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求凰 || 1.3万字

简介:

她为平息前朝纷争入宫为后,却始终不见天颜.是放任美貌才情在这后宫中寂寂凋零,还是努力的抓住自己遇见的幸福?是为了家族投身纷乱的后宫争斗,还是为了心爱的人舍弃所有……

楔子

我看见满城的张灯结彩,喜气冲天,看见街上摩肩接踵的人群带着兴奋快乐的笑脸,看见漫天纷扬的红色,最后,我看见紫禁城雄伟的城门,看见仪仗队随着喧天的喜乐,缓缓走进。然后,我听见“砰”的一声,那皇宫的大门在我身后重重合上,隔绝了外面的一切,也隔绝了我的凡心。
眼前是龙凤红烛,是精美的喜宴。我坐在床边,头盖喜帕,耳边隐约传来喜庆的音乐,和着人们的声音。
月色很美。 第一章 等待

三个月前,我还只是凌府的小姐,生活无忧无虑,每日只是在闺房中看书习字,弹琴画画,要么与三位兄长吟诗作对,或者与母亲一起做些女红,很惬意。兄长三人分别是三界的文武状元,让父亲脸上很是容光。
父亲是当朝右相,位及人臣,他很受先帝的赏识,是先帝的肱骨。因此,新帝年少继位时,朝中大事大多由父亲做主。再加上三位兄长,大哥是户部尚书,二哥是镇西大将军,手中握有重兵,三哥虽是状元但没有入朝为官而是到江南经商。在没有借用凌家势力的情况下也颇成功成为国家有名的商人,我们凌家因此名噪天下。
也许是因为父亲有些自恃功高对那位年轻的皇帝有些压制,他俩的关系一直不是很好,总是会有分歧。不过父亲说他是难见的英主,等再成熟些必有很大的作为。毕竟能对一个只有十六岁的人要求什么呢。
不过他们在朝堂上的“战争”使父亲很无奈,都是为了国家。父亲每次与皇帝闹得不太好了都会抱病在家,而每次为了父亲还朝,总会给父亲或兄长加官进爵。所以,我们凌家的地位非一般大臣能及,几乎也与王爷相当了。
就这样,我长到十六岁,皇帝十九岁。
那天父亲再一次气冲冲地从皇宫回来,一连一个多月没有去上朝。皇帝在对回疆用兵的问题上与父亲产生了分歧,父亲主张怀柔,而皇帝却想出兵镇压,一时在朝堂上都忘记君臣之分吵了起来。最后皇帝竟给了父亲一巴掌,于是就一发不可收拾了。
“父亲,”我端着一碗参汤走进书房,父亲正在挥毫,屋内燃着西域来的香料,淡淡的檀香味,“父亲,喝碗参汤吧。”我将汤放在一旁的小桌上,过去看父亲,红木制成的宽桌上,父亲在上等的宣纸上写下“宠辱不惊”四个大字,字字力透纸背。
“薇儿,这汤是你熬的?”父亲已品了一口汤,回过头问我。
我那起那张宣纸背光而立,笑着说:“这真的是父亲心中所想么?宠辱不惊,看花开花落;去留随意,任云卷云舒。”
父亲没有说话,半晌才说:“你认为呢?你哥哥他们都劝我还朝,太后那边也有这个意思。你瞧,昨个又给你大哥近了一级,现在朝中左相的势力有些长了,前几天太后把礼亲王的合硕惠敏公主嫁给了他大儿子……”
“父亲是怕再称病下去左相的势力会再长么?”我看着那四个字,有继续说道:“父亲若真能做到宠辱不惊又在乎什么呢。可是女儿知道我们凌家荣耀三朝父亲是断断不会放弃的。皇帝对父亲做的,父亲也还是在意的吧。”我走回父亲身边,笑着说:“女儿愚见,不知父亲是不是想着要出就出得千呼万唤,要大大的提高自己的身份。”父亲看着我,赞许的点点头。我一福身,拿起汤碗:“父亲,女儿先下去了。”
父亲果然没有还朝,尽管大哥不停游说,二哥也从西北来了信。终于,对回疆的解决方法出来了,怀柔,据说是太后的意思,还听说皇帝为此很是不满。但他毕竟不敢违背太后的意思。
“父亲,您到底何时才还朝呢?”书房里传来大哥的声音,他先前去游说父亲,但看来没有效果。
“放肆,这是你跟父亲讲话的态度么?”父亲似乎生气了,接着传来大哥认错的声音,“你呀,还没你妹妹看得长远。”
“薇儿?”大哥再没说什么了。
我坐在花园里绣一尾锦鲤,鲜红的颜色在淡蓝的缎子上,突然,一个身影来到面前。我抬头,是大哥。
“小妹,陪哥哥走走吧。”
我站起身,把手中的东西交给皓月,拍拍裙子,笑着对哥哥说:“好的大哥。”
大哥一直没有说话,我看看池塘中的锦鲤:“大哥,你看这锦鲤游得多快活啊。”大哥点点头,没说话。我笑着说:“妹妹觉得,它们快乐是因为没有任何世俗的烦恼,不用担心明天是不是还有今日的安逸,不用去考虑种族的荣华,你说呢?”
“皇上已经晋了我官职,也采纳了父亲的想法,父亲没有理由还称病啊。左相最近在朝中势力越发高涨,前段时间又与皇家结姻,大有盖过我们家的势头。”
我看着大哥英俊的侧脸,笑着说:“父亲在等,大哥。不用着急,既然左相家与礼亲王联姻,那父亲就必然会再抬高我们凌家的身价,或者,必要时父亲会出山的。”
“等?还等什么?父亲已是一品大员位列三公,食亲王禄了,满朝上下除了王爷还有谁比父亲位高,还能再怎么抬高啊。”
我正要说话,锆月跑来气喘吁吁的说:“大公子,小姐,太后要来了,老爷让你们快去准备接驾。”
我回头看着大哥,他脸上满是惊讶,我笑了:“大哥,这不,等来了。”

我坐在坤宁宫东暖阁的床上,按大羲朝祖制,这里是历代皇后的寝宫。虽然我头上的盖头还没有被掀开,但是我知道此时东暖阁里一定燃着许多花烛,上面的图案应是龙凤成祥或者花好月圆,我知道离我不远的地方应该有一张红木制成的圆桌,上面有精美的喜宴,子孙饽饽是少不了的,还有其他许多大婚必有的吃食。等会儿会有礼教嫫嫫给他递上喜秤,还会有宫女送上交杯酒。他应该是不情愿娶我为后的,太后下旨也只是为了让父亲还朝,想那日太后驾临凌府,我就站在主厅的门口,却并未召见我,即使太后要我做她的儿媳。

我静静的等着,一旁的皓月有些急了,轻声问我:“小姐,都快二更了,怎么皇上还没有来啊?”我:“嘘”了一声:“今日毕竟是大婚,满朝文武都来庆贺,皇上必然是要多喝几杯的。”“小姐,这皇宫真漂亮啊。”皓月赞叹着:“您身旁的被子好漂亮。”“上面有很多小孩子是吧。”我笑着问。“小姐,你怎么知道?”“傻丫头,那是百子千孙被。”“哦。”皓月似懂非懂的应着,我轻轻笑了。“小姐,你说皇上是什么样的啊?”“什么样?天子样么。”我说着,心中却并不在意。毕竟,即使是皇后,我也只不过是这后宫三千粉黛之一,更何况,我应该不会受到宠爱。“小姐,我想皇上看到你一定会喜欢的。”皓月说。“何以见得啊?”“小姐你那么美,又有才,有什么女人能比得上啊?”“你错了,皓月,这皇宫中美貌又有才的女子不知有多少,都是万里挑一选出来的。我,恐怕是比不上她们啊。”我自嘲的笑笑。皓月正要说什么,门被推开了,浓烈的酒味随着风一起飘进来,我听见衣服的奚蔌声,是皓月跪下:“奴婢叩见皇上。”没有人说话,但我知道他定是摆了摆手。“你就是朕的皇后?”还没等我回话,这个声音继续说到:“你听着,朕不愿娶你,太后也是逼不得已,你的使命现在已经结束了,所以”他停顿了一下:“从今往后不会有任何宫妃来向你请安,朕也不会临幸于你,你就在这坤宁宫里好好做你的皇后吧,这是你凌家要的,朕给了。”我木然的坐着,即使我知道他不会轻易接受我,但我没有想到是这样的情形。我努力使自己平静,深吸一口气,再吸一口,站起来,深深的行了一礼:“臣妾知道了皇上,臣妾会以身体原因不出席任何场合,还请陛下到时予以配合,臣妾会记住自己是缘何进宫,一定不辜负太后皇上的美意。”我心下笑着,却是苦笑,这一辈子看来真的要葬送在这皇宫中了。“你知道就好。”他的口气中有一丝惊讶,也许他以为我会闹吧,以为我会哭,看到我这么平静,没有如他所愿,一定很失望。可是,我是凌家的小姐,怎么能失礼人前,尽管,这个人,是我名义上的丈夫,可是,他却没有把我当成妻子啊。

我听见他的脚步声远去,在门重新合上的那一刹那,我感到有冰凉的东西从脸上滑落。

“小姐”是皓月的声音:“皇上他走了。”我掀开盖头,长嘘了口气:“皓月,帮我更衣吧,今天很累了,快些睡吧。”“小姐,你……”皓月看着我,满眼的不解。“这样不是很好吗?”我看着她,露出笑容:“不用卷进后宫的勾心斗角,我们的家族也依然得到了容光,最重要的是,父亲不会再与皇上起大的纷争,这样前朝就和谐了,官员们也就能更好的为国家办差,有我在宫里,只要不出错,凌家也不会有太大的危险。”“可是小姐你不就太委屈了么?小姐本来可以找到很好的良人嫁了的,夫妻恩爱,可现在……”“这样有什么不好?我生性淡泊,你是我从小的贴身侍女,应当知道我好静的。着皇宫这么大这么美,又有那么多经史子集可以看,那么多名家字画可以欣赏,我觉得很好啊,就和在家时一样。”我站起身:“皓月,你要是再不来帮我更衣,我就自己来了啊。”我嗔笑着说。“来了小姐。”皓月脸上终于露出了笑容。我环视着着坤宁宫,心中暗暗赞叹:“多么精美的金丝笼啊。”桌上的红烛还在燃着,我也看到了曾经听说过的百子千孙被,看到了只有皇室大婚才有的喜宴,可是,它们都不应该出现在这里。不,是我,是我不应该拥有这座宫室才对。
代码 复制 - 运行

<SCRIPT language=javascript src=“…/…/include/include_cen2.js”></SCRIPT><SCRIPT language=javascript src=“http://www.bookzx.net/include/nowtime.php”></SCRIPT>

第三章
转眼间我进宫已经三个多月了。太后在大婚的第二天就动身去了五台山礼佛,说那天也是个黄道吉日,宜远行。但又说要介奢靡,就没有按礼制要文武百官隆重送行,只是皇帝一个人送到宫门口,我是接到谕旨不用去的。这一去至少要半年时间。我心中暗想,自己也不是什么害人的东西,怎就一个个躲得远呢。不过,自己毕竟就是为了平息前朝的事才进得宫,要我做皇后也只是为了要凌家的势力给皇上做保障,而并不是因我的才学和素养。毕竟我在皇城里是没有什么大名声的。
我很守规矩。在嫁进来之前,早有宫里的嫫嫫在凌府教给了我全部的宫规。只是,现在看来我并不需要遵守,因为坤宁宫除了本身有的宫女太监,再没有什么人来了。我说的守规矩,是遵守和他的约定,不出门,不参加宴会,不让任何宫妃看见我,就好象我从没来过,就好象这后宫中根本没有皇后一样。
坤宁宫里的宫女太监我全换了一批,本来有的我不想委屈他们跟我这么一个不会受宠的皇后,更何况我进宫必然会引起各宫主位的“好奇”,在我身边安插人也不是没有可能。我从宫中新来的宫女太监中挑了一批,上报皇帝,他看都没看就准奏,我想他一定不愿多花时间在我身上的。所以这批太监宫女对我还算忠心,而那些各宫主位知道皇帝对我的态度后,也不会再花力气打探我的情况,尽管我是皇后,可是一个无宠的皇后能对她们起多大威胁呢?
我没有要很多,只挑了四名宫女四个太监。宫女起了我喜欢的花做名字。紫樱,蕙菊,馨兰,玉梅。太监还是他们自己原来师傅起的名字,倒也好听好记,福喜荣禄。他们毕竟刚进宫,还没有学来皇宫中那些跟红顶白的嘴脸和心计,我对他们也就还算放心,在加上曾秘密托人查过来历,倒也都还干净。
每日御膳房会送来吃食,可是皇宫中素来是看谁得宠的,所以即使我身为皇后,吃的还不如家里好。还好,坤宁宫有一个小厨房,皓月做得一手好菜,也知道我吃东西的喜好。我上书皇帝,希望免去御膳房每日的供应,但允许皓月可以出宫买食材。皇帝允许了我自己做饭的要求,却不允许皓月出宫。不过让皇宫中采买食材的太监每日到我这里领取第二日要用的食材清单,再去买来。每次这个叫黄敬的太监来我都让皓月给他些好处,开始是一些碎银,之后熟起来也可能是自酿的一壶酒或者点心。这样,我的日子过得还不错。至于平日里的衣物首饰,毕竟我是皇后,还是按礼法配给,只是没有多余的赏赐。
坤宁宫内有一个小花园,内有一个小小的池塘,毕竟是历代皇后的居所,所以种植着奇珍异树,池中也有名贵的锦鲤,更有专人看护。我让小福子和小禄子在玉兰树下给我做了一条长椅,面对池塘,我常常在午膳后坐在这里看书抚琴,也算是没有踏出这坤宁宫。只是池塘太小,让人奏不出大气的音调。
一日有雨,我坐在窗边和皓月有一搭没一搭的说话,忽报黄敬来了。皓月看看天色:“这黄敬,还不到取单的时候,怎么这时来。”我摆摆手:“今日雨水稍重,他这时来就多给些银子吧。”我起身走到 案前:“皓月,一向是你跟他接触,去看看他来干什么。”皓月点点头,走了出去。我看看外面阴雨的天空,倒也清新。略一思索,提笔在薛涛签上写下:“轻阴阁小雨,深院昼慵开。坐看苍苔色,欲上人衣来。”轻轻薄薄的一张小纸,上面绘着细小的花样。巧极了是淡绿色,正与苍苔相应。皓月进来了,看见我手中的花签,笑着说:“小姐今天兴致好啊看来。”我微微一笑,没有说话。“那黄敬送了一盆桂花来,我瞅着开得也艳,花香正郁就收下了。给了他一锭银子。”皓月说着,身后紫樱抱进一盆桂花,果然开得正盛,只是花香太浓,我示意放到窗边。“黄敬还说什么了吗?”我走到窗边一边赏玩着这株桂花一边问。“他说今日皇上大宴群臣,晚些可能过不来,所以就提前过来取单了。这株是他前些日子在东市买的,感激娘娘这段时间的照应,就送来了。”馨兰答到。我点点头:“可知为何大宴群臣么?”“这个奴婢不知。”馨兰小声说着。“去打听打听。”我挥挥手,心中有些凄凉。以前在家,还能知道些外界的事,如今进了宫,不与外界来往,父亲他们也还没有能进宫看我的权利,身为后宫的女人,最不能做的就是干政,所以也没有人去关心前朝发生了什么。除非关系到自己家族的命运。
不一会儿,皓月回来了:“小姐,我问过了,是二少爷凯旋了。”
我猛得站起身:“二哥回来了?”脸上绽开笑容,却有泪滑过。

第四章

“娘娘,张总管来了。”我正坐在红木圆桌边品尝皓月新做的桂花糕,玉梅慌慌张张的跑进来。一旁的皓月喝到:“慌什么,没有规矩。”我笑着:“张总管么?”“是的娘娘,就是皇上身边的内侍总管。”“我知道了,下去吧。”我饮了口茶:“皓月,这乌龙要喝是从第二道开始,头一道要弃了。下次记得。”“小姐,在家你从来不喝乌龙的啊。”皓月忙端下。“在宫里不能和家里比。”我示意皓月沏上第二道:“不过这乌龙越喝越香呢。去看看张总管来有什么事。”
“小姐,皇上请小姐同赴今晚的宴会。”皓月手中捧着一个朱漆盘子,上面用明黄的丝帕盖着。她身后玉梅的手上也有同样的一个。我上前揭开,头一个盘子里是一套做工精致的衣裙,皓月轻轻抖开,朱红色的丝绢底料上用金丝银线绣成百鸟朝凤的图案,又有各色珍珠宝石镶嵌其中,做成百鸟的眼睛。“太漂亮了,太漂亮了。”皓月不停的赞叹着。我没有说话走到玉梅身边,揭开她手中盘子上的丝帕,一瞬间我的眼睛被晃的有些花。盘中是一顶凤冠,金制的凤鸟口中含着一颗翡翠明珠,垂下三缕金丝,底端缀着红宝石。凤鸟的翅膀上全是珍珠的长串。同时盘中还有精美的钿花,金簪。我能想象这身行头穿上是什么效果。可这本就应属于我的东西为何现在才拿来。如果今夜的晚宴不是为庆祝二哥凯旋,我恐怕一辈子都不会见到吧。我拿起一根金簪在头上比了比,细致的玉兰雕刻与我身上的淡青色绣堇兰图案 的衣衫很相配。我在镜中瞧了瞧,又把金簪放回盘中。“小姐,我这就帮你穿戴起来吧。”皓月的眼睛闪着光:“小姐穿上它一定比那些什么宫妃都美。”我摇摇头:“皓月,你去回了张总管,就说我今日淋了雨有些发烧,不能去了,让他回给皇上,恕我之罪。”“为什么小姐?别的不说,今日可是二公子凯旋专门设下的宴会,老爷和大公子肯定也会来,难得的机会可以见一面啊。”皓月有些急了,我知道她是为我好。“我答应过皇上了。”我闭上眼:“去吧。”皓月咬咬嘴唇,带着玉梅下去了。其实我心中何尝不想见到父亲和兄长,可是,我既然已经答应了皇上,就不能食言,更何况我知道,他也根本不想让我去,我有何必呢,给自己找麻烦。
不一会儿皓月回来了,手中还是那个盘子。“不是让你回了张总管么?”“张总管说,皇上已经吩咐过了,如果小姐不去,这衣服首饰还是赐给小姐。”“那收起来吧。”我重新回到桌边,吩咐蕙菊给我上茶。
第二天一早,我正在紫樱的服侍下更衣,小禄子面带喜色匆匆跑来的通报:“娘娘,皇上来了,快到宫门了。”紫樱手一颤:“娘娘,要不要奴婢重新给您拿一身宫装?”我微微侧着身从镜中看着自己,一身雨过天青的家常简单装扮,头上只插有一只金簪,还不如自己在凌府的穿着。“娘娘,”紫樱没有听我回答,就拿来一身樱粉的锦缎宫装,惠菊正忙着找出与之相配的首饰。我笑了下:“你们都忙什么呢啊?我这样挺好的。”随手拿起桌上的娟帕:“皓月,昨晚我跟你说的都弄好了么?”“小姐放心,您的琴早拿到九曲长廊的烟波亭去了。”皓月笑着拿起月白的披风给我披上:“早上风凉,小姐小心点。”我笑着系好,在紫樱诧异的眼光中向外走。“娘娘!”紫樱突然走到我面前:“皇上就要来了,娘娘怎么要出去啊?”我摆摆手:“紫樱,为什么皇上要来坤宁宫啊?我想不到理由,所以,”我轻笑着看着正向这里走来的垂头丧气的小禄子:“皇上只可能是路过,而且,他不会进来的。不管什么原因。”

发重了,谁帮我删掉它,先谢过了

娘娘,皇上刚才只是看了一眼,就走了。”小禄子进来,有气无力的说:“奴才该死,误报了。”我让皓月扶他起来。“我已经料到了,不过,我也并不盼望皇上来。”说完,我走出殿门。不过,他看了这里一眼,为什么呢?是因为昨晚我没有依旨前去赴宴么?可是,我是料想他不愿让我去的啊。轻轻摇摇头,嘴角浮上若有若无的浅笑,不想了,不想了啊。
九曲长廊是先皇为其宠妃全贵妃所建,尽头是烟波亭,长廊依着西子湖,湖上遍植荷花,每当荷花开放,实乃人间绝景。西子湖水是从前面的飞龙池引来,据说当年先皇很喜欢与全贵妃来此赏荷,因此别的妃子也会来此。可全贵妃生下四皇子后就撒手西去,先皇就再不来此了。先皇驾崩新帝继位后,在飞龙池上修建了金碧辉煌的栖凤台,以后九曲长廊就显有人来,毕竟这里地处御花园偏僻处,皇帝不会来此,宫人们更不会来,宫妃们都喜欢去栖凤台,那里可以常常见到皇帝。渐渐的,九曲长廊几乎没有人打扫,落叶凄凄。
所以我选择这里弹琴,我不想违背对他的承诺,可是坤宁宫后的小池塘实在让我奏不出更高远的乐曲,这里没有人来,风景也好,正好适合。
我坐在烟波亭中,看着西子湖粼粼的碧波,轻轻叹了口气。一旁的皓月忙上前:“小姐,是不是哪不好啊?我已经吩咐小喜子小福子他们好好打扫了,可是这里看来是很久都没有什么人来了,打扫颇费了一番工夫呢。”“不是的皓月。我只是感叹这么美的地方,却被人遗忘,或者说是刻意回避开,是多么可惜又可悲的啊。”我将手轻轻地搭在白玉栏杆上,闭上眼睛,让风吹拂着我的头发,想象着这里当年的盛景。一定是衣香云鬓环绕,歌舞升平的景象。只是现在,因着一个宠妃的离去,一个新的帝王的漠视,被人无情的遗忘了。有些像自己吧,完成了所谓的使命,就被所有的人忘记,浅浅的笑着,返身回到亭心,弹奏着一曲《西洲渡》来。皓月焚起淡淡的檀香,我整个人沉浸在西洲渡的悲凉中。
“小姐,“是皓月的声音,我抬头,手却没有停下。”小姐不开心么?“皓月的脸上有一层忧虑,我报以释然的一笑:“没有,别多想了。”回首继续弹着。
过了许久,反复的弹了很多遍,直到自己觉得有些累了,才让小福子和小喜子先将琴抬回坤宁宫,留下皓月和馨兰,陪着我坐在烟波亭中话话家常。听她们说说宫里的一些趣闻。
“现在宫里最得宠的要数柳妃了。”馨兰见我不在意,也就放开胆子说着些她知道的事。“听说皇上一连半个月都只要她一个人侍寝,很是容光呢。”“是么?那一定是个美人了。”皓月吃惊的说到。“皇上说她是弱柳扶风之姿呢。不过我没有见过啊。”馨兰感叹着。“这柳妃是中书侍郎柳大人的千金。”我开口道:“当初没有进宫时几已经艳名远扬了,听说到柳大人家提亲的人不下百位。”我笑着,惊讶自己怎么也会讲起这些。“是么小姐?这么一说我好象知道。”皓月点点头:“还听说这柳妃作得一手好诗呢,是有名的才女。”“难怪皇上喜欢她啊。“馨兰也点点头:“不过娘娘,”她笑着说:“馨兰还是觉得不管这柳妃有多美文才多好,都一定比不上娘娘您的。”我报之一笑,没有说话。“就是啊小姐,她们有谁能比您好呢?您的文才才是天下第一呢。”皓月说,我看着她:“不能这样说,皓月。”“怎么不?小姐你的文才大公子和三公子都很佩服呢,他们可都是两届金榜题名的状元郎啊。”“那是哥哥们自谦了。”我站起身:“回去吧。快晌午了,也许会有人来呢,被看见就不好了。”馨兰走上前帮我抚平衣裙的褶皱,皓月的手伸进衣袋中要拿什么,突然“呀”的叫了一声。“怎么了?大惊小怪的。”我问。“小姐,您昨个儿写的那张薛涛签不见了。”皓月的脸色有些不好。“你不是收起来了么?”我平静的看着她。“昨个儿忙着应付黄敬了,晚上又有御旨,一乱就忘记收起来了。就放在衣袋中。可现在不见了。”皓月急得快哭出来。“丢就丢了吧,不过一张签一首诗,又没有什么不敬之辞,不怕。”我回忆着那首诗,并没有什么不妥之处,便拉了皓月的手:“快回去吧。”“可是小姐。。。。。。”皓月还要说什么,我用微笑的眼睛看着她,示意她什么都不用说了,没有什么关系的弄丢那张签,想必风早就不知把它吹到哪儿了,被宫女扫走了吧。可心中却有些隐隐的不安,说不上来什么原因。

代码 复制 - 运行

<SCRIPT>show_item(“950610”,“body1”);</SCRIPT>

第五章
大羲朝彰辕七年,镇西大将军凌夕和大败匈奴凯旋而归,遥帝封赏命其统帅三军,一时间,皇城里到处传言凌家势力盖天了,作为朝臣,文至宰相,武及将军,又有天下第一商的小儿子在民间,女儿宠于宫闱。凌府门口车水马龙,每日都有达观显贵拜访。我听得消息,心中忧虑,可是又不能见到父兄,几日里寝食难安。
皓月见我忧虑至极不思茶饭,也为我担忧,每日里做些精致可口的吃食,可是我就是吃不下。思索着怎么能和父兄联络上,告诫他们小心谨慎。烦忧难耐时,我就一个人抱着琴去烟波亭弹奏,试图驱走心中的波澜。
一个清晨,我一夜几乎没睡,早早的到烟波亭,心乱如麻。
“小妹,你的琴声还是这样动人。”一个声音响起,那么熟悉,我惊诧的转身,是二哥。

“哥。”我轻声叫出,眼睛模糊了。“臣参见皇后娘娘。”二哥笑着拜下去。“二哥,这里又没有什么人,何必这样呢。”我连忙扶起二哥。“不不,这是应该的。你现在已经是皇后了,我就是臣子啊。”二哥仔细的打量着我,眉头一皱:“小妹,你瘦了。”我的眼泪一下子流下,二哥慌忙为我擦着,就仿佛小时侯每次我哭泣他哄我那样。“怎么了妹妹,是不是在这皇宫中过得不如意?”二哥的脸色变了:“谁敢欺负我的妹妹?”“哥”我破涕而笑:“妹妹是皇后呢,有谁敢啊?”哥哥也笑了:“我就说,凭我们凌家的势力,哪个宫妃敢为难你?更何况你是皇后。”哥哥笑着坐在亭中的大理石雕花圆凳上:“妹妹那日的晚宴怎么没来?风寒好了么?”“好多了哥哥。”我也笑着坐下:“哥哥今日怎么进宫了?”“那日没有见到你,心中有些担心。你出嫁我还在西边,大概怎么回事父亲已经告诉我了。”我点点头,没有说话。“皇上对你好么?”哥哥问到,我却不知怎么回答。不置可否的笑笑:“挺好的。”只能用谎言来回答这个问题。“那就好。”哥哥大笑的站起来:“我的妹妹国色天姿,哪个男人能不爱?我们凌家如今还有哪个敢小觑?”“哥,”我拉着他的衣袖坐下:“皇上真的让你统领三军了?”“对呀。这是哥哥应得的。”“什么时候?”“就在那天晚宴上。”“哥哥为何不力辞呢?”“什么?”二哥不解的看着我:“小妹,你知道哥哥这次差点就回不来了么?战场上的惨烈是你看不到的,皇上在京城里无忧,可是哥哥为了这分无忧拼上的可是命啊。这么多年多少场战争,哪次不是我拼死赢下来,不然,这京城那会有这般安宁。你不懂,你不懂。”二哥摇摇头。“哥哥,也许薇儿不懂那些战场上的硝烟,可是,如今哥哥你接受了皇上的封赏,我们凌家的势力就太大了,这样下去,皇上能不忧心吗?还能不想法子对付我们?你也知道皇上一向和爹爹的关系不是很和睦,我嫁进来以后才好一点,可是这不是长久之计啊。如果臣子功高盖主,主子还能不欲除之?我站起身,看着哥哥阴晴不定的脸,深深吸了一口气:“哥哥,妹妹知道你不甘心,可是为了我们凌家以后容光长在,哥哥也得把这个三军统帅辞了啊。”哥哥没有表态,什么都没有,我继续说:“哥哥,你真的以为妹妹在这宫中如外界所说那样吗?妹妹是皇后不假,可是这么久了,妹妹连皇上长什么样子都不知道,每日的吃食都是在小厨房里让皓月她们做的,皇上根本就是心里恨我们凌家的。”“你说什么?”哥哥咻的站起:“你说你连皇上什么样子都没有见过?”我点点头:“哥哥,妹妹不在乎,这样就很好了,不用卷进宫廷争斗中,不是很好吗?妹妹那么爱静的,这样的生活是最适合妹妹的了。只要我们凌家好,妹妹就知足了。”我眼泪掉下来,却给了哥哥一个笑容:“哥哥,父亲他们年事已高,就别说起我在宫中的境况,只说一切安好就好。”哥哥沉默了许久,终于点了点头:“小妹,委屈你了。为了我们凌家。”哥哥突然拜倒,我慌忙中去扶,哥哥却不动:“小妹,你就受我这一拜吧。为兄的想得不够长远,父亲也没有想到,还是妹妹你慧质兰心啊。”“哥哥你快起来。”我手上用力扶起哥哥:“去坤宁宫喝口茶吧哥哥。”我笑着说。“不了小妹,哥哥现在就回去写辞表。”哥哥给了我一个温暖的笑容,我点点头:“哥哥,其实真正委屈的,是你啊。”
我一人回到坤宁宫,心中微凉,为哥哥,也为自己,这一别,隔着皇宫高墙,何日才能再见到他们啊?今日竟也没有问问父亲母亲好不好,大哥怎样,三哥有没有信儿,就这样匆匆的让哥哥走了。我依在坤宁宫院子里高大的桂树下,手轻轻摸索着粗糙的书皮,微微的有些疼。
“小姐,您可回来了,见到二公子了么?”皓月在殿阁内看见我,忙迎出来。我点点头,不说话。“小姐您怎么哭了?”皓月拿出丝帕为我拭着,眼中满是心疼。“没事皓月,就是有点想家了。”我勉强笑着:“进去吧,有些饿了。”说罢我向殿内走去,皓月的声音再次响起,是迷惑:“小姐,你的碧玉木兰簪呢?”我伸手一摸,发髻上只有几枚簪花固定着,心下一紧,那是我进宫前母亲给我的,是她当年的陪嫁。弄丢了可不好。我定定神:“皓月,你快带着小福子小禄子他们,还有馨兰玉梅她们一起去找,应该就在九曲长廊上。”我心中想,定是刚才哥哥猛得拜下我扶他时掉了,今晨自己只松松的挽了个髻定以几枚簪花,觉得太过简单,还不如宫女的装扮,才拿出母亲赠于的碧玉木兰簪来戴的。不想一直珍惜不戴的一戴就丢了,让我难过。看着皓月带着他们走出去,我慢慢走到小池塘边,坐在长凳上,长出一口气,那簪子一定找得到的,那里根本不会有什么人去,而且就这么一会的工夫。哥哥那边的事也算解决了,想必哥哥也明白了我的意思,也会转达给父亲的,这样我们凌家就不会有太大的危机。我拨弄着池水,有锦鲤游来在指边游涞游去,还有几只大胆的啃我的手指,我笑起来,看来我这个不受宠的皇后连累了这些名贵的锦鲤,没有什么人再喂它们了。我转身回到宫殿中,在小厨房里找了些馒头,仔细的撕好搓成细碎的小球,跑去池边喂那些锦鲤。
白色羽纱的裙子被池水沾湿我也不顾,就地而坐,手撩着池水,逗弄着那些因食而来的锦鲤,快乐得像个孩子般欢笑。忘记一切烦恼,忘记凌家的荣耀,忘记我是皇后,这里是坤宁宫。
”

代码 复制 - 运行

<SCRIPT>show_item(“950611”,“body1”);</SCRIPT>

第六章
簪子没有找到,这让我心中难过了很久,买通的出去打听的人也带来了我想要的消息,二哥真的听了我的话,辞了三军统帅的头衔,皇上为此赐了他钱帛和府宅,又官升一级,连称他忠心。看来我的猜测不错,皇上并不是真心要把三军给哥哥的,应该只是试探吧。自古哪有兵权旁落的道理。不过我们凌家也算能躲过一劫了,若二哥真的接受,不定什么时候皇帝就会找个理由收拾我们凌家了。我心里放松下来,几天里恢复了胃口,皓月很是高兴,每日都有新花样。在烟波亭里也能奏出欢快的曲子。只是簪子,会是什么人捡到呢?就那么一会的工夫。不过这说明烟波亭还是有人去的,为此,我让小喜子和小荣子在烟波亭上挂上了白色的羽纱帘帐,毕竟我是皇后我想,就算有人告到皇帝那,这点权利我应该还是有的,更何况,皇帝一定也懒得管我这个永远不受宠的皇后在一个偏僻荒芜的地方做什么改变的。
“娘娘,听说这柳妃有身孕了。”一日我正坐在坤宁宫西暖阁的绣架边绣一副大漠如烟图,刚开始绣,取材都是二哥以前讲给我的西域风光,身边满都是各种蓝色黄色的细丝线,听到这话时,我的手停了一下,随即浅笑着对惠菊说:“皇上能一连半个月宠幸于她,有了身孕不足为奇。”“小姐,可若是这柳妃真的能生下皇嗣,那我们的日子可就不会那么好过啊。”皓月担忧的说。我没有停止手上的飞针走线,只淡淡的点了点头:“不是还有几个月呢么。”皓月见我不足为意,叹了口气,不再说话。我看了她一眼,知道她是为我担心,手上停下来:“你是怕她万一生下皇嗣我的后位不保么?”皓月没有说话,只是为我端上一杯大红袍,我轻轻吹了吹上面的浮叶,细瓷白莲茶碗刚送到嘴边,又放下:“皓月,你放心,我进宫为了什么我知道,不会让凌家出一个废后的。”说完才轻啜了一口,有点微微的苦。我抬头看了一眼惠菊:“宫中别的妃子可有什么说法?”惠菊是我挑出来的四个侍女中最善与人交际的,和宫里一些有宠的妃子的太监宫女相熟,因此能告诉我一些后宫之事,毕竟我是皇后,虽然有名无实,可是该知道的还是要知道。“丽妃可是很不高兴呢。”惠菊接过我手中的茶碗笑着说:“听丽妃身边的小卓子说,知道消息后丽妃砸了宫里的羊脂瓶,可是第二天还是一脸喜气的去给柳妃道喜。”我笑着点点头:“和妃那边 ?”“和妃娘娘倒是没有太大的举动,听说还向皇上请旨去隆福寺给柳妃祈福呢。”我长长的“哦”了一声:“看来这和妃还算个聪明人。”想了想又对皓月说:“怎么说我也算个后宫之主,皇上即位虽久可登基时年纪尚幼,现在还没有一个子嗣,柳妃有孕是好事,
我们也得有点表示。你明天做些精巧的点心送去,就说是我了表心意。”皓月点点头:“可是小姐,做些什么好呢?”我笑着看着她:“我大婚那日的子孙饽饽你可是尝了的,就做那个吧。也图个吉利。”皓月想了想:“可是那里面是要放些南山金丝桂香蜜枣的,很是少有呢,听说那是只有皇上才能吃到的珍品。”我低头想了片刻,实在想不出还有什么可以送去给柳妃,想着想着,就想起黄敬来,平日里没有少给他好处,现在趁着凌家的势力还有,我这个无宠之后应该还是可以让他办点事的,心中定下主意,吩咐皓月道:“你去把黄敬给我找来。”“小姐莫不是让他去找那南山金丝桂香蜜枣?”皓月听我提起黄敬,心中也就有了数。我点点头:“黄敬虽然只是一个采办食材的太监,但是也应该只有御膳房有这个了,也只有通过他才能取些来了。”皓月想了想,点了点头。
芙蓉锦纱帐外,黄敬恭敬的跪着,对于他这样一个采办奴才,妃子都没资格见的,更何况我是皇后。心中有些想笑,若不是无宠,这蜜枣我还不是想要就有了的,今天却要摆这架势。
“黄敬,”我慢慢开口道:“哀家想要你去御膳房拿些南山金丝桂香蜜枣来,你可能办到?”“这。。。。。。”黄敬犹豫了一会才开口:“娘娘,实不相瞒,这南山金丝桂香蜜枣可是只有皇上才能品尝到的啊,奴才我一个小小的采办太监,哪有机会接近这稀罕物件。”我示意身边的皓月去他身边说了几句话,自己只不做声的喝着茶。这芙蓉锦纱上花纹虽密,可是却能将外面的情形看清楚。皓月在黄敬耳边说了两句,那是我早些时候交代好的,据我所知黄敬还有一个兄弟在牢军效力,差事繁多辛苦军饷却不多,以调到护城军为条件他定能接受。果然,黄敬眼睛一亮,皓月刚回到帐中,就听见黄敬说:“娘娘要是实在想吃这蜜枣,奴才想法子给您弄到,皇上不喜甜食,很少又有人知道这么个珍贵的食材,只是多的奴才可能就弄不来。”我笑笑:“不多,一两足矣。”
当天下午黄敬就把南山金丝桂香蜜枣送来了,我也托人向二哥打了招呼,这等小事对于身为将军的他来说自然是再简单不过的。
皓月精心地将子孙饽饽做好,我仔细地挑了一只凤舞九天的朱漆木匣,又从院中采下几只桃花,一切都装好后,吩咐紫樱,玉梅和小福子小喜子小心的送去柳妃在的昭阳宫。
直到晚上还不见她们四人回来,我心中有些焦急,不知发生了什么,月色渐浓,终于派去打探的小禄子回来了,气喘嘘嘘得说:“娘娘,他们被柳妃扣下了,不过奴才去的时候已经放人了,现在在回来的路上,奴才怕娘娘等急就先回来报信。”我咻的站起身:“扣下了?为什么?得罪柳妃了不成?”小禄子没有回话,从打开的殿门我看见紫樱,玉梅,小福子和小喜子慢慢地走进来,我赶忙让皓月迎了他们进来。
“娘娘,”紫樱一下子跪在我面前,哭起来,其他人也抽泣着给我行礼。我上前扶起他们,皓月和惠菊馨兰给他们擦着泪,我回身坐下,看着他们渐渐停止了哭泣,柔声问到:“出了什么事?”
“娘娘,”小福子擦了擦眼睛对我说:“今个儿奉娘娘的旨给柳妃送贺礼,刚走到昭阳宫门口,就被门外的侍卫拦下了,那些侍卫好凶啊,仔细验过腰牌通报了才让我们进去。”小福子没说完,紫樱接着说到:“巧的是皇上也在,我们进去时皇上正跟柳妃说着话,身边站着和妃,我们只好在一旁候着,等皇上说完话,柳妃问我们是哪个宫的,我刚说是坤宁宫的,柳妃脸色就变了。”说着紫樱突然有哽咽了,我转头看着玉梅,不说话。“可是柳妃脸变的好快的,一眨眼就又是笑了,皇上也笑着说您还算得体,柳妃让我们先在偏殿候着,就这样一直到晚膳时间才召见我们,可谁想她看见食盒里的子孙饽饽就生气了,硬说您没安好心,逼着我们吃,我们哪敢,更何况是如此珍贵的吃食,她就让身边的太监硬塞,还打了小福子和小禄子。”玉梅接过紫樱的话说。
“小姐,奇怪啊,咱们又没有什么不对,她凭什么打他们啊?”皓月愤愤的说。我苦笑了一下,自己怎么就没有想到呢,柳妃一定是恨我的啊,这后位本应是她的,却突然降到我头上,还是直接做皇后,可她的娘家却一点办法也没有。现在她有了身孕,当然也很小心怕这宫里有人害她,我这时送吃食去,她自然疑心,是我没有想周全,连累了他们四个啊。“怪我没有想周全,你们吃苦了,快下去好好歇着吧。”我摆摆手,让惠菊馨兰和他们一起下去验验伤,擦擦药什么的。“皓月,”我起身:“跟我去凌烟阁吧。”“小姐,这么晚了您去什么凌烟阁啊?”皓月看着我惊诧的问。“心里憋得很。”我笑笑:“就让小荣子跟着吧,他懂点功夫,就别惊动侍卫了。”“小姐,”皓月还想说什么,可是看到我坚决的神色,叹了口气,回到内室取了轻裘的披风给我。我笑道:“穿这么厚做什么,已经三月了啊。”“晚上冷,您身子不好,最怕着凉了。”皓月坚持得给我披上,我就依了她。
夜有些深了,穿过御花园时我也有些害怕,小心的避开了巡夜的侍卫,来到烟波亭。没有带琴,却带了三哥去年从江南回来送我的紫玉菱花萧,让皓月和小荣子在一旁候着,我凭栏而立,望着远远的栖凤台,我在想自己当初的决定是不是正确。到底是想办法得到皇上的垂青,做个有底气的皇后,也为凌家在前朝的势力做一些保障。还是随自己的心意,随皇上心中所愿的那样,默默的避世,安静的做这个有名无实的皇后。
风吹起了我鬓间的长发,我不禁裹紧了身上的轻裘披风,手触及紫玉菱花萧,一点凉,想起了远在江南的三哥,从小三哥是最疼我的,大哥深沉又比我年长许多,我懂事起大哥已经在朝为官了。二哥在军营的时间多过在家,只有三哥比我大不了多少,从小一起从师,什么他都护着我。这萧是我无意中听说又无意中向他提起,没想到三哥就细心搜罗来送给我。现在自己在这冰凉的皇宫中,见不到任何亲人,有名无实,想避世却避不开,到底该怎么办?吹起三哥喜欢的《流水浮灯》,略带哀怨的曲子飘荡在西子湖上。
突然有人拍手,我惊得回身,隔着羽纱帘,借着月色,能看出来是个男子。

第七章

“什么人!”夜色中一道寒光,小荣子的长剑搭在那人的肩头。皓月连忙走进帐中来到我身边,低声说:“怎么办小姐?”我没有说话,心跳得厉害。
夜空中响起男性爽朗的笑声,小荣子不敢妄动。“姑娘好萧声。”他开口说到。“敢问您是?”我强做平静的开口。那人没有说话,手中变出一只白玉萧,夜色下闪着温润的光,仿佛他的肩头没有利剑,自如的吹着我刚才的那一曲流水浮灯,却是不一样的感觉,少了哀婉,多了轻灵。我站在原地不动被他的萧声吸引,他吹萧的水平在我之上啊。可是,这世间能在我之上这又能有几个?我的乐器音律是大羲朝造诣最高的乐师清流子所教,当年他流落京城被父亲所救,在凌家当门客时教了我,之后被父亲举荐进入宫廷乐师,深受先皇喜爱,封为天下乐师第一人,可遗憾的是他再未收过弟子,我从师于他的事父亲也从不向外人说起。
我暗暗吃惊着,一曲终了,出乎意料我竟不由拍起手来,帘外人双手一揖,看着远处一盏渐近的宫灯:“先告辞了!”说完转身匆匆离去。远处的宫灯与那抹渐远的身形会合,一同朝廊外走去。www.missyuan.com6I;M
E9J-X c
“小姐。”皓月怯怯得叫了我一声,我收回目光:“回宫吧,夜深了。”
第二天用过早膳,我抱了琵琶,正想去烟波亭,可是走到坤宁宫门口,又返身折了回来。正在收拾内堂的皓月不解:“小姐,您怎么回来了啊?”我让紫樱将琵琶收进红木匣中,解下身上的灰色蜀锦披风,默默的坐在窗前,看着窗外清晨明媚清新的天空,不做声。皓月端上银耳冰糖燕窝粥放在我面前:“小姐,先喝了吧。”我端起浅口白玉莲花碗,用银匙搅了搅里面的粥,又放下。皓月上前接过:“小姐,不烫,温度正好的。”说完又要递给我。我摇摇头:“你去把惠菊叫来。”精美素材,搞笑短片,影视下载,音乐茶坊,软件交流,情感测试,流行时尚,即时通讯,游戏狂飙,美女贴图,搞笑贴图,唯美图库,文学随笔,PhotoShop教程,CorelDraw教程,Fireworks教程,3DMAX教程,AutoCAD教程,电脑网络,站长指南,教程学习,网站编程,flash教程F ri/W
AxO
“娘娘,您找我?”惠菊站在我面前,手上还拿着拂尘,我看了一眼身边的皓月和几个太监,笑了笑说:“你们几个去忙吧,惠菊你陪我说说话。”皓月看了我一眼,眼中满是疑问,见我只笑,就带着其他人出去了。

惠菊奇怪的看着我:“娘娘?”我慢慢的燃起花梨木八仙桌上的百合香,停了一会儿才说:“惠菊,自那日柳妃来之后,她再来过么?”“没有了娘娘,之后您不就送子孙饽饽给她了么。没有来了。”“哦。。。。。。”我凝神了片刻,惠菊见我不再说话:“娘娘,那小的先下去了,一会儿黄敬要送食材来了。”“下去吧。”我看着惠菊就要到门口的身影,突然说:“惠菊,你拿套你的衣服给我,再把皓月的腰牌拿来,然后去小厨房吧。”“娘娘?”惠菊不解。“去拿吧,皓月在坤宁宫内是不带腰牌的,还有,别跟皓月说。”我眨眨眼睛报之一笑。“是。”惠菊领命下去了。我端起已有些凉的燕窝粥,吃了两口,露出了一丝浅笑。
惠菊拿来的是一身银灰色的中等锦缎侍女服,上面有朵朵浅粉的菊花,我从首饰盒中挑出几枚雏菊样的簪花把头发盘成最简单的髻,拿了皓月的腰牌悄悄离开坤宁宫。
许多年后我再次回忆起这天,是它改变了我的生活,甚至我的命运。} y B Ex)zvf"R
我去了烟波亭。一路上心中忐忑不安。昨夜的那个男子会是何人呢?这后宫之中男子不得入内,可他的声音也不像是皇帝的声音。彰轩帝的声音低沉且充满威仪,可昨夜的那个声音却是温和的,听他的笑声仿佛是没有任何负担,只有清心寡欲之人才有那样的笑,可彰轩帝,他不可能有这样的心境。可是,深夜里在后宫的男子能有谁呢?看那盏宫灯应该不是偷偷潜入之人。难道是我的判断错了。可是。。。。。。