。啪!”我一惊。妈咪狠狠地把藤条抽在了红木书桌上。
“趴好!裤子脱了!”
我的眼泪几乎要流出来了,我慢慢把外裤脱掉。里面是彩条的内裤。
“听不懂是吗?平时把你宠坏了,一句话也听不进去了是吗?藤条在旁边,还不听,是吧?嗯?我不相信我今天管不好你了!今朝打到你服贴。”说着,藤条就挥了上来,火辣辣的痛,我感到心重重受了一击。眼泪流下来了。痛,屁股很痛。
我不敢再犟了,边哭边把内裤褪了下来。我不敢看自己的屁股,肯定是一道印子。
过了一会儿,妈咪并没有打上来。
我听到开抽屉的声音。“啪!”又是一下。很疼,但和刚才那下不能比,轻了不少。
我不敢回头。“啪啪啪啪啪啪。。。”真疼,我忍不住了,从压抑的哭声,渐渐变响了。我原本想好,无论如何,都不哭出声的。本来就已经丢脸了,这样更没面子了。
“啪!”这下突然很重很重,我忍不住叫了起来。用手揉了揉屁股,屁股都烫了。
“痛吗?”妈咪问。
“嗯。”我呜咽道。
“今天为什么打你?”
“摔了碟子。”
“啪!”又是很重的一下。
“啊!痛,痛!”我忍不住把身体扭了起来,想逃过去,又用手揉了揉屁股,痛死了。
“啪”地一下打在我手上,我赶快把手放好。
“啪啪啪啪!”妈咪一直不说话,把手按在我的腰上,继续打。
“呜呜,痛啊,呜呜。。。”
“我再问你一遍,今天为什么打你?”声音还是那么冷。
“呜呜,今天。。。今天没规矩。”我边哭边答,心里很委屈。
“说清楚一点!”
我不作声。
“啪啪!”“你。。你。。。”我知道,妈咪气得不轻。我痛得不行了。
我听到很清脆的一声,我朝地上一看,是一把塑料尺。原来妈咪没舍得用藤条打。
她把尺扔在了地上,我回头看,她坐在旁边的沙发上,看着我,眼神里有心疼,生气,失望。。。
我突然很后悔,为什么要叫妈咪那么生气呢?她给我那么多机会,我都没。。。我这脾气也真是。
“呜呜,妈咪,我其实不是成心的,呜呜。。。”
“行了,你起来吧。”声音里有几许疲倦。
我一阵心疼,有些惶恐,妈咪不再喜欢我了吗?不想再管我了吗?
“妈咪,我。。我。。。我下次不会这样了。”我其实想说,我下次不会这么不懂事了,我会乖的,不乱发脾气了,但我实在说不出口。我趴在原处没有动。
我感到妈咪走了过来,用手摸了我的屁股,很轻,很温柔。
“妈咪打疼你了。很疼,是吗?”
“嗯。妈咪,我。。。”我想说,你别生气了。但开不了口,连句“我错了”我也说不出,我的脾气就是这样子,我有点恨我自己。真是该打。
妈咪轻轻的帮我揉着屁股,我转过头,看见满眼的不舍和心疼。
我想解释,“妈咪,我,其实。。。”
“行了,你呀。。。”妈咪叹了口气,语气里,仍是无奈。
“还趴着干什么?没打够啊,起来吧。”宠溺的成分多了点,我放心点了。
晚上,在我的卧房里。
“宝贝,过来,脱下来让妈咪看看怎么样了。”说着把我拉到她身边。
“没什么,不要看了拉。”我皱着眉头,撅着嘴。多丢脸阿。
她直接把我的裤子拉了下来。“还不听话是不是啊?打不好了是不是?”妈咪假装生气。说着在我屁股上拍了一掌。
“啊,好痛哦,好痛!”我夸张地叫着。
“现在倒叫那么大声,打你的时候,怎么忍着不叫?”口气很有点舍不得。
我笑了,哼,谁让你打的,就让你心疼死。
屁股上,那条藤条打的印子还是很清晰,别的地方倒只剩下一些紫色的点子了。
“打的时候,干什么不讨饶啊?打得不疼是吧?认错也不会,一句好话也不会说。”说着,又轻轻地拍了我屁股一下,然后把我搂在怀里。
突然,我想到了,“妈咪,你不去吃饭要紧吗?那个人会不会生气呢?”我倒有些歉疚。
“我怎么知道啊?想也没有用。做不成生意把你卖掉,补偿我点损失,一天给你吃一顿打三顿,看看你学不学乖!”语气温柔,说着,玩弄我的长发。
“嘻嘻,你舍得就打好了。钱债肉偿,现在就还给你。”我朝她妩媚地眨了眨眼睛,偷吻一口。
妈咪突然脸红了,很可爱。“现在就打你,有什么舍不得的阿?成天没个正经,天晓得我那么宝贝你做什么,你自己跟人家Jessica比比。”说着在我屁股上拧了一下。我超讨厌Jessica, 就会讨人欢心,而且像十项全能一样什么都好。
“我不听,听不见。。。”我撒娇地把耳朵塞起来。
“你这个小孩。。。”妈咪低头,轻轻在我耳朵上咬了一口。
后来李妈偷偷跟我讲,我的脾气像足了妈咪。妈咪小时候,有次发脾气也把饭碗摔了,被她爹地当场狠狠打了一巴掌,就是低着头不肯认错,大家劝她也不听。爹地更生气了,把她拖到书房就用藤条狠狠打一顿,打了十几下,一开始忍着,到后来实在忍不住了就大哭大喊,还是李妈给劝开的,哭得都接不上气。后来还被罚跪,跪了半个钟头,反正惨得不得了。后来她也吸取教训了,吃饭的碗捧得很牢,再也不敢摔。
我听了闷笑,李妈见了,也笑,说,你这个小姑娘啊,以后不可以这样的。你不知道你妈咪多心疼,她跟我讲,见你眼睛里有眼泪了,又趴在那里,她心里已经舍不得了,一藤条打下去,拉开裤子来一看,都肿起来了,下不了手。你又不求饶,她想来想去,换了把塑料尺打,想想又生气,打得重了,你还是不好好认错,气都气死了。后来想想算了,你就是这个脾气,打也打不好了,再说总归也是先答应了带你出去吃饭的,知道你是小孩子脾气。你以后乖巧点,别惹你妈咪生气,听到没有啊?

我和富婆妈咪的故事(三) 自从上次被妈咪狠狠打过以后,我不像以前那样张牙舞爪了。看着那些下人,我总有点不好意思,虽然是关起门来打的,但他们总是知道我被打的,这种事情肯定会传来传去的。谁知道他们怎么想的啊?
我推说屁股痛,还是不肯看书,妈咪也不催,随我去。于是我就整天看小说。日子就这样平淡的过去。
我总有点讨厌王阿姨,也许是她间接害我被打的缘故。我每天睡到中午起床,早餐中餐一起吃,而且都吃得很少。但也不见瘦下来,郁闷。
晚上,妈咪没有应酬会回来和我一起吃饭。她若不回来吃,我就随便塞几口菜。然后吃点水果阿,小点心什么的。从早到晚,都不吃一粒米。王阿姨自然没权利多说什么,每次盛好饭,再原样倒掉。我讨厌她,当她是空气,从来也不看她。
李妈见这样有段日子了,有天中午我吃完了,仍然没有碰米饭,就问我,“是不是菜不对胃口?还是米不好?还是身体不好啊?不吃饭怎么行啊?”
“都不是。我不想吃。”我闷闷地说。
“不吃不行的,乖一点,你妈咪知道了要心疼死了,快点吃。”
“我已经饱了,不吃了。”若是别人,我一定不睬的,起身就走。但是妈咪一直很敬重李妈,而且她对我们都很好,所以我只好一直答话。
“吃这点就饱了啊?再吃几口饭,快点啊,再这样下去,要告诉你妈咪了哦。不吃饭怎么行啊?”李妈还在劝。
我觉得很烦,干嘛拿妈咪压我。“说了不吃就不吃了,吃不下了。”我说了,就到房间里去了。
晚上,妈咪今天很早就回来了。她回来的时候,我吃得差不多了,还是没碰米饭。
妈咪换了衣服,走到餐桌边,摸摸我的脸说,“宝宝,妈咪这段时间都没有怎么陪你吃晚饭,事情忙,今天回来早,你再陪妈咪吃一点好吗?”
“嗯,你早点说要回来吃饭啊,早说我就等你一起吃了。”
“呵呵,我特意把与客户的晚饭改成下午茶,现在不饿的,就想和你一起坐下来吃吃饭。”
我坐着看着她吃,感到挺幸福的,她吃饭的样子也那么美,我偶尔也动一下筷子。
“宝宝,怎么啦,饭碰也不碰,这米你不喜欢吃吗?你不是说你挺喜欢泰国香米的吗?”妈咪似乎发现了。还是李妈告诉她的?我甚至想,妈咪今晚回来那么早,会不会是因为李妈告状的缘故呢?
“哦,我中午吃挺多的,所以晚饭吃不下。”我忍不住撒了个谎,我想看看是不是李妈告诉她的。
“你中午吃多少啊?”从表面来看,似乎李妈没跟妈咪说过。否则,她就不必问我一遍了,直接骂我就行了。
“呃,菜吃多了点。”
“哦,那也再吃几口饭啊,不吃饭怎么行呢?”
我只好勉强又胡乱塞了几口饭。
这时候,王阿姨猜我们吃得差不多了,出来看看要不要收拾。

突然,她满脸堆笑,同我妈咪说,“呵呵,看来还是要妈咪陪着吃啊,平时饭碰也不碰,现在妈咪一回来,就开始吃饭了,妈咪魅力大啊。我本来还以为她身体不好呢,还是饭烧得不好,搞不懂她怎么不吃饭的,看来是想着妈咪陪啊。”
被她害死了。我想,她总不会成心害我的,拍马屁拍得积极了点罢了。
妈咪看了我一眼,不动声色,问,“平时都光吃菜不吃饭吗?今天中午吃得多吗?”
王阿姨继续献媚,“是啊,一开始我也有点觉得奇怪,后来我想也许她是这个习惯。多少饭盛上来,多少饭倒掉,挺浪费的。今天中午连菜也吃得少,早饭中饭一起吃也吃不多。晚上看见妈咪胃口就开了。呵呵呵。”
“行了,你忙你的去吧,我们还要吃一会儿呢。”
“呵呵,你们慢慢吃,慢慢聊。”王阿姨说着就走开了。
妈咪冷冷看了我一眼,我知道她有点生气了。她向来讨厌别人骗她。但她生气时,又不发作,让人觉得挺忐忑的。
“现在妈咪回来了,你可以多吃几口了吗?”她淡淡地问。
我真的吃不下饭。晚上让我多吃点水果什么的,还行,饭实在不想吃。本来,妈咪已经生气了,我该勉强自己吃的,但我转念一想,怕妈咪觉得我晚上明明可以吃一碗饭的,是不乖才不吃的,以后天天强迫我吃怎么办呢?为了以后的幸福生活,我只好冒点险了。
“妈咪,其实我不怎么吃饭的,在家里的时候就这样。我吃菜多,也一样的。可以吗?”我尽量把声音放得坦白些可怜些。
妈咪声音高了点,“你在家怎么样我不管,在这里要守我的规矩!”妈咪不怎么喜欢我提家里,同我父母也不熟,她也不想和他们熟。也许,她觉得,和她在一起的时候,就是她的女儿,不想与人分享。占有欲望还挺强。
我没办法,只好勉强吃饭,心里有点不开心,只拼命往嘴里塞饭,不吃菜。
妈咪见了,知道我闹情绪,却也不说什么。
好不容易吃完了饭,我放下筷子。
“王阿姨,再盛一碗饭来!”妈咪很平静地说道。
什么?!再吃一碗饭?!我不禁也有点火了,吃一碗我已经很不开心了,是看在妈咪的面子上吃的,哪里还吃得下?
王阿姨很快盛好端上来了,笑着说,“这个孩子跟妈咪倒很亲啊,妈咪一回来,连吃两碗饭啊,比平时一个礼拜吃的饭还多,呵呵。”
我白了她一眼。
她走了以后,我还是不动筷子。我生气了。
“吃掉它!”妈咪开口了。
我就是不动,也不说话。
“听到没有?!”声音高了。
“吃不下。”
“吃不下也给我吃完它,以前的我不管,你把今天中午那顿饭给我补回来,以后不准这样。”毫无商量的余地。
我心里有点难过,以前妈咪很宠我,我想怎么样,她都顺着我,从不说一句重话。我跟她闹跟她发脾气,她也包容着我,还哄我。现在连一碗饭都要强迫我吃,我已经很听话了,已经吃了一碗了,她还要我再吃。前几天还打我,打得那么狠。藤条的印子还没彻底消掉呢。而且,现在说话语气也比以前硬了不少,以前很温柔。
我越想越伤心,眼眶有点红了。
妈咪早就察觉我的情绪了,但她还是说,“还不动筷?要不要我喂你?”
见我还是不动,她从她的位置上起身,拉开我身边的椅子坐了下来,端起碗,拿起调羹要喂我。
我把头别到一边,我讨厌别人强迫我。即使是我爱的妈咪,也不可以。
“张嘴。”妈咪似乎倒有点耐心。
我用手挡开,把碗一推。
“乖,张嘴,快点!”看来,今天不把这碗饭喂完,她不罢休。又把调羹凑上来。
我还是用手推开,这次用了点力。妈咪差点没端稳,碗几乎要掉了。
她有点火了,“是不是又想摔饭碗了?嗯?”
同样冰一样的表情,我又想起了上一次挨打的场景。我强忍着眼泪,回了句,“那你再打我一顿好了。”
妈咪没料到我还会顶嘴,呆了一下,把碗重重放在桌上。
大家僵坐了一会儿,妈咪起身去客厅,坐在沙发上看报纸。
我不知该怎么办才好,只好坐着,呆呆地看着那碗饭。
王阿姨来收拾,问,“小姐,饭还吃吗?”
我不说话。
她又问,“不吃我就收了?”
我还不睬她。
估计她也看出来点端倪了,走了。一会儿,李妈来了。
“怎么了?已经吃了一碗了,吃不下就别吃了。我让人收了好吗?”李妈关切地问。李妈察言观色的水平高的不得了,似乎什么都瞒不过她。我估计她早就看出来怎么回事了,但她总懂得装糊涂。
过了一会儿,她见我不出声,就把碗拿起来想收掉。我突然夺过碗,拿起筷子拼命把饭往嘴里扒,饭都不怎么嚼就吞进去,拼命吃。很难咽,我觉得胃里和喉口很难受,心里的委屈都涌了上来,眼泪大滴大滴的掉在饭碗里。你不是要我吃吗?我就吃给你看。你满意了吧?
“你干什么?!”传来妈咪的声音,竟然有点尖有点抖。她很少这么失态,我从没听过她这种声音,即使生气的时候也没有过。
我吓一跳,我以为她一直在看报纸。我呛住了,咳了起来,有些饭粒卡在喉咙口,有些呛进鼻腔了,脸涨得通红。
因为吃得太饱了,这么一呛一咳,我忍不住冲进了洗手间,吐了起来。
我听到身后的脚步声,有人一直轻轻拍我的背,递给我漱口水,我以为是李妈,我彻底吐完以后,回头看,那人竟是妈咪,而李妈站在洗手间门口。
没想到,妈咪的眼里有些泪水,红红的,有些埋怨的眼神。她轻柔的抚着我的背,问,“好点了吗?”突然,又大声喊了句,“你这是做给谁看的?啊?”
看到她这样,我不想再说什么气话,就朝自己房间走去。
我没料到,妈咪和李妈竟然吵了起来,我头一次见,而且很大声,我开着房门就能听见。
我听见李妈极气地说,“小姐,照道理,我是不该说你的,这是你自己的事情。但是,我是从小看你长大的,我也忍不住要厚着这张老面皮讲几句。有你这么管小孩的吗?天天见不到你人影,一回来,就对着她凶。吃点饭,怎么就搞成这样了?”我心里有点愧疚,感觉自己对不起李妈,今天中午对她态度还不好,还以为她跟妈咪告状,没想到她那么帮我。
妈咪不服气地说,“我在玩吗?我天天和牛鬼蛇神打交道,一点点都马虎不得,今天特地赶回来陪她吃饭,没想到她跟我撒谎,饭又一直不好好吃,我能不生气吗?”
“生气你就这么罚她啊?你当我不知道啊?她平时一口饭都不吃,今天一下子会吃两碗饭?不是你逼她,她会去吃吗?”
妈咪的声音有些气急败坏,“李妈!我就是要她给我记记牢!不给她点教训,她这么天天不好好吃饭,怎么行啊?居然还敢骗我!”
“那她现在吐成这样,你满意了?胃这么一张一缩,你想过没有?”
“她刚才这么个吃法,算是什么意思?吐成这样,我能想到吗?她自己“作”出来的。随便她去,我一点也不心疼。”
“你是没看见你自己跟着她跑进卫生间的那副样子!还一点也不心疼!你心疼也是你自己“作”出来的!我也不管!”
“我气都被她气死了,任性得一塌糊涂,你没看见饭桌上她刚才那副腔调。。。”
“好了好了!现在说她脾气大,当初是谁说她是自己见过的最聪明最有灵气的女孩子的啊?成天跟我说她怎么有趣怎么可爱。老师说她几句,她都敢给人家脸色看,你不骂她,还跟着她笑,都宠成什么样了?她的腔调我能想象得出来,你的腔调我也能想象得出来!真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认她做干女儿完全正确,脾气跟你活脱脱的像!还她怎样怎样,你这个当妈咪的有当妈咪的样子吗?口气冷的像冰一样的,你以为你在公司里啊?谁受得了啊?小孩子么,要慢慢哄的呀,跟她好好说才行的啊。”
“她都几岁了?还慢慢哄啊?!”
“那既然不是三岁的小孩了,你逼她她就听你的啦?几岁?你多大了?哪次生气后肯吃饭的?哪次哄你不花个几个小时的?”
“李妈!”妈咪的声音明显不好意思起来,有些埋怨。哈哈!我原本心里很不开心,现在心情一点点转好了。
“哦,你晓得不好意思啦?”李妈的声音有点戏谑,“也不知道是谁嫌中药苦不肯喝,男朋友足足哄了半个钟头都没用,还要跟人家谈条件!人家比你还小几岁呢。若他是你这种态度这种脾气,我看你不把药洒到人家身上!”
“行了行了,李妈!我们不是在谈宝宝的事吗?提这个干嘛?!”哈哈哈哈,我忍不住偷笑起来。这个人,原来跟我一个德行,还要教训我,在我面前充大人,哼。
“呵呵呵,不提不提”,李妈的声音明显开始含笑了,“我看你家宝宝大概是心里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了,这几天我看她都闷闷不乐,你自己好好问问,别动不动就凶她,耐心点。你要么就一直摆妈咪的架子,严厉一点,这也没什么不好的,这个小孩有时候是被宠过头了,要是上了班还这样怎么办?但你别一会儿跟她没大没小的,疯在一起,一会儿又像骂员工一样对她冷冰冰的,谁吃得消你?”
“知道了知道了。”
“好了,我不说了,免得你又说我唠叨,多管你闲事。我可是为了你好。”
妈咪无语。我能够想象她讪讪的表情。她也郁闷了吧?李妈总能适时地抽身而出,让人说不出什么。哈哈。我本来极度不爽,现在早就心情转好了。反正李妈已经帮我出了气了,骂了妈咪了。
听到脚步声传来,我赶紧跳上床,趴在那里像个委屈的小狗。
妈咪进来后,轻轻摸了摸我的头发,问,“胃好点了吗?饿吗?”她的声音似乎想装得默不关心,又想严厉点。
“没什么,不饿。”我也装得很冷淡,其实我早就不生气了。
“都吐掉了怎么会不饿?我看你以后敢不敢这么吃饭。快点起来啦,我让王阿姨再弄点给你吃。”说着拍拍我的屁股。
一提她我就心烦。“不吃!”
“你。。。”妈咪不禁有点气结,又温柔点说,“那你要怎么样才肯吃?”
哈哈,妈咪还是待我很好的。我心情大好,翻身起来抱住她,“我要亲亲。”
“什么?”妈咪不明白。
“我要妈咪亲亲我,我就吃饭。嘻嘻。”
“几岁啦,受不了你啦。”妈咪也声音含笑起来,“亲哪里啊?”
“这里。”我指指脸颊。“啵!”的一口。
我又指指嘴巴,又亲了一口。
我又在脸上东指一下西指一下,妈咪拿住我的手,在脸上乱亲一气,笑着说,“可以了吧,宝贝。下楼罗。”
妈咪见我不怎么想吃王阿姨烧的菜,突然像想出什么好主意似的,“哎呀,干脆这样吧,我亲自下厨烧给你吃吧。”
我心里虽然甜蜜,但还是很痛苦地说,“妈咪,你烧的东西能吃吗?我这次会不会上吐下泻啊。我的胃经不起这么折腾了。”
妈咪假嗔敲了我一下头,“你什么意思啊,看不起你妈咪啊?你会烧吗?”
她的厨艺几十年如一日的没进步,居然也敢嘲笑我不会烧菜。
我嬉皮笑脸地抱着她,说,“哪敢啊,妈咪,你烧得就算是毒药我也吃下去,吃这样的美人烧的东西,今生无憾啊,我死得其。。。”
还没说完呢,她揪起我的耳朵了,疼死了。“用不用那么视死如归的心态啊?不烧了!饿死活该。”
其实,我还不想吃呢,真的不想吃东西,但为了不打击她的积极性,我只好装得很期待她的手艺的样子。然后偷偷说,“我不是视死如归,是神农尝百草的心态罢了。”说得很轻,但她肯定听到了,因为我看到她露出一丝偷笑。
为了不再摧残我的胃,妈咪就烧粥,我始终从背后抱着她,她说我像只流浪小狗一样。
上楼时,她拉着我的手走在前面,说,“今晚跟我一起睡好吗?”
这哪里是征求我意见,只是在通知我。“嗯。”
“怎么?不乐意啊?”
“哪里,我在享受不少男人梦寐以求的待遇。”
我以为她会骂我又乱说话,没想到她停下脚步回头,朝我嫣然一笑,“哼,反正我也不吃亏!”说着,斜挑着眉朝我上下三路扫了好几遍。晕倒。我脸不禁有点红了。
“嘿嘿,小姑娘,怎么脸那么红啊?”说着捏捏我的脸。
到了她的主卧,我先洗澡。穿着浴袍出来,躺在床上。她洗过也躺着,让我*她近点。
“宝贝,妈咪明天要回香港去,过一个礼拜回来。你在家,要乖乖的。”
“啊?那么晚才跟我说啊?一个礼拜那么久,我要么先回家住一下。”
“怎么?这里住得不舒服?这个礼拜一直不开心,到底怎么回事?!哪里委屈你了?”妈咪明显不悦。
“嗯,嗯,没什么,反正你也不在,我,我,家里。。。”我其实想说,爸妈想我了,但又不便明说,只好虚化成家里。
“我还没问你呢,你来这里住的目的是什么?啊?说啊!”声音又拔高几度。但这总比冷冰冰的声音好点。
“复习功课。”我低声说。
“书看了多少了?”
。。。。。。
“怎么又不说话?问你话呢!”
“一点点。”
“几页叫一点点啊?几岁了你?念书还要人在屁股后面盯着你啊?一点点?我不懂法律不能考你是吧?小聪明都用到这里去了?书,书不念,饭,饭不吃,成天在家里都干什么?”
我自知理亏,“明天就看书。”
“明天?明天你必须看书!我现在跟你说的是过去这些天,跟你算这笔账!”
我不知该说什么好。
“你给我趴着!把浴袍脱了。”
浴袍脱了就真空了。这也太尴尬了,虽然妈咪在叫我起床的时候早看过我,但这显然是不同的。(有一次周末我住她那里,周一时,佣人叫我起床去上课我一直在赖床,妈咪亲自出马,温柔喊了我很久,没了耐心,一把把被子掀开,没想到,我什么也没穿。吓了一跳,被她嘲笑很久。我跟她说这是绿色睡眠,偶尔为之。)
“是把浴袍脱了用手打,还是拿藤条来?你自己选!”
我想,妈咪不舍得用藤条打。但我被藤条打过了,疼得要命,我思索半天,决定还是不要冒险。妈咪真火起来,那气势绝对是火星撞地球的,超人都挡不住。
我趴着慢慢把浴袍脱掉,轻轻扔在床下。
“啪!啪!啪!”
“好疼啊,妈咪,明天就看书,不打了好吗?”我发出含糊不清很呜咽的声音。我知道妈咪并没特别生气,而且我觉得自己表现得够乖的了。
“现在知道疼?料准我不打你,不骂你,是吧?啪!啪!”
“没有啊,疼死我啦,上次打的印子都还没消呢。。。”疼是有点疼,火辣辣的,有点麻,但也还好。我想博取同情。
“少来这套!活该!一点都不心疼你!打都打不好!”说是这么说,打就没再打下去了。
“妈咪,会看书的,我保证!天天吃饭,明年长得更高!”
“得了得了。”妈咪忍不住笑了,说了句广东话,终于赦免了我,哈哈。
我想翻身下床把浴袍捡起来穿上,但又觉得起身有点尴尬,不知怎么办才好。只好往床边慢慢地挪。妈咪目睹着我的举动,得意地笑,我把手伸下床想拿浴袍的一瞬间,她突然先抢走了浴袍,在我面前挥了挥示威。
“妈咪,做什么嘛!”我懊丧地叫了声。
“不给你。”
“给我嘛。”
“今晚你绿色睡眠吧。”说着就把浴袍扔在旁边的沙发上了。这。。。我目测了一下,太遥远了。
识时务者为俊杰,实在没办法,我只好快速把被子盖在身上。
见我躺在床的一边,妈咪把我拖到她身边。
她开始逗我。“不好意思了?身材不错哦。”说着在被子里把手靠在我屁股上帮我揉揉。
“妈咪走了,你想不想妈咪啊?”
“不想。”我故意赌气。
“真的?”
“真的。”
“为什么?”
“你打我。”
“你自己不听话!成天讨打。我觉得我还打你打的太少了,应该对你凶一点才好!我自己还打得手疼呢,现在还发麻!”
“你打我你还说你手疼?!谁让你打我?”
“你啊,你乖一点我会打你吗?”
“那你不能好好跟我讲道理吗?”
“道理你自己不懂啊?还要我讲?!”
这话倒是没错。
“一点都没良心,白对你那么好。不想我拉倒。你给我听好,乖乖给我在家看书,好好吃饭,晚上要早睡。我一回来就检查,有哪条做不到,看我不打死你。反正恶人作到底。”
听到她像小孩那样赌气,我忍不住笑了,抬头亲了亲她的锁骨,钻到她怀里。

你要给你。。。拿去。。。

谢谢楼上几位。

好开心哦,看到几乎半个版面都是我刷的屏,yeah!

我再刷一下,就占据了大半个版面了吧,最后,还一定要把自己的帖子放在第一位,嘻嘻,我好险恶。。。

今天心情巨好。好有成就感,啦啦啦~~~~~~~~~~~~

jiabin,

我怎么调戏读者啦?为什么那么多人都没觉得晕,就你觉得晕呢?

原因在于。。。

我笑疯了。。。

哈哈哈哈

玢太可怜了,被桃子调戏耍弄得没法活了,这要是放在过去朝代,人家“士”都是会屈辱而自尽的。。。。

哦,据别人对我声音的最高评价是——温柔沙哑中略带性感(我当时快要笑喷了,这个人说话太刺激我了),哇咔咔,完全不是甜美。。。

你一定超级失望吧

如果用这个声音读这个文的话,你也会被刺激到的。。。

你太不幸了。。。。

人有时候就不幸在“在不该想明白,不该聪明的时候看得很明白”。。。

既然如此,那么,你选择吧。。。。

1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